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真醉PK假醉/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送你回去。”南宫宸扶过她的身体,冲大伙点了一下头后带着她往酒店门口走去。

一路上,朱朱又是哭又是笑,一会又讲起小时候在朱家小院的事。一会又讲起六七年前和他相恋的趣事。

而南宫宸自始至终都是一语不发,安静地开着自己的车子。

朱朱还是穿着那条白裙子,身姿绰约地被南宫宸挽在臂弯内一步步往楼上走去。

南宫宸将她扶到床上,正准备起身,朱朱却将手双环住他的脖子,含泪注视着他哽咽道:“宸,我真的没有冤枉慕晴,你要相信我哦。”

南宫宸点头:“我相信你,你喝醉了。赶紧睡觉吧。”

“我睡不着.......我难受,宸.......你说我怎么那么倒霉呢?什么事情都做得不顺利.......。”

“不是你的问题,别自责了。”

“明明就是我的问题,我从小到大都不招人喜欢,被家里人嫌弃,被同事嫌弃.......还惹得慕晴这么不开心。”她难过地哭了起来:“我怎么就那么不招人喜欢呢.......宸.......你是不是也不喜欢我了?”

“喜欢,当然喜欢。”南宫宸只想快点把她安抚好,也顾不得其它了。

“真的吗?”朱朱开心地笑了。

“真的,所以你要乖乖的,不然我就不喜欢你了。”南宫宸将她的双手从自己的颈间放了下去,注视着她:“乖乖睡觉。睡一觉就什么都好了。”

“不要,我还没有洗澡呢.......我要去洗澡.......。”朱朱挣扎着从床上坐起,一边用手撕扯着身上的裙子一边咕哝着抱怨道:“拉链呢?拉链在哪.......。”

南宫宸摁住她到处乱摸的手掌:“你先别动。我叫小源上来帮你。”

“不.......小源早就睡着了.......我自己来就好。”朱朱继续寻找着自己的拉链:“拉链找不到了.......宸,你快帮帮我.......。”

“我看看。”南宫宸道。

“拉链在这呢!在这.......!”门口突然响起一个女声。

房内的二人同时愣了一下,往门口的方向望了过去。看到苏惜和姚美一人一边地扶着烂醉如泥的白慕晴站在门口,朱朱的脸绿了,南宫宸的脸色也没有多好看。

“有钱人就是烦,住那么大房子干嘛?害我从一楼开始找,好不容易才找到主卧。”姚美一边和苏惜扶着白慕晴往里走一边嘟嚷道。

然后两人一起将烂泥般的白慕晴扔在南宫宸的怀里,苏惜还顺手将白慕晴背后的拉链拉了下去:“看到没有,拉链。”

南宫宸被迫接过白慕晴。从她身上闻到浓浓的酒味,俊眉一拧,抬眸盯着二人:“你们带她去喝酒了?”

“是她自己硬拖着要我们陪她喝的。”苏惜一脸无辜地耸耸肩:“宸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婆喝醉酒是什么德性,见到男人就扑上去抱,看到江水就嚷嚷着往下跳,差点没把我俩累死。”

“现在总算是轻松了。”姚美松了口气。

“你们好吵啊.......。”白慕晴迷迷糊糊地咕哝了一句,挣扎着从南宫宸的怀里站起,她这一站,被苏惜拉开的裙子便立刻掉到半腰,绞好的身段展现出来。

南宫宸身体紧了一下,立刻将她的裙子提了回去。

苏惜俯身拍着白慕晴的脸道:“慕晴,我们到家啦,好好休息哦。”

白慕晴一听到回家二字,立刻嚷嚷道:“我不要回家.......我说了我不要回去.......。”

“你不回去,宸少就被狐狸精勾走啦。”

“宸少.......我也不要了,我不想要了.......!”白慕晴胃部一阵翻腾,扑在南宫宸的怀里便一阵干呕起来到,该吐的在路上都已经吐光了,她现只能干呕。

南宫宸看了一眼趴在床沿上装睡的朱朱一眼,又看向苏惜和姚美道:“你们先把她送回对面房里去。”

苏惜和姚美相视一眼,不为所动,随即扔下一句:“抱歉,没有这项义务!”苏惜说完便拽着姚美往卧室门口走去。

卧室内瞬间只剩下南宫宸和两个醉鬼。

走出卧室的姚美还不忘伸回头去,最后送了南宫宸一句:“宸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家那位是装的,我家慕晴才是真醉,赶紧带她洗澡去吧。”

“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少做了点什么。”下楼的时候,苏惜说。

“少了什么?”

“我们应该给慕晴下点春/药,再给她换套性感内衣,如果那样的话场面一定比刚刚火爆,小贱人估计会气得咬舌自尽。”

“早说嘛。”

“.......”

两人嘻嘻哈哈地出门了。

楼上,朱朱趴在床沿上,嘴里依旧低低地呢喃着要洗澡。

虽然好戏被打断,但戏还是得演下去的不是么,不然南宫宸会觉得她就是在装醉。

南宫宸一手挽着衣衫不整的白慕晴,抬手在朱朱的肩上拍抚了一下:“朱,你先躺会,我叫小源上来。”

朱朱动了动身体,然后抬起头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没关系.......你带慕晴回房去吧,慕晴这样要着凉的。”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抓起桌面上的内线电话开始拨号。

不一会儿,小源便上来了,她环视着屋内的大伙一时间有些蒙。

南宫宸冲她吩咐道:“朱小姐喝醉了,不能立刻洗澡,你用热水帮她擦身,帮她换套干净的衣服。记住,水温别太低,小心朱小姐感冒了。”

“好的,大少爷。”小源点头。

南宫宸重新将目光落在朱朱身上,温暖的大掌抚过她的发丝:“朱朱,你早点休息。”

朱朱迷迷糊糊地点了一下头:“谢谢你,宸.......我会好好休息的。”

南宫宸打横将白慕晴抱起往卧室门外走,被从睡梦中惊醒的白慕晴便又嚷嚷开了:“我不要回家.......我不要.......。”

她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然后是对面房门被合上的声音。

小源中出去将卧室的门关上,返身回来的时候,发现朱朱双手紧紧地攥着床罩,泪珠一颗颗地滚落在地上。

“朱小姐,你没事吧?”小源情急地问道,一边拍抚着她的后背:“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去把大少爷叫回来?”

朱朱松开攥着床罩的手掌,拽住小源的衣角,随即摇了摇头。

她只摇头不说话,泪水仍在嗒嗒地流着。

虽然她不说话,但小源多少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毕竟刚刚南宫宸才抱着白慕晴从这里走出去。她轻吸口气,柔声安抚道:“朱小姐您别太伤心了,你看大少爷还是很关心你的,他担心你会感冒,担心你不能好好休息。”

可是他却抱着白慕晴走了,这一点也是事实!

小源见她不说话,只好又说:“那朱小姐你好好躺着,我去给你打热水过来擦身。”

南宫宸将白慕晴抱回卧室后,甩手便将她扔在床上,然后倾身板过她的小脸怒道:“白慕晴,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白慕晴被他这样一扔,胃里又是一阵翻滚,她的身体抽蓄了几下后,照着他的脸便吐。

南宫宸手快地将她从床上拽起,如是,她口中的酒液吐在他的身上。吐完后双腿一软,跌坐在地面上。

被她吐了一身的南宫宸眉头皱成一团,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液体,也顾不得追究她是真的还是装的了,俯身将她从地上捞起往浴室走去。

他打开莲蓬水流,一手挽着她的身体一手迅速地剥去两人身上的衣物。白慕晴的礼服本就已经掉到了腰上,一下就被他扯下去了。

温热的水流迎头浇了下来,南宫宸将她的头颅摁入水流中,白慕晴立刻被呛得哇哇大叫起来。

“清醒点了没有?”南宫宸在她耳边咬牙切齿。

白慕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自己落水了,她挥舞了一下双手后立刻抱住眼前的南宫宸,嘴里大喊着救命。

她是那么的依赖他,贴着他的身体紧得令他口干舌燥起来,原本想恶惩她的他,这会居然忘了初衷地抚摸起了她的身体,并在她耳边轻咬低问:“刚刚不是才说不要宸少了么?为什么现在要抱他抱得这么紧?”

白慕晴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看到他时,扭头扫视了一眼四周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说呢?”

“你放开我!”感觉到自己正被他抱着洗鸳鸯浴后,白慕晴本能地开始挣扎反抗:“我不要你碰我.......。”

南宫宸一把扣紧她的细腰,凝视着她:“你把自己搞成这样难道不是为了回来勾/引我的么?”

“我没有你家那位那么卑鄙.......。”白慕晴眨巴了一把眼里的水流,眼睛被刺激得难受不已。

“那么你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

白慕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看到自己紧贴着他的身体,小脸瞬间一热,然后奋力地从他怀里挣了出来。可是由于喝醉的缘故,她刚往后退了一步身体便一个不稳地往后栽去。

她惊呼一声,如果不是南宫宸出手拉住她,她估计已经摔破头了。

南宫宸将她捞了回去,冷笑:“看来你是真的醉了。”

白慕晴感觉头晕脑胀,也懒得跟他争了,盯着他面无表情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仅仅是为了将我从朱朱的房里骗过来么?”

朱朱,刚刚他在朱朱房里么?

白慕晴摇摇头,算了,不去想了。

她扯过架子上的大毛巾披在自己身上,脚步不稳地走出浴室,然后转身盯着他:“你去她房里吧,我不会有一句怨言,我向你保证.......。”

她说完,转身继续往大床的方向走过去,就这么湿漉漉地将自己倒在床上。

她现在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只想睡觉,都怪那两个家伙把她给灌成这样。

南宫宸在水流下方呆了片刻,才穿好衣服从浴室里面走出来,当他看到白慕晴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躺在床上时,双眉不自觉地再次皱起。

好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动不动的。

这样躺一夜肯定是要感冒的,南宫宸俯视了她片刻,方才深吸口气地往柜子前面走去。

他从柜子里面拿出吹风机,然后将她的身体连同被子一起挪到自己腿上,开始用小风帮她吹起了发丝。

他的指尖和暖风一起在她的发间穿插,舒服得她不想醒来,只是呼呼的风声最终还是将她从睡梦中惊醒了。

白慕晴趴在他的腿上有了片刻的失神,她很想问问他为什么没有到对面房里去,却又不想打断眼下这美好的场面。他在帮她吹头发,还是耐心地用小风吹的。

她闭上眼,心里开始有些不懂他了。

他为什么不责骂她弄坏朱朱的钢琴?以他的脾气不是应该恼怒地将她扔在一侧,任由着她自生自灭么?

风声停止,南宫宸将吹风机放在床头桌上,又将被她弄湿的枕头换掉,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枕头上。

南宫宸打算从床沿上站起,目光扫过她的小脸时发现她已经轻轻地睁开了双眼,正定定地望着他。

彼此凝视了片刻,白慕晴才淡淡地问出一句:“你怎么不骂我弄坏她的钢琴了?”

南宫宸略一沉吟,道:“我也累了。”他说完绕到床的另一边躺了上去,闭上双眼。

白慕晴扭过头去望着他,忍不住又问出一句:“你还是很爱她吗?”

“不知道爱不爱,但就是看不得她受丁点委屈,看不得她难过,想把她好好保护起来。”南宫宸轻吸口气,转过身去:“早点睡吧。”

看不得她受委屈,看不得她难过.......这不就是爱么?白慕晴苦涩地想。

原来一个男人是可以同时爱上两个女人的,只可惜眼前这个男人生错了年代,不然早就两个一起娶了。

这是否就是他总能原谅她的原因,不管是她把朱朱的手烫伤还是琴弄坏,他都可以不跟她计较,他要的是她和朱小姐能够和平共处!

前一天闹得这么大,第二天醒来,大家居然都能够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像往常一样围在餐桌旁吃早餐,坐同一辆车去公司。

到了公司,南宫宸乘坐他自己的电梯上楼了,白慕晴和朱朱一起乘坐员工电梯上各自的楼层。

电梯内,朱朱注视着镜中的白慕晴浅笑道:“慕晴,昨晚你的表演很精彩哦。”

“什么表演?”白慕晴淡然地睨了她一眼。

“众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勾/引宸的表演啊,你不会是忘记了吧?”

白慕晴用手拍了一记自己的头颅:“噢,是么?还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只记得我故意弄坏了你的琴,然后跟朋友喝醉了,期间断了好长时间的片。等我有记忆的时候,是在浴室里面跟宸洗鸳鸯浴,还是被水给呛醒的,再后来是宸帮我吹头发,滚床.......。”

“宸真的跟你滚了么?”朱朱睁着一双大眼睛问。

“当然,不过夫妻之间那不叫勾/引,叫情趣,平日里宸想要我做我都做不来的事。”电梯停在白慕晴所在的楼层,她改口道:“我先去工作了,晚上见。”

说完,不理会朱朱难看的脸色迈步走了出去。

南宫宸回到办公室,颜助理便跟着走了进来,站在他面前道:“宸少,昨晚的监控视频显示,少夫人确实往摆放钢琴的房间去过,不过她有没有进去过就不清楚了,因为监控不到位。”

南宫宸打开电脑的手动作停了停,抬头看着她道:“查不到就算了。”

颜助理讶然:“您不想查清楚到底是谁干的么?”

“没必要。”南宫宸道。

颜助理虽然讶然,但也没有多问,她明白南宫宸不想查有他自己的理由。

“好,我让他们不用再查下去了。”颜助理说完,改口道:“宸少还有什么事么?没有的话我先出去了。”

南宫宸甩了一下手,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中午临下班前,白慕晴突然接到总裁秘书部的电话,让她到总裁办公室去一趟。

总裁办公室,那不是南宫宸的办公室么?他以前要找她的时候,可从来没有经过秘书部的。

“什么事啊?”她狐疑地问道。

“宸少没说。”秘书小姐道。

白慕晴犹豫着要不要去,心想南宫宸这么严肃地找她也许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如是往顶楼走去。

自从跟他闹情绪后,白慕晴便再也没有到过这间办公室,她抬手在门板上敲了两声,得到应允后推门走了进去。

她一眼望过去并没有看到南宫宸的身影,如是环视一眼办公室的四周,最后发现南宫宸坐在摆着饭菜的餐桌旁。她迈步走过去,盯着他问道:“你找我有事么?”

南宫宸抬眸盯着她:“还能有什么事?吃饭。”他用眼神扫了一眼桌面上的饭菜。

白慕晴讶然,目光也扫过桌面上的饭菜。

她昨天才被污蔑故意毁了他初恋情人的钢琴,他今天居然叫他上来吃饭?他没事吧?

“怎么了?”

白慕晴走到他对面坐下,扫视一眼桌面上的饭菜,随即抬头望着他:“你先吃一个给我看看。”

“什么意思?怕我在饭菜里下毒?”

“你这么反常地请我上来吃饭,我难道不应该防备一下么?”

南宫宸睨着她,随即拿起筷子开始在每一个菜上面夹一块放入口中,又把他面前的白饭跟她的调换过来,问道:“这样可以了么?”

白慕晴这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南宫宸看着她拿起筷子吃饭,嘲弄地开口:“夫妻做到这种份上,你不觉得可笑么?”

“咱俩之间的夫妻关系还能维持几天都不知道呢,你就别浪费感情感慨了。”

“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的话了。”

“你说的话多了,指哪句?”

“我说过我从没打算过要跟你离婚。”

“哦,这句啊。”白慕晴点头,微笑道:“我没忘,所以我才会不顾尊严、死皮赖脸地赖在你身边。”

“那就继续赖着。”南宫宸夹了一块鸡肉放在她碗里:“过去的事情咱们一笔勾销,我还是那句话,我对朱朱就像是亲妹妹一样照顾,你才是我即能带上厅堂又带上大床的女人。所以,你以后只管将对朱朱的敌意收起来,毕竟这么做你自己难受,我也难受。”

白慕晴拿着筷子的动作顿了顿,抬眸盯着他:“我很好奇,这些话你对她说过么?”

“我一开始就跟她说过了。”

“是么?”

“是。”

白慕晴点点头,心里的委屈和气愤不是没有,但是.......有他这句话,她忍了!

她知道在南宫宸的心里朱朱的手是她烫伤的,朱朱的琴是她弄坏的,他只是原谅了她,但并非相信她!

她咬咬唇,盯着他一字一句道:“南宫宸,你真的很过分!”

“我知道。”南宫宸点头,并不否认。

虽然听到他的承诺,但是这一顿饭白慕晴还是吃得堵心极了,以至于她吃完饭多一刻都不愿停留地离开南宫宸的办公室。

南宫宸说得对,夫妻做到这种份上确实可笑,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她和他以后还能像之前那样开心快乐么?还能再憧憬明年夏天的普罗旺斯之旅么?

站在电梯里,白慕晴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自问,自己这么委屈求全地留在他身边究竟是为了什么?因为爱他吗?还是为了.......那个未必存在的女儿?

就算苏惜她们说的,万一女儿是存在的,万一女儿回来了,自己去无法给到她一个完整幸福的家!

她承认自己还是很爱南宫宸的,或许这两方面的原因都有吧,而这两方面的原因又恰恰是那么的重要!

晚餐过后,南宫宸照例在书房忙他的工作,白慕晴在自己的卧室写写画画。

昨睡前例行测排卵期的时候,白慕晴惊喜地发现测卵纸上深刻地显示着两条红杠子。她怔了怔,然后走出洗手间拿起电话给姚美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姚美开门见山地问道:“什么事?”

白慕晴看了一眼手上的试纸问:“你上回说如果测卵试纸是两条杠的话,证明排卵期到了?”

“对,怎么?被你测出来了?”

“嗯,我看到是两条杠。”

“那就赶紧的啊,穿上你的性感小睡衣把南宫宸拐上床,包准你一发必中。”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受孕机会百分百。”

“可是.......。”白慕晴有些难以启齿:“我.......要我自己去找他做这种事情很难为情的耶。”

“白慕晴!”冬台阵扛。

“在呢。”

“你到底想不想坐稳你的南宫家少夫人的宝座的?到底想不想赢过那个小贱人?”

“我当然想啊。”

“那就赶紧给我上啊,夫妻之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警告你啊,排卵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错过了今晚你就得等下个月了,而照小贱人的能耐,估计下个月就已经上位成功了,到时你就等着后悔吧。”

虽然姚美说得很有道理,但是要她亲自去跟南宫宸要这种事情,白慕晴觉得还是难为情极了。

姚美见她仍在犹豫,语气中多了份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慕晴我问你,你到底爱不爱南宫宸?”

“还是挺爱的。”

“输给那个小贱人了,你甘心吗?”

“不甘心。”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

“好,我现在就去。”

“这就对了,祝你一胎得男,踩死小贱人。”

挂上电话后,白慕晴轻嘘口气,目光不自觉地望向门口,她真的要这么过去找南宫宸么?还是像姚美说的,穿上性感的小睡衣再去?

算了,还是先去会会他吧,看他这次能不能自己主动一点,毕竟以前他都是挺主动的

白慕晴拉开房门迈了出去,差点跟从对面房里走出来的朱朱撞了个正着,她怔了一下,打量着她冷笑:“朱小姐这么晚还不睡,不会又在想着什么阴谋诡计吧?”

朱小姐冲她微笑了一下:“慕晴,说话别那么尖酸吧,我只是觉得有些头晕,想下去找点药吃。”

白慕晴没时间紧急,也没心思跟她打口水站,迈步往南宫宸的书房走去。

南宫宸看起来好像很忙的样子,电话接了一个又一个,虽然通话都很短,不过白慕晴还是有些心急。姚美说得对,万一她错过了这次,下一次就是一个月后了。

南宫宸终于打完电话了,抬头打量着她问道:“有事么?”

这些天她除了偶尔送药,从不会主动过来找他,所以他很好奇她今晚为什么会过来。

“我想.......问问你有没有打算睡觉。”

南宫宸抬起腕表看了一眼:“再过半个小时再睡。”

“哦。”白慕晴点点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下一句了。

南宫宸拿起文件翻了两翻,重新将视线投到她身上:“到底有什么事?”

“没.......不.......有事。”

“什么事?”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你,你还打算要孩子么?”

“想,怎么了?”南宫宸扫了她一眼,故意问道。其实他大约已经猜到她是什么意思了,她的备孕准备了那么久,而这几天又刚好是她的危险周期。

“我刚好今天危险期,你要不要.......。”白慕晴实在无法启齿后面那半句了,小脸绯红一片。

南宫宸睨着她嘲弄地一笑:“白小姐你这是在邀请我睡你么?”

能不能别把话说得那么不文雅.......白慕晴在心里暗忖。

南宫宸见她脸色红得似能滴出血来,只好放弃逗她,将手中的文件合上后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直接来到她的面前凝视着她:“你可想好了,有了孩子,你这辈子就更加离不开我了。”

白慕晴点了点头:“我知道。”

“既然这样,你开始吧。”

“开始什么?”

“勾/引我啊,今晚可是你邀请我的。”

白慕晴无语:“能不能别闹了,我可是很严肃的。”

南宫宸转身,拉开书房的门:“你先过去摆好姿势,我马上过来。”

白慕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顶着一张羞涩又难堪的脸回到自己的卧室。

据说情调好,心情好的时候受孕机会更高,虽然难堪,白慕晴还是将自己的性感小睡衣从箱子底下翻了出来穿在身上。

站在镜子前,她看着镜中完全不符合自己风格的睡衣,越看越觉得别扭,心想还是算了。

她刚要脱下身上的睡衣,南宫宸便走了进来。看到她身上的睡衣,他的眸色立刻一沉,打量着她问道:“这衣服是从哪来的?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白慕晴无语地翻起白眼,如果她说是三个月前买的,他是不是又会觉得她是为林安南买的?

“苏惜在国外给我带的。”

“以前穿过没?”他走过来,打量着她黑色小睡衣下若隐若现的胴体。

“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这种调调。”白慕晴不自在地扯了扯睡衣:“其实我自己看着也挺别扭的,还是去把它换掉吧。”

她原本想着,为了孩子拼了这张老脸了,可是看南宫宸的表情好像也不太喜欢她穿成这样。

南宫宸伸出手臂圈住她的腰身,将她挽了回来睨着她咬牙:“你要是敢在别的男人面前穿成这样,我会把你撕得粉碎。”

“在你面前我都穿不习惯,在别的男人面前怎么可能敢穿。”白慕晴继续无语,难道在他心里她就是那么随便的人么?

“我这可是为了孩子,你可别想太多了.......。”白慕晴还没有替自己解释完,身体便被南宫宸一把抱住,一个旋转后压倒在床上。

南宫宸狠狠地在她的小睡衣上吻了一记,抬起头时,双目已经迷离:“你以后还是别穿成这样了。”

他还是头一次看她穿这种衣服,而她不知道的是,他的身体在看她第一眼的时候就开始绷得死紧,活像一个没有见过女人的小男生。

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受,他怕她没有那么大的精力来陪他玩这种游戏,毕竟她本身就不是这一类型的女人。

白慕晴好奇地盯着他:“为什么啊?男人不都喜欢这样么?”

“因为你穿不好看。”南宫宸给了她一句简短的回答,不理会她被打击得七零八落的心脏,俯身疯逛地吻在她的颈间。

她那本就不怎么避体的睡衣被他揉搓着推到上面,又将她的小裤子褪了下去,手掌爱抚地滑过她的身体。

白慕晴低咛着抱紧他,在他耳边提醒:“宸.......别忘了正事,孩子.......。”

“放心,孩子一会就上门了.......。”南宫宸继续着他撩人的前戏,把白慕晴招惹得又兴奋又焦急。她怕他再不快点,孩子就走了,不等他们了.......。

好不容易把他拐到主题上,白慕晴刚感觉到他的私密抵上来,门口便响起一阵情急的敲门声,伴随着小源焦急的呼叫声:“大少爷,少夫人不好了,朱小姐高烧四十度,大少爷您快送她去医院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