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让她离婚/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太太环视了一眼这间面积不小,装修豪华的屋子,凉凉地吐出一句:“看来南宫宸确实很有钱啊,哪哪都装饰得像皇宫一样。”

朱慧不吱声。让小意回卧室玩后,又走到厨房给朱氏夫妇倒了杯水,才盯着她们开口道:“哥哥,嫂子,你们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不还是那些事么?”朱太太道:“记得我之前提醒过你的事么?不许跟任何人提起你跟朱家的关系,哪怕是南宫家的人也不准。”

“我知道。”朱慧点头。

朱太太见她没有说话,接着说:“珠珠近期准备嫁人了,我可不希望李家觉得我们朱家的门风不好,才会出了你这么个不但未婚生女。还被无数个男人抛弃的女人,更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朱家有慕晴和小意这两个有爹生没爹要的孩子。要是这些事情传出去了,坏了我家珠珠的婚事,我唯你是问。”

朱慧望着朱太太,眼眶渐渐地红了:“嫂子,我可以不跟任何人提起慕晴和小意跟朱家的关系,但是我可不可以请求你,别这么说他们姐弟俩?你怎么讽刺我都可以,别中伤我的孩子。”

“你现在知道心疼他们了?”朱太太冷嗤一声,随即愤愤地瞪她:“当初叫你别跟白景平走那么近的时候,你不是死活要跟着他的么?现在才知道后悔?知道自己丢人有什么用?”

“行了行了。过去的事情都别提了。”朱志文不耐烦地一挥手。

朱太太瞪了他一眼,又冲朱慧道:“还有你家慕晴,我可是听说了。人家南宫老夫人压根就不接受她为南宫家的少夫人,你如果不想让她落得你这样的下场,最好找机会劝劝她。劝她离南宫宸远一点。”

“对,这话没错。”朱志文附和着接口道:“我们朱家出过你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已经很倒霉了,别再让慕晴走你的老路,让她想开点,别做那种豪门白日梦了,就咱们这身份还不够格。”

见朱慧不搭腔,朱志文皱起眉头扬高音量:“听到没有。让她早点跟南宫宸分了,别等到时候老夫人亲自把她扔出南宫家,丢不丢人啊?”

“我会劝劝她的。”朱慧道。

她一直都不支持白慕晴跟南宫宸,也暗中劝过她不少,可是白慕晴根本就不听她的啊。

“对,你和小意也别留在C城了,跟我一起回燕城去。”朱志文说。

“回燕城?”朱慧讶然地盯着他,张了张嘴:“可是.......哥,你不是嫌我丢朱家的脸么?怎么还把我带回燕城去?”

“嫌你丢人也不能不管你啊,谁让你是你哥唯一的妹妹呢?”朱太太没好气道:“你就跟着你哥回去吧,没事别到处瞎跑,也别到C城来了。”

“那慕晴呢?”

“等她跟南宫宸离了婚,自然也会回到燕城生活的。”朱太太语气缓和了一些:“你哥已经在燕城市区给你和小意找好房子和学校了,以后你就住在那里,别跟任何人提醒你跟朱家人的关系,和以前住在朱家小巷的事。”

“那万一慕晴不肯跟南宫宸离婚呢?”朱慧一时间仍然没有办法接受哥哥对她的安排,也并不想离开C城。

朱太太见她一副不甘愿的样子,立马气结:“刚刚不是跟你说了么,南宫老夫人一直在努力寻找南宫宸的命定情人,等她找到了,慕晴就算不肯离也得离。”

朱太太又打量了她一番,睨着她:“怎么?你还想留在C城继续飘无定所?”

“不,不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难不成你还指望南宫家会养你和小意一辈子?人家现在对你们好是因为对慕晴还有点兴趣,等他跟慕晴离婚了,你们在他眼里就什么都不是了。”

“没错,亲人才是永久的依靠。”朱志文拿出打火机点了根烟吸了起来,从烟雾中睨着自己的妹妹:“虽然哥哥不富有,但养你和小意还是没问题的,就这么说定了,跟我一起回燕城。”

朱慧不敢忤逆他们,只好乖顺地点了一下头:“好,我跟你回燕城。”

*******

朱慧考虑了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二天下午白慕晴过来的时候跟她说了想回燕城生活的想法。

白慕晴自然是不理解的,她打量着母亲一脸不解道:“为什么啊?昨天咱们不是说得好好的么?在C城给小意找学校,你们就住在这里,我不时都会过来看你们的。”

“慕晴,人老了都想落叶归根,我小从在燕城长大,现在老了自然也希望能在那里生活。况且那边还有你舅舅照应着,总比在这里飘无定所的好。”

朱慧不敢把朱太太那些伤人的话转告给白慕晴听,因为她不想让白慕晴听了难受。

“为什么啊?”白慕晴急得快哭了:“妈,你在这里怎么会飘无定所呢?你还有我啊。舅舅舅妈他们对你又不好,怎么可能会照应你和小意嘛。而且你住在这里,我才能安心才能放心啊,不然我.......。”

“慕晴。”朱慧打断她的气急败坏:“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提醒你了,你到底知不知道南宫老夫人正在给南宫宸寻找命定情人的事情?”

“我知道。”白慕晴低下头去。

“既然知道你还跟南宫宸走得那么亲密?你就不怕到时候.......。”朱慧气急地住了嘴。

白慕晴无语:“妈,我跟南宫宸是合法夫妻,也是真正的夫妻,怎么不能走那么亲密嘛。”

她挽住朱慧的手臂,继续说道:“妈,我知道你不喜欢南宫宸,因为白董的事对他还有怨怼,可是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啊。我和他是真心相爱,我们不会离婚的,他也不会愚昧娶什么命定情人。”

“慕晴你错了,我不是因为你爸的事情不喜欢他,而是.......。”朱慧顿了顿:“而是咱们小家小庙的,连个像样的家都没有,拿什么去跟人家匹配啊。就算南宫宸现在对你有兴趣不会跟你离婚,那以后呢?等他对你失去兴趣的时候他还会像现在一样对你好吗?还有老夫人,她前面六位老婆都帮南宫宸娶回来了,还会为了你放弃寻找命定情人么?”

白慕晴知道朱慧说得每一句话都是道理,可不管怎么样,她和南宫宸是不可能离婚的,不说她了,南宫宸也绝对不会离。

她不知道以后南宫宸会怎么厌倦自己,但是眼下,她看到南宫宸对她的心意是真切的,甚至可以为了她放弃等待了数十年的初恋情人。

凭着他对自己的这份感情,再加上自己对他的爱,婚,是肯定不会离的。

“妈,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她握紧了母亲的手掌:“你放心,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和小意。”

“你怎么就那么不听劝呢?”朱慧蓦地挥开她的手掌,脸上泛起一抹浓浓的怒火:“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咱们没那么好的命,不要去贪那么有钱的人家,难不成你想走我的老路被男人一次一次地甩么?”

白慕晴被她吼得怔住,她了解母亲的个性,生来就敏感胆小还很固执,所以她并没有跟她吵,而是稍稍转过身去,端起水杯闷闷地喝起了白开水。

朱慧见她没有反驳自己,心里的火气慢慢地沉了下去,轻吸口气道:“总之你给我听好了,尽快跟南宫宸理清楚关系,咱们可以什么都不要他们家的,钱和房子都不要。”

白慕晴继续保持沉默,虽然她未必会听,但也不会在这里继续跟自己的母亲争执下去。

“还有,这周末我就带小意回燕城,你舅舅会帮小意找学校的。”

“舅舅?他会那么好心?”白慕晴不屑。

她隐约记得自己小时候跟母亲一起住在朱家小院的时候,没少挨舅舅舅妈的骂,所以她对这位一的亲戚是没有丝毫好感的。

朱慧盯着她,迟疑了片刻才道:“说句让你难受的,你舅舅准备嫁女儿了,嫌咱们娘仨丢他朱家的脸,所以不让我们说出去我们跟朱家的关系,所以你最好也别说出去。”

“呵,他的女儿好高贵啊,还嫌我们丢她的脸?”

“人家是海外留学回来的,当然比我们高贵,你就别酸人家了。”

“海外?如果不是他们逼得外婆跳楼,她有个屁的钱到海外留学,早不知道干嘛去了。”虽然白慕晴从小就没有怎么见过舅舅的女儿,但却对她没有丝毫的好感。

她记得舅妈从小就将女儿送到大城里的娘家去上艺术小学,平日里极少回燕城,隐约记得一两次跟表妹见面的情景,也都是她被一身城市气息的表妹欺负得哭着找外婆的情景。

所以,她对这位表妹几乎没有好感,也没有多少印象。

虽然不关心她家的事,不过秉着好奇,她还是问了一句:“她要嫁给什么人物?这么嚣张。”

朱慧横了她一眼:“你舅舅没说,只说是不错的人家。”

“妈,你可是她的亲姑姑诶,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你。”白慕晴愤愤地哼了声:“看来他们家真的很以我们为耻,什么东西。”

“本来就是我做得不对,也别怪你舅舅嫌弃我们。”朱慧倒是很想得通透,望着她说:“所以我才不希望你步我的后尘,走到连家人都嫌弃你的后下场。”

白慕晴有些腻烦地挥了一下手:“行了,妈,我自己会注意点的。”

“慕晴,听话,离开南宫宸,跟我一起回燕城。”朱慧忍不住又将话题绕了回来,盯着她劝慰道。

白慕晴尚未开口,刚睡醒午觉的小意便从屋里跑了出来,搂着白慕晴的手臂呜呜地哭开了:“姐,我不要回燕城,我要留在这里跟姐姐和姐夫在一起,你帮我劝劝妈妈.......。”

“小意!”朱慧难得地用恼怒的语气斥了他一声:“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燕城才是我们的家,我们必须回去!”

“不要嘛,姐夫说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我要住在这里,我要在这里上学.......。”

“我说了不行!”

小意哭得更伤心了,白慕晴搂着他,看着母亲道:“妈,你就让小意留下来嘛.......。”

“你给我闭嘴!”朱慧打断她:“我已经决定了,你们俩要是谁敢于多说一句,我就.......我就从这里跳下去给你们看!”朱慧手指一挥,指住露台的方向。

听到她说得那么坚决,白慕晴不敢再说话了,小意也不敢再哭,可怜兮兮地收住眼泪。

********

从公寓出来后,上了地铁白慕晴便接到南宫宸的电话。

“在哪呢?”电话那头的南宫宸问道。

“刚从我妈那里出来,上了地铁。”

“怎么不叫小林去接你?”

“不用啦,地铁到公司很方便。”

“怎么了?听你的声音好像不太开心。”

白慕晴轻吸了一下鼻子,道:“一会见面再说吧,对了,你开完会了?”

“开完了,正打算过去接你回家。”

“我马上到公司了。”

“好,一会一起去吃宵夜。”

白慕晴回到公司时,南宫宸已经等在楼下,两人一起上了车子。南宫宸一边扣好安全带一边侧头盯着她说:“你喜欢什么车,我让颜助理去给你订一台。”

白慕晴讶然地扭过头来,随即摇头:“不用了,我上下班都坐你的车,平时又很少出门。”

“反正买部车又不贵,像苏惜那部的同款怎么样?欧美车比较厚实安全一点。”南宫宸伸手在她的鼻尖上刮了一下:“女人也应该有部车子,平日里出行才方便。”

白慕晴突然向他正了正身子,盯着他问道:“那你告诉我,你给朱小姐买车了么?”

南宫宸没料到她会这么问,微怔了一下。

白慕晴心下一凉,瞪着他:“看你的表情是买了对不对?你给她买什么车了?你不是答应过我.......。”冬休状亡。

南宫宸一把捉住她对准自己的手指,放在唇上亲了一记道:“老婆你听我说,车子是前些日子我搬出小别墅的时候让颜助理给她买的,我只是想尽量把她的生活安排得好一点,这样我才能安心回到你怀里,没有别的意思。”

“到底给她买了什么车?”

“法拉利。”

“你.......!”白慕晴气愤地将自己的手指抽了回来,改握成拳挥在他手臂上:“你什么意思啊?苏惜的车子才五十多万,你给我买几十万的车,却给你的朱小姐买几百万上千万的车!”

南宫宸见她激动成这样,索性将她抱入自己的怀中,轻拍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安抚道:“亲爱的,我怕给她买太便宜的车子,会显得太敷衍了。但是你不一样,你是我的妻子,我的就是你的,我可以在别的方面补尝你,比如把公司的整个财务系统都交给你.......。”

“谁要你的财务系统啊?我要法拉利!”刚被朱慧危言耸听了那么久,她的心里正郁结着呢,这会居然又碰上这种糟心事,她的情绪固然不会太好。

“好,法拉利,明天就给你买法拉利!”南宫宸继续好声安抚。

白慕晴愤愤地在他身上推了一把:“我才不要法拉利!不稀罕!”

南宫宸被她的样子逗笑了,抚摸着她的发丝无奈轻叹:“亲爱的,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呢,你想要什么车我不能给你买?我是担心你开得太好被杯人盯上啊。你说万一哪天你被坏人劫走了,我上哪救你去?”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动听呢?

白慕晴抬起小脸,盯着他愤愤道:“你又在用甜言蜜语蛊惑我?”

“这是我的心里话。”南宫宸举起手指:“我发誓。”

白慕晴不说话了。

南宫宸笑笑道:“当初乔锶恒给苏惜买这部车的时候,我也曾取笑过他对老婆这么吝啬,结果他对我说了刚刚那番话。当时我的心里就被他触动了一下,心想以后我也要给自己的老婆买这款车子。”

“真的?”

“真的。”

白慕晴想到苏惜的车子,至今还经常被她和姚美拿来吐槽,取笑她乔锶恒随便哪个情/妇都比她开的好几十倍。苏惜已经被她们吐槽得来火了,还当着她们的面给自己的车子取名叫‘弃妇车’。

原来这被人嫌弃成渣的‘弃妇车’还是有典故的!

“看来乔锶恒对苏惜也不是没感情嘛。”她点了点头道。

“只有你们女人才会看不透男人的心。”

“男人的心?”白慕晴突然冲他冷笑一声:“是他对小三的那颗心么?还是.......你对他的做法采取支持的态度?你想向他学习?想.......。”

“我现在是什么都不敢想,OK?”南宫宸笑着打断她:“你都那样子威胁我了,我还敢对别的女人有非分之想?”

白慕晴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威胁他说要去见乔二少的事情,她忍不住吃笑一声,其实她哪敢去找什么乔二少,跟他又不熟!

“笑了就好。”南宫宸再度抬手在她的脑袋上拍了拍,然后打量着她问:“好了,飞醋吃过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心情不好了么?”

白慕晴的脸色渐渐地黯淡下去,无奈地轻叹:“我妈坚持要带小意回燕城上学,怎么劝也劝不听。”

“为什么?”

“她说她在燕城住习惯了,所以想回去住,而且这也是我舅舅的意思。”

“舅舅?”

“嗯,我妈一直很怕他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好像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还有个舅舅,你不是说你没有亲人了么?还有,你好像也没告诉过我你妈妈是燕城人。”南宫宸打量着她:“我今天才发现,我好像从来没有好好了解过你。”

一直以来,他只把她当成白映安,后来身份换回来了,他只顾着发火也没有去了解过她的真实身份,只知道她是白景平养在外面的私生女。

“我妈说了一口燕城口音,你会听不出来么?她就是燕城人啊,年轻的时候不小心结实了白董,生下了我。不过白董后来把她抛弃了,她没办法只好带着我回到舅舅家住。再后来又带着我上C城认亲,被白董拒之门外后,走投无路才随便找了个男人嫁了。”

“就是小意的父亲?”

“对,我好像跟你说过吧,小意的父亲生性好赌好酒,喝醉了就打人,我妈受不了打骂只好带着我和小意离家出走了。”白慕晴抬眸望着他:“所以我上次才会请求你别怪她恨你,毕竟这辈子也就白董对她好过,她就认准这个男人了。”

“我明白。”南宫宸柔声安抚道:“放心,我不会怪她的。”

南宫宸想了想,又说:“既然她坚持要回去燕城,那就随她吧,我找人安排一下。”

“不用了。”白慕晴忙道。

“为什么?”

“因为.......。”白慕晴有些难以启齿道:“说了你别不开心,她让我跟你离婚,并且不会要南宫家一分钱。”

白慕晴看到南宫宸的脸色微变,握着方向盘的手掌明显收紧,忙又说:“她不知道从哪听说奶奶一直在找什么命定情人,她认为我们两迟早都是要离婚的。她担心我会步她的后尘,所以才会要求我离开你,跟她一起回燕城的。”

“那你怎么说?”南宫宸重新侧过头脸来,凝视着她的目光多了丝不悦。

白慕晴看到他这样子,担心他发火,忙道:“我当然没有同意了。”

“真的?”

“真的。”白慕晴点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除非你爱上了别的女人,不然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

南宫宸仍旧盯着她,道:“我现在再送你一句,就算你爱上了别的男人,我也不会跟你离婚,别的任何理由就更不用在我面前提了。”

“我知道,这不是没提么。”

“好好的心情又让你给影响了。”南宫宸轻嘘口气,启动车子:“不行,得去吃顿好的补充一下能量。”

白慕晴‘噗’笑出声:“你哪餐吃得不好了?”

“吃得再好也不够被你气。”南宫宸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

白慕晴笑了,没有再搭理他。

车子行驶了一阵,白慕晴扭头盯着他道:“对了,我想在小意回燕城之前,带他去一趟医院做个术后检查,不然我不放心。”

“好,明天陪你一块去。”

“谢谢。”

“燕城那边,真的不用我安排一下?她们有地方住么?”

“不用,你要是安排了,我妈反而觉得不开心。”白慕晴道:“她跟我说舅舅已经把住所安排好了,小意的学校也找好了。”

“既然这样,这事我就不插手了。”南宫宸浅笑道。

*******

周末,白慕晴前往公寓时,发现朱慧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她提出要带小意去医院检查时,朱慧并没有阻止。

朱慧走到露台往下望,看到南宫宸的车子后脸色立刻变得不是很好,不等白慕晴解释便开门见山地问道:“离婚的事情你到底跟南宫宸提了没有?”

“妈.......。”白慕晴有些无奈道:“可不可以求您别再提这事了,好好的我怎么跟他离婚啊,况且就算我肯,人家也未必肯的嘛。”

“如果你执意要离,他有什么理由不肯?”

“前天我跟他随口提了一下,他就已经生气了。”

朱慧想了想:“算了,我去跟他谈。”

“妈,你千万别去。”白慕晴一听她要亲自去跟南宫宸谈,立刻阻止道。

“为什么?我看是你自己不想离吧?”朱慧气结地睨着她。

白慕晴点头:“没错,我是不想离,南宫宸比我更不想离,妈.......。”她无奈地咬了咬唇,盯着她:“我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非要我们离婚不可,南宫宸他到底哪里做得不好?他该做的都做了。当初是我欺骗他,强行当了他的妻子,后来出事了,他把所有人都逼得走投无路,唯独原谅了我。他是一个容不得别人欺负的人,是因为爱我才选择原谅的,现在就算我自己狠得下心来离开他,你觉是他会那么容易放过我么?他会放任我回燕城去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么?妈,他是有钱,是霸道,是冷酷,但是他也是个有脾气有底线的人,咱们能不能别光顾自己好过,忽略对方了?”

朱慧被她说得哑言。

白慕晴不解:“妈,你不是一直都很害怕他的么?为什么你现在敢有这种思想?还敢亲自去找他谈?你不怕他把我们一家三口像对待白家一样处置了么?”

这可不是威胁,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以南宫宸的个性,如果她执意离开他嫁给别个男人的话,她可不敢保证他会不会真这么做。

“妈,我先带小意去医院了。”白慕晴对朱慧说完,冲一直不敢吭声的小意招了一下手:“小意,我们走。”

小意看了看朱慧,跟她道过别后跟着白慕晴出门了。

“姐,你会跟姐夫离婚吗?”走出门口时,小意小心翼翼地问道。

白慕晴摸了摸他的脑袋,苦笑:“我也不知道啊。”

这段婚姻除了她和南宫宸外没有第二个人支持了,老夫人想尽办法阻止,自己的母亲天天念叨,就连姚美和苏惜都觉得她挨了打还原谅南宫宸是在丢女人的脸。

未来会怎样,她真的不敢太乐观去多想。

“我不想你们离婚。”小意抬头盯着她说:“因为我不想以后再也见不到姐夫了,就像当初的安南姐夫一样。”

说到林安南,白慕晴的心里不禁又被一层阴影蒙上。这些日子来林安南从来没有停止过找她,这样痴情的男人,她想想就觉得后怕,真担心这个人哪天又会成为她跟南宫宸之间的触雷导火源。

“不会的,放心吧。”她笑笑地安慰了一句。

小意又说:“姐,我不想回燕城,可是妈妈一定要我回去。”

“姐姐知道,可是你说得对,妈妈坚持要带你回去呢。”白慕晴继续安慰道:“你乖乖听妈妈的话跟她一起回去,姐姐答应你以后会常过去看你的好不好?”

小意虽然不想回去,但也知道这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只好乖巧地点头:“姐姐要说话算话。”

“一定。”白慕晴点头承诺。

*********

白慕晴和南宫宸陪着小意在医院做完检查后,三人一边往医院门外走一边开心地有说有笑。

小意问南宫宸中午打算带他去吃什么好吃的。

白慕晴抬手在他的嘴角上捏了一下,嗔怪道:“我发现你一天到晚就顾着吃了。”

“不是姐姐说我要多吃点才能长胖么?”小意转向南宫宸:“姐夫,你说对么?”

“对,小孩子应该多吃点,不过要吃健康的食物才行哦。”南宫宸笑笑道。

一行三人刚来到电梯门口,便听到旁边响起一个熟悉的痛呼声。

这个声音.......白慕晴如同遇上梦魇般,瞬间有种想要拒之十万八千里的感觉。可是南宫宸却已经迅速地到了那个女人的身侧,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将她从地面上扶起。

“朱朱,你怎么了?你的腿.......。”南宫宸打量着腿上缠满沙布,手里拄着拐杖的朱朱。

朱朱听到他的声音,讶然地抬起脸来,素白的小脸立刻浮上一抹讶然:“宸少,你怎么会在这里?”然后,她的目光扫过一旁的白慕晴,落在她的脸上:“慕晴,你们到医院来做什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白慕晴看了看她的腿,又看了看她,实在很难猜测出来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新的苦肉计,那天在咖啡厅里的含泪忏悔又有没有半句是真的?

“我带我弟弟来体检。”她看着她的腿问:“你又怎么了?”

朱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前几天加班回家的路上被车撞了一下,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你被车撞了?怎么没听你说?”南宫宸脸上有着掩不住的关怀。

“这么小的事情我自己就能处理好,没必要告诉你们的嘛。”朱朱笑盈盈道:“况且也不是很严重。”

“医生怎么说?”

“就脚踝的骨头裂了,不过慢慢就会长好的。”朱朱扫视着大伙道:“宸,慕晴,你们赶紧去忙自己的吧。”

白慕晴环视一眼四周,问道:“小源呢?”

“她交费去了,很快就会过来的,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朱朱继续微笑道。

很快,小源便拿着交费回执快步走过来了,看到南宫宸和白慕晴后愣了一下,随即礼貌地冲二人低了一下头:“大少爷,少夫人。”

白慕晴目光扫了过去,小源立刻心虚地低下头去。

她如是改为望向南宫宸,南宫宸脸上对朱朱的关心她还是看得出来的,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站在旁边静静等侍。

南宫宸看到小源过来后,对小源道:“好好照顾朱小姐。”

“我会的,大少爷放心吧。”小源答道。

南宫宸又看了一眼朱朱缠着纱布的腿,扭头对白慕晴姐弟道:“走吧,我们回去。”

白慕晴随他一起扫了朱朱一眼,牵着小意迈步跟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