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针锋相对 钻满已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安南不解恨地又双手抓住她的肩膀大力摇晃:“就算你不在乎他曾经伤害过你,那么你也不在乎他曾经害死你外婆的事了么?你是不是早就把这事给忘了?”

“林安南!够了!”白慕晴终于控制不住地在他的胸口处推了一下:“我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不用你提醒!”

“我看你是心虚了吧?你明明就没有忘记外婆的死对么?可你还是嫁给了他,并且跟他跑来法国度蜜月。你这么没有尊严就不怕外婆在九泉之下气疯吗?”

“你说够了没有?够了没有!”白慕晴叫嚷着流下泪来,恨不得能用什么东西堵了他的嘴。

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她都已经说服自己要把过去的恩怨忘掉了,为什么还要再次把外婆的事情翻出来让她难受?

“为什么不让我说?你在心虚什么?”

“我没有心虚!南宫宸也不是故意要害死我外婆的,我早就已经不怪他不恨他了。”

“你.......无耻!”林安南鄙夷地吐出几个字。

“没错,我就是这么无耻,可是跟你没关系.......!”白慕晴奋力地一把将他推开,连地上的毛衣也顾不上去捡了。转身便要逃离他。

林安南伸手去抓她的手臂,可惜没有抓住。

白慕晴已经跑出小巷,外面人来人往,林安南不敢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跑走。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林安南气得一脚踢在地面上的毛衣上,双目因气恨而腥红。

在原地呆站了片刻,他才重新抬起脸来,盯着白慕晴消失的方向咬牙吐出一句:“我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慕晴,你等着!”

*****

从小巷子里面跑出来后,白慕晴就像疯了般往别墅的方向跑去,她担心林安南会追上来,会把她重新抓回去侮辱强吻。

她就这么一路奔跑着。额头上热得流下汗来。

直到看到别墅的身影,才终于停下脚步,她回头看了一眼身体,确实林安南没有追上来后才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好不容易气顺了些,她将脸埋在双膝间,难受地闭上眼。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法国遇到林安南,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遇到。

是她把林安南这个人忽略了,她以为林安南被送出国外后,自己跟他的关系也将从此一刀两断。她以为林安南会知难而退,不再对她存有幻想,没想到.......。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她要怎么处理她跟林安南的关系?

南宫宸回到别墅并没有看到白慕晴的身影。问了小意才知道她自己一个人逛去了。

他拿出手机拨打白慕晴的号码,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

他是站在二楼露台上打电话的,隐约中可以听到大门口传来手机铃声,那是他在白慕晴手机里专门设的铃声。

他以为白慕晴已经到家了,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她进来,他只好转身下楼,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当他看到白慕晴埋头蹲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样子时,心头一紧,忙走上去在她跟前蹲下,打量着她问道:“慕晴,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白慕晴幽幽地抬起头来,眼眶红红的似要沁出泪来。嘴唇也破了皮,渗出血渍。

“你怎么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南宫宸越发的担忧起来。

白慕晴摇摇头,盯着他含泪道:“我刚刚在街上遇到林安南了。”

“林安南?”听到这个名字,南宫宸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迫切地追问道:“然后呢?他欺负你了?”

他用手托起她的下巴,打量着她渗出血渍的唇,脸色越发的难看:“你的嘴唇是不是被他咬伤的?他吻你了?”

白慕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自己跟林安南刚刚在一起的经过。她的沉默分明就是默认。南宫宸蓦地从地板上站起:“告诉我,他在哪?”

白慕晴跟着从地面上站起,拉住他道:“宸,你别这么激动,他找我主要是因为.......。”

“你在为他求情么?”南宫宸打断她,气愤不已:“难道你还想跟他再继续纠缠下去?”

“如果我想跟他继续纠缠,就不是急着跑回来,而是跟他一起找个地方坐下来续旧。也不会告诉你,我刚刚遇见他的事了。”白慕晴摇了一下头:“我只是不希望你用冲动的态度解决问题,这么做只会激发他的报复意识,对此咱俩没有任何好处的。”

见南宫宸不语,白慕晴接着道:“他会找到我,是因为当初他把我从许雅容手里救出来的时候,我曾承诺过会嫁给他。他认为我该屡行承诺,应该回到他身边去。”

“那你是怎么回应他的?”

“我告诉他我已经跟你正式结婚了,然后他就生气了,气愤地强吻了我。”白慕晴依旧抓着南宫宸的手臂:“宸,我当初确实承诺过会嫁给他,现在爽约的是我,所以.......。”

“我问你,你除了告诉他你跟我正式结婚外,还告诉他什么了?”南宫宸比较在意这个。

“我跟他说,我爱的人是你,他气得把我买给你的毛衣扔掉了.......唔.......。”白慕晴感觉到唇上一痛,她瞪大双眼盯着眼前这张放大的帅脸,一时间愣住了。

因为她的唇上有伤,南宫宸不敢吻她吻得太烈,吻了一阵便松开她,然后一把将她抱入怀中,吻着她的发丝道:“这样就够了。”

“什么够了?”白慕晴有些迷糊。

“只要你愿意告诉他你爱的是我,这样就够了。”

“可是.......。”

“你放心,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南宫宸道:“他强吻了你,这事我本不该就这么算了的。但念在他救过你一回,你爽过他一次约的份上,我可以放他一马,而且这事一笔勾销,你也不用再觉得心里有负于他。不过,绝对不能再有下次。”

白慕晴讶然地盯着他:“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去找他了?”

“怎么?你很关心他?”

“不是,我只是不希望你别跟他再起冲突,毕竟我是你的妻子这事对他的打击已经够大了,这事就算了吧。”

“好,这次我听你的,”南宫宸在她唇瓣的血渍上轻摁了一下,道:“走吧,我们回屋去。”

白慕晴点头,轻吸口气后跟着他往屋里走去。

朱慧看到白慕晴脸色不太好地走进来,打量着她关切地问:“慕晴,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叉司厅圾。

白慕晴冲她微微一笑:“没有啊。”

“那你的嘴巴.......。”

“噢,不小心被个奇怪的人吓了一跳,不小心咬的。”白慕晴说完,和南宫宸一起往楼上走去。

回到卧室,南宫宸给她倒了杯水,打量着她唇上的小伤口皱眉:“疼么?”

“不疼。”白慕晴用舌尖舔了一下嘴唇,盯着他问道:“对了,明天我们回国后,林安南来找我妈和小意怎么办?”

“放心,我不会让他有这个机会的。”这个问题南宫宸刚刚也想到了。

白慕晴点点头,不说话了。

******

第二天一早,两人便前往机场准备回国了。

临行前,小意依依不舍地拉着白慕晴的手不让她走,白慕晴看了南宫宸一眼,抚摸着他的小脑袋安抚道:“小意,等你的病彻底好了,就可以回国,然后每天都见到姐姐了。”

“可是还要很久啊。”

“不用很久的,最多两个月就可以回去了。”

“真的吗?”小意转向南宫宸,用求证的目光看着他。

南宫宸点头:“当然,医生也是这么说的嘛。”

“医生说的话我又听不懂。”

“所以啊,你要乖乖跟家教老师学习,长大了就不会像你姐一样出了国就连自己名字都不会说了。”

“你又拿我开涮。”白慕晴不高兴地用手肘在他的腰上撞了一下。

南宫宸笑着揽过她的肩膀,对朱慧和小意道过别后拉开车门上了车子。

在机场内,南宫宸去办理登机手续,白慕晴站在机场大厅里面玩手机。

她在犹豫着要不要给林安南发个道别的短信,顺便再提醒他一下,自己确实已经结婚了,让他别再为了她干傻事。

昨天在小巷子里,林安南曾说过他正在计划着把她抢回去,她不知道是什么计划,不管是什么,她都不希望他再浪费时间和精力,再得罪南宫宸。

没等她考虑好要不要发这条短信,眼前却突然想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慕晴。”

白慕晴愕然地抬起头来,果然看到林安南正直挺挺地站在自己跟前。

她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办理托运手续的南宫宸,情急之下一把抓住林安南的手腕,将他拉到旁边气急败坏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你上次已经把宸少得罪了,难道现在还想再得罪他吗?”

林安南也扭头扫了一眼南宫宸,毫不畏惧道:“我想跟他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南宫宸不会跟你谈的。”

“为什么没什么好谈?是你不希望我们谈么?”林安南睨着她反问。

“安南.......。”白慕晴一脸无奈:“昨天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已经跟南宫宸结婚了,我们再也不可能了。请你放手吧,找个彼此相爱的女孩结婚,别再招惹宸少了。”

“我说过了,我爱的人是你,所以我必须跟他谈.......。”

“林少。”南宫宸突然出声打断他,绕到白慕晴身侧揽住她的肩膀,打量着眼前的林安南不冷不热道:“谢谢你当初把慕晴让给了我,不过既然已经让了,就别再反悔想要回去了。别说慕晴不是礼物可以让来让去,即便她是,我也不是爱好玩弄礼物的人,更不会接受别人送了我礼物还闹着要回去这种事。”

“所以.......找我谈谈就免了,还有,我奉劝你一句,在我耐心还没有彻底被你磨没之前,请尽快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否则别怪我不念亲情。”

白慕晴冲他使眼色让他赶紧走,可是林安南不死心,他咬了咬牙道:“当初慕晴差一点被许雅容虐死的时候,是我把她救出来的,不是你南宫宸。慕晴已经跟我在牧师面前宣过誓,也交换过戒指了,我们的婚姻可是在大家的见证下成立的。

白慕晴心下一紧,担忧地望向南宫宸。

南宫宸倒是面不改色,依旧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道:“你说的是那次在酒店么?那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我和慕晴的婚姻关系可是受法律保护的。”

南宫宸顿了顿,接着道:“昨天你强吻慕晴的事,我原本并不打算放过你的,不过既然慕晴替你求了情这事就算了,就当是还你当初救她一命的人情,从今以后你俩之间再无瓜葛,我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

南宫宸说完,搂紧了白慕晴的肩膀道:“老婆,我们走。”

白慕晴看了看林安南,转身要跟着他离开。

林安南却突然冲南宫宸吐出一句:“慕晴有自己的想法,你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南宫宸转回身来,重新面对他:“慕晴已经选择跟我结婚了。”

“她一定是被你逼迫的。”

南宫宸想了想,松开白慕晴浅笑道:“好啊,那就让慕晴在这里选一次好了,万一她选择了我,那么就请林少以后离她远一点。”

听到南宫宸的话,白慕晴的头皮瞬间一麻。

他居然要她当着两人的面选择?

她抬头望向林安南,接触到他投射过来复杂的目光,那目光中有期盼有爱意,甚至还带了些许哀求?

“慕晴,你现在靠我们,你想跟谁。”南宫宸看着白慕晴问。

一脸自信的他,在看到白慕晴沉默后,居然也变得跟林安南一样紧张起来,盯着她的目光炙热不已。他甚至都没有想过,如果白慕晴在这一刻选择了林安南,那么他该怎么做?难道真的要成全他们吗?

不,他知道自己肯定做不到!

沉吟片刻,白慕晴才抬眸盯着林安南道:“安南,曾经我是真心爱过你的,但是自从发生过代嫁的事情,看到你跟白映安在洗手间的时候。我对你的感情就一夜之间改变了,我已经不爱你了。我现在爱的人是南宫宸,而且已经嫁给他了,我很感激你那次救了我,我愿意用任何形式来回报你,除了.......婚姻。”

略一停顿后,她接着说:“对不起,你负我一次,我欠你一回,咱们扯平吧。”

她几乎不敢直视林安南的目光,因为不忍看到他眼里的失望。

林安南确实是失望极了,失望得心都在滴血。

南宫宸悬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他并未多言,重新拥住白慕晴的肩膀吐出一句:“慕晴,我们走。”

白慕晴点头,最后看了林安南一眼后,和南宫宸一起往安检口走去。

林安南就这么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里,看着两人相拥离去的背影,脸色的失望渐渐地转变成怒火,一点一点地燃烧起来。

其实他早该猜到会是这种结局,可还是跑来机场,为的是什么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从进入安检口到登上飞机,白慕晴始终没有再发一语。

飞机开始爬坡起飞,南宫宸终于忍不住地扭头盯着她:“怎么了?还在难过?”

白慕晴稍稍回过神来,冲他摇了一下头:“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从离开他后就一句话都不说?”她能够当着林安南的面选择他,这一点他还是很开心的,但他不喜欢她为了别个男人愁眉苦脸。

白慕晴轻叹口气,双手搂上他的手臂,脑袋靠着他的肩膀:“谁让我就是这么善良的一个人呢,从小到大都是别人骗我,欺负我,可我却从来不忍心去伤害别人。林安南虽然陷害过我,但他也算是知错能改,也是他将我从许雅容手里救出来的。当时他站在我面前给我两个选择,一是继续留在阁楼里被许雅容囚禁,二是嫁给他,为了能够活下来,我选择了第二,可是.......。”

她摇摇头,又是一声轻叹:“没想到我也有毁掉承诺的时候,也有伤害别人的时候。这样的我,跟白映安又有什么区别呢?”

南宫宸抬手在她的头上摸了一下:“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你刚不是说了么,他负你一次,你欠他一回,两清了。”

“可我还是觉得.......。”

“不许再觉得。”南宫宸打断他:“你应该这么想,当初如果不是他联手白家把你送入南宫家,哪会有后面的事情,又怎么会需要他去把你从阁楼里救下来?”

白慕晴抬头望着他,也是啊,经他这么一说,她心里的愧疚瞬间消散了不少。

“可是.......。”

“嗯?”南宫宸挑眉,眼神着有着不悦。

“如果不是他,你上哪找那么好的老婆去?”

“哟。”南宫宸吃笑着打量她:“什么时候学得这么贫了?”

“当然是跟你学的啊。”

“好,看在他这么大功劳的份上,我原谅他了。”

“你的意思是.......你准他回国了?”

“当然不是。”南宫宸摇头:“我怎么能放他回国去跟我抢老婆?”

“看,还说你原谅他了呢。”

“怎么?你不高兴?”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你担心得太多了,你看我是那么花心的人么?”

“我觉得你挺好骗的啊,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把你给骗了。”

“哪有!”白慕晴不服气地用手捶打他。

南宫宸一把捉住她的小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然后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虽然这里是头等仓的私人空间,但也不能太闹腾啊。

白慕晴停下手中的动作,南宫宸俯身在她的耳边说:“不过仔细想想,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使你上勾爱上我了。”

白慕晴想了想,她也不知道。

“举一两点出来听听?”

白慕晴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继续深想,半晌才说:“应该是.......你帮孩子们找住处的时候?不没那么早,是你把我从天桥下方拉上来,同意我生下孩子的时候?还是你把我从那个臭乞丐手里救下来的时候?不记得了,反正就是悲催地喜欢上了。”

“注意你的形容词,什么叫悲催地喜欢上了?”南宫宸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纠正她这种说情话,说着说着就说歪了的习惯。

“喜欢上你这么个高高在上的男人,难道不是件悲催的事情么?”

“我怎么觉得你脸上满满都是幸福?”

“不知道为什么。”白慕晴脸上的表情渐渐地黯了下来,盯着他道:“每次幸福过后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我这一生不应该就此平静下去,后面还会有更艰巨的考验在等着我。”

南宫宸想了想,浅笑:“那么你有没有预感到究竟是什么样的考验?”

“我想.......多半是跟你有关吧。”

“我?”南宫宸指了指自己:“难道你也相信我活长?”

“当然不是了。”白慕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捶了一记:“就你这强健的身体我看至少还有六十年能活,我死了都未必能轮到你。”

“说什么傻话,你得活得比我长,不然谁给我收尸。”

“那你要是死了,谁给我收尸。”白慕晴反问。

“要不.......咱们再活六十年,活够了就一起去死?”

“好啊,让儿孙们给我们收尸。”

南宫宸笑着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现在还有那种不好的预感么?”

现在.......。

白慕晴望着他,随即抱着他笑了,她没有告诉他甚实一样是有的,还还是觉得幸福来得太容易了。

明明就是历经磨难才得来的,偏偏她还觉得来得太容易呢?

她抬头看了南宫宸一眼,为何他就没有这种烦恼呢?

飞机准点降落在C城国际机场,一走出机场,白慕晴闭上双眼深吸口气,感叹道:“法国再美,还是自己的家乡舒服,回家的感觉真好。”

南宫宸笑着扫了她一眼:“不想住在薰衣草庄园里了?”

“不想。”白慕晴嘿嘿一笑。

南宫宸揽过她的肩膀:“走吧,回家睡觉去。”

两人一起回到小别墅,随便弄了点吃的后便回到卧室睡觉去了。

******

从法国回来的第一个工作日,白慕晴依旧是和南宫宸一起去公司的。

将从法国带回来的小礼物分送给同事们,白慕晴不好意思地冲大伙道:“抱歉啊,都不是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东西,大家别嫌弃。”

“怎么会呢,我早就想要一瓶正宗的法国薰衣草精油了。”一位同事将精油放到鼻前闻了闻:“嗯.......香味纯正,果然跟国内买的不一样。”

“现在是薰衣草收割的季节嘛,原本买了很多的,不过.......。”白慕晴不好意思告诉大家是被南宫宸弄去给她泡澡了,只好说道:“怕入境的时候被查,只好留了一半在那边。”

“没事,总裁夫人给我们带礼物,我们已经很受宠若惊了,哪怕是片叶子我们也会很高兴的。”小田环视一眼大伙:“大家说对吧。”

“对啊对啊.......。”大伙点头欢笑道。

白慕晴有些无奈:“咱们不是说好了么,在这里我是新手,需要你们大伙关照的新手,不是什么总裁夫人。”

“对对,颜助理也这么交待过了,是我们一时兴奋搞忘了。”小田冲大伙挥手道:“大家都散了吧,好好忙自己的工作去。”

“总之谢谢你了,慕晴。”大伙各自回到工作岗位上去了。

谁也没有想到白慕晴会是一个这么好相处的人。

白慕晴吸取了上回被退稿的教训,很认真地研究了集团过去的设计稿,重新调整了自己的思路。

别人都以为她是在家当阔太当得无聊了,进来设计部玩玩的,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是在用心把它做好。

中午和同事们一起在食堂里吃饭时,白慕晴想到南宫宸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在顶楼吃饭的情形,心里突然对她升起一抹坏笑。如是拿出手机拍下自己的工作餐和热闹的餐桌给他发过去,顺便还附送了一句:“宸少,吃饭了没有?”

很快,南宫宸便给她回了一句:“还没有。”

“那要不要我给你打一分上去?”

“不用了。”

“怎么?看不上饭堂的午餐?”

“不,我只是不想让夫人你太累了。”

“为上司效劳,我很愿意哒。不过宸少自己一个人吃饭本来就孤单得难以下咽,如果再配上一盘饭堂餐,估计会崩溃吧?”白慕晴这句发出去后,久久等不到南宫宸的回应。

心想他不会是生气了吧?这么小气?

“宸少,你还好么?不会是生气了吧?”白慕晴又发了一句。

“宸少.......。”

“亲爱滴.......。”

“老公.......。”

无论她怎么呼唤,电话那头都没有再回应。

小气鬼,她低咕着放下手机,拿起筷子准备吃饭。一抬头才发现原本热闹的桌面变得冷冷清清,而南宫宸就坐在她的对面,慢条斯理地吃着盆里的午餐。

白慕晴被吓了一跳,冲口而出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孤单得难以下咽,夫人不肯上去陪吃,只能我亲自下来陪夫人吃了。”南宫宸从盆子里面夹了一块鸡肉放入她的盘内:“试试我的香菇炖鸡,好吃极了。”

这神迅速,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白慕晴扭头扫了一眼隔壁,发现小田她们不知何时已经转到隔壁桌,这会正在冲她暖昧挥手。

她脸蛋微微一热,盯着南宫宸嗔怪道:“你把她们都赶走了,这样不太好吧?”

“我哪有赶她们,是她们自己看到我一来就跑了。”南宫宸一脸无辜道。

如果是以往,他会觉得大伙是因为害怕他的病所以躲着他的,不过自从和白慕晴在一起后,他变得不那么自卑了,也不那么在乎自己的病了。

“所以啊,你就不应该来的,多影响秩序。”白慕晴再环视一眼四周,发现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均在向南宫宸投注目礼的。

毕竟是平日里很难才见到的人物,大家都对他充满了好奇,更让大伙惊奇的是他居然跑来公司大饭堂吃午餐,这还是历史以来头一回呢。

平日里虽然在同一幢楼工作,但是南宫宸有专用车位,专用电梯,专用办公室,所以除了公司高层,大家一般很难见得了他的面。

“不是你告诉我的么,丑不可怕,病不可怕,只要能勇敢地站在太阳下,大家就不会把你当成怪物。”南宫宸说。

白慕晴想了想:“我说过这句话么?”

“说过,刚结婚那阵子。”虽然原谅不是这样子的,但意思一样,当时他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还小小地影响了,不然他也不会前往林安南跟白映安的婚礼解救她,更不会在南宫家设宴公开亮相。

白慕晴点点头,终于想起来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多跟下属亲近也没错,但向来吃惯了顶级餐的他跑来吃食堂,实在是太委屈他了。

为了不让他在这里被人围观太久,白慕晴加快了用餐的进度,草草地吃完便拉着他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步入电梯后,南宫宸才不高兴地问道:“我还没吃完呢,你干嘛把我拉走。”

“大少爷,别闹了。”白慕晴摁了顶楼,然后挽着他的手臂和他一起上楼。

果然,他的午餐正完完整整地摆放在桌面上。

色香味俱全,看着就好吃。

白慕晴将他拽到桌旁边坐下,道:“这里才是你的专属位子,以后别跑一楼去卖弄风骚了知道么?”

“什么叫卖弄风骚?”南宫宸对她的这种评价很不满意。

“难道不是么?你一下去,饭堂里的女员工们眼睛都直了,恨不得将你生吞吐了。

“原来是吃醋了。”南宫宸笑着用手捏了一记她的小鼻头。

被他踩中心思,白慕晴心里划过一抹羞赧,不过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用手捏起一块牛肉放入口:“我吃肉不吃醋。”

她转身便要离开,南宫宸一把将她拽了回来:“过来陪我再吃点。”

然后,他将她抱在腿上,一手搂着她的腰身一手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递到她嘴边,白慕晴看了一眼肉片道:“我刚刚已经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我刚刚也吃过了。”

白慕晴见他坚持,只好张开嘴巴接了过去。

南宫宸又用筷子夹了一块肉片放入自己的口中。

如是,吃过午餐的白慕晴又被他强迫着吃了一顿,等南宫宸终于将她从腿上放下来的时候,她已经饱得瘫在沙发上不想动了。

南宫宸给她倒了杯水,道:“如果累了,可以在这里午休,正好我也有点困。”

“大少爷,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陪吃陪睡的。”白慕晴挣扎着从沙发上站起:“我回去工作了,谢谢你的午餐。”

和他一起午休,她才不相信他会给自己机会睡着,搞不好睡着睡着也在床上滚起来了。

“那下班后记得在楼下等我。”南宫宸冲着她的背影说。

白慕晴回身盯着他:“晚上组里有人过生日,我想.......。”

“不准想。”南宫宸打断她,上前一步捏起她的下巴,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吻:“谁准你创建自己的生活圈了,下班后你只能属于我。”

“你看你又开始霸道了。”

“我什么时候不霸道过?”南宫宸坏笑,这个时候手机响了,南宫宸走到桌旁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随即对白慕晴道:“你先下去吧。”

他赶她走,她反而不走了,走过去便要抓他的手机,南宫宸手臂往上一举避开她的手臂:“你干什么?”

“我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小妖精上班给你打电话。”白慕晴跳着脚抢他的手机,抢了几下都没有抢到后瞪着他愤愤道:“干嘛不敢给我看?难道真的是小妖精打来的?”

“不是小妖精。”

“那是谁。”

“是一个.......比老妖婆还可怕的人。”南宫宸终于将手机降了下来,白慕晴看到屏幕上显示着老宅的号码。

南宫宸在接听键上划了一下,电话那头立刻传来老夫人恼怒的声音:“南宫宸!你今晚再不回来以后都别再回来了!”

吼完这一句,老夫人便愤怒地摔了电话。

办公室里面安静了片刻,白慕晴盯着他一脸担忧道:“怎么办?奶奶她.......。”

“放心,我晚上回去安抚她一下就好了。”

“可是我看她好像很生气。”

“没关系。”南宫宸抬手在她的肩上拍了一记:“晚上你自由了,不过我警告你,不准玩得太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