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有缺陷的人/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幽叹一声,走进浴室开始梳洗,洗涑干净后才往楼下走去。

早餐桌上,朴恋瑶和沈恪商量着周末这两天要去哪里玩。沈恪提议去C城的海边度假村休假,把上回在柳城的遗憾补回去。

朴恋瑶嘟着小嘴,一脸愧疚道:“可是我走不了路,这样只会拖累你。”

“说什么拖累,我本来就是陪你去散心的啊。”沈恪伸出手臂挽住她的肩膀。在她颊边亲了亲:“你走不了路没关系,我甘愿当你的拐杖,带你逛尽天下所有好玩的地方。”

朴恋瑶感动得眼底泛泪。娇嗔着用手在他的额头上推了一记:“大伙都在呢。能别这么肉麻么?”

“怕什么,咱们这是合法秀恩爱,又不是偷偷摸摸的,嫂子对吧?”沈恪转向白慕晴笑眯眯道。

白慕晴原本就很羡慕他们两个的恩爱有加,看到沈恪对朴恋瑶这么不离不弃,当下就被他的执着给感动了。笑着点头:“对啊,恋瑶,你真幸福,天下间已经找不到第二个比沈恪好的男人了。”

她发誓自己是现场由感而发的,可是她身侧原本正在吃早餐的南宫宸却不爽快了,侧头往她看了过来。

白慕晴感觉到他望过来的目光,有些无辜:“我说错什么了么?”

“没有,嫂子没有说错什么。”沈恪哈哈笑着说完,转头冲朴恋瑶道:“听到没有。嫂子说我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男人,你幸福吧?”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啊。”朴恋瑶也跟着笑了起来。

“大家聊什么聊得那么开心呢。”餐厅门口突然传来老夫人的声音。

朴恋瑶立刻收住笑道:“奶奶,沈恪说一会要带我去C城度假村玩,我高兴呢。”

“去度假村玩可以,不过要注意点安全,别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了知道么?”老夫人在沈心的搀扶下坐在主位上。

老夫人此话一出,餐桌上立刻有了片刻的沉默,各怀心思。

白慕晴最为心虚地压下头去,兀自吃着碟子里的早餐。

“奶奶,您放心吧,我们这次会很小心的。”朴恋瑶含笑道,说完转身白慕晴和南宫宸:“对了,表哥表嫂你们要一起去么?还有沈心。”

“我们就不去了,你们去吧。”白慕晴本能地答道。

以她跟南宫宸现在的感情,不吵架就已经很开心了,还度假?

“我也不去了,一会学校有活动。”沈心说。

“不去就对了。”沈恪嗔怪地抬起手指在朴恋瑶的头上捅了一记:“这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你叫那么多人去做什么?”

朴恋瑶笑着将他的手推了下去。

“那我们就回来再聊吧。”朴恋瑶对白慕晴道:“对了,过几天就是中秋了,嫂子你今天还去外面住么?不如留在老宅一起过中秋呗。”

白慕晴被她问得有些哑言,在这个问题上她哪有发言权,得听南宫宸的安排啊。

不过说真的,如果南宫宸不限制她出行的话,她更宁愿住在小别墅里,老宅的生活,之前她觉得不自在,现在就更加觉得不自在了。

朴恋瑶明明残着一双腿,却对她没有丝毫的敌意,反而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这样的她,让白慕晴感到疑惑和不安。

“我都听大少爷的。”白慕晴将态度摆出来。

南宫宸不说话,只是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

倒是老夫人开口道:“必须留在家里过中秋,等过完中秋要是想出去住随便你们。”

老夫人除了要求小两口在家团圆过中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监督白慕晴吃药,这一点白慕晴心里清楚得很。她的心里小小地寒冷了一下,还有一周才到中秋,代表着她要在南宫家里面住一个多星期!

白慕晴看了看南宫宸,南宫宸终于开口了,点头吐出一个字:“好。”

吃过早餐后,沈恪带着朴恋瑶出游了,沈心也去了学校。

白慕晴无所事事地回到卧室,却发现南宫宸正坐在沙发上用摇控器扫台,倒是难得见他这么清闲的样子。

她走过去,注视着他问道:“今天不用工作了?”

“嗯。”南宫宸淡淡地应了声。抬头发现她正用一副讶然的表情盯着自己,不禁挑眉:“怎么?不可以?”

“不,我只是觉得身为工作狂的大少爷居然学人家过周末,很少见。”她往前迈了一步在他身侧坐下,盯着他:“大少爷,我也想过周末。”

“你不是天天在过周末吗?”南宫宸瞅了她一眼。

“我的意思是,我想出去玩。”

“我没兴趣。”南宫宸随口扔给她一句。

“大少爷您想多了,我没打算跟你出去,我想跟苏惜和姚美一起出去逛逛。”

南宫宸的脸色阴了下去,他想多了是吧?很好!

“大少爷,您不是打算还我自由了么?”

“你从哪一点看出来的?”南宫宸反问。

“你看您连电话线都没有拨。”白慕晴用下颌指了一记床头桌上的电话,心里有些美滋滋地想,明明已经开始慢慢原谅她了,还死不承认,真是个闷骚的家伙。

南宫宸顺着她的视线往话机上扫了一眼,浅笑:“夫人您想多了,话机里面装了录音软件。”

“你……!”白慕晴瞬间气结。

“自由?你想得美,”南宫宸将手中的摇控器往她怀里一扔:“呆在家里看电视就好,哪都别想去。”

说完,他起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可恨!瞪着他离去的背影,白慕晴气得想要吐血!

还以为他终于对她放松监视了呢,居然在话机里装录音软件?这么缺德的事情居然也能干得出来。幸好她昨晚怕太晚了吵到苏惜睡觉所以没有给她打电话,不然就惨了。

*****

就这么在宅子里呆了两天,喝了两天的中药,白慕晴感觉自己就要被闷坏了。

而南宫宸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又恢复了早出晚归的生活。直到周日晚上,她终于熬不住了,用可怜兮兮的神望着南宫宸道:“可不可以让我出去买套睡衣穿?我已经穿了好几天你的衬衫了。”

“想和谁去?”南宫宸站在办公桌旁,一边喝着花茶一边随手翻着一份文件。

白慕晴想了想,道:“和你去。”

上回她说想跟苏惜和姚美去,被他拒得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所以这次她学乖了,变通了一个方式。

果然,南宫宸答应了她的请求。

他放下茶杯,带头往书房门口走去。

打量着眼前这间大超市,白慕晴几乎不敢置相信自己的眼睛,南宫宸居然真的陪她来逛街了?

她其实是想出来找找女儿的线索,找苏惜聊聊,可是南宫宸这么尽责地陪着她,她也只能是乖乖逛街买衣服了。

这是一间高档的购物中心,里面并不比华贸小,里面的东西也都是大品牌的。白慕晴并不喜欢买这么贵的东西,但今天是和南宫宸一起出来的,她只能照顾南宫宸的消费水评了。

南宫宸直接将她带到卖睡衣的片区,然后后下颌指了一记四周的品牌店让白慕晴自己去挑。

白慕晴环视一眼四周,这种地方她到都没有到过,他居然那么熟悉?

“你……经常来?”她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南宫宸睨了她一眼:“不算经常。”

不算经常……那就是来过好几次了?而这里卖的都是女性睡衣和内衣的,他跑来干什么?

当然是陪女人买贴身衣物了,还用问?

见她兀自沉思着什么,南宫宸嘲弄地一笑:“是你要套我话的,套出来了又不高兴了?”

被他这么一说,白慕晴这才缓过神来,小声低咕了一句:“我才没有不高兴。”

“那就赶紧去挑衣服。”

白慕晴如是走进一家品牌店里开始挑选起睡衣,里面的睡衣价格都贵得惊人,服务小姐的态度也恭敬有礼,笑盈盈地问她想要什么类型的。

服务小姐指着最里面的一排货物微笑道:“一般年轻小夫妻都喜欢买那种性感的情趣睡衣,不知道太太您……。”

“你还是给我找两套便宜又舒服的吧。”白慕晴慌忙打断她,偷偷望了南宫宸一眼后小声道。

服务小姐也随着她的目光往沙发上的南宫宸望去,不但没有和她一起小声,还稍稍加大了音量打趣道:“我看您的先生也不像是那么不懂情趣的人啊。”

“他……那方面有障碍。”为了赶紧打消服务小姐让她买情趣睡衣的心思,白慕晴不得不随口胡编道。

只是她没想到这里的服务小姐居然是那么三八的人,就连店里的另外两位女孩都很三八地凑过来,一脸同情又惋惜地压低声音道:“真的吗?他那方面不行啊?看起来明明挺健康的啊?”

“对啊,明明就很健康的嘛,怎么可能不行?”

“长这么帅,居然是个有缺陷的人?好可惜……。”

白慕晴无语了,一句玩笑的话能不能别这样啊!

“呵呵……不然他也不会娶我了。”

“也对,我刚还在想来着,肯定你包养了他,不然有钱又长得这么帅的男人,怎么可能要你……。”

“咳咳……。”第一位服务小姐忍不住出声了,她还打算卖衣服拿提成的呢。

那位女孩也意识倒白慕晴的脸色变得不太好了,忙改口:“呃……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有钱的男人一般都喜欢娶大明星。”

说完,她慌忙站到一侧去了。

“聊过瘾了么?”南宫宸终于出声了,从沙发上站起往人群走来。

女孩子们的脸色同时变了变,不敢再吱声。

只有白慕晴闷闷地冲她问了一句:“你说实话,我长得丑么?”

“不怎么漂亮。”南宫宸说。

“……”

“现在轮到你说实话了,我那方面真的有障碍么?”

白慕晴继续无语。

“说啊。”

“其实还好。”

“只是还好么?”

“很好!”白慕晴冲他竖起大拇指,心想今晚回去肯定死定了。

唉,都怪她,什么理由都可以推掉服务小姐的热情,为何偏偏要说出这种容易激怒南宫宸的话来?

南宫宸仍不满足,毕竟这种事情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很具侮辱性的,她一手挽过白慕晴的腰身,在她耳边吹气:“我的形象都被你毁了,你说我要不要带你去试衣间里验明一下真身?”

“不必啦,这就是句玩笑话嘛。”白慕晴呵呵干笑着环视一眼女孩们道:“其实我就是看她们都长得比我漂亮,担心她们跟我抢老公,所以才会说你不行的。”

服务小姐也在一旁陪着笑:“原来是误会,误会……。”

另一位服务小姐从衣架上面拿下来一条睡裙给白慕晴:“太太,您不是想要便宜又舒服的睡衣么?这条就很舒服,棉质的。”

“好,给我拿一条大码的包起来。”白慕晴只想速战速决。

在这间店里买了两套睡衣,又买了几套内衣,两人终于打算离开了。

送他们出店的时候,服务小姐不死心地问了南宫宸一句:“先生,真的不考虑一下情趣内衣和情趣睡衣么?”

南宫宸扭头冲她展颜一笑:“不用,她穿我衬衫睡觉的样子比任何情趣睡衣都要撩人。”

服务小姐怔了怔。

白慕晴则小脸泛红起来。

心想这男人真是比她还不含蓄,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不过……她还真没有想到,自己穿他衬衫的样子对他来说居然有这么大的感官刺激,幸好她今天出来买睡衣了,不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每天晚上都在干一些引狼上身的危险事情。

“还要不要买什么?”南宫宸问了一句。

“不用了,已经够了。”白慕晴道。

“那我们回去。”

“噢。”白慕晴其实想问他这么早回去做什么,现在时间尚早,还可以去看场电影的。不过没等她开口,便突然看到了熟人,居然是乔锶恒跟一个陌生女子!

白慕晴愣住了,乔锶恒身侧的女人不是苏惜!

那女人长相漂亮,身材丰满,最令她讶然的是乔锶恒的怀里居然还抱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四个月大的小婴儿,他们刚刚是从母婴区走过来的。

对方也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他们,脸上同样有着讶然。

“巧啊。”乔锶恒冲二人浅笑了一下。

南宫宸回他嘲弄的一笑:“二位藏得够深啊。”

方密依然是那另娇柔妩媚的样子,冲着南宫宸放电眼的同时撒起了娇:“宸少记得替我保密噢,乔太太会杀了我的。”

“你不怕乔太太么?”

“当然。”方密得意地一笑:“不过这只是暂时的,等我二胎生到儿子,我会让她跪下求我!对吧,乔少?”

方密踮着脚在乔锶恒的脸上亲了一下,又用手掌理了理宝宝的小帽子。

白慕晴打量着乔锶恒怀里白白胖胖,灵动可爱的小女婴,心里一直都处在震惊的状态下无法自拔。她知道苏怛跟乔锶恒之间关系不太好,但怎么也没想到乔锶恒会瞒着她在外面生了孩子。

乔锶恒抬手在方密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用下颌指了一记白慕晴:“别胡说八道,这位南宫少夫人可是苏惜的好姐妹。”

“好姐妹?”方密微讶,然后开始打量白慕晴。

白慕晴终于稍稍回过神来,瞪着乔锶恒愤怒道:“这孩子是你的?”

不等乔锶恒回答,方密已经气愤地开口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还有第二个男人?我告诉你,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说完又转向乔锶恒,挽着他的手臂情急道:“乔少,你可千万别听她胡说,孩子绝对是你的。”

乔锶恒冲她投去一抹安抚的微笑,对南宫宸道:“咱们改天再约吧,今天各逛各的。”

“好。”南宫宸点了一下头,揽了白慕晴要走。

白慕晴却突然从他的臂弯里挣了出来,冲到已经转身准备离去的乔锶恒和方密面前,瞪着乔锶恒气愤填鹰道:“乔锶恒你太过份了!苏惜她知道么?她可是你的妻子!你怎么可以背着她在外面生孩子?你这么做对得起她么?”

“是苏惜她自己不肯生的!”方密抢在乔锶恒面前反驳道:“乔少跟你那位好姐妹根本没感情,他们迟早是要离婚的!”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离婚?”白慕晴气愤地转向她,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方密的脸上:“你这个无耻小三,抢别人老公居然还能这么义正词严,你到底知不知羞耻啊?我提醒你一句,你最好别让苏惜知道,否则她真的会杀了你的。”

“你敢打我?苏惜那贱人都不敢打我,你居然……。”方密冲上来就要跟白慕晴大干一场。南宫宸却在这个时候一把将她拽了回来,浅笑道:“这是人家的私事,你就别管了。”

乔思恒也腾出一只手将方密拉了回去,不悦地责备道:“大庭广众之下,你这是要打架么?”

“老公,她打我。”方密指着自己被刷痛的脸。

“打你怎么了,你本来就是抢了人家老公。”乔锶恒摸了摸她受伤的脸:“好了,乖,回去老公帮你吹吹。”

方密无语了。

白慕晴听到方密那一声‘老公’喊出来,气得又想扑上去打她:“臭不要脸的,你居然还喊人家老公?”

“好了,够了。”南宫宸一把将她拎了回来。

“你干嘛拦着我,这种女人就是欠收拾!”白慕晴指着被乔锶恒带着离开,却不忘回头冲她投来一个得意笑容的方密。

“不是跟你说了么,那是人家的事情,人家苏惜自己都不在乎。”南宫宸看着她满面通红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还是头一次看到她这么张牙舞爪的样子。

“你说什么?”白慕晴停下脚步盯着他:“苏惜她不在意?你怎么知道她不在意?她知道乔锶恒在外面连孩子都有了?”

南宫宸随意地点了一下头:“那天乔夫人生日宴上有人提起,苏惜她应该是听见了。”

“不可能,以苏惜的个性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白慕晴摇摇头,她最了解苏惜。

南宫宸突然盯着她问出一句:“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什么意思?”白慕晴大脑停顿了一下,盯着他:“你的意思是如果换作是你在外面偷偷生了孩子?那我肯定会……!”布役吐扛。

狂妄的话还没吐出来,白慕晴便语气一委:“我会成全你们。”

“为什么?”

“因为你说过,你的私事我没有资格管。”

“那你为什么不求我,求我回心转意?”

“啊?”白慕晴傻傻地盯着他:“如果我求你,你就会回心转意么?”

“也许呢。”

“好,那下次如果你跟哪个女人有染了,我就哭着求你回心转意。”白慕晴说完,想了想:“不对,这跟苏惜有什么关系?我们刚刚说的是苏惜不是我。”

南宫宸脚步一转,继续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连走边道:“如果苏惜真的在意,那位方小姐还能这么好过么?”

“可乔少是她老公,她怎么可能不在意?”

“如果她不爱这个男人,是不是老公都一样。”南宫宸侧头睨了她一眼:“所以,你就别替她在这里抓腮挠肝的干着急了。”

白慕晴不说话了。

两人一起回到地下停车场,上了车,心情稍稍平静下来后,白慕晴开始回忆起刚刚那位小女婴,小女婴长得很白净很漂亮,还戴了顶公主帽,看起来就像个小公主。

如果是苏惜跟乔少的女儿,那该多好,偏偏却是那个不知廉耻的小三跟乔少生的。

她又想起自己的女儿,如果女儿还在身边的话,她一定也会把她打扮成小公主的!

只可惜……。

她幽幽地闭上眼,将心底的失落掩藏进去。

正在开着车子的南宫宸侧头扫了她一眼,心里突然涌起一抹好奇,心想如果换成方密是他的女人,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能这么激动泼辣呢?

晚上,趁着南宫宸在浴室洗澡的机会,白慕晴拿起桌面上的分机一边往露台走一边拨通苏惜的号码。

虽然南宫宸说过这是苏惜自己的事情让她别管,但好姐妹都被小三儿欺负到这份上了,她怎么可能不管?所以,哪怕是电话被装了录音软件,她也要打这个电话。

电话通后,苏惜的声音又恢复成了往日的清爽:“怎么了?你那个变态老公准你打电话了?”

“不准,所以在电话里面装了录音软件。”

“不是吧?还装录音软件?OH~那岂不是已经把我刚刚说的那句话录下了?”苏惜嚷嚷了一阵,又道:“对了,那你怎么还敢给我打电话。”

“我想跟你聊聊。”白慕晴道。

她只不过是跟苏惜说说她老公的事情,录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吧?顶多就是被南宫宸责怪多管闲事了。

“你想聊什么?”

白慕晴当然不好直接把今天的所见所闻告诉她,如是从侧面开口问道:“小惜,你和乔锶恒的感情还是那么糟糕么?”

“还是老样子。”苏惜不知道在吃着什么东西,回答得有些含糊。

“那你知道他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做什么不?”

“玩女人呗,还能做什么?”

“你不在乎啊?”

“不在乎。”

“就算给你弄个孩子出来也不在乎?”白慕晴讶然地问道。

苏惜终于停了一停,语气正经了些:“慕晴,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还是你看到了?”

“呃……。”白慕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才好了。

苏惜却只是淡冷一笑:“那个叫方密的女人对么?给他生了个女儿,呵,女儿而已,成不了气候。”

“原来你真的知道!”白慕晴低呼。

“对呀,早在一年前,那个女人还在国外的时候就已经把孕检报告发到我邮箱里了,上回我婆婆过生日里时候还故意把传言传到我婆婆耳中。”苏惜说起这事的时候,反而显得心平气和,完全没有白慕晴刚刚的怒火和激动。

“那乔夫人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让她带着孩子滚呗。”

“还好,乔夫人对你还是不错的。”白慕晴轻吸口气,道:“小惜,真不是我说你,乔少都在外面养家糊口了,你却还在跟他斗气,总有一天你斗着斗着就把乔少夫人的位子给斗没了。当然了,我知道你不在乎乔少夫人的位子,但你不好好过又不离婚这算什么?难道你打算一辈子就这么下去了么?”

“慕,你错了,我不是在斗气,只是没感情。”苏惜轻叹口气:“哪天他真把那个方贱人娶回家了,我也就自由了,无所谓。”

“这就是你一直不想生孩子的原因吗?”

“也许是吧。”苏惜突嘲弄地笑了一下:“那个小贱人想要母凭子贵,偏偏生了个女儿出来,就这女儿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呢。”

“苏惜,你在说什么哪?”白慕晴怔了一怔,忙道:“你不会是想伤害那个孩子吧?我警告你啊,孩子是无辜的,你伤害那个女人可以,但别动孩子。”

“不,不对,你也能伤害那个女人,抢男人要懂得智取,小心触犯了法律就不好了。”

苏惜突然笑了起来:“瞧把你给急的,我还能杀了她们不成?”

“我就怕你会这么想不开啊。”

“你还是好好处理你跟宸少那点破事吧,别管我了,挂了啊。”苏惜说完,但有些迫不及待地挂上电话。

“喂,小惜!”白慕晴唤了声,电话里面却只剩下茫音。

她拿着电话一转身,差点被身后的人影吓翻在地。

南宫宸!他什么时候出来的?而且还站在她身后装神弄鬼的!

“呃……我就是跟苏惜打了个电话。”白慕晴抓了抓手中的话筒,随即往他手里一塞:“哪,还给你了。”

“说起来,你好像很有经验?”

“什么意思?”

“智取抢男人。”

“不,我只是随口说说的,我又没有跟别人抢过男人。”

她从他身边错身过去准备入屋,南宫宸却伸手挽住她的腰身,将她的身体贴在自己身上,道:“你先别走。”

“干什么?”白慕晴袭上一抹不好的预感。

“试试我的功能有没有障碍。”从商场出来,南宫宸就一直堵着这口气,这会终于有机会让她好好见识一下他的能耐了,他当然不会放过她。

白慕晴身上穿着新睡衣,诱人的身体透过薄薄的衣料贴在他光裸的胸口,闻着他身上的沐浴乳清午,她瞬间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猛吞了下口水,道:“我还没洗澡呢。”

“快点,给你十分钟。”他松开她。

白慕晴磨磨蹭蹭地去了,洗完才发现自己忘了拿衣服,她从浴室里面探出半个头来,发现南宫宸正坐在沙发上,只好将脑袋缩了回来。

怎么办?现在叫他拿睡衣的话,他可能会直接将她裸着拖到床上去,如果让他回避的话,估计结果也是一样。

就在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原本正在看电视的南宫宸放下手中的摇控器,然后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一件衬衫递到她手里。

白慕晴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有睡衣的,在柜子里面。”

“我已经把它们扔出去洗了。”

“啊?”

“难道你不知道衣服是要洗过才能穿的?”

白慕晴无语,她当然知道了,可现在怀况特殊不是么?

她看着他手中的衬衫,如果是昨晚她还会觉得穿他的衬衫蛮好的,舒服又凉快,可是自从听到他跟售货小姐说的那句话后,她就再也不敢穿了。

今晚的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对她干那种事情了,如果她还穿得那么撩人的话,那岂不是更容易激发他的兽性?然后再来一个大半夜都没得睡?

“你到底穿不穿?不穿就给我出来。”南宫宸作势要伸手去抓她的手腕。

白慕晴忙道:“我穿,我穿……。”说话间一把扯过他手中的衬衫,开始往身上套去。

穿上之后,白慕晴才发现,这家伙故意拿了件比较短装的给她穿,穿在身上勉强能包住臀部而已。

心怀不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