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婚礼,失约……。/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亲爱的,你不用那么紧张。”南宫宸见她脸色都变了,用手指在她的脸颊上捏了一下:“我只是觉得你叫我老公的样子挺可爱的,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天天这么叫我。”

虽然他的女人一个又一个。但敢叫他老公的还是头一位,而且他居然听着很顺耳。

“就这样啊?简单啊!”白慕晴翻起白眼,她还以为什么事呢?吓死她了。

她一直觉得南宫宸应该不喜欢她这么叫的,没想到居然是他自己提出来让她这么叫,虽然她叫着也不习惯,但还是很愿意叫的。

*******

下午,南宫宸果然将白慕晴带到了一间C城有名的婚纱店里。里面的婚纱各式各样,服务员礼貌地领着她们在里面逛了一圈。

虽然里面的婚纱款式很多,不过都不怎么合白慕晴的心意。

“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南宫宸见她看了上百种都没有喜欢的,如是好奇地问道。

“我想要那种浪漫典雅,款式不那么夸张的,就像我上回穿的那件一样。”白慕晴随口便吐出这么一句。

南宫宸的语气瞬间一变:“哪件?”

“后来被你烧掉的那件。”

“没看清!”南宫宸几乎是咬牙切齿。

后知后觉的白慕晴终于意识到自己又踩雷了,心下一慌,随即故意笑眯眯道:“逗你的呢,其实我才不喜欢那件,小气鬼。”

南宫宸无语地翻了她一眼:“再刺激我,小心我悔婚。”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好嘛,对不起啦。”白慕晴往他身边靠了靠:“你可千万别悔婚,我会哭死的。”

“求我啊。”南宫宸习惯性地用手挑起她的下颌。

白慕晴立刻双手合实:“求老公不悔婚!”

“这还差不多。”南宫宸松开她的下巴,冲一旁的服务员道:“还有别的图册么?麻烦都给她搬出来。”

服务员礼貌地摇了一下头:“不好意思。所有的都在这了。”

南宫宸只好转向白慕晴:“要不我们再换另一家?”

服务员一听她们说要走,忙道:“小姐,要不你跟我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款式,我去给你找一下看有没有。”

“其实我喜欢这种类型的。”白慕晴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从相册里面调出一张婚纱手稿图,举到南宫宸面前笑眯眯道:“漂亮么?我今天花了一天时间画出来的。”

南宫宸打量着她手机内的图稿,确实如她说的一样浪漫典雅,款式简约但别致,倒是挺适合她的。

他没有称赞她的设计,反而用手在她的脑门上推了一下:“不错嘛,领着我的薪水在工作期间干私活。”

“第一次,求原谅。”白慕晴像刚刚那样双手合实地冲他讨好道。然后将手机转向服务员。

服务员看了看她手稿,有些失望地摇摇头:“我们店里确实没有这种类型的。”

说完,他紧接着又说:“不过如果你们时间不赶的话,可以定制一件。”

“我赶啊,这周六就要。”

“这周六?三天不到的时间确实来不及了,抱歉。”

就知道是赶不及的,所以白慕晴才没有一开始就把手稿拿出来,她有些失落地‘哦’了一声,将手机收回包内。

两人一起回到车上后,白慕晴想了想,道:“要不别去下家了,在这里随便找一件凑合着穿吧。”

“婚礼可是人生头等大事。怎么能凑合?”南宫宸冲她伸出手:“把手机给我。”

“你要做什么?”白慕晴一边将手机递给他一边问道。

南宫宸没有回应她,拿着她的手机一通乱摁后,将手机递回给她问道:“走吧,吃饭去,你想吃什么?”

“不是还要去下家么?”

“不去了。”

“干嘛不去?大少爷你不会这么没耐心吧?才找了一家就不想去了。”

“放心,我已经帮你挑好了,周六会准时送到你面前的。”

“真的假的?”

“你又来了。”

白慕晴慌忙闭了嘴,这才想起南宫宸不喜欢她动不动就用怀疑的态度问他是不是真的。

二人一起去吃过晚餐后。便直接到商场大楼里面挑戒指去了,进入店铺前,南宫宸扭头问她:“有没有把戒指的手稿一起画下来?有的话趁早拿出来。”

“你当我全能啊?什么都会?”她以前主要学的是房屋和服装设计,并没有学习过珠宝。

“那就好办了。”

“什么意思?”

“卖东西就怕遇到懂行的,你没听说过么?”南宫宸笑眯眯道。

果然,对戒挑得比婚纱容易多了,几乎没有花多少时间。反正白慕晴看也看不懂,觉得款式别致就定下来了。

上回跟林安南一起挑戒指的时候,她还有顾忌自己无名指上的金镶玉戒指,怕刺激到他的情绪。这次和南宫宸一起来,她终于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甚至还可以很得意地将无名指举到他面前:“看,你们南宫家的戒指。”

南宫宸牵过她的小手,打量着上面依旧色渍亮丽的戒指,这只代表着南宫家少夫人身份的戒指,居然就真的霸在她指间取不下来了。

“我觉得你们南宫家一直在寻寻觅觅的命定情人很有可能就是我,你看看。”白慕晴指了指金镶玉戒指:“不然它为什么只认准我?”

“说得也是。”南宫宸点头:“所以我才会健康地度过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

他执起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一记。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白慕晴抬手捏住他的脸颊:“原来你能活下来全是我的功劳啊。”

“嗯,就算是为了你的性命着想,我以后也不会离开你。”白慕晴点头一本正经地说。

南宫宸将她拥入怀中,一边往店外走一边失笑道:“行了,别再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讨厌,你就承认一下怎么了?”

“我承认啊。”

“那你以后还找不找你的命定情人了?”

“不找了。”南宫宸低头在她的唇边吻了吻:“这辈子就认定你了。”

白慕晴满意地笑了,感觉自己仿佛真的就是南宫宸的命定情人。

她搂紧南宫宸的手臂,和他一起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沉浸在幸福中的二人,丝毫没有感觉到身后不远处从角落幽幽地挪出来的一条人影。

*****

苏惜和姚美一听到白慕晴又要举行婚礼,本能地吐出一句:“你又要结婚啦?”

“什么叫又要?”白慕晴无语。

“难道不是么?已经第三次啦。”姚美白眼直翻:“你说我这红包给还是不给的好?”

“不用给了。”白慕晴嘻笑道:“这次什么人都不请,就你们两个好姐妹外加一个主婚人。”

苏惜一听这话便立刻上火了:“这也太打发你了吧?南宫宸他什么意思?不想办就别办,办成这样.......!”

“是我要求的啦。”白慕晴将她拉回椅子上坐下,道:“你先别激动嘛,听我说。”

将苏惜拉回椅子上后,她才接着说:“不是你们教我要使点手段的么,我现在就是在使手段啊.......。”

“你这手段有个屁用。”苏惜反过来打断她:“你要办就好好办,召告天下的那种办,让那小贱蹄子好好看看你跟南宫宸之间感情,让她知难而退!”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我不想因为这事若老夫人生气,她已经恨我恨得入骨了,肯定不会同意我们办婚礼的,如果我执意要办的话,只会让宸跟老夫人之间越闹不僵,我不想拖累宸。”

“就我这种关前顾后的个性,注定是个失败者。”苏惜摇摇头,不说话了。

姚美附和着说了一句:“没错,我支持大办一场。”

“你们两个给我听着。”白慕晴扬高音量:“我是来通知你们的,不是来征求你们的意见,总之明天上午九点给我准时到场就行了。”

苏惜跟姚美相视一眼,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周六一早,白慕晴便收到某婚纱定制公司送来的婚纱了,她从楼上跑了下来,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婚纱摆弄着看了看,惊喜地发现这件婚纱居然是她亲自设计的那一款。

南宫宸是怎么做到三天就把婚纱弄好的?真的是太神奇了!

原来那天从婚纱店出来后,南宫宸拿她的手机是在取她手机里的设计稿,这是他故意给她的惊喜么?

如果是的话,那这个惊喜她实在是太喜欢了!

“白小姐,我们陪您上去试穿一下吧。”工作人员含笑道。

“好啊。”白慕晴点点头,领着她们往楼上走去。

婚纱穿在她身上刚刚好,是一款没有蓬大裙摆,没有长长的拖尾,线条流畅垂顺的白纱裙子。腰间簇拥着的几朵香槟色玫瑰争相怒放着,给纱裙增添了几丝典雅。

工作人员把和纱裙同款的小花环挂在白慕晴的头顶上,笑盈盈道:“可以了,白小姐。”

白慕晴往后站了一些,打量着镜中如花仙子下凡一般的自己,很是满意地点头,嘴里不自觉地吐出一句:“原来我也挺漂亮的嘛。”

“白小姐本来就很漂亮啊,谁说不漂亮了。”工作人员微笑道。

南宫宸从来没有说过她漂亮,白慕晴在心里暗暗道。

工作人员离开后,白慕晴拨通了南宫宸的电话,电话那头立刻传来南宫宸的含笑的声音:“婚纱收到了没有?”

“收到了,谢谢亲爱的。”

“你忘叫老公了。”

“谢谢亲爱的老公。”

“嗯,漂亮么?”

“漂亮,和我心目中的一模一样。”

“那就好。”

“对了老公,何姐叫你回去做什么?你九点之前能赶回来么?”

“没什么事,就是奶奶有点感冒了。”

“奶奶感冒了?她还好吧?”

“挺好的,你先让小林送你去教堂,一会我直接赶过去。”

“好,那你路上小心点。”

“知道,打扮漂亮点。”南宫宸暧昧一笑,挂上电话。

挂上电话后,白慕晴看了看时间,现在过去教堂的话还有点早,不过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如是提早让小林把她送往教堂。

这间教堂是C城唯一的一间,气派宏伟,庄重严谨。

白慕晴走进去的时候,立刻被里面的庄重的气息震慑住了,心里渐渐地变得无比流动起来。

倒是苏惜和姚美一点都不严肃,嘻嘻哈哈地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边往里走一边打趣道:“哟,来得真早,怕自己嫁不出去啊?”

白慕晴扭头看到两位好友,收了收激动的情绪反驳道:“什么话,我已经嫁出去了好不好?”

“既然知道自己已经不是新娘子了,干嘛还这么激动?看,激动得眼睛都红了。”姚美伸手在她的脸颊上捏了捏。

“讨厌,不许捏脸,人家可是画过妆的。”

“切,南宫宸亲都可以,我们碰一下就不可以。”

“这就叫重色轻友。”苏惜接了一句。

白慕晴不理会好友们的挖苦,嘻笑着在二人面前转了一圈,笑盈盈道:“说实话,我漂亮么?”说完,郑重了一下语气:“我要听实话。”

苏惜和姚美相视一眼,笑眯眯地异口同声道:“美极啦!”

“真的?”

“真的!”

“果然是好姐妹,爱你们。”白慕晴一人一边地抱住她们。

还差半个小时才到九点钟,三人一起坐在凳子说笑打闹。

二十分钟后,主婚人也到了。

苏惜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诶,你家那位到底有没有诚心的,要大家等他一个人。”

白慕晴替南宫宸辩解:“南宫家离这里远,他来得迟也是正常的啦。”

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其实心里也是有些失望的,还有十分钟就是婚礼的时间了,南宫宸却还没有到场。难道他要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在最后一秒钟推开大门,给她一个惊喜么?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稍稍好受了些,同时开始小小地期待起来。

然而等了十分钟,九点的钟声响起的时候,大门却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被人推开,南宫宸的身影也没有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突然出现。

就连台上的主婚人都忍不住问道:“宸少怎么还没有到?吉时已经过了。”

“对呀,怎么回事嘛,我就说他不重视。”姚美说。

“赶紧给他打电话啊,慕晴。”苏惜催促道。

白慕晴原本有些不知所措,经苏惜这么一催促后才方拿出电话拨打南宫宸的号码。电话很快就拨通了,只是一直没有人接听。

她连着拨了好几遍都没有人接听,不得已只好挂断电话。

“怎么?没有接?”

“对啊。”

“逃婚?”姚美大胆猜测。

“不可能。”白慕晴摇头。

南宫宸有必要逃婚么?根本就没必要啊,而且刚刚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

她心里越来越慌乱起来,心想不会是出事了吧,或者老夫人把他关起来了?希望是后者!

她轻吸口气,看着二位好友问道:“你们觉得会是怎么回事?”

见她一脸的担忧,苏惜和姚美也不敢再乱打击她了,姚美道:“估计是塞车了吧,上班高峰期塞车是正常的。”

“嗯,你不是说他回老宅了么?也有可能是被禁足在老宅了。”苏惜说。

“要不.......。”白慕晴想了想:“你像上回一样帮我打个电话到老宅问问?”

“没问题。”苏惜说着便拿出手机:“号码是什么?”

白慕晴告诉她老宅的号码,苏惜打通电话后,得到的回应是刚刚已经出门了。

“多半是塞在路上了。”苏惜说:“瞧你那一脸发白的样子,别自己吓自己好么?”

“我担心他会不会出事了.......。”

“呸,要是他出事了,交警第一个打电话通知你了,还用等到现在?”姚美道。

“可是他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

“难道是.......电话忘家里了?”苏惜改口道:“总之你放心吧,肯定不会有事的。”

白慕晴不说话了,可是心里却丝毫没有因为好友们的安慰而放下来,南宫宸一向守时,可是这么重要的日子却迟到了,这一点都不符合他的性格。

又等了二十分钟后,仍然没有南宫宸的身影,主婚人已经从台上走下来了,一脸歉疚地对白慕晴道:“白小姐,很抱歉,十点钟还有一场婚礼要主持,再不赶过去就要迟到了。”

白慕晴见主婚人要走,忙道:“你别走嘛,宸少可能很快就过来了。”

“真的很抱歉,我不能因为您爽了别人的约啊。”

“可是.......。”

“抱歉。”主婚人打断她,转身便要走。

苏惜见他真的打算走了,气得拍桌而起:“这位大叔!你怎么这样啊?人家新郎没到你就先走人了?那万一一会新郎到了呢?”

“小姐,我这也是按规定办事啊,现在都已经过去四十多分钟了新郎还没有来,就算现在来了我也来不及了。”

“宸少跟你定的是主婚一次,不是给你计时。”

“那现在我不主了行么?”主婚大叔也火了。

“你敢,你知道宸少是谁么?连他的鸽子都敢放,我要是说出来吓尿你!”

“谁也吓不尿我这把老骨头,失贴了。”大叔掉头就走。

苏惜被气得跳脚,正要追上去的时候,白慕晴抬手拉住她:“算了,小惜,我觉得我还是源路找人去吧。”

“你说什么?”苏惜回过身来,讶然地打量着她:“你要去找人?”

“没错,我去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被堵在哪条路上了,或者.......出事了。”白慕晴刚说完,手机便响了。

听到手机声,苏惜和白慕晴一样激动不已:“电话来了,快看看是不是南宫宸打来的。”

白慕晴忙不迭地将手机从包包里面拿了出来,当她看到屏幕上颜助理的号码时,心脏蓦地悬起,为什么是颜助理打电话过来而不是南宫宸呢?

她没有心思多想,急忙接通电话,几乎是颤抖着‘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颜助理沉默了一秒,才道:“少夫人,很抱歉地告诉你,公司临时出现了一些紧急状况,宸少怕是赶不过去教堂那边了。”

白慕晴悬着一的颗心落了大半,只是公司的事情么?还好不是南宫宸自己出什么事了。

她缓和了一下紧张的情绪,方才问道:“公司出什么事了?很严重么?”

“少夫人放心吧,宸少自己能搞定。”

“噢,那他现在.......。”

“他正在会议室里面召开紧急会议,一时半会不方便给您打电话。”

“好,我知道了。”

“宸少让我转告您,请您回家等他。”

“嗯。”白慕晴点头,心情失落地挂上电话。

她一挂上电话,姚美立刻追问道:“公司出事了?所以没来?”

白慕晴点点头,知道南宫宸没事后她松了口气,可是松完这口气后便是浓浓的失望。今天是她跟南宫宸的婚礼,公司却出现了紧急情况,真是倒霉啊!

“看吧,我就说他不重视你,公事居然比你们的婚礼还重要!”姚美又在嚷嚷开了:“这年头还真是有钱任性,把婚姻当儿戏哪!”

苏惜用手指在姚美的腰上捅了一下,示意她闭嘴,随即盯着白慕晴安抚道:“算了,还好没有亲朋好友来观礼,也不算太失礼,咱们还是走吧。”

“呃.......。”姚美看到白慕晴一脸郁闷,也跟着改口道:“对呀,人没事就好,婚礼可以明天再办。”

白慕晴被两位好友拉着走出教堂,站在刺目的阳光下,明明很温暖她却感觉到了刺骨的冷意。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满怀高兴地来,现在却要满怀失望地离开。

*****

苏惜将白慕晴送回小别墅门口后,打量着她:“慕晴,我们陪你一起进去?”

白慕晴摇了一下头:“不用了,你们忙自己的去吧。”

这一路上,她已经想开了不少,就像苏惜说的婚礼没有请宾客过来观礼,不算失礼,南宫宸会选择公司也是正常的。再说公司也很重要,比她这场过家家式的婚礼重要多了。

想通之后,她就不那么难过了。

“你没事吧?”姚美打量着她有些不放心。

白慕晴摇头轻笑道:“没事,我跟宸少本来就已经是夫妻了,这个形式可有可无。”

“你能这么想就好。”

“嗯,你们回去吧。”

“真的不用我们陪你?”

“不用,走吧。”白慕晴推开车门下了车子,一手拉着过长的裙摆一手冲她们道别。

看着苏惜的车子开走后,她在才保全们异样的眼光中走入别墅,往主屋里面走去。

小源看到她回来,打量着她讶然地问了一句:“少夫人,您不是去结婚么?怎么一个人回来?”

白慕晴冲笑了笑:“已经结完了啊,大少爷忙公事去了。”

“结婚还不忘忙公事啊?大少爷可真够拼的。”不明所以的小源啧啧称奇道。

“是啊,大少爷向来都是个工作狂。”白慕晴冲她笑了笑,没有再多加逗留,迈步往楼上走去。

******

白慕晴回到卧室后,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她并没有将身上的白纱脱下来。心里依然有期盼的,她期待着南宫宸会把公司的事情的事情忙完回到她的身边,哪怕是回来看看她身上的婚纱也好。

小源走进来看到她脸色不太好,问她要不要喝水,她摇了一下头,小源便悻悻然地出去了。

不知道在沙发上坐了多久,楼下终于响起一阵熟悉的车声。

白慕晴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从沙发上站起,心里闪过一抹欣喜,正想下楼的她突然停住脚步,转身回到镜子前,扶了扶头顶上的花环,又整了整身上的纱裙,直到觉得满意了才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她顺着楼梯下楼,心里按奈不住兴奋的她见到南宫宸后必定会一下跳到他身上,然后紧紧地抱住他的。

只是,这不过是她脑海中突闪而过的一抹画面罢了,现实永远都要比想象中残酷许多。

当她看到南宫宸怀里抱着一位垂着墨色长发、一身湿漉漉的女子急速地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心里瞬间寒凉一片。虽然那女人的脸是埋在南宫宸怀里的,可是从身形和那一头柔顺的秀发她可以看得出来,此女就是南宫宸心里的那位朱小姐。

她僵在楼梯上,脚步丝毫动弹不得。

南宫宸抱着朱小姐一路从大门迈进来,经过白慕晴身边的时候略一停顿,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半秒,便继续往楼上走去。

南宫宸为她停留的时间,仅仅只有半秒!

白慕晴双腿一软,差一点跌倒在地上,小手紧紧地握着楼梯的扶手。

小源站在楼下打量了她半晌,小心翼翼地问道:“刚刚那个女人是谁啊?”

白慕晴稍稍回过神来,摇头:“不知道。”

她的脚步一转,艰难地往楼上迈去。

南宫宸把朱小姐抱到了他的卧室,他居然让别人睡了他的卧室!休反名才。

白慕晴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

南宫宸大概是将朱小姐抱到浴室去了,里面传来水流的声音,然后是朱小姐布满着绝望的声音:“让我死了,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

“朱朱,你先不要那么激动。”浴室内,南宫宸一边扶着朱朱挣扎的身体,一边柔声安抚道:“你放心,我会把事情处理好的,你先乖乖泡个澡,小心着凉了。”

朱朱的哭声不再激动,却充满着凄婉,一双水眸盯着南宫宸:“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父母?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样惩罚我?为什么啊.......宸.......。”

“不是说了么,这事我会处理,我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好么?”

“真的吗?”

“真的。”南宫宸温柔地帮她把脸颊上的湿发抹到耳后:“我让小源上来帮你换衣服。”

“不要,宸,你不要离开我。”朱朱见他要走,立刻惶恐地抱住他的手臂,泪如雨下。

她的衣衫微敞,紧紧地贴在已经丰满的胸口处,南宫宸迅速地挪开视线,拍了拍她的手臂道:“乖,你不能一直这样泡在水里。”

说完,他将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双手拿了下去,走出浴室,来到床头拨通内线电话。很快,小源便赶上来了。

南宫宸让她去三楼的衣帽间找一套衣服下来给朱朱,小源小跑着上三楼去了,从那摆满着各式衣服的衣帽间里取了一套睡衣。经过南宫宸卧室门口时,她有些不自在地看了一眼仍然站在卧室门口的白慕晴,然后才迈步走了进去。

南宫宸让小源留在浴室帮朱朱后,走出浴室。

他一眼就看到站在门边发怔的白慕晴,略一迟疑后迈步走过去,然后在她面前站定,打量了一身婚纱的她一眼后吐出歉疚的三个字:“对不起.......。”

见白慕晴迟迟不语,他如是继续开口道:“婚礼我们明天补回,请你原谅我。”

白慕晴注视着,良久才苦笑着吐出一句:“知道我为什么要举行这场婚礼么?”

南宫宸不语,似在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白慕晴的泪珠滚了下来:“因为我知道她很快就会出现,就像现在这样,强势得让我毫无招架之力。”

“慕晴,你别这样。”南宫宸道:“朱朱她被母亲逼得跳江,差一点就被淹死了。”

“如果她不跳江,你会把她抱回家里来么?还把她抱到你自己的房里去!”白慕晴没好气道。

南宫宸眉稍微沉,显然并不喜欢她这么说话。

这个时候,浴室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是来自小源的。

南宫宸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冲进去,情急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你看朱小姐的背.......。”小源指着朱小姐的后背,脸色都快要被吓白了。

正伏在浴缸里的朱朱本该肌肤胜雪,后背上却错综复杂地印着几条或青紫或开裂的伤口,看起来惨不忍睹。

“不要碰我.......疼.......。”朱朱一只手紧紧地攥成拳头抵在浴缸的边沿,小脸因为疼痛而失了脸色。

南宫宸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把将她从水里捞了出来,用浴巾将她包裹住后,抱着她一边往浴室门口走一边道:“我送你去医院。”

“不,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朱朱一听到医院二字,立刻激动地挣扎起来。

“你的伤口正在发火。”

“不,我不要.......宸.......你要是再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这句话果然有效,南宫宸脚步一停,无奈之下只好将她放在床上。

他温柔地扶着她趴在床上,语气中尽是心疼:“为什么不去医院?”

“因为.......他们会找到我的。”朱朱含着泪扭过头来:“宸,别把我送走好不好?你说过会保护我的。”

“送你去医院我一样可以保护你。”

朱小姐仍旧摇头:“他们会找到我的,我害怕.......。”

南宫宸没办法,只好让小源去把药箱找来,小源转身正要去找药箱,突然想起般道:“对了,药箱上回被少夫人拿到三楼她自个的卧室去了。”

南宫宸听到药箱在白慕晴的房里,只是扭头望向仍然站在门口的白慕晴。

白慕晴接触到他略带请求的目光,心里又是一凉,她的目光扫过朱朱背上的伤口,那伤口并不像是假的。难道这位朱小姐是真的遇到困难了,并非装的?

人命关天,她自然不能故意把药箱藏着不给,况且看南宫宸这么紧张朱小姐的样子,如果她把药箱藏着不给,他肯定会气得疯。

把南宫宸惹毛了对她没好处,她自然不会那么傻。

她的脚步一转,迈步往楼上走去。.

将药箱从柜子里面抱出来递给小源后,她没有再跟下二楼去,跟下去了也只会让自己难受。

南宫宸亲手帮朱朱上过药,陪了她许久,好不容易才将她哄睡着了。

等他回到卧室时,白慕晴已经换掉了身上的纱裙,摘掉了头上的花环,脸上的妆容也已经洗掉了。

她坐在沙发上,见到南宫宸的第一句便是:“我已经吃过饭了,你赶紧去吃吧。”

“我不饿。”南宫宸走进更衣室里换掉身上湿了一半的衣服,然后来到她身侧坐下,抓住她的小手握在掌心里。

白慕晴没有吭声,鼻腔酸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半晌,南宫宸才道:“今天我原本已经赶过去教堂了,可就在快到的时候突然接到朱朱跳江的消息,我找了一路,好不容易才找到在水里挣扎扑腾的她,幸好有人赶在我之前跳下去把她救上岸来。她执意寻死,我好不容易才把她劝住抱回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