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不好伺候/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从车上下来,白慕晴率先开口解释道:“我担心苏惜,你又不准我出门,所以才叫她过来的。”

南宫宸打量了她一眼。嘲讽道:“自己的老公都哄不好,还去管别人的家事?看来你确实很闲。”

“我本来就很闲。”白慕晴忍不住道。叉引边技。

“你想说什么?”

“我想自由,我想工作。”

南宫宸睨着她,半晌后吐出一句:“自由,工作.......还是等你哪天把我哄高兴了再提吧。”

说完,他将手上的公文包和西装外套往她怀里一扔。迈步往屋里走去。

白慕晴抱着他的包和外套跟了进去,偷偷打量着他,感觉他的情绪好像没有早上离开时那么差了,还好!

她还担心他会用这种态度面对她很久呢,就像之前那样。

生气的南宫宸太难伺候,毕竟他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大少爷,蛮不讲理的男人!

基于此,白慕晴上了楼后,还很体贴地给他泡了杯茶。

看着她手中的茶杯,南宫宸又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拉过杯子轻啜了一口,面无表情道:“如果是想问小意的事情,我劝你不要开口,要自由要工作我也劝你最好别吱声,因为我的耐心有限。”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白慕晴无语:“只是给你泡杯茶。至于想那么多?”

“这说明什么?”

“说明我对你不够好。”

“明白就好。”南宫宸将茶杯放在桌面上,低下头去处理起手边的工作。

半晌后,南宫宸感觉到白慕晴仍然站在他的面前。如是抬头盯着她问了一句:“没事还杵在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马上开饭了。”

“我知道了。”

白慕晴轻吸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他居然没有骂她把苏惜叫来南宫家,她都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了,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不过南宫宸不骂,白慕晴体内悬着的那颗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也终于可以安心了。

******

最近这段时间过得风生水起,白慕晴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例假已经推迟了有十天了。

最后居然还是南宫宸帮她想起来的。

刚刚南宫宸从书房回到卧室,刚好看到她从浴室走出来,被她那出水芙蓉般的模样引诱了一下,便立刻升起一股想要她的冲动。

他如是冲她命令一声:“过来。”

自从中秋节过后,他的态度虽然不怎么好,但要她的次数却丝毫不见少,白慕晴已经习惯了。所以在他的一声命令下。她立刻往他走过去。

南宫宸一手挽住好怕腰身,一手抬起她的下颌,上来就是一个激情四射的热吻。

白慕晴在他怀里扭捏着低声抗拒:“我还没吹头发.......。”

南宫宸哪还管得了她吹没吹头发,不但没有放开她,甚至还吻得更深入些,唇舌在她的口中一番搅动纠缠。

白慕晴被他吻得意乱神迷。很快就忘了头发的事了。她抬起双手回抱着他,渐渐地回应起他的吻。

吻了一阵,南宫宸旋身将她推倒在床上,大掌从她的睡衣下摆钻了进去。

白慕晴被他揉得颤栗了一下身子,当她羞赧地挺起下身准备回应他的时候,南宫宸却突然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就原本缠绵在她口中的唇舌也在瞬间抽离。

她怔怔地盯着抬起头颅的她,彼此的目光都是一片迷离。

她不知道南宫宸为什么停下,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迎视着他。

南宫宸搅动了一下手指,问道:“你是不是很久没有来例假了?”

“啊?”白慕晴傻傻应了声。

半晌才反应过来,也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挺久没有来过例假了。

她让得上个月是二十号来的,现在都一号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她的脑海瞬间似被什么东西炸了一下,懵了。

南宫宸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俊眉一皱:“你不会是连自己有没有来例假都不知道吧?”

看她的表情大概是不知道了,这个笨女人还能再迷糊一点么?连他都意识到的事情,她自己居然没有意识到?

南宫宸记得自己自从将她关在小别墅后,就从未间断地要她,从来没有超过四天以上没有碰她的。而从他把她关入小别墅至今,已经快要一个半月了。

虽然他每回都是体外排,但毕竟不是百分百安全的。

白慕晴张了张嘴,即不敢承认自己是真的迷糊到忘记这回事了,也不敢说自己可能是怀孕了,最终只能张嘴结舌地开口道:“自从生过孩子后.......我的例假就不准,还没有调回来.......。”

“真的是这样么?”

“嗯.......。”白慕晴干笑了一声:“我还能骗你?”

南宫宸将信将疑地扫了她一眼,随即重新低下头去吻住她的唇.......。

*****

被南宫宸这么一提醒,白慕晴第二天便心急火烧起来了。

好不容易熬到南宫宸上班去了,她却出不去宅子,没办法出去买试纸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求助小绿,托她去帮自己买一条回来。

小绿疑惑地问道:“少夫人,你怎么不让朴小姐帮你带一条回来?她医院里面就有药房。”

白慕晴不好意思地笑笑:“这种事情我哪好意思找她。”

说完,她又说:“拜托你了,我现在急着要用。”

“那好吧,我下午下班后就去帮你买。”小绿点头应允。

盼了一天,好不容易盼到小绿把试笔送来,白慕晴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走进洗手间,然后照着说明书上的方法测试起来。

当她看到上面红通通的两条杠时,差点没被告吓晕过去。

她居然真的怀孕了!

怎么会这样?

她记得每一次南宫宸明明都是很小心的,根本没有给她怀孕的机会。

又是一个来得不是时候的孩子!

现在她的情况她的处境,根本就不适合再怀一个孩子啊!

她站在坐在马桶盖上久久地凝视着手中的试笔,仿佛凝视久了,那两条杠就会变成一条似的。

直到浴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南宫宸的身影出现在她跟前,被吓了一跳的她倏地从马桶上站起,拿着试笔的手本能地往后一藏,一脸惶惶地瞪着突然闯入的南宫宸。

南宫宸刚刚在卧室等了她足有二十分钟,没有见她出来,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所以才会突然闯入的。

他原本并没有留意白慕晴在做什么的,可她刚刚那番鬼鬼祟祟的动作却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习惯性地眉头一皱,盯着她背过去的右手:“身后藏了什么东西?拿出来让我看看。”

“没什么。”白慕晴本能地摇头。

“拿出来给我看看。”语气中多了几分命令的味道。

白慕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心慌意乱中随口胡扯道:“是.......我在情趣用品店买的一些女性用品啦,我.......。”

她以为自己这么说,南宫宸至少会留给她一点隐私空间,不再追着要她拿出来。没想到南宫宸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语气也更加的不悦:“南宫少夫人,你的意思是我平日里不能满足你,所以你要躲在这里借助于那些东西快活么?”

“.......”白慕晴无语。

南宫宸却突然邪肆地一笑:“让我看看是什么工具,我好学习一下。”

“不要.......。”白慕晴见他走过来,身体本能地往后靠去,然后一屁股坐回马桶盖上。

南宫宸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俯身抓住她的右手往前一掰,成功地将她的手从身后拽到身前。

‘嗒’的一声,验孕笔掉在地上。

南宫宸的目光顺着响动往下望去,一眼就看到掉在马桶下方的试笔,然后抬眸瞅着白慕晴问:“这是什么?”

白慕晴用手捂住小脸,没有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试笔,也不敢与他对视。

南宫宸虽然对怀孕这方面的事情不太了解,但也没有单纯到不知道验孕笔为何物。

等不到她的回答,南宫宸弯腰拾起马桶下方的试笔,当他看到上面的两条红杠时,眉心跳动了一下,半晌才抬起眼睑望向仍然一动不动地用手捂住小脸的白慕晴。

南宫宸并没有将心底的诧异表达得太过明显,就连语气都显得极其平静:“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也不想的。”白慕晴从指缝里面溢出一句话来。

“我知道你不想。”南宫宸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从脸上拽了下来。

白慕晴的双手被他强行拽开,改为低下头去:“不是我的错。”

“是我的错,”南宫宸用手指捏起她的下颌。

白慕晴讶然地迎视着他,没想到他会承认得这么大方,不过说起来这确实也是他的错。只是.......既然承认是他的错,那他为什么还要沉着张脸逼视她?

“那就道歉啊。”白慕晴被她逼视得手足无措,作死地吐出这么一句。

南宫宸果然被她刺激到了,恼火地捏紧她的下颌:“你居然还要我向你道歉?”

说话间,他将她从马桶盖上拽了起来,将她堵在洗手台上,一手举起那支有着两条杠的验孕笔:“为什么要背着做这些?为什么不想让我知道?难道你想像上回那样瞒着我,一直瞒到瞒不住为止吗?还是你和你那些伙伴们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等着算计我?”

“我没有!”白慕晴慌忙否认。

他怎么还会这么想嘛,林安南都被他逼到国外去了,白家也被他逼得狗延残喘了,她哪还有本事去算计他?

“没有?那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南宫宸气恼地将手中的试笔往旁边的垃圾桶内一砸。

白慕晴被他堵在洗手台上,逃也逃不掉,只好小声哀求:“对不起嘛,我只是怕你不高兴,因为你不想要孩子.......。”

“我想不想要是我的事!孩子是我的我有知情权吧?”

“对不起。”

“你除了会说对不起外还会说别的么?”南宫宸的怒火丝毫不减:“为什么每次都不让我知道,难道你又要偷偷去把他打掉?然后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白慕晴你不但心狠你还很自私你知道么?!”

“痛.......。”白慕晴被他紧紧地压在洗手台,冰凉坚硬的洗手台棱角卡得她身后疼能不已,她只能继续哀求:“大少爷,你压到我的肚子了.......。”

她的这句话终于让南宫宸恢复了些许理智,并且将身体稍稍后退了些。

白慕晴暗松口气,看来他还是在乎这个孩子的。

她轻吸口气,抬头盯着一脸怒容的他解释道:“大少爷你别那么生气,我也是昨晚经你提醒后才想到这个问题的,然后让小绿帮我买来试笔,刚刚看到结果的时候我被震惊到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才会.......。”

南宫宸依旧紧紧地凝视着她,冷声问道:“那么我问你,如果不是我刚好闯进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肯定会告诉你的。”白慕晴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说。

说真的,她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是啊,如果不是南宫宸突然闯进来她又会怎么做呢?是不是又会像上回一样瞒着他?然后誓死生下这个孩子?

不,她不能这么做,伤害他的事情做一次就够了!

“对,我一定会告诉你的,然后我们一起面对,一起决定后面的事情。”她一本正经地添了一句。

她的好话果然受用,南宫宸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修长的双臂托住她的臀部往上一托,让她坐在洗手台上。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的洗手台面,盯着她:“幸好今天被我碰见了,如果这次我又是四个月后才发现你怀孕,我很难保证自己不掐死你!”

听着着他恐怖的话语,白慕晴倒吸口气。

这么说幸好今天被他发现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白慕晴盯着他讪讪地问道:“你会接受他么?会同意我把孩子生下来么?”

这一点才是最关键,也是她最关心的呀。

南宫宸沉吟片刻,摇头:“我还没想好。”

这个问题来得太突然了,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去想。

怒气稍减之后,南宫宸自己也开始有些心烦意乱起来,这个孩子和上回一样都是他计划之外的产物,要怎么处置他还真没有想过。

白慕晴见他火消了不少,如是大着胆子道:“那就别想了,咱们把他生下来好不好?”

南宫宸抬眸盯着她。

白慕晴忙添了句:“奶奶不是给我喝了一周中药了么,孩子应该不会再有问题的,对吧?”

南宫宸不语,白慕晴就这么讪讪地看着他,生怕他会像上回一样霸道地说出让她打掉的话语来,霸道得毫无回旋的余地。

等了半天,南宫宸终于开口了,轻轻地吐出一句:“如果我说不同意,你会怎么做?”

不同意.......他居然说不同意!白慕晴只觉得自己的心凉了半截。

“为什么啊?”她屏息问道。

“是我在问你话。”

“我.......我可以不回答么?”

“为什么?”

“如果我说我想坚持生下他,你肯定会不高兴,我不想又惹你生气,可是........。”她没敢再说下去,眼睑微垂。

南宫宸又是片刻的沉默后,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说完,他转身走出浴室,留下白慕晴高高地坐在洗手台上发愣。

他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到底同不同意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她怎么听不懂呢?

在洗手台上坐了半晌,直到佣人上来喊她下去吃饭时,她才离开浴室往楼下走去。

在下楼的这段时间里,她心里又能开始纠结起要不要把怀孕的事情告诉老夫人,该不该告诉她老人家好呢?

如果告诉她,她肯定会很高兴,也会全心全力地保护和照顾她和孩子,基本上可以说是她和孩子的保护神,可是.......这好像已经由不得她决定了,毕竟南宫宸已经知道了她怀孕的消息。

白慕晴下到一楼,刚好碰到已经搬去一楼住的朴恋瑶从卧室出来,如是走上去帮她推轮椅。

朴恋瑶扭头冲她笑了笑:“谢谢嫂子,不过真的不用,我喜欢自己自力更生。”

“你真是个坚强的女孩。”白慕晴由衷地赞道。

朴恋瑶却突然用手指冲她比了个试笔的动作,一脸暧昧地问道:“结果怎么样?”

白慕晴微讶:“你怎么知道的?”

“孕笔是小绿让我帮你带回来的啊。”

“原来是你带回来的啊?”白慕晴笑了笑:“谢谢啊,还要麻烦你。”

“没事,很小的事情而已。”朴恋瑶打量着她,笑得更加暧昧起来:“看你的表情,八成是有了。”

白慕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她什么表情?好像没有啊。

“不知道准不准。”

“试笔一般都是准的,我不是给你带了两条么?如果怀疑的话明天早晨再验一次就行了。”

“好,谢谢。”白慕晴点头,推着她往餐厅的方向走去。

吃饭的时候,南宫宸兀自吃着碗里的饭,并没有提怀孕的事情。

白慕晴胡思乱想着他为什么不告诉老夫人呢?难道他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打算什么时候私下抓她去医院把孩子打掉?这种事情他不是干不出来。

越想越不安,连碗里的美味吃在嘴里都是索然无味的。

南宫宸不提,她自然也不敢提,就这么沉默着吃着,一直到晚餐结束。

朴恋瑶看了看两人,虽然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不把这个好消息说出来,但也没敢吱声。

******

晚上,白慕晴洗过澡,看着镜中小腹平坦的自己,很难想象自己居然又怀上了。没想到南宫宸不但做生意的能力强,就连播种的能力也一样强。

怎么办呢?难道当初的历史又要重演了么?她又要为了一个孩子跟南宫宸闹得天崩地裂了?

浴室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白慕晴收了收飘飞的情绪,冲着门口应了声:“谁啊?什么事?”

浴室门口传来南宫宸的声音:“从进去到现在已经四十分钟了,该我问你有没有事才对。”

“我没事,马上就好了。”白慕晴立刻拿下架子上的睡衣穿好,然后走了出去。

她走出去的时候,南宫宸已经回到床上去了,此时正靠在床头上随手翻阅着手中的财经杂志。

他刚刚.......是在关心她么?担心她在浴室里面出什么事情?

白慕晴轻吸口气,掀开被子躺了进去,然后闭上眼开始了漫长而又不安的等待。她在等待着他开口,一边焦心地等待着他的决定,一边害怕他开口说话,因为害怕从他口中听到不好的话语。

然而等了许久,她也没有听到南宫宸开口说些什么。

她终于忍不住地将身体靠了过去,抬头盯着他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南宫宸低头扫了她一眼,语气平静道:“我已经叫人把对面房间重新布置了,你明天到那边去住。”

“为什么呀?”白慕晴本能地问道。

她想听的不是这个,而且现在也不是折腾分居这种事的时候啊。

南宫宸翻了一页纸张,语气依旧平静:“为了孩子。”

“什么意思?”白慕晴心里闪过一抹窃喜。

为了孩子么?他的意思是怕他自己会控制不住要她,然后弄伤了孩子?也就是说他已经同意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

南宫宸不再说话,却见白慕晴含羞带怯地微笑道:“还是大少爷想得周到,前三个月是危险期,远离房事,远离男人,谢谢大少爷的理解。”

南宫宸又是冷冷的一眼抛在她脸上:“我只是怕自己犯病的时候伤到孩子,别把我想得太伟大了。”

他的一句话,却让白慕晴愣住了。

原来他是怕自己犯病伤到她,而非怕自己控制不住生理需求。

听他这么一说,白慕晴反而不想搬了,万一哪天他犯病了屋里没人,谁来管他的死活?

南宫宸犯起病来的时候,犯得轻还可以自己从抽屉找药吃,重的话根本没办法自理,必须身边有人才行。

她又往他身侧挪了些,搂上他的腰身很不要脸道:“可是人家已经习惯跟你一起睡了。”

虽然自己怀着孕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照顾他,但有个人帮着给黄医生打电话也是好的啊!

刚刚还是一副巴不得离他远一点的态度,这么又粘在他身上不想走了,南宫宸低头扫了一眼她横在自己腰上的纤臂,随即望向她:“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吗?”

“我知道啊,我想跟你一起住。”

“为什么?”

“刚刚不是说了么?我已经习惯抱着你睡觉了。”

“可是我不习惯。”南宫宸一把将她的手臂从自己腰上推了下去:“都怀孕了,我还留你做什么?”

“你!南宫宸你还说我自私,你自己才是最自私的好吧?”白慕晴不高兴地从床上坐起:“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个用处么?”

“不然你觉得自己还有什么用处?”

“我会照顾你啊。”白慕晴气呼呼地瞪着他:“好啊,等你下回犯病我就躲得远远的,再也不理你了!”

说完,她转身背对着他躺下,不再搭理她。

表面上气呼呼的,心里其实早已经乐开了花,没有什么比南宫宸愿意和她一起期待孩子的到来更让她欢喜了。

望着她的背影,南宫宸终于放下手中的杂志社,俯身从后面抱住她在好怕颈后吻了吻:“乖,明天就般过去。”

他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可她现在是孕妇,万一被他伤了胎气怎么办?

“我不要。”白慕晴故意堵着气。

“这事你必须听我的。”

“我哪件事不是必须听你的?”

“知道就好。”

“.......”

白慕晴不吱声了,她就知道自己说了不算!

*******

第二天白慕晴只是下去吃个早餐上来,自己放在南宫宸房里的所有物品就被清出了南宫宸的卧室。

站在连件衣服都不剩的卧室里,白慕晴无语地低咕了一句:“这动作至于这么快么。”

“应该是我问你吧?至于这么留恋别人的房间么?”身后传来南宫宸的声音。

白慕晴倏地转过身去,看着他走进来。

南宫宸直接走到她面前,手臂扶上她的腰身将她往怀里一带,迫使她的身体紧贴着自己,凝视着她调笑:“看你这依依不舍的态度,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我劝你最好不要。”

“我才没有。”白慕晴羞怯地抬手在他怕胸口处推了一下:“看看你最近对我做过的这些事,我怎么可能爱上你。”

一句无心的话,却让南宫宸原本柔软的心瞬间冷硬,他松开她,淡淡地吐出一句:“最好是这样。”

他都快忘了,自己是从林安南的婚礼上将她抢下来的,她和林安南才是从一开始就幸福美满的一对!

在白慕晴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心触雷的情况下,他已经转身离开卧室上班去了。

直到卧室里面彻底安静下来了,白慕晴才意识到南宫宸肯定又想多了,这个变色龙一般的男人,情绪忽冷忽热的还真是难伺候!

在南宫宸的房里呆站了片刻,白慕晴才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她的卧室果然已经全部换新了,就连床都成了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