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朱朱的目的3/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小姐不用跟我解释,既然宸已经决定要把你当妹妹一样照顾起来,就有责任替你摆平一切困难。不过宸毕竟是有妇之夫,下次抱他的时候别抱得太用力。他老婆会吃醋的。”

“对吧,老公。”她笑着冲南宫宸眨巴了一下眼睛。

南宫宸浅笑着看了她一眼:“嗯,我家养着一只醋坛子。”

“走吧,醋坛子肚子饿了,命令你立刻陪我上楼换衣服然后下来吃饭。”白慕晴挽过南宫宸的手臂,对朱朱道:“朱小姐,你也快回房去收拾一下准备下楼吃饭吧。”

“好的。”朱朱继续抹着脸上的泪水。

白慕晴挽着南宫宸一起上楼去了。朱朱也在小源的陪同下回了房。

回到卧室,白慕晴终于松开南宫宸的手臂,随手将包和外衣挂上衣帽架上,她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南宫宸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她扫了一眼四周,目光落在他搭放在沙发上的大衣上,想到朱朱刚刚把泪水蹭在他衣服上的情景,她就觉得心里一阵不舒服,如是走过去将他的大衣放入换洗衣物的篓子里。

白慕晴下到一楼时,朱朱已经洗好脸了,只是双眼仍旧红肿得惹人怜爱。

她坐在南宫宸面前,看起来心情很低落。

“慕晴,你下来啦。”她礼貌地唤了声。

白慕晴冲她浅笑了一下,在南宫宸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南宫宸向来不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说太多话。特别是像现在这种前女友和老婆在场的时候,他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餐桌上只有勺子发出来的叮当声,白慕晴才吃到一半,朱朱便已经放下碗筷冲二位道:“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南宫宸抬起头来打量着他:“怎么才吃这么一点?”

“我胃口不是很好。”她说。

“怎么了?你没事吧?”白慕晴也抬起头来打量着她。

“没事,就是想起今天的事情有点糟心,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就上楼好好休息吧。”南宫宸关切道。

朱朱正要离座,突然想起什么般,扭回身来盯着南宫宸道:“对了,宸,我不能一直霸占着你的卧室,我想回我自己房里去住。”

她自己的房里.......白慕晴握着勺子的右手不自觉地捏紧。

其实当初她第一次看到连接着衣帽间的大卧室时。便已经猜测到是她曾经住过的了,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漂亮的衣服和鞋帽?

她没有追问南宫宸那些衣服是谁的,有一半的原因是在逃避,逃避着南宫宸告诉她实情!

只是这个女人现在说出来是什么意思?告诉她这幢别墅里面最好的卧室曾经是属于她的,最大的衣帽间也是属于她的么?

“不用了,反正我现在也用不上。”南宫宸冲她浅笑了一下。

“那也不太好,我还是回自己房里住着舒坦些。”朱朱含笑说。

南宫宸没有为难她,点头道:“你喜欢就好。”

“谢谢。”她说完,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盯着南宫宸继续说道:“还有,我害怕自己在家,可以提前去公司入职么?”

白慕晴放下碗筷。笑笑地睨着她:“朱小姐,你不怕离开这里反被家人抓回去么?”

“我当然怕。”朱朱一说到这个,脸色都变了:“不过我担心他们会带人找过来,所以.......。”

她嗫嚅着闭了嘴,又是那一脸可怜兮兮的。

南宫宸最看不过眼的就是她委屈的样子,对于她这个表情几乎是毫无招架能力,略一迟疑便说:“只要你觉得自己身体吃得消,随时都可以入职。”

“我身上的伤已经完全不痛了。”

“那就好。”

吃完饭上楼时。白慕晴问南宫宸:“你给了她什么职位?”

南宫宸看了她一眼:“她自己挑的秘书工作。”

“你的秘书?”

“你觉得我敢么?醋坛子?”南宫宸笑着用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白慕晴却没有心思跟他开玩笑,闷闷地问道:“那她要做谁的秘书?”

“颜助理把她安排到余副总的手下。”

“那不是跟你在同一层楼上?”

“嗯。”南宫宸笑笑地搂住她:“如果你不放心,把你调来当我的秘书?”

“我才不要。”白慕晴一把将他的手臂推了下去:“我的人生目标不是抢男人,才不要为此放弃自己喜欢的职位。”

“男人还比不上工作?”

“当然,你最好被人抢走,那样我就可以自由了。”

“口是心非。”南宫宸睨着她:“这几天也不知道是谁吃醋吃成醋坛子的。”

“我才没有。”白慕晴说完便要推门入屋。

南宫宸突然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吻着她的发丝道:“总之这几天委屈你了,也谢谢你的理解。”

“知道我委屈就好。”

“知道,我都知道。”

听到他的话,白慕晴感动地闭了闭眼,只要他能够坚守自己承诺就好,她愿意把一切都当成是朱小姐的独角戏。

她抬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快去书房吧,早点忙完早点睡。

“好,你自己玩吧。”南宫宸松开她,去书房忙工作去了。

白慕晴独自坐在卧室里面看关于房屋设计的书籍,看了没多久便听到对面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她放下书本走到门后,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小源和朱朱的交谈声。

小源用一脸惊疑的声音道:“朱小姐,我来这里这么久了,居然没有发现三楼还藏着这么大这么豪门的一个房间呢,比大少爷和少夫人的房间都大多了。”

“嘘,你可别乱说,少夫人可是大少爷的心肝宝贝,少夫人只是不想要这间罢了。”朱朱压着声线说。

小源‘哦’了一声,随即笑嘻嘻道:“说得也是啊,上次大少爷都让少夫人把这里的东西清出去,让少夫人入住了,少夫人看了看,后来不知道是不是懒得搬就放弃了。”

“是么.......。”朱朱的声线明显不稳。

“对呀。”小源又说:“朱小姐要把这些东西清出去么?我帮你。”

“不用了。”

“朱小姐,我看大少爷对你像亲妹妹一样照顾,他会给你买新的啦,不需要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这里的东西没有别人用过,是我以前住的房间。”

“啊.......。”

“你看这个镯子,还是当年大少爷买给我的,不过我现在年纪大了戴着不合适,送你了。”

“你说什么?你要把镯子送我?这可是铂金的耶。”

“款式太幼稚了嘛,你戴着更合适。”

“谢谢朱小姐。”可以听得出来,小源的声音里面满满都是感激涕零。

白慕晴转身走回卧室中央,环视一眼自己的卧室,这间卧室已经很漂亮了,她还真挺好奇朱小姐的房间会是什么样子,真的有小源惊呼得那么夸张么?

当然,她只是想想,并没有打算去一探究竟的打算。

对面卧室一直有响动传来,白慕晴看了会书,扫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煎药的时间到了,她不能一直这么缩在屋子里。

她起身重新走到门后,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对面的门就那么敞开着,而朱小姐也很刚好地从里面走出来,看到白慕晴依旧礼貌地招呼:“慕晴。”

“房间搞好了没有?需要帮忙么?”白慕晴扫了一眼她的卧室问道。

朱小姐点头::“搞好了,不过就是这幅画不知道挂哪里好,慕晴你进来帮我看看好不好?”

白慕晴想了想,点头,然后跟着她步入卧室。

果然是一直很大很豪华的主卧,比她和南宫宸的卧室都大多了,里面摆放着的也都是很女人的东西,床头上挂着她的巨幅艺术照,照片中的她眉眼低垂,清纯恬静。

“这张相片是宸帮我拍的,看起来是不是很漂亮?”朱朱笑盈盈道。

“确实挺漂亮的,我还以为是艺术照呢。”白慕晴浅笑道,她不是不想反击,只是不屑于将南宫宸在法国薰衣草庄园拍的舌吻照亮给她看罢了,她认为这种炫耀低级而没有意义。

“就是这幅画,你觉得我应该挂在哪里?”朱朱从床边拿起一幅油画,是她的画相,白慕晴扫了一眼四周:“以前挂哪里现在就挂哪里吧,这个我也不太懂。”

白慕晴的目光扫过梳妆台桌面时,不自觉地停在那一叠散落的照片上,远远就能看出那相片是她跟南宫宸的合影。

朱朱见她在看相片,笑着放下油画,走过去一边将相片收起一边说道:“这些都是过去的东西了,我正打算不把它清出去,慕晴你可千万别误会我还对宸存有什么念想。”

“怎么会?”白慕晴走过去,拿起桌面上的相片看了起来,边看边说:“你的事情我都听宸说过了,他能够向我坦诚,证明他早就把过去放下了。其实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每个人都有过去,我曾经也有过一个初恋男朋友,不过我已经彻底放下了。人的一生不可能有一次感情,但只有一次是携手一生的。”

照片不乏有亲密的,有欢乐的,白慕晴承认自己看了心里并不舒服,所以那些话她是在提醒朱朱别再做这些无畏的努力,也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在乎南宫宸之前做过些什么,毕竟她自己也有过去。

“朱小姐,宸以前确实很爱你,不过他现在的妻子是我,这就是缘分,希望你能正视这一点,真个真正属于你的男人嫁了。”

朱朱脸色有些不太好地干笑着:“慕晴,你果然是误会我了。”

“误不误会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以后别拿这种小技俩来故意让我堵心。”白慕晴将相片在空中晃了晃,然后放回桌面上,微笑:“宸少说过,这种相片只是少男少女时期的小清新,而他现在的年纪比较适合拍这种。”白慕晴拿出手机,从相册中调出一张两人在薰衣草花海中拥吻的。休页台号。

她本不想把相片晒出来的,是这位朱小姐逼的!

朱小姐看到相片时,脸色瞬间变了变,不过她很快便恢复过来,一边打量着相片一边含笑道:“你们两个真可爱,相片拍得真好看。”

她就是这样,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她都能装出一脸无害的样子来对你微笑。

“慕晴,其实你真的不用这样的。”朱朱拉着她的手摇晃道:“我只是对过去的时光有些感慨罢了,没有故意让你堵心的意思,也没有要跟你抢宸少的意思。”

“抱歉,我这个比较敏感。”白慕晴将手掌从她的掌心挣了出来:“原来是我误会你了。”

“宸少他自己有想法,他不会因为我想回头就跟我一起回的,你放心吧。”

“谢谢你的安慰,我现在放心了。”白慕晴冲她微微一笑:“那我先出去了,房间那么大,你自己慢慢收拾吧。”

“好,你去休息吧。”

白慕晴转身走出她的卧室,刚迈出去便传来她的声音:“老公,你怎么那么早出来了?工作忙完了?”

“今天事情少,你在这里做什么?”南宫宸问。

“我来看看朱小姐啊。”

“她还好么?”

“挺好的,进来吧,我给你放热水洗澡。”

声音渐渐地被合上的门板隔断,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朱朱手里攥着那些照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转换着。然后一甩手,手中的相片全部砸入垃圾桶。

******

第二天,朱朱果然早早就准备好去上班了。

三人是同时出门的,她只能坐南宫宸的车子。

白慕晴拉开后座的车门让朱朱上车,朱朱迟疑着没有上,白慕晴如是笑了笑道:“朱小姐不会是晕车,坐不了后排吧?”

“不,我只是觉得做你们小两口的电灯泡挺不道德的,要不我还是坐公车过去吧。”她说得一脸愧疚。

“这里没有公车到公司,上车吧。”南宫宸说道。

“对呀,上车吧。”白慕晴在心底冷笑,她做电灯泡都从家里做到公司了,还会在乎这上下班的一段路么?

将车门甩上后,白慕晴走到副驾驶室的位置坐了进去。

中午吃饭时,南宫宸依然有叫她上去吃饭,菜式依然是她喜欢的。

胡姐过来收碗筷的时候,对南宫宸道:“宸少,朱小姐说她以后想吃食堂餐。”

“为什么?”

“她说不想在公司搞特殊。”

南宫宸想了想:“那就随便她吧。”

胡姐收着碗筷走了,白慕晴睨着南宫宸嘲弄地笑笑:“你对你的朱小姐还真不是一般的关心啊,这应该是公司第三个能吃到胡姐午餐的人吧?”

“看,你又在吃醋了。”南宫宸看了她一眼。

南宫宸的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拉着是朱朱的身影走了进来。

白慕晴看了看南宫宸,又看了看朱朱,从沙发上站起:“你们聊吧,我先下去了。”

“不,慕晴,只是来感谢一下你们的午餐的,并没有别的意思。”朱朱说道。

“午餐是宸少送给你的,你感谢他就好。”白慕晴冲她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南宫宸的办公室。

白慕晴走后,朱朱往南宫宸面前走去,然后像变魔术一般从身后变出来一盒小点心放在南宫宸桌嘻笑道:“这是我今天跟余总出去熟悉业务时,路过一间点心屋买的,刚好有卖你喜欢吃的绿茶酥。”

南宫宸垂眸扫了一眼点心盒,盯着她一本正经道:“朱朱,以后别对我这么好了,慕晴看到会不开心的。”

“我知道,所以我不敢让她看到啊。”朱朱摇着手道:“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路过点心屋的时候看见了,突然想到了当初我总是给你买绿茶味点心的情景,然后就一时没忍住了.......。”

她的眼眶说红就红,语声也有些微变:“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原来连给你买点心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嘛。”

“我的意思是,我跟慕晴已经结婚了,我是一个有妇之夫,对我太好的话会惹人非议。”

“哦,我明白了,下次我会注意的。”朱朱把桌面上的点心拿回手中:“那我把点心拿回去好了。”

“不,放这吧。”

“好。”朱朱将点心放了回去,从椅子上站起,吸了吸鼻子微笑道:“为了不引发你和慕晴之间的误会,我就不多呆了。”

“嗯,回去好好工作。”

“我会的。”朱朱转身走了出去。

******

下午南宫宸陪客户吃饭去了,白慕晴也约了苏惜和姚美吃饭。

三人一见面,苏惜便打量着白慕晴嘲弄道:“怎么这么有闲情约我们吃饭?不用回去看着宸少和那个小贱人?”

“对啊?你就不担心他们两个滚到一张床上去?”姚美在一旁边附和道。

白慕晴横了二位一眼,没好气道:“你们别胡说,那女人虽然招数不少,但宸少可是定力很好的,绝对不会和她滚到床上去。”

“男人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口是心非起来的时候你根本招架不住。”苏惜说:“从你描述的细节看,南宫宸还是很爱她的,每天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能吃不能摸,换哪个男人能把持得住?”

白慕晴无奈地笑了一下:“你们哪,就知道吓唬我。”

“我们这是紧张你。”

“得,你们还是说点开心的逗逗我吧,这些天我真的快压抑死了。”想到这些日子跟朱小姐的波涛暗涌,白慕晴就觉得可笑。以前的自己不是这样的,遇上情敌居然也变得这么无聊恶俗了。

姚美无语地耸耸肩:“你看我们两个像是有开心事可以逗你的吗?”

白慕晴扫了两人一眼,确实不像是。

三人一起吃过饭,又去看了场电影。

出来的时候大伙刚好碰到乔封的车子停在门口,姚美讶然地问:“小惜,这不是你家小叔子的车么?”

“是呢,我过去看看。”苏惜迈步走上去,俯身跟车厢内的乔封简单地交谈了几句,折回来的时候对白慕晴道:“慕晴,乔封刚好要去你那边,你坐他的车回去,我送小美。”

白慕晴扫了一眼乔封的车子,虽然她家跟姚美刚好是两个方向,但是这大半夜的要一个男人送着回家,南宫宸看到了会怎么想?

她忙道:“不,这不太合适,我还是自己打车回去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打车才不合适,往别墅区去人家一猜就是有钱人,把你先奸后杀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苏惜二话不说,拉着白慕晴便往乔封的车子走去,然后拉天后座的车门弯腰冲车厢内的乔封道:“麻烦你了啊,二少。”

乔封看了看白慕晴,脸上扯出一抹淡笑:“不客气。”

白慕晴被赶鸭子上架地推入车厢,紧接着车门被合上,没等她反应过来,耳边响起乔封磁性有礼的声音:“张叔,开车。”

姚美将目光从宾利车上收回,扫视着苏惜:“你这是在干什么?怕他们小俩口打不起来?”

“不刺激一下南宫宸,他会以为我们家慕晴是面团捏的,任由他捏圆搓扁。”苏惜撇着嘴耸耸肩:“打起来才好呢,打得起来证明南宫宸对慕晴还有点感情。”

“你真是太坏了,也太睿智了。”姚美忍不住赞道。

“切,老娘斗小三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

“对啊,你被小三踩入泥底的时候,我也在玩泥巴。”姚美暗哼着扭头往停车场走去,完全不理会身后气得跳脚的苏惜。

*****

坐在乔封的车内,白慕晴有些尴尬地冲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又要麻烦你。”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乔封回她一个温和的笑容

白慕晴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一身亚麻色风衣,看起来风度翩翩的乔封,一边在绞动着脑汁想自己下一句该说些什么好。

她发现这个男人还是挺帅的,也不像苏惜说得那么可怕,只可惜是个残废。

“对了,你怎么会在华贸广场?”

“我路过,刚好接到嫂子的电话问我有没有空帮忙送个人。”

白慕晴讶然了,苏惜什么时候给乔封打电话了?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而且就算她需要人送回家,也不应该找双腿不便的乔二少吧?找谁送不好?

怎么看着那么像故意的呢?这女人究竟想做什么?

“你呢?跟宸少的感情和好如初了吧?”停顿片刻后,耳边重新响起乔封的话。

白慕晴回过神来,随即点头冲他微笑:“我们挺好的,谢谢关心。”

“好就行。”乔封又是清浅一笑,转回头去不再开口说话。

******

南宫宸和客户吃完饭就回去了,到家后没有看到白慕晴,问了小源才知道她还没有回家。

他拿出电话给白慕晴拨过去,电话显示关机。

又给苏惜拨了一个电话,苏惜倒是接通了,告诉他慕晴和朋友一起看电影去了。问她是什么朋友,她一口咬定不太确定是谁。

白慕晴平日里险了跟苏惜姚美在一起,偶尔也会跟赵飞扬和他的千金老婆一起聚餐。

想到她今天并没有什么异常,南宫宸便放心地去书房忙公事了。

从八点到十点,工作中的他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几乎空半个小时就会出来看看白慕晴回来了没有。

十点钟工作忙完,他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往一楼走。

楼下,朱朱正抱着果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他下来,冲他招手问道:“宸,你要出去么?”

“没有。”南宫宸拿下手机,打量着她:“你怎么还不睡?”

“我习惯十一点才睡,你呢?怎么也没睡?”

“我在等慕晴回来。”南宫宸说。

“哦,慕晴上哪玩去了?”

“说是和朋友看电影去了。”

“那应该快回来了。”朱朱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说,然后冲他招了一下手:“宸,坐下等,顺便陪我聊聊天好不好?”

南宫宸并没有立即答应,朱朱如是又说:“我们见面这么久,还没有好好聊一下呢,对了,我父母那边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南宫宸迈步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道:“我已经让颜助理去处理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你不用心急。”

“就是不知道我妈会不公同意取消婚约。”朱朱一脸黯然道。

“我会想办法让她同意的,你放心吧。”

“嗯,我相信你的实力。”朱朱用牙签扎了一块哈密瓜递到他嘴边:“哑姨买的瓜很甜,你试下。”

“不用,我不爱吃水果。”南宫宸手里把玩着手机。

“怎么能不吃水果,多吃水果对身体才好啊,慕晴平时没有弄给你吃么?”朱朱硬将手中的瓜塞入他口中,南宫宸躲不掉,只好张嘴接了过去,吃完才说:“慕晴最烦的一点就是喜欢逼我喝药和吃水果粗粮。”

“粗粮多吃也是对身体好的呀,看来慕晴还是很懂得养生的嘛。”朱朱听得出来南宫宸语气虽然责备,却渗透着浓浓的欣悦。

她又将一块水果递到他嘴边,浅笑道:“我这么逼你吃,你会不会也开始烦我了?”

南宫宸将她手中的水果推开一些:“你自己吃吧。”

“那我就不逼你了。”朱朱将水果绕了一圈放入自己口中,含混不清道:“你知道吗,这些年我在国外最怀念的就是各你一起依偎在这个屋子里吃水果的情景,当初并不爱吃水果的你为了陪我吃,总是试着尝试各种果子。后来到了国外,每当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会像现在一样自己切一盘水果捧在怀里一边吃一边看电视,感觉就像你在我身边一样。”

南宫宸望着她清纯含笑的侧脸,那明明含着笑意,看起来却无尽伤感的脸,又小小地刺疼了他的心脏。

他最怕也最不想做的,就是陪她一起回忆过去,毕竟他和她中间已经横跨了一个白慕晴,他和她之间的回忆也已经彻底变成回忆了。

“所以,你今天就陪我好好吃一次水果好不好?就当是陪我好好重温一下过去的时光。”朱朱望着他,脸上是楚楚可怜的期待。

毕竟是自己曾经爱过的人,这种情况下换成哪个男人估计都无法做到不动摇了,南宫宸凝视了她片刻,轻声道:“朱朱,重温只会让你记忆更加深刻,更加忘不掉过去,何必呢?”

“不会啊,我现在是以朋友的身份跟你重温,也许还能把过去的恋人感觉覆盖掉呢。”朱朱将果盘递了过去,脸上的可怜已经消失:“你放心,我说过我不会再对你有非分之想就一定不会的,不是有句话么,爱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一种就是看着对方幸福,自己的生活就美好了。”

“谢谢你的理解,朱朱。”南宫宸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后拿起牙签扎了一块水果放在口中咬了一口。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阵车声。

客厅里的两人同时望了出去,从这个角度看,刚好可以看到大门口的方向。也刚好可以看到白慕晴从一辆宾利车里钻出来,又冲车厢内的人摇手道别的场景。

“慕晴回来了,谁她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啊?”朱朱好奇怪地问了一句。

大门口的灯光并不暗,虽然看不清车内男人的长相,但南宫宸却认得出来那是乔封的车子。

他的脸色一点点地沉了下来,看着白慕晴与乔封微笑道别,直到宾利车子调头开走后才转身往屋里走来。

她的脚步迈得轻快,看起来心情不错。

白慕晴迈入屋子,看到朱朱手里捧着果盘,而南宫宸的手里也拿着一块水果。经过这些天的打击,她对他们这种如同恋人一般的相处方式已经免疫了,完全可以做到若无其事的样子。

只是两人投射在她身上的目光让她有些不解,特别是南宫宸眼底的不悦来得更奇怪。

终于,她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南宫宸一定是误会她和乔封了。

朱朱一脸关切地开口说:“慕晴,你上哪去了?电话也不接,宸担心了你一个晚上。”

白慕晴目光落在南宫宸手中最不喜欢的哈密瓜上,又挪到她的脸上。浅淡的心虚从心底退了下去,唇角掀起一抹嘲弄:“我看你们相处得不是挺好的么?是顺便等我回来的吧?”

朱朱忙道:“慕晴你别误会,宸他刚从书房出来,我们只是聊了几句天而已。”

“噢,原来是这样啊。”白慕晴点点头。

南宫宸睨着她的目光渐冷:“为什么不接电话?”

白慕晴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手机不知什么时候关机了,怎么回事?她从吃完饭后她就根本没有碰过手机。

“手机没电了。”她随口说了一句。

“你的手机早上才充过电,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经用了?”南宫宸从沙发上站起,走到她面前:“听说你去看电影了?和乔封一起去的?”

他怎么知道她去看电影了?白慕晴心里微讶,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不知何时关掉的手机,再一想到巧合地出现的乔封,心里似乎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一定是苏惜搞的鬼,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

见她沉默,南宫宸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拉了她便往楼上走去。

白慕晴被他拽得趄趄趔趔的,差一点就摔倒了,幸好南宫宸一把将她揽入臂弯内,将抓着她手腕改为搂着她的腰身,半抱半拽地将她拉到三楼。

“南宫宸,你这么粗鲁地对我,就不怕你家朱朱看到害怕吗?”白慕晴堵气道。

南宫宸带着她进入卧房,一把将她扔在沙发上,然后俯下身来,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凝视她:“你别想转移彼的注意力,我和朱朱是怎么回事你清楚得很,这些日子我也从来没有背着你跟她偷偷在一起独处。倒是你,我还真不知道你和

乔二少有交情,当初你不是说他只是路过老宅附近么?不是说你们只见过两回么?为什么可以一起去看电影?可以让他送你回家?”

他果然是误会了,看到他吃醋的脸,白慕晴居然有些欣慰起来。虽然她不知道今晚他和朱朱都干了些什么,但能够从他脸上看到醋意,而且是当着朱朱的面对她发火,证明他心里还是有她的不是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