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想说什么/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正在捣弄桌面上的摆设,听到门口响起敲门声,如是转过身去,老夫人在何姐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奶奶。有事么?”她走上去,挽着老夫人的手臂将她扶到沙发上。

老夫人会亲自到她房里来,肯定是有重要事情的,不然她不会过来。

而老夫人也从来不拐弯抹角,从沙发上坐下后便开门见山道:“听说昨天你让小绿去买验孕笔了?”

白慕晴怔了怔,听说?老夫人是听谁说的?是听小绿自己说的么?

当然了。这不是她该追究的重点,重点是老夫人都这么问了,她还能撒谎说自己没有怀么,可是如果说怀了,南宫宸会不会不高兴?

“看来是真的了。”老夫人有些急切地问道:“试出来的结果怎么样?怀上没有?”

白慕晴看到她那么情急的样子就更不好意思骗她了,她迟疑地点了一下头。

看到她点头,老夫人蓦地从沙发上站起:“你说什么?你怀上了?真的怀上了?”

一旁的何姐笑了,一边伸手去扶她的手臂一边说道:“老夫人,您慢点,大少爷和少夫人还这么年轻,怀上不是迟早的事么?用不着这么激动的。”

“这可是我的小曾孙,我怎么可能不激动。”老夫人颤悠着走上去,握住白慕晴的双手颤声道:“映安,你没有骗奶奶吧?一定没有的对不对?”

“奶奶,这种事情我哪敢拿来骗你。”白慕晴被她的热情弄得有些无措起来。

“太好了,我终于又可以抱小曾孙了。”老夫人笑着扫视二人。一边兀自说道路:“这次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对吧?一定不会像上回那样的。”

何姐在一旁点头:“对,少夫人喝了王大师的药,孩子肯定不会有事的。”

“嗯。一定不会。”老夫人好半晌才松开白慕晴的双手,指着旁边的沙发道:“快,快坐下,别累着了。”

白慕晴难堪地随她一起坐在沙发上,听着她说一些上回就听到耳朵生茧的注意事项,听了将近二十分钟,好不容易才将老夫人盼走了。

她仰身靠在沙发上,轻吐了口气。

老夫人这样的态度,分明是在增加她的心理压力啊,万一这个孩子.......。

呸,她在想什么呢?这个孩子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会的!

******

重回南宫家这么多天来,白慕晴还是头一回自己一个人睡,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虽然南宫家态度差了点。也爱折腾她,不过每天晚上还是很乐意被她抱着睡的,各种姿式各种熊抱随她折腾。而她也早就养成习惯了,特别是埋在他的怀中,闻着他身上独特气息入睡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如今天没得抱,也没有了他的气息陪伴。白慕晴只觉得各种不舒服。

毫无睡意的她从床上坐起,然后走到楼下倒水喝,回到楼上的时候刚好遇到南宫宸从书房那边走过来。

看到她这么晚还在瞎晃,南宫宸的眉头习惯性地一皱,盯着她问道:“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

“别忘了自己的现在的身份,早睡早起才能身体好。”

“人家是真的睡不着嘛。”

“睡不着也给我回床上躺着去。”

“我刚躺得腰疼,所以才下床来走走的。”

南宫宸没有再搭理她,转身扭开自己卧室的门把走了进去。

白慕晴从他身侧闪身进去,赶在他发怒前冲他举起食指:“就一晚,最后一晚。”

南宫宸瞅着她可爱的样子,抬手在她的脑后上拨了一下:“装什么可爱,一点都不盟。”

他是将她往里拨的,不是往外推。

如是白慕晴暗喜地笑了,率先往床上走去,然后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她闭上眼,深吸口气,果然是有他的味道才惬意!

南宫宸开了空调,又将她蹬得老远的拖鞋捡起来摆放到床下,才绕到床的另一边坐上去。

他习惯性地在睡前翻阅杂志,一旁的白慕晴盯着他问了句:“你还不睡啊?”

南宫宸侧过头来,盯着她:“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格外振奋?吃了兴奋剂了?”

“哪有。”白慕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表现得有那么直白吗?不过她今天确实是蛮兴奋的,应该说是从昨晚听到他同意自己生下这个孩子的时候就开始兴奋了。

“皱纹都笑出来了,还说没有?”南宫宸突然俯下身来,直视着她:“说,今天是不是又背着我干什么坏事了?是不是背着我出门了?”

白慕晴用双手撑住他的胸膛,不让他压到自己身上来。“我有没有出门你会不知道么?”

“你手段那么多,我怎么知道?”

“你又来了.......又想找理由把自己惹怒是吗?”白慕晴突然大胆地将抵在他胸口上的双手捧住他的帅脸,一本正经道:“过去的事情我们可不可以不提了?我发誓我跟林安南是清白的,我对他的感情也早在他跟白映安联手把我送给你的时候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见南宫宸只是看着她,不吭声,白慕晴垮着小脸:“就知道你肯定又是不相信。”

“你跟林安南是清白的?我不信。”南宫宸知道自己最在意的是这点,也知道这个问题一路探讨下去最终又会以吵架收场,可他还是忍不住道。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这一点呢?”白慕晴纳闷道。

“在柳城度假村那次,如果不是玻璃爆了,你跟林安南打算缠绵多久?一夜么?”

此话一出,白慕晴怔住了。

柳城那晚?他怎么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跟林安南.......。”

“猜的。”

“不对。”白慕晴倏地推开他从床上坐起:“我说那天晚上的玻璃怎么会碎得那么凑巧那么奇怪呢,原来是你.......是你砸的!”

见南宫宸稍稍转过脸去回避自己的目光,白慕晴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了,她越发的不敢置信起来:“南宫宸,没想到你还有这嗜好啊,偷看人家.......。”

后面的话白慕晴说不下去,南宫宸将视线转了回来,替她接了后面两个字:“.......做爱。”

“没有。”白慕晴摇头:“我跟林安南根本没有做。”

“如果玻璃不爆呢?”

如果玻璃不爆?白慕晴不得不承认,那回如果玻璃不爆的话她跟林安南肯定是做了。

她沉默了一阵,解释道:“我承认,那次我和林安南确实是差一点做了,那是因为他说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不应该再拒绝他。当初是他将我从许雅容手里救出来的,也是我选择跟他结婚的,所以我.......。”

她说完急忙又说:“不过我发誓,那是我答应跟他结婚后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跟他这么亲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香堤公寓那张床他也没有留宿过,不信你可以问我妈和小意。”

生怕他不信,白慕晴继续说:“如果没有那次旅行,我和林安南也不会有那一晚,真的。”

看着她急切又无辜的表情,南宫宸居然开始有些相信起来了。

“那嫁给我之前呢。”

“嫁给你之前?从来没有,在这方面林安南也从来没有强迫过我。”

“在一起三年,从来没有过?”南宫宸嘲弄地一笑,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纯粹的感情么?

“我发誓,真的没有。”白慕晴举起三根手指:“如果我今晚有说一句假话,我就.......我就出门被车撞,不得善终。”

这么毒的誓都发出来了,如果他再不相信,她下次就再也不跟他解释了。

白慕晴在心里暗暗地想着。

南宫宸望着她,也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

“你到底信不信嘛?表个态好么?”白慕晴一脸委屈道。

“信不信又怎样?”

“如果信的话以后就别再提他了,如果不信,那也别提了,毕竟提了只会招你生气。”

南宫宸凝视了她半晌,没有说信还是不信,只是伸出手掌勾住她的脖子,将她的唇贴向自己。

白慕晴被他的行为弄得一怔,没等她弄清楚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唇齿便被他的舌尖撬开,蛇一般舌尖往她的口中席卷而来。

“等一下。”就在他要更深入地吻下去的时候,白慕晴突然出声了,抬起手指抵在他的唇上,盯着他道:“你还没告诉我,当初是不是你砸了我们的玻璃呢。”

南宫宸皱眉:“这很重要么?”

“当然很重要。”

“你告诉我重要在哪?”

南宫宸试图打马虎眼忽悠她,因为如果他说自己是猜到的,然后叫了人去砸他们的玻璃,她未必会信,而他又是个不善于解释的人。

“因为如果是你砸的,我就要狠狠地感谢你啊!”白慕晴盯着他一本正经道。

“不必客气。”南宫宸重新吻上她的吻,这次不再给她闪躲的机会,将她实实地压倒在身下。

吻了许久,南宫宸终于放开她,将已经被她吻得酥软的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命令:“睡觉。”

这也是他不想留她在这间卧室的原因啊,他怕自己哪天就控制不住狠狠地把她给要了。

白慕晴虽然被他挑拨得欲火高涨,但也知道自己此时的身体不适合有更深一步的动作,如是在他的命令下,她乖乖闭上眼。

靠在他的怀里,闻着他的气息,听着他的心跳,她很快便睡着了。

******

早餐时,何姐将一碗鸡汤端到白慕晴的眼前,浅笑道:“怀孕前三个月不能大补,少夫人就先喝点鸡汤吧。”

“谢谢何姐。”白慕晴冲何姐说了声,接过鸡汤喝了起来。

坐在对面的朴恋瑶打量着白慕晴笑眯眯道:“我看嫂子胃口好,心情好,这一切好像都是表哥的功劳啊。”

“怎么会是他的功劳?”白慕晴扭头看了一眼正兀自吃着早餐的南宫宸。

“我看你们最近感情不错,不就是表哥的功劳么?”

感情.......比之前是好很多,但是跟好还说不上啦。

不过确实是他的功劳没错,如果不是他同意她把孩子生下来,她肯定会像上回一样每天都愁眉苦脸,愁着该怎么让这个孩子平安出生。

白慕晴喝完鸡汤,又拿起一块面包片吃了起来。

朴恋瑶笑了笑:“我看别人怀孕都是吐得要死要活的,表嫂跟没怀似的。”

白慕晴怔了怔,对啊,她怎么一点孕期该有的反应都没有?还是好吃好喝的。

“不过人家都说孕吐轻的肯定生儿子,表嫂这一胎肯定又是个儿子。”朴恋瑶说。

一旁的何姐笑道:“现在刚怀,还没有孕吐呢,得过些天才会开始有反应。”

“是么?”

“对呀。”

“看,没经验不懂了吧?”沈恪给她夹了块火腿:“多吃点,等你身体养好了咱们也怀一个,那样你就有经验了。”

“我才不要那么急。”朴恋瑶笑着瞟了他一眼。

白慕晴看着他们两个斗嘴,微笑着低头吃起了早餐。

吃完早餐后,南宫宸往楼上走去,白慕晴跟着他上楼道:“大少爷,不是我告诉奶奶的,是小绿告诉她我买了验孕笔,然后奶奶就亲自上来问我验出来的结果了。”

南宫宸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他不生气么?

白慕晴暗松口气,又说:“我想去医院检查一下,可以么?”

“检查什么?”

“查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怀孕,毕竟验孕笔有时候会出错。”刚刚被朴恋瑶那么一说,她自己也开始怀疑起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好,那就等周末我陪你去。”南宫宸说。

“不用啦,你那么忙。”白慕晴本能地说道,说完马上又添了一句:“如果你怕我跑了,可以让小绿和我一起去。”

“跑?”南宫宸折回身来,目光扫过她的平坦的小腹嗤笑道:“成了我南宫宸名副其实的妻子,又怀了我的孩子,你还能跑到哪去?”

“既然知道我逃不了,那你为什么还要限制我的自由?”白慕晴无语。

“不为什么,就是想让你难受。”南宫宸扔下这句,转身走进更衣室去了。

只是为了让她难受?太可恶了!

白慕晴激愤了!

******

下午,白慕晴睡醒午觉后觉得闷,打算去花园里逛逛。何姐将她拦了回来,说是前三个月不需要运动,应该好好休息保胎。

白慕晴很想告诉她,自己身体一向很好没那么娇弱,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省得让老夫人知道自己不听何姐的话又会不高兴。

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的她被迫呆在卧室里休息了一整天,实在是闷得快要呆不下去了。

她躺在床上越想越难受,越想越不甘心,凭什么自己都已经嫁给他了,也已经怀孕了,却还要过着这种囚犯般的生活?

最后,她赌气地抓起桌面上的分机电话拨通南宫宸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好久而久才被人接通,那头传来南宫宸近似平淡的声音:“什么事?”

响了这么久没人回应白慕晴原本打算挂上的,突然听到他的声音突然有些词穷,想好的抗议台词也在一时间全部忘光了。

“没事我挂了。”南宫宸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

“哦。”白慕晴泄气地吐出一个字。

南宫宸反而没有真的挂断,而是追问了一句:“到底什么事?”

“我想出去买点东西。”

“什么东西不能让何姐去买?”

“何姐跟我的眼光不一样。”白慕晴脑光一闪,忙道:“我想去育婴店买点孕期用品。”

心想这么说,他应该不会拒绝了吧。

果然,南宫宸沉吟了两秒后说道:“先让王叔送你到公司来。”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的,我自己去逛逛就行了,最多一个小时.......。”没等她说完,南宫宸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虽然和他一起逛街没自由,不过总比没得逛好,挂上电话后的白慕晴立刻从床上翻身而起,走进更衣室里换衣服去了。

老王将白慕晴送到公司时,南宫宸刚好和颜助理一起从大楼里面走出来,颜助理跟白慕晴打过招呼后,将一串车钥匙递给南宫宸,自己则上了老王的车子回家了。

白慕晴跟着南宫宸上了他的车子,看着颜助理所乘坐的车子渐行渐远,扭过头来好奇地问道:“大少爷,你和颜助理在一起工作很久了么?”

“六年。”

“六年.......怪不得她那么了解你。”白慕晴低声感叹道。

南宫宸启动了引擎,却并没有上路,而是侧过头盯着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白慕晴愣了一下,忙摇头道:“没,我就是随口说说的。”

南宫宸突然倾过身来,抬手挽住她的后颈:“是不是柳秘书对你灌输什么新思维了?”

“没有,你可别把她给炒了。”白慕晴摇头,虽然柳秘书对她使了点小阴招,不过都是无伤大雅的,她可不希望她因此就丢了饭碗。

其实柳秘书是什么样的人南宫宸心里清楚得很,他也是存了点小心思所以才会派柳秘书陪她逛街的。

“她已经被炒了。”南宫宸抽回身去。

“啊?”白慕晴愣了愣:“为什么啊?”

“因为你。”南宫宸启动车子开始上路。

“我?”

“嗯。”南宫宸点头:“那天的奶茶,差点又让我蹲厕所去了。”叉乒每血。

白慕晴无语了,那天她好像什么都没说啊,他怎么就知道是柳秘书让她买的呢?说来说去,还是她把柳秘书的工作弄丢的,这么好的工作就这么丢了,想想都觉得挺惭愧的。

南宫宸扫了一眼她惭愧的脸,唇角掀起一抹邪肆的笑痕。

其实柳秘书早就在他的解聘名单内了,上次那杯奶茶只不过是柳秘书所犯的错事之一罢了,解雇她跟白慕晴没有半毛钱关系,不过他喜欢看她惭愧的样子。

车子停在附近的贸业大楼前,南宫宸扭头打量着她:“现在买育婴用品是不是有点过早了?”

“不早,我买我自己用的。”白慕晴解开安全带,其实她也觉得太早了,买孕期用品不过是她为了出来逛逛的借口罢了。

南宫宸跟着她下了车子,往大楼里面的育婴店走去。

虽然来得有点早,不过里面琳琅满目的小物品还是深深地吸引了她,特别是小婴儿的用品每一样看起来都可爱极了。她一不小心就满了一大堆。

孩子离出生还早得很,很多东西根本不需要这么早买,售货员不提醒,一旁的南宫宸也没有管她。他的想法是只要她高兴就好,反正不值几个钱。

从育婴店出来后,白慕晴又拖着南宫宸去逛了其它的店铺,然后还诱拐他在外面吃了个晚餐,看了场电影。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钟了。

两人一迈入屋子,意外地发现老夫人居然这么晚还没有睡,以往她十点钟早就已经回房休息了。

“奶奶,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南宫宸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白慕晴将手中的购物袋递给一旁的小绿,也跟了过去。

老夫人扫视着二人,最终将目光落在白慕晴身上,用嗔备的语气道:“这刚怀孕就到处乱跑,还玩到这么晚才回来,万一孩子出点事情怎么办?”

白慕晴无语,心想老夫人这也太宠着这个孩子了吧?

她和南宫宸不过是去逛逛街看看电影,又没有去做什么运动量大的事情。

“奶奶,没那么严重。”南宫宸道。

老夫人责备的目光一转,扫向他:“你也是,映安不懂事你不管着她点也就算了,还陪着她一起瞎胡闹。”

南宫宸侧头扫了白慕晴一眼,浅笑:“是,明天我就把她关在家里不准出门。”

白慕晴一听到南宫宸这句话,立马抬头望住他,什么意思嘛,居然还要把她关在屋里?

原本他就喜欢关着她,这下子经老夫人一说,估计更有理由了吧?

白慕晴无奈地轻吸口气,看来自己所期待的自由生活又离自己远了些。

为了不让老夫人说出更多无理的要求来,白慕晴如是从沙发上站起道:“奶奶,你们聊吧,我先上去休息了。”

“我也上去了。”南宫宸跟着从沙发上站起,对老夫人道:“奶奶也早点回房休息吧。”

******

各自回到卧室后,白慕晴拿着睡衣进浴室洗澡,洗完出来,她坐在沙发上开始欣赏自己今晚的战利品。

将购物袋里面的小商品一件件搬出来,一件件地欣赏。

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觉得心里暖暖的。

她不禁开始想象起孩子出生后的情景,让他用着她买回来的这些小物品,把他养得漂漂亮亮健康康的。南宫宸看着他,就不会有那么多时间想去死去的那个孩子,不会那么伤心了。

如果能够放下这个孩子,那么他对她的恨意也就不会那么浓烈了。

她将所有的东西欣赏了一遍后,又将它们放进柜子里,然后走到床上准备睡觉。

望着眼前这张空荡荡的大床,白慕晴做了一个很无耻的动作,从床上抓了只枕头抱在怀里便往南宫宸的卧室走去。

抬手在门松上敲了敲,里面立刻伟来南宫宸的声音:“进来。”

白慕晴推门走了进去,怀里抱着枕头,用一副可怜又害怕的表情望着他:“我刚刚好像又看到窗外有东西了,可以让我跟你睡一晚么?”

其实闹鬼的事情很久没有发生过了,大概是那只鬼见她总是吓不死,对她没兴趣了吧。

南宫宸看着他,目色一沉。

白慕晴忙道:“我知道在宅子里面不可以提这个,可我是真的很害怕,我睡不着.......。”

南宫宸看到她可怜惜惜的样子,最终没有狠得下心来将她赶出去,低下头去继续翻看起手中的杂志。

他这无声的反应,应该就是无声的默认吧?

白慕晴心下暗喜,迈步往他的床边走去,直接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其实她除了担心他犯病没人照顾外,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她已经习惯了睡在南宫宸身边了,自己一个人睡不习惯。再说,哪有新婚夫妻就分房睡的?她才不要!

她躺在床上闭了一会双眼,最终忍不住地睁开,望着他:“你还不睡啊?”

“一会就睡。”南宫宸随口应了声。

白慕晴轻轻地‘哦’了一声,悄无声息地往他身上靠了过去,然后用手环住他的腰身。

南宫宸被她抱得身体微微一紧,低头凝视着她:“你这是在故意诱惑我么?”

“没有,就是借我抱一下,不然我睡不着。”白慕晴说得一脸无辜。

南宫宸扔下杂志,翻身将她压倒在旁边,正要低头吻住她的唇。白慕晴却突然身体微微一颤,感觉到下面有异样后,慌忙从他身上挤了出来快步往洗手间走去。

当她看到自己的小内裤上的那一抹红色时,头皮瞬间一麻。

真是坑姐的验孕笔,她居然来例假了!

南宫宸看到她跑得那么快,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急忙从床上跟了下来,隔着门板问了句:“你没事吧?”

半晌,白慕晴才拉开门板面如死灰道:“我来例假了。”

南宫宸微讶,挑眉问道:“你确定?”

“嗯。”

“你怎么确定的?”

“我看到的啊。”白慕晴有些无语,还能怎么确定!

“那你怎么知道不是先兆性流产?”

“你说什么?”白慕晴怔住了,对呢,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会不会是孩子出了什么问题,先兆性流产了?

自从上一次她怀孕后,对怀孕之事一窍不通的南宫宸就通过书籍恶补了一些孕期知识,自然知道孕期流血是先兆性流产的迹象。

他上前一步,一把将白慕晴拦腰抱起后快步往卧室门口走去。

白慕晴没料到他会突然抱起自己,吓得低呼一声后慌忙用双手抱紧他的脖子,一边情急地问道:“大少爷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这个时候除了上医院保胎还能做什么?”

“咱俩都还穿着睡衣哪,换套衣服再去嘛。”

“儿子重要还是换衣服得要?”

白慕晴哑言,当然是儿子重要了。

不过就这么穿着睡衣跑出去,实在是有些难看啊,特别是像他这样的大男人。

南宫宸将她抱入后座,让她躺在椅子上后关上车门,自己则绕到驾驶座内启动车子,车子很快便驶离宅子,往最近的医院赶过去。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南宫宸又将她从车厢里面抱了出来,直接往急诊部门赶过去。

接诊医生打量着白慕晴问道:“怎么了?”

“见血了,有可能是先兆性流产的迹象。”南宫宸代答。

医生一听是见血了,立刻让白慕晴在病床上躺下,一边给她做各项基本检查一边问道:“刚怀么?听不到胎心。”

“一个多月。”

“怎么会突然流血?你跟她同房了?”医生用责备的眼光扫了南宫宸一眼。

南宫宸忙道:“没有。”

他都还没有开始亲她呢,流血事件就发生了。

“什么时候开始流血的?”

“就刚刚。”

“肚子有什么不舒服么?”

“没有。”

医生折腾了一圈,将仪器收回一旁道:“听不见胎心,有可能是胎儿还太小,也有可能是胎儿出事了,我先给你们开个单据检查一下。”

“啊?”白慕晴一把拽住南宫宸的衣角,担忧得脸色泛白:“那还有没有第三种可能。”

“有,那就是根本没怀孕。”医生说。

白慕晴怔住了,抬头望向南宫宸,后者是同样的表情。

医生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扫视着二人问道:“到底是不是怀孕了?”

“我.......我用验孕笔测的,而且我的例假已经推迟半个多月了。”

“验孕笔也不是百分百准确。”医生一边开单一边说:“我看我还是先开个单让你检查一下是不是真的怀孕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