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朱小姐的目的/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白慕晴轻吸口气地打断他。

她都已经做好把他让出去的准备了,分就是分,哪需要这么多的理由与借口?

“不做什么,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故意要爽约的。”南宫宸紧了紧抓住她的手臂:“你再挑一下日子。我一定不会再爽约的,好么?”

白慕晴抬眸盯着他,讶然不已。

他还要跟她举办婚礼?他还要跟她继续过下去?

“你知道么,我以为你在路上出事了,我担心了一上午,可你却在我们结婚的日子里抱回来一个初恋情人,你能想象得到我现在的心情么?”

“对不起。人命关天,我不能对她见死不救。”南宫宸仍是一脸的歉疚。

“你说你要跟我继续办婚礼?那朱小姐怎么办?”他要放弃跟他的朱小姐在一起?

“她.......我会妥善安置的。”南宫宸轻吸口气,语气中难掩忧愁。

白慕晴不是看不到他脸上的愁容,这个时候的他有多难选择她也明白。他选择她也许只是暂时的,只是出于愧疚,毕竟今天早上他来抱着她吻着她,开着玩笑祝她新婚快乐!

“那她呢?你觉得她会接受你的安置吗?”她又问了句。

南宫宸想了想,这个问题他也还没有细想过。

他笑了笑:“反正不管怎么样,我和她都不会再有那方面的关系了,我想她也明白这一点。”

她能明白才怪了,白慕晴在心底冷笑。

这个女人明罢着是冲着南宫宸来的,又怎么会听从他的安排,放弃他呢?

不过她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毕竟南宫宸是那么的喜欢他的朱小姐。肯定不愿意听到别人说她的不好。

******

朱小姐一觉睡到晚上七点多。

她醒来的时候南宫宸正在书房里面办公,小源不敢去打扰南宫宸,如是小跑着下楼告诉白慕晴朱小姐醒来的事,说完才惊觉到不妥,慌忙闭上嘴小心翼翼地盯着她。

白慕晴正在客厅看电视,听到她的话后扭头盯着她:“你为什么不去告诉大少爷?”

小源瑟缩了一下身体,心想少夫人果然不高兴了,她忙道:“大少爷工作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他。”

真糟糕,她居然忘了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这种不变的天理了,好在少夫人没有震怒地将茶杯砸她身上,不然.......。

白慕晴轻吸口气,迟疑了一下才从沙发上站起往楼上走。

她来到南宫宸的卧室,刚好看到朱朱一脸难受地挪动着身子。因为背上有伤,她依旧是趴在床上的。

看到白慕晴走进来,她立刻停止了挣扎,打量着白慕晴一脸讶然道:“怎么是你?你不是苏惜的好朋友慕晴么?我们前几天才见过的。”

白慕晴轻吸口气,盯着她道:“朱小姐,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也别再装了。”

朱朱脸上染起一抹讶然:“慕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不是已经跟踪过我好几回了么?难道你要告诉我那几次的街头相遇都是巧合?”

“我跟踪你?慕晴,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怎么可能跟踪你?”

白慕晴见她一脸迷糊的样子,知道自己再怎么质问也是没用的了,只好语气一委:“是么?难道不是你?对不起,宸的女人太多了我总是搞混。”

“没关系。”朱朱笑着摇了一下头。她挣扎着想要坐起身体,却因为扯动伤口而小脸皱成一团。

“朱小姐小心。”白慕晴上前扶了她一把,语气关切道:“朱小姐身上有伤还是别起来了,在床上躺着吧。”

“谢谢你,我可以坐着的。”她坐在床上,打量着白慕晴含笑道:“原来苏惜说你嫁入南宫家是嫁给宸了啊?不过你千万别误会啊,我跟宸是从小认识的好朋友,情同兄妹。所以他才会对我这么好的。”休找丰亡。

“我知道,他刚刚已经跟我解释过了。”白慕晴浅笑道。

“你没有不开心就好。”

“怎么会,谁没有个红颜知己?”白慕晴说完,伸手提起床头桌上的内线电话,将号码拨到楼下后对小源吩咐道:“朱小姐的晚餐热好了没有?热好就送上来吧。”

很快,小源就把晚餐送上来了。

白慕晴站在床前对朱朱道:“朱小姐,你现在身上有伤,吃点清淡的。”

朱朱看了一眼托盘里的粥,一脸感激:“谢谢你,慕晴。”

“看,你又跟我客气了。”白慕晴安抚道:“吃完好好休息,伤口才会好得快。”

“嗯,我会的。”

白慕晴环视一眼卧室四周:“这间卧室本来是宸的,不过他最近都跟我住在三楼,所以等于是空出来了,你就先将就着住一晚吧。”

“好,我知道了。”

“那我就不打扰朱小姐了。”

“嗯,晚安。”

白慕晴走出去了,留下小源在房里伺候朱朱吃晚餐。

朱朱好奇地问小源:“你们家少夫人平时很早睡的么?”

“不是啊,少夫人还要去给大少爷煎药,没那么早睡呢。”小源说。

“大少爷的病.......好点没有?”朱朱迟疑着问道。

小源摇头,歉疚地笑了一下:“我不知道呢,要少夫人才知道。”

******

自从住到小别墅这边后,白慕晴便担起了煎药的责任,也担任了陪南宫宸喝药的责任。

白慕晴将煎好的中药送到南宫宸的书房,像往常一样自己先喝了一口后才把药递给他,南宫宸抬头看着她,看着她像往常一样将小脸皱成一团。

他浅笑着接过药吻了下去,又像往常一样伸手将她抱在腿上,吻了吻她苦涩的嘴唇。

白慕晴稍稍避开他的唇,盯着他道:“朱小姐醒过来了,你不去看看她?”

“她还好么?”

“看起来还是很疼的样子。”

南宫宸沉吟了一下道:“有小源照她就行了。”

白慕晴明白他的心里其实是很去看她的,嘴上说得那么漫不经心不过是为了照顾她的情绪罢了。

心里的滋味百感交集,她不知道自己该难过还是该高兴,高兴他还能顾及到自己的。

他愿意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当然也愿意,纤臂搂上他的脖子,她开始浅笑盈盈:“那你还要忙到什么时候?我可是要睡觉了哦。”

南宫宸在她嘟起的唇上吻了一下,顺势将她打横抱起:“当然是陪老婆睡觉了。”

白慕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她害怕地低呼一声,自朱小姐过来后,这是她笑出的第一朵笑容。

她搂紧南宫宸的脖子,嘻笑着嚷道:“你快放我下来,我有恐高症。”

“那我要克服你的恐高。”南宫宸将她抱回卧室,将她放在床上。

南宫宸低头便要吻下去,白慕晴抬手制止:“说好的养精蓄锐,一招得孕呢?”

南宫宸悻悻然地收回自己的吻,翻身躺到一侧哀叹道:“我都已经养了那么久了,还要我养到什么时候?”

“快了,再养一周。”白慕晴拍着他的脸颊安抚道。

“还要养一周?”

“对,一周后是我的危险期,机率很高的。”

“真的假的?”

“怎么学我的口头禅了?”白慕晴笑道。

她这次一定要找准时机,尽量一次怀上,朱小姐的入住更加让她加深了这个决定。

朱小姐要跟她玩阴的,那她就要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将南宫宸抢走之前,用孩子把南宫宸绑住,苏惜和姚美说的对,她不能一直这么白莲花,任由着别人将自己捏圆搓扁。

她不自觉地往南宫宸的怀里挤了挤,在他怀里轻声问道:“老公,你还想让我给你生孩子么?”

“当然。”南宫宸用手抬起她的下颌:“不是跟你说了么?朱朱她已经是过去式了,你不用担心我和她会有点什么联系。”

“不,我不放心。”白慕晴摇头,一脸的认真。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呢?”

“等她伤好了,就把她送走。”白慕晴不放心南宫宸,更不放心那位朱小姐,她只知道初恋是最难忘的。

南宫宸听到她这么说,略一迟疑道:“她目前没地方住,如果我把她赶走,她就要流落街头了。”

白慕晴原本想问他朱小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又实在不想多提那个女人,只好忍住了没问。

她猜到南宫宸不会舍得把她赶走的,其实她也就是试探着说一下的罢了。她重新将脸埋回他的怀里,不说话了。

南宫宸低头在她的头顶上亲了一下,也不说话了。

白慕晴很庆幸自己还能窝在南宫宸的怀里入睡,很庆幸他没有像林安南一样突然抽身离开,给她一个措手不及。脑子里面乱蓬蓬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睡着过去。

夜里,白慕晴被一阵尖锐的叫喊声惊醒了,和她一起被惊醒的还有南宫宸,在她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南宫宸已经掀开被子冲出了卧室,门外只留下一阵‘咚咚’一楼的声响。

她在床上呆坐了半晌,才从迷糊中反应过来,然后下床跟着往二楼走去。

南宫宸冲到朱朱的卧室,刚好看到朱朱倒在地上惊恐惊叫的一幕,他怔了一怔,慌忙迈步走过去将她从地面上扶起关切道:“朱朱,你怎么了?怎么掉到床下来了?”

朱朱原本是闭着眼睛挥舞四肢挣扎的,听到南宫宸的声音,立刻扑进他的怀中啕嚎大哭起来。

“乖,不怕,我在这呢。”南宫宸搂着她,抚摸着她的发丝:“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朱朱仍然趴在他的怀里大哭着,惊恐不已:“宸,我梦见我妈把我抓回去了,我好怕.......!”

“不怕,她不会找到这里来的。”南宫宸抚摸着她的肩。

“我怕,我就是怕啊,怎么办?”朱朱泪如雨下地搂紧了他:“宸,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我睡不着,我害怕.......。”

南宫宸无奈地点头:“好,我不走,我在这里陪着你。”

经过好长一番安抚,朱朱终于安静下来了,只是双手仍旧紧紧地抱着南宫宸。

南宫宸在柔声道:“好了,我抱你到床上去休息吧。”

朱朱却更加抱紧了他的身体,在他怀里哽咽道:“宸,如果我妈继续逼我嫁给那个姓李的老头子怎么办?嫁给那样一个男人,我真的宁愿去死啊。”

“不会的,改天我找她谈一下。”南宫宸道。

朱朱点头:“谢谢你,宸,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谢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南宫宸耐心地开导着她。

“我真是不明白,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爱财的母亲。”朱朱含着泪说:“当初她一听说你要娶我,立刻让我跟着你回C城,还收了你那么大一套别墅。后来一听到别人说嫁给你的女人都活不出一个月,立马又把我骗到国外去了。宸,当初如果不是她把我骗去国外,收走了我的资料,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的你啊。”

不仅是搂着她的南宫宸惊讶了,就连站在门口尴尬得进不来的白慕晴,也惊住了。

当年她突然消失,原来并非是她害怕南宫宸的病,而是她的母亲将她骗到国外去了?还被收走了资料让她无法回国?

“你说什么?你当初是被你母亲强行带到国外去的?”南宫宸讶然地问出一句。

朱朱点头:“是的,不然我怎么可能会突然从你的身边消失?宸,你忘了我们曾经的承诺了吗?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的,无论生老病死!”

“嗯。”

“原来她那么急着把我关到国外去,是想着拿我去当赚钱工具,只要对方有钱,哪怕是个老头也不在乎。”她苦涩地轻吸口气:“我真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南宫宸听着她的话,突然想到和她同样命运坎坷的白慕晴。

“你看我身上这些伤都是被她打的,她说我如果下次再敢逃婚,一定会打断我的双腿。”朱朱说着说着,泪又又滚了下来。

南宫宸抬手从桌面上抽了张纸巾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痕:“你妈收了多少聘礼我会帮你还给那位姓李的,你别想那么多了,先到床上躺着吧。”

“我不要睡觉,我害怕作噩梦。”朱朱摇头。

“不休息你的伤怎么会好?明晚我让小源留下来陪你一起睡好么?”

“好,不过今晚你必须留下来陪我。”朱朱撒着娇道。

南宫宸摇头:“不行,我男女有别。”

“你以前明明答应过会照顾我一辈子的,你忘记了吗?”

“我没忘。”

“那你为什么不肯留下来陪我?”

“朱朱.......。”南宫宸苦涩地笑了一下:“我们的关系不同往惜了。”

“我知道,因为你已经娶过妻了。”

“对,我和她相处得很好很快乐。”

朱朱依旧乖顺地点头:“我看出来了,宸,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们两个的感情的,我会把你当亲哥哥看待的。”

“乖,你以后也会找到一个自己心爱的男人结婚的。”南宫宸终于将她从地上抱起,放在床上。

朱朱躺在床上,盯着他一脸难过:“虽然从爱人降级成为妹妹很让人难过,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像以前一样关心你,爱护你的。所以,你也要像以前一样对我好哦。”

南宫宸点头:“我会对你好,睡吧,我等你睡着了再走。”

“好,那我先睡了。”朱小姐闭上眼。

南宫宸往后退了一步,在椅子上坐下后,目光落在她的脸上静静地注视着。

她和多年前的样貌几乎没有任何改变,依旧年轻,依旧纯净水灵,也是他记忆中的脸蛋,记忆中的身影。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朱朱会以这样一种震憾的方式回到他的身边,她还是原来的她,只可惜.......他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他现是有妇之夫,是有爱人的男人!

“对不起,是我找你找得不够用心。”他在心里轻轻地说了一句。

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南宫宸才从二楼回来。

听到脚步声,白慕晴转个身背对着他,闭眼装睡。

南宫宸放轻了脚步,回到床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从身后抱住她。

白慕晴任由他抱着,心里却涌起一抹淡淡的反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原因,她仿佛可以从他身上闻到属于那位朱小姐的气息。

向来迷恋他的味道的她,头一次对他有了反感的感觉,只因为,他刚刚那样紧紧地抱了他的朱小姐。

*****

吃早餐的时候,小源从楼上走下来,对南宫宸道:“大少爷,朱小姐她不肯吃早餐,说胃口不好。”

南宫宸抬头看了白慕晴一眼,对小源道:“那就迟一点再送上去给她吃。”

“好。”小源点头。

白慕晴放下碗筷,从旁边抽了张纸巾擦嘴巴的同时对南宫宸道:“我今天想出去逛逛。”

南宫宸也跟着放下筷子:“想去哪逛?我陪你去。”

“不用了,你在家陪朱小姐吧,我跟苏惜和小美一起在外面逛逛就好。”白慕晴并没有告诉他,她并不想出去逛,她只是不想呆在家里看那个女人矫情罢了。

她猜想朱小姐并非胃口不好,只是想让南宫宸喂她吃罢了,昨晚她不就是用这种方式霸占了南宫宸整整一夜的么?

“慕晴,你是不是.......。”

“大少爷,你不用再说了。”白慕晴微笑打断他:“你昨晚不是已经跟我解释过了么?你跟她已经没有爱情了,我相信你,也相信你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

说完,白慕晴从椅子上站起:“我先出去了。”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路上小心。”

*******

听完白慕晴的叙述后,姚美拍案而起:“换成是我,我肯定会亲自跑到小婊砸的房里,问她是不是想要别人喂她吃,你比宸少喂起来更熟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走了之,把机会让给那个小贱人勾引宸少。”

白慕晴抬手将她拉回椅子上,道:“我相信南宫宸,他不会骗我的。”

“男人的话你有什么好相信的?爱情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况且还是初恋。”

“南宫宸总不会为了她跟我离婚吧?”

“怎么不可能?南宫宸也做是个敢爱敢恨的人了,当初因为喜欢你把你囚禁,把你抓进民政局去结婚。他现在难道不敢因为爱那个小贱人把你抓进民政局离婚?他还怕你不成?”姚美说。

白慕晴被姚美说得心里一下没底,她转向苏惜:“小惜,你怎么不说话啊?”

苏惜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小贱人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靠南宫宸自主自觉的话,我觉得那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主动出击?”

“没错。”

“那我要怎么做?”

“这个也要问我们?《金枝欲孽》没看过啊?”

“还真没有。”

“那就回去看啊。”

“追剧太累了,还是你们直接教我吧。”

姚美没好气道:“我教你的招,你敢用么?”

“什么招。”

“看到那小贱人搂着南宫宸撒娇的时候,上前就是一个嘴巴子刮过去,然后将结婚证往她面前一甩,告诉她,南宫宸是你的老公,让她自重。”姚美比手划脚,声情并茂地说道。

苏惜冷笑:“一哭二闹三上吊抢回来的男人,只会是一具空壳,没有任何用处。”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姚美的招数确实爽快,但白慕晴并不相信自己能做得出来。

“如果想要赢回南宫宸的心,还得智取,先静观其变。”

“等你智到一半的时候,南宫宸早被小妖精抢走了。”姚美呛回她。

苏惜不服:“可是你觉得南宫宸会放任慕晴大吵大闹吗?他对那个女人的感情比对慕晴深多了,现在他对慕晴有愧疚有责任所以才选择慕晴的。等他厌倦了慕晴,你觉得他还会为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忘记初恋吗?”

姚美哑言,但紧接着又道:“慕晴现在是南宫宸名副其实的妻子,应该有南宫家少夫人的架子才行,这样才不会被小贱人看低。”她用手在白慕晴的腰上捅了一下:“听到没有,你可以不跟她闹,但必须要有自己该有的架子,别让小贱人觉得你是个好欺负的女人。”

“这一点我赞同。”苏惜点头。

白慕晴看着眼前这两位好友,突然觉得自己这一趟像是白来了,根本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啊。

“我自己就是个婚姻失败者,给你支不了招,你自己自求多福吧。”苏惜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白慕晴端起果汁喝了一口,轻吸口气道:“其实我最初的想法,是求得南宫宸的原谅,得到自由然后全心全意去找自己的女儿。要不就这么算了?成全他们,我全身而退安心找女儿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白慕晴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她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那个冷酷霸道,但宠起女人来很可怕的男人了,都是这段时间被他给害的,害她比以前爱他更多,爱他更深。

姚美无语道:“为了一个压根就不存在的孩子,你要放弃南宫宸?你疯了!”

“孩子并非不存在。”白慕晴不高兴地反驳。

“就凭小惜的一句话,你看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了,跟个神经病似的一天到晚的找女儿。”姚美拿起桌面上的点单牌在苏惜的头顶上拍了一记:“这事都怪你!”

姚美从不相信慕晴的孩子被人换掉,更不支持她这么一直找女儿的傻瓜行为。

“我哪知道慕晴会这么疯狂嘛。”苏惜横了她一眼。

“不过慕晴.......。”苏惜盯着白慕晴一本正经道:“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这个孩子是存在的,你把她找回来了,可是孩子的爸爸却丢了。难道你要让你自己的女儿一辈子都生活在单身家庭里么?像你一样从小就失去父爱,从小就生活在别人的异样眼光中。”

苏惜顿了顿:“所以,即便是为了你那位极有可能存在的女儿,你也要紧紧地将南宫宸霸占住啊。”

“对,就当是为了你那位传说中的女儿吧。”姚美附和道。

为了自己的女儿?白慕晴怔住了。

对啊,万一她真的有个女儿,万一她把女儿找回来了,那么她的女儿不是要成为没有父亲的单亲孩子了么?这对孩子的影响将会是一生的啊!

对,即便是为了女儿,她也不能把南宫宸让给那位朱小姐。

“你们说,南宫宸为什么就看不出来朱小姐是装的呢?”她无奈地感叹一句,她不用想都知道昨晚朱小姐不是真的做噩梦,不是真的害怕,而是对南宫宸使的苦肉计。偏偏南宫宸还将她抱得那样紧,仿佛一松手,她就会因为害怕而死去般。

“亲爱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南宫宸那么爱她,当然看她什么都是最好的了。”苏惜耸着肩冷笑。

姚美在一旁边附和:“对呀,现在是只要朱小姐皱一下眉头,他都会紧张得恨不得将搂入怀里好好安抚,更何况是受那么重的伤呢。”

也是啊,在南宫宸的心里,朱小姐现在就是脆弱得碰一下就会碎的宝贝娃娃。

白慕晴苦笑着叹了口气。

*******

南宫宸和小源一起来到朱朱的房里,朱朱正脸对着落地窗那边发呆,听到脚步声后轻轻地说了一句:“小源,我还是没什么胃口。”

小源看了一眼南宫宸,有些无奈地耸耸肩。

南宫宸打量着床上身材纤瘦的身影,心里不禁涌起一抹疼惜,当年的她可没有这么瘦。

他接过小源手中的托盘,走过去放在床头桌上柔声道:“要按时吃饭伤才好得快,身体也才能强壮起来。”

听到他的声音,朱朱立刻转过身来。

“宸?怎么是你?”她的脸上闪过一抹欣喜:“我刚刚听小源说慕晴出去逛街了,你没有陪她一起去么?”

“没有,她跟她的好姐妹们一起逛。”南宫宸俯身将她从床上扶起:“来,起来吃点东西。”

“好羡慕有朋友的人。”朱朱满脸都是羡慕的表情。

“在C城呆久了,你也会有朋友。”南宫宸浅笑道。

南宫宸端过桌面上的粥要喂她吃,朱朱忙接过碗道:“宸,我自己来吧。”

南宫宸有些意外。

朱朱一边吃着碗里的粥一边歉疚道:“宸,昨晚我是不是有些失态,对不起,我太久没有在这里住,所以才会做噩梦并且感到害怕的。”

“没关系。”

“希望慕晴不要误会你才好。”

“不会,慕晴她很懂事也很明事理。”

“真的吗?”朱朱一脸惊喜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你知道吗?我今天早上清醒过来后想想就后悔死了,毕竟你们才新婚不久,如果你们因为我而影响了感情我会很不安的。”

“不会的。”

楼下突然响起一阵由远而近的车声,朱朱扫了一眼窗外,忙催促道:“宸,你赶紧出去吧,别让慕晴看到你在我房里产生误会,这样我会觉得心里不安的。”

南宫宸见她这么懂事,心里安定了些。

他自然也不希望白慕晴误会,如是从床沿上站起道:“那你吃完后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跟小源说。”

“好,我会的。”朱朱乖巧地点头。

南宫宸从朱朱的房里走出去,刚好遇到白慕晴从楼下走上来,看来还是晚了一步。

他看着白慕晴,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解释好,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越解释越含糊的。

白慕晴也在看着他,随即浅笑了一下问:“朱小姐她还好么?”

“挺好的。”南宫宸走过去,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在她的唇上吻了吻后问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一个亲密的亲吻已经是最好的解释了,他认为。

可是白慕晴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南宫宸一定是心虚了,觉得愧疚才会用一个吻来安抚她的。

他还愿意安抚,证明自己在他心里还是有份量的,证明自己还有跟朱小姐竞争的本钱,她应该知足了不是么。

*******

夜里,白慕晴以为朱朱又会闹出点什么动静来把南宫宸吸引过去,所以一个晚上都睡得不太踏实。好在一夜平安,朱朱也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

今天是周一,上班的日子。

白慕晴被闹钟吵醒,她睁眼的第一件事便是察看南宫宸有没有睡在自己身侧。

当她看到枕边的南宫宸时,心里瞬间一暖。

还好,他在!

她微微一笑,抬起食指在他的鼻尖上点了一记轻声唤道:“老公,起床上班了。”

南宫宸抬手一把将她的手指裹入掌心,含糊地咕哝了一句:“陪我多睡三分钟。”说完,将她圈入自己怀里继续闭目睡觉。

看着他一脸慵懒的样子,白慕晴嘲笑道:“我记得你以前不赖床的,怎么现在变得那么喜欢赖床了?”

“还不是给你带的?”

“我哪有。”

“你有。”南宫宸吻着她的发丝道:“你觉得如果我们现在来一场晨运的话,时间来不来得及?”

“来不及了,而且会被公司当成旷工处理。”白慕晴倏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一边下床一边道:“如果不想让人觉得身为老板的你带头迟到,那就赶紧起床上班吧。”

南宫宸一下没有捞住她,只好乖乖起床了。

两人洗漱完,换好衣服下楼吃早餐。

看到小源,南宫宸状似轻易地问了句:“朱小姐醒了没有?”

“已经醒了,大少爷。”小源说。

南宫宸点头,又问:“她吃早餐了么?”

“已经吃了。”

南宫宸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和白慕晴一起吃过早餐后对她道:“和我一起去看看朱朱。”

白慕晴看着他,他居然叫她一起去看朱小姐?

不过她知道南宫宸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想让她知道,他和朱朱之间是清白的,不需要背着她。

既然南宫宸有这份心,她当然愿意领着。

“好啊。”她点了一下头,和南宫宸一起往二楼走去。

两人一起来到朱朱的卧室时,朱朱已经可以下床了,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用摇控器扫台。

看到他们两个进来显得有些意外,从沙发上站起后打量着他们,随即微笑道:“宸,慕晴,你们起床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