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喝醉了 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上了车,一边扣好安全带一边小声低咕道:“住的什么破地方,打个出租车都那么费劲.......。”

南宫宸没有立刻启动车子,而是侧过头来盯着她:“上哪去了?”

“逛街。”白慕晴机械性地答道。

“为什么关手机?”

“不为什么。故意的。”没错,就是故意的。

南宫宸却火大了,睨着她的眼色也在变冷:“难道你不知道自己这么晚回去,家人会担心吗?”

家人.......。

白慕晴睨着他,这个名词听起来是那么的暖心,可是.......他现在不仅是她的家人也是那位朱小姐的家人,她不屑于去感动!

不过她更不想在这个时候跟他吵架,这些日子也已经吵累了,吵够了。

“我知不知道我在外面绕了多久才找到你?”南宫宸倾过身来。用手勾住她后颈将她往自己跟前带了一些:“你知道我最讨厌的什么人么?最讨厌那种动不动就离家出走,玩失踪或者寻死觅活的人。你有气直接向我撒就好了,大半夜的不回家算是怎么回事?”

他骂得很不客气,白慕晴看着他脸上的愤怒,听着他的话,居然有些感动起来了。

“你是特地出来找我的吗?”她问。

“不然呢?”

“不带你的初恋去吃慕斯蛋糕了?”

“.......”

南宫宸咬了咬牙,忍了。

*******

第二天早上,白慕晴起得有点晚,她跑下楼的时候刚好看到南宫宸吃完早餐往大门口走去,显然是准备上班去了。

想到这个点如果自己等公车的话百分之百会迟到,而自己这个月已经迟到两回了。也就是说如果她今天再迟到的话那就是自动离职。

她好不容易才央求南宫宸给她的一个工作的机会,如果就这么丢掉的话太可惜了。

如是,她什么脸面都顾不上地追出去。在南宫宸的车子启动之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南宫宸倒是并不惊讶,甚至已经猜到她会追出来了。

“慕晴,早上好。”坐在后排的朱朱一如即往的浅笑嫣然。

白慕晴回了她一个僵硬的微笑:“早。”

南宫宸睨着她嘲弄地一笑:“还以为你的志气有多高。不过如此嘛。”

白慕晴脸上的神情微变,原想推门下车的,转念一想这么做刚好合了后面那位的心意。如是扭过身去,俯身一把攀住南宫宸的脖子,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个吻:“看在你昨晚找了我一晚上的份上,我给你脸,开车吧。”

说完。不理会后排脸色难看的朱小姐,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南宫宸伸出舌尖在被她吻过的唇上轻舔了一下,居然没有发火。

车厢内很安静,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车子行驶到一半路的时候,朱朱突然开口问道:“对了慕晴,你晚上会出席周年晚会么?”

白慕晴想也不想地答了一句:“不出席。”

“为什么呀?宸都出席呢。”朱朱笑着看了南宫宸一眼:“公司所有员工都会出席,应该会很热闹很好玩,你也一起去玩玩呗。”

白慕晴讶然地扫了南宫宸一眼,他出席年会?怎么可能?他不是从来都不出席的么?

不会是因为他的朱小姐要上台表演吧?白慕晴感觉到自己又着了这位朱小姐的道,心田又开始沸腾了。

而且她那是什么语气?好像年会是她家开的,邀请她去玩一玩。

白慕晴深吸,望向南宫宸浅笑道:“老公雅兴不错嘛,居然一改常态地出席年会了。”

南宫宸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不吱声。

他不吭声,白慕晴心里更郁闷了,最终只能恨恨地别过脸去。

******

下午一到下班的点,同事们便纷纷跑去洗手间换上晚上穿的礼服,然后互相开始打扮起来。

办公室瞬间成为了化妆间,白慕晴看着忙活成一团的同事们,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她收拾好桌面上的东西,起身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小田突然说道:“慕晴,你先别走,把我画下眼线。”

“可是我不太会画诶。”白慕晴原本就极少化妆,以前跟苏惜学来的那点画妆技术也是半桶水的水平。

“没关系,照着睫毛的根部画就行了。”小田将眉笔塞给她。

白慕晴接过眉笔正要帮小田画妆,身侧突然响起同事们惶恐的声音:“颜助理来了,快把工具收起来。”

“颜助理?”小田一听颜助理,忙将眉笔从白慕晴手里抽了回去,随手往抽屉上一塞,假意地看起文件来。

颜助理并非没有看到大家在做什么,她扫视了一眼大伙,佯装没看见地径直往白慕晴走来,身后跟着两位提着小箱子的女子。

白慕晴也环视一眼大伙,见颜助理是直奔自己来的,如是从椅子上站起跟她打了声招呼。

颜助理在她面前停下,指了身后的两位女子冲她微笑道:“这两位是魅丽那边过来的造型,今晚由她们给少夫人做造型,少夫人七点和宸少一起过去会场就行了。”

身后响起女孩子们的低呼:“魅丽的造型师,哇.......!”

“听说价钱很高的。”

“嗯,一般贵妇才请得起的造型师。”

白慕晴没听说过魅丽,也并不觉得有什么惊讶的,只是讶然地扫了二位一眼:“可是我没打算出席年会啊。”

颜助理微笑道:“少夫人开什么玩笑,宸少都出席了,您有什么理由不出席。”

“他归他,我归我,我对年会没兴趣。”白慕晴愤愤地想,他是去看他的初恋表演,她去做什么,难道去看他们眉目传情?她还不想找虐。

“少夫人,老夫人让宸少出席年会的理由是,宸少已经成家立业,又在公众面前露过面了,没有理由再让沈总代替出席公司的年会。而年会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公司的老板娘,您当然得跟宸少一起出席。”

白慕晴看着她,心里闪过一抹微讶:“你说什么?是老夫人让南宫宸出席宴会的?”

“不然呢?还会有谁能命令得动他。”

白慕晴看着颜助理带笑的脸,心下暗哼。颜助理可是处处维护南宫宸的,她当然挑好听的说了。

不过她什么话都没说,算是默然拉受了。

颜助理吩咐两位造型师好好给白慕晴做造型后,转身离开办公室。

颜助理一走,女同事们便围着造型师们请求帮忙,办公室内一瞬间又工始热闹起来了。

白慕晴接过礼服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条鹅黄色的长款礼服,款式和颜色搭配得很好看,很合她的心意,颜助理真是个万能的女人,什么都能做得那么合她的心意,她想。

她将礼服换上后,立刻招来同事们一片哗然,小田一边抚摸着她身上的礼服一边郁闷地说道:“怎么昨晚我们逛了一晚上都没有看到这么漂亮的礼服么?”

“这可是名设计师出品的,商场里面当然没得卖了,对吧,黄小姐。”女同事问其中一位造型师。

造型师点头微笑道:“对呀,而且你们宸少眼光好,看图册时一眼就看中了这款。”

“宸少果然慧眼识珠啊!”小田一脸羡慕道:“如果能让宸少也帮我们选件礼物就好了。”

“帮你挑可就不一定挑得出效果了,毕竟人家宸少都不认识你。”

“就是,美得你。”

“讨厌,你们还不许人家幻想一下么。”

“.......”

白慕晴倒是没想到礼服会是南宫宸亲手帮她挑的,心里的小感动又开始冒头了。

******

心急的同事们六点多就赶过去了,白慕晴独自一人留在办公室里一边工作一边等侍南宫宸的指示。

临近七点的时候,南宫宸终于从顶楼下来了,因为其他同事都已经不在,办公区内显得静悄悄的。透过透明的玻璃墙,南宫宸远远便看到穿着礼服坐在电脑前专心工作的白慕晴。

原以为她要了这份工作只是为了摆脱他的囚禁,没想到她还挺用心的,作品也是越来越好。

看到她这么专心的样子,南宫宸反倒有些不忍打扰她了。

他不自觉地放轻脚步,慢慢地靠近她的身后,然后伸着脖子去看她笔下的作品。

然而,他只看了一眼便看不下去了,脸色也在一瞬间沉了下来。

她确实很用心在画作品,不过不是工作有关的,而是跟他有关。画纸上的他正在被万箭穿心,表情痛苦,而他的对面,是手持弓箭,英姿飒爽的她。

大概是对自己的作品太满意了,她甚至还兀自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你就那么盼着我被万箭穿心而死吗?”南宫宸的声音沉闷地响起,白慕晴被吓了一跳,慕地从椅子上站起后转过身来,愕然地打量着他:“你什么时候来的?”

真是的,每次都这样悄无声息的,吓死个人了。

南宫宸睨了一眼她身后的画稿,白慕晴忙背过手去将画稿倒扣过来,并用自己的一只手压着。

“我早就来了,是你自己太专心画画而已。”南宫宸伸出手,抓住她压在稿纸上的手掌。

白慕晴使尽地摁紧,死活不肯让他把自己的手掌挪开。

她担心如果被他看到自己的画他一定会气疯过去,倏不知人家早就看到了。

她的力道终究敌不过南宫宸,不一会儿便被他一把扯开了,稿纸瞬间到了他的手上。

白慕晴捂住自己的小脸,只恨不能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刚刚做完造型后明明打算练习画公司作品的,可是一提笔却成了这种,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不得不承认,她画画的技术还是挺不错的,画上的他表情虽然滑稽但很生动,很可爱。画中的她自己更是可爱得让人想笑,整一个女魔头的架式。

他动了动唇角,睨着她吐出一句:“这就是你理想中的情景吗?”

“你想听实话吗?”白慕晴依旧捂着脸。

“嗯。”

“没错,这就是我理想中的情景。”她将双手放了下来,年着他道:“其实我还没有画完,你的怀里应该还拥着你的朱小姐。”

南宫宸看了一眼稿纸,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放下稿纸说了声:“走吧。”说完,他转身带头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白慕晴讶然地望着他离去的背景,他居然没有生气地将稿纸撕碎甩在她身上?

她没有时间细想,快步跟上他的步伐。

********

年会现场宾客云集,南宫宸和白慕晴去到的时候,宴请的宾客和员工们都基本到齐了。

白慕晴看了南宫宸一眼,将手掌挽在他的臂弯内,和他一起缓步走入会场。

“瞧,慕晴和宸少还是很登对的,看起来多和谐多美好啊。”人群中的小田指着从人群中央走进来的二人说。

“慕晴的衣服在灯光下一照,看起来更漂亮了。”

“对哦,比刚刚在办公室里看到的还要漂亮。”

“没想到宸少第一次参加年会是带着夫人一起出席的。”有别人说。

朱朱站在人群后面,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夸赞着南宫宸和白慕晴。她禁不住也跟着打量起白慕晴身上的礼服,确实漂亮,清纯优雅,特别是和帅气的南宫宸站在一起,活脱脱就是王子跟公主的完美搭配。

虽然不愿承认,但此时的白慕晴确实很漂亮!

她不屑地冷哼一声,将目光从两人身上收回。

白慕晴倒是没有想到南宫宸的出场回引起这么高的关注度,全场的人员都在关注他.......以及她!

她偷偷看了南宫宸一眼,没想到他会这么大方地把她牵出场,难道他就不怕大伙看到她吗?不怕他的小情人受吗?

网上不是流行一句话么,敢于把自己并不是很优秀的女人牵到大众跟前,特别是前女友面前的男人,一定是爱你的男人。

难道他.......。

白慕晴不自觉地挽紧了他的手臂,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一些。

南宫宸上台致辞时,白慕晴便兀自躲到二楼的休息室去了,毕竟她不善于交际,而来自其他公司的代表人物又都想借此机会跟南宫家攀关系。

她以为自己躲到休息室就会清静了,安全了,没想到却遇到了让自己倒尽胃口的人。

她站在门边,看着休息室里面的朱朱一时间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进的话必须跟他打交道,退的话.......又好像显得她在怕她似的。

苏惜说得对,她才是南宫宸的妻子,她应该摆正自己的身份,不能因为一个小三而退缩!

她将休息室的门整个推开走了进去,里面的朱朱‘听’到开门声扭过头来,看到是她后脸上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慕晴,你的裙子真漂亮。”

白慕晴扫视了她一眼,回赞道:“谢谢,你的也很漂亮。”

朱朱身上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披散着一头如缎般的黑色长发,加上她那看起来清纯的小脸,活脱脱就是一个小天使。白慕晴甚至可以幻想到,一身白裙的她坐在三角钢琴前弹奏曲子时的场景,一定能迷倒不少在场的男士!

也许.......这些男士中不乏朱小姐最爱的南宫宸!

朱朱给她倒了杯果汁,含笑道:“我的哪能跟你比啊,你到底是宸的妻子啊,给你挑的礼服都比我的漂亮。”

白慕晴脸色微恙。

朱朱继续说:“其实我并不喜欢白色的,红色多好啊,在台上看起来就像一朵红玫瑰似的。不过宸说我穿白色好看,像个仙女一样,他这么一说,我突然就喜欢上这条裙子了。”

白慕晴扫视了一眼她身上的裙子,点头:“确实跟个仙女似的,一会好好表演,别辜负了这么美的一条裙子。”

“我知道啦,我会的。”朱朱调皮地一笑。

白慕晴轻吸口气,僵硬着身体转身离开休息室。

她刚走出休息室手机便响了,从手袋里面拿出电话一看是苏惜的号码,如是点了接通键。

苏惜问她在什么地方,她环视一眼问道:“我在二楼呢,你不会是过也在这边吧?”

“我被乔锶恒那家伙抓来的。”苏惜说:“无聊死了,你快下来陪姐聊聊。”

“你上来吧,刚好我也很无聊。”白慕晴说。

苏惜一看到白慕晴身上的裙子便立刻赞道:“裙子很漂亮嘛,谁的眼光?”

“据说是南宫宸的。”白慕晴说。

“那家伙的眼光不错嘛。”

“确实不错,你一会看到朱小姐的礼服后会更加佩服他的。”

“不是吧?他还给那个小贱人买礼服?”

“必须的啊。”

“我去,她穿着他买的礼服上台表演.......那今晚的女主角到底是你还是她啊?”

“表面上是我,暗地里是她。”白慕晴自嘲地笑了一下:“亏我拿到衣服的时候还挺感动,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变态啊?”

“不是有点,是很变态。”苏惜冷笑:“男人都喜欢这样,给你一巴掌再给你一块糖,而你就是那种拿到糖就忘了疼的人,说难听点就是犯贱!”

“别说得那么难听嘛。”

“好吧,我不说了。”苏惜耸耸肩,随即咬牙切齿道:“小贱人,我还真想看看她呆会能玩出什么花招来。”

白慕晴的手机又响了,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抬头对苏惜道:“南宫宸估计是找不到我了,我得下去一下。”

“好,去吧。”苏惜轻啜了一口红酒道。

白慕晴下到一楼时,果然看到南宫宸在找她,她走过去低声问道:“干嘛?”

“过来。”南宫宸挽住她的细腰,将她带到一位中年夫妇面前寒暄起来,中年夫妇对白慕晴自然又是一番盛赞。白慕晴冲他们笑了笑,刚摆脱这对夫妇紧接着又被带到另一位夫妇前。

台上有人在演节目,南宫宸基本上没有往台上看。

直到朱朱出场的时候,南宫宸才将目光投到台上,含笑冲她举了一下手中的杯子。

朱朱的目光自然是首先往他这里投过来,两人隔着人群,隔着灯光眉目传情了几秒,朱朱才坐到钢琴前开始表演。

白慕晴刚刚幻想过的场景果然现在众人面前,一身白裙的朱朱坐在三角钢琴前,在聚光灯的照耀下美得让人美艳。白慕晴抬头扫了南宫宸一眼,嘲弄道:“眼光不错嘛,给她挑的裙子很适合她。”

南宫宸侧头扫了她一眼:“怎么?又吃醋了?”

他都把她带到这里来让大伙认识了,她居然还在为一条裙子不高兴?

“这么说,这条裙子真的是你给她挑的了?”白慕晴睨着他。

她原本还在怀疑是朱朱为了气她才故意这么说的,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他。

南宫宸没有回答她,被一位中午男子给缠着敬酒去了,白慕晴忍住心底的不痛快,牵起唇角陪他一起微笑跟对方敬酒。

原本在朱朱一上台就瞬间安静的会场,渐渐地起了些骚动,有人在小声音议论:“这曲子好像不在调上啊。”

果然,就连白慕晴这个外行也听得出来朱朱的曲子不在调上了。她抬头看向台上的朱朱,她大概是太着急了,双手一阵凌乱。

她的左手还缠着薄薄的纱布,白慕晴很小心眼地想这不会又是她的苦肉计吧?把弹不好曲子的原因嫁接给她,因为她烫伤她的手才导致谈不好曲子的?

她偷偷看了一眼南宫宸,发现他也听出来了,此时正一脸凝重地和大伙一起盯着台上的朱朱。

曲子越来越不成调,朱朱弹不下去了,只好从椅子上站起。

她转过身来面对着大家鞠了个躬,哽咽道着冲大伙说出三个字:“对不起.......。”

直起腰身的时候,她的小脸几乎被泪水淹没,然后裙摆一提哭着跑开了。

白慕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来,便感觉到身侧的人影一动,她转过脸去,看着南宫宸走出人群往后台的方向大跨步地迈去。

南宫宸赶到后台时,朱朱正趴在演员休息室的沙发上哭得肝肠寸断,而她的同伴正在一旁关切地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南宫宸走进来,同事们识趣地往门口退了出去。

南宫宸看到朱朱哭得那么伤心,在她身侧坐下后用手拍着她的肩膀安抚道:“朱朱,第一次上台难免失误,况且你还带伤呢,别哭了。”

朱朱听到他的声音突然扭过身来,泪眼婆娑地盯着他道:“宸,不知道是谁在我的琴键上动手脚了。”

“你说什么?有人在你的琴键上动手脚?”南宫宸皱眉:“怎么可能?”

“我刚刚提早一个小时过来,就是为了适应新琴的啊,刚刚一直都是好好的,可是到了我上台表演的时候却突然坏掉了,一定是有人在我的琴键上动了手脚。”

南宫宸沉默了片刻,才道:“也许是琴键自己坏掉了呢?”

“不可能的,表演前我特地叫技术人员来检查过的。”朱朱盯着他,更多的泪水涌了下来:“一定是她,她刚刚问我裙子是谁挑的时,我告诉她是你帮我挑的,她生气了。”

“你说慕晴?”

“嗯.......。”朱朱一脸的委屈:“我知道她一定会生气,可是她怎么怎么可以跟我开这种玩笑?全公司的人都看到我出丑,我的脸都丢尽了,我明天还有什么脸面去上班.......。”

“没那么严重,没有人敢笑话你。”南宫宸安抚道。

“宸,我已经向她保证过很多次了,我不会破坏你们俩的感情,为什么她就是不相信我呢?为什么啊?”朱朱越发的委屈:“我已经够隐忍了,不管她给我什么脸色,对我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我全都忍下来了,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就因为我这些天一直住在你们家吗?”

门口的白慕晴听不下去了,气得浑身颤抖。

她转身站在门边,空吸口气,好不容易才稳住自己的身体迈开步伐往会场的方向走去。

她在走廊转角处遇上正在到处找她的苏惜,苏惜一看到她,立刻笑逐颜开地压低声线道:“听到没有?小贱人临场发挥失常,勾引大计严重失败啊!”

白慕晴幽幽地抬起小脸,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她。

苏惜见她一脸凝重的样子,疑惑地打量着她问道:“怎么?我都替你高兴坏了,你自己不高兴么?”

白慕晴注视了她半晌,才问道:“小惜,是不是你干的?”

“什么?什么是我干的?”苏惜不解。

“小贱人说她的琴键被人动了手脚,所以才走调的。”

苏惜愣了愣,随即咬牙道:“我没她那么卑鄙!那么下贱!”

“真不是你干的?”

“我骗你干什么?”苏惜无语地翻了她一眼,然后抬起手指在她的额头上推了一记:“你啊,真是笨得快要没朋友了,活生生的又被人家摆了一道。”

不是苏惜干的,那就是朱朱自己设计出来的了?

白慕晴咬紧下唇,气得大脑一片迷糊,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苏惜拉过她的手腕便往回走去,白慕晴如同机械一般被她拉回了休息室。沙发上,朱朱依旧哭得肝肠寸断,甚至还扑到了南宫宸的怀里,而南宫宸则用手掌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

如此暧昧而又亲密的动作,让走进来的苏惜气炸了。

苏惜一把便将朱朱从南宫宸的怀里拽了出来,没好气地吼道:“贱女人!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这么幼稚的招数使出来你不觉得恶心么?”

朱朱被她强行从南宫宸的怀里拽出来,吓得花容失色,却又倔强地冲苏惜嚷道:“为什么每次对我出了手还要反过来污蔑我?我就那么招你们讨厌吗?你们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将我赶走吗?”

“你.......。”

“够了!”南宫宸突然打断苏惜,抬眸冷冷地盯着她:“乔太太,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和慕晴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

“我要再不插手慕晴就要被这个贱货欺负死了!”

“就算她被欺负死了那也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南宫宸冷冽的目扫往白慕晴脸上一扫,问出一句:“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白慕晴快要气炸的心田因为他的质问更是快要被撑爆了,她倒吸口中凉气,盯着他:“以后不管她向你告任何关于我的黑状,都请别再来质问我,人的愚蠢可以没下线,但是人的忍耐是有限的!”

白慕晴扔下这么一句,便转身拉着苏惜离开休息室。

两人一路走出酒店大门口,白慕晴才松开苏惜的手,身体瞬间瘫软地跌坐在旁边的台阶上。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朱小姐会在年会上给她下这样的计谋,真是防不胜防呢。

苏惜俯身拉了拉她的手臂:“亲爱的,别坐在这里给人笑话,走,我们换个地方坐。”

没等白慕晴同意,苏惜便拽着她往车子的方向走去,然后将她塞入车厢内,载着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姚美听完苏惜的描述,突然忍不住嗤笑出声:“苏小姐,你不是号称跟乔锶恒参加年会是为了救慕晴出苦海的么?怎么没见你有丝毫的成效?”

“别提了,没她那么卑劣。”

“真是的。”姚美拍了拍白慕晴的肩膀安慰道:“慕晴,你也别太伤心,以南宫宸的智商应该没那么笨才对,肯定不会相信小贱人的话。”

白慕晴黯然地抬起头来,盯着她:“我也觉得南宫宸没有那么笨,可如果南宫宸明知道是她设计出来的诡计还选择维护她,你不觉得更可怕吗?”

“呃.......那证明南宫宸爱她爱疯了。”

“我也觉得是。”白慕晴点点头,端起果汁喝了一口啤酒。

苏惜转向姚美:“我和慕晴都被气糊涂了,脑子不太好使,你觉得小贱人的下一步会是什么计?”

姚美垂眸用小勺子搅动着杯里的果汁,歪起脑袋:“我想想,必然是伤心过度借酒消愁,然后抱着南宫宸一通苦诉衷肠,把南宫宸感动得糊里糊涂的。南宫宸一下没忍住将她反扑在床上,紧接着便是一通翻云覆雨。一个月后,小贱人号称怀孕了,奸计得逞,轻轻松松完胜慕晴。”

她望向二人:“电视剧不都是这么演的么?哪怕这次没怀上,她还能去找别的男人怀,大不了等上位成功后来一个中途滑胎,毁灭证据!”

“对了,你家乔少那位走的应该是这种路线吧?”姚美又转向姚美。

“贱人!”苏惜蓦地坐直身子:“不行,坚决不能让慕晴走我的老路。”

“所以.......我们得尽快想个办法阻止他们。”冬共记弟。

“什么办法?”

“立刻散场,慕晴赶紧回家。”姚美见白慕晴只顾着吃东西,用手在她的手臂上推了一记:“你还有心情吃?赶紧回去啦!”

白慕晴兀自吃着碟子里的食物,道:“我饿了。”

“老公都快要被人抢走了,再不回去你就要饿一辈子啦!”姚美恨不得立刻将她扔回家去。

白慕晴却只是黯淡地笑了一下:“算了,我累了,不想再去争了。”

“真的假的?”

“如果一定要这样算计来算计去,那这个老公不要也罢,我承认我不是朱小姐的对手,我做不出她那些恶心的事情来。”白慕晴说完,低头继续吃起了碗里的食物。

苏惜和姚美无语地相视一眼,苏惜问道:“怎么办?”

姚美想了想,俯过身来在她耳边道:“把她灌醉扔回家去,跟小贱人拼了!”

******

南宫宸去应付了一圈客人,回来便找不到朱朱的身影了,他问了那位负责照顾她的女同事才知道她在花园里面跟同事喝酒。

他走出花园,远远便看到她在一群同事中间东倒西歪地笑着,手里还拎着酒瓶。

她抓住一位女同事的肩膀嘟嚷道:“你们.......明天可不能笑话我,我.......我以前的水平没那么差的,都怪我没有好好练琴.......下次一定不会犯这种错误了,你们.......你们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珠珠,人都有失误的时候嘛,你别难过了。”一位女同事拍着她的肩膀安抚道。

朱朱点点头,仰头又喝了一口:“没错.......人都有失误的时候,我不难过.......。”

“嗯,不难过就好。”女同事微笑道。

南宫宸迈步走过去,抓过朱朱的手臂将她转了过来:“珠,该回去了。”

朱朱睁着迷离的双眼打量着他,随即笑着冲他道:“宸少.......你怎么还没有回去?”

她说完,紧接着又冲大伙价绍道:“宸少可是我从小认识的好朋友,不过你们别误会哦,我们的关系很纯洁的,像白开水一样纯洁。”

她说完嘻嘻一笑,搂上南宫宸的手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