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被人跟踪 钻满已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她没有半点转醒以及想要的欲望,南宫宸只好放弃了,在她的耳珠上咬了一记:“好,今晚就先放你一马。”

虽然搂着一个香喷喷又手感极好的身体很难入眠。不过看她这么困,他也只好忍了。好在他逛了一天也累了,并没有熬多久便跟着睡着过去。

*****

第二天,白慕晴是被外面好听的鸟鸣声吵醒的,她幽幽地睁开双眼,屋内已是一室的晨光,美得让人眩目。

她扭头看了一眼。发现身侧的床上有人睡过的痕迹,但人已经离开。

昨晚.......白慕晴突然想起自己是在浴缸里、在薰衣草的清香中睡着的,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居然一点都不记得了。

她低头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光裸的身体,居然没有穿衣服,那么南宫宸到底有没有对他做过什么呢?应该没有吧?他那么凶猛,如果做了她没有理由不知道的。

话说回来,就算做了又怎样?不是很平常的事么?

白慕晴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实在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的意义。

想起昨晚的薰衣草浴,她抬起手臂嗅了嗅,果然还是香喷喷的。

窗外传来断断续续的交谈声,偶尔会传来南宫宸的几句应和,白慕晴好奇地从床上坐起,披上睡衣走出露台,果然看到南宫宸正坐在一楼跟房东老太太聊天。

他的眼前摆着一本相册。修长的手指穿插在相册的页缝里,优雅浅笑,细细聆听着老太太的诉说。和曦的暖阳撒落在两人的身上,那画面看起来温馨动人。

白慕晴还是头一回看到他这么耐心地听一个人说话,而且还是个素不相识的人,就连老夫人,她也没见南宫宸现现在这样陪她聊过天。

她随手捏了几片花盆里开得正艳的月季花瓣撒落下去,花瓣刚好落在南宫宸眼前的相册上,南宫宸抬起头来,便看到白慕晴沐浴在一片暖阳中冲自己微笑。

他展颜回了她一个微笑,抬手冲她招了招。

白慕晴点头,欢快地往屋里跑去。换上衣服后往楼下小跑着走去。

她用刚临时学来的一句法语跟老太太打了招呼,老太太显得很开心,示意她一起看相册。

白慕晴依着南宫宸坐下,搂着他的手臂问道:“在看什么?”

南宫宸扭头,在她的发间嗅了嗅,压低声音道:“你好香。”

“外人面前给我正经点。”白慕晴抬手在他的脸上推了一记,然后低头看起了相册问:“在看什么?”

“看老太太家的相册,看,这个是她的儿子,目前正在海军区担任要职,老太太很以他为荣。”

“确实蛮帅的。”白慕晴点点头。

南宫宸抬手在她的脑门上拍了一记:“关注点能不那么偏僻么?”

白慕晴抬头冲他一笑:“人家说的是实话嘛,穿军装的都是帅哥。”

“穿西装的就不帅?”

“也很帅。”

“我跟他到底谁帅一点?”南宫宸用下颌指了一记相册上的军装男子。

此男已经很骄傲了。白慕晴实在不想让他变得更加骄傲,不想告诉他真话,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见过的最帅的男人。她笑盈盈道:“我们还是别讨论这个问题了,如果我说你比较帅,人家老太太会伤心的。”

“老太太听不懂。”南宫宸不依不挠。

白慕晴只好妥协了,抬头在他的下颌处亲了一下:“你帅一点。”

“只是一点吗?”叉丸尽才。

“不止一点,而是很多很多。”白慕晴无语,她现在是越来越发现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很难缠!

南宫宸终于满意了。没有什么比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有个好评价更让人欣慰了。

老太太看到两人这么亲密,招手让服务员给白慕晴倒了杯水后,悄无声息地起身离开了。

白慕晴对这本老太太引以为荣的相册很有兴趣,一边翻看着一边扭头问南宫宸,南宫宸看到她这么有兴趣反而不高兴了。

“你怎么对这个男人这么有兴趣?”他问出心中的不满。

白慕晴横了他一眼:“刚刚谁说的,关注点能不那么偏僻么?”

“是你先说他帅的。”

“我后来不是说你比他帅很多很多了么?”

南宫宸甩手将相册合上,在她耳边轻咬:“回房,单挑。”

白慕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抬起双手捏住他帅脸的两测:“南宫宸,我发现你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有没有?”

回房单挑?她才不要,就他那身姿,再来两个白慕晴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不过这似乎由不得她要不要,因为只要是南宫宸要的,她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误会,她半抗拒半妥协地跟着南宫宸上了楼。

门板‘砰’的一声被合上,紧接着是她的身体被压在床上。

南宫宸将帅脸埋入她的颈间,长闻了一下:“还是那么的香,果然是丰收时节的薰衣草最正宗。”

“你不是也泡了么?”白慕晴也学着他的样子,在他的颈间闻了闻:“香味有点淡啊。”

“如果我顶着一副这香喷喷的身体出门,人家不是要以为我是变态么?”

“所以呢?”

“我刚刚又用肥皂把身体狠搓了一遍。”

“好可惜。”白慕晴用小拳头捶打着他的肩膀:“你这是在浪费我的精油,我要你赔我。”

南宫宸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亲吻:“你要是喜欢的话,我让别人帮你代购,要多少都可以。”

“你说的啊。”

“嗯,我说的。”南宫宸的唇滑至她的胸前:“那么你呢?是不是应该就地报答一下?”

“不行。”

“嗯?”

“我要留着体力逛小镇。”白慕晴捧起他的帅脸:“现在陪我去参观小镇,晚上再报答你好不好。”

南宫宸摇头:“晚上你就不香了。”

“我可以再泡的嘛,保证泡得比现在还香。”白慕晴一本正经地承诺道。

南宫宸想了想,同意了,学着她刚刚的语气:“你说的啊。”

“对,我说的。”

南宫宸终于从她身上翻了下去,顺势将她从床上拽起,道:“我们先去吃早餐,然后参观小镇。”

“你知道路么?”

“我刚刚已经跟老太太打听过了,听她介绍起来还不错,你应该会喜欢。”

“太棒了。”白慕晴向来比较喜欢这种自然化的景观,昨天一路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觉得很不错了,没想到还有更不错的地方。

这里的小镇是典型的欧洲式小镇,鸟语花香,绿树成荫,是国内见不到的。住在这里的人也都很热情,没有半点排外的情绪。

两人在一起感觉了一把小镇的特色,下午便打道回巴黎了。

白慕晴在车上睡了一路,醒来时已经在别墅门口了。

南宫宸笑笑地打量她:“我还想着要不要把你抱进去的。”

“到了么?”白慕晴打量着四周,有点迷糊。

她紧接着便看到小意从屋里飞奔出来:“姐,姐夫你们回来啦!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白慕晴一看到小意立马便精神了,下车迎住他飞扑过来的身体:“当然有啊,怎么可能不给你带礼物?”

“给我带什么了?”

“进去就知道了。”白慕晴和他手牵着手一起往屋内走去。

朱慧仍然没能从对南宫宸的恐惧中恢复过来,脸上的笑容依旧不自在到了极点,像招待贵宾一样招待二人入座后,走到厨房倒水去了。

白慕晴俯南宫宸耳边压低声音嗔怪道:“看你都把我妈吓成什么样了,每次一看到你就发抖。”

南宫宸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习惯了就好,总有一天我会让她知道我是怎么宠她女儿的。”

“来,喝水。”朱慧将杯子放在南宫宸的面前时,大概是出于紧张,杯子掉在地毯上,水撒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她忙不迭地弯下腰去捡掉在地上的杯子。

南宫宸却先她一步将水杯从地毯上拾起,冲她浅笑道:“妈,你不用那么紧张,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嗯,呵呵.......。”朱慧点头,心里的恐惧却丝毫不减。

“妈,我很好奇,慕晴怎么就没有遗传到你的温顺性格呢?她可是天天欺负我玩的。”南宫宸又说。

白慕晴抬手在他的帅脸上推了一下反驳道:“你说谎,我哪有。”

其实她知道南宫宸这么说是为了让母亲放松下来的,她的心里涌起一抹淡淡的感动。

******

晚上,白慕晴跟朱慧提到自己想留下来多陪小意几天的想法,她原本想告诉母亲这个想法被南宫宸拒绝掉了,不想朱慧显得比南宫宸还排斥她的这种想法。

“你还是回国去吧。”朱慧直接说道。

白慕晴讶然地打量着她:“妈,你怎么了?不想看到我啊?”

“怎么会?”朱慧摇了一下头道:“我只是不想若宸少生气,你还是跟他一起回国吧。”

在南宫宸和白慕晴没有来之前,她虽然心里不安,但至少每天过得自由,不用那么拘束。南宫宸来这里才没多长时间,她就感觉到度时如年,恨不得他快点离开。

她对南宫宸的恐惧,不只是一点点的。

白慕晴听见她怕成这样,笑着安抚道:“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宸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许雅容母女是因为触到了他的底线,所以才会那样子对她们的。”

朱慧盯着白慕晴,突然疑惑地问了句:“慕晴,你是宸少把你父亲逼死的,难道你一点都不恨他么?”

白慕晴怔住了,讶然地盯着她,显然是没料到她会突然这么问。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是因为自己太冷血了吗?她不禁在心底自问。

虽然白景平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过亲生女儿,甚至还纵容他的妻女没完没了地伤害她,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不是么?

“妈,你觉得我应该恨他么?”她盯着朱慧小心翼翼地问。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随口问问的。”朱慧低下头去,无奈地笑了笑:“你爸对你并不好,你对他没感情也是正常的,我只是.......。”

“你只是觉得他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我应该恨南宫宸对么?”白慕晴接下她的话尾,盯着她,随即摇头苦笑了一下:“妈,你对他一直有感情,我还指望着能跟他再续前缘对么?”

“我没有!”朱慧情急地反驳。

“妈,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明白。”白慕晴看着眼前这位命运坎坷的母亲,心里不由得升起一抹心疼,她伸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妈,那个男人心里没有你,也从来没有相信过你,爱护过你,别再想着他了。他对你的伤害从来没有断过,也从来没有管过我们母女的死活。倒是南宫宸帮我们治好了小意,我们应该感谢他。”

“我知道,我没有对宸少的意思。”朱慧忙道,既便是心里有怨怼她也不敢说出来啊。

是南宫宸逼死了白景平,那位虽然不爱她,但却是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她怎么可能不怨?

白慕晴明白她内心肯定是埋怨南宫宸的,她想了想,轻吸口气道:“妈,虽然不应该,但我还是想让你明白一下,南宫宸曾经跟我说过,他只不过是在饭局上提醒了一句税务局的人应该好好查查白氏的税,税务局一查果然查出一堆问题来,白氏一夜之间失信,客户作鸟兽散,南宫宸便直接将白氏接手了。”

“他这明摆着是故意的。”

“是,他确实是故意的,但如果白氏不是偷了那么大量的税,南宫宸即便是请税务局的人去查也查不出问题来。”

“反正就算白氏的税务没有问题,南宫宸一样会用别的方法将白氏收购的。”朱慧说道。

“可是.......妈,如果不是白家的人招惹南宫宸,南宫宸也不会对他们下手啊,白家的人如此戏弄南宫宸,白映安甚至还亲手掐死了南宫宸的儿子,这一点又该怎么算?难道南宫宸应该忍气吞声,装作没有发生过么?”

朱慧看着白慕晴,突然失笑了一下:“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我.......。”白慕晴哑言。

也是啊,她居然学会替南宫宸说好话了。

其实她在安慰母亲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劝慰自己接受父亲的死是咎由自取。

朱慧又是一笑:“不过我也就是说说的,你别太放在心上,反正谁也不是南宫宸的对手,即便是我们对他有不满又能怎么样?既然他对你好,你就跟着他好好过吧。”

白慕晴点点头,生怕母亲不相信南宫宸对自己好似的,第无数次地重复道:“妈,宸少真的对我很好,我能感觉得出来他是真的喜欢我,而不是有预谋的。”

“那就好,是真心的就好。”朱慧点头,随即改口问道:“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国?还有,宸少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送我和小意回去。”

换了稍微轻松点的话题,白慕晴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下来了,含笑道:“我和宸少打算后天回去,至于你和小意,可能还要在这里再休息一两个月。心脏手术非同小可嘛,休息久一点,复查到真正没有问题的时候再回去不迟。”

“好,我明白了,替我感谢宸少。”

“妈,谢谢倒是不用,如果你能原谅他就最好了。”白慕晴笑笑地说道。

虽然南宫宸的性格,根本不会在乎朱慧原不原谅他,也根本不需要她的原谅。但作为女儿,作为妻子,她当然是希望他们两个没有任何隔阂的。

白慕晴从床上站起,临走时抱了抱母亲道:“妈,你放心,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磨难了。”

“但愿如此吧。”

“等你们回到C城,一切将会重新开始!”

“嗯,好的。”

“晚安。”白慕晴冲母亲摇了一下手后,转身走出她的卧室。

她并没有直接上楼,而是靠在门边仰头轻吸口气,眨去眼底不小心浮上来的泪雾。随即低下头,迈步准备上楼。

她刚迈了两步,但被站在自己跟前的南宫宸吓了一跳,她愣了一下,随即拍着自己的胸口埋怨道:“南宫宸,你知道我对这个屋子陌生,能不能别突然冒出来啊,很吓人的。”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南宫宸双手插兜地往她迈步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后打量着她:“说吧,是不是在偷偷讲我坏话?”

“哪有?”

“那你哭什么?”

“我哭了么?”白慕晴摸了摸一下眼睛。

“走吧,该上去睡觉了。”南宫宸揽过她的肩膀,搂着她往楼上走去。

看到她心情失落,南宫宸也不指望她会为自己泡一个香喷喷的薰衣草精油浴了。

将她放倒在床上后,问道:“怎么了?心情这么低落?”

白慕晴看着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这件事情,关于父亲之死,南宫宸一定不想再提起。

说起恨南宫宸,她觉得即便是要恨也应该是因为外婆而恨他。虽然颜助理已经跟她解释过外婆的死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了,可心里肯定还是有些芥蒂的。

她也曾怪过他,怨过他,只是这些情素早就被爱情蒙蔽了,她也很久不敢再去想了。

“说话。”南宫宸用手指在他的鼻尖在点了一记:“是不是你妈对白董的死一直很介怀?”

白慕晴讶然地打量着他:“你怎么知道?”

“我可以感觉得出来。”

“你别怪她。”白慕晴忙替母亲解释道:“其实她也挺可怜的,这辈子就爱过白董这一个男人。”

“你放心,我并不怪她。”南宫宸还不置于跟一个软弱的妇女生气。

“我妈年轻的时候确实犯过错,爱上了不该爱的男人,而男人都是势利的,他跟我妈交往的同时也在跟映安的母亲交往,并且最终选择了家里比较有钱的许家。最可恨的是他明明已经娶妻了,还跟我妈藕断丝连,我妈又是个毫无个性毫无立场的人,然后便出来我这么个产物了。”

“你这么个产物.......。”南宫宸‘噗’笑一声,道:“我看你这个产物跟你妈的性格倒是挺像的,又弱又没主见。”

“还有对男人专情。”白慕晴补了一句。

“你对男人专情?你指的是林安南么?”南宫宸不悦。

“当然不是了。”白慕晴忙道:“我虽然软弱,但我比我妈更有尊严一点,对于毫无底纸地伤害过我的男人,我是绝对不可能原谅的。”

“毫无底线是什么样子?”

“就是像白董伤害我妈,林安南伤害我一样,都是为了自己的前程选择了背叛,改投了有钱千金的怀抱。”

南宫宸点头:“这么说,我的虐还算是有底线的?”

白慕晴点头:“希望你能坚守底线到底。”

“例如呢?”

“例如.......不能跟乔少一样在外面生孩子,让苏惜喜当妈。”

“好,我的孩子只让你生。”

白慕晴忙添了句:“不生孩子也不能在外面养女人。”

“可以。”

其实她最在乎的是另一半对感情的忠贞,对婚姻的忠诚。南宫宸怎么囚禁她,怎么侮辱她,她都可以接受,毕竟是自己先欺骗和伤害他,把他逼疯的。

现在回过头去想想,南宫宸一定也是痛苦死了,纠结死了,明明恨不得掐死她,却又不舍得把她像白映安一样伤害。如果不是对她有感情,他又哪用这么纠结呢?

“对了,你的意思是.......小意不是白董和你妈妈的产物?”南宫宸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并没有告诉白慕晴,其实他把白氏收购下来,打算等小意长大后把公司交还给他的。

白慕晴摇头:“我没跟你说过么?小意是我妈跟后爸的孩子。”

“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小意。”

“噢。”白慕晴点头:“是这样的啦,我妈在娘家被舅妈欺负得呆不下去,只好带着我上白家认亲,可是白家不认。我妈养不活自己和我,只好随便找个人嫁了,然后才生了小意。可悲的是后爸好赌又爱喝酒,整天打我妈,我妈不堪打骂又带着我和小意离家出走了。”

南宫宸听着她的故事,一语不发。

白慕晴苦笑:“我妈是不是很可怜?”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

“所以啊,希望你不要怪她。”

“放心吧,我不会怪她的。”南宫宸怜悯地摸了摸她的头:“你告诉她,以后她和小意的生活我会负责,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们了。”

“谢谢。”白慕晴感动地搂住他的脖子,笑眯眯道:“你知道么,我之前一直恨白映安入骨的,做梦都想杀了她。可是现在我不恨了,因为如果不是她,我不可能傍到你这么一位金主。”

“好好的情话,能不能别说得那么铜臭味?”南宫宸无语。

“我说的是事实嘛。”

“太杀风景了。”

“好啦,那我重新说,如果不是她,我不可能遇到你这么一位帅气又可爱的男人。”

“这还差不多。”南宫宸满意地笑了。

******

第二天,南宫宸去忙最后的一点公事。

白慕晴陪母亲和小意在附近逛街,打算给他们置一些物品和食物。

在某大型商场内,白慕晴和小意兴致勃勃地挑着物品,朱慧跟在身后一个劲地劝道:“慕晴,真的不用再买了,宸少给我们留了卡,要什么东西我们都可以自己买的。”

白慕晴一边挑货品一边道:“小意说了,你什么都不舍得买,所以只能我替你们买了。”

“就是嘛,妈妈什么都不舍得买给我。”小意嘟起小嘴说。

“那又不是我们自己的钱,当然要省着点花啊。”

小意辩驳道::“可是姐夫说了,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不用客气。”

朱慧抬手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一记以示警告,小意撇了撇嘴,不敢再说话了。

买好东西后,朱慧声称小意不能太累,要带他回去休息,白慕晴只好让司机送她们先回。

“姐姐,你不回去吗?”小意问道。

“明天就要回国了,我想自己一个人再逛逛。”

“姐,我要和你一起逛。”

“不准,赶紧跟我回家休息。”朱慧将他牵了过去,对白慕晴道:“那你自己小心点,别走丢了。”

“放心吧,我没那么笨。”白慕晴将他们送上车,冲他们摇手道别。目送他们离开后,才转身继续逛自己的街去。

她在前面的服装广场晃了一圈,给小意买了套衣服后,又给南宫宸挑了件毛衣。当她经过婴幼专区的时候,目光被模特身上的小裙子吸引了。

她忍不住走进去,细细地打量起这件可爱的小裙子,然后用英语寻问起价钱。

服务员笑盈盈地告诉她,这件衣服三岁之前的码数都有,问她宝宝多大了。

白慕晴怔了怔,她的孩子多大了.......。

她的孩子很快就要半岁了,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不知道自己该买多大的。

服务员告诉她这条小裙子正在搞店庆活动打三折,她看了看价钱,并不贵。然而,她还是礼貌地冲店员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开。

为了不让自己难受,她一般都会绕开婴幼专区的,她离开店子后快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脚步快得几乎是在逃离。

直到走出大商场她才轻吐口气,抬头望头顶的暖阳,试图让自己的心情重新阳光起来。

当她低下头的时候,腰际突然被什么东西圈上,她愣了一下,看到是男人的手臂后本能地便要尖叫。然而不等她叫出来,嘴巴也被人捂住了。

她被人强行带向商场旁边的小巷子里,以为遇上打动的她更加焦急起来,一边挣扎一边从嘴里发出呜呜的抗议声。

直到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慕晴,是我。”

白慕晴怔住了,嘴巴和腰上的手臂一松,她便立刻转过身去,愕然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好半晌才结巴着问出一句:“安南,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可是法国啊,他不是在英国么?而且还那么凑巧地遇到她了?

眼前的林安南虽然看起来比之前憔悴了些,但看起来过得还不错,身上穿的,用里戴的也都是些大品牌。也是啊,林家二老只是承认会把他送出国去,永远不再让他回C城,但并没有说过要在国外让他自生自灭。林家那么有钱,又怎么可能让他在外面受委屈呢?

“知道你要来法国,我特地从英国赶过来见你的。”林安南显得有些兴奋。

终于等到她独身的时候了,他还怕自己没有机会与她面对面交谈。

白慕晴脑子一空,盯着他问了一句:“你找我做什么?”

“你说呢?”林安南浅笑道:“我听说你被南宫宸软禁起来了,一直联系不上你,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你要来法国.......。”

“安南。”白慕晴打断他,脸上满满都是歉疚,她迟疑着张了张嘴:“我.......我跟南宫宸结婚了。”

“那样的婚姻不算数。”

“不,这次是真的结婚了。”

“不可能。”林安南打断她,含笑道:“你说过你愿意嫁给我,愿意和我过一辈子的,而且我们在牧师面前宣过誓,交换过戒指的,你看我现在还戴着你送我的戒指呢。”

他抬起左手,无名指上果然戴着那天在婚礼中她为他戴上的戒指。

“慕晴,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把你从他身边救出来的,而且我已经想到好的办法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重新在一起了,耐心地等我一下好么?”

“安南。”白慕晴心里的愧疚更深了,虽然不忍,但她还是硬着头皮道:“请你忘了我,在国外好好生活吧。”

“为什么?”

“我.......。”白慕晴咬了咬牙:“我跟南宫宸真的已经结婚了,你应该知道的,我心里一直挂念着他,我想留在他身边.......对不起,我.......。”

“可是当初我去小阁楼里接你的时候,你答应过会嫁给我的,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那对母女虐死了,难道你都忘了这些吗?你忘了对我的承诺吗?”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白慕晴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

林安南说的没错,当初正是因为自己承诺过会嫁给他,他才把自己从许雅容手里救出来的。可是如今天她却要毁约了,也只能毁约了。

“对不起,安南,我毁约了。你就当我是个不守信用,忘因负义的女人吧,因为我现在已经是南宫宸的妻子了,回不到你身边去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贱!?”林安南气愤地掐住她的下颌,一把将她推到墙壁处,瞪着她咬牙切齿:“我才走了几个月你就嫁给他了?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给自己谋出路吗?你以为我就这么完了吗?我告诉你,没有!我林安南不会就这么容易完蛋的。我不回国一样可以活得风生水起,一样可以给你好的生活.......。”

“安南,你先放开我!”白慕晴难受地皱起眉头。

她的下巴被林安南掐得生疼,后背低着硬邦邦的墙臂,在他激动的晃动下,摩擦得生疼。

林安南并没有松开她,甚至还将她掐得更紧:“为什么?我对你不够好吗?对你妈你弟不够好吗?为什么要改投南宫宸的怀抱?为什么?”

“因为我爱他!”白慕晴低喊出一句:“对不起,我爱他.......!”

“你就是个贱人!”林安南气愤地一把抬高她的下颌,然后低头吻住她的唇。

白慕晴没料到他会吻自己,被坏坏了,一边挣扎反抗一边情急道:“林安南,请你不要再这样,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为什么不可能?就因为他比我有钱吗?”他大力地吻着,咬得她嘴唇生疼。

白慕晴忍着疼推打他的肩膀:“不是因为钱的问题,唔.......。”

“那是因为什么?”

“我说了那是因为爱.......。”

“他都这样伤害你了,你还爱他?”林安南放开她的唇,瞪着她的目光如同能喷出火来:“他对你的伤害难道不比我多吗?为什么你爱他却不爱我?”

他一把夺过她紧紧地攥在手心里的袋子,从里面拿出那件白慕晴刚买的毛衣:“你居然还给他买衣服?跟他在法国街头打打闹闹,笑个不停?你还有点自尊么?”

林安南甩手将毛衣甩在她的脸上。

白慕晴痛得闭了闭眼,毛衣掉在地板上。

她瞪着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天她总觉得身后好像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了,原来是他在跟踪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