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受伤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转身将书房的门合上,随即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推倒在门后,一只手轻轻松松便将她围控在自己的身体与门板之间。

“你要干什么?总来这一招你不腻么?”白慕晴一把拍掉他另一只捏住自己下巴的手掌。

“每天摆着张扑克脸你不腻么。”南宫宸将被她拍下去的手掌重新抬起,停在她的睡衣领口一粒粒地解起了上面的扣子。

“那么你呢?每天在我面前跟你的初恋秀恩爱不腻么?”

“不腻。我明天还会继续秀,秀到你受不了为止。”她的衣扣在他指尖的游走下全部脱落,绞好的身段展露出来。

白慕晴感觉到一丝凉意袭上肌肤,而他滑动在她肌肤上的指尖又是那么炙热,在这种冷热冲击的折磨下,白慕晴很快便浑身悸动起来。

她轻喘了口气,一边推打着他的身体一边冷声威胁道:“你再不住手。我还会叫你的初恋过来欣赏。”

“好啊,你叫。”南宫宸冷笑地挑起她的下巴,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随即转向她的耳珠轻咬:“你都不觉得害臊的话,我为什么还要觉得。”

“你........就不怕她哭背过气去吗?”白慕晴被他吻得呼吸开始不稳,声线也不再平和。

“身边多了你这么一位妻子,她已经伤心透了,不差这一点。”南宫宸用力在她的耳珠上咬了一下:“不过我警告你,最好别用你的个性来挑战我的耐性,特别是在朱朱就在我跟前的时候,不然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

南宫宸声音一沉,同时将她下面的衣服扯了下去,又将她的身体整个抱起在自己身上。

白慕晴低呼一声,为了稳住自己的身体只能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

这个时候她哪还有心思听他的警告。小拳头在他的肩上一下下地捶打着:“你放我下去,我要摔倒了。”

可惜,她的威胁对南宫宸起不了丝毫的作用,他也没有放开她。

就这么将她抵在门后,用自己的身体稳住她,又狠狠地惩罚了她。

白慕晴知道自己求他也没有用,索性就不求了,一心稳住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摔倒。而内心里面........已经渐渐地从一开始的抵触转变成了迎合。

这个月为了备孕,她和他太久没做过了,彼此都很快进入了状态,忘乎所以地享受着眼下的欢乐。

也不知道在这愉悦中享受了多久,直到怀里的男人渐渐地停滞下来。白慕晴的神智才清晰了一些。她的身体因为长时间挂在他身上,酸软得几乎没有从他身上跳下来的力道。

她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小脸埋在他的肩窝,彼此间紧密相贴的心脏一起在激烈地跳动着。

南宫宸同样紧抱她,轻吻着她香汗淋漓的颈项,感受着激情过后的最后一点悸动。休长大巴。

最后还是白慕晴先回过神来的,她用手在南宫宸的身上推了推,漠然道:“放我下来。”

南宫宸没有放她下来,而是用双手托住她的臀部,将她抱到书房里面的床上,和她一起滚了进去。

白慕晴也懒得跟他挣执了,双腿的酸软使她不想再动一下。她只是将身体往床的另一边靠了靠,然后抱着被子闭上双眼。

“只要你向我保证,以后不跟乔封见面,我就原谅你。”身后传来他依旧有些微喘的声音。

白慕晴睁开双眼,赌气道:“如果你能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朱小姐见面,我就答应你。”

南宫宸气结,一把扳过她的身体:“你明知道我不能丢下她不管。”

白慕晴毫不畏惧地凝视着他:“你也明知道我跟乔二少什么事都不可能有。可你还是这么逼迫我。”

“你........。”

“我怎么了?”白慕晴蓦地从床上坐起,瞪着他一脸恼怒道:“别以为你现在多了一个初恋情人我就会害怕,怕失去你。南宫宸我告诉你,我早就已经想通了,你要离婚我随时奉陪,你要娶你的初恋我也随时愿意让位。但是如果你想让我跟你的初恋和平共处,共侍一夫我做不到!也没那么卑贱!”

南宫宸气得倒吸口气,目光如能喷火:“你再说一遍?”

“我说........。”

“你居然还敢说!”南宫宸气得吻住她的唇,将她要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他能够忍受她的小脾气,她的口不择言,但是他无法忍受她总是将离婚挂在嘴边。难道他在她的心目中就那么不重要么?一次小小的吵架就能够让她盟升离婚的念头?

可是他呢?不管她跟林安南怎么样,跟乔二少怎么样,他除了生气外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她离婚,一次都没有过!

白慕晴被他重新推倒在床上吻了个严实,被迫闭了嘴,她睁大双眼瞪着眼前这位一脸怒容的男人。没想到自己才一句话就又把他激怒了,看来接下来又得有一场缠绵大战。

明知道他不可能把朱朱赶出去的,早知道就不逞这个口舌之快了。

这次南宫宸连衣服都不用帮她脱,轻轻松松就可以再次占有她........。

*******

第二天白慕晴是在书房里醒来的,而且还是被别人的敲门声吵醒。

她幽幽地转了个身,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居然赤身裸体地躺在南宫宸的怀里。昨晚他再次占有她的时候,她直接就一动不想动地睡熟过去了,而且是一觉到天亮。

门口的敲门声持续在响,她用手在南宫宸的身上推了一记,南宫宸动了动身体,冲着门口扬声道:“什么事?”

门口响起朱朱的声音:“宸,慕晴,该起床上班了。”

她的声音含着清晨时分的清爽,听起来心情也是不错的,也真亏了她能装得出来。白慕晴在心底冷笑一声,从床上坐起。

她扫视一眼四周,发现自己的衣服全散落在门后,想起昨晚被南宫宸抵在门上的情景,她的小脸立刻滚烫起来。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裸露的身体,拉过被子裹在自己身上准备去捡拾自己的衣服,才发现被子的另一端被南宫宸压在身下。

她用力扯了扯,被子纹丝不动不动,如是扭过头去。

南宫宸已经醒过来了,明知道她想做什么却偏偏不挪身体,甚至还用一种挑衅的目光盯着她。

白慕晴气结地将被子扔回他身上,就这么光着往衣服的方向跑过去。反正都被他看光了,他也不在乎这一次,她在手里安慰羞赧不已的自己。

穿好自己的衣服,她拉开书房的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快迅地刷过牙洗过脸后,白慕晴下楼从餐桌上抓了一块面包片边吃边往外头走。

朱朱追上来,拉着她的手臂一脸认真道:“慕晴,你坐宸的车去公司吧,我坐公车去。”

白慕晴低头扫了一眼她扣在自己手臂上的小手,知道她是演给南宫宸看的,她冲她微微一笑:“不用了,你身体虚弱不应该去挤公车的。”

“慕晴,你就原谅宸嘛,我跟他真的什么都没有的,宸他只把我当妹妹看待。”

“我知道,我也把你当妹妹看待。”白慕晴抬手在她的肩上拍了拍:“赶紧去吃早餐吧,我先走了。”

说完,她不理会正黑着脸从楼上走下来的南宫宸,转身便往大门口走去。

看着白慕晴的身影走出去后,朱朱转过身来,盯着南宫宸一脸无奈加难过道:“怎么办啊,宸,慕晴还在误会我们。”

“没关系,她使几天小性子就好了。”南宫宸瞟了一眼门口的方向:“过来吃早餐吧。”

朱朱跟着他走进餐厅,在他对面的位子上坐下,愧疚地开口说:“宸,要不我还是搬去员工公寓住吧,总这么住在这里若慕晴误会也不好。”

“不是跟你说了么,她使几天小性子就过去了。”

“可是她看到我就不高兴啊,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搬出去好点。”

“你不怕你妈把你抓回去嫁给那位李老头了?”

南宫宸此话一出,白慕晴瞬间瑟缩了一下身体,眼里都是恐慌:“我当然怕啊,可是........。”

“怕的话就在这里住下,慕晴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你要怎么解决啊?”

“她........。”南宫宸唇畔突然染出一抹浅不可见的笑意:“我从不把她的怒火放在心上。”

就随她去好了,就当是给她机会发泄一下心底的不满,等她发泄够了自然就好了。

朱朱笑着说:“人家都说打是疼,骂是爱,看来你们俩就是这样。”

********

从小别墅走到公交站台有十分钟的路程,因为昨晚才下过雨的缘故,路面有些湿滑,她一边吃着手中三文治一边行走得格外小心。

身后有车子的声音传来,她往路边站了些。

车子加速从她身边压了过去,刚好压在一摊积水上,车轮溅起的水花精准无误地打在她身上,将她的裤子湿了个透。

白慕晴僵在原地瞪着那迅速离去的熟悉车尾,气得失控怒吼:“南宫宸!有车就了不起吗?王八蛋!”

她站在路边气得跳脚的样子成功地收录在南宫宸的后视镜上,唇角微微一掀露出一抹清浅的嘲弄。

被南宫宸这么一闹,白慕晴不得不回到别墅去换衣服,等她再从家里出来,搭公车倒地铁去到公司的时候,上班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

黄经理一脸凝重地对她说:“慕晴,你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迟到了,还有一次机会。”

白慕晴进来的第一天就熟读过公司的规章了,一个自然月内迟到一次以上的扣全勤,两次以上的记大过,三次以上的直接解雇。当时她看到这个规定的时候还在想南宫宸也太没人性了,把规举定得这么严。

她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对不起,我以后会早点来的。”

“嗯。”黄经理有些为难:“主要是宸少说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以........。”

这分明是针对她的,白慕晴愤愤地想,如果换成是沈恪迟到会与庶民同罪么?肯定不会!

“我知道了。”她冲黄经理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下午回到家,白慕晴便看到家里多了几个陌生的人在进进出出,这几个人看起来像是哪里的工作人员,而且主屋门口还停着一辆装货的车子。

她问了小源一句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小源笑眯眯地说道:“大少爷给朱小姐买了一台新的钢琴,琴行的工作人员刚好把琴送到了。”

白慕晴扫了一眼货车尾部,果然看到上面放着一部象牙白的三角钢琴,一看就是价值不悱的。

“这钢琴应该挺贵的吧。”她酸酸地问了一句。

“可贵了,要三十几万呢。”小源说。

“噢。”白慕晴点点头,转身正要回屋,朱朱刚好从屋里走出来,笑盈盈道:“慕晴,你可千万别听小源胡说,买琴的钱我是跟宸借的,我已经跟他说好了会用工资慢慢还。”

白慕晴看着她含笑的脸,那表情分明有着挑衅的意味。

她浅笑了一下:“三十多万,那你得在南宫集团干三年才还得清了。”

“没关系,不管是三年还是五年我一定会还的。”朱朱依然笑脸盈盈的:“在这里白吃白住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不能再让宸给我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嘛。”

“朱小姐客气了,你是宸的好妹妹,送你也是应该的嘛。”白慕晴冲她微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然后从她身边擦身而过往屋里走去。

她走进屋子,刚好看到南宫宸握着水杯从楼上走下来。

两人在楼梯上相遇,她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南宫宸叫住她,语气不急不缓道:“喜欢么?要不要也给你买一台?”

“我要来干屁啊?”白慕晴没好气地呛了他一句。

南宫宸眉头一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粗鲁了?”

“天生的!”白慕晴又是一眼瞪在他脸上,转身快步往楼上走去。

三十万元钢琴,对南宫宸来说简直是太小儿科了,他都能让她住在这里,能让她去公司上班,一部琴算得了什么?

白慕晴愤愤地想,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和双腿,白映安会跳舞,朱小姐会弹琴,偏偏她这个身为南宫家少夫人的女人什么都不会。

她摇了一下头,心想自己这是在干什么?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价值所在,小朋友们也很崇拜她会画画呢,她并不是一无是处的人!

********

周末南宫宸回老宅陪老夫人吃饭去了,白慕晴躺在床上睡懒觉,对面屋一大早便隐隐约约有琴声传来,白慕晴将捂在头顶上的枕头拿了下来,然后翻身坐起。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已经九点了,反正睡不着不如起床算了。

在家里呆不下去,白慕晴只好将电话打到姚美那里去,约她一起出来解闷。

打完电话便开始洗漱换衣服,然后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对面的琴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而朱朱也刚好在这个时候从卧室里面走出来。看到她穿着外出服挎着包,如是一脸疑惑地问道:“慕晴,你没有跟宸一起回老宅聚餐啊?”

白慕晴扫了她一眼,浅笑:“没有。”

“怎么了?这么长时间过去,老夫人还是不肯原谅你么?”朱朱说完,看到白慕晴的脸色微变,忙道:“对不起,我也是听别人说起的,我是不是不该过问你的事?”

“听小源说的吧?”白慕晴目光越过她的肩膀,落在她身后的小源身上。

这两个人最近倒成知心朋友了,还能一起窝在房间里玩。

小源一接触到白慕晴扫过去的目光,立刻心虚地低下头去。

白慕晴掀起唇角冲她冷笑:“如果是在老宅,你早就被炒鱿鱼一千遍了,别拿我对你的宽容反过来中伤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都在背着我干些什么,我不拆穿是因为不屑,不是不敢。”

说完,她将目光转回朱朱脸上:“朱小姐,南宫宸今天不在这里,你也不用装了,怪累的。”

她的手机响,如是一边从包里拿出手机一边接通电话:“小惜,你到了是么........我马上出去........。”

“你别出来了,还是我们进去吧。”

“你进来干什么?”

“我怎么就不能进来了?我来看看绿茶婊不行了。”

“你想干什么?”白慕晴的眼神一凛,心想这女人肯定又得搞事。主要是苏惜的思维和作风,她根本跟不上啊!

“在南宫宸的地盘,我能做什么?”苏惜不耐烦:“赶紧叫保安给老娘开门,还有,告诉绿茶,就说老同学来了。”

白慕晴挂上电话,扭头冲小源吩咐了一句:“去叫保安开门,我有朋友过来。”

刚受过教训的小源忙不迭地点头,跑去对讲机叫开门去了。

白慕晴又看了一眼杵在原地的朱朱,笑笑地问了一句:“你的老同学过来了,你要不要下去坐一下?”

“不了,我跟她也不是很熟。”朱朱礼貌地微笑:“而且还有三天就是年会了,我还得排练呢。”

她就是这种个性,不管白慕晴讽刺她,质疑她,她都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依然保持着甜美的笑容。所以每次都能搞得白慕晴像是在自讨没趣,然后悻悻然地兀自退场。

“那你好好练吧,争取在公司一举成名。”白慕晴说完,转身往楼下走去。

白慕晴下到一楼时,苏惜和姚美已经从外面走进客厅了,看到她独自一人下楼,苏惜问了句:“我的老同学呢?怎么没有下来迎接我?”

“她三天后要在公司年会上表演,正在排练呢。”白慕晴刚刚对朱朱只是随口一提的,其实她的心里并不希望朱朱下来,毕竟她不知道苏惜想做什么。

苏惜可是被小三虐成渣的人,她对小三的恨比对杀父仇人的恨还要可怕,万一场面一失控就完了。

“表演?她还要去公司年会上表演?”姚美无语地翻起白眼:“她是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南宫宸的初恋么?她这到底是想表演给南宫宸看还是给员工们看啊?当小三当得像她这么高调也真是够了!”

“南宫宸不会出席年会,就当她是在白忙活吧。”白慕晴扫了正在给大伙倒茶的小源一眼,道:“小源,你去忙别的吧,这里我来就行。”

“好的,少夫人。”小源低着头退了下去。

小源一走,姚美立刻俯过身来问道:“我怎么觉得小绿茶道行浅得不忍目睹?”

“那要怎么样的才道行深?”白慕晴不懂:“直接摆了个茶壶的架式跟我撕么?”

“表演,我真的觉得挺幼稚的,对吧?”姚美看向苏惜。

“也许她想让南宫宸看到她最美的那一面呗,毕竟咱们家慕晴连唱歌都走调,更别说弹琴了。”苏惜说。

“能别这么打压我么?”白慕晴不悦,虽然她昨晚也这么自省过,但........。

苏惜美丽的眸内闪出一抹精光,突然说了一句:“如果她表演的时候失误了会怎么样?”

“当众出丑。”姚美接道。

白慕晴没好气地横了二位一眼:“你们能别这么幼稚么。”

“亲爱的,我们可是在帮你稳固地位。”

“不用了,这种事情只会越帮越忙,再说了,南宫宸又没打算出席年会。”白慕晴扫了一眼楼上,对两位好友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小声道:“咱们能不这么嚣张么?当着人家的面说人家坏话。”

以朱小姐的个性,这会指不定躲在哪个角落里面偷听呢。

三人在一楼客厅里聊了一会,苏惜说:“既然小绿茶不敢下来玩儿,那我们出去打点娱乐吧,顺便去外面吃午饭。”

“也好,我也觉得外面比这里自在些。”白慕晴巴不得她们赶紧走,带头从沙发上站起。

她的话音刚落,朱朱便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口,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含笑道:“怎么了?刚来就要走么?”

楼下的三人同时抬头往她望了过去,白慕晴没料到她会在这个时候走下来,刚刚她明明说过不想下来的。

倒是苏惜一看到她的身影立马展开笑颜:“朱朱啊,听说你忙着练习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正打算走呢。”

“我刚刚确实是想留在房间里排练,不过后来一想老同学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我这么躲在房里太没礼貌了。”朱朱说话间已经来到三人跟前了。

“确实挺没礼貌的,会让人觉得你是在心虚。”苏惜笑说。

“心虚?我心虚什么?”

“当小三的不都容易心虚么?而且还怕见光。”

白慕晴慌忙用手在苏惜的衣角上扯了一记,她可不想了苏惜跟朱朱当众吵起来。

不过她还是太不了解朱朱了,人家根本就不是个会跟别人正面冲突的人。

朱朱不怒反笑:“小惜,看来你跟慕晴一样误会了,其实我跟宸少的事早就过去了,现在我们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我只是暂时住在这里的。”

她走到茶几旁边,招呼大伙道:“大家再坐一下嘛,我们还没有好好聊天呢。”

“不了,我们打算出门........。”白慕晴的话还在口中,苏惜便立刻打断她:“坐一下好啊,我也好久没有跟我这位老同学见面了,应该好好聊一下。”

说完便拉着白慕晴坐回沙发上。

朱朱在茶几旁蹲下,一边倒茶一边歉疚地说:“慕晴,我知道我最近有很多行为惹你不高兴了,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并且向你保证不会对宸少有非分之想,请你原谅我好不好?”

她将倒好的茶水递到白慕晴跟前,一脸乖巧又可怜地望着她:“慕晴,我最近确实有困难才会在这里打扰你和宸少的,其实我也很想出去住,可是宸少他不放心我,非要我住在这里。你知道的,宸少他心里一直都想念着我,他放不下我又不想负了你,所以........真的很对不起。”

白慕晴盯着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衣料。

这话说得还真好啊,白慕晴听不下去,苏惜和姚美更加听不下去。

“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苏惜恼火地一把拍向她伸在白慕晴面前的茶杯:“把你这一套虚伪收起来吧!南宫宸不是傻子!”

茶杯内的水撒了出来,一半撒在朱朱的手指上,一半撒在白慕晴的腿上。

白慕晴只觉得腿上被炙痛了一下,朱朱也在同一时刻夸张地痛呼一声,杯子落在地上。

“慕晴,我们走,再留在这里我会吐的。”苏惜抓过白慕晴的手腕将她从沙发上拽起。

“早叫你不要进来了,活生生地被恶心了一把!”姚美也拎了包离座。

三人上了车子,苏惜才一脸愤愤地说道:“看来我们还是小看她了,这女人嘴巴利害得很。”

“早跟你们说过了,和她过招会被活活气疯。”白慕晴倒是已经渐渐地平静下来了,朱朱的虚伪她早就见识过了,今天已经不是头一回。

“你也是,怎么可以这么软弱呢?换成是我早就一巴掌过去了。”苏惜反过来指责白慕晴。

“如果慕晴一巴掌给她,她再一状告到那宫宸那里去,吃亏的不还是慕晴么?”姚美拍着她的肩膀:“早说过你不是斗小三的料,你就别再给慕晴添乱了。”

“就是,快走吧,我今天还没有吃过东西呢。”白慕晴催促了一句。

********

南宫宸没料到老夫人会关心起公司年会的事情,他讶然地抬起头来,打量着老夫人道:“奶奶,你不是一向不管这事的么?”

“我现在也没打算管。”老夫人说:“不过你现在跟之前不一样了,既然已经站在了公众面前,就没有理由再不出席公司的年会,所以今年你得出现在年会上。”

“奶奶,沈恪会替我了席的。”

“沈恪毕竟不是你。”老夫人望着他:“怎么?没空?”

“不是。”

“那就去露一面,哪怕是至一下词也好。”

南宫宸想了想,随即点头:“好,我会考虑一下的。”

“这么小的事情还有什么好考虑的?”老夫人不高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我看你是被那个女人带坏了。”

“奶奶,那个女人可是你的孙媳妇。”南宫宸含笑提醒。

“我可从来没有把她认作孙媳女过。”说到这个问题,老夫人立刻脸色沉了下来,重新打量着他:“我倒想问问你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把她给我摆脱掉?娶你该娶的人?”

“奶奶,我吃饱了。”南宫宸放下碗筷从椅子上坐起。

老夫人见他又开始逃避这个问题,气得跟着放下筷子:“你给我站住!”

“奶奶,你怎么又发火了?”南宫宸走过去,拍着她的肩膀:“医生说你要心情放宽松一点,这样才能长命百岁。”

“你给我闭嘴!”老夫人将他手掌推了下去,盯着他一脸严肃:“你现在就给我一个准信,到底什么时候才给我回来?还有跟那个女人分开?”

南宫宸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了几分,道:“奶奶,我不是一早就给过你准信了么?我和映安不会离婚,你什么时候接受她了,我就什么时候和她一起搬回来。”

“你........。”

“奶奶,我好像每次回来都能惹你生气,那你说我下周还回不回来好呢?”

“难不成你还想一辈子不回来?”

“我当然不会那么绝情,毕竟你是我最亲最爱的人,我只是觉得自己每次回来都能把您惹生气,心里过意不去。”南宫宸无奈地轻吸口气,重新拍了拍她的肩:“奶奶,别再为难我,同时让自己生气了。”

“如果你不想让我活活气死,那你就一意孤行好了!”老夫人面无表情道。

南宫宸见她一如即往的固执,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只好迈步走出餐厅。

********

白慕晴跟苏惜她们一起在外面吃过午餐便回来了,下午睡了一觉,美美的一觉,没有那隐隐约约的琴声,没有人打扰。

直到晚餐的时候才被小源从睡梦中叫醒,告诉她该下去吃饭了,她起床走进浴室洗了把脸,才往楼下走去。

餐桌上摆着刚出锅的饭菜,饭菜是好几个人的,却并没有看到朱朱的身影。

当然,她也没兴趣去过问她的事情,反正她不下来吃自然有人给她送上去。

她刚坐下来拿起筷子准备开吃,门口便响起一阵气车引擎声。

“估计是大少爷回来了。”小源说了一句。

白慕晴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饭菜,还好,够他的份。

南宫宸迈了进来,小源便立刻礼貌地问道:“大少爷,您吃饭了没有?”

“还没有。”南宫宸扫了一眼餐桌,没有看到朱朱的身影如是问道:“朱小姐呢?”

他疑惑的目光定在小源脸上,小源偷偷扫了白慕晴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白慕晴察觉到她望过来的目光,心里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盯着她嘴里问了一句:“你看我干什么?”

小源小心翼翼道:“朱小姐的手被开水烫伤了,她怕出席不了大后天的年会表演,哭得很伤心。”

白慕晴脑袋似是被什么东西炸了一下,懵了。

“她的手怎么会烫伤?”南宫宸皱着眉问。

“我也不知道,朱小姐她只说是在给少夫人倒茶的时候不小心烫伤的........。”小源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白慕晴终于弄明白了,原来朱小姐玩的是这一出,而她居然毫无所觉,甚至还跑出去跟苏惜她们一起吃饭,还美美地睡了一觉。

她是有多笨,才会这么没有危险意识?

朱朱端给她的那杯茶是小源一早就泡好的,根本没有多少温度。那杯茶也同时倒在她自己的腿上了,当时倒在腿上除了有些炙热外根本连一点烫的感觉都没有。

她抬起头来,方才发现南宫宸已经失去了踪影,肯定是到楼上看他的朱小姐去了。

白慕晴轻吸口气,瞬间连半点食欲都没有的她,放下筷子便起身往楼上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