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朱小姐/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还沉寂在刚刚那个暴怒的电话里,她打量着南宫宸,发现他好像并不担心似的。听到老夫人这么怒她魂都快要吓掉了,他居然.......。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一点都不把奶奶的怒火放在心上?”

“不是说了晚上回去安抚她么。”南宫宸不是不把老夫人的怒火放在心上。而是知道她即便再生气自己也能哄好她。他甚至可以猜到老夫人为什么叫他回去,无非就是劝他跟白慕晴离婚,找什么合定情人。

这也是他一直逃避着不想回老宅的原因啊!

其实不光他能想到,白慕晴自己也能想到,她知道老夫人最近一直在打着让她离开南宫宸的主意,所以她很担心,比南宫宸更担心。

*****

同事生日只是白慕晴随日编造出来跟南宫宸开玩笑的谎言。晚上南宫宸自己开车回老宅去了,她和同事们一起走出办公室,走出公司大楼,然后给苏惜打了电话。

苏惜是学跳舞的,最近正在舞蹈团里面排舞玩,白慕晴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舞蹈室里面排舞。开口便说:“慕晴,你是想问你家闺女的事么?抱歉啊亲爱的暂时还没有线索。”

白慕晴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但还是小小地失落了一下。

“小惜,你在现在有空么?”

“正准备下班,怎么了?”

“一起吃个饭呗。”

“你家那位给你自己出来晃悠啦?”

“他回老宅去了。”

“行,你在哪我过去接你。”

“在公司楼下。”

苏惜刚挂上电话不久,便载着姚美一起过来了。

白慕晴上了车子,姚美便用手肘在她的手臂上撞了一下调笑道:“看来你的幸福日子快要来临了嘛,都进入南宫集团工作了。”

“我怎么觉得我的苦日子要来了?”白慕晴幽幽地说了一句。今晚南宫宸回去还不知道会被老夫人收拾成什么样呢。

“你呀,就是被吓唬多了,变得战战兢兢的。”苏惜扭头看了她一眼:“对了,关于孩子的事情我并没有放弃,你别恨我啊。”

“我哪敢恨你,把你得罪了,谁帮我找孩子?”

“说得也是。”苏惜点点头:“对了你们俩想吃什么?我请客。”

“当然是你请客了,难道还我请?”正在玩手机的姚美抬头说了一句。

“不如今晚我们去江边吃西餐吧。”

“好啊,我好久没吃西餐了。”姚美赞成道,然后转向白慕晴:“慕晴你呢?”

“我随便。”

苏惜载着她们两个来到江边最有名的缘故西餐厅,苏惜跟老板有点交情,霸道地要了临江最好的位置。

三人坐下后。先点了杯果汁,然后趴在护栏上看起了江景。

姚美很臭美地拉着白慕晴拍照,苏惜看着她们两个拍来拍去,不高兴地抗议道:“喂,你们俩个什么意思啊?故意冷落我是么?”

“你长得太美了我不想跟你一起拍照。”姚美揽着白慕晴的肩膀,道:“慕晴,往哪看呢?快看镜头。”

见她没反应,如是抬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白慕晴却依旧像是被前面的某样东西定住了魂魄般,一动不动。

苏惜放开口中的吸管,和姚美一起往她的视线望过去,发现前面的护栏边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女孩似是在看江景,又似是在发呆。

苏惜唤了白慕晴一声:“怎么?她是南宫宸的某号情人?”

白慕晴点了一下头。

“你说什么?”苏惜蓦地从椅子上站起:“居然被我说中了?”

白慕晴终于将视线从那位女子的身上收了回来,对苏惜和姚美道:“她就是南宫宸的初恋情人。”

“就是你之前说起过,过街上遇到过好几次的那位姓朱的?”

“对。”白慕晴走到苏惜面前坐下,道:“小惜,你觉得C城大么?”

“大。”

“那为什么我能一次又一次地遇见她?”

“那还用说,不是你故意的就是她故意的呗。”

“我怎么可能故意,我巴不得跟她离得比一整个银河系那么远。”

“那就是她故意的了。”

“那她到底想干什么?”姚美也跟着坐了下来。目光偷偷往那位女孩的身上瞟。

苏惜想了想,道:“故意靠近慕晴,了解她的脾性,抓住一切能弄死慕晴的机会,然后趁机下手。”

白慕晴被她吓得倒吸口气:“能不能别说得那么恐怖!”

“你没有跟小三打过交道,所以你不知道小三的狠毒辣劲了有多大。”苏惜冷哼一声,随即清了清喉咙:“要不.......我来帮你会会她?”

“你要做什么?”

“放心,找她聊聊而已。”

“还是不要了。”白慕晴制止道,聊能聊出什么东西来?万一让南宫宸知道她动了他的初恋情人,肯定会不高兴。

虽然她不知道南宫宸跟这位朱小姐最近有没有联系,但以南宫宸目前对她的态度来看,应该是没有的。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像也蛮对的,当老公突然对你很好很好的时候,那么就该注意了,他在外面八成是有女人了。

最近南宫宸对她也是很好很好的,但问题是.......南宫宸即便是想出轨,也不需要瞒着她,还刻意讨好她啊。他当初不是说了么,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她都没有资格管。

没等她从神游中回过神来,苏惜已经从椅子上站起,冲着那头的朱小姐招手,并用一脸惊喜的语气唤道:“朱朱,你是朱朱吗?”

朱小姐听到呼喊声疑惑地转过头来,苏惜立马欣喜推开椅子迎上去:“天啊,你真的是朱朱,怎么?你这是什么表情?不认得我了么?我是当初学校礼仪队的苏惜,高你两届的学姐。”

朱小姐仍然是一脸迷糊地打量着她,一脸不认识她的表情。

“瞧瞧你,贵人多忘事了对不对?不记得我了对不对?”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太记得了。”朱小姐有些抗拒地往后站了一步。苏惜却一把挽住她的手臂将她拽到桌旁边,用手指划着坐在椅子上的白慕晴和姚美道:“哦,对了,这两位是我的闺密,人很好的,坐下来认识一下吧。”

说完她又转向朱小姐笑盈盈道:“我看你好像在等人,等男朋友么?没事,坐下来等吧。”

朱小姐就这么被苏惜拖到椅子上坐下,与白慕晴相对而坐,白慕晴打量着她,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肆无忌惮地打量她。

打量了她片刻,白慕晴顺手为她点了一杯果汁。

朱小姐很快就放开了,环视一眼大伙道:“那我就不客气地打扰三位了。”

“说得什么话?”苏惜笑道:“她们都是我很要好的朋友,不会在乎的。况且昨们这么多年没见了,好不容易在这里遇上,当然得好好叙叙旧了。

“对呀,确实好久没见了。”朱小姐握着水杯,打量着苏惜:“我刚从国外回来,很多同学朋友都没有联系,不知道他们都做什么去了。还有你,这些年都在忙什么?”

“我啊,跳跳舞,逛逛街,虚度光阴玩呗。”苏惜反问道:“你呢?怎么突然想回国了?回国之后打算做什么?”

“暂时还没有打算,年纪到了,也许会先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吧。”

听到她的话,低头一直在咬吸管的白慕晴倏地掀起眼睑盯着她。找个男人嫁了?她要找的男人不会是南宫宸吧?

“这么年轻就想嫁人了?”苏惜微笑道。

“不年轻了吧,都快二十五了。”

“对,二十五可以嫁了。”姚美也在一旁边附和着开口:“你看我们三个,都结婚好几年了。就连慕晴去年也嫁入南宫家了,岁月不饶人啊。”

朱小姐终于再次将正眼挪到白慕晴的脸上,目光里面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

白慕晴冲她微微一笑:“找个好男人嫁了挺好的,趁年轻嘛。”

“对呀,我也这么认为。”朱小姐浅笑。

她说完,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抱歉,我在这里帮我朋友看店,时间到了,我该忙去了。”

她说着从椅子上站起,对苏惜道:“学姐,你带着你两位好朋友慢慢吃,我请客。”

“好啊,有你这句话我就不客气了。”苏惜皮笑肉不笑地冲她吐出一句:“改天我们再聚。”

“嗯,改天再好好聚一下。”朱小姐并没有留意到苏惜故意伸出来的一只脚,就这么生生地绊了上去,紧接着便是一声尖叫,她狼狈地摔了个狗吃屎。

“朱朱,你怎么了?看着点啊。”苏惜忙不迭地弯下腰去扶她,一边替她拍拭着身上的裙子一边关切道:“怎么样?摔疼了没有?”

朱小姐疵着牙从地上爬起,扭头冲苏惜摇了摇头,然后一拐一拐地往餐厅里面走去。

苏惜盯着她的背影,从唇齿间溢出两个字:“妖精。”

朱小姐进去后,白慕晴扭头盯着苏惜:“刚刚是你把她拌倒的?”

“不然呢?”

“你不怕她找人出来揍你?”

“看出来了没有?她一直在隐忍着,所以即便是摔断了腿,她也不会生气的。”

“什么意思?”

“换作正常人被我这么拌一下,早就气得跳脚了,可是她没有,证明她一直在隐忍,如果心里没鬼她为什么要忍?”苏惜轻吸口气,倾身拍了拍白慕晴的肩膀:“我觉得你的下一任对手很快就会出现了,做好准备吧。”

“你是说.......朱小姐会跟南宫宸重归于好?”白慕晴扫了一眼朱小姐消失的方向,语气中满满的担忧。

苏惜点点头:“我觉得会。”

姚美将目光从餐厅里面收了回来,吐出一句:“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这个女人可爱?南宫宸到底喜欢她什么?”

“她救过南宫宸的命。”白慕晴闷闷地说。

“OH,NO,又是救命恩人,又是初恋情人,慕晴,我觉是你赢的胜算很小。”姚美耸耸肩道。

白慕晴扫了二位一眼,没好气道:“有你们这样打击人的么?”

“我们说的是实话。”

“也许人家根本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呢?当初她离开南宫宸就是因为害怕他的病,现在南宫宸的病还在,她肯定也是会怕的。所以也许人家并没有想过要回到南宫宸身边,是我们自己太杞人忧天了。”

白慕晴觉得这话不是在安慰两位好友,而是在安慰自己。休圣在巴。

当初朱小姐是因为听信了传说,和白映安一样相信南宫宸活不到三十岁,嫁给他的女人都活不满一个月,所以她害怕地跑掉了。

如今天南宫宸三十岁了还活着,身为他妻子的她也还是生龙活虎的,这无疑是让那些莫须有的传言不攻自破,而这位朱小姐如果存了白映安同样的心思,那也没什么不可能。

只是朱小姐是南宫宸一直心心念念的初恋情人,她的胜算要比白映安强一百倍,天啊.......她该怎么办?

如果朱小姐真的要现身来跟她抢南宫宸,她该怎么办?

“而且,如果她有心跟我抢南宫宸,她为什么一直不去找南宫宸?”白慕晴不自觉地又吐出了一句安慰好友也是安慰自己的话语。

去年去燕城的时候她就已经见到朱小姐了,可是她从来没有来找过南宫宸不是么?

“所以说她心思深啊。”苏惜一敲桌子:“她在等待时机,等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时机,一举将你歼灭。”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别吓唬人家慕晴了。”姚美指了指侍应生送上来的美味,道:“赶紧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对,吃饭吃饭。”白慕晴冲二位笑了笑,低头食不知味地吃了起来。

吃完饭,白慕晴的手机响。

姚美伸着脖子扫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笑着打趣道:“之前最难过的人,现在是我们三个当中最幸福的,这刚吃完呢,老公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接人回家了。”

“你这是在故意刺激我么?”苏惜睨了她一眼。

“也是在刺激我自己啦,谁让我们没有一个好老公呢。”

白慕晴扫了二位一眼,在手机屏幕的接听键上划了一下。

电话那头传来南宫宸温和的声音:“聚完餐没有?我顺道接你回家。”

“刚吃完饭。”白慕晴有些迫不及待地问:“奶奶没有把你关起来么?”

南宫宸失笑:“公司需要我,她能关我一天关不了两天。”

“听你的语气,好像今晚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她以为老夫人会大发雷霆地把他关起来,关到他跟她离婚为止。

“我中午不是跟你说了么,别自己吓自己。”南宫宸追问了一句:“快告诉我地址,我到市区了。”

白慕晴正想告诉他自己在江边的缘故西餐厅,话到嘴边绕了回去道:“宸,你自己先回去吧,我和朋友们还在吃,马上就好了,她们会送我回去的。”

她不能让南宫宸到这里来,不能让他有机会见到朱小姐,虽然这么做几乎不能阻挡什么,但是拖一天算一天吧,只能是这样了。

她一口气说完刚刚那句话的时候,姚美赞许地冲她竖了一下大拇指。

南宫宸并没有为难她,叮嘱她路上小心后便挂了电话。

白慕晴拿下电话,姚美便说:“就应该这样,想要维护婚姻还是需要点心机的,别像苏惜似的,跟乔少斗气吧,斗着斗着人家孩子都生了。”

“咳.......。”苏惜不爽地冲她说了句:“能不能在教育慕晴的时候拿我当范例?”

“不拿你拿谁啊,再说自家姐妹那么小气干嘛。”

白慕晴用手在姚美的手肘上推了一下:“人家苏惜心里也不好受,你就别拿人家说事了。”

“她不好受是她自己活该。”姚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当初我说什么来着,把他俩的暧昧掐死在摇篮中,她偏不听,现在好了吧,他俩的关系你即便是拿刀也砍不断了。”

“嗯,孩子是夫妻之间的感情纽带,这一点我赞同小美。”白慕晴道。

苏惜不耐烦地打断二人:“行了,你们有完没完啊,吃饱了没有?饱了就赶紧散场。”苏惜说完从椅子上站起,冲在另一边忙活的朱小姐唤了声:“朱朱,麻烦过来结一下帐。”

朱小姐放下手中的活儿走了过来,含笑道:“不是说好了么,今天算我的。”

“那怎么行,你刚回国日子应该过得不轻松,还是等你稳定下来后再请我吧。”苏惜递给她几张钞票:“刚刚好。”

“噢,你们这是要回去了么?没有人过来接么?”

“有,慕晴的老公会过来接,不过他还没有到,我们打算出去等。”姚美说。

白慕晴看了姚美一眼,没有说什么。

三人一起离开餐厅,往滨江路对面的停车场走去时,姚美扯了扯苏惜和白慕晴的衣角,压低声音道:“发现没有?她跟过来了。”

白慕晴不敢往后看,但她可以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踪大伙,她不解地问道:“你她到底想做什么?”

“试探你跟宸少的感情呗,还能干什么?”苏惜不屑。

“走,把她甩掉。”苏惜带头往旁边的一家超市走去,然后领着她们从超市的后门离开。

重新回到苏惜的车厢内时,白慕晴感觉自己仿佛去干了一场所间碟回来,好在四周没有在看到朱小姐的身影,她们终于可以驱车离开了。

*****

回到小别墅,白慕晴没有看到南宫宸在客厅,便直接上楼往书房走去,南宫宸一般都会在睡前忙会公事。

她走进书房,果然看到南宫宸在里面,正一手拿着话筒打电话一边对照着手上的资料。听到开门声,他抬头往门边望了过来。

白慕晴见她在忙,如是冲他做了个去卧室的手势,然后将书房门带上离开。

她回到卧室开始洗澡,出来的时候南宫宸刚好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她如同出水芙蓉般的身影,南宫宸从老宅灌入心底里的郁结瞬间烟消云散。

“工作忙完了?”白慕晴盯着他问了句。

“忙完了。”南宫宸走上前来,将她拥入怀中,在她身上闻了闻:“好香。”

白慕晴推了推他的身体:“我刚来例假了,你最好别玩火自焚。”

“你来例假了?”南宫宸脸上瞬间布满失望:“这么说我这一个月来的努力全白费了?”

“你懂什么是养精蓄锐么?做得太频繁反而降低受孕成功率。”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没控制住么?

“所以,这个月开始你必须听我差遣。”白慕晴一本正经道,同时在心里暗暗决定,她一定要尽快怀上南宫宸的孩子,必须是赶在朱小姐出手前怀上,不然她根本没有筹码和资本去跟身为初恋情人的朱小姐抗衡。

孩子是夫妻间的另一层重要纽带,这是她一直用来劝说苏惜的话,现在她要把这句话用在自己身上。

南宫宸打量着她,微笑道:“怎么?现在那么想要孩子了?”

“嗯,孩子是家庭组合的重要因素嘛。”白慕晴注视着他一本正经道:“而且.......如果我生下你的孩子,你是不是就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

“你不生下孩子我也永远不会离开你。”南宫宸也是一脸的认真。

“那如果是你的朱朱出现了呢?”白慕晴忍不住问出这么一句。

南宫宸愣了一愣,显然是没有料到她会突然问出这句话来,她平日里几乎不会在他面前提到这个人物的,因为她知道他不爱听人提及。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她突然用这种担心后怕的口吻让她提到那个女人呢?

看到他沉默的样子,白慕晴心里凉嗖嗖起来。

就知道他的承诺中并不包含这位朱小姐,就知道这位朱小姐是他心里的特例。

“你说话啊?”她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南宫宸稳了稳心神,双手扶住她的肩膀俯视着她道:“当初是她选择抛弃我的,我当然不会再跟她有什么瓜葛下去,而且.......。”他自嘲地笑笑:“你忘了么,她害怕我,所以你放心,她不会回来的。”

白慕晴迎视着她,眼底渐渐地染上一丝薄雾。

看来南宫宸真的还不知道,他的朱小姐已经回国了,就在C城。

他坚信他的朱小姐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才会决定彻底地放下她,可是万一真如苏惜猜测的一样,朱小姐正在努力找机会回到他身边呢?他又会怎么做?

“万一她回来了呢?”白慕晴不死心地追问。

“没有万一。”南宫宸将她的身体扳了过去,一边推着她往床上走一边微笑道:“早点睡吧,别想那么多了。”

白慕晴被她推到床上躺下,看着他:“你不准备睡觉么?”

“我还有点工作没忙完,你先睡。”他俯身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晚安。”

“那你别熬太晚了。”

“知道。”南宫宸转身走了出去。

*****

早晨,白慕晴看着餐桌对面的南宫宸,突然说出一句:“大少爷,我突然想起个事。”

“什么事?”南宫宸抬眸扫了她一眼,继续吃着碗里的粥。

“我们好像还没有好好办过婚礼呢。”

“你想补办一场婚礼?”南宫宸重新抬起头来,讶然地打量她。据他所知,她不是这种形式主义追求者啊,怎么突然会想要婚礼了呢?

“嗯。”白慕晴点头。

不知道婚礼能不能让她和他的婚姻更稳固呢?应该是能的吧,这是她失眠了一夜想出来的办法。

自从见到朱朱后,她觉得自己变得神经质了,从未如此害怕失去眼前这个男人!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虽然这个节骨眼上跟奶奶提这事估计奶奶很难答应,不过我会试着跟奶奶沟通一下的。”

“不,不用。”白慕晴忙道:“我不需要宾客满盈,也不需要鲜花美酒,我只要穿一次婚纱,跟你一起在教堂里面向牧师宣个誓就行了。”

“这样会不会太简单了点?”

白慕晴摇头:“不会,你知道我不喜欢张扬,也不想惹奶奶生气,我只是想借此机会加深彼此心中,我们已经是夫妻的意识。”

“这个想法不错。”南宫宸点头赞同:“这样我以后就不用担心你被林安南或者哪位不知死活的小男生抢走了。”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这样我以后就不用担心你被哪个不怀好心的小女生抢走了。”白慕晴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答应自己,高兴地笑了。

“那.......今天下班后我就陪你去试礼服?挑戒指?”

“好。”

“那日子呢?”

“就这周六怎么样?19号,长长久久。”

“才三天时间,会不会太赶了?”南宫宸想了想:“不过不需要准备婚宴的话,三天已经绰绰有余了。”

“对啊,就是试个婚纱挑对婚戒的事,一个晚上就能搞定。”

“好,那就这周六。”

“谢谢老公。”白慕晴兴奋地笑了起来,也只有在她兴奋的时候才会叫他老公。

朴恋瑶曾经对她说过,南宫宸要宠起一个女人来也是很恐怖的,果然啊,最近的他都不像他自己了。

南宫宸突然倾过身来,近距离地盯着她:“不过我有条件。”

白慕晴脸上的笑容一收,面色凝重地问:“什么条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