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钻满已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说姐姐跟安南姐夫是在玩过家家,不是真的要结婚,说我就一个姐夫叫做南宫宸。”

“你.......。”朱慧气急败坏:“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可以跟宸少说这种话。不可以在他面前提林安南,你这是要害死你姐和你自己么?”

“什么嘛,姐夫才没你说得这么小气。”

“你姐夫生气的样子你没看到而已,他.......。”

“好了,妈.......。”白慕晴笑笑地打断母亲焦急的话语,拍着她的手背道:“你也别怪小意了,小意还小什么都不懂。况且小意说得对,宸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啦。”

“他都把白家逼到那种地步了,还不可怕?”

“那是因为白家先得罪了他。”其实白慕晴也觉得挺讶然的,南宫宸居然没有生气?她甚至可以想象到小意问他这种话时他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

难道是因为小意还小,所以不跟他一般见识吗?

“说到这个,我也觉得挺疑惑的,宸少居然这么容易就原谅我了。”她转向朱慧:“妈,你有没有跟他说过什么?就是.......关于我跟白映安的这件事。”

“当然说了。”朱慧一脸后怕道:“当时他把我和小意从医院抓走的时候,吓得我魂都掉了,我害他会像对待白家那样对我,还跪下来求他放过你们姐弟俩。当时他什么都听不进去,也不肯听我说,直到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才心平气和地对我说,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然后我把一切告诉他了。”

朱慧轻吸口气:“当时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也不知道他信还是不信,今天是我第三次见他,他说要带我和小意去见你,我还以为.......。”

她抽了张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慕晴,你快告诉我这不是在做梦,告诉我这不是他报复我们的另类手段.......。”

“妈,这不是梦。”白慕晴绕过去,拥住母亲的肩膀:“都是我不好,让你和小意一次一次地受惊吓,不过你放心,南宫宸是真的原谅我了。并非什么报复手段。”

白慕晴不得不承认,刚刚听到朱慧这么说的时候,她的心里居然也小小地咯噔了一下。她怎么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会是南宫宸故意装出来的手段呢?是她太相信南宫宸了吗?

不,南宫宸不会这么做的,也没必要这么做。

他想要报复她,继续把她关在小别墅里,任由小意自生自灭不就行了?用得着花这么大的心思么?

“妈,南宫宸不是那么是非不分的人,别自己吓自己了好么?”

“真的吗?”

“真的。”白慕晴笑盈盈地拿起自己颈间的钻石项链:“看,这是他今天早上送我的礼物,看得出来他是很用心在挑的,还有小意的病不是已经好了么?还给你们这么大的房子养病。”

“看来他是相信我的话了。”朱慧自语地说了一句。

白慕晴陪母亲聊了一个多小时。又陪小意玩了一会,睡觉的时间到了。

小意腻在白慕晴身侧道:“姐,我好久没有跟你睡过了,今晚要跟你睡。”

白慕晴宠溺地摸敢摸他的头:“好啊。”

“咳.......。”楼梯上方响起一声轻咳,南宫宸一边往楼下走来一边开口说道:“小意,姐姐以后都只能跟姐夫睡,这是规定。”

“为什么嘛,人家好想跟姐姐一起睡。”

“我比你更想。”南宫宸抓过他的手臂。用强硬的态度命令道:“你敢不听话,以后都不让你跟姐姐见面。”

白慕晴看不过眼地开口:“宸,你别这样嘛,就一晚上而已。”

“一晚上也不行,这是原则。”南宫宸继续用命令的口吻冲小意道:“快去睡觉。”

“小意,乖乖听姐夫的话。”朱慧上前将儿子领到身侧,冲二人道:“我先带小意回屋睡觉了,你们也早点睡。”

“妈晚安,小意晚安。”

“姐姐姐夫晚安。”小意嘟着小说冲二人摇了一下手臂,跟着朱慧回屋去了。

两人刚走,白慕晴便用手指在南宫宸的胸口上拍了一下,小声抗议:“对小意这么凶!”

南宫宸不以为然地捉住她的小手:“刚不是说了么这是原则,谁敢跟我抢老婆,我就对谁不客气。”

白慕晴无语地翻起白眼:“小意是我的亲弟弟,而且还是个小孩子。”

“亲妹妹都不行,更别说是亲弟弟了,谁让我就这么一个老婆呢?”南宫宸一把将她拦腰抱起,白慕晴低呼一声,慌忙搂紧他的脖子。

“你放我下来,小心让我妈和小意看到.......。”

“看到又怎么样?咱们可是合法的。”南宫宸抱紧了她的身体,迈步往楼上走去。

白慕晴只好闭嘴,任由着他将自己抱到二楼的一间卧室。

“我还有一件生日礼物没有送给你。”放她放在床上后,南宫宸俯视着她一本正经道。

白慕晴笑笑地迎视着他:“你今天已经送了我很多礼物了,而且还是毕生难忘的。”

“还有一件更加让你毕生难忘的。”

“是什么?”白慕晴好奇不已,不知道他又会送什么惊喜给自己呢?

南宫宸抬手指了指自己,白慕晴脸上瞬间涌过一抹热浪,故作不解地问:“什么?”

“我要把我自己送给你,狠狠地送,运气好的话还能再附赠一个小的,想要么?”南宫宸抬手在她脑后的发卡上摁了一下,然后将发卡随手扔在床头桌上,又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吻,眉宇间全是笑意。

白慕晴咯咯笑着用手捧起他的帅脸:“还是不要了吧?我还要留着力气明天看熏衣草呢。”

她的发丝失去了发卡的束缚,散落在枕头上如同行云流水。

“你这是在拒绝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么?你明明说过不管我送你什么你都会很高兴的。”南宫宸用手捏起她的下颌:“难道又是骗我的?”

“不是啦。”

“那就乖乖给我把礼物收着。”南宫宸说完,一把将她身上的睡裙捋了上去,手掌直接覆上她的胸口。白慕晴一边扭动身体抗议一边笑着嗔骂道:“哪有你这样的,还强迫人家收礼物,小心我到公司网站上揭发你的恶行。”

“好啊,用不用给你拍几张床照附上去?”南宫宸含着她的一边丰满道。

白慕晴被他的舌挑拨得兴奋不已,控制不住地开始迎合他。

看到她如此敏感的反应,南宫宸笑得更坏了,手指在她的另一边上拧了一下嘲弄道:“还说不想要,口是心非的女人。”

“我才没有。”

“到底要不要?”南宫宸故意将她一通撩拨后停住。

白慕晴轻喘了一声,抬手捂住自己的脸:“要.......。”

说完,她连看都不敢看一脸坏笑的南宫宸,同时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果然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呢!

南宫宸果然送了她一个热情如火的生日礼物,直接将她折腾得连起身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了。

南宫宸抱着香汗淋漓的她,看着她身上泛出的诱人粉色,满意地掀起唇角,在她耳边低咬:“还满意么?”

“太满意了。”白慕晴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盯着他:“我没力气穿衣服了,你帮我。”

南宫宸低头扫了一眼她一半裹在被子里的身体,低笑:“不用穿了,我喜欢就这样抱着你睡。”

“还是穿上吧,我不习惯裸睡。”白慕晴道。

虽然她也很喜欢就这样抱着他睡,可是她不能这么做,万一南宫宸夜里犯病了,到时她忙着照顾他的同时还得忙着穿衣服,会影响到自己照顾他。

“那好吧,只穿这一件。”南宫宸返身将被他扔在床下的睡裙拾了起来,一手托起她的上身一手将裙子套在她身上,又将丝质的腰带系好。

完美的身段只被告一条丝质的睡裙包裹着,南宫宸看着身下的她,喉处不自觉地又开始燥热起来。还有她昏昏欲睡的样子,那简直就是诱人到了极至。

看到她是真的困了,他只好忍住体内直往上冲的欲火,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白慕晴在他怀里动了动,迷迷糊糊道:“南宫宸,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你想说什么?”

“刚刚我妈问我,你突然对我这么好,会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会不会是你为了更加狠毒地报复我,给我编织的一场谎言,会不会.......一觉醒来后就什么都没了?”她怒力地睁开双眼,试图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南宫宸失笑着摇了一下头,用手在她的鼻尖上拧了拧:“那就试试看了,看明天一觉醒来会不会什么都没有了。”

“那万一我妈猜测的是真的呢?我该怎么办?”

“对啊,你该怎么办?我也想知道。”

“我会.......崩溃得从楼顶跳下去。”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失去你啊。”

“真的?”

“你不会是真的在欺骗我吧?”白慕晴看着他脸上平静的表情,睡意顿时去了一半,从他怀里坐起,打量着他有些急了:“南宫宸,我警告你,如果你敢欺骗我,我可是会先把你杀了再跳楼的!”

“我好怕怕。”南宫宸冲她做了一个后怕的动作。

白慕晴急了:“我可是说真的。”

看着她急得眼眶泛红的样子,南宫宸终于不再逗她了,将她搂回怀里,吻着她的发丝低笑:“你有这么好的想象能力,为什么不去写小说?”

白慕晴翻身趴在他身上:“你的意思是.......是我想多了?你根本没有那么做?”

“亲爱的,在你心里我就是那么的可怕那么的是非不分么?”南宫宸再度吻了吻她:“放心吧,明天一觉醒来就是你最喜欢的熏衣草之乡了,没那么多屈折离奇的故事。”

“真的吗?”

“嗯。”

“谢谢你,老公。”白慕晴低头主动吻住他的唇。南宫宸却将她的脸捧了起来,盯着她:“我都承诺得那么感人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对我承诺些什么?”

“你要我承诺什么?”

“你说呢?”

“我啊.......。”白慕晴想了想,楼着手指道:“我会陪伴你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情都对你不离不弃。我要给你生健康的小宝宝,然后把他们一个个抚养成人,你让我向东,我绝不向西,你让我交出性命来,我也绝不摇一下头。”

她盯着他笑盈盈道:“这样够了么?”

“够了。”南宫宸点头,将她从自己身上翻了下来,换了个角度俯视着她:“我可都记住了。”

“我也记住了。”白慕晴笑呵呵道:“不过前提是你今晚得让我睡个好觉。”说完,她将他不知何时已经滑入她裙子内的手拽抓了出来,枕到自己颈下,同时闭上双眼。

南宫宸笑着拥紧了她,也闭上了双眼。

******

第二天一早,南宫宸和白慕明便出发前往有着熏衣草之乡的普罗旺斯。

从吃早餐开始,小意就一边嘟嚷着要跟他们一起去看花海,嘟嚷得白慕晴都心软了。

她搂住南宫宸的手臂道:“要不就带小意一起去嘛,反正就是看看风景,没有多大的运动量。”

南宫宸态度一如即往的坚决,道:“不行,小意想去的话等他病好之后你再陪他去,今天的你.......只能属于我。”南宫宸霸道地指了指自己。

他说完转向小意,双手扶住他的肩膀一本正经道:“小意,你知道什么是二人世界么?”

“不知道。”小意摇摇头。

“二人世界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单独在一起,比如我跟你姐,如果我们不好好过这个二人世界的话后果会很严重。”

“什么后果啊?”

“比如.......我跟你姐会感情不好,会离婚,也就是会分开。”

“就像我姐跟安南姐夫一样吗?”小意好奇地问道。

南宫宸的脸色一滞,白慕晴转过身去,忍着笑装没听见。

朱慧已经快急坏了,忙将小意从南宫宸跟前拉走一边歉疚道:“宸少,你别生气,小意他不是故意冒犯您的,您千万别生气。”

“妈.......。”白慕晴有些无语地翻起白眼,昨天不是已经跟她说过了么,不用那么害怕南宫宸,不用表现得那么卑微的。

南宫宸从地上站起,没有转身离开,而是冲小意点了一下头:“对,就是这样。”

“那我以后不是就见不到姐夫了?”小意倒是一点都不怕南宫宸。

“没错,所以你必须懂事。”

小意想了想,点头:“那好吧,我不去就是了。”

“真乖。”南宫宸用手在他的头顶上摸了摸,转身搂过白慕晴的肩膀往门口走去。

上了车后,白慕晴才侧头打量着他,然后用手在他的手臂上捅了一记:“哎,你不会生气了吧?”

南宫宸摇头,无所谓地耸耸肩:“我为什么要生气?你现在是我的。”

“难得你还有这么深明大义的时候。”白慕晴搂过他的手臂,将小脸靠在他的肩上美美地吐出一句:“难怪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原来是你变得越来越可爱了。”

南宫宸将自己的手臂从她怀里抽了回来,盯着她警告地说道:“你少给我灌迷汤,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以后再让我从你或者小意嘴里听到关于林安南这个人物,我对你不客气。”

白慕晴瑟缩了一下身体,心想还以为他真的不在乎了呢,原来.......。

她忍住笑,讷讷地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对我不客气?”

“你心里知道的。”南宫宸冲她投去暧昧的一笑,白慕晴的小脸便瞬间晕红了,随即抬手在他的手臂上拍了一记:“成天就想着这事,还有没有一点大BOSS的风范了?”

“我说的是扣你奖金。”南宫宸故意打量起她:“到底是谁成天想着这事了?”

如是,白慕晴的脸更红了。

******

虽然时节已过,不再是薰衣草最美丽的季节,但白慕晴还是觉得兴奋极了。

小时候的她,做梦都想有一天,自己能和心爱的人,在这个至死浪漫的美丽庄园里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好好地吸一口长气。

盼了这么多年,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她闭上眼,鼻息间满满都是薰衣草的清香。

“好想每天都能生活在这里。”她不自觉地吐出一句。

“这有点难。”南宫宸走过去搂住她的肩膀,与她一起感受着这心旷神怡了感觉。

“这是国家一级旅游胜地,不外卖的。”南宫宸轻笑:“就算卖我也买不起来送你。”

“你会买不起?”白慕晴扭头打量着他:“你不是富可敌国么?”

“谁告诉你我富可敌国了?”

“外面的传言啊。”白慕晴装出一副惊悚的表情:“难道我听错了?我的第一富豪夫人梦要碎了?”

“没碎啊。”南宫宸用手捏了捏她的嘴角:“你身边的这个男人可是跟这座薰衣草庄园一样无价的。”

“切.......。”

“你看不起我?”

“无价没感觉出来,倒是觉得你像块粘皮糖,怎么甩都甩不掉。”

“你再说一次?”

“我说我是块粘皮糖,这辈都要粘死你。”跟他相处久了,白慕晴很懂得察言观色,一般都会损完他之后再哄他一句。

果然,南宫宸刚沉下去的脸色便立刻又拨开乌云见明月了。

南宫宸一把将她掐入怀中,手指在她的腰上痒了起来,一边咬牙警告道:“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大胆了,居然连我都敢调戏。”

白慕晴被他痒得咯咯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往前逃避他的追逐。

因为不是旺季,四周游客极少,南宫宸便难得地收起了平日里的严肃,毫不客气地追上去,抓住她头上的大阳帽。

“别弄坏我的帽子.......。”白慕晴转身拍打着他的手背抗议。

她的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绊,身体直直地往后仰去,惊呼声随之响起。

手腕被她用力一拽,南宫宸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就这么直直地将她压入花海,压在身下。

“啊.......!”白慕晴感觉自己摔入了一个软棉棉,香喷喷的地方,身下身侧、就连颊边都是鲜艳的薰衣草花朵。而身上,是她所爱的男人。

一阵风吹来,她闭上眼,感觉自己就要醉死在这种浪漫的感觉中了。

怪不得人家都说普罗旺斯是个浪漫至死的地方!

南宫宸微微撑起身体,凝视着她浅笑:“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你说我要不要在这里好好地吻你一次?”

白慕晴摇摇头:“还是赶紧把我拉起来吧,把人家的花压坏了,小心管理员把我们两个扔出去。”

南宫宸也学着她摇摇头:“现在是薰衣草收割的季节,他们不会管的。”

“那也不太好。”白慕晴话还在口中,南宫宸便已经照着她的唇吻下去了。

就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他都会吻的,白慕晴在心里暗笑。

吻了一阵,南宫宸终于满意了,手指在她的鼻尖上点了一记:“记住,这是我留给你的浪漫之吻。”

“我一定会记住的。”白慕晴点点头。

南宫宸正要起身将她从花海中捞起来,白慕晴突然搂住他的脖子:“等一下,光在脑海中记不够,我还要把它拍下来,把你的手机给我。”

南宫宸依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相机,一手搂紧她一手将镜头拉远,成功地将这美丽的镜头定格下来。

“等等,再拍一个。”白慕晴嘟起小嘴挨到他的颊边,给了他一个可爱的吻。

南宫宸照完拿下来看了一眼,看着她嘟起的粉红小嘴,毫不客气地取笑:“都已经是少妇了,还装什么零零后卖盟。”

“那少妇应该是怎么样的?”

“比如这样。”南宫宸低头将自己的唇印在她的唇上,舌尖直接撬开她的贝齿,与她来了一个热情的舌吻。然后伸长手臂,这个热吻画面便被他成功定格在手机内。

“看,这么看是不是好多了?”南宫宸将手机递给她,白慕晴接过手机看了看,抬手在他的帅脸上拍了一记:“色鬼!拍照还不忘占人家便宜。”

南宫宸笑着将她从花海中拉了起来:“走吧。”

“干嘛这么早走?我还没看够呢。”白慕晴依依不舍地环视四周。

“你看这些花很多都败了,等明年夏天薰衣草旺季的时候我再带你来。”

“真的?你说的哦。”

南宫宸抬手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下:“能不能别总用一种怀疑的语气问我是不是真的?”

他发现她好像特别喜欢这样反问他,难道在她的心里,自己就是这么的不可信任么?看来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还有待提高。

“人家只是太高兴了嘛。”白慕晴也意识到这一点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

两人一起在薰衣草庄园内参观了一整个下午,直到快天黑时白慕晴才终于舍得往庄园外面走。

离开薰衣草庄园后,南宫宸又带着白慕晴来到附近的薰衣草商品专卖店。

看着里面琳琅满目、跟薰衣草有关的商品,白慕晴又惊又喜,将手里的物品往南宫宸怀里一推便开始挑了起来。

“这里的薰衣草精油好香。”她拿起一瓶试用妆就到南宫宸的鼻前:“你闻一下看看。”

“这里的薰衣草精油都是比较正宗的,你可以挑一点回去。”

“我可以每一样都要么?”白慕晴扫视着货架上面的各式精油。

南宫宸笑笑道:“如果你不担心被海关扣押的话,当然没问题。”他说完俯在她耳边:“不过前提是你别跟我走一路。”

白慕晴无语地飞了他一眼,不得不放弃掉这些可爱的小玩意。

虽然已经很割肉地把挑好的小物品放回货物架上,但走出店门的时候,白慕晴还是提了满满一袋子。想想前天在市区买的,加上今天的,难怪南宫宸要取笑她是到法国来代购的呢。

晚餐吃了特色小吃,然后手携手一起行走在充满着淡淡花香的街道上,白慕晴不禁又感叹起来:“不愧是花城,连街道上都可以闻到香的清香。”

“这里是个小乡镇,空色比城里的好。”

“确实。”白慕晴点点头,随即问道:“那我们今晚要住在这里么?”

“嗯,明天回巴黎。”

“那我们后天是不是就得回国了?”

“不然呢?你还想在这里继续呆下去?”

“我想在这里多陪小意两天嘛。”白慕晴想了想,道:“我知道宸大少爷日理万机比较忙,没关系,你先回去好了,我过几天再回去。”

南宫宸眉心一皱,睨着她:“你让我一个人回去?”

“怎么了?十来个小时而已,睡一觉就到了嘛。”

“睡回去之后呢?你让我独守空房好几天?”

“就几天而已。”

“一天也不行。”南宫宸俯视着她:“白小姐,我想你忘记了好几件事。”

“什么?”

“你现在还是戴罪之身呢,我什么时候说过会给你自由了?还有,你一共才入职半个多月,请假就要请十天?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不是,我当然想干。”白慕晴慌忙呵呵笑着改口道:“其实我也就是说说的啦,小意在这里过得开开心心的,又有人照顾,我一百个放心。”

她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工作,如果就这么被他收回去了那就太可惜了,她刚感受到上班的乐趣了,而且跟同事们也相处得很好,怎么可能舍得辞职?

“你能这么想就好。”南宫宸笑着在她的肩上拍了拍。

就算白慕晴不肯因为这个妥协,他还是会想别的办法威胁她的,总之他就是不要自己一个人回去,然后再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睡觉。

这么些日子以来,他又何尝不是已经习惯了抱着她入睡?

两人在小城镇里面挑了一间看起来比较高档优雅的独门小楼入住,小楼有院子,有花藤满绕的露台,房东还是对很热情的老年夫妇。

看到他们一进门,首先便招呼她们在院子里休息吃水果。

走累了的二人也没有客气,坐在院子里跟夫妇俩吃水果聊天,应该是南宫宸一个人在跟他们聊,因为白慕晴不会讲法语,也根本听不懂,只能看着大伙的表情猜语意。

看到老太太用下颌指着自己在说些什么,白慕晴俯身问南宫宸:“她在说什么?”

南宫宸倾过身来,在她耳边道:“他们说你长得一点都不漂亮,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你。”

“那你是怎么说的?”

“我说眼瞎心也瞎,没办法。”

白慕晴咯咯地笑了起来,虽然她听不懂法语,但她从老太太的表情中看得出来,老太太分明就是在夸她。

“你这是在故意挑拨我和这位老太太的感情么?”她说。

南宫宸抬手在她的脑袋上弹了一记:“听懂了还问?”

“我就是逗逗你,看你诚不诚实的。”白慕晴笑道。

在院子里休息了一阵,两人便回二楼卧室去了,白慕晴将今天的战利品往桌面上一放,从浴室中走出来的南宫宸看着那些精油,坏笑染上眼底:“你这么多肯定是带不回国内去的了,不过今晚可以好好把它们都享受了。”

“怎么享受?拿来泡澡么?”

“也可以,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

白慕晴想了想,摇头:“不行,我不能这么招蜂引蝶,会把身边的大色魔累坏的。”

“我不怕累,在这方面我很勤快的。”

“坏人。”白慕晴嗔骂了一声。

南宫宸笑着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抱她的同时还顺手从桌面上抄过一些精油和薰衣草干花。然后连她和花一起丢入正在注水的浴缸内。

白慕晴挣扎着从水里爬起,大声抗议道:“南宫宸你在干什么,你对我的精油做了什么?”

南宫宸不理会她,把一只只瓶子里的精油倒出来,又把盒子里的薰衣草干花瓣倒了出来,然后抬头冲她说了句:“你还不快点把衣服脱掉?”

“你出去我再脱。”白慕晴缩在浴缸一角。

南宫宸一把便将她从角落拽了出来,一边迅速地将她身上的衣服往下扒一边嘲弄道:“天天跟我缠绵,还在这里跟我装纯,有必要么?”

只一瞬间,白慕晴的身上便被剥了个精光,她只好迅速地坐入水中,一边低骂道:“南宫宸你太霸道了,你再不改改这个性我迟早要跟你离婚的!”

“反正我霸不霸道你都想跟我离的了,还不如霸道一点。”南宫宸剥完了她,便开始剥自己身上的衣服。

白慕晴发现他的动作后,脸红心跳地用手指住他:“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我没有在浴室里面干这个的嗜好,你最好把衣服给我穿上,你听到没有.......。”

在她的警告声中,南宫宸将自己的身体沉入水中,闭上眼:“听说薰衣草可以解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白慕晴打量着他,温水没过他的半个身体,紫色的花瓣儿在他性感的腹肌上晃动着,好不迷人。见他没有下一步动作后,心里居然小小地滑过一抹失望。

她自责地用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捏了一记,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色了?居然会变得这么口是心非,这跟白映安那种女人有什么不同?

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都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给带坏了,带得成天就想着这事儿。

南宫宸一睁开眼睛便看到她一脸自责的样子,倾身打量着她:“怎么,你不是一向很喜欢这种薰衣草香味的么?”

“是啊.......。”

“那你为什么一脸难受的样子?”

“我哪有,我只是不习惯跟你一起泡在水里。”

“你泡你的我泡我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好吧,各泡各的。

白慕晴轻吸口气,将心底不安分的躁动压了下去,然后学着他闭上双眼。

薰衣草精油和花瓣在热水的浸泡下,泛起一层浅浅的薄雾,氤氲在鼻息间,这种感觉好极了。

她还是头一次用薰衣草精油泡澡,也从来没有见别人泡过。

逛了一天的景色,她确实是累了,想好好地休息一下,然后,居然就这么不知不觉地在水中熟睡过去。叉丰何才。

她睡得很熟,就连被地宫宸从水里捞出来抱到床上都不自觉。

南宫宸帮她擦干身上的水珠,俯身在她的颈间闻了闻,又吻了吻,唇挪到她的耳际:“小东西,我把你弄得这么香喷喷的,你不打算给我享受一番再睡吗?”

白慕晴也不知道听没听到,转了个身趴在他身上咕哝道:“你也很香.......。”

“那你想要我么?”南宫宸试图挑逗她。

“我想睡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