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关于智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刚走出浴室,果然被某个心怀不轨的人一把摁趴倒在沙发上,等得几近饥渴的身体也在同一时间覆盖上来,将她实实地压在身下。

白慕晴低呼一声。本能地抗议道:“你别压我身上,沉死了,难受死了!”

“更难受的还在后头。”南宫宸强硬的身体抵在她的臀部,手掌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扳了过来,动了动身下:“强不强?”

“强。”白慕晴点头。

“下次还敢不敢当众侮辱我?”

“不敢。”

南宫宸将她的身体翻了过来,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刚要照着她的唇惩罚性地吻下去,门口突然响起一阵很煞风景

的敲门声。

“有人来了。”白慕晴奋力将他往外一推,南宫宸始料不及,一下栽倒在沙发下方。

门口的敲门声不断,白慕晴慌忙坐起身子,抓起旁边的抱枕放在腿上。

门锁‘嗒’的一声,何姐一手托着托盘一手推开门板迈了进来。

首先映入她眼睑的是坐在沙发上脸色泛红,局促不安的白慕晴,然后是卡在茶几下方只裹了一条浴巾的南宫宸。她愣了愣,随即关切地问道:“大少爷怎么了?”

“他……他在闹着玩。”白慕晴慌忙伸出手去拉被卡在茶几和沙发中间的南宫宸。从未在外人面前如此狼狈过的南宫宸有些难堪地从地面上爬起,愤愤地瞅了白慕晴一眼后走到衣柜里拿出一件浴袍裹在身上。

白慕晴看着他很是不爽的脸,低头偷着笑了一下。

感谢何姐,来得真是时候!

何姐看了看二位,觉察到自己似乎坏了人家的好事,开始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她将托盘放在茶几上,将其中的一碗药放在白慕晴面前:“少夫人。这是你的药。”随即又将另一碗端出来:“这是大少爷的药,记得让大少爷喝下去。”

白慕晴看着黑乎乎的中药,皱着眉一脸嫌弃:“不是说我只需要喝几副药就行了么?”

“连喝五天。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何姐道:“再喝两天就可以了。”

南宫宸走过来,对何姐道:“何姐你先出去吧,我会看着她喝的。”

“那好,记得一定要喝。”何姐冲南宫宸道:“你也是,大少爷。”

“知道了,去吧。”

何姐走后,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着桌面上的中药,突然没了语言。

半晌,白慕晴才突然感叹了一句:“苦涩的人生。”

南宫宸侧过头来望着她。

“我说的是苦涩的中药。”白慕晴忙道,然后端起自己的那一碗冲他干笑一声:“来吧,为彼此的健康干杯。”

如果不是因为他,她不用喝这些药!

但是这种话如果她说出来,估计南宫宸又要不高兴了。

见南宫宸没有任何行动,白慕晴如是改口说:“那我先干为敬了。”说完仰起小脸咕噜咕噜地将碗里的药喝了下去。

她放下碗。正要起身离开沙发,南宫宸突然开口说:“喝一碗也是喝,喝两碗也是喝,干脆把我的一起喝了吧。”

他端起药碗递到白慕晴面前。

白慕晴打了个苦涩的嗝,盯着他:“你想得美。”

“这是你忏悔的机会。”

“那我喝了你喝什么?”

“我不需要它。”

“不行,何姐说你一定要喝掉它的。大少爷你又把自己当小孩子使小孩性格了是吧?”白慕晴将药碗推回他跟前:“乖乖的,像我刚才一样,一口气就把它喝完了。”

“怎么一口气喝完?你示范一下。”

“就是这样。”白慕晴抓着他的手腕将药碗挪到自己嘴边,咕噜噜地喝了起来。

她喝了一些,意识到自己喝了他的药后欲要推开他的手。

南宫宸却很不要脸地将药碗更加往她嘴里推了推:“没看清楚,再示范一下……还是没看清楚……。”

“唔……。”白慕晴开始变得气急败坏起来到,她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低呼着,好不容易才将南宫宸的手和药碗推开。

她一边微喘着气一边用纸巾擦嘴,没好气地盯着他:“看清楚了没有?”

“看清楚了。”南宫宸将碗放回桌面上。

“那你赶紧趁热喝吧。”

“你要我喝什么?”

“喝药啊。”白慕晴伸手便要去端他的药碗,然而,碗里早就空了。

她愣了一下,然后抬起手指捂住自己的唇,不是吧,她居然把他的药全部喝光了!

这可怎么办?她抬起视线望向旁边一脸无辜的南宫宸,终于惊觉到自己上当了。

“南宫宸你个骗子!”她叫嚣着冲出一句。

南宫宸目色平静地盯着她,幽幽地吐出一句:“就凭你这智商,我也不能允许你生下我的孩子。”

“你……什么意思嘛。”

“意思就是……你刚刚第一碗药白喝了,就你这智商,生下来的孩子就算不畸形也得变笨蛋。”南宫宸从沙发上站起,居高临下地瞅着她:“不过我最伤心难过的是,我堂堂南宫集团的最高掌权人,居然被你这种智商的人玩得团团转。”

“所以呢?证明你也是个白痴么?”

“白慕晴——!”

“对不起,我错了。”白慕晴知道这件事情是他的禁忌,她不应该提的。

白慕晴从沙发上站起,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南宫宸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你去哪?谁准你走了?”

“我内急,药喝多了。”白慕晴一脸无害地盯着他。

南宫宸手掌一松,她终于自由了,快步往洗手间走去。

虽然两碗药喝下去肯定会很频,但还不至于这么快,她只不过是想找个地方把自己躲起来罢了。因为她知道每次谈到过去的时候,南宫宸都会恼火,然后情绪失控。

她坐在马桶盖上等他消火,足足坐了二十分钟才从洗手间走出去。

南宫宸果然消火了,正靠在床头上看夜间财经频道。

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床的这一边坐上去。

南宫宸头也不扭地命令一声道:“过来!”

白慕晴掀开被子的手一停,望着他:“什么事?”

“你说呢?”南宫宸终于扭过头来,睨着她:“当然是刚刚未完成的事了。”

白慕晴无语,还以为他已经忘掉了,居然还挂念着哪!

“不行,内急。”她突然用手捂住自己下腹,转身折回洗手间去。

这次不是装的,而是真的急了。

从洗手间回到床上时,她看到南宫宸已经睡下了,如是在他身侧躺了下去。她调整好睡姿,发现南宫宸正在看着自己,如是往他身边爬了过去。

为了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她还主动吻了他。

南宫宸终于满意了,接受着她不甚熟练的亲吻,手掌抚过她衬衫下的长腿,往上游走起来。

就在他反被动为主动,激动地陷入情欲中时,白慕晴突然抓住他探向自己小腹的大掌,道:“不行,我想上厕所。”

南宫宸怔了一下,随即撑起身子瞪着她,眼底明显有着不悦。

“对不起,肾亏。”白慕晴歉疚地干笑着从他身下挤了出去,往厕所走去。

等她再度从厕所走出来的时候,南宫宸彻底地对她没性趣了,背对着她闭目睡觉。

白慕晴不是故意的,但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向南宫宸道歉,这样也好,她终于可以逃过这一劫,睡个安稳觉了。

第二天醒来,白慕晴发现自己正像条蛇一样缠在南宫宸的身上,她扫了一眼自己。难怪南宫宸要说她穿衬衫时的样子比穿性感睡衣更撩人呢,一觉醒来,整个衬衫的下摆都堆在腰上,双腿全裸在外头。

昨晚明明离他很远的,一觉醒来居然又爬到他身上来了,而且还是她主动往他这边爬的。如果被他看到这副场景,会不会说她是在故意勾引她呢?

为了维护自己信男善女的形象,她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和腿从他身上搬了下来,然后将自己的脸从他怀里退出。当她准备往回撤退的时候,扫过南宫宸脸庞的目光突地一滞。

四目相对,她像做贼被抓一般怔住了。

他什么时候醒来的?刚刚看他明明还是睡着的呀。

南宫宸注视着她,半晌才淡淡地吐出一句:“尿急么?”

“啊?”白慕晴一时没反应过来地摇头:“不急。”

“那就好!”南宫宸抓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掀,白慕晴便瞬间到了他的身上,紧接着是他的一个急速翻身,带领着她一起翻转,将她实实地压在身下。

昨晚没有做成的事情,他打算这会双倍补尝!

白慕晴被他这么一掀一压的,忍不住地尖叫起来。

南宫宸迅速地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将她的惊呼声堵回喉处,然后顺势吻入她的口中……。

自顾着晨运的两个人,就连小绿上来喊吃早餐都被南宫宸一句话打发走了。

白慕晴情急地拍打着南宫宸的肩膀:“你快放开我,奶奶会骂死我的。”

这男人太自私了,到时候老夫人一责备起来,他必定又会像无事人一样自顾自己吃早餐,毫无压力,而她却会被骂成孙子。

“你要是再罗嗦一句,我也会骂死你。”南宫宸深入了她的身体,咬着她的耳朵警告:“不,我不会骂死你,我会让你连下去挨骂的力气都没有。”

这么一威胁,白慕晴终于老实了。

反正横竖都是死,她只能认了!

等到两人完事,收拾完自己下楼的时候,老夫人她们已经吃完早餐在客厅里喝茶了。

沈恪沈心都出门了,只有朴恋瑶在客厅里陪着老夫人喝茶。

看到两人下来,老夫人果然一开口就是责备的话:“都几点了才起床,像什么话?”

白慕晴早就已经做好准备挨骂了,心虚地低下头去:“对不起,昨天睡得有点晚。”

“十点钟哪里算晚?”南宫宸幽幽地来了一句。

白慕晴怔了一下,扭头愤愤地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因为他她早就下来了,居然还有脸在这里给她拆台?

老夫人转为盯着南宫宸,用责备的语气道:“你也是,不用上班了么?”

南宫宸笑笑地走到老夫人对面坐下,道:“奶奶,不是你一直让我好好休息,别那么拼命的么?”

白慕晴偷偷地翻了一个白眼,他这也不是好好休息啊,明明就是加大劳动量,而且还是体力劳动。

朴恋瑶打量着二人,作为恋爱中的人,她怎么会看不出来白慕晴浑身上下散发着的红润和羞赧,明显是刚被男人滋润过的,她笑笑地提着茶杯喝了一口,并未开腔。

为了转移话题,白慕晴笑笑地问道:“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呢?我看恋瑶好你挺开心的。”

朴恋瑶笑了笑,道:“我刚刚在跟奶奶说,我打算回去医院上班,毕竟我废的是腿,不是脑子和双手嘛,回到工作岗位完全是可以的。”

“是么,那奶奶答应了么?”

“答应了啊。”朴恋瑶亲热地挽住老夫人的手臂:“奶奶说了,虽然她少了个伴会无聊很多,不过女人嘛,就应该有自己的职业和生活圈子。”

“明明是你自己嫌家里闷得慌,想要出去工作。”老夫笑着抬手在她的手臂上拍了一下。

“奶奶就是聪慧。”朴恋瑶嘻嘻一笑。

有自己的职业和生活圈子,其实白慕晴自己也一直有这个梦想。

她不自觉地吐出一句:“我也要去上班。”

此话一出,客厅内的其他三人都望向来。

白慕晴忙趁此机会道:“奶奶,我也想出去工作。”

“你去什么?好好在家呆着养身体就好了。”老夫人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回绝道。

白慕晴失落地闭了嘴,还以为老夫人会答应自己呢,没想到拒绝得这么彻底。

她扭头看了南宫宸一眼,后者兀自喝着茶,丝毫没有要帮腔的意思。看来他也不同意呢,她的工作梦……只能继续作为梦想存在了。

朴恋瑶看了看大伙,随即微笑道:“奶奶,工作一样可以养身体的。”

“南宫家又不缺钱,白家也不用你养了,所以没必要了。”老夫人一句话说出来,白慕晴心里小小地被刺痛了一下。

她当然知道老夫人是什么意思,白家现在没有了,她即便是想养也养不了了。

好在她对白家的感情淡得几乎没有,不然肯定会被老夫人这句话伤透心的!

*****

中秋很快就到了,吃早餐的时候,沈恪声称要回自己家去祭祖,跟老夫人道别。

老夫人点头,说道:“应该的,中午在沈家吃团圆饭,晚上我们一大家人再一起聚一餐,回去记得跟你爸妈说一下。”

沈恪笑着点头:“奶奶,您放心吧,每年不都是这么过的么,不用说他们也知道的。”

上午南宫家按照往年的习俗在祠堂里祭拜了先人。

白慕晴还是头一回跟大众一起来到祠堂,环视一眼四周,里面阴沉沉的气氛因为人多而显得不那么可怕。

白慕晴也是头一回到祠堂的时候不觉得毛骨悚然。

从祠堂出来后,老夫人在何姐的陪同下先回家去了,南宫宸却迟迟没有离开祠堂。

南宫宸一动不动地跪在先人的牌位前,双目微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睁眼的时候,问了一句:“你怎么还不走?”

“你不走,我当然要留在这里陪你。”

“不需要,你自己先回去。”南宫宸说。

白慕晴点了一下头,转身往祠堂门口走去。

她走出祠堂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回到车上坐着。

她在车上等了十五分钟,依然不见南宫宸从里面出来,她刚刚先行离开是因为不想打扰南宫宸跟先人说话,可是这么久了,什么话也该说完了吧?

又等了一会,南宫宸终于出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往车子这边走来,而是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那是通往儿子坟墓的方向,白慕晴讶然了一下,慌忙推开车门跟了上去。

“大少爷,你等我一下。”白慕晴追在他身后唤了声。

南宫宸停下脚步,回头,盯着她皱眉:“你怎么还没有回去?”

“我……我想跟你一起去。”白慕晴说。

“你去做什么?”

白慕晴哑言,她去做什么?她身为孩子的母亲,还能是做什么?“我想去看看孩子。”

她知道南宫宸肯定会气恨她这么说,忙添了句:“大少爷,不管以前我做过什么,但终究是孩子的母亲不是么?请你让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虽然那个孩子极有可能不是她的亲生骨肉,但毕竟是因她而死!

南宫宸的脸色阴沉难看,语气嘲讽到了极点:“你确定孩子他想看到你?”

“不管他愿不愿意看到我,我都想去看看他,去请求他的原谅。”白慕晴眼巴巴地盯着他:“这是我的心愿,请你成全我好么?”

南宫宸看着她脸上的愧疚和懊悔,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地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按照南宫家的习俗,孩子没有满百天离世是不能入祠堂的,所以他们的孩子只能去后山那头的坟前祭拜。

从祠堂到坟地有将近十分钟的步行路程,一路走过去,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白慕晴知道南宫宸心情不好,也不想跟她说话,所以没有开口打扰他。

一直到来到孩子的坟前,两人都没有任何的交流。

上一次来的时候,白慕晴差被被南宫宸撞晕在这里,这次来,她知道他心里必定又在燃烧怒火。她看着南宫宸从坟头旁边的小木盒里拿出香烛点燃,然后将两只大的油烛插在坟前的沙碗内。

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也从盒子里拿出三柱香点燃,对着孩子的墓碑鞠了三个躬,把它插在沙碗内。

白慕晴仍然不敢吱声,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又惹南宫宸不高兴了,上完香后的她站在一旁显得有些局促,

南宫宸在孩子的坟前站了一会,便转身往家里的方向走去,白慕晴慌忙跟上。

她的局促,她的不安,她的惭愧南宫宸都看在眼里。他突然想起苏惜的话,失去孩子,白慕晴比他更痛苦更难过。他并非不相信苏惜的话,他只是没办法原谅她,更没有办法理解她的行为罢了。

“如果当初你把一切告诉我,而不是自己擅自决定一切,那么这个孩子的结局是否会不一样?”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

白慕晴愣了愣,随即加快步伐追上他的脚步,道:“大少爷,孩子先天就是不足的,不管我们谁做决定,怎么做决定他都活不下来。”

“你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么?”南宫宸倏地转过头来,漠然地盯着她。

白慕晴哑言。

南宫宸紧接着开口:“所以你才能活得这么毫无心理压力?没有半点愧疚之心?”

“不是。”白慕晴摇头:“大少爷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其实我就是希望你能够放下心理的包袱,别把孩子的死怪罪到自己或者别人的头上去。不管是自责,还是恨别人,对你来说都是一种压力不是么?”

顿了顿,她紧接着又说:“孩子他跟我们无缘,并且已经走了好长时间了,你也该放下了。”

“大少爷,我不是不伤心,不心痛。”白慕晴的鼻子突然酸涩起来:“孩子被抱走的那几天,我被关在一个小阁楼里哭得都快断气了,我伤心的样子你没看到而已。”

想起那段黑暗的日子,白慕晴至今仍然觉得恐惧,幸好林安南把她救出来,不然自己估计早被那对母女弄死了。

她告诉南宫宸这些,不是为了让他感动,让他怜悯自己。她只是想让他知道,自己对孩子并不是他所认为的那么冷漠,她是喜爱这个孩子。叉介私血。

她只想……降低他对自己的仇恨,让他不再继续活在仇恨里。

她以为南宫宸会像以前一样不相信她,没想到这次他居然没有恼怒地驳斥她,而是在盯了她半晌后,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南宫宸是不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她不知道!

她轻吸口气,迈步跟上他的步伐。

回去的这一路,两人又是一路无言。

*****

中午餐桌上难得清静,只有老夫人、南宫宸和白慕晴。

也许是因为上午的事情,小两口的心情都显得极度压抑,就连老夫人都感觉到他们的情绪不寻常了。

老夫人终于忍不住地扫视着他们问道:“怎么?大过节的吵架了?”

南宫宸不吭声。

白慕晴抬头冲老夫人笑了笑,道:“没有啊,奶奶。”

“没有就好。”老夫人低下头去,继续吃饭。

吃完饭后,白慕晴在卧室看了会杂志,然后睡了一觉。

直到快五点钟的时候,她才被小绿叫醒,让她收拾一下去酒店。

她从床上坐起,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了句:“大少爷呢?”

“大少爷已经在楼下了。”

“他没午休么?”

“不知道呢。”

她换好衣服下楼,果然看到南宫宸和老夫人已经等在楼下了,她加快步伐一边往下走一边歉疚道:“对不起,我睡过头了。”

“不算晚,反正也不需要太早过去。”何姐说。

老夫人从沙发上站起:“走吧。”

白慕晴看了南宫宸一眼,慌忙上前扶住老夫人的手臂,搀着她往门口走去。

晚餐依然是那些人,南宫家,沈家,林家。

只是依然没有林安南的身影,白慕晴担心南宫宸多心,连眼神都没敢往林家的方向多瞟一下。

倒是老夫人问了句:“安南呢?还没有回国么?”

“还没呢,他说最近都不打算回来。”林夫人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不自觉地瞟过南宫宸和白慕晴。

“奶奶,表哥,表嫂,试一下这家店的月饼。”朴恋瑶将一盘切好的月饼转到三人面前,笑盈盈道:“有各种味道的,味道都不错哦。”

“是么?我试试。”老夫人说。

白慕晴立刻拿起小叉子给她叉了一块,然后又给南宫宸叉了一块。

南宫宸对甜食向来没兴趣,摇头拒绝:“不用。”

“中秋团圆,月饼是一定要吃的。”白慕晴将小块月饼喂到他嘴边,他不得不接过去。

朴恋瑶笑着冲一旁的沈恪撒娇道:“你看嫂子对表哥多贴心,我也要你喂我吃。”

“喂你吃有多难?就怕你不吃。”沈恪叉了一块月饼递到她嘴边。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喂了起来。

白慕晴看了南宫宸一眼,心想这种事情南宫宸肯定一辈子也做不出来吧?

试过月饼,各色美食渐渐地被端了上来。

吃过晚饭,林大少张罗着让年轻一辈的直接转往六楼的KTV包房,南宫宸上回已经拒绝过一次,这次自然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下来。

南宫宸跟林大少原本就没有多少交情,在KTV里喝了几杯便觉是没意思了。

林大少认为是南宫宸为自己争取来了林氏集团的继承权,对他是满怀感激,恨不得敬他一百杯以表谢意。当他再端着酒杯过来的时候,白慕晴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林少,还是别让大少爷喝酒了,他的身体不好。”

“怎么会?我看表哥身体挺好的呀。”有了几分醉意的林大少呵呵笑道:“我对表哥从小就充满着敬意,以前是因为表哥从不与我们见面,现在好了,终于有机会跟表哥喝酒了,我高兴……!”

“可是大少爷真的不能喝。”

“喝嘛,来到这里不就是喝酒的么?”

“要不我代大少爷喝了这杯,不过这是最后一杯了好么?”白慕晴伸手便要端南宫宸面前的酒杯,却被告南宫宸抬手挡开。

“喝杯酒而已,我还不需要靠女人帮忙。”南宫宸端起酒杯跟林大少碰了一下。

白慕晴却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杯子,然后将杯里的白酒一仰而尽。

辛辣的洋酒滑过喉咙,她难受地皱了下眉,只觉得连胃里都有火在烧。

南宫宸看到她的小脸难受地皱成一团,唇角掀起一抹嘲弄,明明不会喝却还要逞能。

“嫂子真是爽快!”林大少说着又要倒酒。

沈恪终于也出口制止了:“林表哥,还是我跟你喝吧,大表哥真的不能喝酒。”

林少爷压根就看不起沈恪,一直都觉得沈恪只是南宫家养在身边的一只哈巴狗而已,丝毫没有没兴趣跟他喝酒,甚至对他的多事有些恼火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将心里的不满发泄出来,而是哈哈笑着妥协:“那行,我们休息一会再喝。”

“不喝了,我想回去了。”白慕晴从沙发上站起说。

“怎么这么早就想回去了?嫂子你没事吧?”林大少看着白慕晴问。

白慕点了一下头,有些歉疚道:“抱歉啊,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这样啊,咱们一会还没有去赏月呢。”林大少还没有喝爽,并不想走。

就在白慕晴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南宫宸突然从沙发上站起,道:“我们先回去了。”

他这句话不是在征求林大少的意思,而是明确告诉她,他想回去了。

他这么严肃地一开口,林大少自然也没胆再继续留他。

没等林大少开口,南宫宸便率先往包间门口走去。

白慕晴见南宫宸离开,忙跟上他的脚步,和他一起走出包间往KTV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区是贵宾区,能在这里包房玩的都是一些有钱的主儿。走廊和包间里面一样装饰的豪华上档次,在经过一个包间的时候,那包房的门突然开了,一对男女相拥着跌了出来。

虽然是对方撞到自己身上来的,不过为了不惹事,白慕晴还是歉疚地冲二位鞠了个躬:“对不起。”

“走开,别挡道。”头顶上方响起一个熟悉的女声。

白慕晴怔了一怔,抬头望向了过去,居然真的是白映安!

眼前的白映安穿着性感暴露的黑色超短裙,化着艳丽的妆容,此时正被一位身材肥状,头发稀疏的中老年男子拥抱着。那男人没感觉到眼前的异常,正一边亲着她的脸颊一边淫笑着说道:“小宝贝……干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狠狠地爱你了,快带干爹去套房……快……。”

白慕晴打量着眼前的两人,讶然不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