第145章 中药/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的眸底闪出危险的光茫:“当初是你选择代替白映安嫁入南宫家的,你戴了我南宫家的戒指,生了我南宫家的孩子,知道了我南宫家的所有秘密。你不嫁我还能嫁谁?嫁林安南么?”

“跟林安南没有关系,我只是.......。”

“只是什么?不想嫁给我?”

“对。”白慕晴不怕死地点了一下头。

她和他现在算是什么关系?他恨她入骨,她怨他害死了自己的外婆,囚走了自己的弟弟和母亲,还有白家。当然了。白家属于罪有应得,父亲也从未把她当成亲生女儿过,她可以不跟他计较。

南宫家的生活。她是真的怕了。

她更怕他只是一时赌气。一时头脑发热才跟她结婚的,说不定哪天就后悔了。

“你确定——?”南宫宸盯着她,几乎是咬牙切齿。

“你不是恨我么?既然恨我为什么还要娶我?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清楚再做决定。”白慕晴说完暗嘘口气,心想这个理由应该还是不错的。

南宫宸却说:“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担心。”

“那我的事呢?”白慕晴见他冷冷地睨着自己,虽然有些后怕。但还是开口说道:“要我嫁给你可以,把小意和我母亲还给我。”

她知道,南宫宸肯定又该生气了。

果然,他生气了,气愤地睨了她半晌,随即推开车门下车。从车头绕到她的那一侧,拉开车门将她从副驾驶室内拽了出去。

白慕晴被他挽入臂弯强行带入婚姻登记大厅,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就连结婚这种事情都可以霸道地自己一个人说了算!

颜助理看到两人进来,迎面走上去道:“宸少,少夫人,资料已经填好了,你们只需要进去照张相就可以。”

南宫宸在颜助理的引领下,揽着白慕晴往照相室走去。

坐在长条的椅子上,摄影师用镜头瞄准了一下后,抬头冲白慕晴招手:“新娘麻烦把刘海往旁边拨一拨。”

白慕晴忙用手将刘海往旁边拨去,摄影师讶然,打量着她道:“怎么回事?新娘的额头有伤痕?”

“嗯.......我可不可以把刘海放下来?”白慕晴用手抓了抓刘海,额头上的伤痕是那天在床头柜上撞的,刚掉了疤还在恢复中,为了遮挡这个伤痕她还特地剪了点刘海。

见她越抓越乱,南宫宸只好抬手将她的手拨了下去,轻柔地替她把刘海理好,即能遮住伤痕又不会遮住眼睛。

白慕晴注视着他脸认真的样子,心里的抗拒瞬间消失了一大半,甚至还觉得心里有些小温暖起来。

“好,这样不错。”摄影师赞道,随即抬起相机将镜头对准他们,一这调焦一边提醒道:“两位新人笑一笑,今天可是你们大喜的日子呢,都愁眉苦脸的不吉利.......。”

“来,笑一笑.......。”摄影师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满意的笑容,只能一直在那里催。

南宫宸渐渐地开始不耐烦起来了,转身冲着白慕晴道:“你到底笑不笑?不笑给我出去!”

“.......”白慕晴委屈得无语。

摄影师放下相机,冲南宫宸道:“新郎官,说你呢,你到底笑不笑?”

南宫宸跟着无语。

报影师干脆站直身子,打量着二人没好气道:“你们这是来结婚么?哪有结婚当天就这样子凶新娘子的?这日子以后还怎么过?作为婚姻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就这你这种态度我是可以拒绝给你们拍照办结婚证的。”

南宫宸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白慕晴却强忍住笑,偷偷冲摄影师竖了下大拇指。

“你还笑。”摄影师改为转向白慕晴:“身为新时代的女性,你怎么能这么没主见没性格,人家都让你滚出去了,你还赖在这里不走?天下长得帅的又不只有他一个,走勇敢地滚出去,外面随手抓一个都比他优秀。”

一旁的颜助理见南宫宸的全色已经降至冰点了,忙走上去对摄影师微笑道:“大叔,您误会了,我们家这两位祖宗平日里就是这么相处的,打是疼骂是爱嘛,拜托您赶紧给他们照相吧。”

摄影师看了看二人,怎么看刚刚新郎也不像是在疼新娘子。

不过他还是出于职业地问了白慕晴:“这位小姐,请问您真的决定要嫁给这位暴脾气先生吗?”

白慕晴沉吟了片刻,才迟疑着开口道:“其实我.......。”她侧头看了南宫宸一眼,接触到他警告的目光后,不得不展颜微笑道:“很愿意的。”

如是,南宫宸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

摄影师摇摇头,一副败给她的样子,重新将镜头对上两人。

这一次,他也不管两人笑不笑了,在相机卡门上摁了一下,看了看后对他们说:“可以了,到旁边去取相片吧。”

经过一简单的手续后,两人的婚姻关系正式成立。

当颜助理将两本结婚证递入车厢的时候,白慕晴一手拿着一本红色证书,心里不禁涌起了万千的情绪。

没想到她真的结婚了,真的嫁给了南宫宸,这个曾经被全城女人逃避,如今又被全城女人喜爱着的男人!

南宫宸见她对着结婚证发呆,语气嘲讽地说了一句:“怎么办?现在想不同意也晚了。”

“那就.......将就着过呗。”她将其中一本递给他:“这是你的。”

翻开内页,上面显示着南宫宸和白慕晴这两个名字,还有正式结为夫妻字样。

‘正式结为夫妻’白慕晴久久地盯着这几个字,心里仍然像做梦一般。

以前的结婚证打的是白映安的名字,现在居然改成她白慕晴了,曾经.......是否有那么一些时候,她曾幻想过这种梦想呢?她记得是有的!

当她看到上面的相片时,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南宫宸接过结婚证后并没有翻开来看,而是直接丢入方向盘旁的小柜子里了,听到原本还在伤感的她突然笑出声来,不则得侧过头,顺着她的目光往结婚证上面望去。

白慕晴将结婚证举到他面前,忍俊不禁道:“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那么丑的样子,真的是.......大位大叔说得对,走出民政局随便抓一个都比你帅。”

照片中的南宫宸微皱着眉,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笑容,却笑得比哭还难看,确实本人难看多了,但跟丑还是有点距离的。

南宫宸看了看上面的相片,不屑地吐出一句:“怎么不笑一下你自己?”

白慕晴故意忽略自己的丑照,道:“我是被逼婚的,丑得有理由。”

南宫宸不理会她,启动车子离开民政局。

白慕晴一边收好结婚证书,一边说道:“既然结婚了,以后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

“那么请问你有什么?”

“我有小意和我妈。”白慕晴道。

南宫宸侧头瞅了她一眼:“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既然咱俩结婚了,小意就成了咱俩共同的弟弟,你有责任照顾好他,医好他的病不是么?”白慕晴说得很小心,但也很坚定。

“当初林安南也是这么承诺你的?”

“对,不然我也不会答应跟他结婚。”

南宫宸没有再说什么,载着她往华贸的方向驶去。

车子驶到华货大门口时,柳秘书早就已经候在那里了,看到南宫宸的车子立刻亲热地迎上来,隔着车窗冲南宫宸弯腰浅笑:“宸少,少夫人,你们到啦。”

南宫宸冲她点了一下头,冲白慕晴道:“中午可以在外面吃饭,如果逛累了可以跟柳秘书一起去公司等我下班。”

“我知道了。”白慕晴推开车门下车。

南宫宸的车子开走后,柳秘书亲热地挽住白慕晴的手臂笑盈盈道:“少夫人走吧,华贸我最熟了,想要什么衣服我都能找给你。”

白慕晴还是头一次跟柳秘书接触,对她的这种自来熟很不习惯,不过人家这么热情她也不好意思拒绝,如是冲她笑了笑,跟她一起往里面走去。

柳秘书果然是这里的常客,对里面的商品了解得很,直接将白慕晴带到一家款式新颖又适合她的品牌店。

白慕晴对衣服本来就不挑,很快就把衣服挑好了。

买完衣服后,柳秘书又带白慕晴在里面的一家咖啡厅里吃东西喝奶茶,将一杯冰奶茶推到她面前道:“这家的奶茶很好喝,你要不要给宸少带一杯回去?”

“不用啦,他不喝这些东西的。”据她所知,南宫宸只喝咖啡和绿茶,其它的都不喝。

“不会啊,我看颜助理有时候都给他带奶茶呢。”

“是么?可能他偶尔会喝一下吧。”

柳秘书笑道:“不过颜助理对宸少向来都很好的,别说是奶茶了,平日里见到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宸少买回去。”

柳秘书随手翻着点单牌,状似无意提起。

白慕晴听到她说这些,也只是随意地笑了笑,并没有多想。

柳秘书翻了一阵,又抬起头来:“对了,少夫人,您对颜助理了解的多么?”

“不多啊,怎么了?”

“噢,其实我们大家对她了解的也不多,感觉她就是一个挺高冷挺神秘的人,特别是对宸少的感情,那真的是.......。”柳秘收突然收住话尾,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一脸讪讪地盯着白慕晴。

“对不起啊,我的意思是.......。”

“没关系,我懂的。”白慕晴冲她笑了笑。

“嗯,少夫人您别误会就好。”柳秘书松了口气:“其实我们也是听底下的同事议论的,当然,我们都相信颜助理的为人,肯定不会对宸少有什么非分之想的。”

白慕晴点头,冲她浅笑了一下后低头喝起了奶茶。

柳秘书的这点小心思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无非就是看颜助理不顺眼了,想借她的手将颜助理铲除掉。

只是这位小秘书太看得起她了,不说她在南宫宸眼里丝毫没有地位,即便是有,她也不会插手公司的事情的,也轮不到她插手。

南宫宸早就警告过她了,他想要哪个女人就要哪个,她没有资格过问。

她至今天仍然不清楚南宫宸跟颜助理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不过凭她的直觉和对颜助理那少有的了解,她认为颜助理不是那种人。

在咖啡厅里解决掉午餐,两人又在华贸里面逛了逛,不打算买东西的白慕晴便感觉没意思了,如是决定回南宫宸的办公室去等他下班。

经过那家咖啡厅门口时,白慕晴想了想,最终还是走进去买了两杯奶茶出来。

回到南宫宸办公室,颜助理刚好正在里面跟南宫宸讨论工作。

柳秘书礼貌地对南宫宸道:“宸少,少夫人说她不想逛了,想回公司来等您下班。”

“进来吧。”南宫宸平淡地说了声。

白慕晴走了进去,扫视了一眼二人,将手中的两份奶茶放在南宫宸的办公桌面上浅笑道:“这是给你们两带的奶茶,味道很纯正的。”

颜助理拿过其中的一杯奶茶冲她感激地一笑:“谢谢。”

“不用,我只是顺手带回来的。”

“不过.......。”颜助理看了看另外那杯奶茶,道:“宸少不喝奶茶的。”

白慕晴微讶,柳秘书刚刚明明就说颜助理平时都有给南宫宸带奶茶的,她看了看奶茶,又看了看南宫宸,随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关系,不喝就扔了吧,反正不贵。”

对自家老公的口味如此不了解,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啊!

“扔了多可惜,我拿去给黄助理喝就好了。”颜助理从椅子上站起,道:“那你们聊吧,我先出去工作了。”

“出去工作可以,奶茶留下。”南宫宸指了一记她其中一只手上的奶茶。

颜助理微讶,随即微笑着将其中一杯奶茶放回桌面上,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

颜助理走后,白慕晴看了看桌面上的奶茶,盯着南宫宸疑惑道:“那么大少爷您到底是喝不喝奶茶的?”

“以前不喝。”南宫宸端起奶茶,望着她道:“不过新婚妻子送的第一份礼物,我即便是不喜欢喝也得尝试一下不是么?”

他吸了一口奶茶,微微皱眉:“味道真不怎么样。”

“喝不下就不要勉强。”

南宫宸又吸了一口,方才将奶茶放回桌面上:“不过这东西不干净,你以后也尽量少喝,听见没有?”

“听见了。”白慕晴吐了吐舌头,心想这男人就是傲骄惯了,什么东西都觉得不干净。

南宫宸重新埋下头去处理工作,一边随口道:“贵宾室里面有杂志和报纸,附楼有咖啡厅和娱乐室,里面有休息室,你自己找个地方打发时间。”

白慕晴最终选择了去休息室睡午觉。

她环视一眼四周,发现这里的休息室居然丝毫不比家里的豪华卧室差,她走到卧室中央的大床上躺了下去,属于他的气息隐隐约约地染上她的感官,舒适好闻。

也许是太舒服的缘故,她很快便睡着过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南宫宸来叫她时才醒过来,然后腾地从床上坐起,盯着他问:“我是不是睡过头了。”

南宫宸抬腕扫了一眼时间:“马上就要过头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白慕晴从床上下来后,开始到处寻找她从华贸带回来的购物袋。

南宫宸见她迷糊得连这么大个袋子放在桌上都看不见,如是拎起袋子往她怀里一塞。白慕晴接过袋子,对他一番感激后问道:“对了,更衣室在哪?”

“这里没有更衣室。”

“啊?”

“啊什么?你哪里我没看过?”南宫宸邪恶地没有告诉她,这里虽然没有更衣室但是有浴室。

而傻缺般的白慕晴没办法,只好背过身去,羞赧地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剥了下来,换上新买的裙子。

换好裙子后,她回过身来对着南宫宸道:“这条裙子.......可以么?”

南宫宸回过神来,点头:“回自己家穿得体就行,不用太计划好不好看。”

回自己家.......。

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呢?

惊觉到南宫宸已经离开后,她慌忙迈步跟了上去,跟在他身后离开办公室。

*********

晚餐吃得很平常,没有什么特别的。

依然是之前那些人,依然只有朴恋瑶在引导着大家说话聊天。

白慕晴像往常一样,吃完饭就回楼上去了,她回的是自己当初所住的卧室。只是这个卧室已经被白映安住过了,里面摆放的也都是她的物品。

她跟白映安本来就像仇人一般的关系,如今天打量着里面属于她的一切,她的心里多少会感觉到不舒服。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居然是何姐跟老夫人一起走进来了,何姐手里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中药。

白慕晴扫了一眼何姐手中的药碗,礼貌地跟老夫人打了声招呼后,上前扶她在沙发上坐下。

老夫人坐下后,用下颌指了一记桌面上的中药道:“这是王大师专门给找来的中药,喝了可以预防孩子畸形。”

白慕晴愕然,再次打量着那碗药来。

居然是为了让她怀孕的药?老夫人居然还敢让她怀孕?

老夫人似是看懂了她的讶然,道:“孩子都已经走这么久了,你也是时候该打算再怀一个了不是么?”

“奶奶.......。”白慕晴张了张嘴,望向药碗:“大少爷知道您这么做么?”

上一次南宫宸都不让她怀了,甚至在她怀上后还一次又一次地逼她去把孩子打掉,而且上个孩子对大伙的伤害那么大,南宫宸怎么可能会同意让她再怀一个?

“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怕他会像当初一样不高兴。”

“当初是因为没有这些药,现在好了,吃了这些药肯定能生个健康的孩子,宸他没理由不同意。”

白慕晴不吭声,老夫人打量着她道:“我看最近宸在外面比在家时住的时间多,你们晚上应该.......有闹腾吧?”

老夫人问得很含蓄,可是白慕晴的脸还是微微地红了。

她羞赧点了一下头。

老夫人笑了:“那就好,赶紧把药吃了吧。”

白慕晴看着桌面上黑乎乎的药,她不好逆老夫人的意,只好乖乖地端起药碗喝了一口。这药的味道极其的苦,快要赶上南宫宸的药了,她实在有些喝不下去,如是对老夫人谎称道:“药还点汤,我一会再喝。”

“行,记得一定要喝进去。”

“我会了。”

老夫人从沙发上站起,跟何姐一起离开她的卧室。

老夫人走后良久,白慕晴确定她不会突然转回来后,才端起药碗往洗手间走去,将那一碗药倒在水槽里面。

从浴室出来时,她被赫然出现在浴室门边的南宫宸吓了一跳。她长嘘口气,没好气道:“你走跑都不带声的吗?吓死我了。”

“如果不做亏心事,又哪会这么容易被人吓着?”南宫宸的目光扫过她手里的药碗。

白慕晴急忙将碗往身后一藏。

“到底是什么?”她不藏还好,这么一藏反而让南宫宸起了疑心。

白慕晴见自己瞒不过了,只好将背在身后的药碗拿了出来,道:“是奶奶给我送来的药,说喝了再怀的话孩子不会有问题。”

南宫宸的脸色瞬间一沉,瞳孔也跟着收紧。

白慕晴忙解释道:“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药倒了。”

显然,她并没有弄明白他变脸的原因。

“为什么把药倒了?”南宫宸沉声问道。

“你不是不想要孩子么?不要孩子的话,我就用不着喝这些药了啊。”白慕晴说得一脸认真。

南宫宸却突然迈了进来,身体一倾将她堵在洗手台上,近距离地瞪着她:“到底是你不想生还是我不想?”

白慕晴被他逼视得心慌,身体往后靠了一靠,抵在洗手台上:“不一直都是你不想生的么?我是在为你着想。”布以尽亡。

她承认自己也不想生,但是她怕自己把这句实话说出来又会若他生气。

这个时候她哪有心情生孩子啊,就连结婚都还是今天被逼迫着匆匆忙忙结掉的,在小意和孩子都还下落不明的情况下,她实在不想再生一个孩子来将自己绊住。

再说谁知道这药有没有效,谁知道她上一个怀的是不是畸形胎?

“那这次我愿意生了,你是不是应该坚持把这些药喝进去?”南宫宸依旧逼视着她道。

“你说什么?”白慕晴讶然,他居然同意让她怀孕了?上次他明明就很反对的!“你.......想要孩子?”

“没错,我想要,你呢?”

“我.......。”白慕晴哑言了,她当然不想要,可是她该怎么把这句话说出来才不会惹恼他?

怎么办?他想要孩子,他居然变态地想要孩子了,这一点都不像他的个性啊!

为了不惹毛他,她点头道:“我当然也想了。”

“我就知道你想。”南宫宸倏地将身体往后一退,嘲弄地一笑:“孩子可是你们女人的护身符,你怎么可能不要?”

白慕晴心想,随他怎么说吧,只要他不生气就好。

从浴室出来后,白慕晴见他要离开卧室,忙唤住他道:“大少爷,可以给我换一间房么?”

南宫宸回过头来,环视一眼四周:“为什么?这间房不好吗?”

“我.......不喜欢住别人住过的房间,特别是自己不喜欢的人住过的。”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可以。”

“那麻烦你让她们给我收拾一间出来。”

“不用,有现成的。”

“在哪?”

“跟我来。”南宫宸转身往门口走去,白慕晴慌忙跟上,心里有些美滋滋的,看来这个男人还不是太难讲话。

南宫宸带着她来到对面的卧室,推开房门,用下颌指了一记:“这间。”

“这间?”白慕晴讶然,他居然让她住他的卧室?那他呢?

南宫宸睨着她挑眉:“怎么?这间也是你不喜欢的人住过的?”

“不是.......。”给她一百个胆量也不敢说是,不然估计会被他收拾死。

“那就暂时住这间了。”南宫宸说完,转身往书房走去。

白慕晴在他的卧室门口呆站了片刻,心想着没关系,反正也就是一晚上的事情,明天就走了。

南宫宸到书房去了,白慕晴独自站在属于他的大卧室内,居然有些微的不知所措起来。

虽然已经不是头一次进入这个卧室,可过去的那一段时光她始终都把它当成一场闹剧,也一直在刻意地把它忘掉。如今用新的身份站在这里,感觉.......好奇怪。

她当然不敢期望南宫宸会住在书房,以他这段时间来对她的态度,不欺负她就已经不错了。

洗澡的时候,白慕晴方才惊觉到自己今天忘买睡衣了,且她也压根没想过会在老宅这边过夜。

打开衣柜的推拉门,里面依然只有南宫宸的衣服,各种场合各种款式的都有。而她依然像昨晚一样,挑了件相对较长的衬衫便进去洗澡了。

洗完澡,又看了会电视,南宫宸还没有从书房过来。

躺在床上的白慕晴一转身就看到床头桌上的分机电话,突然意识到南宫宸好像忘了把电话线拨掉了。怎么回事?他这是要降低对她的监视了么?这么快就改变态度了?

她提起电话听了一下,果然是没有拨线的。

难道.......白慕晴扫了一眼被南宫宸随手扔在桌面上的结婚证,或者他觉得这本结婚证足以拴住她的一切了吧,不用担心她去找林安南,也不用担心她去找小意!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男人也太自信了!

白慕晴在这么一通胡思乱想中睡着了,还睡得很熟。

南宫宸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侧躺在床的最边沿,边得几乎要掉床下去了。身上穿着他的衬衫,性感诱人,修长的双腿微蜷着,大概是冷气开得太过的缘故。

南宫宸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俯身抓过她被子往她身上一扔,又将室温调高后,方才绕到床的另一侧躺了下去。

*******

第二天,白慕晴醒来后发现自己正独自躺在床上睡着,她用了两分钟来适应眼前的新环境和回顾昨晚的一切。这是南宫宸的卧室,昨晚她和南宫宸把结婚证办了,成了正式的夫妻关系。

然后是回南宫家老宅,她睡着的时候,南宫宸还在书房里忙工作,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回卧室睡觉呢?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完好的衬衫,又看了一眼床的另一侧,那里分明有被人睡过的疼迹。看来他昨晚回来睡了,不过并没有打扰她。

他居然没有打扰她,真是奇怪了!

白慕晴从床上坐起,正要下床时听见更衣室传来开门声,紧接着是穿戴整齐的南宫宸从里面走了出来。

白慕晴慌忙抚平身上本就不太遮体的衬衫,有些尴尬地冲他道了声:“早!”

“昨天逛了大半天就买了条裙子?”南宫宸扫视着她身上属于他的衬衫。

“我以为吃完晚饭就会回小别墅去的,所以.......。”白慕晴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睡衣,他的大品牌衬衫,一次又一次地被她拿来当睡衣穿,好像确实有些过份。

南宫宸倒不是在乎这件衬衫,甚至还挺喜欢看她穿着他的衬衫在房间里瞎晃的模样,新鲜又可爱。他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隐约中,白慕晴可以听到南宫宸在门口吩咐佣人:“把少夫人房间里的东西全部撤出去。”

“好的,大少爷,请问需要换新么?”女佣问。

南宫宸沉吟了片刻,才道:“不用,就让它空着吧。”

让它空着?那就是一会还要回小别墅了,她又要失去自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