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朱小姐的目的4/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原本不想辜负苏惜的一片苦心,好好刺激一下南宫宸,可是此刻她看到南宫宸脸上的醋意,心里却突然不忍了。她知道南宫宸的占有欲很强。而且容易将这种事情当真。

要是他当了真,她这些日子肯定又要不好过了,而朱朱则很有可能会在他们吵架的当儿趁虚而入。

人不都这样么,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出来一个暖心的人,原本冰凉的心便跟着暖了,感情也在这个时候升温了。

她身体往后退了些,盯着他道:“我没有跟乔二少一起去看电影。我是和小美还有苏惜一起去的。”

“骗人!”他刚刚打过电话给苏惜了,苏惜并没有跟她在一起。

“我没有骗你。”

“那你为什么会跟乔封在一起?又是偶遇吗?”

“没错,就是偶遇,苏惜托他送我回家的。”

“天底下哪来这么多偶遇?而且每次都能让你遇上他?”南宫宸一把将她的身体揽了过来,恼怒道:“如果你跟姚美她们在一起,那为什么要关手机?为什么不让苏惜送你回来?以前不都是她送的么?”

“我.......。”白慕晴这下是百口慕辩了,在这种情况下她要怎么解释?如果她说是苏惜偷偷把她的手机关了,他肯定不会相信的吧?

“怎么,辩驳不下去了?”她越是辩驳不了,南宫宸就越是生气。

白慕晴一把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没好气道:“反正我说了没有,你如果不信可以去查我的行踪。”

“我都看见了,还需要我去查么?”

“那我也看见你在陪你的初恋怀人吃你最不爱吃的水果了呀,我是不是也该猜测一下。这一晚上你们两个都干了些什么?有没有做你们彼此心里面最想做的事情?”

“你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么?我在的时候她就敢对你投怀送抱,紧紧地抱了你一晚上了,我不在呢?你们还不得翻天了啊?”

“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南宫宸气疯了。

“你自己做得不干不净,让我嘴巴怎么干净?”

南宫宸气得一把将她身上的衬衫领口扯开,手掌袭上她的胸口,白慕晴被他掐得低呼一声,骂道:“南宫宸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想知道我有没有跟朱朱做过么?你自己亲自验证一下不就可以了?”南宫宸说完,低头狠狠地吻住她的唇,手掌也从她的胸口游走到裙子的下摆,迅速地滑了进去。

白慕晴知道他要做什么,情急道:“你能不能别这样?”

这种事情能验证出来吗?她还真没有听说过。

不用多少时间,她身上的衣服便被他全部退了下来。他那带着浓浓怒火的吻也在滑过她的脖子,然后起身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扔到旁边的大床上。

他的身体压上他的,硬生生地挤开她的双腿,就在他准备全力进攻她体内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床上的两人动作一僵,同时望向门口的方向。

南宫宸正要从白慕晴的身上下去,白慕晴却突然一手揽住他的腰身,盯着他冷笑:“你不是要证明自己么?让她进来就是最好的证明,你敢么?”

南宫宸有些愕然地望着她,在他眼里,白慕晴一直都是保守派的。她居然要让门外的人进来欣赏她滚床?

“白慕晴,你还要脸么?”南宫宸咬牙低斥。

“不要。”白慕晴固执地吐出一句,随即扯过旁边的被子盖在自己裸露的上身,冲着门口扬声道:“进来。”

卧室的门被人迟疑地推开了,朱朱的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当她看到衣衫不整的南宫宸正以极度暧昧的姿势骑在白慕晴身上时,立刻抬手捂住自己的双眼尖叫:“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上来跟慕晴解释一下的。我.......我这就出去。”

朱朱一边哀嚎着一边往后退,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卧室的门重新被人关上,南宫宸转回头来,俯视着一脸得逞的白慕晴:“你满意了?”

“还不够满意,我想要她离开我的视线,越远越好。”休名扑巴。

“亏我之前还一直觉得你宽容大度,真没想到你是这么没有同情心的人!”南宫宸从她身上翻了下去,整理好身上的衣服,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卧室里面终于只剩下白慕晴一个人了,她苦涩地轻吸口气,久久地注视着头顶上方的天花板,半晌才从床上坐起,往浴室里面走去。

她站在莲蓬头下洗了个澡,穿好睡衣,然后回到床上躺好。

躺在床上,她将手机开机,有短信过来,是苏惜发的:有必要的时候可以找我帮忙。

白慕晴关了信箱,直接将电话打了过去,电话那头传来苏惜懒洋洋的声音:“怎么了?这么快就找我帮忙啦?这定力也太差了吧?”

“苏小姐,能不能拜托你下次要出招的时候通知我一声啊?很吓人的好不好?”白慕晴想起刚刚南宫宸的样子,心里就有些后怕。

“怎么了?他骂你了?”

“何止是骂,差一点把我掐死了。”

“他就没有把你给强了?现在的男人不是都好用这一招么?”

“差一点,”

“差一点?差哪一点?”

“初恋过来敲门了。”

“我靠,这小贱人很懂得出招啊,每次都是关健时刻。”

白慕晴无奈地笑笑,苏惜又说:“不过这说明一点,南宫宸还是在乎你的对吧?”

“这倒是。”

“难怪你现在还有闲情跟我聊电话呢。”苏惜呵呵一笑:“下次再给他来一济猛的,直接把他逼得七窍流血。”

“别。”白慕晴忙道:“我打电话就是想提醒你,下次别玩这个,就算要玩也别拖人家乔二少下水,人家双腿断了已经很可怜了,咱们还这样玩弄他实在有点过份。”

“你想太多了,他今天刚好在那边,而且.......。”苏惜暧昧地一笑:“他愿意被玩弄。”

“你说什么?你不是说他脾气很暴的么?”

“脾气暴只是对有些人,你的话.......他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是宸少的老婆啊。”苏惜嘿嘿一笑:“好了,你慢慢解决你的家庭内战吧,我要睡了。”

“总之下次别再拿让我跟乔二少爷有什么瓜葛,南宫宸会当真的。”挂上电话之前,白慕晴说了一句。

挂上电话后,白慕晴将电话放在床头桌上,拽过被子盖在身上,闭上双眼。

虽然跟南宫宸吵得很凶,不过事后想想其实确实是彼此太过较真了,才会搞成现在这种局面。一直想学朱朱扮演一个宽容大量,懂事乖巧的妻子,没想到却在今晚前功尽弃了。

都怪苏惜,要搞事也不事先跟她打声招呼。

在床上躺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南宫宸回房,白慕晴猜测着他到底是睡书房了还是睡楼下卧室,猜着猜着便睡着了。

************

第二天她一觉醒来时,已经是早晨七点半了。

她有了那么两秒钟的失神后,迅速地从床上坐起,随即扭头看了一眼身侧,没有人躺过的痕迹,也就是说南宫宸昨晚没有回房间睡!

因为上班时间快到了,她没有时间多纠结这个问题,从床上下后来直接进了浴室,刷了牙换好衣服快步往楼下走去。

当她下到一楼时,却看到一个让她呕血的画面,南宫宸和朱朱正有说有笑地吃着早餐,场面看起来温馨和谐,活像一对恋人。

反倒是后来者的她看起来像是打扰他们的第三者,南宫宸甚至当着她的面给朱朱夹了一块培根,用极度温柔的语气道:“多吃点。”

朱朱看了看南宫宸,又看了看白慕晴,一脸无辜地冲南宫宸道了声谢后,又望向白慕晴含笑道:“慕晴,你起来啦?”

“对呀,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白慕晴拉开一张椅子坐下,从一旁拿了碗筷开始起早餐,没有再看身侧的二人一眼。

“慕晴,你在开什么玩笑啊,应该是我打扰了你和宸才对。”朱朱继续扮乖巧无知。

白慕晴扫了一眼一语不发的南宫宸,浅笑:“你太客气了,只要宸不觉得打扰就没有打扰。”

朱朱干笑着低下头去吃早餐。

南宫宸放下手中的碗筷,对朱朱道:“吃完就赶紧出来,我八点半有一场会议要开。”

“哦。”朱朱看了一眼白慕晴,放下碗筷快步跟了出去。

南宫宸居然真的没有等白慕晴上车便驱车离开小别墅,白慕晴抓了只三文治追出去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他的车尾巴闪出大门口。

他明知道这里没有公车到公司,居然还不等她?白慕晴气得在原地跳脚。

就知道,自己表现得越强势,就越是在将南宫宸往朱朱的怀里推,她轻吸口气,又气又无奈,却也只能忍住了。

*********

白慕晴还是头一次自己坐车去上班,倒完公车倒地铁,等她好不容易折腾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十点钟了。

同事们无不用异样目光打量她的,小田不解地问道:“我来的时候就看到宸少的车子停在公司门口了,你怎么现在才到?”

“今天我自己过来的。”白慕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小田扫视一眼四周,俯在白慕晴耳边道:“慕晴,昨天朱秘书入职的时候大家就在传她是宸少的情人,今天又有人亲眼看到她跟宸少一起从车上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不会是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白慕晴终于明白大伙会用异样的目光看她了,估计大家都在心里冷笑,像她这种不知道撞了什么狗屎运的人嫁给宸少,下场就是甜蜜不了几天就被打入冷宫,宸少另结新欢了。

她笑了笑,冲小田道:“你别乱猜,他们只是从小认识的好朋友,并非什么情人关系。”

“我想也是,宸少从来没有这么高调地把自己的情人带来公司过。”小田笑呵呵地安慰她道:“所以你别被那些流言影响,开心一点。”

“我知道。”白慕晴拍了拍小田的肩膀,转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自从开成规定后,每到中午白慕晴不用南宫宸发信息来叫自己就主动上去吃饭了,可是今天她没有去。

南宫宸都丢下她自己带着朱朱来公司了,她还有什么脸面厚着脸皮上去他那里吃午餐?搞不好她上去后,又会看到他们两个人在故意秀恩爱的场景。

所以,她决定还是跟小田她们去食堂吃好了。

她一去食堂,大伙的猜测越发的热烈起来,甚至有人猜测她跟南宫宸已经离婚了,总之什么样的声音都有。

就连小田都忍不住再度追问;‘慕晴,你跟宸少到底怎么了?不会是真的跟朱秘书有关吧?”

“没有,你别乱猜。”白慕晴僵持着脸上的笑容说。

见她不愿意多说,小田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

白慕晴刚下到一楼便接到苏惜的电话,她接通电话的语气不太好:“怎么了?”

“瞧你这什么态度,吃饭没有?”

“拜你所赐,我今天中午没饭吃,正准备去大食堂找点吃的。”

“就知道会这样。”苏惜呵呵一笑:“看我多有先见之明,快出来吧。”

“你要干嘛?”

“请你吃饭向你赔罪啊。”苏惜的语气带着不可抗拒的意味:“我已经在你楼下了。”

听到她这么说,白慕晴只好往公司大门口走去。她一上车子,苏惜便笑笑地打量着她问:“怎么?南宫宸跟小贱人一起了?”

白慕晴摇头:“我怎么知道。”

南宫宸会跟朱朱一起吃午饭么?也许会吧,朱朱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说完她转过头去,用充满着惊悚的目光打量着她:“对了,你家乔少就是被你这样赶走的吧?”

“什么话说的,我家乔少是自己犯贱被小贱人勾引走的。”苏惜启动车子,载着她离开集团大楼门口。

白慕晴无语地靠在椅背上,她就应该听姚美的话不能向苏惜支招,因为姚美说得对,这个女人连自己的丈夫都看不住,还怎么可能看得住别人的老公?

********

面对着两人份的午餐,南宫宸却丝毫没有胃口。

颜助理见他将拿起的筷子又放了下去,如是迈步走过去,打量着他问:“宸少您怎么了?饭菜不合胃口?”

南宫宸摇了一下头,颜助理又问:“一个人吃不下?”

南宫宸没有回应她,沉默了片刻才抬头冲她道:“你坐下来陪我一起吃。”

颜助理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她犹豫着该不该坐下,最后却抵不过南宫宸命令的目光,走到他对面的位子上坐下。

看到她坐下,南宫宸终于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颜助理吃着碗里的饭菜,吃了两口终于忍不住抬头盯着他道:“宸少,您是在愁着该选择朱小姐还是白小姐吗?”

南宫宸掀起眉头看了她一眼,面色平静道:“我是请你坐下来吃饭,不是请你来开导我的。”

“但是我觉得您现在很需要开导。”颜助理浅笑道。

“她现在去哪了?”

“谁?白小姐么?出去了。”

“跟谁?”

“乔少夫人。”颜助理笑着摇了一下头:“看看,宸少还是很在乎白小姐的嘛。”

南宫宸不语,颜助理又说:“其实我看得出来,宸少您爱的人是白小姐,对朱小姐更多的是当年救命之恩的感激和对她当初不辞而别的耿耿于怀。”

南宫宸苦涩地摇了一下头:“朱朱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等待的人。”

“那现在呢?如果没有白小姐,您真的会娶了她吗?”

“会。”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跟白小姐离婚,我想以白小姐的个性,她肯定不会死缠着您不放的。”

南宫宸又习惯性地沉默了。

“证明你现在爱白小姐肯定是比朱小姐多一些的,您不想放弃白小姐,又不想伤害朱小姐,这种心情一定很难受吧?”颜助理看着他,既然对他升起了一丝心疼。

南宫宸看着颜助理,突然笑了一下:“这就是我想请你吃饭的原因,你比任何人都懂我。”

颜助理自嘲地轻叹口气:“我不但要懂你,还要帮你管着你的那些三宫六院,做助理做到我这份上,我想天下间再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所以你这辈子都别离开我。”南宫宸给她夹了一块鱼肉。

“这话要是让白小姐和朱小姐听去了,我的饭碗就难保了。”颜助理话音刚落,办公室门口便传来敲门声。

颜助理慌忙放下筷子,然后左顾右盼地想要寻找藏身地,南宫宸还是头一回看她这么失态,挑眉问道:“你在干什么?”

“现在非常时期,我还是避一下嫌好。”颜助理说,白慕晴的个性她基本已经了解了,可是朱朱是什么样的人她不清楚,而女人一吃起醋来有时候是很可怕的。

只可惜,等歪及她回避,朱朱已经推门走进来了。

朱朱一进来就看到颜助理和南宫宸坐在一起吃饭的情景,她的脸上闪过一抹疑惑,她知道南宫宸和白慕晴正在闹情绪,却没有想到颜助理会替代白慕晴在这里陪南宫宸一起吃饭。

“朱秘书,你好。”颜助理礼貌地唤了声,脸上已经恢复了应有的得体和严谨。

“你好。”朱朱扬了一下手中的文件袋,道:“我过来给宸送份资料。”

“把资料放桌上就行。”南宫宸盯着她问:“吃饭了没有?”

“还没,马上就去。”

南宫宸点头:“如果饭堂吃不习惯,就让胡姐多做一个人的份,吃好一点。”

“我知道了,谢谢。”朱朱指了一记门口的方向:“那我先出去了。”

朱朱出去后,办公室里面重新恢复了安静。颜助理看着南宫宸道:“我以为你会留她在这里吃。”

“我还没有想过要跟慕晴离婚。”南宫宸吐出一句,低头吃起了碗里的饭。

*********

朱朱离开南宫宸的办公室后,并没有去大饭堂吃饭,而是去了公司对面的一家西餐厅里。

她走进餐厅顾左右盼了一圈,才往最角落的一间包房走去。

朱太太早就已经等在里面,看到她进来立刻问道:“怎么这么久?出不来么?”

“不是,有点事情耽搁了。”朱朱走到母亲对面的位子上坐下,打量着她道:“妈,你怎么跑这来了?要是让宸看到肯定会出事的。”

“能出什么事?我找自己的女儿聊聊天不行啊。”朱太太不以为然道。

虽然朱朱现在住在小别墅里,可没说过要跟父母断绝关系,母女俩相聚再正常不过了。倒是白慕晴,她比较担心自己会碰到她,毕竟白慕晴认识她这位舅妈。

“怎么样?南宫宸对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好么?”朱太太迫不及问道。

“好是好,不过他对白慕晴更好。”一说到这个问题,朱朱便难受。她拉着母亲的手道:“妈,我看得出来南宫宸是真的爱上白慕晴了,看得出来他根本没有跟慕晴离婚的打算。”

“那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放弃算了。”

“不能放弃。”朱朱忙道,语气也在瞬间冷硬起来:“我们现在有老夫人撑腰,到时候南宫宸想不跟白慕晴离婚都不行。妈,你忘了老夫人交待的话了么,我现在只管离间他们的感情,到时不管他们好不好,我都要跟南宫宸结婚的。”

“话是这么说,我只是担心你不是白慕晴的对手。”

“不会的,妈。”朱朱安抚地微笑道:“你从小把我送到大城市去读书练舞练琴,为的不就是让我长大能够嫁个好人家么。现在这么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难不成你想放弃?”

“我当然不想了。”

“那不就行了。”朱朱放心地笑了。

自从知道嫁给南宫宸的人活不过一个月的传言是假的后,她就开始计划回来。

如今回国快一年了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是因为身体没有稳固的靠山,唯一的靠山林安南也被赶出国外去了。在她最一愁莫展的时候,没想到连老天都在帮助她们,给了她们一个如此绝佳的好机会。当她知道曾经救下南宫宸的朱朱居然就是南宫家一直在寻寻孚孚的命定情人时,她开心坏了,立马便看到了希望。

当年轻信谣言错过的美好姻缘,现在终于有机会重新拿回来了。

她们是最近才从林安南口中知道命定情人这个消息的,现在前有林安南引路,后有老夫人撑腰,想要嫁给南宫宸简直是太容易。

“虽然嫁给他是迟早的事,但我还是希望能在彼此相爱的情况下嫁。”想起过去南宫宸对自己的疼惜,在看看现在,她就觉得一阵痛心疾首。

“妈妈,如果没有白慕晴,南宫宸肯定会像之前一样爱我的。”

朱太太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知道,可是白慕晴是林安南势在必得的人,他说过不管我们做什么,都不能伤她分毫,所以.......这事有点难办。”

“如果不是看在林安南的面子上,我早就.......。”朱朱咬咬牙,一脸愤恨:“妈,你都不知道那个白慕晴有多恶心,昨晚还让我进去看她跟南宫宸做那种事情。”

“不要脸!”朱太太一听这话果然也气疯了,拍着桌子骂道:“果然是有爹生没爹教的东西,这孩子怎么变成这样了呢?小时候看她挺乖巧的呀,真是太恶心了!”

“人总是会变的嘛。”

“这也变得太离谱了。”朱太太骂完又问:“那南宫宸呢?他居然也任由着你看了?”

“南宫宸他现在就怕她不高兴,什么都由着她。”

朱太太扫视着她,无语:“那你还说南宫宸对你挺好的?这哪里叫好?”

“他现在对我的好.......。”朱朱迟疑了一下,连自己都有些不愿启齿道:“看起来更像是对妹妹的那种好,我想,更多的是愧疚吧。”

“只要他能对你感到愧疚,那就证明你在他心里还是有份量的。”朱太太浅笑了一下:“他现在对慕晴是责任,对你是愧疚,如果对你有责任又愧疚的话,那你就赢定了。”

“有愧疚有责任?”朱朱垂眸低喃。

朱太太又说:“反正有老夫人撑腰,你随便折腾都行,当然了,做任何事情都要瞻前顾后,别让南宫宸对你反感。”

“妈,你放心好了,南宫宸的个性我比你懂。”朱朱笑眯眯地拿起桌面上的刀叉,环视一眼桌面上的美食:“妈,你给我点了什么好吃的?怎么那么多?”

“都是你爱吃的东西。”朱太太用叉子给她叉了一块她爱吃的小羊扒:“赶紧吃吧,吃完上班去。”

“好。”朱朱接过母亲递过来的美食,一边吃一边问道:“对了,我爸呢?是不是又跑去赌了。”

“他那人,除了赌还能干什么?”一提到自己的丈夫,朱太太就开始唉声叹气起来:“今天我让他好好找份事情做,他居然给我来了一句,女儿都要成为C城第一富商的太太了,我干嘛不赌?”

朱朱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我爸真逗。”

“还不都是你灌给他的自信。”朱太太横了她一眼:“你们父女俩就是一个性子,做事情太自信了,这样容易轻敌。”

“妈,你放心吧,你们这么尽心尽力地为我,我肯定会努力把事情做好的。”

朱太太点头,对于女儿的处事方式她还是放心的。

母女俩吃了一阵,朱太太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抬头对朱朱道:“对了,珠,林安南让你什么时候方便的时候给他打个电话,说有事情要交待你做。”

“什么事情?”

“不知道,你用我的手机打吧。”朱太太从包包里面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号码递给她。

朱朱没有迟疑,接过手机便拨通林安南的号码.......。

**********

虽然跟南宫宸形同陌路,不过煎药的事情白慕晴还是不敢随便忘的。

她将煎好的药递给小源,让她把药端给南宫宸,然后便回房去了。

小源端着药上楼,一转身便进了朱朱的卧室。

“有事么?”正在钢琴前弹曲子的朱朱抬头扫了她一眼,目光重新调回曲谱上。

小源笑眯眯道:“朱小姐,大少爷现在一个人在书房,我不太好意思进去打扰他,你帮我把药端进去好不好。”

琴音一停,朱朱掀起眼睑来看着她,随即轻轻地笑了,真是个聪慧的好姑娘。

“好。”她从钢琴前站起,接过她手中的碗往南宫宸的书房走去。

南宫宸今天并没有工作,正坐在办公桌前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手中的签字笔。看到朱朱端着药碗走进来,脸上出现了微微的讶然:“怎么是你送进来?”

“你和慕晴一直这么僵着,只能由我送进来喽。”朱朱将药碗放在他面前:“赶紧趁热喝了吧。”

南宫宸看着桌面上黑乎乎的中药,没有白慕晴陪他,他居然连一点喝的欲望都没有。

“怎么了?喝不下么?要不要我去给你加点糖?”

“不用了,我一会再喝。”南宫宸说。这药苦成这样,加再多的糖也没用。

朱朱并没有离开,而是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一脸心疼地盯着她:“宸,你这些年还是每天都在喝药么?一定很辛苦吧?”

“还好,习惯了。”南宫宸道。

原本是挺很痛苦的事情,不过有白慕晴的陪伴他觉得不那么痛苦了,因为有人陪着他一起痛苦。

南宫宸打量着她:“你怎么还不睡?明天要上班了。”

“我刚刚在练琴。”朱朱突然一脸兴致勃勃道:“下周不是公司周年庆么?我代表我们部门上台表演节目。”

“公司年庆要搞节目么?”

“你不知道么?”朱朱讶然地盯着他:“公司要求每个部门出一个节目,我们部门没人有文艺细胞的,大家见我年轻,如是推选我去了。”

“嗯,锻炼一下胆量也好。”南宫宸从来没有出席过公司周年庆,每年都是沈恪代替他代表公司出席的,也从不知道公司周年庆都在搞些什么活动。

“宸,到时你会参加么?”

“应该不会。”

“噢,也是,你那么忙。”朱朱望着他,迟疑片刻后又说:“宸,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

“我这部钢琴太久没用了,想换一部。”朱朱说完立马又说道:“不过你别误会,我不是要你买给我,只是我现在身上没钱,又急着用,只能到时在工资里面扣了.......。”

“不就是买部钢琴么,不用那么紧张。”南宫宸微微一笑:“明天我就找人给你换一部。”

“不,你别说是你给我买的,就说是我自己买的,我怕慕晴看到又会不高兴。”

“没关系。”南宫宸不以为然地吐出这三个字。

白慕晴会不高兴么?他现在也不高兴得很!

朱朱实在找不着留在这里的理由了,如是从椅子上站起:“那我先出去了,宸,你赶紧把药喝了,早点休息。”

“好,我会的。”南宫宸点头。

朱朱拉开书房的门板,刚好看到白慕晴抬起手掌准备敲门。她愣了一下,随即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慕晴,你还没休息么?”

“没呢,你怎么也这么晚。”

“我.......过来跟宸借本书,不过没找着。”

“哦,我来拿我的稿纸。”白慕晴冲她微微一笑,迈步往书房里面走了进去。

她原本是不放心南宫宸,想过来监督他喝药的,顺便向他解释一下苏惜的小诡计,可她没想到在书房里迎接她的会是朱朱。

瞬间,心里刚刚酝酿出来的热情全没了,全成了凉飕飕的凉意。

她几乎是目不斜视地走到书柜前,从最下面那一格拿出自己之前放在里面的宣纸,然后转身往门口走去。

“站住。”南宫宸突然唤住她。

白慕晴脚步一停,转身盯着他嘲弄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来打扰你们的,我这就走。”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南宫宸从办公桌后站起,绕到她面前恼怒地凝视着她:“跟我道个歉,解释一下有这么难么?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一直跟我杠下去?”

“我解释过了,是你自己不信,还有,如果我道歉了不就证明我心中有鬼么,证明我跟乔封真的有一腿么?这么一来你还会接受我的道歉么?”

“.......”

南宫宸无语,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没错,如果她道歉了,他就会原谅她么?肯定会气得更加抓狂。

“最后,该道歉该解释的是你,不是我。”白慕晴说完这句,抬手在他的胸口上推了一下:“麻烦给我让开。”

她这毫不温柔的一推,直接把南宫宸给推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