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章 女人多如衣服/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映安这是在做什么?抱着她吻个不停的这个老男人又是她的什么人?

看到白慕晴,白映安倒是丝毫都不觉得震惊,目光扫过她,又落在已经走到前面去的南宫宸身上。嘲弄地一笑:“南宫少夫人,看来你过得挺幸福啊。”

白慕晴没有理会她的嘲讽,扫了一眼老男人道:“他是谁?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他是我干爹,盛行公司的总经理。”白映安往男人的怀里腻进去,笑得一脸风情万种:“多亏了你啊,让我过上了这么丰富多彩的生活。”

“白映安你要不要脸啊?居然这么作贱自己。你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父母么?”白慕晴忍不住斥责道。

白映安虽然可恶,可毕竟是她的姐姐,她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姐姐成为人人唾弃、靠出卖肉体来享受生活的堕落女人。

白映安突然甩手给了她一巴掌:“装什么无辜,我会变成这样不都是你害的么?当初如果不是你总是不明话,我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

白慕晴被她甩甩地甩了一巴掌,疼得她脸颊如被火烧。

她捂着脸,却并不畏惧地睨着就:“明明是你自己自作孽,还非要把错赖到我头上来,天底下工作机会那么多,你偏要选择这一行,这难道也是我的错么?”

“天底下工作那么多?”白映安笑了:“那就要问问你那位病怏子老公了,问问他到底要把我逼到什么地步才满意?是不是像现在这样?”

说完,白映安抱过醒得靠在墙上摇摇晃晃的老男人,与他放肆地吻了起来。

老男人一触着肉味,立刻饥渴难奈地将她扑倒在墙上。手掌摸索着掐上她的胸口。

看到她们这么放肆的缠绵,白慕晴又气又羞涩。

白映安与老男人吻了一阵,转过头来瞪着白慕晴道:“怎么还不滚?”

看到白慕晴脸上的羞赧。她嘴角一翘:“装什么纯情?这种事情你跟林安南没做过还是跟南宫宸没做过?算起来你经历过的男人也不少嘛,有什么资格在我跟前指手划脚?”

“你胡说什么?”白慕晴气结。

“我胡说什么了?难道我有说错?”白映安明摆着是故意的,因为南宫宸就在十米外的走廊阴暗处对姐妹俩冷眼旁观。

白慕晴不想再搭理她,转身便要走。

白映安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拽了回来,在她耳边咬牙切齿道:“白慕晴,你别得意得太早,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顺便帮我把这句话转告南宫宸。还有,感谢他赐给我一个那么恶心的男人,感谢他逼我走上今天这条恶心的道路,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白慕晴抬手将她从自己跟前推开,没好气道:“你还是先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再说吧。”

说完,她转身往KTV出口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她才突然发现南宫宸就站在自己的跟前。

脚步微停,她的心里瞬间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刚刚白映安的话他肯定听到了吧?原本就一直不相信她跟林安南是清白的他,这下估计更不会相信了。

白映安,就连最后都要再阴她一回!

南宫宸淡冷地眼着她:“聊完了?”

白慕晴不吭声,低头从他跟前越过。继续往前走去。

把白慕晴刺激走,白映安暗哼一声,目视着他们俩个的背影渐行渐远,心里有着满满的不平衡。

明明是白慕晴抢了她的身份地位,凭什么她还能继续留在南宫宸身边,而她却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难道......这一切都是她自己设计的?是她自己的阴谋?

白映安越想越气,偏偏那位老男人还很不识趣地重新往她身上腻了过来,粘湿的舌头淫猥地舔上她的脸。心烦气躁的折映安一脚便往他的腿上踹去:“给我滚开!”

男人被踹了一脚,酒醒了大半,恼怒地盯着她:“小贱人你敢踢我?你今晚已经卖给我了,应该我踹你才对.......。”

“本小姐今晚不卖了行么?给我滚!”白映安冲他吼了一声。

她现在海脑子都是白慕晴跟南宫宸在一起的画面,哪还有心情陪他玩?

老男人被她这么一吼,有些悻悻然地吐出一句:“真是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下次没钱花的时候别求我!”说完,灰溜溜地转身回到包房内去了。

白映安咬了咬牙,深吸口中气,好不容易才将心里的火气压下去,却又在一转身的时候看到一抹令她更加血脉彭胀的人影。

昏沉的灯光下,朴恋瑶就这么坐在轮椅上笑笑地注视着她,距离隔了甚至不到五米远。

看到她的身影,白映安就想起过往的一切,然后恨得想要一口咬死她。

“刚刚很精彩嘛。”朴恋瑶扫了一眼白映安身后的包间门板,刚刚那位男子就是从这里走进包间去的。“不过你找的这个男人未免也太丑了点吧?换成是我,看到他那张恶心的蜡肠嘴就想吐,你居然还能跟他吻得下去?果然是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忍得下来啊。”

朴恋瑶双手扶着轮椅的转动轮,脸上满满都是鄙夷的嘲讽。

白映安被刺激得想要上前踹她一脚,不过她忍住了,压了压心底的怒火反唇相讥:“死瘸子,就你现在的样子出来卖都没人要!”

“可惜我命好,不用卖。”朴恋瑶笑着摊了下双手。

“命好?”白映安冷笑:“连沈恪都不过是南宫家的一个小奴隶,你算什么东西?当初你快死的时候,老夫人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再看看你自己,腿都残了还不遗余力地爬进南宫家讨好她,就只差没跪着给她舔臭脚了。”

朴恋瑶的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摇头浅笑:“不,你错了,我回去是为了见证南宫宸和白慕晴之间的恩爱场景。他们两个越是过得幸福美满,我心里就越开心,越觉得我的腿残得值得。”叉尤尽号。

“白小姐,你费尽了心机想得到的东西,人家白慕晴勾勾手指就全到手了。人家现在每天跟宸少恩爱有加,形影不离,你都没看到那亲密的场景,就连我这位有未婚夫的人看着都羡慕了。”

白映安好不容易压下心底的不平衡又渐渐地浮上来了,双手一点一点地攥紧。

朴恋瑶见她脸色难看,满意地笑了,继续开口说道:“我真是为你难过,人家宸少知道慕晴过去受过的苦,心疼得心都快碎了,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天天宠着。”

她说完扫视了白映安一眼,接着说道:“再看看如今的你,都已经堕落到出来卖了,说难听点就是妓,这样的你别说是中慕晴抢男人了,就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了吧?所以啊,你也就只能在这里一边卖,一边看着人家小两口恩爱有加、幸福美满了,真可怜!”

“贱人!”白映安终于忍无可忍地冲上去,一把将她从轮椅上拽了下来,一边用脚往她身上踹一边怒骂道:“你有什么资格取笑我?你这个残废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显摆.......你.......!”

“救命,打人啦!救命——!”朴恋瑶抱着头颅蜷在地面上哀嚎。

很快便有闻声赶来的服务生将白映安拉开,沈恪也终于从包间里面赶出来,看到朴恋瑶被打倒在地上,被吓坏了,忙上前将她从地面上抱回轮椅上。

白映安被几个服务生控制着,仍然不服气地叫嚣谩骂。

狼狈不堪的朴恋瑶则扑进沈恪的怀里,委屈巴巴地哭着:“这个疯女人打我,我要告诉表哥表嫂,我要让表哥帮我主持公道.......。”

告诉南宫宸?白映安气得几欲吐血,原来这才是她的真正目的啊?她是嫌南宫宸把她逼得不够惨是么?

“怎么好好的又惹人家生气了?乖,我们不跟她一般见识。”沈恪一边抚着她凌乱的头发一边好声安抚道。

朴恋瑶靠在他怀里哭哭啼啼道:“人家才跟她说了不到两句话,她就把我打了一顿,沈恪,我想回家。”

“好,我们回家。”沈恪扫了被服务生抓着的白映安,什么话也没说地推着朴恋瑶往KTV门口走去。

*****

白慕晴跟着南宫宸回到车上后,几乎是开门见山地望着他问了一句:“白映安说的是真的么?是你把她逼成这样的?”

南宫宸一边拉好安全带一边不以为意地吐出一句:“是又怎样?”

白慕晴没想到他会回答得那么直接,有了片刻的哑言后气急道:“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你是在问我么?”南宫宸侧过脸来盯着她,眼底明显有着危险的气息。

白慕晴被他眼底的冷意刺得暗吸口气,但她还是用有些恼火的语气道:“我知道她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也知道她该死,可是你这么逼她未免太过份了。如果你恨她,可以像对待白董一样逼死她了事,为什么要把她逼到这样的处境。难道你不知道贞节对女人来说有多重要么?”

南宫宸凝视着她,冷笑:“如果换成你是她,你会怎么做?”

“我宁愿跳楼死掉!”

“那为什么她不跳?”

“.......”

“因为她愿意被各种各样的男人伺候,她愿意这样生活。”南宫宸嗤之以鼻:“贞节?身为白家女儿的你们还有贞节么?还有廉耻之心么?为了身份地位可以干尽丧尽天良的事情,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肉体。”

“我不许你这样侮辱我!”

“为什么不许?连你那位好姐姐都说你被林安南玩烂了!”南宫宸突然冲她低吼出一句。

白慕晴被气坏了,气得口不择言:“是呀,我被林安南玩烂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把我拴在身边?你干脆把我一起扔到KTV卖身去算了。我现在是你的妻子,这样侮辱自己的妻子难道不是在侮辱你自己么?堂堂南宫大少爷娶了个料女人当妻子,你不嫌丢人吗?!”

“你给我闭嘴!”南宫宸恼火地瞪她。

“为什么?你都承认自己娶了个烂女人回家了,为什么还要我闭嘴?”

白慕晴说完,转身便要推门下车。

南宫宸眼明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拽了回来,拉近与他之间的距离,咬牙道:“你那么关心她吗?不是说一切都是她设计的么?不是说自己无辜么?怎么.......?”

白慕晴被他说得哑言,半晌才道:“我只是觉得把她逼到出卖肉体的地步太残忍了。”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可以选择跳楼,可以选择去路边乞讨,但她偏偏选择了这种高收入的工作。还有KTV里面一批又一批靠出卖肉体赚取高收入的女人,你看到她们为自己的行为这种事感到情羞耻了么?”他又是一声冷笑:“这就是你白家的女人,贱到骨子里的贱人!”

“我不想听到你提白家!也不想听到你拿我跟她相提并论。”白慕晴不耐烦道:“如果你真那么厌恶我,那就把车门打开,我会自己消失得远远的。”

“消失得远远的?去国外么?去找你的林安南?”南宫宸一把将她推回椅背上:“你休想!”

“那你到底要我怎样啊?”白慕晴一边肩膀撞在车门上方,疼得她用手轻轻地揉了起来。

“就现像在这样,永远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就算是逃出去了,你也只能属于我。”南宫宸扔给她这句,启动车子驶离地下车库。

回到老宅,南宫宸将车子停在主屋门口,白慕晴率先下了车子往屋里走去。

她迈入客厅,便看到沈恪正在拿着一瓶透明药给朴恋瑶脸上抹药,而朴恋瑶的脸颊上有着淡淡的红印子,像是被人打出来的。

白慕晴出于礼貌地问了一句:“恋瑶,你怎么了?”

朴恋瑶眼眶红红的,摇了一下头:“没什么,就是被安南表哥的未婚妻打了一顿。”

“她打你了?为什么?”

“不知道,看我不顺眼呗,毕竟当初是我.......。”朴恋瑶看到南宫宸进来,收住话尾转为含泪微笑道:“没什么,不过是被打了一巴掌而已,一点都不碍事。”

朴恋瑶扫视着白慕晴脸上的泛红,讶然地问道:“咦,表嫂你的脸怎么也红了?也是被她打的么?”

白慕晴抹了抹自己的脸颊,这才惊觉自己的脸颊有些烧着疼,刚刚只顾着跟南宫宸吵架,她都忘了自己被白映安打过一巴掌的事情了。

此时她的脸上确实有些泛红,一看就是巴掌印子。

“我没事。”她无所谓地笑了笑。

“嫂子,这个药郊果很好的,让表哥帮你擦一点。”沈恪将药膏递到白慕晴面前。

“不用了,我皮厚,很快就会好的。”

“皮厚?”朴恋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那也得让表哥帮你擦点啊,万一明天肿了怎么办?”

朴恋瑶又转向随后白慕晴身后的南宫宸含笑道:“表哥,你赶紧帮表嫂上点药,上完一起陪奶奶去花园里赏月。”

“奶奶还没睡么?”

“还没呢,等着12点石成赏月。”

南宫宸没有再说什么,走了过来从白慕晴手里拿过药膏,刚要拧开盖子,白慕晴却一偏身子从他身边走过,往楼上走去。

白慕晴回到卧室,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脸上的那一小片红色,想起白映安和那位老男人的拥吻和南宫宸过份的话语,心里一片难受。

南宫宸始终都没有相信过她跟林安南是清白的,现在只怕更加不相信了!

白慕晴洗了澡就躺在床上看电视,窗外已经有了人声,大伙正在陪着老夫人赏月。她没有下楼,更加懒得去花园讨好老夫人,心里似是赌了一口气。

也许老夫人会不高兴,但她已经不想管那么多了,既然南宫宸把她说得那么不堪,她为什么还要去装模作样地讨好老夫人?

门口传来敲门声,白慕晴没有答应,小绿便自己推门迈进来告诉她,老夫人让她下去一起吃月饼赏月。

白慕晴背对着她道:“麻烦告诉老夫人,我身体不舒服就不陪她老人家了。”

小绿看着她的背影,随即点头转身离开。

朴恋瑶看到小绿独自一人走过来,笑笑地问道:“少夫人不下来么?”

“少夫人说她身体不舒服,不下来了。”小绿说。

“她怎么了?刚刚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老夫人将目光转向南宫宸。

南宫宸接触到老夫人寻问的目光,随口答道:“不知道,我一会上去看看。”

老夫人点头,没再多问。

南宫宸对赏月没有多少兴趣,会到花园来纯粹是为了陪老夫人的,陪了一阵,他抬头扫了一眼天上的月亮说:“今年的月亮也不是那么的圆,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

“表哥好像去年也是这么说的。”沈心笑说。

南宫宸从椅子上站起,对沈心说:“一会早点陪奶奶回屋睡觉,我先进去了。”

沈心点头答应。

南宫宸回到卧室,看到白慕晴侧躺在床上似是睡着了,他迈步走过去,近距离地打量了她片刻。她身上穿着那天新买的睡衣,清新可爱的粉红色。

脸上的红印子还在,淡淡的看起来就很疼。

他俯身用手在她的手臂上推了一下,白慕晴转了个身背对着他。

原来她并没有睡着,南宫宸淡然地问了句:“哪里不舒服?”

白慕晴不吭声。

南宫宸耐着性子往她身边一坐,一把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盯着她:“你这是在跟我使性子么?”

白慕晴被迫与他对视,眼里含着淡淡的泪光:“你是不是要警告我,我没有这个资格?”

“因为白映安跟我使性子?”

白慕晴不吱声,其实更多的是因为他把自己侮辱得一文不值的事情,可是她懒得说出来,因为她不想再跟他吵架,也根本吵不过他。

“白映安至今都不知道悔改,还出手打伤恋瑶,你居然为了这种人跟我置气?”南宫宸掐住她的下颌,冷着声音道:“你是不是以为我给了你特例,就是喜欢你,爱上你,能无时无刻地忍受你的小脾气了?”

白慕晴迎视着他,终于忍不住地开口道:“南宫少爷,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你可以一枪打死我,但是不能侮辱我。你现在不但把我侮辱了,还不让我有点小脾气么?你是不是想要我一边听你侮辱一边冲你点头哈腰地微笑?是不是只有这样你才能满意?你未免要求太高了吧?”

白慕晴奋力地将他推开,从床上坐起,眼里的恨意更浓:“我想请问南宫少爷你到底给我什么特例了,把我家人抓走,把我囚在小别墅里供你发泄这些特例么?如果是的话,我可以拒绝不要你这些特例么?我求你了.......。”

“看来你对我的不满还真不少。”南宫宸嗤笑,手掌握住她后颈往前一捞,低头在她唇上吻了吻:“怎么办?我就是要给你这些特例,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白慕晴愤怒地将脸蛋往旁边一偏:“别碰我。”

她脸上的嫌恶在南宫宸的心头刺了一下,他恼火地吻住她的唇,深深地吻了进去。

白慕晴恼怒地挣扎着,她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那么讨厌她,还要这样一次一次地吻她,要她,难道他就不觉得难受的么?

她挣扎了好一阵也没能将他挣开,眼里委屈的泪珠便顺着脸颊滚了下来。苦涩的味道浸入两人的唇齿间,南宫宸皱眉,终于松开了她。

他从不喜欢看到女人在她身下哭泣的模样,从来就不喜欢!

以前那些女人要么在听到他的脚步声就哭得缩成一团,要么还没有入门就哭成了泪人,他反感,所以连多一眼都懒得看她们,更别说是将她们抱在怀里了。

他将白慕晴往床上一推,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从床沿上站起转身走了出去。

白慕晴以为南宫宸今晚必定又会带着怒火狠要自己一回的,没想到他会突然抽身离开,她有些疑惑,同时也在暗暗地松了口气,因为她也不喜欢南宫宸带着情绪要她,那样的他会显得格外粗暴和不温柔。

*****

躺在床上一夜失眠,第二天起床时,白慕晴看着旁边空荡荡的位置有了片刻的愣神。

她很羞惭地意识到一点,不管南宫宸昨晚怎么侮辱她,这会看到床边空空的位置心里依然有些微的失落。

她洗漱干净,换好衣服下楼吃早餐。

席间,朴恋瑶打量着她浓浓的黑眼圈关切地问道:“嫂子,你没睡好么?是不是身体还不舒服?”

白慕晴浅笑着冲她摇了一下头:“没有啊,已经好了。”

“那就好。”朴恋瑶笑着低头吃早餐。

吃过早餐,白慕晴回到卧室刚好看到南宫宸从更衣室里走出来,南宫宸的目光扫过她憔悴的脸庞,什么话都没说,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白慕晴突然冲着他的背影说道:“我怎么办?”

南宫宸驻足,回头睨着她:“留在这里,哪都不准去。”

白慕晴很想问他为什么不把她送回小别墅去,不过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毕竟南宫宸的决定从来不是她能左右的。

她点了一下头,转身走了过去。

南宫宸沉吟几秒,回过身来望着她的背影吐出一句:“我不希望这件事情在我们中间横插太久,所以等我晚上回来,你最好把脸上这层阴郁的表情换掉,听清楚了没有?”

南宫宸!他就是这么霸道就是这么无理!

白慕晴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语气中泛着嘲弄:“我会尽量欢笑着迎接你回来的。”

南宫宸当然听得出来她的嘲弄,不过他并未在乎,转身离开卧室上班去了。

*****

大家都上班去了,就连朴恋瑶都重新回到了岗位上。

宅子里面除了白慕晴和老夫人,剩下的就是一帮佣人,她独自在卧室里面晃悠了几圈,然后走到床头桌前,拿起上面的分机话筒拨通苏惜的号码。

南宫宸不准她出门,那么她叫苏惜到这边来看她总行了吧?

苏惜一听说上南宫家来,立马想到老夫人,然后本能地拒绝。

在C城,似乎除了南宫宸,就没有谁不怕老夫人的了。白慕晴理解苏惜,想了想道:“你午饭过来,那个时候老夫人正在午休,我们可以去娱乐室那边聊。”

苏惜一听她这么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怎么感觉我们好像在偷情一样。”

“没办法,是我自作自受。”

“那好吧,我下午过去。”

听到苏惜爽朗带笑的声音,白慕晴有些疑惑,难道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老公在外面生了私生女的事么?

挂上电话,她仍在纳闷这个问题。

她这次叫苏惜过来,主要也是为了看看她,陪她聊一聊这事。

下午,苏惜过然过来了。

开着她的艳红色跑车,戴着墨镜,大波浪卷发随意地披在肩上。

白慕晴打量着她,不由得感叹了一句:“看来你真的没有被乔锶恒跟那个姓方的女人所影响。”

苏惜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误大的娱乐室,答非所问:“南宫家的娱乐室都快抵得上一个娱乐城了,真够霸气的,你应该带我去参观一下。”

“其实我也不熟悉,没怎么进来过。”折慕晴只知道里面各种球室,影厅,歌厅一应俱全,但平日里过来用的人却极少,毕竟南宫家里面人本来就不多,个个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苏惜走到保龄球前,拿起一个球冲白慕晴道:“要不要来一局?”

“我不会玩这东西。”白慕晴将她手中的球抢了下来,没好气道:“我不是叫你过来玩球的。”

“不然你叫我来做什么?”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关于那件事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白慕晴说完,接着说道:“苏惜,不能总是你帮我们解决问题,你有问题的时候也可以跟我们说,我们也会尽全力帮你的。”

“是么?”苏惜挑眉。

“当然。”

“那如果我要去给小贱人泼硫酸的话,你们会不会跟我一起去?”

见白慕晴的脸色瞬间一变,苏惜哈哈笑了起来,用手在她的脑门上刮了一记:“瞧你一脸死灰般的表情,跟你开玩笑的啦。”

苏惜终于走回沙发上坐下,语气也正经了不少,盯着她:“晴,如果换成是南宫宸在外面生了个孩子,你会怎么做?”

“我肯定会很伤心很气愤,而不是像你这样。”白慕晴说。

“伤心气愤完呢?”

“.......”白慕晴亚言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毕竟南宫宸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她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她打量着苏惜,似是有些明白她的意思了。

“小惜,你跟我不一样。”她拉住苏惜的手掌:“你有乔夫人给你撑腰,有资格跟乔锶恒平起平坐。而我在这个家的处境是老夫人不喜欢我,南宫宸恨我,就连佣人们都看不起我。”

没错,就是这样,昨晚她使了一下性子,南宫宸就敢要求她今晚之前把情绪压下去,笑脸面对他。

如果换成是苏惜,乔锶恒能这么对她么?

“小惜,都这么久过去了,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爱乔锶恒啊?”

“一个女人多如衣服的人,我怎么可能爱他?”苏惜大概连自己都没感觉到,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那孩子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

“小惜.......。”白慕晴心疼地望着她,很难想象,像她这么要强的一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忍下这些事情的。

苏惜笑着在她的手背上拍了一下:“干嘛呢,别一副我得了绝症的样子好不好?男人而已,上哪找不到?”

“希望你是真的这么想得开。”白慕晴稍稍安下心来。

苏惜打量着她,改口问道“你呢?能出去逛街,又能邀我到家里来玩,是苦日子快要熬到头了的节奏么?”

提到自己的事情,白慕晴脸上的表情渐渐地淡了下来,半晌才吐出一句:“南宫宸那个人.......我也搞不懂他。”

这些日子以来,白慕晴自己也以为自己快要取得南宫宸的原谅,快要可以见到自己的母亲和弟弟了,可是只过了一个中秋,一切就仿佛又回到了原点,南宫宸对她的态度也重新降至冰点。

下午送走了苏惜,南宫宸的车子便进来了。

白慕晴看着南宫宸的车子驶进来,又看了一眼大门口的方向,心里隐隐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苏惜的车子才刚驶出去,南宫宸必定已经见到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