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朱朱的目的2/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正打算去公司。”

“哦,对,今天是周一。”朱朱点头。

白慕晴一身职业装扮。右手亲密地挽在南宫宸的臂弯里,她得体地对着朱朱浅笑:“朱小姐,中午想吃什么跟小源说,好好休息,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还请原谅。”

朱朱点头:“你们已经照顾得很周全了,给你和宸添麻烦了我很愧疚,希望你不会有意见才好。”

“怎么会呢。你是宸的好朋友,自然也是我的好朋友,照顾你是应该的。”

“嗯,谢谢。”朱朱脸上的笑容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可她还是努力地保持着。

“那我们就先走了。”

“好,晚上见。”

“晚上见。”白慕晴抬头冲南宫宸道:“老公,我们走吧,再拖就迟到了。”

“好。”南宫宸冲朱小姐微笑了一下,和白慕晴一起转身离开朱朱的卧室。

走出卧室,白慕晴轻轻地吐了口气,然后偷偷扭头看了南宫宸一眼,她很感激他给了她这个宣告主权的机会,也很高兴。

******

两人像往常一样一起去公司,一起在车里亲吻道别。

白慕晴有些心不在下焉地坐在位置上。直到部门黄经理看到她脸色不太好,问她是不是不舒服时,她才惊觉自己失态了。

上班时间开小差,换成私营企业早就被老板骂得狗血喷头了吧?

她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后,深吸口气,暗暗下决心把脑子里不好的画面过掉,专心工作。

中午吃饭的时候,南宫宸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吵着要她上去陪吃饭,头一次,她觉得心里有些不安起来。南宫宸为什么不找她?是因为没心情吗?

“慕晴,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到食堂吃饭?”小田笑盈盈地问道。

不等白慕晴接口,另一位女同事立刻接住话尾道:“人家慕晴是要上顶楼吃的。才没功夫陪我们去食堂吃呢。”

“说得也是哈。”小田眼底闪过一抹暧昧:“那我们去吧。”

“不,我和你们一块去。”白慕晴从位子上站起,跟上大伙的脚步。

“怎么?不用上去陪宸少?”小田打量着她。

白慕晴有些难堪地笑了笑:“不用了,我想和大家一起吃有伴些。”

“你这样子,宸少会吃醋的吧?”

“就是,万一宸少吃起醋来扣我们奖金怎么办?”

“不会的,宸少不会那么公私不分的。”

大伙嘻嘻哈哈地笑着,一起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从吃饭到午餐结束,白慕晴都没有接到南宫宸的电话或者短信,她有些心灰意冷地回到位子上,不由得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下午下班前,白慕晴终于等到南宫宸的电话了。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接起电话,语气却是如同往常一样平静:“玉班了?”

电话那头的南宫宸似乎正在忙,语气也有些严肃:“慕晴,你先回去,我还在开会。”

白慕晴几乎是想也不想道:“我在公司等你。”

“不用了。”

“没事,我正好也有点事情没有忙完。”要她自己先回去?回去面对那位表里不一的朱小姐?

下了班后,小田仍然是一脸暖昧地打量她,笑眯眯道:“慕晴。你怎么还不走啊?不会是在等宸少下班吧?”

白慕晴点头,同事们便嘻嘻哈哈地走了。

大家都觉得她很幸福,很无忧无虑,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现在是如履薄冰,随时都有可能被南宫宸的初恋情人踩在脚底下。

在办公事里等到七点钟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叫唤自己的声音,白慕晴扭过头去,看到前台小姐提着外卖饭盒走过来:“白小姐,这是您的外卖。”

白慕晴打量着她手里的外卖盒,一脸讶然道:“我没有叫外卖呀。”

“哦,是颜助理让我帮您叫的。”

颜助理帮忙叫的?那就是南宫宸授意的了?

白慕晴冲她浅笑了一下:“谢谢,放这吧。”

前台小姐离开后,她打开盒饭,发现里面都是她爱吃的菜。没想到南宫宸在百忙之中还能顾得上吩咐颜助理给她买盒饭,心里填充了一整天的失落瞬间消失了不少。

白天落下的工作都做过错了,肚子也填饱了,白慕晴突然觉得有些无所事事起来。趴在桌面上画了一下手稿,画着画着便不小心睡着过去。

昨晚没有怎么睡好的她,这一觉倒是睡得很稳,就连南宫宸出现在她面前都没有发觉。

南宫宸打量着睡得一脸安祥的她,用手指在她的手臂上捅了捅居然都没反应,便不忍心再吵醒她了。

他可以猜测得到白慕晴这两晚肯定没有睡好,看她的眼袋就知道了,难得她睡得那么熟他自然不忍心吵她。

其实他的工作并没有忙完,只是担心她等太晚才提早下班的,既然她现在睡得香,他索性从旁边拉了张椅子到她身边,然后从电脑包里取出笔记本放在桌面上。

南宫宸又将身上的风衣脱了下来披在她身上,而她仍然没有被惊醒的意思。

南宫宸坐在椅了上忙起了公事,一直忙到十一点。

白慕晴睡醒一长觉醒来的时候,讶然地发现南宫宸就坐在自己跟前,表情认真地操作着电脑键盘。

她闭了一下眼,自嘲地笑了。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连做梦都梦到南宫宸陪在自己身边,她这是有多害怕他被朱小姐抢走啊!

只是,当她再度睁开双眼时,南宫宸却并没有凭空消失。

当她意识到这是事情不是梦时,迅速地从椅子上坐直身子,打量着他低呼一声:“大少爷,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宫宸头也不回地浅笑了一下:“还能因为什么?等你下班。”

“你在等我下班?”

“嗯。”

明明是她在等他下班的啊,白慕晴迅速地用手摸了一下嘴角,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属于他的风衣,再一表盘上的时间。不由得低呼一声:“天啊,十一点多了!”

“嗯,我从九点等到你十一点。”

“你为什么不叫醒我啊?”白慕晴愧疚地望着他。

南宫宸浅笑:“我叫了,不过没叫醒。”

“怎么可能。”

“你已经被我养成贪睡的小猪了,难道你自己没有发觉到么?”南宫宸扭头看了她一眼,关上电脑,然后从椅子上站起:“走吧回去了。”

白慕晴难堪地将风衣从身上拿了下来,递还给他:“你的衣服快穿上吧。”

“还是你穿着吧,刚睡醒容易着凉。”南宫宸将风衣重新披回她身上,一手揽着她一手提着电脑包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站在四面都是镜子的电梯内,白慕晴看着镜中两人的身影,那样亲密那样和谐,仿佛并没有朱小姐这号人物出现过一般。

白慕晴望着镜中的他问道:“对了,你中午在哪吃的?”

“在外面,怎么了?”

“没什么。”白慕晴摇头:“关心一下而已。”

“怎么?我不搔扰你,你还不习惯了?”南宫宸在她耳边打趣道。

“哪有。”白慕晴看着他的脸色,心下暗暗猜测着她究竟是在外面哪里吃的?不会是回小别墅陪朱小姐吃吧?

她没有直接问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问。

*******

两人一起回到小别墅时,屋子里面已经安静下来了。

白慕晴抬头扫了一眼二楼的窗户,已经关灯了。

“大家都睡着了么?”深秋的夜晚已经有些冷了,一下车子便是一阵冷风吹来,她不自觉地拉了拉身上的风衣。

“应该睡了吧,快十二点了。”南宫宸锁了车,和白慕晴一起往屋里走去。

两人刚迈入屋子,便看到朱朱从二楼走下来。

“朱朱,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南宫宸打量着她问道。

白慕晴却在心里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这么晚不睡.......她到底想干什么?

“我下午睡多了,睡不着。”朱朱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含笑说道:“你们呢?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们加班。”白慕晴答道。

“加班到这么晚啊?虽然公司很重要,不过也别太辛苦,身体要紧。”朱朱关切地说。

“对了,我帮宸少把药煎好了,还跟哑姨一起做了些点心,你们肯定饿了吧?”朱朱说完便往厨房里面走去。

她从厨房里面端出来一碗中药和一碟点心放在桌面上招呼他们过去吃。

南宫宸迟疑了一下,拉着白慕晴的手腕:“走吧,去吃点再睡。”

白慕晴突然迈开脚步,抢在南宫宸之前走到桌子旁,将托盘端在手中冲朱朱感激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们回房再吃吧。”

“不用谢。”

“不过煎药这种事是需要讲究火候的,我都是跟何姐学了好几次才学会的呢,下回还是让我来煎吧,朱小姐毕竟是客人,在这里玩好吃好就行,别为我们做这些了,多不好意思啊。”

“我也是闲着没事干才做的。”朱朱依旧得体地笑着:“毕竟是白吃白住的,我也不好意思什么都不做嘛。”

“朱小姐太客气了。”白慕晴转身对南宫宸道:“老公,你陪朱小姐聊会,聊完早点回房休息。”

南宫宸看了白慕晴一眼,不吭声。

白慕晴托着托盘上楼去了,留了他们两个人在楼下。

朱朱看着白慕晴消失在楼上的背影,有些尴尬地望着南宫宸:“慕晴她.......好像不太喜欢我做这些。”

南宫宸扯动唇角笑了笑:“她说得对,煎药是有很多讲究的,连小源都煎不好。”

“我明白了,对不起我之前不知道,还以为煎中药就是简单的三碗水煎成一碗汤呢。”

“我的药和别人的不一样。”南宫宸抬手在她的手臂上拍了一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早点休息吧。”

朱朱点头:“好,你们也早点休息。”

“晚安。”南宫宸跟她道别过后,迈步往楼上走去。

******

白慕晴回到卧室后,将托盘放在茶几上后端起药碗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然后将药端进厕所倒入马桶内。

朱小姐此番登场绝对不安好心,她哪敢吃她做的东西,哪敢让南宫宸喝她煎的药。

南宫宸走进来时,刚好看到她端着空碗从厕所里面走出来,他的目光微变,显得有些讶然:“你把药倒了?”

白慕晴点头:“对呀,何姐说过药没有煎好的话达不到效果,索性让你今晚空一晚了。”她笑了一下:“你不是每天晚上都愁着怎么拒绝喝药的么?这难道不是合了你的心意?”

南宫宸回她一抹浅笑,走到沙发上坐下。

他的跟前摆放着朱朱亲手制作的点心,白慕晴看了一眼点心说:“你饿不饿,饿的话就赶紧吃吧,吃完洗澡睡觉。”

白慕晴说完转身从衣柜里面拿出一套睡衣,转身进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后,她发现桌面上的点心丝毫未动,而南宫宸正靠在沙发上用摇控器扫台。

“怎么不吃?”白慕晴问道。

“我不饿。”南宫宸抬头扫了她一眼:“你吃吧。”

“我也不饿。”白慕晴走过去,在他身侧坐下笑笑地盯着他:“你不会是不敢吃吧?放心,我还没有那么霸道不讲理。”

南宫宸倾身,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可是如果我吃了,你今晚又会睡不好吧?”

白慕晴脸色微窘,带着些许的赌气:“不会的,你吃吧。”

“那我可就真吃了。”

“吃吧,”白慕晴抓起一块强行塞入他口中。

南宫宸被迫吃了一块,点头:“唔.......味道还不错,你不吃可惜了。”

“无聊!”白慕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往大床的方向走去。

南宫宸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拿着睡衣进浴室去了。

******

第二天一大早,白慕晴和南宫宸一起下楼时,远远便听到厨房里面传来朱朱和小源的交谈声。

朱朱端着早餐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刚好看到两人走进餐厅,笑盈盈地冲二位招呼道:“二位早上好。”

“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南宫宸问道。

“我在这里白吃白住,不帮着干点活心里不安啊。”

“你身上还有伤。”

“伤已经快好了,一点不影响的。”朱朱脸上依旧绽放着大大的笑容:“二位赶紧坐下吃早餐吧。”

白慕晴看着她一脸无害的样子,心里明白自己是逃不掉要吃她弄的东西了,只希望她别起什么坏心,往她和南宫宸的饭菜里加东西才好。

“怎么?嫌我做的东西不好吃?”朱朱打量着一动不动的二位,道:“你们放心好了,这些年我虽然住在国外,但是中式的早餐还是会弄的,而且每天都给我妈做早餐早就做出水评来了,不信你们尝尝?”

南宫宸不支声,显然是在等着白慕晴自己做决定。

如果她不想吃,他会陪她去外面吃。

白慕晴确实很不想吃朱朱做的早餐,可是她都已经把话说到这分上了,如果她再不吃的话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她迈步走到餐桌旁坐下,拿起碗开始吃早餐。

看到两人终于开动了,朱朱开心地笑了:“好吃的话记得多吃点,里面还有。”

“还不错。”白慕晴对她浅笑道:“你也坐下来吃吧,别忙活了。”

在南宫宸面前装乖巧装大度,她也会!

朱朱笑着走到二人对面坐下,一边往碗里盛早餐一边向二位介绍今天的早餐。

头一次跟传说中的朱小姐同台吃饭,白慕晴心里感觉怪异极了,可是她不得不忍受着排斥的心理,将碗里的早餐吃进去。

朱朱吃了一口早餐,突然话锋一转道:“好羡慕你们有工作的,等我的伤彻底好了,我也要出去工作。”

“好啊,你还没结婚,没必要一天到晚呆在家里。”

“可是我之前在咖啡厅的工作被我妈搞砸了,现在工作又那么难找,宸,你帮我介绍份工作怎么样?”

“没问题,我让颜助理你帮问问客户公司。”

“不用那么麻烦,你在南宫集团随便给我安排个职位就行了。”朱朱此话一出,南宫宸和白慕晴手中的勺子同时停住,又同时抬眸打量着她。

看到两人的表情,朱朱立马瑟缩了一下,呐呐地打量着二人:“怎么了?不合适么?对不起,因为我的证件被我妈扣押了,我找不到工作又租不了房子,所以.......。”

她可怜巴巴的样子立刻触动了南宫宸的心脏,他立刻说:“没问题,我让颜助理安排。”

“要不还是算了吧,我自己再去外面找找。”

“没有证件谁也不会要你,就在南宫集团里面选一份工作吧。”南宫宸说完,放下碗筷扭头对仍在呆滞中的白慕晴道:“宝贝,吃好了么?吃好了就走吧。”

白慕晴回神,点了下头:“我吃好了。”她将碗里最后的一点粥吃完,和南宫宸一起离开餐桌往门口走去。

直到上了车子,南宫宸才倾身用一只手臂勾住白慕晴的后颈盯着她道:“慕晴,她毕竟救过我的命,现在她有困难我必须帮她,你能明白么?”

白慕晴迎视着他满是期盼的目光,苦笑了一下:“如果我说不明白,不是显得我太不懂事了么?你会要一个斤斤计较小肚鸡肠的人么?”

南宫宸满意地笑了:“就知道你会理解的。”

“开车吧。”白慕晴将他的手掌从自己颈后拿了下去。

她一点都不想让朱朱进入南宫集团工作,可是她有办法么?根本就拿她没办法啊!

如果她提出反对的话,朱朱必定会摆出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对南宫宸说算了,然后又可怜兮兮地满大街找工作让博取南宫宸的同时,让南宫宸恨她怪她这位做妻子的冷漠无情、不通情达礼。

总之无论她怎么选,前面都是坑。

*******

午餐时,小田她们像往常一样打趣着问白慕晴要去哪里吃,白慕晴冲大伙眨巴了一下眼睛:“今天我就不陪大伙了。”

“就知道会这样,陪咱们宸少要紧嘛。”大伙嘻笑着走了。

黄经理刚好从小办公室里面走出来,听到白慕要上顶楼,如是开口问道:“慕晴,你要去宸少那么?”

“嗯。”白慕晴扫视了他一眼,目光落在他手中的文件袋中:“黄经理这是要我带你带东西啊?”

“对啊,这是机密文件,让别人送上去我不放心,不过你是南宫集团的老板娘.......。”黄经理暖昧一笑,将手中的文件袋递给她:“麻烦你了。”

“没问题,一定亲自帮黄经理送到。”白慕晴说得一本正经。

黄经理冲她投去感激的一笑:“谢谢啊,还要劳烦你。”

“不劳烦,我也是顺便的。”

白慕晴刚步入电梯,便接到南宫宸打来的电话,大少爷显得有点不高兴:“亲爱的,你不会又跑一楼去了吧?”

“对啊,你自己吃吧。”

“不行,你必须给我上来。”

“我干嘛要听你的?”电梯停在顶楼,白慕晴迈了出去,往南宫宸的办公室走去。

“既然你不肯上来,那我下去陪你。”南宫宸一边说着一边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走到门后将门拉开,随即被站在门口的白慕晴吓了一跳。

白慕晴一只手抬着,正准备敲门。

两人相对而立了两秒钟后,南宫宸放下手机,双手绕过她的腰身将她抱起转起了圈:“小东西,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狠心呢?”

白慕晴被他这么一抱,手中的文件袋掉落在地,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指着地上的文件袋道:“这可是重要的机密文件,黄经理交待我一定要亲手交给你的.......。”

“我知道了。”

“那你还不快把它捡起来收好?”

“没关系,一会再捡也不迟。”南宫宸将她放了下来,指着桌面上的饭菜:“看,我都等你好久了。”

白慕晴伸着脖子看了看上面的菜饭,笑盈盈道:“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坐下来试吃一下。”南宫宸将她拉到一张椅子上坐下,自己也在她对面坐下后,一边给她夹好吃的一边说:“颜助理特意叮嘱过胡姐做了你爱吃的饭菜,所以你以后每天上来吃就行了,不然浪费了可惜。”

胡姐是南宫宸的私人厨师,平日里只负责他一个人的午餐。

“你还有觉得浪费的时候?”白慕晴好奇地打量着他:“改性子啦?”

“都是你的攻劳。”南宫宸扫了她一眼。

“那你可以叫胡姐别做我的嘛。”

南宫宸掀起眼睑,盯着她:“或者你想让朱小姐上来陪我吃?”

“不,坚决不可以!”白慕晴摇头。

“那不就对了。”

虽然跟同事们吃饭很开心,也不用引来那么多人对她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不过为了守住南宫宸,她决定以后还是上来吃好了。

吃过饭后,白慕晴帮着胡姐一起收拾碗筷,胡姐一个劲地说着不用。

南宫宸冲她嘲弄地一笑:“你还是别添乱了,越帮越忙。”

白慕晴觉得也是,只好放弃了。

南宫宸正靠在沙发上看她刚刚帮黄经理带上来的文件,她走过去在他身侧坐下,笑眯眯地问道:“什么机密文件啊?这么重要?”

“龙山别墅的最终设计图。”

“我可以看么?”

“可以,顺便学习一下。”南宫宸将一叠图纸递到她手里:“这是公司上一季度评选出来的优秀作品,你的水平跟她们差远了。”

“讨厌,人家的水平有这么差么?”白慕晴不高兴地横了他一眼,开始翻看起手中的设计图,不得不承认,这些作品真的很不错。

一个季度才精选出来的十来张,设计部又是那么的人才济济,确实是值得她学习的好东西啊。

“不承认?”

“承认!”白慕晴点头。

南宫宸笑说:“不过说真的,你的水平已经进步不少了,很快就会有作品被公司录用的。”

“感谢老公的大力赞扬,我终于又找到干下去的动力了!”她欣赏了一阵画稿后,从沙发上站起:“好了,我下去工作了。”

“这么急?”

“对呀,努力工作学习嘛。”白慕晴将手中的稿纸送还给他。

******

下班后,白慕晴和南宫宸一起回到小别墅。

远远便看到别墅门口站着一对中老年夫妇,正指手划脚地对着小别墅的保安大吼大叫。

“他们是谁啊?”白慕晴摇下车窗一脸好奇地问。

南宫宸眉头微皱,淡淡地说了句:“是朱朱的姨娘和姨丈。”

“朱小姐的亲戚?那她跑来这里做什么?而且看起来好像很凶的样子。”

南宫宸并未答话,车子往前驶了一些,那位女人立刻走上来,双手撑住南宫宸的车头强迫他停下。然后从车头绕到驾驶室的位置,指住车内的南宫宸便是一通臭骂:“南宫宸!你以为你有钱就了不起吗?快点把珠珠给我交出来!”

南宫宸推开车门下车,迈步走到她跟前站定,盯着她一脸严肃道:“朱朱现在受伤了,正在里面养伤,请你们别逼她好么?”

“她受伤了?她妈还被她气得住院了呢!”姨娘电着卷发,穿着也还算不差,可出口的话却是尖锐难听,手指更是对准南宫宸的鼻尖:“我告诉你,我家珠珠是有婚约的女孩,你别想再打她的鬼主意,六年前你隐瞒病情把她骗来C城。我们好不容易才把她抓到国外去了,没想到一回国你又缠上她,还把她带到家里来。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放过我家珠珠啊?你.......。”

“这位太太........。”白慕晴见她手指一下下地点到南宫宸的身上,终于忍不住地推开车门走上去,挡在南宫宸面前对姨娘毫不客气道:“请您搞清楚,朱小姐只是在这里暂住几天养伤,而且是她自己找上宸少的,等她把伤养好了就会回去。”

姨娘往后退了一步,打量着她:“你又是谁?”

“我是宸少的妻子。”白慕晴道。

姨娘一听她是南宫宸的妻子,立马叫嚣得更大声,扭头冲着自己的老公说:“你瞧瞧,我就说这南宫家的男人信不过,有老婆了还想着跟我们家珠珠再续前缘,幸好当年没让珠珠跟着他。”

那男的不敢嚷嚷,只是一个劲地说:“老婆有话好好说,别激动。”

“谁要跟他好好说啊?好好说他能放过我们家珠珠吗?我们朱朱上辈欠他南宫家了么?非得被他这样纠缠着不放?”

“我说了,朱小姐养完伤就会回去,她跟宸少现在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们说话放尊重点。”白慕晴说完,冲两位保全道:“把她们拉开,大少爷要进去。”

两位保全听到命令,立刻走上来。休农司号。

“等一下。”南宫宸终于开口了,他伸手将白慕晴拉到身侧,盯着夫妇俩道:“朱朱和那位李老板的婚事我会找李老板谈,你们收了他多少聘礼我会帮你们退。从今天起,朱朱和李老板之前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们别再逼她。”

“你说什么?你要把朱朱的婚事退掉?你凭什么啊?这么好的婚事上哪找啊?”

“朱朱她自己并不愿意嫁。”

“那是我们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知道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嫁给一个有钱又爱她的男人吗?”姨母打量着他,继续嚷嚷道:“你不会是想让她一直住在这里给你当情人吧?你已经有老婆了你想得美!”

“二位只管放心,我从来没想过这么做。”南宫宸说完,冲两位保全使了个眼色,保全便立刻走上来抓住夫妻俩。

“慕晴,我们走。”南宫宸拉着白慕晴上车,在姨娘的谩骂声中将车子驶入院子。

车子停在主屋前,白慕晴看着南宫宸,而南宫宸虽然熄了火却仍旧坐在位子上,半晌才轻吸口气扭头对白慕晴道:“刚刚谢谢你。”

他没想到白慕晴居然有胆量挺身而出地维护他。

白慕晴不以为意地浅笑了一下,道:“我又没帮到你什么。”

“你有这份心意我已经很开心了。”

白慕晴想了想,盯着他问道:“关于朱小姐,你打算怎么办?”

“看看再说吧。”南宫宸解开安全扣,顺便替她也解开:“走吧,进去了。”

白慕晴点头,推开车门和他一起往屋里走去。

两人踏入屋子,小源立刻从里屋走出来一脸后怕道:“大少爷,少夫人你们终于回来了。”

“朱小姐呢?”南宫宸问。

“怎么了?”白慕晴问。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小源看了看门口的方向,道:“外面那两个人凶巴巴的,朱小姐被吓坏了。”说完,她用下颌指了一记楼梯下方的。

南宫宸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瞳孔紧缩了一下,然后迈开步伐走了过去。

他弯着腰身,打量着楼梯下方缩成一团,泪眼婆娑的朱朱,半晌才疼惜地轻唤一声:“朱朱.......。”

听到他的声音,朱朱抬起泪脸,紧接着便一边摇头一边将身体往角落里面缩:“不,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不要嫁给那个老头子,我死也不要嫁给他.......。”

她的声音嘶哑,双目红肿,小脸几乎被泪水染满,看起来要多可怜便有多可怜。

南宫宸冲她伸出手,心疼道:“放心,我不会让你嫁给他的。”

“真的吗?”朱朱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南宫宸安抚地浅笑,朱朱这才迟疑着伸出手,将自己的小手放入南宫宸的掌心里。

从角落里面挪出来后,朱朱立刻扑入南宫宸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一边流泪一边哽咽道:“我以为自己这次肯定要被她们带回去了,幸好你赶回来了,宸.......谢谢你.......。”

南宫宸侧头瞅了白慕晴一眼,手掌抬起,迟疑着落在她的肩上轻拍道:“放心,有我在,你不会被她们带回去的。”

“可是你刚刚不在。”

“不是有保安么,我说过会保护你的安全,就一定会的。”南宫宸稍稍使劲,将她从自己怀里推出去一些:“乖,到楼上去洗个脸,然后下来一起吃饭。”

朱朱用手背抹了一把自己的泪脸,这才看到旁边的白慕晴。

她慌忙往后退了一步,一脸紧张地盯着白慕晴道:“慕晴.......你别误会.......我刚刚只是太害怕了,所以才会.......。”她又看了看南宫宸,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白慕晴不知道她的泪是真是假,也不知道门口的闹腾是真是假,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真实。

可即便是真的,她也不能这样抱着南宫宸,还把一脸的泪水蹭在他的胸口上吧?

眼下她是弱者,一个可怜到能让南宫宸的心都酥化掉的弱者,如果她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她理论,只会让南宫宸觉得她没有同情心,觉得她无理取闹,然后正中了这女人的心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