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喝醉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惜.......。”

“别说话,咱们继续喝。”苏惜为每个人满上酒杯后,傻傻地笑着:“咱们已经有多久没一起喝过了?想想看,好像是自从大伙结婚后就没这么喝过了吧?”

“嗯。好久没喝过来。”白慕晴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仰头喝完后说道:“小惜,你没想过跟乔少离婚吗?”

“你呢?有没想过跟南宫宸分手?”苏惜摇晃着手中的杯酒反问。

白慕晴想了想,苦涩道:“我倒是想,可他不愿意。”

“对啊,有钱的男人不都这样么?家里放一个干净的,家外养一群骚的。”苏惜兀自又喝了一口:“离婚?我也想啊!”

三个人一起喝到十一点多终于喝不动了。每个人都醉得连站都站不起来。

她们相互扶持相互嘻笑着从酒吧里面走出来,等候多时的南宫宸推开车门下车,直接往三人迈步走过去。

自从知道白慕晴跟苏惜在这里喝酒后,南宫宸就开车过来了,一直坐在车内等到现在。

他走上去时,刚好将摇摇欲坠即将跌倒的白慕晴挽入怀中,白慕晴一头撞在他的胸口。本能地开始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南宫宸唇角泛起淡淡的嘲弄:“亲爱的,喝得爽么?”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醉成一团的三人抬起头来。

“怎么是你啊?”白慕晴眨巴了一下迷漓的双眼,以为自己看错了。

“不然你希望是谁?”

“我希望是.......。”白慕晴神秘地一笑:“我不告诉你。”

南宫宸的脸色沉了下来:“白慕晴,信不信我收拾你?”

“你敢?”苏惜摇摇晃晃地走上来,一把将白慕晴从南宫宸的怀里拽了过去,愤愤地瞪着南宫宸骂道:“慕晴又不是你的谁.......你凭什么想把她绑回去就绑回去,想.......赶出来就赶出来啊?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了吗?我告诉你.......我家慕晴从来就不缺高帅富追她。”

“是么?脏这样了还有高富帅敢要她?到底是哪路高富帅?我很好奇。”南宫宸用手抬起白慕晴的下巴,打量着她脏兮兮的小脸调笑。

“当.......当然了!”苏惜一把将他的手从白慕晴的下巴处拍了下去:“就我家那位小叔子.......他可是夸赞过慕晴很可爱的,他.......他.......。”

苏惜控制不住胃部只往上冲的难受,转身蹲在地上大吐特吐起来。

“苏惜.......你别胡说!”即便是醉着,白慕晴也能谨记南宫宸爱吃醋。占有欲极强的坏毛病。叉役向号。

“到底是不是真的?”南宫宸脸色不太好地俯视着怀中醉得一踏糊涂的白慕晴。

如果是以往,他也许不会将苏惜这句话放在心上,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毕竟前几天的晚上是乔封的车子将白慕晴接走的。

白慕晴被他这么一质问,突然不高兴起来:“关你什么事.......你弄疼了我。”

“你说关我什么事?”南宫宸挽着她往车子走去。

白慕晴一边挣扎着一边嘟嚷:“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不要跟你在一起.......我要回苏惜家。”

南宫宸将她带到车子旁边,对小林道:“你去把那两个女人处理一下。”

小林扫了一眼醉得站立不稳的苏惜和姚美,脸色刷地红了,结结巴巴道:“宸少,这.......不太好吧?万一被乔少知道会不会砍了我?”

“那就打个电话让他自己来接。”

“噢,好。”小林点头应允。

白慕晴被南宫宸强行拉到车上,南宫宸启动车子上路,白慕晴在车厢内发起了酒疯。一边摇晃着他的手臂一边嚷嚷道:“南宫宸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不要回去.......我再也不要回南宫家了.......再也不要了.......。”

南宫宸被她摇晃得方向盘左右摇摆,他不得不出言警告:“再动我把你扔下去!”

“你把我扔下去.......有本事你把我扔下去啊,你以为我怕你啊.......!”白慕晴不但不收敛。甚至还将他的手臂摇晃得更利害。

南宫宸被她折腾得没办法,只好将车子停在路边。

他转身准备用安全带把她绑住,白慕晴却突然急速地拍打起车窗:“开门,我要下车.......我想吐.......!”

南宫宸看到她确实是想吐的样子,只好摁开车门,车门一开,白天慕晴便跌跌撞撞地奔了下去,然后跑到前在的垃圾桶旁大吐起来。

南宫宸跟着她下了车子,从后尾箱拿出一瓶矿泉水和一盒纸巾。他一手扶着她摇摇晃晃的身体,一手将矿泉水递给她漱口,脸色难看至极地责备道:“不会喝酒还学人家泡吧。”

他真不知道,如果今晚不是他出现,她们三个女人会怎么办。一路摇摇晃晃地走回去?从这里走回苏惜的公寓都不知道要被车撞多少回了。

将胃里所有的东西吐出来后,白慕晴终于感觉好受些了。

南宫宸打开车门让她上车,她挣扎着拒绝:“我难受.......我不要坐车.......。”

“那你想怎么样?走回去么?”南宫宸拧着眉问。

“反正我就是不要坐车。”白慕晴挣开他的手掌,转身趄趄趔趔地往前走去。

喝醉酒的人最难缠,也最无道理可讲,眼下南宫宸除了忍就是忍了。谁让他一接到消息说她在酒吧喝酒就不淡定了,就跑过来了呢?

让颜助理找人过来把她扛回去多好,多省事!

白慕晴在前面走着,南宫宸在后面跟着,这是一条长长的林荫大道,路灯透过树的叶子洋洋散散地撒落下来,打在两人身上。

走了一段,白慕晴居然唱起了歌儿,同时还毫无形象地手舞足蹈起来。

南宫宸环视了一眼四周,还好,现在已经快要十二点了,行人并不多!

他迈步追上她,抓着她的手臂道:“闹够了没有?快点跟我回到车上去。”

白慕晴被他拉得扭过头来,一双大大的眼睛泛着狐疑的光彩,一边打量着南宫宸一边不解地问道:“你是谁啊?干嘛一直跟着我.......我告诉你啊.......我可是有老公的!”

“我就是你老公。”南宫宸的眉头皱得更深些。

“臭不要脸!”白慕晴突然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南宫宸始料不及,就这么生生地被她扫了一巴掌。

生平头一回,他被女人打了一巴掌,他脸上的表情难看得几乎无法形容!

“我老公比你帅多了,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跟着我.......我就叫我老公过来把你阉了。”白慕晴哼哼两声警告道。

南宫宸瞪着她,咬牙切齿。

“瞪什么瞪?再瞪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喂狗!”白慕晴继续发着酒疯。

南宫宸忍无可忍,一把掐住她的后颈将她往自己怀里揽了过来,然后低头吻在她的唇上,舌尖直驱她的口腔,挑逗了一圈后放开她冷笑:“怎么样?我不但跟着你,瞪着你,我还吻了你,有种你把你老公叫出来!”

“你.......你敢亲我?我.......。”她气愤填鹰的话还在口中,身体便被南宫宸推得往后一退,抵在身后的一棵大树杆上。更深的吻落在她的唇齿间,白慕晴本能地开始挣扎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抗议声:“浑蛋!你居然敢亲我.......我老公不会放过你的.......呜.......浑蛋.......你放开我.......!”

白慕晴越哭越着急,就连南宫宸的舌尖已经从她口中抽离了都不自觉。

南宫宸看着她紧闭双眼,急得泪流满面的样子,停了停后微笑着将她抱入怀中,拍抚着她的肩帝柔声安抚道:“宝贝乖,老公来了,老公来救你了。”

白慕晴终于停止了挣扎,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盯着他:“大少爷.......你怎么才来啊,刚刚有个臭男人非礼我.......。”

“我知道,我已经把他打跑了。”南宫宸依旧抚摸着她的肩膀。耐着性子道:“乖,我们上车了好不好?很晚了。”

“我不要,我晕车.......。”

“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背我回去。”白慕晴委屈巴巴的。

南宫宸无奈,只好转身弯下腰去。

白慕晴丝毫不客气地爬到他的背上,双手紧紧地环住他的脖子,小脸贴在他的耳际,唇边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坏笑。

她并没有多重,南宫宸背着她也并不辛苦,只是他从来没有这样背过一个女人,而且还是在大马路上,多少有些别扭。

走了好一段路后,白慕晴趴在他的背上问道:“大少爷.......你要背我去哪啊?”

“回家。”

“我不要回家。”白慕晴情急地从他背上挣扎下来,这次可不是装的:“我不要回去.......。”

南宫宸睨着她:“怎么?在外面潇洒了这么多天还不够?还想继续潇洒下去?”

“我.......反正我就是不要回去。”白慕晴只要一想到老夫人侮辱她的那副嘴脸就生气。

“为什么?”南宫宸问道。

“是你们南宫家把我赶出来的,我再也不要回去了.......。”白慕晴酒劲还没有下去,胆子也比产时大了许多,她摇晃了一下身体往后退了一步,抬手指住他:“南宫宸.......我都已经决定离开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把我抓回去?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她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明明是你强行把我抓回去的啊,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是我贪图南宫家的财产,每个人都看不起我.......。”

“奶奶向来说话难听,你不必放在心上。”南宫宸试图上前抓她的手,却被她一把甩开:“你不要碰我!你这个浑蛋!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呢?为什么啊.......。”

南宫宸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的表情瞬间又沉了下来:“你就这么想要我放过你吗?”

“没错!我就是不想再回到南宫家,不想回到你的身边。”白慕晴激动地嚷道。

“别忘了你现在是我妻子。”

“我不想当你的妻子了可以么?求你了.......。”白慕晴呜呜地哭了起来。

她不是不想做他的妻子,而是无法胜任这么重的担子,老夫人说了,她配不上他,她没有资格当他的妻子。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还要坚持呢?她还有什么好坚持的?

“白慕晴你给我听着!”南宫宸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他往自己怀里一拽,冷冷地凝视着她:“我暂时还没有离婚的打算,所以你最好别拿这种不可能的话题来惹我生气,不然难受的只会是你自己。”

“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

“天生的!”南宫宸将她又往怀里拽了一下,将她挽入臂弯后强行将她带回车上。

******

在白慕晴又哭又闹之下,南宫宸最终妥协没有将她带回老宅,而是将她带回小别墅去。

回到小别墅后,白慕晴又是一番吵闹折腾,一边推打着他的身体一边嚷嚷道:“你干嘛又把我带回这里来?你又要把我囚禁起来了对吗?南宫宸你怎么那么冷血无情啊?我.......。”

南宫宸一把将她放倒在床上,盯着她:“那你到底想回哪边?”

“我要回苏惜家.......我不要回老宅我也不要在这里.......。”

“我看你是筋力太旺盛,闹不停歇了。”南宫宸惩罚性地压上她的身体,大掌一把将她的衣服撕裂开来,然后低头吻在她的胸口。

看来他很有必要把她的精力全部释放掉,不然她根本安静不下来。

白慕晴本能地开始反抗,可是她的力道不如南宫宸,很快便被他制服在身下了。

而这种办法果然有效,一翻折腾后白慕晴便已经累瘫,再也闹腾不起来了。

看着趴在床上酣睡的白慕晴,南宫宸幽幽地吸了口气,指尖抚过她背上的那一粒红印子,凝神了片她片刻,卢身往浴室里面走去。

他将浴缸里面注满温水,然后将白慕晴拦腰从床上抱起走进浴室,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入温水内。

温暖的感觉袭上肌肤,即便是睡梦中的白慕晴也能够感觉到突如其来的舒服感,她嘤咛了一声,转了个身,南宫宸慌忙用手托住她的脑袋,不让她沉入水中。

为了让她更好地享受沐浴的舒适,南宫宸轻柔地将她的身体托起,自己也坐入了池内,让她以最舒服的姿势靠在他的身上。

折腾了一夜,白慕晴是真的累惨了,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此时正泡在水中,而且还是跟南宫宸一起泡的,依旧睡得安稳祥和。

她的身体温软滑腻,性感的轮廓在水中若隐若现,刚刚才满足过的南宫宸瞬间又开始口干舌燥起来,连同身体也起了丝丝反应。

他拿着浴球的手掌轻柔地抚过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过一处,他的身体便收紧了一丝。

******

第二天醒来,白慕晴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春梦,梦到自己在水里跟南宫宸激战了整整一个小时。

她无语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真的是醉迷糊了,连这种梦都做得出来。

她环视一眼四周,这是一个熟悉的卧室,她记得是小别墅里南宫家的房间。她愣了一下,闭上眼,昨晚的一切便像倒带的电影般一幕幕地重现。

她记得自己跟苏惜和姚美一起在酒吧喝酒,然后在酒吧门口遇到了南宫宸,还恶作剧地打了南宫宸一巴掌泄气。

打了南宫宸一巴掌,她居然打了南宫宸一巴掌!

她倒吸了一口气,恼悔得肠子都青了,酒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啊,不但能让人变得胆大包天,还能让人管控不住自己的行为。

南宫宸一定气死了吧?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受得了被女人打一巴掌?

还有,她记得自己还跟南宫宸大吵大闹了一路,甚至回到小别墅后仍然在闹,再然后她就被南宫宸压在身下了。

白慕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子下的她光溜溜的,明显是经过一番肉体大战的。

难道昨晚不是春梦?而是事实?她真的跟南宫宸在水里激战了一个小时?

可是.......她怎么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呢?

她从床上坐起身子,一边用手拍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回想着昨晚跟南宫宸在一起的事情,直到门口响起南宫宸的声音:“睡醒了?”

白慕晴愣了一下,抬头,看着衣冠楚楚,面容俊雅的他从门口迈步走了进来。

她羞赧地抓起被子遮紧自己的身体,打量着迎面走来的他,发现他脸上没有想像中的暴怒后,狂跳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看来他并没有在意昨晚的那一巴掌,幸好!

“昨晚.......我是不是喝醉了?是不是干了不少丢脸的事?”她故意装出一副自己已经完全不记得昨晚的样子,盯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对,只差没在大街上跳脱衣舞了。”

有这一段么?白慕晴愕然地望着他,为什么她一点都不记得?

看到她脸色绯红的样子,南宫宸嘲弄地笑了笑,然后迈步走到她跟前,打量着她:“还不把衣服穿上?不会是想勾/引我来一场晨运吧?

“我才没有。”白慕晴慌忙下床,披着被子四处寻找自己的衣服。

“衣服在这。”南宫宸从椅子上拿过她的衣服扔给她。

白慕晴走进更衣室,一边换衣服一边努力地回想着昨晚自己究竟还有什么环节是忘记了的,脱衣舞?怎么可能!她从小就没有这个技能啊。

她换好衣服准备离开更衣室,一转身才发现南宫宸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

双手本能地往胸口处一捂,一脸不悦道:“原本你还有偷看人家换衣服的嗜好?”

南宫宸扫了一眼她的身体,丝毫不觉得自己有回答她这个问题的必要,她的身体他还需要偷看么?早就已经看遍了。

目光定在好怕脸上,问道:“我问你,你跟乔封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乔封?”白慕晴一时间没有回应过来他指的是谁,半晌才问出一句:“你指是乔家二少么?早就好上了!”

她说完迈开脚步从他身侧走了过去,丝毫不理会他瞬间转变的脸色。

“你再说一遍?”南宫宸一把攥住她的手臂将她拽了回来,脸色冷得吓人。

她居然敢这么大方地宣告她跟乔二少早就好上了?找虐!

白慕晴瞧着他难看的脸色,抬手在他的脸颊上捏了捏:“瞧这帅气的小脸蛋,跟在醋缸里腌过似的。”

“白慕晴!你到底说不说?什么时候好上的,好到什么程度?”

白慕晴见他真的动怒了,只好不再逗他,道:“就乔夫人生日那天在二楼见过一回,话都没说几句,就这程度。”

“那他为什么会在大晚上的把你从南宫家附近接走?”

“他说他刚巧路过,看到我了。”说到这事,白慕晴突然抬头盯着他:“你还好意思吃人家的醋,那天晚上要不是他把我送去苏惜家,我还不知道会被哪个臭乞丐拖走了呢。”

“我问你,为什么你明知道老夫人把我赶出家门了,却一点出来寻找我的动静都没有?在你心里我这个妻子就那么不重要吗?”咬了咬牙,她又接着说:“当然,我也不稀罕,最好你这辈子都别出来找我呢!咱们还能从此两清,但你干嘛又要在三天后把我抓回这里来?你这算是什么意思啊?”

“你不稀罕?”

“没错,我就是不稀罕!”

“那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我生气的是你为什么要把我找回来,我在苏惜家住得又开心又自由,好得很你知道么?”

“我知道。”

“那你还把我抓回来?”

“不是已经给你快活够三天了么?还不满足?”

“.......”白慕晴哑言。

“你怎么就那么不念着别人的好呢?”南宫宸抬手在她的脑袋上敲了敲:“用你的猪脑想一想,如果我没出来找你,又怎么会知道你是被乔二少接走的?又怎么会知道你住在苏惜家,知道你的一切动向?”

白慕晴心里浮上一抹讶然,他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他知道她在苏惜家,只是为了让她在苏惜家开心几天所以一直没有把她抓回家么?

“我才不信。”半晌,她才吐出一句。

“不信什么?”

“我才不信你有这么好。”

“你有权利不信。”南宫宸双手环胸,以质问的目光打量她:“现在到你了,为什么三天过去了仍然不见你来找我?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我.......。”

他继续逼问:“是不是我不找你,你就打算一辈子都不来找我了?白小姐,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丈夫放在眼里,摆在心上的?”

他三天不找她,一方面是为了让她在外面快活几天,另一方面也想试试看她对自己的感情,看她会不会主动寻找自己,而结果.......让他失望了!

“我是被老夫人辱骂过后赶出南宫家的,如果我转头便跑去找你,不就真成了她口中攀龙附凤、贪图南宫家财产的虚荣女了么?我虽然穷但也是有自尊的好吧?”

白慕晴愤愤地说完,从他跟前后退了一步:“反正我不要再回南宫家,打死也不回。”

“跟奶奶相处了那么久,你还不知道她的个性么?”

“我知道,但知道又怎么样?就必须要忍么?”

“为了我连死都不怕,却连这点委屈都不能忍?”

“我.......。”白慕晴又被他堵得哑言了,泪雾泛上眼眶:“我不怕死,但我怕被你们误会,被你们看不起,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贪图南宫家的财产。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跟你离婚,一分钱都不要你们南宫家的。”

南宫宸看着她委屈巴巴的脸,抬手将她揽入怀中,亲了亲她的额头:“离婚就别想了,我暂时还不想离。”

“那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想离嘛?”

“再说吧,反正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

“.......”

南宫宸揉了揉她的发丝,放开她:“既然你不想回老宅,那就暂时住在这里,等你想回的时候再回。”

“我什么时候都不想回。”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毕竟不是一般人都能入住南宫家老宅的,你不想入,多的是女人想。”

“切,我怎么觉得好像谁都能入?”

“你指的是沈恪兄妹和恋瑶么?”南宫宸浅笑了一下:“他们不一样,他们是奶奶的亲外孙,和亲外孙媳妇。”

白慕晴不吭声了,虽然朴恋瑶对她很礼貌,很友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打从心底的恐惧她,每次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看了看已经走出更衣室的南宫宸,随即跟了出去:“我真的可以一直都住在这里?”

“嗯,住到你不想住为止。”

“那你会把门口的保安撤掉么?”白慕晴一脸期盼地问道。

南宫宸转身望着她,摇头:“在你没有真正爱上我之前,我信不过你。”

什么话这是.......。

白慕晴无语地翻起白眼,所以他才这么久了都不肯把小意还给她么?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她真的自由了,连她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在哪天突然就跑掉了。

“那我可不可以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这幢房子以前是谁住过的?”白慕晴说完,立刻用手指住他:“别想骗我,我知道一定是女人住的,到底是你的哪个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