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不是故意的/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奶奶,您别这样嘛。”朴恋瑶从门边挪了过来,盯着老夫人道:“奶奶,嫂子说了。她骗您也是出于无奈和好心,不是故意的。”

“对啊,奶奶。”沈心也在一旁边附和道:“大晚上的,你要把嫂子赶到哪去?”

老夫人已经气疯了,心里的失望和火气促使着他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安抚,依旧粗喘着大气吼道:“谁再多说一句,和她一起滚出南宫家!”

老夫人这么一句话吼出来。沈心和朴恋瑶都不敢再吱声了。

白慕晴知道自己此时说什么都没有用,但她还是试图解释道:“奶奶,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下次再也不会了.......。”

“下次?再也没有下次了!”老夫人往前一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白映安你给我听着,我从一开始就看不上你。不喜欢你,如果不是宸留你在家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你以前配不上宸,现在你白家没落了,就更加配不上了,如果你还有一点自知知明就应该自己自觉滚出南宫家,而不是要我来扔你出去!”

白慕晴听她这么一说,原本卑微愧疚的脸庞闪过一抹异样,她沉吟了几秒才幽幽地将目光对上老夫人,头一次用抗议的语气道:“奶奶,我白家确实比不上南宫家,我也配不上南宫宸,但当初是南宫家强行将聘礼下到白家的。我不指望奶奶喜欢我,只希望奶奶能认清这个事实。然后尊重我一点点。”

“你敢跟我顶嘴?”老夫人被说中了心怀,不服输的她立刻横眉竖眼起来。

“这不是顶嘴,只是在讲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奶奶。”

“滚!给我滚出去!”老夫人怒冲冲地转向一旁的何姐:“保全呢?叫保全进来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出去!”

何姐看了看床上一脸倔强的白慕晴,点了一下头往门口走去。

卧室内有了片刻的安静后,两位年轻的保全很快就上来了,二人环视一眼四周后径直往大床的方向走去,动作粗鲁地将白慕晴从床上拽了下来。

白慕晴一把甩开他们的手,愤愤道:“我自己会走。”说完转向老夫人,盯着她道:“奶奶,欺骗你是我不对,可我已经向你解释过也道歉过了,我真的没有恶意,您一定要这样绝情吗?”

“把她给我扔出去!”老夫人咬牙切齿。

白慕晴终于死心。

两位保全抓了她的手臂便往卧室门口走去。走出卧室,白慕晴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对面卧室内安静地昏睡的南宫宸,心里居然涌起一抹不舍的情素。

她终于自由了不是么?为何还要对他存有留恋?

没有来得及多看床上的南宫宸两眼,白慕晴便被两位保全拖着下楼去了。

白慕晴走后,朴恋瑶小心翼翼地安抚老夫人道:“奶奶,嫂子骗您是不对,但她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的。也许正是因为您一直不喜欢她,所以她才会用谎称自己怀孕来改善您对她的态度,确实是没有恶意的。”

“这还没有恶意?”老夫人听她这么一说就更恼怒了:“为了在南宫家站稳脚连这种谎都撒得出来,害我白高兴了那么多天,还三天两头地跑去庙里帮孩子祈福,到头来她居然告诉我怀孕是假的。我.......。”

老夫人骂着骂着眼泪就下来了,满满都是失望和伤心。

朴恋瑶挪过去,拍了拍她的手背:“奶奶,你别哭嘛,嫂子还年轻迟早会怀上的,再给她点时间。”

“不要再跟我提她!”老夫人一把甩开她的手。

沈心冲朴恋瑶打了个眼色,示意她别再说了,然后挽着老夫人的手臂道:“奶奶,我扶您回房休息。”

“对,赶紧扶奶奶回屋休息吧。”朴恋瑶道。

老夫人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走到南宫宸的卧室看了看后,才在沈心跟何姐的陪同下回自己房间去了。

******

白慕晴原本不想让自己走得这么狼狈,可是她的力度有限,腹部又疼得难受,根本挣不开两位保全的控制。最终被他们以最狼狈的姿势扔出宅子,跌在地面上。

她痛呼一声,趴在地上用了整整五分钟才缓和了腹部的难受,然后艰难地从地面上爬起。

身后是两位保全的议论声:“白家败了,现在又被老夫人赶出去,我看她还能上哪去。”

“嘴巴别那么缺德,我看她挺可怜的。”另一位保全泛着同情心说。

“这种攀龙附凤的女人有什么好同情的,就算是被老夫人一拐杖打死也不值得同情,切.......。”

“大少爷还是挺宠着她的,小心她哪天得了势,把你给.......。”保全做了同伴做了个弄死他的手势,同伴立刻反击道:“我看难!”

“.......”

在两位保全的毫不避讳的议论声下,白慕晴支持着自己极度不适的身体一步步地往前走。

这么大晚上的她不知道自己该到什么地方去,身穿着睡衣的她身上没有手机没有钱,就连个可以求助的人都没有,而偏偏南宫家又住在这种偏僻的地段,不管是走去市区还是走去姚美家都不可能。

九月的夜晚有些凉,风吹在她的身上,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捂紧身上的睡衣。

道路的两边是绿化树,路灯昏暗,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

她突然想起上回被臭乞丐袭击的事情,身体不禁又是一个冷颤,如果这次再遇上的话,再也没有南宫宸突然出来搭救她了!

她越想越怕,越走越快,最后居然忍不住地跑了起来。

跑了一阵,当她准备跑到马路对面去的时候,差点撞上一辆迎面开来的豪华轿车。

车子开得极慢,几乎没有对她构成生命威胁,倒是她自己往人家车身撞上去了。

她怔了一怔,慌忙冲着驾驶座上的男子鞠躬道歉。

车子低乎是特意为她停留的一般,在她跟前停得刚刚好,司机不但没有发火,还礼貌地唤了她一声‘白小姐’,然后下车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白慕晴讶然地打量着他,随即问道:“对不起.......你们认错人了。”

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对方肯定是白映安的朋友,也只有白映安能交得上这些有钱公子哥,正当她准备调头离开的时候,后座车门里面探出来一个男人,冲她说道:“白小姐,你还记得我么?”

白慕晴重新转回头去,打量着后座的男人,发现他有些眼熟,不过由于光线昏暗的缘故她一时间并没有认出他来。

“白小姐果然是贵人多忘事。”那男人语气中泛着失望,道:“我叫乔封,是乔锶恒的弟弟,上回我们在乔家见过的。”

经他这么一说,白慕晴终于想起来了,她恍然大悟地‘噢’了一声:“原来是你,我想起来了,苏惜的小叔。”

“对。”乔封点头,随即打量起她:“白小姐这么晚了.......上哪去?”

“呃.......。”白慕晴低头扫了自己一眼,睡衣拖鞋,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随即冲他道:“要不你捎我一程?”

虽然苏惜把她这位小叔描述得很可怕,可是眼下除了求助他,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里离市区那么远,她估计走到天亮都走不到。

“上车吧。”乔封冲她道。

“谢谢。”白慕晴想也不想便弯腰钻了进去。

车子启动,白慕晴挨着车门坐着,目光不敢往旁边的乔封身上多瞧一眼,半晌才扭头往他望了过去。

她扭过头去,发现乔封正在看着自己,脸色更加火热起来了。乔封清清浅浅地吐出一句:“不说一下自己?”

白慕晴道:“对不起,我.......。”

“没关系,不说也行。”

“谢谢。”白慕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自己的情况,毕竟他对她来说只是个陌生人,还没有达到可以互诉心事的关系。

她沉吟了片刻,再度扭头盯着他:“可以借你的电话用一下么?”

“可以。”乔封递给她一部手机时,说道:“我嫂子今天住公寓,你可以去她那里落脚。”

“谢谢,我给她打个电话。”白慕晴用乔封的电话拨通苏惜的号码,让她感到欣喜的是苏惜今晚刚好住在公寓里。

跟苏惜简单地交流了几句,白慕晴将手机递回给她:“苏惜说想跟你说几句。”

乔封将电话接回去,听了一阵后挂断,然后扭头对白慕晴道:“我大嫂让我送你到她的公寓。”

“谢谢,麻烦你了。”白慕晴看着乔封,隐隐绰绰的灯线撒在他脸上,帅气温和,丝毫没有苏惜说的那样暴怒那样难以亲近。

乔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浅笑:“怎么了?觉得我眼熟?”

“不,不是.......。”白慕晴收回目光,垂下头去。

半个小时后,乔封将白慕晴送到苏惜的公寓楼下。

听完她的一番苦诉后,苏惜一拍桌子愤愤地骂了句:“老夫人身为南宫家的家长,居然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来,也真亏她说得出口。”

白慕晴窝在她的沙发上,又困又倦地抬了抬眼皮:“小惜,可以让我先睡会么?”

“哎,你这么大半夜的把我吵醒,闹得我睡不着了,你居然还好意思喊睡觉。”苏惜嚷嚷着说:“我觉得你这次一定不能再妥协了,说什么都不能再回到那个家去,什么人啊这是。不过.......话说回来,你有说不的权利么?你抵抗得过南宫宸么?我估计明天一大早南宫宸就又把你绑回去了。喂,明天你千万别跟他回去知道么?做女人得有尊严,听到没有?”

苏惜嚷嚷完,低头一看白慕晴已经睡着了,手里的纸杯掉落在地上。

注视了她半晌,苏惜无奈地幽叹一声:“其实我也比你好不了多少。”

说完,她弯腰将跌落在地毯上的水杯捡起放在桌面,然后抓过一旁的毛毯盖在她身上。

******

南宫宸是在第二天十点多才醒过来的,醒来便看到床边站了一圈人。

他环视一眼大伙,语气泛着不悦:“你们这是在干嘛?”

这么一大早的被人围着欣赏,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太好。

“宸,你终于醒过来了。”老夫人走上来,激动地泛出泪花来:“你再不醒来,我们就要把你送医院去急救了。”

南宫宸不以为然地浅笑了一下:“不就是犯场病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表哥,现在都十点了,换成以往你早就醒过来了。”床边的朴恋瑶微笑道:“你可不就是把大家伙给吓坏了么。”

“十点了.......。”南宫宸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间,果然已经十点了。

昨晚犯病的过程他没有记得太清楚,但他能感觉到自己肯定又弄伤了白慕晴,因为他记得自己把她扔床下去了。不知道她伤得怎么样?他本能地扫视一眼四周,宅子里的所有人都在偏偏没有白慕晴。

他从床上坐起,环视着大伙问道:“映安呢?她是不是被我弄伤了?是不是还没醒过来?”

“嫂子他没事,表哥你放心吧。”沈心出声安抚道。

“宸,你要不要起来吃点东西?还是想再睡会?”老夫人关切地问。

“你们都先下去吧,我准备起床。”南宫宸说。

老夫人点点头,示意大伙离开。

卧室里面安静下来后,南宫宸下床连衣服都没有换便往对面的卧室走去。

对面卧室内安安静静的,并没有白慕晴的身影,站在空荡荡的大床前,他的心里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随即转身快步往楼下走去。

楼下,老夫人看到他穿着睡衣就往楼下走,而且好像走得很急的样子,如是关切地问道:“宸,你怎么了?什么事这么着急?”

沈恪和沈心已经出门了,一楼只有老夫人和朴恋瑶在。

南宫宸扫视了一眼她们问道:“奶奶,映安并没有在房里,她在哪?”

他的表情严肃,容不得丝毫的敷衍。

老夫人和朴恋瑶都知道他的个性,瞒是肯定瞒不住了,朴恋瑶不敢吱声,老夫人倒不是怕他,只是碍于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不想刺激他。

既然他已经问道了,她只好气呼呼道:“宸,你还不知道吧?那个女人为了保住自己在南宫家的地位,居然谎称自己怀孕,要不是昨天黄医生告诉我,我们至今还被蒙在鼓里呢。”

南宫宸脸色微变,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发觉了。

老夫人看到他变脸,以为他真的不知道,如是更气了:“这种小家小户出来的女人就是心思多,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霸稳南宫家少夫人的地位。上回死活要生下那个不健康的孩子,这次怀不上了居然还谎称自己怀孕,她以为有了我们南宫家的孩子就能够稳坐少夫人的位置么?她想得美!”

老夫人越骂越激动,随即转向南宫宸:“你这个傻瓜,天天跟她睡在一张床上,难道都看不出来她怀没怀么?”

“我看得出来。”

“你看个屁!”老夫人怒得连脏话都出来了:“上回人家能瞒你四个月,这次要不是我发现,她估计能瞒你九个月,然后偷偷从外面捡个野种回来就说是我们南宫家的种。”

“奶奶,您电视剧看到了。”南宫宸忍住笑。

不过老夫人还真就说中了他的痛处,在这方面他确实是个又傻又呆的傻子,居然能被白慕晴瞒上四个月之久。

“对啊,奶奶,你以为演电视剧么,还能狸猫换太子?”朴恋瑶笑盈盈地将老夫人拉回沙发上坐下:“嫂子不是这种人啦,再说她上回欺骗表哥也是出于无奈,而且是您要求她这么做的啊。”

“她不就是认为上次能瞒得住,这次也一样能瞒么?”老夫人发现南宫宸脸上没有半点生气的迹象,不解地打量起他:“宸,你怎么一点都不生气啊?”

“因为这次是我让她这么干的。”南宫宸走到她旁边坐下,给她倒了杯茶:“奶奶消消气,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

“你说什么?是你让她这么做的?”老夫人盯着她。

“嗯,那天的验孕笔出错了,后来去医生一查才发现根本没怀,怕您伤心所以没敢告诉你。”南宫宸抬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不过,奶奶.......我们最近一直在努力给你补上一个,所以你赶紧把她放出来吧,别耽误了我们造人。”

老夫人睨着他,想了想后吐出一句:“你少糊弄我!”

“怎么?不相信我?”

“你现在就知道护着她,什么事都护着她,上次要不是你给她撑腰她怎么敢执意生下那个孩子?”老夫人将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甩了下去:“我警告你,这次别想再插手这事!”

“那么奶奶你打算把她关到什么时候?”老夫人就喜欢家法,所以南宫宸理所当然地认为白慕晴是被老夫人关到祠堂里去了。

朴恋瑶看了看二人,小心翼翼道:“表哥,嫂子昨晚被奶奶赶出去了,你赶紧去把她找回来吧。”

听到朴恋瑶的话,南宫宸终于脸色一凌,几近抓狂:“你说什么?你们把她赶出去了?”

“表哥你别生气,奶奶也是因为一时气急才把嫂子赶出去的。”

“大半夜的你们把她赶出去?她身上没钱没手机你们把她赶哪去?”南宫宸气结地从沙发上站起便要往楼上走。

“你要上哪去?”老夫人也跟着从沙发上站起。

“上楼换衣服。”

“你想出门?不行!”老夫人情急地跟上去:“宸,你的病还没有完全恢复好,你还没吃早餐.......。”

“奶奶,如果你真心为我好,就别总是为难她!”南宫宸转过身来说完这句,便又重新往楼上走去。

“表哥,你先别急,嫂子她不会有事的,她昨晚被一个开宾利车的男人接走了。”朴恋瑶突然冲着已经上到一半楼梯的南宫宸说了句。

果然,南宫宸立刻转过身来盯着她:“你说什么?开宾利车的人把她接走了?”

在白慕晴能接触到的圈子里,除了林安南没有第二个人是开宾利车子的!

“嗯。”朴恋瑶点了一下头:“昨晚奶奶把嫂子赶出去后,我担心嫂子的安全,如是让沈恪开车送她到公寓去。后来沈恪告诉我他刚追到大马路便看到嫂子上了一辆宾利车子,我想可能表嫂刚好遇到熟人了吧。”

朴恋瑶顿了顿,安抚道:“所以,表哥你不用担心,嫂子她肯定不会有事的。”

“你居然瞒着我干这事?”老夫人气恼地转向朴恋瑶。

朴恋瑶立马耷拉了一下脑袋,歉疚道:“对不起,奶奶,大半夜的我担心嫂子会出事,所以才让沈恪跟出去的。”

南宫宸原本担心白慕晴会在大半夜里遇到危险,听朴恋瑶这么一说后担心少了一半,火气倒是渐渐地涌上来了。

心想如果白慕晴敢背着他跟林安南重续旧好,他绝对不会轻饶!

“她昨晚受伤了没有?”他突然问了一句。

“没有,嫂子没有受伤,表哥你放心吧。”朴恋瑶几乎是迫不及待道。

南宫宸点点头,转身上楼了。

******

昨晚折腾了一夜,白慕晴累坏了,一觉睡到上午十一点才醒来。

她幽幽地从沙发上爬起,环视了一眼四周,然后将目光落在站在自己对面的苏惜身上。她低头看了自己和沙发一眼,一边揉着自己疼痛的后颈一边不高兴道:“你怎么让我睡沙发上?”叉以序圾。

“昨晚是你自己说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总不能要我抱你进去吧?”苏惜抬眸睨了她一眼:“怎么?终于睡醒了?”

“嗯。”白慕晴点了一下头,问:“几点了。”

“十一点。”苏惜嘲弄地一笑:“都被赶出家门了,睡眠还这么好,看来你对南宫宸也没多少感情嘛。”

“我只是太困了。”白慕晴说完,随即问道:“对了,有没有人来找过我?”

“你直接问我南宫宸有没有来找你不就完了。”苏惜将手中的美容杂志往桌面上一放:“放心吧,没有。”

放心?白慕晴压根就放不了心啊!

以南宫宸最近对她的态度,不可能不找她的,如果没有找,那是不是代表着他还没有醒来?昨晚他犯病犯得那么严重,会不会.......。

她不敢想下去,心里却又无法做到不焦虑。

“我看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吃点东西,养养身体,瞧那满身的红印子,强奸犯也干不出这效果吧?”姚美从厨房里面端着面条走出来,放在白慕晴跟前。

白慕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上隐隐若现的红印子果然暧昧到了极点。

“小美已经羡慕了你一早上了,正愁着该买点什么给她老公补呢。”苏惜俯过身来轻笑一声,被姚美一巴掌拍了回来。

白慕晴根本没心思开玩笑,扯了扯身上的睡衣:“你们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我想知道南宫宸醒了没有。”白慕晴转向苏惜:“小惜,你让乔少给南宫宸打个电话,探探他醒了没有。”

苏惜一脸气恨:“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都被连夜赶出家门了,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关心他醒来了没有?这忙我才不要帮。”

“是老夫人把我赶出来的,又不是南宫宸。”

“那不是一样么?”

“唉呀,小惜你就承认自己帮不了她吧。”姚美转向白慕晴:“苏惜都住到公寓来了,你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啊?被乔少赶出来了?”白慕晴只顾着自己焦虑,确实没细想过这个问题。

“切,他赶我?”苏惜嗤笑一声。

“是她自己跑出来的。”姚美解释道。

“原来是同病相怜啊。”白慕晴唉叹。

“谁跟你同病相怜了?”苏惜拿起桌面上的电话:“不就是想知道南宫宸是不是还活着么?用得着找姓乔的?”说话间,她开始拨打南宫宸的号码。

不一会儿,电话那头便传来南宫宸的声音:“你好。”

“对不起,打错了。”苏惜捏着嗓子说完,立刻挂上电话。

听到南宫宸的声音,白慕晴终于放下心来了。

南宫宸能够醒过来就好,醒了就代表着他没有生命危险了!

“诶,南宫宸身体这么差,为什么那方面却这么强?透露一点呗。”姚美仍在纠结着这个问题。

“纵欲过度,累发病了呗。”苏惜暧昧地一笑。

白慕晴扫了二人一眼,没好气道:“你们有完没完啊?”

“好吧,不说就算。”姚美耸耸肩膀:“白给你煮这碗面了。”

******

南宫宸吃过早餐,便到公司上班去了。

他一到公司,颜助理便立刻随他一起走进办公室,南宫宸一边打开电脑一边扫了她一眼:“怎么还在公司,找到线索了么?”

“对。”颜助理礼貌地说道:“我已经托关系查看过老宅附近探监控了,昨晚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确实有一辆宾利车子经过老宅附近,但并不是林安南的。”

南宫宸眉稍微扬:“不是?”

“嗯,我查了一下车牌,是乔家二少爷的车。”

“乔家二少?乔封?”南宫宸对这号人物没有多少印象,因为没有怎么接触过,只知道乔锶恒有个弟弟叫乔封。

“对。”

“可是慕晴跟乔封没有接触过,他们不可能认识。”

“嗯.......。”颜助理想了想:“可能是乔家的司机认识少夫人,把她送到乔少夫人那里去了,她们不是好朋友么。”

南宫宸听到颜助理的话,一直压在胸口的窝火气瞬间消散开来。

只要不是林安南就好!

颜助理浅笑了一下:“大少爷,林安南就算想回国,肯定也不敢那么早回来的,您放心吧。”

“好,我知道了。”南宫宸点了一下头。

“那么.......。”颜助理盯着他问道:“宸少需要我帮忙做些什么不?”

“不用,暂时让她住在苏惜家。”

“可是.......您不怕她.......。”

“没关系,她跑不掉的。”南宫宸自信地一笑。

“那好吧。”颜助理点头走了出去。

******

白慕晴在苏惜家里住了三天,仍然没有接到任何关于南宫宸寻找她的讯息。

南宫宸知道她只有苏惜跟姚美两个好姐妹,按理说应该第一个就想到她们的,可是这几天不管是姚美还是苏惜都没有接到南宫宸找人的电话。

她对着两位好友苦笑道:“你们帮我分析一下,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工作忙?无暇顾及到你?”姚美猜测道。

“不可能。”白慕晴摇头,南宫宸向来自尊心强盛,哪怕是自己没空也会派人来找的,然后把她关回小别墅里去。

“那就是他已经对你腻味了,不想玩了。”仍然是姚美说。

白慕晴想了想,这倒是有点可能,可是以最近南宫宸对她的态度不像是已经对她腻味了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为什么不把母亲和小意还给她?

“还有别的可能么?”

“我还真猜不出来。”姚美耸耸肩,随即打量着她:“不过你为什么不亲自去找他问个明白?”

“我.......。”白慕晴端起酒杯苦笑:“算了,拉不下这个脸。”

她将杯子往苏惜的酒杯上碰了一下:“诶,小惜,干嘛自己一个人喝啊?”

苏惜吃吃一笑:“我在等你们安慰我啊。”

她喝了一口啤酒,摇头晃脑说:“我觉得你算好了,不管怎么样南宫宸还愿意让你给他生孩子,而不是在外面随便找个女人生。”

姚美夺下她的酒杯,摇头唉叹:“看看,我就说不能来喝酒的,又把咱小惜的伤心事给勾起来了。”

“你还我杯子,小心我跟你绝交!”苏惜一把夺过杯子,横了她一眼:“不是说好了今晚不醉不归的么?你不守信用!”

“好好好,我守信。”姚美端起酒杯:“来吧,大家一起干,祝那些个臭男人下辈子投胎做王八!”

“干杯!”三个女人一起碰杯喝下杯里的啤酒。

喝完酒,苏惜问白慕晴:“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白慕晴苦笑:“我还能有什么打算,继续找人。”

找女儿,找小意,找母亲,她要找的人多了,想到这个,白慕晴心里就苦涩得连啤酒都掩藏不了。

对南宫宸的那些迷恋和期望,本就不应该存在的,现在又有什么好去纠结的呢?

“你呢?你打算怎么办?”为了不去多想这些事,她改口问苏惜:“打算就这么跟乔少分居下去啊?”

“不然怎么办?回去帮他带孩子?”苏惜冷笑。

“孩子?他打算把那个孩子带回家来养么?”姚美气呼呼地一拍桌子:“太过份了,欺人太甚!”

苏惜抬手摸了摸她的脸,浅笑:“是我婆婆的意思啦,乔锶恒他还没这个胆,他不怕我把那个小野种掐死啊,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