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跟我回去 钻满已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突然又笑了起来:“南宫宸,你陪初恋吃完西餐,没事干了过来恶心我对不对?”

“我陪她吃西餐是为了跟她谈事情。”

“谈什么事情?明明就是谈爱情!”白慕晴瞪着他摇头:“这些天你们俩合起来欺负我,你觉得很过瘾吧?南宫宸我不相信你的眼睛有那么瞎。脑子有那么笨,会连那么小儿科的把戏都看不出来。去酒店里调查个真相就那么难吗?她的眼泪就那么招你心疼吗?你宁愿相信她的一面之词也不愿意去查明真相?”

“你这分明就是在逃避,你不舍得责怪你的小情人,所以把错都归结到我身上来了,然后又装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原谅我,安抚我,真是虚伪得够了!”白慕晴从他怀里挤了出去,用手指住他:“我已经看透你了,所以.......请你离我远一点!”

“如果你真的看透我了。就不会对我有那么大的反感。”南宫宸轻轻松松便将她拽了回来,摁回车身上俯视着她:“那么请问白小姐,我欺骗你能得到什么好处?你能给我带来事业和前途?还是有让我疯狂着迷的容貌和身材?”

他的大掌抚上她的胸口,停在她的丰满上揉捏了一下。

白慕晴立刻将他的手掌拍了下去:“别碰我!”

“天下间那么多比你漂亮比你优秀的女人我都懒得去骗,为什么偏偏喜欢骗你?还不是因为我爱你么?”

“你爱的是你的朱朱,你纵容她,袒护她.......!”

“我能纵容你对我实施那么大的欺骗和玩弄,还纵容不了她在我面前耍点小心机么?”南宫宸打断她:“朱朱心里的痛苦和伤心是我带给她的,她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想要挽回我,我给不了她想要的东西,还不能容忍她所犯的小错误么?”

白慕晴忍不住又开始挣扎叫嚷:“那你娶她去吧。那样也就不会伤心痛苦了,你也不用自责了。”

“可是我已经爱上别人了。”

白慕晴愣了一下,停止挣扎地盯着他。

他爱上了别人?指的是她么?

不。她不能再被他用三两句甜言蜜语就骗回去了,骗回去后必然又会被他的朱朱各种陷害各种栽赃,而他又会因为愧疚各种偏袒对方。

这样的生活。哪怕他是真心爱她,她也不想再过了。

她咬咬牙,盯着他一字一句道:“哪怕你觉得我无理取闹,不近人情,我依然是那句话,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以为南宫宸会像以前一样很无奈地劝说她,没想到他却想也不想地将她重新摁回车身上,并对她吐出一个字:“好。”

“好是什么意思?”愣神过后,她面无表情地问道。

“有你没她。”

“南宫宸我可不是在跟你说笑。”白慕晴并不相信他会真的为了她跟朱朱断绝关系,她提出这个要求也压根没指望过他会答应。

“我也不是在跟你说笑。”南宫宸盯着她一脸认真道:“这几天我已经帮她在别的公司找好工作了,至于住.......小别墅当年就是她住的,现在就让她继续住在那里吧。”

“你想得美.......!”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南宫宸抓住又开始激动的她:“在外面住了这么久,你也是时候该搬回老宅去了。”

“我不要!”

“能住进老宅才是身分的象征,也许你不在意,但是我在意。况且你和奶奶之间的问题迟早都是要解决的,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这个道理白慕晴当然懂,她盯着他问:“那么你呢?你也搬回老宅去住?”

“不然呢?”

白慕晴想了想,又问:“你真的能做到不再跟朱小姐见面?”

南宫宸沉默了,最终却只是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会尽量。”

“尽量.......。”白慕晴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气得一拳捶在他身上:“说了半天等于什么也没说啊,我看你把我扔回老宅去,是为了防止我在小别墅里面碍手碍脚影响你们续旧情,南宫宸你怎么那么无耻呢?你.......。”

南宫宸气结地捉住她的手腕:“我说我会尽量不见她,但毕竟还是朋友,而且又是生活在同一座城市,怎么可能一辈子不见面?”

“那你为什么不把她送到国外去?”

“白慕晴,你的要求太过了!”

“我怎么过份了?你不也这样对林安南的么?”

“她和林安南不一样!”

“她和林安南当然不一样了,她是你放不下的初恋情人嘛,她.......。”

“她已经答应过我会改过自新,不会再做影响我俩感情的事情了,你难道就不能对她网开一面么?”

“我不相信她会改过自新!”白慕晴嗤笑一声。

当初她一直承诺自己对南宫宸没有非分之想,一再保证不会破坏两人的感情,可是最后呢?还不是连环出招,为了栽赃她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

对自己都能这么狠得下心来的人,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妥协,那么容易对南宫宸死心,她才不信!

*******

在江边跟南宫宸不欢而散,白慕晴自然不会回老宅,也没有回小别墅。她还是回到苏惜家,只是心情已经没有刚刚出门时的平静了。

“工作还找么?”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翻看杂志的苏惜扭头看了她一眼问道。

白慕晴盯着她:“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做?”

“什么?”苏惜不解。

白慕晴摇摇头,苦笑了一下:“算了,以你的个性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她说完便走进厨房自己找吃的去了。

第二天一早,白慕晴被一阵电话铃声响醒,她一边揉搓着双眼一边往客厅走去。

苏惜今天有排练早早就出门了,白慕晴没有多想便接起电话。当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南宫宸的声音时,本能地便要将电话挂断。

“等一下。”南宫宸适时地打断她。

“有事吗?”白慕晴语气不太好道:“如果你是来劝我回去的,那就不必了,该说的昨晚我都已经说了。”

“我是来提醒你一件事的。”南宫宸道:“旷工三天以上算自动离职,今天是你最后的机会,你自己看着办。”

“谢谢,不过我已经递过辞职信了。”白慕晴说完便挂断电话。

挂上电话后,白慕晴看到桌面上留有一张字条,是苏惜给她留的两爱幼儿园简章和园长电话,让她今天抽个时间过去面试一下。

说面试其实不过是走个过场,有苏惜这种身份的人牵线,只是进去当一个美术老师的话根本不是问题。

她开始洗脸刷牙,随便弄了点东西吃便带着事先准备好的材料出门了。

令她没想到的是,她找到园长把自己的资料递上去之后,园长光是看了一眼她的名字便将资料合上,盯着她一脸歉疚道:“对不起啊,白小姐,我们这里不能收没有幼师资格证的老师,上面会查的。”

“刘园长,我是苏惜介绍过来的,她明明说.......。”

“对不起,是我搞错了,真抱歉让您白跑了这一趟。”

白慕晴见她一点改变主意的意思都没有,也不好在死赖着不走,如是离开园长的办公室往门口走去。

她一边往门口走一边拿出手机拨打苏惜的号码,苏惜的电话正在占线中,不过很快她就打回来了,劈头便是一句:“面试不成功?”

“对啊,你不是说你找的幼儿园都是随我怎么折腾的吗?”白慕晴一脸郁郁也说。

“谁让我的影响能力比不过你家那位呢?”苏惜无奈地唉叹一声:“刘园长刚给我打过电话了,好一通道歉,最后才告诉我是有人警醒过她们,不可以录用你,至于这个人是谁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了吧。”

听到苏惜的话,白慕晴顿时气得拳头捏紧。

除了南宫宸还会有谁?这个浑蛋!

他到底想干什么?用这一招来逼迫她接受他的条件吗?太可恶了!

她咬了咬牙,秉着试一试的态度又去了第二家幼儿园,结果园长依然是用礼貌又坚定的态度拒绝了她。

从幼儿园出来,白慕晴坐在马路边发了会呆,便起身打了个车往南宫集团赶过去。

她下了车子,穿过一楼大堂往电梯的方向走去,电梯门开启,里面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既然是朱朱。

白慕晴微讶,但她并没有跟朱朱打招呼的意思,倒是朱朱拦住了她要往电梯里面迈的脚步,愧疚地冲他说道:“慕晴,我们可以谈谈么?”

白慕晴将目光往回一收落在她的脸上:“谈什么?谈你跟南宫宸的光荣事迹么?”

朱朱环视一眼四周:“我们到附楼的咖啡厅里坐一下好么?我请你喝咖啡,就当是给你赔礼道歉了。”

她说得一脸诚恳,可是看在白慕晴的眼里却是虚伪得让人恶心,只要一想到她泪眼婆娑地趴在南宫宸怀里的情景,白慕晴就觉得恶心极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虚伪的人。

“赔礼道歉就不用了,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那就以后少在我面前晃悠让我反胃。”

“慕晴,我是诚心的。”朱朱拉住她的手腕,再次阻止她:“就一杯咖啡的时间,求求你了,让我安心地离开宸,离开公司好不好?”

她要离开公司,离开南宫宸?白慕晴扫视了她一眼,对朱朱反感至极的她居然鬼使神差地跟着她往附楼走去。

朱朱带头来到咖啡厅角落的一个位置,又作主做点了壶咖啡。

白慕晴不耐烦地催促:“有话赶紧说吧,我还有事。”

朱朱合上点单牌,注视着她说:“慕晴,宸他跟我说他现在爱的是你,并且这辈子都不打算跟你离婚.......。”

白慕晴没料到她会突然转性地说出这句话来,她还以为她把自己叫来这里,是为了炫耀她跟南宫宸的感情,炫耀她仍留在南宫集团上班,没想到.......。

“然后呢?”她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地睨着她。

“之前是我自己太死心眼了,以为用一些小手段就可以把宸抢回来,经过这几天的努力后我发现宸根本就不受我这一套。他甚至亲口告诉我他爱的是你,并且让我死心,还给我把工作换到别的公司去了,今天我就是回来公司办离职的。”朱朱说着说着,眼眶就开始红了。

白慕晴冷笑:“你想通了?你还有想通的时候?”

朱朱点头:“我本来是没有死心的,可是宸亲口跟我说他不爱我了,我就只能死心了。”

“昨天你们不是还在一起吃西餐的么?”

“昨天.......算是饯别餐吧,是我请求宸陪我吃最后一餐的。”朱朱绞着手指,一脸歉疚道:“慕晴,我为自己之前对你做过的愚蠢行为道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好么?”

“我原不原谅你重要么?”白慕晴不解,实在是不解她道这个歉的初衷,根本没必要的不是么?如果是为了得到南宫宸的资助的话,那也没必要啊,南宫宸做什么事情从来不用经过她的同意,哪怕是把整个集团送给这个女人,她也是没有发言权的。

“当然重要了,宸是我在C城唯一的朋友,而你是他的妻子,我希望以后我们能像朋友一样和平共处。”朱朱突然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句你可能会取笑我的话,我现在终于明白宸为什么会喜欢你了,你的性格确实很招人喜欢,不造作,不耍心机,却又不软弱,我喜欢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这一点我承认。”白慕晴嘲弄地一笑:“不管你怎么陷害我,我从来没想过要去伤害你,因为我知道南宫宸没那么笨,他迟早会看透一切的。”

“对啊,是我太自作聪明了。”

“至于做朋友就免了,咱们不是一路人。”白慕晴接过侍者递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原味,苦得她舌尖生涩,似在提醒着她眼前这个女人不可轻视。

“时间久了,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朱朱微笑道:“其实我真的想通了,宸对我也许只有感激之情没有爱情,毕竟当年是我救了她,不过说起来也好笑,当年的事情我自己都忘了。”

白慕晴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她,实在没心情在这里陪她聊过去,也没兴趣聊。

“主要也是因为我当初年纪太小了吧,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很多事情都记不住了。”朱朱突然好奇地问:“对了,慕晴,你六七岁的时候做过什么现在还记得么?”

白慕晴扫了她一眼:“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我就是好奇,难道就我这么笨么?”

白慕晴终于从沙发上站起,俯视着她道:“朱小姐,别费心思找话题了,咱们真的不合适当朋友。”

在她想来,朱朱会扯到小时候的事情,无非就是在故意找话题跟她聊天。然而她不喜欢这样,这样的相处方式太累,太没有意思了。

白慕晴走后,朱朱端起咖啡轻啜一口,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也渐渐地淡了下来。

*******

从咖啡厅出来后,白慕晴便直接上了顶楼南宫宸的办公室。

她连门都没敲便推门走了进去,她环视一眼办公室四周,最终却在餐桌旁看到了南宫宸的身影。他双手环胸,目光平静地睨着她,给她的第一句话便是:“来了。”

白慕晴扫了一眼桌面上的双人饭菜,往前几步瞪着他:“南宫宸你到底想做什么?”

“先坐下来吃饭,我再告诉你我想做什么。”南宫宸用下颌指了一记桌面上的饭菜。

白慕晴气结:“我没心情吃饭。”

“不过是一份工作而已,没那么严重。”南宫宸起身,迈步走到她跟前强行将她带到桌旁坐下:“今天我让胡姐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可乐鸡翅,试试。”

“我不吃!”白慕晴恼火地推了一下眼前的白饭,瓷碗‘当’的一声掉在地上开了花,白饭白花花地撒了一地。

还是头一次火爆到砸烂餐具的白慕晴怔了一怔,随即飞快地看了南宫宸一眼。发现他没有爆怒后别过脸去,不理他。

南宫宸不但没有发火,还好脾气地拿起另一只空碗给她重新盛了一碗白饭,放在她跟前说:“吃饱饭才有力气跟我发火,乖,先把饭吃了。”

“怎么?你要我喂你吃?”南宫宸见她一动不动的,挑眉问道。

白慕晴抬起双眸盯着他,气得眼眶都红了:“南宫宸你到底想怎样嘛?你以为你有钱就了不起吗?就可以只手遮天了吗?你是不是非要把我逼死才甘心?”

南宫宸摇头,拉了张椅子上坐下,执起她的小手一边把玩着一边轻吸口气:“我连让你饿一餐都不舍得,又怎么会舍得把你逼死?”

无名指上的金镶玉戒指被他细细地把玩,似是在提醒她,这枚摘不下来的戒指注定了她就是他的妻子,不管她怎么想逃都是逃避不掉的现实。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白慕晴愤愤地控诉道。

“为了让你回到南宫集团,为了让你天天呆在我身边看着我守着我,让我永远都没有机会去找朱朱续旧情。”南宫宸倾身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你不是信不过我么?那就留在我身边亲自监督,这样的话我能安心,你也能放心,一举两得不是么?”

他的决心看起来还挺大嘛!就是不知道骨子里究竟有几分诚意。

“你真的不会再见朱朱了?”

“没有特殊情况不见,有特殊情况的时候带上你一起见。”

“我才不去。”白慕晴冷哼一声,随即睨着他道:“好,以后如果你敢跟朱朱见一回,我就跟乔封见两回。”

她的话一出口,南宫宸立刻面色一沉。

“怎么?不敢答应了?”白慕晴嗤笑。

“可以换一招么?这一招太绝了。”南宫宸有些无语道:“比如罚我跪搓衣板,蹲墙角唱国歌,或者.......。”

“我就要这一招!”白慕晴语气坚决。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你还有条件?你有什么资格讲条件?”白慕晴恼了。

“你去见乔封的时候必须带上我。”南宫宸道。

白慕晴看着他一脸可怜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偷笑了一下,表面上却摇头:“不,我不但不会带上你,我还会带他去酒店开房见。”

“你敢?”

“你敢我就敢。”

“好。”南宫宸点点头,扫了一眼桌面上的饭菜:“你行,现在换我吃不下了。”

“如果你心里没鬼又怎么会吃不下?”

“我是怕万一哪天我跟朱朱在街上碰上了。”

“那就自己精明点绕道走。”白慕晴端起饭碗开始扒起了饭。

*******

坐在办公桌前,白慕晴怎么也想不透自己明明上午还在一心一意找工作的,下午却回到了原来的岗位上。她怎么又犯白痴地轻信了南宫宸的甜言蜜语,真是太不应该了。

姚美说得对,她就是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

下班后,南宫宸甚至还主动到办公室来接她下班,把一干女同事羡慕得尖叫。

小田俯在白慕晴耳低笑道:“看到邪不压正这句话很有道理啊。”

白慕晴抬手在她的额头上推了一下,迈步往南宫宸所在的方向走去。

“在偷偷讲我什么坏话?”南宫宸挽过她的肩膀,揽着她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她们很不理解我为什么又回来了,说不值得。”

“很好,这个月的全勤奖全扣。”

“你.......无耻!”白慕晴瞪了他一眼。

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白慕晴扭头盯着南宫宸问:“我们真的要回去老宅么?”

“怎么?害怕?”

“当然怕了。”

“拿起你抗衡我的勇气来就行了。”

“那哪能比?我看到奶奶腿都发抖,看到你.......。”白慕晴耸了耸肩膀,不以为然道:“没感觉。”

南宫宸扭头扫了她一眼:“看来我在你面前必须得重新竖立起威严来才行。”

白慕晴的手机响,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看到是小惜的号码时迟疑了一下才接通电话:“小惜。”

电话那头传来苏惜心情大好的声音:“亲爱的,我又给你找了间幼儿园,里面条件不错,最主要的是……这次南宫宸就算有天大本事也阻挡不了人家录用你了。”

白慕晴扭头扫了南宫宸一眼,有些无法启齿:“呃.......那个.......我现在不需要了。”

“什么意思?找到工作了?”

“不是,我现在跟南宫宸在一起。”

“我去!”苏惜无语地吐出一句:“你是变色龙么?他又灌你迷汤了?”

白慕晴没好气地横了南宫宸一眼:“可不是么,本来是到公司找他算帐的,结果又被他的甜言蜜语给迷惑了。”

南宫宸扭头看了她一眼,得意地坏笑。

“就这么原谅她了?”

“是啊.......。”

“白慕晴,以后受到伤害的时候别再来找我哭诉,真是太浪费我感情了!”

“小惜,你别这样嘛,我也是很无辜的,一不小心就上当了。”

“早知道你那么容易就上当,我今天就不让你出门了,女人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我只是.......想再给他一次机会,最后一次。”白慕晴望着南宫宸,这话是对苏惜说的,也是对南宫宸说的。

车子停在红灯区,南宫宸抬手在她的发顶上摸了一下,微笑道:“替我转告苏小姐,怂恿别人老婆离家出走是不对的。”

他的话苏惜听到了,正要回轰他几句,白慕晴慌忙抢在她前面道:“小惜,我一会回去再跟你说,先这样吧。”

说完不理会在电话那头嗷嗷叫的苏惜,挂断电话。

南宫宸从小柜子里面拿出她丢弃在小别墅里的手机递给她:“把你手上的破手机扔掉吧,用回这部。”

白慕晴今天是为了找工作,才借用了苏惜以前的旧手机。

看到南宫宸把她的手机递过来,她有些惊喜地接了过去,南宫宸说:“下次离家出走的时候记得把手机带上,我的时间宝贵,浪费不起太多。”

不是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么?居然还让她下次离家出走的时候带上手机!

******

车子停在老宅的主屋门口,白慕晴有太长时间没有回来过了,心里的恐惧比之前有增无减。

她扭头盯着南宫宸问了一句:“你跟奶奶打过招呼了没有?”

“打过了。”

“她怎么说?”

“她没说什么。”南宫宸实在不忍心告诉她,老夫人压根就不接受她回到老宅来,不过他也出狠招了,直接告诉老夫人如果不让白慕晴回老宅住,他以后也不回了。

老夫人自然不舍得他彻底离开这个家,只能勉为其难地默认白慕晴回来。

二人一起走入屋子时,餐厅里面还没有开饭,朴恋瑶跟沈恪沈心正在陪着老夫人在客厅里聊天。看到两人进来,朴恋瑶首先开口道:“大哥大嫂回来了。”

老夫人顺着她们将目光投了过来,落在白慕晴的身上,白慕晴心跳蓦地漏了一拍,忙唤了声:“奶奶,我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回来了。”老夫人端起茶杯,凉凉地收回目光。

白慕晴不知道该说什么,挽着南宫宸的手指不自觉地揪紧他的袖子。

南宫宸抬手在她的手背上握了一下,浅笑道:“奶奶,映安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你以后也能多个伴。”

“我有恋瑶和沈心就够了。”老夫人当众这么堵了一句过来,白慕晴越发的觉得难堪起来。

朴恋道看了看大伙,忙挽着老夫人的手臂道:“奶奶,大嫂照顾大哥都照顾熟练了,有她在,您晚上就不用因为担心大哥发病睡不安了嘛。”

老夫人不吱声了,沈恪忙打圆场道:“先吃饭吧,肚子饿了。”

“对对对,吃饭。”朴恋瑶松开老夫人。

好在有南宫宸在,老夫人并没有怎么为难,白慕晴暗松口气,跟大伙道过别后往二楼的卧室走去。

南宫宸在楼下陪了老夫人一阵,没说几句话便又激起了火药味,索性不聊了,安抚了她几句便上楼。

他知道白慕晴住在这里很难受,如是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怎么了?不开心了?”

白慕晴是站在落地窗前发呆的,她确实在想一些事情,不过并没有不开心。她摇了摇头,轻吸口气道:“我虽然偶尔会无理取闹,但对待长辈还是很谦恭的,特别是奶奶那么大年纪的人我怎么敢不开心?”

“每个人都有权利不开心,你也一样有。”

“我知道,其实不开心肯定是有的,不过我没有怪奶奶的意思,也不敢怪她老人家。”她苦笑了一下:“她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你好,我有什么理由去责备她呢?”

“你能这么想也好。”南宫宸点头,在她的颈间吻了一记,不和老人家一般见识,他也一直在努力做到这一点。

“你也是这么想,才会任由着她摆布?”

“嗯,基本上是因为她吧。”南宫宸将松开她的身体:“早点洗澡睡觉吧,我去书房了。”

南宫宸离开后,白慕晴拿着睡衣进浴室洗过澡,因为天气冷,她早早便爬到床上窝着。

期间朴恋瑶过来找她聊了会天,聊的都是些家常的客套话,朴恋瑶还开导了她一番让她别把老夫人的话放在心上。白慕晴客气地应和着,两人没聊多久便散了。

夜里,南宫宸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直接压上她的身子要亲热,白慕晴本能地避开他,没好气道:“你别碰我。”

“谁又招惹你了?”

“没有人招惹我。”

“那你在发什么神经?”南宫宸捉住她反抗的手掌。

“没兴趣。”

“真不想要孩子了?”南宫宸吻着她的脖子说。

白慕晴点头:“没错,现在你求我要我也不要了。”

南宫宸皱起眉头,撑起身体盯着她:“我不是跟你道过歉了么?而且也跟你解释过了,那天朱朱确实是发烧了.......。”

“别在我面前提你的小初恋。”白慕晴打断他,冷哼道:“我算是把你那花心的本质看透了,为了我自己的前途着想,我是不会那么随便就给你生孩子的。”

南宫宸看着她,眼里居然有了黯然,注视了她片刻后摇头失苦笑道:“看来别人说得对,架不能多吵,吵一次伤一次。”

“知道就好。”白慕晴背过身去。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给我生孩子?不会是这辈子都不生了吧?”

“给你一年考察期,考核合格了再说。”白慕晴拉过被子捂在头上:“不说了,睡觉。”

“那不生孩子不看危险期了,我们是不是可以随便做了?”南宫宸将身体粘了过去。

白慕晴无语地拉下被子瞪住他:“你想得美!”说完,她重新将自己裹了起来。

******

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周,白慕晴发现南宫宸果然没有再跟朱朱见面,朱朱也没有再耍什么花招,一切看似又恢复了平静,她那颗悬着的心终于稍稍安定下来。

白慕晴悲催地发现晚餐桌上只有她跟老夫人俩个人,沈恪和朴恋瑶估计是约会去了,沈心今晚没有回来。

虽然老夫人这一周来并没有怎么为难过她,可白慕晴还是紧张得手心冒汗,用最快的速度吃完饭后,从餐桌椅上站起道:“奶奶,我吃饱了,您慢慢吃。”

老夫人抬眸睨了她一眼:“我有那么可怕么?”

白慕晴愣了一下,慢慢地坐回椅子上,呵呵干笑道:“没有的,奶奶。”

“那你为什么那么急着走?”

“我吃饱了嘛。”她盯着她小心翼翼地问道:“奶奶,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你.......。”老夫人盯着她的目光严肃了些,略一停顿后才接着道:“如果宸的命定情人回来了,你会跟他离婚么?”

白慕晴没想到老夫人这一周来第一次正经跟自己说话,说出来的却是这句她曾经回应过的问题。她迟疑了半晌,才张了张嘴道:“奶奶,我之前说过的,只要宸开口跟我提离婚,我就一定会离。”

“一定会,是么?”

“嗯.......。”白慕晴感觉自己的头皮正在发麻。冬布布划。

老夫人点了点头,随即抬起眼睑盯着她:“这一天不会久了,我希望你能遵守自己的承诺。”

这一天不会久了是什么意思?

白慕晴看着老夫人脸上并不像是在开玩笑或者吓唬她的表情,感觉越发的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去吧,回房休息去。”老夫人冲她说了一句。

白慕晴这才重新从椅子上站起,冲她道了个别后转身离开餐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