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补救的方法/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小时后,

当两人看到非怀孕的检测报告单时,脸上同样有着震惊的表情。

白慕晴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半晌才盯着医生问:“医生。有没有可能是检查出错啊?我.......。”

“抽血检查是不会有错的,您确实没有怀孕。”医生一脸遗憾地说完,看到她这么伤心如是安慰道:“没事,你们还年轻,你先生看起来身强体健的,想怀孕还不容易?再努力一把就是了。”

白慕晴无语地番起白眼,她担心的是老夫人啊。这几天鸡汤也喝了。育婴用品也买了,如果让老夫人知道她根本没怀孕,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呢,会不会气得一脚把她踹进祠堂里去了?

想到祠堂,她就忍不住地打了个冷颤,抓着南宫宸衣服的手指也不自觉地攥紧。

从医院出来,坐在车厢内的两人都沉默着。

白慕晴在等南宫宸表态。偏偏这家伙从医生宣布没有怀孕至今都没有再吱一声。

她终于忍不住地盯着他问道:“大少爷,你是不是又在生我的气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南宫宸扭过头来迎视着她:“听到医生说没有怀孕,你不是应该感到高兴的么?”

“高兴是高兴,不过.......。”白慕晴发现南宫宸的脸色瞬间变冷,忙收住话尾,苍天啊,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她慌忙改口:“不,我的意思是.......是.......。”

是什么?该死的她该怎么解释才好啊?

“你果然很不想生下我的孩子!”南宫宸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上次是因为奶奶的搞鬼不小心怀上,这次也是意外,总之没有一次是她甘愿的。

“好吧,我承认我目前确实不想要孩子。你不也一样不想要么?我想我们的理由应该是相同的。我知道你肯定会想歪,但我发誓绝对跟林安南没有关系,你别又拿他来给自己添堵。”

白慕晴说完,盯着他:“你听见我的话了么?”

“听见了。”

见他好像没有继续发作的迹象,白慕晴如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该怎么跟奶奶说啊?你说奶奶如果知道我压根没怀孕,会怎么样?”

“跟我有关么?”

“怎么不关你的事嘛。”白慕晴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没错,如果让老夫人知道了,哪怕是南宫宸带头骗的她,她也不会对南宫宸怎么样。反而会把责任推在她身上,惩罚她一个人。

“你说.......奶奶会不会气死了?”她一脸后怕道。

南宫宸盯着她的目光绽放出一抹邪恶,道:“轻则家法,重则赶出南宫家。”

“赶出南宫家?”白慕晴讶然。

“你是不是想说,这个惩罚很合你心水?”

“呃.......当然不是。”白慕晴心下无语,这家伙能不能别总是一语道破天机?

“那我们该怎么办?她又问。

“在奶奶发现之前。赶紧怀一个。”

“啊?”

南宫宸倾身,逼视着她:“这是唯一补救的方法,你可以拒绝,当然后果你自负。”

顿了顿,他又说:“白小姐,你知道我并不想要孩子,所以我这是在牺牲自己帮你度过难关,你最好给我谨记这一点。”

好伟大的大少爷!

为了帮她度过难关,向来反对她生孩子的南宫宸居然主动说要怀一个?白慕晴感觉自己都快要被他感动坏了。只是.......为何她总觉得这感动的背后,有些凉嗖嗖的感觉呢?

*****

“既然你那么不想要孩子,那要不.......你陪我去祠堂里跪一晚?”白慕晴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办法最好。

南宫宸摇头:“不,这次奶奶会让你搬去祠堂长住的。”

长住?天!

“奶奶不会这么狠心吧?”白慕晴一脸惶恐。

“或许呢?”南宫宸淡冷地吐出这几个字。

白慕晴被吓坏了。

“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南宫宸启动车子往家里驶去。

车子一驶入宅子。白慕晴便看到老夫人站在主屋门口翘首期盼着,似是在等着她和南宫宸回家。果然,一看到车子,她便立刻迎上来。

“老夫人,您慢点。”何姐关切地跟上来,搀扶着她。

老夫人打量着从车上走下来的二人,然后拉着白慕晴的双手情急地问道:“你们突然跑出去是因为胎儿的问题么?胎儿怎么样?有没有事情啊?”

白慕晴看着老夫人焦急的表情,然后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已经绕到老夫人身后的南宫宸,略一迟疑后浅笑道:“奶奶您放心吧,孩子没事,是大少爷太小题大作了。”

经过一路来的考虑,她还是选择了隐瞒。

她倒不是担心老夫人真的会把她赶去祠堂住,也想明白了那是南宫宸用来恐吓她的。她会下定决心在最短的时候内怀上孩子,主要还是因为南宫宸的决心。

连一向不希望她生孩子的南宫宸都放下所有心理压力了,她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夫人继续追问。

“真的没事,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快回来了,对吧,大少爷。”她转向南宫宸微笑道。

南宫宸立马附和道:“对啊,奶奶,医生说什么事都没有。”

老夫人终于放下心来了,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的小乖乖出事了呢。”

“老夫人我刚说什么来着,少夫人身体这么好,孩子肯定也会很好的。”何姐笑盈盈地说完,又对小俩口道:“大少爷少夫人。你们都不知道老夫人刚刚急成什么样了,从你们一出宅子就等在门口,想打电话又打不了,找又不知道上哪去找,可急坏她老人家了。”

“证明奶奶疼爱她的小曾孙嘛。”和沈恪一起候在门边的朴恋瑶也在微笑附和。

沈恪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嫂子没事,我们大家也能睡个安心觉了,走吧,睡觉去。”说完,推着朴恋瑶往屋里走去。

白慕晴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小事故会搞出这么大动静来,心里的愧疚更深了,如果真怀了还好,没怀还把大家折腾成这样,想想就觉得难堪。

“没事就好,回房好好休息吧。”老夫人关切地叮嘱道。

“奶奶,你也赶紧回屋休息吧。”白慕晴说。

老夫人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重新转过身来,对南宫宸道:“宸,映安现在是危险期,你可别折腾她啊。”

刚刚医生才警告过,现在老夫人又来警告,南宫宸只觉得有些无辜加委屈,明明是白慕晴自己每天晚上都往他床上挤的。

不过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无辜表达出来,而是点头应允道:“放心吧奶奶,我会注意的。”

“那就好。”老夫人点头回房去了。

看着老夫人进屋,白慕晴抬头看了南宫宸一眼,刚好接触到他扫过来的目光,如是心虚地低下头去。

南宫宸从她脸上收回目光,率先往楼上走去。

白慕晴在他身后往楼上走去,看着南宫宸步入房间后,她犹豫了一下后迈步跟了进去。南宫宸脱下身上的睡衣,拿了套干净的往身上套。

白慕晴站在他身侧,稍稍别开视线有些担忧道:“万一我一直怀不上怎么办?奶奶迟早还是会发现的。”

南宫宸不以为然:“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

“不,我是在怀疑我自己。”白慕晴忙道:“上回生宝宝的时候月子没有好好坐,估计已经留下病根,这次例假就是最好的证明。”

南宫宸转身注视着她,眼里有着异样的情素在流动,半晌才吐出一句像是安慰的话:“放心,只要你好好配合,就不会有问题的。”

看他说得这么自信,白慕晴稍稍放下心来。

南宫宸扫了她一眼,又说:“换套干净的衣服,早点休息。”

“噢,好。”白慕晴转身离开他的卧室,回到自己房里去了。

*****

白慕晴将之前买的物品重新清理了一遍,又将一些婴儿用品用袋子装好让南宫宸帮她捎到城北孤儿院去。

那边小婴儿多,肯定能用上的。

南宫宸看了看她手中的大袋子,说道:“用不着急着送走,孩子很快会有的。”

“孩子的影都找到呢,还是先送走吧,别浪费了。”本来这些东西就买早了,再等下去就过期了。

南宫宸最终还是从她手中接过袋子,转身往楼下走去。

白慕晴刚把剩下的东西收回柜子里,何姐便端着鸡汤上来了,看着她喝完后叮嘱道:“少夫人,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别到处乱跑了知道么?”

白慕晴心虚地点了一下头,看到何姐离开后才松了口气。

没想到装怀孕也是件挺痛苦的事情。

夜里白慕晴早早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到身后有人将自己抱入怀中。她低吟了一声,本能地转过身去回抱着身后的人。

“你回来了?”她含糊地问。

“怎么没有过去睡?”南宫宸问。

“我来例假呢。”

“都已经一个星期了。”南宫宸一把将她从床上抱起,往对面的卧室走去。

感觉到身体的腾空,白慕晴终于被吓得清醒过来了,她睁大眼睛发现南宫宸抱着自己往外走,低呼一声:“大少爷你要做什么?”

“我和你一样不喜欢这间卧室。”

“不,我的意思是,你这是要干嘛。”

“还能干嘛?造人。”南宫宸答得理所当然。

“例假刚过是造不出人来的啦。”

“谁说的,万一就给我造出来了呢?”南宫宸将她放在床上,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

白慕晴在他的唇上尝到淡淡的酒香,她闪动了一下目光问道:“你又喝酒了?”

“喝了一点点。”南宫宸深入地吻住她的唇,将她准备出口的责备堵了回去。他知道自己不能喝酒,但每天在生意场上混,怎么可能不喝酒?

头一回,南宫宸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将爱的种子撒在她的体内。

其实两人都知道现在不是受孕期不可能怀孕,但还是很激情做了一场。

完事之后,白慕晴软软地趴在床上,南宫宸伸手将她扳入怀中,两人就这么沉沉地睡了过去。

*****

第二天白慕晴醒来时,南宫宸已经上班去了。

老夫人知道她有身孕,并没有命人上来叫她下去吃早餐,难得宽容地随她怎么睡。

白慕晴一觉睡到自然醒,等她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她迅速地从床上爬起,然后洗漱干净下楼。

楼下,老夫人就坐在沙发上喝茶,白慕晴心头一颤,礼貌地唤了声:“奶奶。”

她一觉睡到九点钟,老夫人不但没有生气还很好脾气地冲她微笑:“睡醒了?睡得好么?”

“挺好的,谢谢奶奶。”白慕晴忙道。

老夫人点点头,何姐已经贴心地给她准备早餐去了。

何姐准备好早餐便陪着老夫人出门了,白慕晴独自从在餐桌旁吃早餐,吃完离开餐厅时,看到朴恋瑶从卧室摇动轮椅走出来。

她打了声招呼,问道:“恋瑶,你今天休假?”

“对啊,轮休。”朴恋瑶答道。

白慕晴见她往沙发上挪去,如是上前打算扶她一把,朴恋瑶感激道:“不用的,嫂子,我自己可以。”

说话间,朴恋瑶一手撑着轮椅的扶手一手撑着沙发,难难但又娴熟地将自己的身体挪到沙发上。

“你的腿.......。”白慕晴打量着她的双腿,关切地问道:“医生怎么说?以后会好起来么?”

朴恋瑶摇了摇头。

“那.......。”白慕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朴恋瑶却浅笑道:“其实没什么的,习惯了就好。我刚开始的时候也很难过很接受不了,是沈恪给了我重新活下去的勇气,后来发现其实双腿残疾了也没什么。你看,我现在一样可以工作,一样可以收获爱情,我比那些真正不幸的人幸运太多了。”

看到她脸上清爽的笑容,白慕晴放心地笑了:“你能这么想就好。”

“所以啊,你也不要有心理压力,我从来不觉得你有责任。”

“谢谢。”

“谢什么,咱们是一家人嘛。”朴恋瑶说完,打量着她的小腹微笑道:“你呢,宝宝怎么样?开始折腾你了么?”

“没呢,还太小。”白慕晴答得有些心虚。

“估计很快了。”

“是呀。”

“嫂子,这次你一定可以生一下健康的宝宝的。”朴恋瑶抬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重新展露出笑容。

她脸上的笑容明明就很温暖,可不知为何,白慕晴却觉得心里凉嗖嗖的,大概是自己根本没怀孕的缘故吧,白慕晴在心里暗想。

她没有在沙发上继续坐下去,起身道:“恋瑶,你自己在这里看电视吧,我上楼躺着去。”

“好,好好休息。”朴恋瑶说。

白慕晴点了一下头,转身快步往楼上走去。

*****

白慕晴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南宫宸依然在书房里没有出来。

她放下摇控器,起身往书房走去。

在门板上敲了几下,得到应允后她才推开书房的门板走进去。

南宫宸正在打电话,桌面上放着一碗黑乎乎的中药。

白慕晴走过去摸了摸碗边,药还是温的,不过很快就会凉了。

南宫宸放下电话,打量着她:“怎么?不滚一场睡不着?”

白慕晴无语地翻了他一眼:“你怎么说话越来越不优雅了?”

“夫妻这间还需要讲求优雅么?”南宫宸冲她招了招手,白慕晴走过去,他便将她抱到腿上,手掌顺着她的衣摆往里滑去。

白慕晴将他的手掌拉了下来,端过桌面上的中药道:“赶紧把药喝了。”

南宫宸扫了一眼她手中的药碗:“等会再喝。”

“等会就凉了。”她还不知道他么?拖着拖着就把药给忘了,然后顺手倒掉了。

“凉了再热一下就好了。”

“不行,你现在就喝。”白慕晴盯着他,不依不挠。

南宫宸故意使起了小性子:“我偏不。”

白慕晴盯着他,最终妥协地叹了口气,道:“你就非逼得我陪你喝是吧?”

“不,我要你喂我喝。”

“可以啊。”这有多难,白慕晴放下药碗推了推他环在自己手腰上的手臂:“我去拿个勺子。”

“用不着。”

“你不是要我喂你喝么?”

“没有勺子一样可以喂,比如这样.......。”南宫宸腾出一只手端起药碗喝了一口,然后放下碗,改为捏住她的下颌。在她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吻住她的唇,舌尖寻活地撬开她的贝齿。

苦涩的味道瞬间染上白慕晴的唇齿,紧接着连口腔也被苦涩盈满。

“唔.......。”意识到他在做什么的白慕晴呜咽着抗议,然而抗议似乎没有丝毫作用,因为南宫宸不但没有松开她,甚至还把她的嘴巴堵得紧紧的,半点药汁也不给她吐出来。

直到她把口中的药吞进去后,他才松开她,看着她的小脸因苦涩而皱成一团,唇角染出一抹坏笑:“就这样,要不要我再示范一次?”

“不,不用了!”白慕晴想也不想地拒绝。

再示范下去,药都被她喝光了,他还喝什么?

不过这种喂药的方式,实在是太.......。

她无奈地摇摇头,这位大少爷分明是在存心戏弄她的,这么苦的药,他居然让她用嘴巴喂!

不过只要他肯吃药,她决定豁出去了。

如是,她端起碗学着他的样子喝了一大口,然后将唇贴上他的。只是.......不管她怎么使劲,就是撬不开他的唇舌,把她折腾得够惨。

南宫宸不但没有喝她的嘴里的药,甚至还很邪恶地一手扳住她的后脑一手握住她的下颌,舌尖挤入她的口腔在她的舌头上撩拨了一下。

咕嘟两声,白慕晴被迫吞下自己口中的药。

苦涩的味道再次源着她的口腔直达胃部,小脸也再次皱起。

等她适应过来后,一抬头便看到南宫宸脸上的坏笑,她气呼呼地吼了声:“南宫宸!你不要脸!”

南宫宸抬起食指放在唇上做个禁声的手势:“小声点,你想让别人以为我们在打架吗?”

“这比打架情节还要恶劣好吧?”白慕晴仍然一脸的愤愤:“你怎么可以这样戏弄人家?”

“我怎么了?”某人居然还有脸表现得一脸无辜。

“你还好意思装傻,看看.......。”白慕晴指着只剩下一半的药:“我已经帮你喝掉一半了。”

“一人一半不是很公平么?”

“这是你的药!”

“当初是谁说要陪我一起喝药的?”

“我.......我有说过吗?”白慕晴狡辩。

南宫宸习惯性地用手指捏住她的下颌,指腹在她残留着黑色药汁的唇上摁了摁:“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看到底有没有说过?”

说完,他低下头去吻住她的唇,白慕晴推打着他:“别闹了,快点把药喝掉。”

“不喝。”南宫宸的唇挪到她的颈间,恶作剧地啃咬着。

白慕晴被他啃得痉痒难耐,一边扭动着身体挣扎一边妥协道:“我喂你喝,我喂你.......。”

“你没那技术。”

“我有!”

南宫宸从她的肩窝抬起脸来,看着她:“好,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白慕晴端起碗,在喝药之前盯着他一本正经地警告道:“如果你再像刚刚那样我就生气了!”

她像刚刚那样喝了一大口,然后将红唇贴在他的唇上,只是没到两秒钟,药就全部滑入了她自己的喉咙,动作快得她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她舔了舔苦涩的嘴唇,盯着他,一时间找不到言语来形容自己此刻复杂的心情。

南宫宸也用舌尖舔了一下嘴唇,睨着她问:“说好的生气呢?”

欺人太甚!

白慕晴看着碗里已经剩下不到四分之一的药,然后又看了看一脸邪肆的南宫宸,终于忍无可忍地从他腿上站起,然后转身往书房门口走去。

南宫宸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扬声问了句:“这就是你表达生气的方式吗?我还以为你会打我一顿呢。”

门板倏的被关上,南宫宸看着被她甩上的门板,低笑一声,低头继续忙起了手头的工作。

当他把手头剩余的工作忙完回到卧室时,发现卧室里面空空的,并没有白慕晴的身影。

以为她赌气回自己卧室睡去了,南宫宸又来到对面卧室,里面居然也是空的。

这么晚了她会上哪去?不会是生气跑到什么地方躲起来了吧?自从在祠堂里关过她几回后,她对老宅可是充满着恐惧的,大晚上的必定不敢乱跑。

南宫宸不担心她跑出去,只是很好奇她究竟生气到什么程度,好奇她生气时候的样子。

正准备下楼去找找她,刚走到旋梯门口便听到楼下传来白慕晴和朴恋瑶的谈笑声,南宫宸的脚步一停,心想这姑娘的气消得也太快了。

他折回卧室,调好室温掀开被子准备上床时,身后传来白慕晴的声音:“大少爷,你先别急着睡觉。”

南宫宸回过身来,就看到她手里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中药,眉心一沉,问道:“你在做什么?”

“这可是我亲自给你熬的药,如果你再敢把药浪费掉,我就把奶奶请上来亲自监督。”白慕晴将药递到他面前。南宫宸扫了一眼药碗,打量着她明显有恶意的表情嗤笑一声:“报复我?”

这女人真是被他宠坏了,居然敢学他干坏事

“不,我是担心你身体。”白慕晴冲他温柔一笑:“乖,把药喝了,这样身体才会好得快。”

见南宫宸不肯接,她又添了一句:“大少爷你不会是真的要我把老夫人叫上来吧?”

南宫宸略一迟疑,回她一个暧昧的笑容:“不用。”

说完,他接过她手中的药碗,仰头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喝完,他将碗往床头桌上一放,然后一把掐住她腰身将她揽入怀中,在她耳边低语:“知道跟我对抗的后果么?”说话间,唇舌挪到她的唇上,舌尖撬开她的齿。

白慕晴瞬间便尝到了药的苦涩,那是刚刚才把她虐惨了的味道,只是这次的苦涩中渗有属于他的味道。

不等她好好品尝这种独特的味道,南宫宸便已经将她狠狠地压在床上,开始实施起对她的惩罚.......。

*****

白慕晴不得不承认,南宫宸的惩罚真的很可怕,将她要了一遍又一遍不算,还把她的身体又弄成了草莓地。

瘫在床上睡醒一短觉后,白慕晴拖着沉重的身体走进厕所,当她透过镜子看到自己身上的红印子后,无语地翻起白眼。

如果让老夫人看到,肯定又会责备她不谨慎,不懂事,危险期还这么折腾了,总之不管什么事情都责备不到他身上去就是了。

她回到床上,趴在他的耳边小声警告道:“大少爷,你下次再这样,我就告诉奶奶你强暴我。”

她知道南宫宸睡着了,所以也没指望他会回应自己。为了报复,她还很不要脸地偷偷用手捏了一下他的耳朵:“让你欺负我.......。”

令她没想到的是,原来安静地睡着的南宫宸突然低吼了一声,同时一把掐住她的手臂,低头便往她身上咬。

白慕晴以为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可是手臂上的疼痛却让她意识到南宫宸并不是在开玩笑,还有他的表情,明显是痛苦隐忍的。

她意识到南宫宸肯定是发病了,只是没等她做出反应,南宫宸已经一把将她甩在床下。她的肚了刚好撞在床沿上,痛得她尖叫一声,冷汗冒了出来。

南宫宸受了灯光的刺激,更加激动疯逛起来,甚至还追着她下了床,一边用手指掐着她的脖子一边低吼:“掐死你.......掐死你.......!”

“大少爷,你放手,快放手.......!”白慕晴挣扎着想把灯关掉,想拿药,却根本挣不脱南宫宸的钳制。

自己帮不了他,白慕晴只能大声求救。

很快门口便有人赶过来了,依然是最焦心的老夫人第一个赶到。她一入门便看到南宫宸将白慕晴压在床下,掐着她的脖子喊打喊杀,而白慕晴则在痛苦地挣扎,小脸已经涨成了紫红色。

老夫人被这副惊险的场景吓坏了,一边关掉灯光一边着急地叫道:“宸,快放开映安,她还怀着孕哪!”

这个时候的南宫宸几近失去理智,哪还听得近去她的话,仍然压在白慕晴身上掐着她的脖子。直到沈恪和黄医生赶过来后,才将白慕晴从南宫宸的身下解救出来。

白慕晴趴在地上重重地喘着粗气,感觉自己就快要断气了。

她挣扎着撑起身体,看着南宫宸被黄医生和沈恪压回床上,她心疼地大叫起来:“你们不要这样压他的身体,他会疼的。”

她突然想起南宫宸还没有吃药,如是艰难地往床头桌上爬去,从抽屉里面拿出药盒递给黄医生。

“映安,映安你还好吧.......。”老夫人看到白慕晴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急坏了,一边招呼着何姐把她从地上扶起一边焦急地问道:“映安你怎么样?肚子有没有事?要不要叫救护车?”

“还是叫个救护车吧。”老夫人抬头冲何姐道。

白慕晴一听叫救护车,忙道:“奶奶,我没事,我很好。”

“你都这样了还很好?”叉亚豆亡。

“我真的没事,肚子也不疼。”为了表示自己真的没事,白慕晴努力地从地上站起。

救护车?那不是一下就穿帮了吗?虽然浑身难受,可她不能去啊。

何姐看了一眼已经渐渐安静下来的南宫宸,安抚老道:“老夫人,如果您不放心,让黄医生先帮少夫人瞧瞧吧。”

“不用,真的不用,我好得很。”白慕晴忍着小腹的疼痛道。

刚刚肚子撞在床沿上,她快点没痛死过去了,现在仍然疼痛难受。可为了表示自己没事,她只能忍着。

她看了床上的南宫宸一眼,发现吃过药的他已经临近睡着了,她挪步走过去问黄医生:“黄医生,大少爷需要打针么?”

“打一下吧,看他好像挺严重的。”黄医生一边从工具箱里拿出针具一边道。

黄医生替南宫宸扎上点滴后,白慕晴冲大伙道:“好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留在这里照顾大少爷就好。”

“那怎么行,你自己都受伤了。”老夫人仍在担心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是对黄医生道:“给少夫人看看伤到孩子没有,快点。”

“好的,少夫人请回到您自己的房里躺下,我给您瞧瞧。”黄医生道。

“真的不用。”白慕晴急了,目光不自觉地往床上扫去,南宫宸现在昏迷不醒,老夫人又执意要替她检查身体,她该怎么办?

她的固执把老夫人惹恼了,没好气道:“你就让黄医生瞧瞧让大伙安会心怎么了?赶紧回自己床上躺着去。”

“奶奶.......。”

“去!”

白慕晴没办法,只好转身回自己房里去了。

躺在床上,白慕晴快速地运转着大脑想办法补救,她该怎么跟老夫人解释?老夫人知道她没怀后肯定会气疯的。如果南宫宸现在醒着就好了,怎么办.......?

眼下她只能祈祷黄医生诊断不出来她有没有怀孕了,希望他诊断不出来。

黄医生帮她把了脉,以为自己弄错了,又用仪器帮她探测了一下,最终纳闷地吐出一句:“少夫人没有怀孕啊。”

一句话,白慕晴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期望,她甚至不敢去看老夫人此时脸上的表情。

老夫人果然反应极大地问了句:“你说什么?怎么会没有怀孕?是不是你的仪器出了问题?还是孩子出事了?”

“不知道呢,要不少夫人还是跟我到医疗室去做个B超看看吧。”黄医生说。

老夫人忙道:“好,快去。”说完又对旁边的何姐和沈心道:“你们赶紧扶映安过去。”

“老夫人您别急,我们这就扶少夫过去。”何姐安抚老夫人说。

沈心走到白慕晴的床前,伸手扶住她的手臂道:“嫂子,我扶你过去。”

白慕晴看着沈心,胸口不住地起伏着,最终从床上坐起,鼓起勇气对老夫人道:“奶奶,黄医生说得没错,我根本就没有怀孕。”

“你说什么?”老夫人身体微微一颤,差点栽倒在地。

沈心慌忙走过去跟何姐一起扶住老夫人。

白慕晴看着老夫人气到扭曲的脸,她早就猜到老夫人会气坏的,可是事情走到这种地步,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她低着头,一脸愧疚地解释道:“奶奶,是验孕笔出了问题,那天晚上我和大少爷去医生时医生告诉我们没有怀孕的事。我们担心您难过,所以才会撒谎骗您的,对不起,请您消消气.......。”

老夫人粗喘了口气,好不容易才颤抖着挤出一句:“把这个小贱人给我扔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