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发飙/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床上正在疯狂缠绵的二人同时僵了一下身体,白慕晴的大脑有了两秒中的空白,感觉到南宫宸要抽身下床,她立刻搂紧原本吊在他脖子上的双臂。

南宫宸粗喘着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道:“我去看看。”

“她肯定是装的。”白慕晴气坏了。没想到又是那个小贱人在坏事,她怎么就那么阴魂不散呢?

难道是刚刚她给姚美打电话的时候被她听到了?故意来破坏她的?想到这里,她更加死死地抱住南宫宸的身体央求地盯着他:“相信我,她是装的,她是故意的.......!”

“是不是装的我过去看一眼就知道了。”南宫宸再又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然后将她的双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了下来。

他翻身下床,拾起地面上的衣服开始往身上套。

白慕晴气急败坏地跟从床上坐起,瞪着他歇斯底里地吼了一句:“南宫宸你要是敢走,我跟你没完!”

“如果是假的我马上回来。如果是真的.......四十度会出人命的明白么?”南宫宸说着便往卧室门口走去。

他居然真的走了。

白慕晴傻在床上,气得双目血红,浑身颤抖.......。

***

南宫宸走入朱朱的卧房,便看到朱朱一脸难受地侧躺在床上,小源在一旁拽着她的手臂催促道:“朱小姐,你这么高体温一定要去医院才行的。”

“不用,我睡一觉就好了。”朱朱挥掉她的手腕,没好气地指责道:“不是告诉过你宸少明天要上班,别打扰他休息的么?”

“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你.......。”

南宫宸迈步往大床的方向走去,俯身关切地问道:“朱。你怎么样了?”说话的同时,他的手掌抚上她的额头:“怎么这么烫?”

“不知道啊,朱小姐晚餐后就开始发烧了。”

“吃退烧药没有?”

“九点钟吃了。没想到体温不降反升。”小源一脸的无奈:“大少爷,对不起,如果不是朱小姐烧得那么高。我也不会打扰到您的。”

“现在别说这么多了,朱朱,先起来换件衣服,我送你去医院。”南宫宸不由分说,将朱朱从床上扶了起来。

朱朱虚弱地抗议:“我不要去医院,宸.......我真的没事。”

“你都烧成这样了,还说没事。”

“我.......”朱朱黯淡的双眸突然闪上一抹惶恐。盯着白慕晴颤声道:“慕晴,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休息的,我.......。”

“你就是故意的!”白慕晴几个迈步冲上去,将南宫宸挤到一侧,拽住朱朱的头发便是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朱朱被打得尖叫一声,身体顺势往床下栽去,额头狠狠地撞在桌角。

“朱小姐.......。”小源慌忙冲上去扶匍匐在地上尖叫的朱小姐。

南宫宸则拉住又要冲上去打朱小姐的白慕晴,恼火道:“慕晴,朱朱在发高烧!”

“我让你装!让你装.......!”白慕晴才不相信她是真的发烧了,就算是烧也是被她自己给故意弄烧的。刚刚她见她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突然就高烧了,怎么可能这么快?

白慕晴大概是气疯了,力气大得连南宫宸都拉不住她,她挣脱南宫宸的控制后扑上去又要开朱朱。朱朱尖叫着躲避,刚刚那一撞让她额头上流下血水来。

小源跑过去拉白慕晴,大声嚷道:“少夫人,你别打了,朱小姐她流血了.......!”

然而白慕晴不但没有停手,甚于在看到南宫宸将朱朱护入怀中时气得更加激动起来,拽住朱朱的手臂便是一通撕扯:“贱人!你给我出来.......出来!

“够了!”南宫宸终于忍无可忍地抬手在她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他用的力道不算大,却将白慕晴瞬间打安静了,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脸颊怔怔地望着他。

在她的记忆里,南宫宸不管怎么虐她,欺负她,不管怎么气愤,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给她一巴掌。而今天.......他居然为了他的初恋情人打了她。

她含泪瞪着脸色阴郁的南宫宸和脸色泛白、额头流血、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的朱朱,心里的感受已经无法用难过和气愤来形容了。

朱朱客头上的伤口没有多大,但血液染将她的小脸染得刺目惊心,小源甚至被吓得尖叫发抖,南宫宸也没有多停留,抱起看着连走路都困难的朱朱便往楼下走去。

他走得飞快,白慕晴冲出去尖叫:“南宫宸你给我听着!孩子我不要了!你我也不要了!你安心陪你的小情人吧.......!”

她也不知道南宫宸到底有没有听到,很快,门口便响起气车的引擎声。

别墅里面瞬间安静下来,大大的屋子静得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白慕晴在楼梯上站了许久,方才转身一步步地往回走去。

床头桌上还摆放着一扎没有用过的试纸,她努力了一个月才找到的好时机居然就这么被一个小三儿破坏了,而南宫宸此刻却陪在她的身边。

她抓狂地将桌面上的试纸撕成两半砸入垃圾桶,她再也不要原谅他了,再也不要为他生孩子了!

**

一个小时后,白慕晴站在姚美的家门口。

姚美拉开大门看到是她,将她一通扫视后疑惑地问:“什么意思?南宫宸把你给拒绝了?”

从她脸上的表情,姚美就可以看出她这是又跟南宫宸闹翻了,而且比每一次闹得都僵。

“在事情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小贱人把南宫宸弄走了。”白慕晴坐在沙发上,举起手中的开水杯喝了一口。

一路过来,她已经平静了不少,此时的语气也是格外的平静。

姚美一听她这么说,立马就气愤了:“我靠!她这次又是什么招数?”

“发烧四十度。”

“然后南宫宸就把你扔床上,到她房里去了?”

“抱着她到医院去了。”白慕晴抬眸扫了她一眼道:“小美,我不是来找你一起骂她的,也不是来听你安慰。”

“那你来做什么?”

“我现在只想睡觉。”

“那你赶紧进客房去睡吧。”姚美伸手将她的杯子拿了回去,道:“你先别伤心,我会给你想办法的。”

“不用了。”白慕晴轻吸了一下鼻子,道:“我已经决定了,南宫宸我不要了,再也不要了。”

“慕晴,你这么做不是明摆着是在向那个无耻小三低头么?就这么把心爱的男人让给她,你甘心啊?”

“我甘心,经过今晚的事情后我终于甘心了。”白慕晴从沙发上站起,往客卧的方向走去。姚美追着她走进卧室责备道:“你这战斗力也太弱了,这样子不行的啊。”

白慕晴无奈道:“小美,其实不是我争不过她,南宫宸也不止一次地向我承诺不会跟她有那方面的关系。是我自己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我接受不了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同时爱着另一个女人,我不想这样.......。”

南宫宸说他对朱朱是朋友之情,见鬼去的朋友之情吧,明明就是爱她爱得是非不分,爱得.......。

白慕晴喘了口气,拉起被子钻了进去。

姚美在她的床边坐下,推着她的身体道:“那你也不管你的女儿有没有爸爸了么?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追到医院去,跟南宫宸寸步不离,让小贱人没有诱惑南宫宸的机会,让她.......。”

“能不能不提女儿啊?”白慕晴蓦地从被窝里面坐起,冲着她嚷了起来:“哪有什么女儿啊?连乔锶恒都说没有了,乔锶恒说根本没有什么女儿。我为了她死死守住这个家有什么用?她会回来吗?根本就不会啊.......!”

白慕晴嚷着嚷着便哭了起来。

姚美被她吓了一跳,身体本能地往后退了退,半晌才盯着她道:“一直以来都是你自己说找女儿的,现在怎么冲我发起火来了?我早跟你说了别浪费时间在这种万分之一机会的事情上,你偏不听.......。”

看她哭得那么惨烈,姚美也不好再责备:“好了,现在想通也不迟,你先别哭,好好睡一觉,明天再来想后面的事情。”

白慕晴依旧抱着被子失声地哭,其实她只是赌气才这么说的,她还是没有想通,还没有放弃,也不会放弃的。

尽管南宫宸这一巴掌把她的心都打冷了.......。

******

进入医院后的朱朱很快就被扎上点滴退烧,额头上的伤口仍然有些招人心疼。

医生帮她包扎伤口时,朱朱泪眼婆娑地问道:“医生,会留疤么?”

医生笑盈盈地安慰道:“放心吧,应该不会的,只是皮外伤而已。”

“真的吗?”朱朱问道。

“当然。”医生抬眸看了有些心神不定的南宫宸一眼,笑着打趣:“你男朋友对你那么好,就算留疤了也不会嫌弃你的,放心吧。”冬尽介亡。

朱朱也看了南宫宸一眼,脸上尽显娇羞,心里则是甜腻腻的。

医生离开病房后,朱朱靠在床头上看着南宫宸在病房里面踱来踱去地拨打电话,如是开口安慰道:“宸,你是不是担心慕晴啊?如果是的话赶紧过去找她吧。”

南宫宸重复拨打了白慕晴的电话都没人接,他收下手机,迈步走到朱朱面前坐下,抬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一记:“怎么还是这么烫?”

“我没事的,估计打完针就退下来了,你赶紧去看看慕晴吧。”

南宫宸看着她,柔声道:“慕晴下手虽然有些重,不过她也是在气头上,希望你能原谅她。”

“放心吧,本来就是我不好打扰了你们休息,怎么会怪她呢?”朱朱乖巧地说。

南宫宸点头:“那你好好休息一下,让小源帮你看着针水。”

“好。”朱朱点头:“你也要好好休息。”

南宫宸起身走出病房,拨通保安室的电话,得知白慕晴跑出去后心头一紧,迈步往医院大门口走去。

他一边开着车子沿街寻找白慕晴的身影,一边分别拨打了苏惜和姚美的号码,姚美恼怒地回了她一句:“南宫宸!慕晴托我转告你,有初恋没她,有她没初恋,你自己选择一个吧!”

说完这句,姚美便立刻挂上电话。

姚美挂上电话后,扭头盯着捂在被子里的白慕晴道:“等着吧,如果他依然坚持让初恋住在小别墅里,那么你也不用再跟他客气了,全力支持你跟他绝裂!”

白慕晴不吱声,也不知道睡没睡着。

知道白慕晴在姚美家,南宫宸也就放心了,他比较喜欢白慕晴的其中一点就是因为她坚强倔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会寻死觅活的。

******

第二天上班前,南宫宸去医生看了朱朱,然后才去公司上班。

而他上班的第一件事便是寻问颜助理白慕晴有没有来公司,颜助理一脸凝重道:“宸少,少夫人她托人送来了一份辞职报告。”

南宫宸愣了一下,抬头盯着她。

连辞职报告都递上来了,看来她这次确实气得不轻。

他沉吟片刻,道:“我知道了。”

“宸少您不打算阻止她么?”颜助理问道。

“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他说完,坐下去开始办公。

颜助理走了,南宫宸却丝毫没有工作的心思,他想起昨晚姚美冲他吼出来的那句话。白慕晴要求他二选一,而很显然,她们两个确实不适合再继续住在一起。

他迟疑了一下,从柜子里面翻出那张泛黄的相片,照片中的小女孩笑得一脸天真可爱。朱朱给他这张照片的情形,他至今天记忆犹新。

当年他临走时,曾承诺过不会忘记她,朱朱听了很开心,搬了张椅子从老式的墙上撕下这张照片递给他,提醒他不准把她忘记。

这么多年过去,他确实没有忘记过他,他一直以来的想法都是把她变成自己的妻子,可是今天.......他却娶了别人!

这算不算是一种失约呢?

晚上回到家,南宫宸看到小源在餐厅里,他看了一眼楼上问道:“朱小姐还好么?”

中午朱朱就吵着要出院了,医生也说可以回家休养,南宫宸便同意了。

小源一边忙着手里的活儿一边情急道:“大少爷,朱小姐晚饭后又开始烧起来了,我正在给她弄冰块降温。”

“怎么回事?”

“不知道呢。”

南宫宸迈步往楼上走去,进入朱朱的卧室,果然看到她小脸泛红地靠在床头上闭目养神。

他走过去,抬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果然有些烫手。

感觉到南宫宸的靠近,朱朱幽幽地睁开双眼,双目泛红地盯着他。

“是不是很难受?”南宫宸又摸了摸她的脖子:“可能是伤口发炎了,我送你回医院。”

说完,他俯身准备将她从床上抱起,朱朱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抱住他的脖子,吻住他的唇。她的唇滚烫炙人,南宫宸怔了一怔,随即侧开脸道:“朱朱,你生病了。”

“宸.......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朱朱紧紧地抱着他,小脸埋在他的怀里泪如雨下:“都是我的错,手是我故意烫伤的,琴钢是我自己弄坏的,昨晚也是我自己故意去打扰你们的.......因为我只要一想到你可能拥着慕晴躺在床上亲热,我就觉得心如刀绞,我就忍不住想要打断你们.......。”

“宸,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试探,试探你对我和对慕晴的感情,可是我却发现你不管对我再怎么好,你的心都是在她身上的。”朱朱拥紧了他,哭得伤心不已:“你已经爱上她了吗?你说过你不会爱上别的女人的.......宸.......你答应过我的。”

南宫宸并不觉得惊讶,他也没答到连这些小技俩都看不出来,他只是不忍心责怪她,毕竟她是因为爱才做这些事的,毕竟是他负了她!

“对不起,朱朱.......。”他轻抚着她的发丝,心疼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更合适。

“我知道,当初突然消失是我的错,可是我也是被逼的啊。宸,你知不知道我在那边努力工作赚钱,就是为了能够摆脱我妈回来找你,我好不容易才跑回来的,可是你却.......。”更多的泪水滚了下来,她哽咽得说不出话了。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你忘记我们之前的约定了吗?我们明明说过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你怎么可以突然就娶了别人?”朱朱抬起泪脸,盯着他,小手抚上他的帅脸:“宸,你忘了吗?我说过我要亲自照顾你一辈子,不管你能活到多少岁,不管你的身体好不好我都会陪着你的。慕晴她有林安南爱着她,有乔二少爷喜欢她,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就连我妈都是不爱我的,我的世界里就只有你了.......求求你不要扔下我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没有你啊!”

“朱朱.......。”

“宸.......。”朱朱慌忙打断他:“慕晴是个好女孩,我知道你喜欢她,可是她爱的不仅仅是你啊。真正等了你数十年,爱了你数十年的人是我,是我啊.......。”

“你根本就体会不到我这些日子来的痛苦,每次看到你和慕晴在一起的场景,我就心痛得差点死去。早知道这么难受,当初我宁愿淹死在江里也不要被人救上来啊!”

“宸,我知道你还是很爱我很关心我的,所以.......求你回到我的身边来好不好?咱们的承诺还在那里呢,你不能让我一个人守护它啊。”

南宫宸揽着她的手臂一点一点地收紧,她的泪水,把他的心都泡化了。

朱朱仍在他的耳边呜咽:“宸,如果你抛弃我,我会活不下去的.......。”

******

在姚美家里住了一晚,白慕晴便搬到苏惜的公寓里去了。

一连三天,南宫宸都没有寻找她的痕迹,伤心的同时,她的心也一点一点地在沉淀。如果南宫宸就这么选择了朱朱的话,那么他也就不值得她爱了,她也终于可以解脱了。

从他的世界里解脱,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找自己要找的人,也许会难过很长一段时间,但她可以承受得住,就像当初承受林安南的背叛一样。

她的人生不仅仅只有爱情,所以,她绝对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就把自己废掉的,一定不会,一定不能!

苏惜将三份工作摆在她面前,道:“这三个公司虽然都比不上南宫集团,但实力也都是不错的,很有发展前景。”

姚美扫了一眼桌面上的三份公司简章,又扫了一眼没有什么神采的白慕晴,耸耸肩道:“什么发展前景,我看慕晴根本就没有这个志向。”

苏惜也望向白慕晴,没好气道:“既然已经决定离开南宫宸了,总要弄个好点的工作养活自己吧?”

白慕晴轻吸口气,道:“我还是想去幼师资格证,去幼儿园教小朋友们画画。”

姚美又是一耸肩膀:“唉,我看你还是没有死心啊,还是放不下你那个失散的女儿。”

“去幼儿园也没有什么不好,想去就去吧。”苏惜从沙发上站起:“不过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出去填饱肚子,我快要饿死了。”

“吃什么?”

“去附近新开的那家西餐厅吧。”

“你小叔子开的那家?”姚美问。

“对,很多国外的特色菜,味道都不错的。”苏惜说。

白慕晴一听是乔二少开的餐厅,本能地摇头反对:“还是换一家吧,我怕.......。”

“怕南宫宸误会?”苏惜接下她没有说下去的话尾,无语道:“人家都跟初恋双宿双飞了,你还怕,真是自作多情。”

“我.......。”白慕晴张了张嘴,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无从辩解,也是啊,人家南宫宸都跟初恋好了,她还怕什么怕?

“其实乔封也挺好的,多个朋友多条路嘛。”苏惜拉过她的手腕:“走吧,吃饭去。”

想通之后,白慕晴也无所谓了。

三人一起来到乔封经营的西餐厅,苏惜带着她们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姚美打量着四周赞道:“不错嘛,环境看起来挺好的,慕晴你觉得呢?”

白慕晴环视一眼四周,随口道:“如果能在头上挂个水晶灯会更好看。”

“果然是做房屋设计的,眼光不错。”乔封突然从身后冒了出来,道:“灯正在从国外邮回来的路上,下周如果你再来的话应该就装上去了。”

乔封自己控制着轮椅出现在三人面前,冲大伙打起了招呼。

“阿封,你吃过饭没有?”苏惜打量着他:“如果没有的话可以坐下来跟我们一块吃。”

“不会打扰么?”

“不打扰不打扰。”姚美笑眯眯道:“帅哥本来就是开胃菜来的,怎么可能会打扰。”

“我刚好没吃。”乔封转向白慕晴:“白小姐,你看起来好像不开心。”

白慕晴抬手抚了一下自己的脸色,心想有那么明显么?她礼貌地开口:“没,我挺好的,对了,以后叫我慕晴吧。”

“好,慕晴。”乔封道:“想吃什么你们自己点,我请客。”

“太好了,有免费餐吃。”姚美拿起餐牌扫了一眼,随即问道:“我可以把你们的招牌菜都要了么?”

“当然可以了。”乔封突然提义道:“要不咱们还是换包房去吃吧,安静些。”

“那就进去包房吧。”苏惜起身的时候,抬手在白慕晴的眼前晃了晃:“发什么愣,转移阵地啦。”

白慕晴的目光却在这个时候被包房那边的身影吸引,她居然看到南宫宸和朱朱从包房里面走出来,而且有说有笑,关系看起来好像不错的样子。

苏惜和姚美也看到了,两人的目光立刻如同能喷火。

乔封显然也看到了他们,他看了看两人,随即对白慕晴道:“不好意思,我忘了告诉你宸少今晚也在这边用餐。”

他不是忘了,而是没敢告诉她,所以才会提议转到包房去的,没想到南宫宸和朱朱这么碰巧地在这个时候走出来。

没等白慕晴决定怎么办,姚美便扬着手臂冲二人道:“喂.......宸少,小贱人,这边!”

南宫宸和朱朱听到声音,同时往这边望了过来,直见南宫宸低头冲朱朱说了句什么,然后独自迈步往这边走来。他环视了一眼四人,脸色不是很好地吐出一句:“真巧啊。”

“确实挺巧的,既然遇上了就坐下来把正事聊一聊吧。”苏惜道。

“什么正事?”

“当然是你和慕晴的离婚手续了。”

“谁说我跟慕晴要离婚了?”南宫宸的目光刷过乔封,停在白慕晴身上。

“不聊离婚,难道还聊你把小贱人收为二房的事?”

“这个可以聊。”南宫宸盯着白慕晴的目光渐渐地沉冷:“不过我只跟我的太太单独聊。”

说完,他的身体越过乔封,将白慕晴从沙发上拽了出来,挽入臂弯。

白慕晴并没有抗拒,因为她也觉得是时候该跟南宫宸聊一回了。她回头扫了一眼大伙,苏惜和姚美冲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白慕晴被南宫宸一路带到餐厅楼下的停车场,又被她塞入车厢,然后看着他将车子启动。

南宫宸没有说话,白慕晴也没有吭声,一路沉默着来到江边。南宫宸将车子停在一处人少的堤坝上,带头推门下了车子。

白慕晴迟疑了片刻,才跟着下了车子,她将车门合上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到身体重心不稳地往后退去,然后抵在车门上。南宫宸的身影也在同一时间笼罩下来,炙热的唇覆住她的,就这么将她压在车身上吻了起来。

白慕晴没料到他会突然吻住自己,等她好不容易反易过来的时候,南宫宸已经松开她了。

没有过多的思想,她甩手便是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他脸上,然后用自己的手背在自己的唇上擦了一下,一脸的嫌恶。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刚跟初恋情人卿卿我我,一转身又可以将她摁在车身上热吻?把她当什么了?

南宫宸被她脸上的嫌恶刺疼了一下心脏,却也激发了心底潜藏的怒火,他一把捉住她擦拭嘴巴的手掌,睨着她嘲讽道:“我都没有嫌你脏呢,你居然还嫌起我来?”

“我没你脏!”

“你和乔封难道就不脏么?”南宫宸醋意涌了上来,盖也盖不住地大发雷霆:“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能跟乔封见面?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我也警告过你别跟那个小贱人纠缠不清,你听我的了么?”白慕晴推打着他的胸口:“你以为你一句承诺不会跟我离婚,我就会乖乖忍受你跟小贱人的暧昧不清了么?我告诉你!我不是那种为了一个男人可以丢掉尊严去委屈求全的女人,我人穷但我志不短,我白慕晴就剩这一点好处了!”

“或许.......。”白慕晴冲然冲他笑了一下,笑得比哭还难道:“我也给你一个承诺吧,我这辈子都不会跟你离婚的,所以你就别在意我跟乔二少怎样,跟林安南怎样了。你找你的初恋,我找我的初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你敢.......?”南宫宸扬起手掌。

白慕晴闭上眼,然而.......除了他粗重的喘息声,并没有巴掌的声音。

她睁开眼,看到他的手掌半握着拳地在半空中微颤,脸色阴郁得连夜色都盖不住。

“怎么?又想打我?”白慕晴毫不畏惧地迎视着他,冷笑:“你打吧,把我的心彻底打死了,你就可以安心跟你的小情人过了。”

南宫宸却将手掌放了下去,凝视着她道:“我不会打你,现在跟我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