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挑衅/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了车子,白慕晴扭头看着南宫宸问道:“你不陪她一起去看医生?”

“有小源照顾她就行了。”南宫宸启动车子,往医院大门口的方向驶去。

白慕晴看着他,她可以猜到南宫宸此刻的心里肯定是关心朱朱的。只是不想被她看到他的心思罢了。想想也是,他那么关心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真的做到一刀两段?

她暗吸口气,心想这事就这么算了吧,换成是自己突然看到林安南受伤,心里肯定也会有些关心的。

将小意送回公寓后,南宫宸扭头望着白慕晴问道:“接下来打算去哪?”

白慕晴想了想,好久没有跟南宫宸一起去逛过街了,如是提议道:“要不我们去华贸逛逛?”

看到南宫宸久久地望着自己瞧,白慕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有什么不一样?”

南宫宸摇了一下头。低笑道:“我以为你会让我送你去见乔封。”

白慕晴无语地翻起白眼,能别这么可爱么?

她耸了耸肩,故意用已经原谅他的语气道:“算了,事不过三,这次就先原谅你了。”

“你确定?”

“嗯。”

“谢谢。”南宫宸倾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记。

白慕晴抬手在被他亲过的地方拭擦了一记,嘲弄地扫视他:“刚刚我看你心疼她心疼得脸色都变了,哪还好意思跟你较真?”

南宫宸抬手在她的头上拍了一记:“不许吃醋!”

“霸道!”白慕晴还了他两个字。

******

因为不是什么太贵重的车子,4S店里直接就能提到现车。白慕晴很快就拿到车了,白色的车身。比苏惜家红色的看起来低调些。

虽然她不是很需要车子,不过当车子开到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小小地欢喜了一下。

她拿起手机拨通南宫宸的电话,甚至忘了他还在开会,开口便说:“亲爱的,车子很喜欢,谢了。”

“喜欢就好。”

“那我今晚不等你下班啦。”

“咳,这样真的好么?”

“不管。我今晚自己开车回去。”

“路上小心。”

“知道啦。”白慕晴挂上电话后,让小林把车内的功能介绍一遍后,便自己开着车子上路溜达试车去了。

在上路的过程中,她接到苏惜的电话,然后想也不想便答应了他们的聚餐要请。

“怎么今天答应得那么爽快?南宫宸应酬去了?”苏惜好奇地问道。

以前叫她出门,她都要请示过南宫宸才答应的。

“他在开会。”白慕晴问了地址后,便将车子调了个方向往聚餐地点驶去。

她去到的时候。苏惜她们也刚把车子停好。

白慕晴特意将车子停在苏惜的车子旁边,然后熄火,推门下车。

苏惜和姚美看到她在驾驶室内下来,立马讶然地打量着她和眼前的新车。姚美边绕着车子打转,边好奇地问白慕晴:“这车谁的?”

“我的,南宫宸送我的。”

“哟!”苏惜一听她这么说,立刻怪叫起来:“当初笑话我开‘弃妇车’的人,今天怎么也把同款开出来了?还笑得这么开心。”

“对啊,慕晴,你没事吧?”姚美打量着白慕晴:“南宫宸他把钱都留着给小贱人啊?买这么一辆破车给你?”

“瞧你这点出息吧,居然还笑得这么开心。”苏惜继续接口。

被她们鄙视得差不多后,白慕晴终于开口了,手掌在车身上拍了拍:“这款车子从今天起,由‘弃妇车’升级为‘爱心’车。”

“这女人果然没救了。”姚美摇着头叹息。夹长庄号。

白慕晴忙道:“你们先听我说完嘛.......。”她走到苏惜旁边,拍着她的车子道:“我终于知道乔锶恒当初为什么给你买这么便宜的车了,他担心你开得太贵招来不法之徒,他这是在关心你。”

见苏惜完全没有半丝相信的痕迹,白慕晴忙道:“你们别不信,这可是南宫宸跟我说的。”

苏惜望着她,随即抬手在她的肩上拍了一拍:“恋爱谈得也不少嘛,怎么还那么好骗?”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是南宫宸用来骗你的谎言,瞧你那一脸天真的样子。”姚美摇头晃脑地挽过苏惜的手臂:“走,我们进去。”

白慕晴无语地追上去:“喂,你们别这样嘛,南宫宸他虽然有很多地方不够好,但是他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从来不说谎,他.......。”

“车,看着点!”苏惜一把将身后的白慕晴拽到一侧,险险地避过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车子。

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三人面前,紧接着是车门打开,朱朱一瘸一拐地从驾驶室内走了下来。她看到三人时,脸上泛起一抹讶然,随即礼貌地招呼道:“好巧,你们也到这边来吃饭啊?”

苏惜和姚美看了看白慕晴,又看了看朱朱和她的法拉利,忍不住呵呵冷笑起来。

白慕晴看着朱朱,随即目光落在她的腿上嘲弄地一笑:“腿好得挺快的嘛,居然可以开车了。”

“确实好多了,而且伤的是左腿,不影响开车的。”朱朱一如即往的礼貌温和,然后打量着三人问道:“你们是过来吃饭的么?”

“对,你呢?过来显摆的么?”苏惜嘲弄地扫视着她身侧的法拉利:“这款车子就典型的小三款,果然很适合你啊。”

朱朱并不气恼,对白慕晴道:“慕晴,你们误会了,这部车是宸少用来补尝我当年对他的救命之恩的,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多想啊。”白慕晴无所谓地笑笑:“这事宸跟我说过了,我同意的。”

“真的吗?那就好。”朱朱松了口气:“其实宸少就是图个心安理得,毕竟他现在选择的是你。”

“对,有钱人都是这样打发小三的。”姚美赞同地点了一下头。

朱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之前是我不自量力,以为自己能将宸少从慕晴的手里抢回来,让你们笑话了。”

“没事,我们喜欢看笑话。”姚美大方地一摆手。

朱朱脸上闪过一抹难堪,紧接着又问:“你们打算吃什么?我请你们吧,就当是向慕晴赔罪了。”

“不用,你上次赔过罪了。”白慕晴忙道。

她们是过来这边吃火锅的,这女人的心机.......要是端起锅底浇在自己头上怎么办?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如果真的有心赔罪,用往后的行为来证明自己就行了。”苏惜道。

“其实我也是想交你们这几个朋友。”朱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很羡慕慕晴有你们这两个铁杆一样的姐妹,因为我从小就没有过这样的朋友。”

“唉哟.......你真是折煞我们了,我们哪有资格交你这么高规格的朋友。”姚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对苏惜和白慕晴道:“肚子快要饿扁了,能不能不浪费时间在这里跟一只绿茶浪费时间?”

“对,走吧走吧.......。”苏惜也说。

白慕晴看了朱朱一眼,恨不得冲上去问她一句:你有什么目的直管亮出来吧,别在这里吓人了。

没错,在她看来,朱朱的行为就是那么的不正常,甚至是不怀好意的。

本性难改,她从不相信一个人会一夜之间转变个性,也不可能转得过来!

走进餐厅,姚美有些忐忑地问道:“我怎么觉得每次遇上她都不会有好事发生?慕晴,你要不要回避一下?”

白慕晴想了想,摇头:“不,她现在一心想跟我套近乎攀关系,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招数。”

“跟你攀关系?为什么?有什么作用?”苏惜不解地耸耸肩:“她总不会天真地以为跟你把关系搞好了,你就会主动把宸少让给她吧?”

“我也在纳闷这一点呢。”白慕晴无奈地轻吸口气:“希望她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跟我们交朋友吧。”

“做梦!”

确实是在做梦,白慕晴自嘲地想,别说苏惜她们不信,连她自己也不相信啊。

虽然猜到朱朱应该不会再干以前那种寓蠢的小技俩,不过这一餐饭白慕晴还是吃得有些忐忑,好在直到吃完饭上了车子,也没有再出现什么壮况。

难道真的只是偶遇上的么?她在心里暗想着。

回到老宅时,南宫宸已经回来了,这会正坐在床上看电视。

很少看到他这么有闲情的样子,白慕晴微讶过后,迈步往他走过去问道:“怎么,今天没工作要忙?”

“忙完了。”南宫宸扭头扫了她一眼问道:“车子好用么?”

“还不错。”白慕晴爬到床上,盯着他:“知道我今天遇到谁了么?”

“谁啊?”

“法拉利小姐。”

南宫宸扭过头来扫视着她:“然后呢?”

“没有然后,各停各车,各走各路。”白慕晴从床上退了下来,转身往浴室走去。

她顺手将手机带到洗手间去了,自从林安南开始打电话给她后,她就开始变得手机不离身,因为担心南宫宸会发现。

虽然她跟林安南是清白的,但南宫宸这个醋坛子才不会管那么多,知道她跟林安南联系后肯定会气得掐晕她。

这个细节虽小,但南宫宸还是留意到了,他抬眸看着她往浴室走去的背影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白慕晴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电话果然响了,而且就是林安南打来的,她慌忙将手机挂断放在置物架上。然而手机很快又响了起来,她只好将手机关机。

看着架子上被自己关掉的手机,白慕晴越想越觉得烦躁,实在不知道该拿林安南怎么办了。她有想过换个手机号码,可是换了又有什么用,林安南肯定很快又会知道的。

她对着镜子冲自己问了句:“林安南他到底想干什么?”

是呵,他想干什么?她实在是想不透了。

当初为了拿到继承权,不惜跟白映安苟且一起把她卖掉,现在不但不管林氏的继承权,甚至还连死都不怕地为了她跟南宫宸结怨。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走火入魔么?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想要得到?

在镜子前站了许久,白慕晴才摇了摇头,拉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听到开门声,南宫宸状似无意地望了她一眼问道:“谁的电话?”

白慕晴没想到他听见了,更没想到他会问起,她怔了怔后答道:“没有啊,打错了。”

“打错了?手机拿来看看。”

“看什么?”

“看看是哪个这么不长眼的打错了。”南宫宸冲她伸出手。

白慕晴握紧手中的电话,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只好将手机递了上去。然后站在床边一边等他开机一边想着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事。

南宫宸很快便开了机,然后摁开未接电话键,当他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时,抬眸盯着她。

白慕晴忙道:“宸,你听我说,是林安南他自己整天给我打电话的,不过我从来没有好好跟他聊过,我不敢告诉你是因为怕你多心,惹你不高兴。”

“没有好好聊过?那就是有聊过了?”

“也不算啦,就是有时候候他换了号码我不知道,一不小心接通了。”白慕晴爬到床上,主动搂着他的脖子撒起了娇:“你别生气好不好,我也不想的,而且我已经很明确地制止过他了。”

“看来他对你的感情还是挺深的。”南宫宸抬手托起她的下巴:“就是不知道你对他还有多少感情呢?”

“早没了。”

“真的?”

“我没你那么长情。”白慕晴意有所指地哼了一声,将他的手掌从自己的脸上拍了下去。

“少拿我来转移话题。”南宫宸不悦。

“本来就是。”

“我都已经表现得这么优秀了,你居然还不满意?”南宫宸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近距离地俯视着她:“你到底想怎么样?”

白慕晴迎视着他,手指在他的心口处点了一下:“我想要你把她从这里赶出去。”

“早就赶出去了,你没感觉到么?”南宫宸抓住她的小手,从自己的睡袍缝隙上轻抚进去。

指尖袭上他火热的肌肤,白慕晴指尖本能地一缩,下一刻却被南宫宸重新拉了回去,指尖被迫在他性感的胸肌上游走,他注视着她的目光一点一点地被邪恶染上:“怎么样?感觉到了么?”

白慕晴摇头:“感觉不到。”

“口是心非。”南宫宸低头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连语气也变得邪肆:“既然你感觉不到,那就让我来感觉你的好了。”

说完,迅速地扯掉她身上的睡衣,红唇印在她的心口上。

白慕晴被她逗得咯咯笑了起来,一边扭动着身体挣扎一边没好气道:“南宫宸你不要脸,明明就很关心你的初恋,却又装出一副心里只有我的样子,太讨厌太虚伪了!”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南宫宸在她耳珠轻咬:“我会让你感受到的,让你明白我不但心里只有你,身体也只有你.......。”

“身体也只有我是什么意思?”白慕晴被他挑弄得轻颤不已,不过还是好奇地睁开双眼望着他:“你的意思是,你已经跟你那些小情人断了?很久没做过了?”

南宫宸点头:“现在要上缴公粮了,哪有私粮上外面缴?”

“南宫宸你个不要脸的!”白慕晴蓦地将他推开,从床上坐起瞪着他:“你的意思是,你在外面真的养有小情人?”

南宫宸被她激动的反应吓了一跳,盯着她道:“不是说了没有么。”

“那就是以前有。”白慕晴继续逼问他:“说,你到底养过多少个?跟多少个女人有染过?”

南宫宸盯着她,半晌才吐出一句:“大多数女人都怕我,但是.......如果我说我三十岁还是个处的话,你相信么?”他的唇边多了一抹浅淡的笑意。

“当然不信了。”白慕晴闷闷地说。

“那就是了,问这么清楚做什么?让自己添堵?”

“我.......我要报复你!”

“怎么报复?”

“我也要去外面养情人!”

“算了吧,你连自己的丈夫都满足不了,还去养情人?”

“你小看我?”

“不敢,不过我觉得你技术还不够,情人会笑话你的。”南宫宸继续在她耳边低吻轻咬:“所以,先让我来训练训练,把技术提高了再出道。”

说话间,他的手已经迅速地将她的睡衣扯开,手掌抚上她的细腰,感觉到她的轻颤,他唇边的笑意更深了。就她这样,这么久都还生涩得像只青苹果的女人,他根本就不担心她会出去养情人。

******

白慕晴那天跟朱慧说了那些话后,朱慧虽然留下来犹豫了片刻,但最终还是没有抵得过自家哥哥的命令,决定回燕城去了。

白慕晴早早起床准备送她们去机场,床上的南宫宸看着她在卧室内晃来晃去,问了句:“真的不用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白慕晴返身冲他道:“难得你那么清闲,再睡一会吧。”

她担心南宫宸跟朱慧见了面会尴尬,也担心朱慧会在一冲动之下真的跟南宫宸提出离婚的事,所以,她觉得南宫宸还是别去的好。

南宫宸拿起床头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对她道:“那你路上小心点。”

“我会的,先走了。”

“过来。”南宫宸冲她招了一下手。

白慕晴走过去,爬到床上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可以了么?”

南宫宸却用手拎了拎她的衣领,将上面的一个红印子盖上后戏谑地浅笑道:“你想让大家都知道你家老公很生猛么?”

白慕晴知道自己脖子上有印记,所以才会选了这件带毛领的风衣穿上。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没好气道:“下次再这样我跟你分居了啊。”

“怎么?情不自尽还有错?”南宫宸

“你这是情不自尽吗?你这分明是故意的。”白慕明恼怒道,这家伙分明就是玩上瘾了,每次都不忘给她留下点印记,美其名说是属于他的印记。

南宫宸捧住她的脸:“我是想让你记住,不管你妈说什么你都要记清楚自己的身份。”说完,他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快去吧,小心赶不上了。”

白慕晴笑笑地回吻了他一下:“那我走了。”

*******

白慕晴将朱慧和小意送到机场后,朱慧虽然不再提离婚的事,不过看得出来她并不是很高兴,完全没有即将回到家乡生活的那种好心情。

白慕晴拉着同样一脸不开心的小意,好脾气地安抚道:“姐姐答应你,等过些日子你们安定下来后,就过去燕城看你们好不好?”

“那你会带姐夫一起去吗?”小意问。

白慕晴想了想:“那我得看看他有没有空啊。”

“走,姐姐先带你去上洗手间,等下上了飞机就没那么方便了。”

小意点点头,跟着她去了。

离登机还有一点时间,朱慧看了一眼航班信息牌上的时间,转身往旁边的休息椅上走去。

她转身的时候,意外地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脸上的表情怔了怔后,试探性地唤了声:“小珠?”

朱朱刚送完父亲登机,这会正准备回去,正在低头看手机的她听到有人唤她的名字立刻抬起头来。毕竟在C城认识她的人不多,猛然听到有人唤自然被吓着了。

两人见面的机会虽然不多,但也不至于认不出来。

“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朱慧一脸惊喜地走上去,拉住她的双手打量着她:“我们好像有好多年没见了吧,不过你还是老样子,水灵水灵的。对了,听说你马上要结婚了是么.......?”

朱朱终于回过神来了,她蓦地将双手抽回没好气道:“这位女士,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小珠。”

朱慧怔了怔,随即重新打量起她来:“小珠,你怎么了?我是姑姑啊,你.......。”

“我说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小珠,也没有姑姑,抱歉.......。”朱朱漠然地扔下这句后,从她身边错身过去加快步伐往门外走。

朱慧虽然不解,但是看到朱朱这么强硬的态度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了。

白慕晴带着小意从厕所出来,远远便看到朱慧冲着机场大门口的方向张望,随着她的视线望了一眼大门口问道:“妈,怎么了?”

“我好像看到小珠了。”

“小珠是谁?”

“你表妹啊。”

“噢。”白慕晴这才想起自己的表妹好像是叫什么珠的。

“不过她说她不认识我,也不承认她是小珠,明明就是啊.......。”朱慧仍在纳闷。

白慕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妈,这有什么好纳闷的?人家不是说了么,人家马上要当新娘子了,怕我们给她们朱家丢人,所以不能认我们。”

被白慕晴这么一说,朱慧那颗玻璃心又开始隐隐难受起来了。

白慕晴知道自己多嘴了,忙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好了,妈你别伤心了,赶紧带着小意过安检吧。”

朱慧吸了吸鼻子,牵过小意对她道:“那你自己在这边要多注意点,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放心吧。”

“姐姐再见。”

“再见。”

目送她们过完安检,白慕晴轻轻地吐了口气,感觉鼻腔有些酸涩难受起来。

她轻吸了一下鼻子,转身迈步往机场大门口走去。

******

白慕晴从机场出来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独自开着车子在街上晃悠。

在经过城北孤儿园的时候,她突然想起里面的那个小女婴,虽然已经鉴定过也知道不是自己的女儿了,可她还是忍不住将车子停在孤儿院的大门口,然后走了进去。

院长一看到她便热情地招待起来,还带她到各楼上去看了那个小女婴,小女婴已经会自己坐着玩了,还会对她呀呀地说哑语。

她逗了小女婴一阵,扭头问院长:“最近有新的小朋友进来么?比如像她这么大的。”

院长摇了摇头:“这几个月来了好几个,不过都是刚出生的。”

都是刚出生的,那就是跟她没有关系了。

“对了,少夫人您那位朋友还没有找到想要收养的孩子么?”

“还没呢。”

“哦,那行,以后我见到有的话一定给您打电话。”院长指了指小女婴:“跟她同年龄段女娃的对吧?”

上回她听白慕晴说过条件。

“对,谢谢你啊院长。”

“不谢,能帮孩子们找到好的家庭生活, 我们也高兴。”

从二楼下来时,白慕晴隐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话,她讶然地停下脚步,那声音越来越清晰起来,分明就是朱朱的声音。

院长看到她停下,微笑道:“是一些志愿者过来给小朋友送书本过来了。”

朱朱刚好往这边望了过来,看到白慕晴脸上泛起一抹讶然,打量着她:“慕晴,你怎么也在这?”

院长笑着看了白慕晴一眼,微笑道:“南宫少夫人过来看望孩子们,正要回去呢,对了,您是.......。”

“噢,我姓朱,名叫朱珠,今天第一次过来。”朱朱冲院长自我介绍道。

朱朱说完又转向白慕晴,盯着她微笑道:“我听宸少说你很喜欢孩子,既然喜欢的就先别那么急着走嘛,跟我们一起给孩子们分配书本吃蛋糕。”

白慕晴看了一眼大厅里的其她女孩,女孩们个个都在用好奇而又新鲜的目光望着她。

院长也说:“少夫人不如留下来跟我们一块给甜甜和玲玲过完生日再走吧,今天碰巧这里有两个孩子要过生日。”

“对啊,看我们把蛋糕都带来了。”另外两个义工女孩指着旁边的蛋糕微笑道。

孩子们也欢呼着要白慕晴留下来,白慕晴推辞不过只好留下了。

大伙迅速地在院子里摆好桌椅和蛋糕,朱朱将院长拉到桌旁边坐下后,对孩子们道:“你们先吹蜡烛,我们去里面把水果拿出来。”

说完转向旁边的白慕晴:“走吧,慕晴,跟我一块去。”

白慕晴点头和她一起往屋里走去,院长笑盈盈地问旁边的两位义工:“这位朱小姐是你们的新成员么?看起来好机灵的样子。”

“不是的,我们跟她是刚刚在门口才遇上的。”一位女孩笑着说:“反正都是一起做爱心活动的人嘛,就一起进来了。”

“哦,我还以为你们是一起来的呢。”院长张罗着说道:“来来.......吹蜡烛吧。”

白慕晴看着朱朱做什么事情都是那么熟练,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来,心下不由得纳闷她怎么会成了爱心团的志愿者,这身份跟她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匹配啊。

“你平时常来这里?”她忍不住问出一句。

朱朱一边切水果一边答道:“也不算常来啊,偶尔跟志愿者们一块来。”

“你也喜欢孩子?”

“喜欢啊,孩子多可爱啊。”朱朱抬头冲她微笑了一下:“平日里有什么事情烦心的时候,我都喜欢去孤儿院陪陪孩子们,然后心情就好起来了。”

朱朱说完又是一笑,盯着她道:“这一点是不是跟你很像啊?”

白慕晴随意地嗯了一声,心下有些狐疑不解。

难道人都是有多面性的吗?可以好可以坏,有好的一面也有让人讨厌的一面。这位朱小姐小时候有胆量把南宫宸从死亡边沿救回来,就应该是有点爱心的吧?

她轻晃了一下脑袋,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一时间对她有了好感。之前她对自己做过的恶心事都忘了吗?真的是不应该啊!

“我先出去了。”白慕晴端起两盘水果道。

“好,剩下的我拿出去就行了。”

朱朱看着白慕晴走出去后,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淡下去,随即快步往大厅角落的置物架走去。白慕晴的包放在最角落的,她迅速地拉开包包拉链,将她的手机从包里拿了出来。

住在小别墅的时候,她就暗中观察过白慕晴的手机,记得她的密码,也操作过一次。如今一试,密码依然是之前那个。

拇指迅速地在手机屏幕上摁了一通后,她将手机塞回包内,并且拉上拉链,整个过程连半分钟都不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