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来自国外的电话/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今晚有特别的应酬还没回来,白慕晴被老夫人那句含义深重的话扰得心神不宁,窝在房里的她没心思看书,没心思看电视。就这么抱着手机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南宫宸回到家便看到她蜷缩在沙发上,眉头习惯性地皱起,他走过去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放在床上。

白慕晴被他扰醒了,眯着双眼盯着他:“你回来了?”

“这么冷的天怎么不到床上去睡?”南宫宸亲了亲她的额头问。

“我不小心睡着了。”白慕晴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我去给你端药上来。”

“不用了。”南宫宸将她摁回床上:“一会我自己下去端就好。”

“那你要记得吃啊。”

“会的,我先去洗个澡。”南宫宸起身往浴室走去。

浴室里面很快便传来哗哗的水流声,不过白慕晴实在是太困了,所以很快便重新睡着过去。

南宫宸从浴室出来时,看到她的手机在床头桌上闪着灯光,他随意地扫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是国外的电话号码。

这个发现使他的脸色绷紧了些,在他的印象里,白慕晴除了母亲和弟弟在国外并没有别的什么亲戚朋友在。而屏幕上的号码显示的并非法国号码,而是英国!

英国,林安南所在的地方。

他将正在擦拭发丝的毛巾拿了下来,抄起床头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白慕晴,犹豫着要不要接。冬叉在技。

没等他犹豫完,手机铃声突然停止了,紧接着便是一条信息钻了进来,只有简短的一句:“慕晴。你睡了么?想我没?”

看到这条信息,南宫宸基本可以断定是林安南发的了。只是这语气,这感觉怎么那么像是一对恋人在进行每日的短信调情?

他又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白慕晴。握着手机的手掌一点一点地捏紧,火气也在一点一点地燃烧起来。

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将白慕晴从被窝里拎出来问个明白。换成是平时他肯定就这么做了,不过今天没有这么做,不知道是出于对她的信息还是在故意逃避,总之他没有。

不知世事的白慕晴也依旧睡得香甜香甜。

早上白慕晴一觉醒来,坐在床上一边轻敲着脑袋一边回想着昨晚的事情。

昨晚老夫人的话在她耳边不停缭绕,可是她却分不清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了。

她扭头看了一眼身侧熟睡中的南宫宸,思绪一点一点地清晰起来。原来不是梦,而是真的。昨晚南宫宸没有在家吃饭,餐桌上确实只有她跟老夫人两个人,老夫人也确实跟她说了那句莫明其妙的话。

南宫宸手臂往她身上一搭,将她揽入怀中,早晨的声音显得沙哑而磁性:“今天不用上班,你起这么早做什么?”

白慕晴被他带入怀里,抬头盯着他的下颌道:“你昨晚几点睡的?”

“洗完澡就睡了。”

白慕晴点了点头,没有再吱声。

南宫宸见她迟迟不语,睁眼才发现她的目光投注在落地窗的方向,却是有些失神,他用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尖:“在想什么?”

“我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见什么了?”

“梦见奶奶跟我说.......。”她将目光从窗外收回,停在他的脸上:“她说你很快就会主动跟我离婚的,你觉得这梦靠边谱么?”

她没有告诉南宫宸这是事实不是梦,因为不想害他因为自己跟老夫人起冲突。

南宫宸笑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在她耳边轻咬:“你觉得我是这么主动的人么?”

白慕晴无语,这回答.......问了等于没问嘛。

她用手捧起他的帅脸,盯着他一本正经道:“我说真的,你会不会为了你的命定情人跟我离婚?”

“我连初恋情人都不要了,还会要命定情人?”南宫宸在她的腰上痒了一下:“有你这个小泼妇就够了,别胡思乱想影响彼此地心情。”

虽然南宫宸说得很决定,可白慕晴还是不安极了。

桌面上的手机闹铃响起,她随手抄过手机将闹铃关掉,然后靠在南宫宸的手臂上,习惯性地划开屏幕看有没有电话或者短信。

南宫宸一边随手轻拈着她的发丝,一边打量着正在专心摁手机的她,半晌才问道:“你的手机号码告诉过多少人?”

他的语气听起来很随意,白慕晴回答得也很随意道:“没有多少,就办公室的同事还有苏惜姚美赵飞扬这几个好朋友。”

“有告诉过男人么?”

白慕晴无语地白了他一眼:“有你坐阵,那些男同事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敢,还敢跟我要号码?”

“怎么看你好像挺委屈的?”

“还好吧,反正我也不喜欢跟男同事扯关系。”

白慕晴说完,没听到南宫宸的回应,如是抬起头来:“我回答得这么好,你怎么不夸我两句?”

“这是你的本分,有什么好夸的?”南宫宸抬手将她的手机盖了下去,盯着她的目光严肃了不少:“我问你,你最近有没有跟林安南联系?”

想起昨晚的那条短信,南宫宸就整个人都变得不舒服起来,也没耐心一点一点地试探了。

白慕晴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我没你那么专情,把初恋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我是跟你说正经的。”南宫宸扳过她的脸,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我也跟你说正经的。”白慕晴扫视了他一眼,有些无语:“一大早又在发什么神经?没事吧?”

南宫宸打量着她,发现她看起来并不像在说谎,而且一点心虚的痕迹都没有。

只是昨晚那条短信.......难道是林安南第一次发给她的?

******

虽然不懂得讨好别人,也不喜欢这么做,可老夫毕竟是宅子里的女主人,又是长辈,白慕晴只能放下自尊去讨好她。

知道朴恋瑶一直很得老夫人的欢心,白慕晴甚至还试着向她讨教起方法。

朴恋瑶倒是大方得很,将自己的经验全部传授给她了,末了还告诉她,老夫人最近特想要一件避邪用的黑曜石。

南宫宸将黑曜石捧到白慕晴面前的时候,讶然地问道:“这么大块石头你要来做什么?”

“是奶奶想要。”白慕晴接过石头翻看了一下,抬头问南宫宸:“这玩意贵不贵?”

“有点贵。”南宫宸说。

“那不是又让你破费了?”白慕晴有些不好意思。

“既然是买给奶奶的,那就不算破费啊。”

“也是,只要奶奶喜欢就好。”白慕晴捧起这块黑乎乎的石头:“那我拿给奶奶看下,看她喜不喜欢这样的。”

“嗯,告诉她如果不喜欢这个月牙形的,还有别的形状。”南宫宸抬手在她的发丝毫抚了一下,他当然知道白慕晴为了他,一直在很努力地讨老夫人欢心,而且是无怨无悔的努力。

她有这份心,他很满足,也很开心。

白慕晴将黑曜石捧到老夫人面前时,老夫人的双目果然亮了一下,她伸手在石面上抚了一下,随即抬眸睨着她:“你从哪弄来的?开过光没?”

白慕晴点头:“开过了,大师还说挺灵验的。”

老夫人点点头,不过很快便又重新盯着他:“东西我收下了,不过我明白你的意思,顺便提醒你一句,别以为拿着宸的钱给我买这买那的,我就会感动,会留你在宸身边。”

白慕晴有些难堪地笑了笑:“奶奶,我只是听说您想要块黑曜石避邪,所以才为您去找的,没有别的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老夫人冷笑:“看来你还不是一般的虚伪嘛,明明就是为了讨好我,为了自己能够长久地留在南宫家当少夫人,你那点小心思恐怕就只有宸看不出来了。”

“奶奶.......。”

“算了,你也不用说那么多了。”老夫人打断她:“我只是不希望你浪费太多心思在这件事情上,别到时候发现一切徒劳后后悔了,反过来怪我铁石心肠。”

白慕晴不说话了。

老夫人又说:“你要南宫家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商量,唯独是宸不能给你,这是定死的,即便是宸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希望你能明白。”

白慕晴点点头:“我明白了。”

她从沙发上站起准备上楼,回身发现南宫宸正在从旋梯上走下来。她看了看老夫人,又看了看南宫宸,一时间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

南宫宸直接走到白慕晴身侧站定,大掌将她的小手裹进掌心内,冲着老夫人一本正经道:“奶奶,你说得没错,映安千叮万嘱我替她买这个破玩意回来,就是为了用来讨好你,让你开心的。可是她这么做有错么?作为你的孙媳妇,她一直在努力地拉近与你的关系,维护家庭和谐,这难道不值得嘉奖么?”

“屁话,她这是为了她自己!为了稳固她自己的地位!”老夫人自始至终都坚持这一点。她的固执是所有人都知道人,也根本没有人说得通她。

所以白慕晴只能偷偷在南宫宸的衣角上拉扯,小声说:“宸,别跟奶奶吵,我们到楼上去吧。”

南宫宸看了她一眼,抓着她的手掌抚上她的肩膀,搂紧她道:“奶奶,你看她现在的地位不稳么?我都说过多少回了,我不会跟她离婚,她也不需要去讨好谁来保住自己的地位。”

“你.......。”老夫人气结。

“好了,你们别争了,都是我不好,我.......。”

“知道你不好还不快滚?”老夫人吵不过南宫宸,如是改为瞪向白慕晴:“我看你不是来讨好我,是故意来向我示威的吧?”

老夫人抬手将桌面上的黑曜石一拨,诺大的石头差点砸到白慕晴的脚上,幸好南宫宸及时地将她往后拉了一把。

白慕晴低呼一声,吓得小脸都白了。

南宫宸眉心一拧,如果老夫人不是他的长辈,不是那么大岁数了,他估计会带着白慕晴调头就走,不管她的死活。但此时的他只能咬牙忍了,弯腰将地面上的黑曜石捡起放回桌面上,对老夫人道:“奶奶,这是映安的一片心意,就算你不领情,偷偷拿去扔掉就好,别往人家腿上砸。”

“没事的,并没有砸到我。”白慕晴摆着手说。

老夫人扫了两人一眼,心里有那么一点虚。

南宫宸盯着她问道:“奶奶,如果你觉得我俩碍眼,我会继续搬走,到时你可别又怨我不管你老人家了。”

“臭小子你居然还想走!”老夫人端起的茶杯‘砰’又放回桌面上。

“我不想,但是你不能总是这么无理取闹,让大家都不开心。”

“你威胁我?”

“不,只是请求你。”

白慕晴扯了扯南宫宸的衣服:“宸,我们回房去吧。”

南宫宸看了她一眼,然后拉着她往门口走去。

老夫人看到他们往门口走,立刻问道:“你们要上哪去?”

“等你气消了再回来。”南宫宸扭头扔给她一句。

白慕晴被南宫宸拉着上了车子,她有些担忧地望着正在为两人系上安全带的南宫宸:“你要带我去哪?不会是真的要等奶奶气消再回来吧?”

老夫人现在一心就想南宫宸娶他的命定情人,哪有那么容易气消?

南宫宸沉吟了片刻,倾过身来用手臂搂住她的肩膀注视着她:“知道我这次为什么没有带你去公寓住而是把你带回老宅来么?”

“为什么?难道不是为了让我坐实南宫少夫人的身份么?”

“这只是一小部分原因。”南宫宸摇头,她的身份实不实,不需要靠住在哪里来彰显,只要是他南宫宸的妻子,不管住在哪都一样是。

“因为前一次我回才宅的时候,奶奶对我说过一句话,她说她现在已经是黄土没到脖子上的人了,每一次跟我见面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而我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她含辛茹苦一手拉拔长大的人,你能理解我听到这话的心情么?”

他的目光一点一点地黯淡下来,有忧伤有无奈。

白慕晴忙点头,抬起手掌捧住他的帅脸道:“我能理解,我也知道奶奶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你好,所以你放心,不管奶奶对我做什么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在心上的,我就陪你住在这里,不管她打我还是骂我我死都不走了。”

“真的?”

“真的,你别看我有时候很泼辣很无理取闹,那都是对付情敌用的,对侍长辈我绝对不会有一丝的不敬。”

南宫宸笑了:“你的泼辣不仅仅是对付情敌,还对付自己的老公。”

“讨厌,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说笑。”白慕晴吸了吸鼻子。刚刚他的那句话一下就触中她的泪点了,差一点就流下泪来。

她想起自己的外婆,明明前一天还打电话向她承认暑假会去燕城陪她,没想到一觉醒来外婆就去世了,这辈子再也见不着了!

南宫宸笑着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然后放开她:“走吧。”

“去哪?”

“惊喜。”

白慕晴越发的好奇:“什么惊喜?要给我送礼物?”

“为了替你把坏心情抹掉的小惊喜。”南宫宸启动了车子,缓缓地往大宅门口驶去。

车子往机场的方向驶,最后停在国际机场的停车场内,白慕晴站在车门旁环视一眼四周,心里瞬间有些明白了。不过她还是装出一副很不解的语气问道:“你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

“你真的猜不到么?装!”南宫宸抬手在她的鼻尖上拧了一记。

白慕晴立刻跳到他身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欣喜不已地低叫:“你不是告诉我他们要下周才回来的么?怎么是今天啊?讨厌,大骗子!”

“所以说是惊喜啊。”南宫宸双手扶住她的身体:“怎么样?够惊喜么?”

“惊喜极了。”

“心情好点没?”

“好极了。”白慕晴点头。

其实刚刚听到他说那句话后,她的心里的郁闷就已经烟消云散了,对老夫人也丝毫没有怨言了。

“走吧,进去。”南宫宸将她从身上放了下来。

“几点的飞机啊?”

“五点钟降落。”南宫宸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刚刚好。”

两人一起走到旅客出站口,白慕晴跑去旁边的一间花店内买了一束鲜花抱在怀里,然后对着出口的方向翘首期盼起来。

南宫宸看着她脸上欢喜的笑容,不禁也跟着笑了,他笑笑地将手臂搂上她肩膀将她揽入臂弯内,和她一起等待着小意出来。

等了十多分钟,耳边终于响起了从法国飞回来的班机信息,又是十分钟后,小意和朱慧还有另一名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小意眼尖地发现白慕晴和南宫宸后,立马飞奔着往两人跑过来,边跑边开怀地叫道:“姐姐,姐夫.......我在这里!”

“小意.......!”白慕晴冲上将他的小身板迎入怀中,抱了他片刻后松开他,摸着他的小脑袋欢笑道:“小家伙一个多月不见又长胖了,恭喜你康复回家。”她将手里的花束塞到小意的怀里。

小意将花束放在鼻前闻了一下:“好香,谢谢姐姐。”

“姐夫,我也好想你.......。”小意从白慕晴的怀里退出来,转为扑向南宫宸。

“恭喜你康复回家。”南宫宸接住他的身子将他抱起,微笑着重复了白慕晴的话。

白慕晴转向朱慧,笑盈盈道:“妈,小意的病终于好了,我们再也不用担心了。”

“是啊,终于好了。”朱慧点着头,转向南宫宸道:“这还得感谢宸少,是他让小意恢复得这么健康。”

“一家人不用客气。”南宫宸浅笑。

朱慧点了点头,拉着白慕晴的手问道:“你们呢,最近都好么?”

“挺好的。”白慕晴笑着扭头看了南宫宸一眼:“没看到么,我和宸少感觉一如当初。”

“看到了。”朱慧笑了一下,笑得有些僵硬。

小意楼着南宫宸的脖子嚷嚷道:“姐夫,我饿了,我要吃鸡腿。

“没问题,带你去吃鸡腿。”南宫宸将他放了下来,改为牵着他的手带头往机场门口走去。

“妈,走吧。”白慕晴挽着朱慧的手臂跟了上去。

朱慧看着南宫宸和小意有说有笑的样子,扭头对白慕晴道:“我看宸少挺喜欢孩子的,你们还不打算生一个么?”

说到这个,白慕晴就想起之前被朱朱打断的好事,她轻吸口气,调整好情绪微笑道:“顺其自然。”

朱慧点点头,随即又说:“不过孩子可以不用那么急着要,等过上两年,感情稳定了再考虑孩子好一点。”

“妈,你看不到么,我们现在感情挺稳定的。”白慕晴摇晃着朱慧的手臂:“我发现你还是很不信任宸少嘛,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别被他冷酷的表面吓着,其实他内心很闷骚的。”

说到后面,她特意压低了声音,不过还是被前面的南宫宸听到了。他扭过头来,白慕晴立马捂住嘴巴冲他嘿嘿一笑:“对不起,我只是说了句实话。”

南宫宸冲她挑了一下眉,那表情明显是在是在说:晚上收拾你!

这句话最近已经快要成为他的口头禅了,白慕晴也早就听习惯了,她如是调皮地回了他一个鬼脸。

*****

南宫宸带着大伙在一家有鸡腿的餐厅吃过晚餐,便回了香堤公寓。

上一次是住在林安南的公寓里,这次却改为住到南宫宸的公寓,一墙之隔,别说朱慧和白慕晴觉得难堪,就连小意都忍不住问了句:“姐,安南.......叔叔的家里还有人住么?”

白慕晴心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道:“你姐夫不喜欢安南叔叔,所以你以后不可以在他面前提他知道么?”

“知道了。”小意捂住嘴巴点头。

南宫宸不是没有听到姐弟俩的谈话,只是没有在意罢了。

“姐夫,以后我和妈妈还有姐姐就住在这里了么?”小意改为问南宫宸。

南宫宸摸了摸他的头:“不,以后你和妈妈住在这里,但是姐姐不能住在这里?”

“为什么啊?我喜欢和姐姐一起住。”小意嘟起小嘴。

“因为我比你更喜欢跟姐姐住啊。”

“那你可以留下来和我们一起住的嘛。”

“那怎么行,这里这么小。”

“我和妈妈可以睡小房的呀。”

“好啦,你就别逗小意了。”白慕晴递了瓶水给小意:“乖乖的,以后你跟妈妈住在这里,然后在这里的学校上学,你现在病好了,必须好好学习了知道么?”

“知道啦,我会好好学习的。”

将母亲和小意安排好后,白慕晴和南宫宸便离开公寓回老宅去了。

两人一起回到老宅,老夫人和沈恪他们都已经睡了,两人不自觉地放轻脚步。上到二楼房时,白慕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从包包里面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虽然上面是一个她没有见过的号,不过她还是顺手就接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熟悉的声音,轻轻地唤了声:“慕晴。”

白慕晴愣了一愣,居然是林安南?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他怎么知道她的电话号码?

她僵了两秒,飞快地扫了一眼南宫宸后,迈步往隔避起居室的方向走去。直到确实南宫宸听不到后,才压低声音没好气道:“安南,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怎么了?打扰到你休息了么?”林安南歉疚地问。

“不是这个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上次在机场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我跟南宫宸已经结婚了。”

“可是我也说过了,我不会放弃的。”

“安南,你不要这样。”

“慕晴.......。”

“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白慕晴打断他道:“林少,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好么,我不想让宸误认为我俩还有瓜葛,求你了。”

“你为了他连我的电话都不想接?”林安南的语气明显有不高兴。

“既然我已经嫁给他了,就不应该再跟你有什么瓜葛的不是么?”白慕晴咬了咬牙,狠下心道:“就这样吧,我挂了。”

不等林安南再说些什么,她迅速地将电话挂断。

注视着手中的电话,她幽幽地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头的被林安南搅乱的情绪后,方才迈步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她迈入卧室,发现南宫宸正握着水杯站在落地窗前看外面的夜景,听到她的走进来的脚步声后转回身来,盯着她问道了句:“谁的电话?”

白慕晴望着他,随即说道:“一个很久不见的朋友而已,不重要的。”

她说得有些心虚,因为南宫宸注视着她的目光明显有探究的意味,她不知道南宫宸会不会相信自己,但不管相不相信她也不能跟他说实话啊。

如果让他知道给她打电话的是林安南,他肯定会多想,毕竟一直以来南宫宸都很反感她和林安南之间的那点过去。

“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么?”南宫宸迈步上前,单手捏起她的下巴睨着她:“没有背着我偷偷跟男人交往?”

白慕晴抬手将他的手掌拍了下去,翻起白眼:“应付你一个男人我已经感觉筋疲力尽了,哪还有筋力偷男人?”

“最好是这样,否则我一口吞了你。”南宫宸被她拍下去的手重新扬起,在她的脸颊上捏了一下:“快去洗澡,洗完早点休息。”

白慕晴见他没有再继续追究刚刚的电话,松了口气地点头,快步往浴室走去。

其实刚刚看她接电话的表情,南宫宸就已经猜到是林安南打来的了,不过他还是愿意相信这只是林安南的一厢情愿,白慕晴不会对他留情。

浴室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南宫宸扫了一眼浴室的门板,从茶几上抄起白慕晴的手机点开,最近通话的号码果然是从英国打来了。他迅速地在手机摁了几下,把对方的号码拉入永久性黑名单,然后将手机放回桌面上。

*******

白慕晴第二天就带着小意和母亲去附近的两所小学参观了一遍,让小意自己选一间。

两间学校各有千秋,朱慧想了许久都没有选定。白慕晴如是安慰道:“不着急,你们慢慢选,等选好再告诉我。”

她开着南宫宸的车子将两人送回公寓。

“那我再考虑一下好了。”朱慧带着小意下了车子,问白慕晴:“你不上去么?”

“不了,我还要赶回去上班。”白慕晴看了一眼时间,她是趁着午休时间出来的。

“那你开车小心点。”

“知道啦,我会小心的。”这部车子那么贵,而且还是南宫宸专属的座驾,她哪敢不小心?

目送白慕晴离开后,小意带头蹦蹦跳跳地往电梯房跑去,朱慧正要追上去,一转身看到赫然出现的两个人影时,被吓了一跳,脚步本能地往后退了一退。

“大哥,大嫂.......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朱慧打量着眼前的亲哥哥和亲嫂子。

朱志文一把年纪了,却仍然像个小混混一样,手里夹了根烟,穿着一件花衬衫,一看就是混混堆里走出来的。

朱慧在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着朱慧,随即冲她呵呵一笑:“小妹,混得不错嘛,光鲜亮丽的。”

朱慧从小对这位大哥惧怕,这会见到他依旧像小白兔见到大灰狼似的,连眼底都泛着惶恐不安。

朱太太没好气地用手在丈夫的腰上捅了一记:“人家之前是白总的女人,现在是南宫宸的岳母,当然混得比你好一千倍了。”

朱志文笑弯了双眼,盯着朱慧的双目泛光:“对了,小慧,白景平去世的时候有没有给你们母女留点家产?应该有不少吧?借点给哥呗。”

“没有。”朱慧摇头:“哥,白景平他什么都没有留给我和慕晴。”

“怎么可能,我才不信。”

“真的,我没有骗你。”朱慧生怕自家哥哥不信。

“行了,人家小慧都说了没有了,你就别逼她了。”朱太太冲自己的丈夫说完,又转向朱慧道:“小慧,我和你哥有事情跟你说,赶紧带我们上楼吧。”

“什么事?”朱慧一脸警惕地问。

“先上去再说吧。”

朱慧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夫妇俩领到楼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