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命定情人/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女人这么多,我自己都搞忘了。”南宫宸抬手在她的后脑摸了摸:“你将就着住吧,如果觉得碍眼,可以把属于她的东西全部清出去。”

“你说的。我可真扔了啊。”白慕晴咬牙切齿道,太可恨了,他居然可以这么若无其事地承认自己的女人很多?

“嗯。”南宫宸点了一下头,道:“赶紧去洗脸,洗完下楼吃早餐。”

说完,他转身率先往楼下走去。

****

南宫宸走后,白慕晴独自在屋子里转悠起来。

上回她被关在这里时。愁得头发都快要白了,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别的,更没有心思去想这个屋子曾经有谁住过。

她住的这间是三楼的客卧,主卧就在她的对门,而她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天,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迈进去过一步。

主卧旁边是一个超级大的衣帽间,上回她曾进去过一回,这次重新走进去,重新打量起里面的衣服,她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情素。

是忌妒么?也许吧!

看着超大衣柜里面五颜六色,各种季节和种款式,花样比专卖店还多的衣服,再一想到这些全是自己的丈夫给别个女人买的,换成是哪个女人心里都不会痛快的。

不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在哪里呢?跟南宫宸还有关系么?

一定有的吧?不然他为什么要留存着属于她的一切?

白慕晴一把将眼前的衣服拽下来扔在地上。然后抓起来塞入事先准备好的袋子,可当她把所有衣服装进垃圾袋后,最终却没有舍得将它们烧了。这么贵的衣服就这么烧了实在太可惜,她也实在是做不出来啊!

没错,她就是这么的无用!

最终,她像个傻缺一下将衣服一件件地摆回原位。

衣帽间的另一扇门是连接着主卧的,白慕晴站在门后,手撑扶上门把却又垂了下来。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做其实是毫无意义的,如果这个女人住在南宫宸的心底,她即便是把这幢房子炸了也没用。如果她只是南宫宸过去的某一任情人,那么即便是把这些东西留一辈子,那也是只能是过去式了。

想通后。白慕晴反而懒得去折腾了,转身离开衣帽间。

住在小别墅里,白慕晴又恢复了那种每天除了看电视便什么都做不了的无聊日子。这次好在南宫宸没有将电话线断掉,也就是说没有像之前那样断绝了她跟外界的一切关系。

自从她住进小别墅后,南宫宸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回来这里,然后就是对她一番折腾,美其名是让她尽快怀上孩子一雪前耻。

一雪前耻她倒是不敢指望,反正她一早就知道在老夫人的心里,她除了生育工具外连一个下人都比不上,大概是因为她不是传说中南宫宸的命定情人吧。

下午白慕晴刚睡醒,便听到新来的女佣小源上来告诉她说老夫人过来了。

一听到老夫人,白慕晴立刻失去了所有的睡意。然后将自己收拾一番后往楼下走去。

扫了一眼白门口,外面还下着雨呢,老夫人居然还跑来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来得这么着急?

虽然很不喜欢老夫人的为人,可是为了南宫宸,白慕晴只能忍了下一切情素,礼貌地对她打了声扫呼:“奶奶,您怎么来了?”

老夫人手里捧着茶杯。掀起眼睑的双眸注视着他,半晌后才嘲弄地一笑:“我就不明白了,那天晚上明明很骄傲地声称要自己离开南宫家,原来是从老宅离开到这里来了。”

“是大少爷把我带来这里的。”白慕晴如实说道。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以后就这么过下去了么?”

“奶奶,我都听大少爷的,如果他开口跟我离婚,我是不会拒绝一句的。”白慕晴浅笑着把问题扔给南宫宸,将老夫人堵得无话可说。

老夫人哑言,随即恼火道:“你以为自己长了几分那个小贱人的模样,就能永久迷住宸了么?你想得美!”

老夫人想了又想,如果不是因为白慕晴,南宫宸不会抗拒去寻找他的命定情人,更不会说出她已经死了这种话来唐塞她。

而她的这句话,却让白慕晴心里寒了几分,她倒是从来都不知道,南宫宸对她好是因为她跟那位朱小姐有几分相似。

她看过那位朱小姐的相片,并未觉得自己哪里跟她相似的,难道是因为自己看不出来么?

“奶奶,您这趟来,是因为那天晚上对我的侮辱不够痛快,今天来补上的么?”她淡淡地说。

她的这种态度自己让老夫人不爽,何姐忙安抚道:“老夫人,您别动怒,有话好好说嘛。”

老夫人顺了顺心里的怒火,语气也有所缓和:“我直接跟你说实话吧,我不反对你跟宸在一起,但他的妻子不能是你。”

白慕晴垂眸静静地听着,不吱声。

老夫人便接着说:“你知道宸上一次犯病是什么时候醒来的么?平日里他只要天亮就能醒,可是上一次却一直到上午十点,还是黄医生用药帮他醒过来的。”

白慕晴终于抬起脸来,讶然地望着她。

南宫宸并没有告诉过她这事,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晚才醒过来,她更不知道老夫人对她说这些的目的。

“自从遇到你之后,宸就放弃了寻找他的命定情人,他以为自己过了三十岁这个坎就没事了,可是你也看到了,他的病情慢慢在加重。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跟着他,对他有没有几分真感情,但我希望你能看在性命攸关的份上,好好替他着想一下,别拖累他。”

白慕晴吟了片刻,苦笑道:“奶奶,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想让我退出然成全他和他的命定情人对么?你放心吧,找到这个女人后记得通知我一声,我会把南宫少夫人的位置让给她的。”

“你会那么容易妥协?”老夫人冷笑一声:“我知道,到时候你还是那句话,一切都听宸的,然后一脸无辜委屈地站在宸的身后,让宸来跟我抗衡。”

白慕晴无语反驳,说真的,她也不确定到时候南宫宸会不会同意跟她离婚,而南宫宸不愿意的事情,一般很难有人逼迫得了他。

如果南宫宸不愿意,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奶奶,还是等找到人再说吧,也许到那个时候大少爷就对我腻味了,自己就主动跟我离婚了。”她无法直接答应老夫人,只能这么说。

一旁的何姐突然开口道:“少夫人,老夫已经有线索了,估计很快就会找到她。”

有线索了?这么快?

白慕晴突然觉得心里沉沉的,难受极了。

属于南宫宸命定的情人就要出现了吗?到时南宫宸一定会娶她的吧,就像前面的七位一样。

“而且这次肯定不会出错的。”何姐补充了一句:“所以老夫人才希望您到时候能够配合大家,让大少爷顺利迎取那位女子进门。”

“好。”白慕晴几乎是机械性地点了一下头,关系到南宫宸的性命,她还有选择的权利么?

“既然你肯答应那就好办了。”老夫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映安,自进入南宫家后你也受了不少苦,所以你放心,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价钱随便你开,有了这笔钱后,到了国外你肯定能过得比现在还好.......。”

“你要我出国?”白慕晴一听到出国二字,立刻打断她。

“不然呢?还有别的办法么?”

“我不出国。”白慕晴几乎是想也不想道。

出国?谁知道会不会像前六任那样现在连个影子都见不着?她还有家人要照顾,还有女儿要找,她怎么可以出国,怎么可以?

“那么你的意思是拒绝了?”

“奶奶,你不能因为有钱就强人所难,我能做到的是不拒绝离婚,至于宸少怎么想是他的事情。只要他点头了,到时候我可以一分钱都不要南宫家的。”白慕晴从沙发上站起,道:“对不起,我先失陪了。”

“你给我站住!”老夫人随即跟着从沙发上站起。

白慕晴停下脚步,老夫人盯着她的背咬牙:“你这是在逼我。”

“奶奶是要像对待前六位那样对我么?”白慕晴回过头来,冲她微微一笑:“如果是的话,那就放马过来吧,或许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以老夫人的手段会怎么对她呢?把她绑到国外去?找人开车把她撞死.......?白慕晴不自觉地倒吸口冷气,转身快步上楼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二楼,何姐小声道:“老夫人,少夫人的个性就是这么倔,吃软不吃硬的,您不能跟她来硬的,否则会适得其反啊。”

“难不成我还要跪下来求她?”老夫人恼火道。

“不是要您跪下来求她,少夫人也不是蛮不讲理的那种人,或许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这种方法更适用于她。”

老夫暗哼一声,从来没有对一个外人这么卑微过的她,怎么可能做得到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南宫宸晚上回到小别墅时,白慕晴正背对着门躺在床上。

他在门边停了一下后,迈步走过去,在她身后的床沿坐下。手掌在她的手臂上拍了拍:“睡着了么?”

白慕晴不理会他,继续闭眼装睡。

“别装了,我知道你睡不着。”南宫宸说。

白慕晴睁开双眼,却并未回身。南宫宸问道:“奶奶过来找你了?”

“你知道了?”白慕晴闷闷地吐出一句。

“知道了。”南宫宸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俯身在她的唇上吻了吻:“说说看她都对你说什么了,让我好好开导一下你。”

“她要我跟你离婚。”白慕晴有些恼火地盯着他,眼里明显有怨怼。

南宫宸猜到是这个结果了,点了点头后问道:“那你呢?怎么回应她的?”

“我说一切听从你的安排。”

“这就对了。”南宫继续在她唇边亲吻:“离不离婚我说了算,你说了不算。”

“她还让我劝你离婚。”白慕晴烦躁地用手在他的脸上推了一下,她都已经心情跌入谷底了,他还有心情在这里亲她,而且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明明是他强行把她抓进民政局去的,现在反倒成了她一个人在发愁。

“这个你又是怎么回应的?”

“我说我尽量。”

南宫宸用指腹在她的唇上压了压:“行啊,你劝呗,我听着。”

“南宫宸,你能不能正视一点这个问题啊?”白慕晴没好气地一把将他推开,从床上坐起身子瞪着他。

她的怒火,南宫宸向来不放在眼里。

“我怎么不重视了?”

“奶奶说她已经有你那位命定情人的线索了,很快就会把她找出来,让我配合你娶她入门。”白慕晴咬了咬唇:“南宫宸,你不肯放我走,可是我不走也不行啊。奶奶说得对,这是攸关到你的性命的,我如果不放手的话就显得我冷情无情,不顾你的死活了,你让我怎么办啊?”

南宫宸的脸色终于凝重了起来,奶奶已经找到命定情人的线索了?

那个女人一走就是这么多年,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出现?

半晌,他才淡淡地吐出一句:“攸关我的性命,你信么?”

“我当然不信了,我从一开始就不信有什么命定情人之说!”

“那不就行了。”南宫宸嘲弄地笑笑:“信则有,不信则无。”

“可是奶奶相信。”

“你放心,奶奶那边我会劝的。”

老夫人坚信了这么多年的信念,怎么可能因为他的一句劝就妥协了?当然不可能,这一点南宫宸自己知道,白慕晴也知道。

她盯着他:“为什么不肯跟我离婚?”

南宫宸回视着她,道:“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会不会显得我南宫宸很掉价?”

白慕晴嘲讽地笑了笑:“爱情面前人人平等,怎么能说掉价呢,再说初恋本来就是最圣洁最难忘的,你能这么专情也算是一种魅力了。”

“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喜欢我,不就是因为我跟你那位初恋情人有几分相像么?”想到这一点,白慕晴就心里难受不甘。

她再不济,也不至于去做人家的替身啊。

“谁告诉你的?”南宫宸皱眉。

“难道不是么?连奶奶都看得出来我跟她像了,你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再说像我这种一无是处、长得也没有多出彩的人,你凭什么喜欢我?”

“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不自信的一面。”南宫宸轻吸口气,从床沿上站起:“也对啊,像你这种人到底有哪一点吸引我的呢?真是纳闷。”

“南宫宸你又不正经了!”白慕晴无语。

“我怎么不正经了?”

“你一点都不着急想办法。”

“我不是说了我会处理么?反正离不离婚你说了不算,你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了,乖乖呆在我身边就好。”

“你说得简单,可奶奶会觉得我是为了贪图南宫家的财产才不肯离开你的,然后一遍一遍地侮辱我,你没有被人这么侮辱过,你根本不知道这种感觉有多难受。”白慕晴顿了顿,鼻子突然有些酸涩起来:“再说了,我不信归我不信,可命定情人之说是一直存在的,不能在我这里就把规举坏掉了。”

“那么你想怎样?听奶奶的跟我离婚么?”

“我.......。”

“白慕晴.......。”南宫宸俯身恼怒地凝视她:“如果你对我有感情,你会这么纠结么?会因为受不住奶奶的几句侮辱就跟我谈离婚么?一定不会吧?又或者说,如果换成是林安南,你会这么想么?当初你为了和他在一起甚至不惜抛弃自己的儿子,不惜得罪我,毅然决然地跟白映安调换了身份。”

“你怎么又在提林安南?”白慕晴气结。

“难道不是么?你当初为了他牺牲一切的决心哪去了?不就是因为对我的感情还不够么?”

“不!”白慕晴摇头气愤道:“我说过我对他早就没感情了,我不是为了他才跟白映安调换身份的,我是被白映安逼的,为了小意为了我妈.......我已经向你保证过,也发过誓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肯相信我啊?”

“好,那你说,你有没有一点点爱我。”

“如果没有一点点爱你,我还会甘愿被你这样囚禁吗?我早就咬舌自尽了我.......唔.......!”白慕晴突然感觉到唇上一痛,是他的唇突然吻了过来,吻得那么用力那么深。

她出于本能地抗拒了一下后,便没有再反抗,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腰身,与他一起热烈地拥吻起来。

“对不起,我忘不掉你和林安南在台上交换戒指的那一幕。”他的唇挪到她的耳边,微喘着低喃。

“南宫宸.......你当我是做慈善的吗?就算是再善良的慈善家也不可能做到任你一次一次地伤害,一口一口地咬啊.......。”她闭了闭眼,泪珠滚了下来。

“我知道,其实我可以感觉得到。”南宫宸抱紧了她,吻着她的发丝:“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坚强一点,不要因为奶奶的话就想着跟我离婚。”

“好,我会坚强的。”白慕晴点头,抬起手掌擦去脸上的泪痕。

“还有,你就是你,是我愿意留在身边的人,跟任何女人都没有关系。”

白慕晴听着他的话,虽然不知道真假,心里却还是感动的。

毕竟像他这么骄傲的人,愿意这样抱着她说这些话,已经很难得了!

吻了她一阵,南宫宸将她放回床上道:“等我一阵,我先去洗个澡。”

“你吃过晚饭了么?”白慕晴盯着他问。

“吃过了。”

******

第二天一早,白慕晴躺在床上看着南宫宸站在梳妆镜前换上正装,打上领带,将自己收拾得干爽利落,眼底不禁浮上一抹羡慕。

她也想像他一样每天都能将自己打扮得很清爽很职业,然后和所有的上班族一样朝气蓬勃往自己的工作岗位。

南宫宸感觉到她一直在注视自己,扭头扫了她一眼浅笑:“怎么了?又开始对自己的老公犯花痴了?”

“才没有。”白慕晴羞赧地收回视线,道:“我只是很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

“羡慕你有自己的职业,不用像我一样每天都在家里当个废人。”

南宫宸系好领带,转身走到她的跟前,俯身将她从床上抱起:“有话你就直说,用不着这样拐弯抹角。”

“反正说得再直你也不会答应我。”白慕晴暗哼着别过脸去。

南宫宸笑笑地将她的小脸转了回来:“就这么想出去工作?”

“没错,我不想一天到晚都呆在家里。”白慕晴抗议道。

南宫宸想了想,问道:“那你先告诉我,你会做什么。”

“我会做设计,还会照顾孩子。”白慕晴见他有松口的意思,心下暗喜,有些迫不及待道:“我嫁给你之前可是有正当职业的,在一家装饰公司做设计,当然了,我个人比较喜欢跟孩子打交道,因为我可以教他们画画。”

南宫宸看着她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看样子不答应她都不行了。

不过设计跟教孩子比起来,他更宁愿她去做设计。

“既然你那么想要上班,那就到南宫集团的设计部门去做房屋设计好了。”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他才安心。

“为什么是南宫集团?”白慕晴脸上的笑容瞬间黯了下去,这样的话她还有自由么?还能去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么?

“不然你想去哪?放着自家公司不服务,跑去给别人打工?”

“不是.......我只是觉得南宫集团对我来说太高大上了,我没那技能。”

“没关系,学了就有了。”南宫宸浅笑道。

他可没指望她能为公司画出什么好作品来,就当她是去设计部门玩玩了,只要她高兴就好。

“为什么不给我去孤儿院上班?”白慕晴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工作,况且.......。

“在你手底下工作多不好啊.......我的意思是,同事们会因为你的关系对我另眼相待,连话都不敢大声跟我说的,列别提让我工作了。”

“你多虑了,没有人会高看你一眼,最主要的是.......我不舍得你离我太远。”南宫宸从床上站起:“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去,考虑好了再告诉我。”

“我当然要去。”白慕晴腾地下了床,追上去抓住他的手臂:“你等我一会,我今天就跟你去公司。”

看着她转身跑入更衣室去的背影,南宫宸摇头失笑,看来她确实是快要被他给憋坏了。

******

一路上,南宫宸就见白慕晴面带笑容,美得眼睛都弯成小月牙了。

将车子停在集团大楼门口的总裁专用停车位上,南宫宸从小柜子里面拿出一部手机递给她:“号码卡已经插好了,随时都可以执接打电话,记住,要是再敢把手机给别人用,我饶不了你。”

这部价格昂贵的手机是他好几天前就准备好的,正打算什么时候拿给她,正好今天是她入职的日子,当是入职礼物了。

白慕晴知道他指的是上回自己把他送的高价手机转给白映安用的事,忙道:“不会,这次绝对不会了。”

上回是需要跟白映安对换身份,没办法只能把手机给她,可是这次不一样了,她一定不会再那么践踏他的心意。

她将手机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部款式别致的女性手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又是限量版,因为是市场上没有的款式。她感激地抬头冲他说道路:“谢谢,很漂亮。”

“喜欢就好。”南宫宸将自己的脸颊凑了过去,白慕晴便毫不含蓄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在白慕晴入职之前,颜助理就已经交待过设计部的全体职员,不能把白慕晴当成特别对待,更不能让她感觉到不自在。所以在白慕晴办完入职手续走进设计部时,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异常。

看到大伙各忙各的,她总算是稍稍安下心来了。

颜助理将白慕晴带到一位与白慕晴年纪相仿的女孩面前,对白慕晴道:“这位是CINDY,以后你就跟着她工作吧。”

“你好,叫我小田就好。”女孩一大早就被颜助理叫上去交待过了,此时并没有表现得太过热情,就像对待一般的员工那样对她。

“你好,我叫慕晴,以后还请多多关照。”白慕晴冲她伸出手。

“关照说不上,互相帮忙一起努力吧。”小田微笑着握住她伸过来的手掌。

颜助理离开后,白慕晴被设计部的经理安排在小田旁边的位置,刚了解了一些公司的规模以及经营方向,便接到南宫宸发来的信息:12点钟准时上来吃饭。

白慕晴想了想,回了一句:我刚交了新朋友,就不陪你吃了。

下一刻,她的电话就响了。

她走出去接通电话,那头便立刻传来南宫宸的一本正经的声音:“我突然想到一个不错的职位给你。”

“什么职位?”

“你还是上来当我的秘书吧。”叉序系才。

“我才不要一天24小时都面对你。”

“白小姐.......。”

“宸少,现在还没有下班呢,你就带头开小差调戏女员工,这样合适么?”白慕晴坏坏地一笑:“我先挂了啊。”

说完便挂上电话。

她挂上电话后回到办公室,还有两分钟就是下班时间,她突然凑到小田身侧问道:“小田,你所认识的人或者不认识的人中,最近有没有刚收养过孩子的?”

小田被她问得一愣,狐疑地打量着她:“你说什么?”

白慕晴也跟着愣了一下,对呵,她在干什么?干嘛上班第一天就问人家这种问题?她是有多着急找孩子啊?半晌,她才呵呵干笑道:“呃.......我一位朋友的亲戚家丢了小孩,急疯了。”

她那么着急想上班,除了不想在家里当个费人,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活圈子外,最重要的还是想多认识一些人,多一点自由去寻找自己的女儿。

只是才第一天上班就问人家这种问题,实在是不合适,况且这位小田还不知道是不是南宫宸用来监视她的卧底呢!

小田想了想,随即点头:“我们小区倒是有一对夫妻刚收养了别人的孩子.......。”

“真的,男孩还是女孩?”白慕晴迫不及待地问道。

“男婴,才刚满两个月。”

“哦.......。”白慕晴心里燃起的那一抹小希望瞬间被浇熄。

小田见她表情失落,忙开口安抚道:“你那位朋友有上微博求助么?如果没有的话赶紧去发一份,应该很快就能把孩子找回来的。”

“我知道。”白慕晴点头苦笑:“她已经上过了,正在等消息。”

“噢。”小田点点头。

白慕晴立刻改口道:“下班了,走吧,我们去吃饭。”

“你要和我一起吃食堂饭么?”小田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

“对啊,不是说好了以后跟你混的么?”

“噢,好吧,走,我们吃饭去。”小田挽过她的手,和她一起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

夜里,南宫宸从书房回到卧室时,发现白慕晴正窝在沙发上用铅字笔在画板上勾勾画画。

他从水机上倒了杯水,边喝边往她跟前走过去,打量着她纸板上的房屋素描图:“这么勤快?”

“经理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交给他一份完整的室内图稿,看看我的能力再给我活干。”白慕晴头也不抬地用铅笔在纸上勾画。

“你怎么不用电脑软件?”南宫宸将手中的水杯递到她嘴边。

“我先在纸上找找感觉。”白慕晴张嘴喝了一口,随即抬头盯着他:“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没想到你们家的生意做得这么广,什么房地产、医院、珠宝、酒店.......啧啧,摊子铺这么大你也不怕撑坏。”

“那也是你家。”南宫宸纠正道。

那也是你家.......这话听在白慕晴的心里暖暖的,不是因为南宫家的财产,而是因为她喜欢听到他把自己当成一家人的感觉。

“那我就更要努力为我们家做点贡献了。”白慕晴嘻嘻一笑,低头便要继续画自己的稿子。

南宫宸却一把将她的纸和笔抽走扔在一侧,然后倾身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抱起,一边往床上走一边吻着她的脖子:“现在太晚了,该办正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