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找了她一晚上/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来到朱朱的卧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得到应允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他走进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朱朱转过身去。迅速地擦干净眼里的泪痕,随即才转过身来盯着他:“宸,怎么是你?”

她的眼圈红红的,显然没有泪水但一看就是刚刚哭过。

南宫宸扫视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包着纱布的手腕上,语气透着关切:“听说你被烫伤了?伤得很严重么?”说话的同时,他走过去执起她受伤的右手。

“不碍事的。”朱朱迅速地将手掌从他的掌手内抽了回来。脸上是满满的后怕:“宸,你还是别到我房里来了,我怕慕晴会看到。”

南宫宸答非所问道:“怎么会烫伤?”

“我.......不小心烫伤的。”

“听小源说是慕晴弄的?”

朱朱讶然地抬起头来,盯着他情急道:“宸,你千万别误会,别怪慕晴,是我先惹她生气。”

“你怎么惹她生气的?”

“我.......是我太自作多情了,太不懂事了,明知道她这几天心情不好还倒了茶去向她赔礼道歉,结果她就.......。”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活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朱小姐,你为什么就不敢跟大少爷说实话呢?”门外‘听不下去’的小源突然走了进来,一脸愤愤道:“明明就是少夫人约了朋友过来侮辱你,说你参加演出是为了出风头。为了勾引大少爷,还骂你是无耻小三,骂你贱,把茶水泼在你身上之后就一走了之。”

“小源.......。”朱朱不悦地瞪了她一眼。

“难道不是吗?朱小姐诚心诚意道歉,就算心里有气也不能拿热茶泼人吧?我可没有乱说,大少爷如果不相信可以叫少夫人上来对质。”

南宫宸的脸色阴沉得吓人,转身便要离开朱朱的卧室。

朱朱忙拉住他的衣角,道:“宸,你千万别去责备慕晴,本来就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住在这里,她误会或者生气都是应该的。其实我的手现在已经不疼了。我只是有些担心自己的手会影响到三日后的演出,其它真的没什么的。”

“宸,这事就这么翻篇了好不好?”朱朱含着泪:“你帮我找点治烫伤效果好的药过来,也许我的手明天就没事了。”

南宫宸重新执起她的左手,看着上面的伤处道:“你放心,我会让人把最好的烫伤药送来的。”

“那就行了。”朱朱突然笑了。

“走,下去吃饭。”

“不,我稍后再吃。”说到吃饭,朱朱脸上又是一抹惊恐滑过。

小源在一旁小声提醒道:“朱小姐,您别怕,少夫人已经回房间了。”

朱朱这才松了口气,和南宫宸一起往楼下走去。

******

南宫宸陪着朱朱一起吃完晚餐。小林便将烫气药送过来了。

南宫宸让朱朱坐在沙发上,亲手帮她处理起伤口。纱布在他的手中一层层地剥落,红肿带有些破皮的伤口展现出来,南宫宸抬手看了她一眼,看到她咬着下唇极力忍着痛的样子,心里不禁涌起一抹疼惜。

“很疼么?”他柔声问道。

“不疼。”朱朱摇头,道:“宸,还是让小源帮我吧。”

“你忍着点。”南宫宸没有听她的话放弃帮她上药。而是拿起消毒药水帮她消毒,然后帮她抹上药膏,包扎好伤口。

处理好伤口后,朱朱从沙发上站起对南宫宸一再地叮嘱道:“宸,你别怪慕晴,你们两个怄了这么久的气,也该讲和了,不然我会不安的。”

“你不用不安,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好。”南宫宸平静地说道。

朱朱点了下头,转身回房间去了。

朱朱离开不久,南宫宸便也上了楼,他没有去书房而是推门进了白慕晴的卧室。

白慕晴正窝在沙发上画画,一手捧着素描板一手拿着铅笔,没有什么主题,就是随手乱画。

听到开门声,她头也不抬地嘲弄道:“怎么,听完初恋情人的告状,准备收拾我?”

南宫宸被她这种毫无愧疚的样子刺激了一下,快步走过来后,一把将她手中的铅笔抽走扔在地面上,冷声责备道:“不管怎么样,你不应该用茶水去烫伤她。”

掌心一空,白慕晴不得不将画板随手扔在一侧,她抬起头来盯着南宫宸:“那你现在想怎么样?拿开水烫回我?”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南宫宸脸色阴沉。

“我烫她怎么了?我骂她又怎么了?难道她不该烫么?不该骂么?难道她不是千方百计在勾引你么?我告诉你,我烫她是给你脸,我要是对她不闻不问任她折腾的时候,你就应该反省一下原因了。”

“她不是已经跟你保证过不会对我有非份之想了么?我也向你保证过了,你还想怎样?”

“我想让她从这里滚出去!”

“你.......。”

“没错,我就是这么无理取闹,我就是这么小肚鸡肠,我嫉恨她能上台表演如是我把她的手烫伤了,我就是要让她上不了台,我.......。”

“白慕晴!”南宫宸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你给我冷静点!”

白慕晴怔了一怔,随即点了点头:“好,我冷静,你慢慢质问我吧。”

“在我质问你之前,我给你机会解释。”南宫宸更加攥紧她的手腕,盯着她:“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要在辱骂完她之后把茶水泼在她手上。”

在他的印象里,白慕晴从不忍心伤害别人,也并不是那么狠得下心来的人。

可是朱朱的手受伤却是事实,而且还伤得那么严重。

白慕晴盯着他,冷笑:“在你眼里,她是那个能不顾一切地救你性命,能让你等上十几年的纯净小女孩。而我却是一个骗了你一遍又一遍,伤了你一遍又一遍的冷血女人,你会相信我的解释吗?我解释了有用吗?”

南宫宸盯着她,半晌才吐出一句:“你连试都不试,又怎么会知道我不相信你?”

“那好,苏惜确实说过那些不好听的话,但是苏惜的火爆性子你应该知道,茶也是苏惜拍掉的,但是.......。”白慕晴吵吵牙:“茶壶里的茶已经泡了有一小段时间了,加上倒在杯子里的时间,那水根本就不烫。而且杯里的水只有一半是撒在她手上,另一半撒在我腿上的。”

白慕晴将睡衣捋到大腿根上,指着自己的白嫩细腻的大腿表面:“你看看我,当时可能有一点微红,但是现在有一点事吗?”

南宫宸看了一眼她的大腿表面,脸色依旧沉冷:“那万一是滚烫的茶水呢?”

“我不想说那万一,我只想告诉你那个女人根本就是装出来的。”

“她手上的伤是我亲眼看到的。”

白慕晴哑言,关于这一点,她就实在是说不清楚了。

“先不管她伤得有多重,你们对待她的态度和处理事情的方式.......万一杯子里的是硫酸呢?你们也打算就这么泼过去了么?”

“那么你现在是什么意思?”白慕晴毫不畏惧地凝视着他:“如果你是在指责我欺负她的话,我不接受,如果你是在指责我做事冲动.......我可以接受,我以后会注意。”

“你都把她的手烫成那样了!”

“我说了她是装的!”白慕晴火大地回吼道。

看来他还是在怪她,怪她烫伤了他的朱小姐,她的心里不禁涌起一抹失望。

“你的意思是,她手上的伤是她自己烫伤的?”

“我哪知道?”白慕晴抬手在他身上推了一记,没好气道:“现在骂也骂过了,训也训过了,你可以出去了么?”

南宫宸抓住她推打他的小手:“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漠?连一点愧疚的痕迹都没有?”

“因为我没有做错。”白慕晴眨巴了一下自己的双眼,不让自己的泪水浮出来,她冷笑了一下:“我已经向你解释过了,既然你选择了相信她,那就继续相信她去吧,我无话可说。”

南宫宸瞪着她咬了咬牙,转身往门口走去。休私肠技。

卧室里面瞬间安静下来,白慕晴闭了闭眼,深吸口气,眼底委屈又愤怒的泪水最终还是没有冒出来。

她终于可以理解苏惜为什么宁愿躲到公寓里面去也不愿意回乔家大宅了,和一个不理解不相信自己的男人相处,真的是件很难受的事情。而她身边还多了个朱小姐,她的生活大概比苏惜还要难过许多吧!

******

因为没有吃晚餐,白慕晴躺在床上怎么睡也睡不着,最后索性从床上爬起,到一楼厨房里面翻箱倒柜地找起东西吃。

好不容易才在柜子最下方找了包方便面,她懒得泡,就这么抱着面桶坐在餐厅的角落里吃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肚子太饿了,她居然觉得这个方便面很好吃,香脆香脆的。

她一边吃着,一边回想着这一天里所发生的事情。

南宫宸说那个女人手上的伤是真的,怎么可能呢?难道为了栽赃她,她居然可以下如此大的血本,用开水再烫自己一次?

只要想到开水撒在手背上的场景,白慕晴的头皮就立刻一片发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真的是太可怕了,比白映安那个傻白痴可怕多了!

大概是想事情想得太入迷了,她居然没有察觉到身旁有人靠近,直到南宫宸在她身侧坐下后才惊觉到,同时被吓了一跳。

她扫了一眼身侧的南宫宸,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他居然还没有睡?

“你为什么睡不着?心疼你的小情人么?”她讥诮地问出一句。

“对啊,我在想万一她的手背上留疤怎么办?弹琴的时候多难看。”南宫宸扭头扫了她一眼:“那么你呢?又为什么睡不着?”

白慕晴咬咬牙,决定不跟他吵:“我没吃晚餐,饿的。”

看来他是因为刚刚没有吵舒心,又来找她吵架发泄的。

南宫宸看到她这么平静,倒是有些新奇。不过他也并非过来找她吵架的,他和她一样是因为肚子饿了,想下来找点东西吃,没想到却在这里看到她吃干面。

他伸手从她的碗里抓了一把方便面,白慕晴一把拽住他的手腕:“你干什么?”

“吃面。”南宫宸睨着她抓住自己的手。

“这是我的面,要吃你自己找去。”白慕晴将他手里的面抢了回来,并将手里的面碗抱紧在怀中。

“连一碗面都要跟我分得这么清楚么?”

“没错,你找你的初恋情人共吃一碗面去吧。”白慕晴说完,起身便要离开。

南宫宸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拽了回来,盯着她没好气道:“白小姐,今天该生气的是我。”

“你生你的,我生我的,咱们互不干扰。”白慕晴说完便甩开他的手走出餐厅,往楼上走去。

白慕晴回到卧室,窝在沙发上继续吃着自己的干面,只是这原本觉得不错的面越吃越难吃,吃了不到一半就吃不下去了。

她将剩下的一半面条扔在角落里,拿起摇控器摁开电视看了起来。

看了没多久,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她蓦地从沙发上坐直身体,这么大晚上的有人推门实在有些吓人。当她看到进来的是南宫宸时,才暗松了口气。

只是.......他跑她的房里来做什么?而且还端着两个大碗上来。

南宫宸将托盘放在她跟前的茶几,扫了一眼被她扔在角落的干面道:“以后别吃那种油炸的,对身体不好。”

白慕晴打量着托盘内的面条问道:“初恋给你做的?”

虽然碗里的面条卖相不怎么样,水也明显放得不够,但她并不认为会是南宫宸自己做的,毕竟他这辈子都没有下过厨房。

南宫宸分给她一双筷子,面色冷淡道:“给你留一碗是给你面子,别没事找事。”

白慕晴确实是有些饿,而且还特别有兴趣尝试一下他做出来的面条会是什么味道,会不会比卖相更惨烈。不过他的表情又实在让她吞不下这口恶气,她忍不住道:“别以为给我碗面条我就会原谅你,没门!”

她端起面条吃了一口,还好,是面条的味道。

“我需要你的原谅么?”南宫宸抬眸睨着她:“倒是我,已经原谅你了,还给你送了面条,你不是应该感恩戴德么?”

“南宫宸,请把你的面条拿走。”白慕晴将筷子往桌面上一放:“我不需要你的原谅,我说了我没有烫伤她。”

原来他给她送面条上来不是因为相信她,而是要她服软认输,承认是她的错。

“你够了没有?”南宫宸恼火。

“我没有闹!”白慕晴盯着他,心里再度涌起失望。

她当真是吃不下去了,转身回到床上,拉过被子将自己蒙住。

南宫宸手中的筷子一松,气得也吃不下去了,身体往后一退靠在沙发上睨着她。

半晌,他才走过去,拉开被子躺了进去,手臂环上她的腰身将她揽入怀中,在她耳边道:“咱们休战了可以么?”

他觉得继续这么冷战下去太累了,过几天就是公司年会了,到时身为总裁夫人的她肯定要跟着一起出席,如果到时两人还是这样各自顶着一张扑克脸的话,别人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所以,即便是为了三天后的公司年会,他也不能再任由着她这么下去了。

“既然你那么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勉强和我在一起?”白慕晴闷着声音道。

“我说过不会跟你离婚那就一定不会离,竟然是夫妻就应该有夫妻的样子。”南宫宸轻吸口气:“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追究了,不管是谁对谁错,都让它过去吧。”

让它过去,他倒是想得轻松啊,可是她心里的委屈呢?他有没有一丁点的理解?

白慕晴闭上眼,不说话了。

南宫宸抱着她的手掌开始不规举起来,白慕晴想到今天的事情,愤愤地一把将他的手掌从自己身上推开,然后用被子捂紧了自己。

******

第二天一早,两人虽然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不过却是一起从卧室走出去的。

朱朱正坐在一楼的沙发上让小源给她上药,小源刚好把她手上的纱布拆开了,白慕晴清楚地看到朱朱手上的伤口是真实的,因为她的小手确实肿起来了。

难怪南宫宸无论她怎么说就是不相信她,茶水并不烫呢,看看朱朱手背上的伤口,换成哪个男人估计都不会信吧。

只能说,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为了离间她和南宫宸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

“二位早。”朱朱像往常一样笑盈盈地跟他们打招呼。

南宫宸看着她的手背,关切地问道:“你的手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你给我找回来的药膏效果特别棒,你看是不是比昨晚好多了。”朱朱扬起伤手给南宫宸看,也让白慕晴看得更真切些。

南宫宸执住她的小手,打量着点头:“嗯,没昨晚那么肿了。”

“所以啊,还是得感谢你的药膏。”朱朱感激道。

小源看着白慕晴的伤口有些怕怕地说:“大少爷,还是你来帮朱小姐上药吧,我没处理过伤口,看着好紧张。”

“有什么好紧张的,就一点小伤而已。”朱朱责备道:“这点小事还要麻烦大少爷么?我自己就可以。”

她说着便自己拿起药棉准备给自己清洗伤口,南宫宸忙制止她道:“还是让我来吧。”说话间,他一手执起朱朱的伤手,一手拿起棉球。

白慕晴看着他一脸心疼的样子,心里的妒意涌起,说道:“说到处理伤口,我的经验比你们都好多了,还是让我来吧。”

说完,她也不管别人答不答应,将南宫宸挤走,并且从他手里接过朱朱的伤手。

朱朱虽然有些紧张,因为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干嘛,但她还是保持着该有的礼貌冲她微笑道:“谢谢啊,慕晴。”

“不用谢,是我把你烫成这样的,理应由我帮你包扎伤口。”白慕晴见她手掌僵硬件,冲她微微一笑:“我之前在孤儿院照顾过孩子,孩子们有什么摔伤磕伤都是我替他们包扎的,经验一点都不比护士差,所以你不用那么紧张,放轻松。”

朱朱僵硬地笑了笑,几乎是屏住呼吸。

白慕晴一边用棉珠沾了消毒水替她消毒,一边用嘴巴往她伤口上吹气,让伤口不那么疼。棉球挪到破皮处的时候,她故意地使了一下劲。

朱朱尖叫一声:“啊,好痛——!”

看来伤口是真的,白慕晴抬头歉疚道:“伤口消毒肯定会有些疼的,忍忍就好。”

说完,她低下头去继续柔中带钢地替她处理起伤口,一直到帮她包扎好,朱朱已经疼得想杀人了。

她知道白慕晴是在故意报复,如是在心里暗暗发誓,改天一定要让她付出百倍的代价!

“好了,过去吃早餐吧。”白慕晴从她跟前站起,含笑道。

朱朱僵硬地浅笑了一下,抬头望向南宫宸时,眼眶瞬间湿润了。

南宫宸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白慕晴是故意的?他已经气得想捏碎她了,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拉过朱朱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腕:“朱朱,你不是说想吃外面的慕斯蛋糕么?我带你去吃。”

然后,他牵着她往门口走去。

朱小姐一边跟着他往外走一边回头望白慕晴,有些情急道:“宸,就我们两个人去么?让慕晴跟我们一块去吧。”

“她对慕斯蛋糕不感兴趣。”南宫宸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人已经走出去了。

白慕晴僵在原地,听着他们俩人的脚步声走出大门口,方才继续往餐厅走去。

******

临近年会的这几天,白慕晴听得最多的就是同事们对年会上穿什么衣服,穿什么鞋子出席年会的讨论。一年一度的公司年会,到时会聚集不少高层,未婚女孩子们的豪门梦终于有机会去争取了,已经婚人士也能趁此机会攀攀关系,大家心里自然满满都是期待。

办公室里除了白慕晴,大家都是热情高涨的,甚至还约好了下班后一起买衣服。

小田见白慕晴一声不吭地埋头吃自己的饭,如是转过身来问道:“慕晴,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逛街?”

白慕晴抬起头来,冲着大伙浅笑了一下:“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那你明天穿什么?”小田问完,随即又说:“不会是宸少不出席,你也不出席吧?”

“我对年会没兴趣。”

“为什么啊,年会多好玩啊,免费看帅哥免费吃喝,而且吃的都是一些平日里我们吃不起的高档货。”

“这些我们眼里的高档货,人家慕晴天天吃到腻了好吧?”另一位女同事道。

小田点点头:“说得也是。”

白慕晴想了想,道:“我还是跟你们一块去狂狂吧。”

反正回去了也是各种添堵,还不如晚点回去。

这两天朱朱仗着手上的伤对南宫宸各种娇气,她又各种看不惯,她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当场气炸。

下午下班后,白慕晴便跟着小田她们逛街买衣服去了,看着大伙热情洋溢的样子,她又开始羡慕起她们的简单生活了。

看她们嘻嘻哈哈地一件件试衣服,白慕晴不禁被她们感染,也手痒地试起了衣服。

从商场出来的时候,大家的手里都多了个袋子,白慕晴也没有例外。

小田望着白慕晴问:“慕晴,我们打算去做个美容,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白慕晴抬起腕表看了一眼:“都已经九点了,美容院应该关门了吧?”

“我朋友开的,我叫了她别关那么早。”另一位女同事摸着自己的脸蛋嘿嘿笑道:“明天下了班后要做造型,敷脸肯定是来不及的了嘛。”

白慕晴无语,这帮女人,怎么搞得跟结婚似的,还要敷脸做造型!

她摇摇头,跟着她们一起去了。

******

十点钟仍然没有听到白慕晴回来的动静,南宫宸不禁有些心烦意乱起来,他在楼上楼下转了一圈,等不到她的身影后拿出手机拨通苏惜的号码。

一听到他说找白慕晴,苏惜立刻开口道:“这次真的不关我事,我在家蹲厕所呢,不信让你听听马桶的声音。”

说完,她还真给他听了一下马桶的声音。

南宫宸皱眉:“什么叫这次真的不关你事,难道上次关你事?”

“慕晴没有告诉你么?上次电影是跟我看的,也是我故意让乔封送她回家的。”

南宫宸一听到她的话,立马气结:“你想干什么?唯恐天下不乱吗?”

“不,我只是想让你搞搞清楚,不是你才有初恋,我家慕晴也很招男人喜欢的。”苏惜冷哼一声:“你不要她,大把男人要!”

“难道慕晴也没告诉你么?我跟朱朱现在只是朋友关系,以后也一样。”

“朋友过头了吧你们?”苏惜嗤笑:“你那白朋友都欺负到慕晴头上来了,估计很快就会把慕晴赶出小别墅了吧?对了,现在慕晴不回来了,她是不是躲在一旁高兴坏了?”

“苏惜你别胡说。”南宫宸恼火道:“还有,在我还没有打算跟慕晴离婚的时候,请你别总在我和她之间捣乱,有时间管好你自己的老公就行了!”

“你.......。”苏惜也生气了:“我那个老公我早就不要了,我不用管,我现在时间多,我无聊,我就管定你这桩闲事了。所以,麻烦你转告你家小绿茶,劝她最好给我收敛一点,否则我.......!”

不等苏惜说完,南宫宸已经气得一把将电话摁掉扔在沙发上。

他在原地站了片刻,才走到沙发上坐下。

朱朱从楼上走下来,看了他一眼后从吧台上倒了杯温水递到他面前关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啊?”

南宫宸抬头看了她一眼,缓和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道:“我还不困。”

想起刚刚苏惜骂她的话语,南宫宸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心底涌起一抹疼惜:“你呢,怎么还不睡。”

“我也不困。”

“早点休息才能养好精神迎接明天的表演。”

“明天你会出席年会么?”朱朱问。

南宫宸迟疑了片刻,点头:“会的。”

“你会出席年会?”朱朱讶然地惊呼出声,脸上满满都是惊喜:“我听同事们说你从来不出席公司年会的,怎么今年.......。”

“今年不一样了,已经成家立业了。”南宫宸浅笑。

“那你不就是可以看我表演了?太好了!”朱朱欣喜地欢呼道。

南宫宸实在不好意思打击她,告诉她其实他就算是出席也仅仅是上台致完辞就走的,不会留在那里看表演。

“宸,这可是我第一次上台表演,节目表排第三,到时你可一定要在台下哦。”朱朱忘乎所以地搂住他的手臂,兀自开怀道:“没想到我第一次表演就有最重要的人在台下捧场,想想就觉得开心。”

她说完紧接着又说:“宸,谢谢你,我一定会努力表演的。”

南宫宸冲她浅笑了一下:“尽力就好。”

他抬手将她的双手从自己身下推了下去,道:“赶紧上楼休息去吧,熬夜就不漂亮了。”

“我这就去,晚安!”朱朱冲他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开怀地上楼去了。

南宫宸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地敛去,抬眸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然后拿起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往大门口走去。

电话那头的回应仍在关机中,他只好挂断电话,开启了那个许久没有开启过的定位软件。定位显然白慕晴还在市区,他如是拉开车门上车,往市区的方向开去。

******

白慕晴从美容院出来后,感觉脸上水嫩水嫩的舒服极了,不过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她便发现自己好像错过最后一班公车的时间了。

小别墅虽然不是在郊外,但也属于市区的角落,到那边去的公车本来就只有那么一班,现在错过了,她就只能打车了。

而因为那边是富人区,一般进出的都有私家车,出租车嫌那地方没有回头客,总能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拒载。

拦到第三辆的时候,出租司机以要赶回去交班为由让她等下一班,好脾气的白慕晴终于也火大了,插起双手怒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是晚餐前交班的吗?再说你赶着交班为什么要停下来问我到哪?我告诉你再这样我会投诉你的。”

“小姐,我真的要赶回去交班了,麻烦你换下一班吧,不好意思。”司机居然不顾她的威胁,一脚油门轰走了,连给她记车牌号的机会都没有。

白慕晴气得跳脚,一边追一边怒冲冲地骂道:“浑蛋!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啊?我一定会投诉你的.......!”

出租车消失在夜幕中,只剩下她像个疯子一样还跳脚。

追了十多步,白慕晴终于泄气地停下来了,站在路边愤愤地瞪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半晌才转过身来继续等下一班。

一辆黑色的爵士车子缓缓地停在她的跟前,她定眼一看,居然是南宫宸的车子。

在这无助的夜晚看到熟悉的车子,心里自然会有振奋,此时的她也不例外。不过振奋过后便是淡漠,她用冷漠的目光迎视着南宫宸从车厢内投射出来的目光,然后转身往前面走去。

南宫宸启动车子缓缓地跟上去,盯着她的背影吐出一句:“我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上不上车随你。对了,别说我没提醒你,刚刚我从前面过来的时候,看到那里蹲着两个乞丐,你最好绕开这条路走。”

白慕晴脚步一僵,她可是有乞丐恐惧症的!

南宫宸顿了一下,开始数数:“一、二.......。”

白慕晴内心狂乱地挣扎着,要不要上他的车呢?如果自己就这么上去的话,岂不是很没面子?不过.......她现在似乎没有选择的权利,毕竟生命比面子珍贵多了。

“三.......。”南宫宸吐出最后一个数,故意轰了一下油门,白慕晴便立刻冲上去巴住他的车门嚷道:“我又没有说我不上!”

太可恨了,居然真的就这么走了?

南宫宸停下车子让她上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