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莫明的不安/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孩子们一起吃过蛋糕后,白慕晴便跟大伙道别离开孤儿院了。

出门的时候,朱朱含笑问她要不要一起吃午餐,白慕晴自然是拒绝的。

朱朱也没有多说。走到车子旁边的时候才问道:“慕晴,你开车过来的么?可不可以顺便带我一程?”

白慕晴看了看她,嘲弄地问:“你的车不是比我的高档几十倍么?怎么不开出来了?”

朱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来做慈善的,开那么好的车容易惹人误会。”

“说得也是。”白慕晴点头,随即说道:“不过不好意思,我回老宅和你不顺路。”

“不,我不回小别墅,到前面那个百惠超市下就可以了。”朱朱盯着她,一脸受伤的表情:“慕晴,你对我好像还是那么大的敌意。可我却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的。”

“行了,别虚伪了,快上车吧。”白慕晴绕到驾驶室那边,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朱朱也拉开另一边的车门上车,一脸感激道:“谢谢啊,可以省下十几块的打车钱了。”

白慕晴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心想这女人还真会装,南宫宸能送她好车好房,估计金卡也是随便刷的吧,居然还在这里喊穷?

不过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启动车子离开孤儿院大门口。

车子行驶在车流中,朱朱侧着身子望着白慕晴道:“对了,慕晴,宸少是不是跟你提过我小时候救他的事情?”

白慕晴扭头看了她一眼,点头:“提过。”

“那他是怎么说的?有没有告诉你我在什么地方救的他?”

白慕晴将车子刹停在路边,盯着她:“朱小姐,你觉得这个问题适合拿来跟我分享么?你觉得我会有兴趣知道么?你不是说你已经对宸少完全死心了么?那为什么还要重提这件事情?成心让我堵心么?”

“不,慕晴你误会了,其实我就是随口问问的。”朱朱一脸慌乱地摇头:“已经我有些不记得那件事情了,但又不方便去问宸少,所以.......。”

“所以就想从我口中知道是么?”

“对呀.......。”

“如果你对宸少死心了。那为什么还要去寻找过去的记忆?”

“我.......。”朱朱脸色黯了下来,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能够更彻底地对过去做一个了结,慕晴,你可以告诉我么。”

“很抱歉,我并不清楚,因为宸少跟我说的时候我压根没有心情听。”白慕晴扔给她这么一句后,重新启动车子。

朱朱见她不愿意说,只好轻轻地‘哦’了一下:“那好吧。我知道了。”

看来自己还是太心急了,问得太早了,朱朱在心里无奈地想着。

前面就是百惠超市,白慕晴将车子停在路边扭边盯着她道:“超市到了。”

朱朱扭头望了一眼窗外,脸上重新染上笑容:“谢谢啊,改天请你吃饭报答你。”

“一顿饭的钱可以打十几趟出租车了。”白慕晴嘲弄地一笑。

朱朱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脑袋:“其实就是想请你吃个饭,不过看来你并不是很赏脸,那就算了吧。”

说完她推开车门,又冲她道了声谢后才合上车门往超市的方向走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白慕晴心里的纳闷又开始燃烧起来了,这个女人非要上她的车子。上来后除了问了她那几句废话外,好像什么坏事也没干着啊,就这么下车了?

总不可能真的是为了省十几块钱蹭个车这么简单吧?

真是想不透!

白慕晴将车子停在老宅的车库里,手机突然传来信息提示音,她随手拿起放在旁边的手机点开信息箱,信息只有简短的两个字:收到。

莫名其妙的短信,白慕晴原本并不想理的。可是当她看到号码后,却不得不将手指放回屏幕上。她看了又看,信息就只有这么一条,就这么两个字。

她不知道林安南这两个字究竟是发错了还是怎么回事,不过为了避免麻烦,她依然没有理会他,还顺手把信息给删掉了。

南宫宸出门了,白慕晴下午一个人在家里睡觉看书。

直到晚上南宫宸才回来,在等待南宫宸洗澡的当儿,白慕晴无聊地用手机上邮箱,几份工作邮件中有一份私人邮件极其的显人,发件人居然是林安南的。

邮箱是一个网址和一句话:这是我的新公司。

林安南的新公司?他什么时候注册新公司了?她疑惑地点开上面的网址,页面立刻出来一个公司的网站页面。

瑞安装饰公司?白慕晴讶然地看着上面的LOGO,身为同行,她当然知道这家新起的公司,只是没想到公司的幕后老板居然是林安南!

这家公司虽然是新起的,但一看就知道公司背后资金雄厚,是一家有背景的公司。同事间还经常有谈起这家公司,称它为最新倔起的实力派。

林安南注册了新公司,而且是在C城注册的,那么他是不是快要回来了?虽然觉得他被赶到国外去有些可怜,但一想到他会回来C城,会再来纠缠自己,她就觉得不安起来。

林安南最近找她找得这么勤,是因为他快要回来了么?

白慕晴越想越不安,渐渐地失了神。

直到南宫宸从浴室出来,看到她拿着手机坐在床上发呆,故意放缓脚步往她走过来,扑到她身上道:“在看什么看得那么入迷?”

白慕晴被他吓了一跳,手中的手机掉在被子上。

南宫宸一眼便看到屏幕上的公司LOGO,他拿起手机用拇指划拉了几下屏幕问道:“怎么?对这家公司有兴趣?”

白慕晴看着他把自己的手机拿走,心里开始有些不安起来,她急忙摇头:“不是,就是一家新公司,听同事们讨论过好像还不错。”

“确实还不错。”南宫宸继续用拇指划着屏幕:“一看就是太子爷扛着一大袋资金开着玩的。”

“呵呵,可能是吧。”白慕晴看着南宫宸脸上的表情,幸好他并不知道这家公司是林安南开的,不然肯定又要误会她了。

她伸手将手机拿了过来,道:“好了,早点睡觉吧。”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抱着她躺入被窝内。

********

白慕晴没想到自己担心的事情这么快就发生了,当她看到林安南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居然回国了,居然真的回国了!

怎么可能呢?林家二老不是已经明确答应过南宫宸,这辈子都不会让他回国的么?怎么会.......才短短的半年多便回来了?

她当然是调头就走的,可是林安南却快她两步地追上来,拉着她的手腕道:“慕晴,你先别走,听我说几句话。”

“我不想听。”白慕晴摇头,开始挣扎。

林安南的语气带着请求:“慕晴,我是回来帮我妈过生日的,等过完生日我就会离开,所以,请你别这样好么?陪我坐一会,说几句话。”

“你明知道我没什么要跟你说的。”白慕晴有些急了,脸上的请求比他还要多:“万一让宸看到我跟你在一起,他又会不高兴的。”

林安南的语气明显不悦起来:“难道现在你的心里眼里就只有他了么?我好歹也救过你一命,却连跟你喝杯咖啡的机会都没有了?白慕晴,你非要做得这么绝情么?你应该知道你越是绝情,我就越是不甘心的。”

“我.......。”白慕晴被他说得哑口无言。

林安南继续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避我如蛇蝎?难道你非要逼得我当着众人的面将你拖到咖啡厅里面去么?”

白慕晴答不上话来,林安南却拽着她的手腕将她转了个方向,指住不远处的珠宝店:“记得我们在这里挑结婚戒指的时候你对我说过什么么?记得你在婚礼前夜对我说过什么么?这些你都忘光了?”

“对,我都忘光了,早就忘光了。”白慕晴摇头:“所以请你放过我好不好?咱们也是时候该好好做个了断。

林安南盯着她泄气地叹了口气,点头:“好,你想跟我做个了断是吧?跟我进来,我给你一个了断。”

说完,他转身往旁边的咖啡厅走了进去。

白慕晴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进去,心里当然是不想进去的,可她又确实太想要一个了断,太想要结束自己跟林安南这种纠缠不清的关系了。

纠结半天,她最终还是跟着走进了咖啡厅。

大商场内的咖啡厅是开放式的,两人虽然选的是角落的位置,但白慕晴还是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感觉毫无安全感。

她端起桌面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缓解了一下心里的不安道:“你有话赶紧说吧,我还有事情要赶回去。”

林安南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自嘲地笑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连跟我坐在一起都像是在偷情?”

“安南,我求求你了,别这样好不好?”白慕晴回头扫了一眼四周,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周围好像有双眼睛盯着自己,这种感觉从遇到林安南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了。

“不要怎样?”

“不要再联系我了,我跟你说过很多次的,我跟南宫宸结婚了,而且我们没有打算离婚。”

“慕晴,你根本不是南宫宸要找的人,你不会是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吧?”林安南摇头:“你和他是不会有结果的,上次是白映安,这次是他的命定情人,是老夫人,你觉得这次南宫宸还能像上回一样一手掌握全盘吗?”

这种话白慕晴听多了,也听腻了。

她无奈道:“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但现在我和南宫宸不会分开,我们会尽力会努力,所以请你不要提前来跟我说这些话好么?”

林安南火大了:“你怎么就那么不听劝呢?非要等到临死的时候才能悔悟吗?”

“林安南!”白慕晴从椅子上站起:“你说会给我一个了断我才跟你进来的,可是你的态度还是这样,还是这样令人恼火,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先走了.......。”

说完,白慕晴转身往咖啡厅出口走去。

直到走出咖啡厅,发现林安南没有追上来后,她才终于松了口气。

然而,没等她走出商场大门口,包里的电话就响了。她以为是林安南打来的,捂紧包加快了步伐,试图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商场。

而这一刻,电话那头的南宫宸一边用拇指滑动屏幕看着上面的相片,一边继续用座机拨打白慕晴的号码。

相片一共有三张,一张是白慕晴和林安南在咖啡厅门口对视,一张是两人坐在咖啡厅角落,另一张是林安南拉着白慕晴的手腕。

不管是哪一张,此时都能将他的眼睛刺得生疼发红,将他的怒火撩拨得高涨不已,而偏偏这个时候白慕晴的电话怎么打都不接。

他气得直接砸了电话,把一旁的颜助理吓了一跳。

“宸少.......您没事吧?”颜助理盯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能把南宫宸激怒得这么失态的,除了白慕晴便没有第二个人了。

“您是在给少夫人打电话么?现在是下班时间她可能在开车不方便接电话,您等一下再拨吧.......。”没等她把话说完,南宫宸已经像风一样席卷而去了。

南宫宸上了车后,直接往华贸的方向驶去。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白慕晴嫌弃他的衬衫不好看,还声称要下班后亲自去华贸给他买衬衫。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华贸里面的咖啡,但他还是直接往那里赶过去。

然而,他在咖啡厅里面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白慕晴的身影。

白慕晴从华贸出来后便直接回家了,回到家将包包往沙发上一扔便拿着睡衣进浴室洗澡,隔着门板她依然能听到手机驶响。烦不胜烦的她,一头便扎进莲蓬头的水流中。

闭上眼,脑海中便是这些日子林安南带给她的焦心事,以前的林安南根本不是这样的,怎么发生了南宫宸事件后,整个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呢?

对他,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在水流中呆了片刻,白慕晴才关掉水阀,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她刚从浴室迈出去,卧室的门板便人推开了,气势凶凶的南宫宸迈了进来。

白慕晴被吓了一跳,讶然地打量着他:“宸,你不是说有重要的工作要加班么?怎么.......。”

“你刚刚去哪了?”南宫宸打断她,几个迈步便来到她跟前,手掌掐住她的脖子。

白慕晴被他的怒火吓了一跳,本能地吐出一句:“去.......华贸给你买衬衫啊。”

心下,早已经被一层不好的预感袭上,南宫宸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气?难道他已经知道她跟林安南见面的事情了?一般除了别个男人的事情,任何事情都无法让他发这么大火气的。

“衬衫呢?买到了没有?”

“没.......。”白慕晴张嘴结舌,她刚到华贸就遇到林安南了,还没有来得及逛呢。

“没有买到衬衫?那你在华贸做什么?”南宫宸扣着她脖子的力度稍稍加大了些,白慕晴立刻感觉到自己有些呼吸困难起来。

南宫宸又问:“什么事情那么重要,重要到不能接我的电话?你说啊。”

白慕晴脑海一空,难道刚刚那么多电话是他打,而非林安南?天啊,她还以为是林安南,还任由着电话响了一路。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给我打电话,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

“我问你刚刚跟谁在一起。”南宫宸不耐烦地问,虽然明知道答案,可他还是想从她口中说出来。

而白慕晴却以为他是因为自己没有接电话生气,为了避免引发他更大的怒火,她摇了摇头:“我没有.......。”

简短的三个字,却激发出了南宫宸隐忍在心底的所有怒火,他恼怒地一把将她扔在旁边的沙发上,怒斥:“白慕晴!我看你根本就是死性不改,永远都改不了你这谎连篇的个性!”

他恼怒地往前一步,俯身盯着她:“你是不是打算告诉我,你今天去华贸逛了一圈,没有看到合适的衬衫如是回来了?”

南宫宸说话间,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摁了几下后递到她面前:“世界上有那么多盼着我俩离婚的人,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们,你居然还敢背着我跟林安南约会?”

白慕晴看到手机屏幕上自己跟林安南的相片,脸上立刻愕然一片。然后一把将手机夺了过去,将里面的三张相片都浏览了一遍。

“你是不是又想辩解说这些照片是合成的?跟你没有关系?”南宫宸继续咬着牙道。

“不.......不是你看到的想到的那样。”白慕晴惊怔了半晌后从沙发上站起,盯着南宫宸情急地摇头:“宸,你听我说,我刚走到华贸就遇到林安南了,他说会给我一个了断,所以我才跟他进去咖啡厅的。我在咖啡厅里一共跟他坐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这些相片根本就是林安南故意安排人拍下的,他故意的.......。”

南宫宸只是盯着她,显然是在给她机会继续编。

白慕晴急着想要澄清自己,只能继续开口:“我.......我跟着他走进去之后,他却没有给我一个了断的说话,而是重复着以前说过的那些话,然后我就掉头走了。我跑出商场后确实听到电话响了,可我不知道是你打的,我以为是林安南所以才没有接的。”

“我也不是故意要骗你,我是怕你知道我跟林安南见面后会像现在这样大发雷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白慕晴急得眼圈都红了。

她就这么站在原地注视着南宫宸,然后才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腕摇晃了一下:“你别生气,下次我再见到他肯定调头就走,不管他说什么都不会再跟他多说一句话好不好?”

南宫宸看着她一脸自责和难过的样子,冷笑一声:“编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我没有编,我说的都是实话。”白慕晴慌忙摇头,抓紧了他的手腕:“我发誓我没有骗你,宸,不是你说我们要互相信任的吗?我都相信你跟朱朱了,你为什么还不能相信我跟林安南?”

她的解释确实让南宫宸的火气消了不少,不过心里还是对她跟林安南见面耿耿于怀。

这些相片到底是不是林安南拍的谁也不知道,可白慕晴跟林安南一起坐在咖啡厅里却是事实。

他轻吸口气,盯着她道:“这次我可以原谅你,但是并非完全相信你,所以你以后最后洁身自爱一点,别再让我看到你跟他在一起,特别是让我收到这种照片。”南宫宸抄起被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将里面的照片删掉后,抬头重新盯着她:“如果这些相片流传到奶奶的眼里,你肯定又会吃不了兜着走。”

白慕晴垂下眸去,一声不敢吱。

不过这些相片不管传不传到老夫人的眼里,老夫人都是不打算接受她的,这一点她倒是看开了。

她没想到林安南居然会干出这么卑鄙的事情来,居然这么快就把相片传到南宫宸的手机里了,明明她跟他在咖啡厅里一共才坐了不到五分钟啊。

她很想立刻打个电话过去将林安南臭骂一顿,转念想想还是算了,还是从这一刻起与他划清界线吧。

*******

南宫宸走后,白慕晴独自窝在卧室内看电视,只是电视画面在过,她的心思却完全跟不上节奏,根本就看不进去。

然后,她就这么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睡在沙发上,她多少有些故意,因为她平时也都这样窝在沙发上睡着过去,直到南宫宸忙完工作回房的时候将她抱到床上去。

她喜欢这种被他轻柔地抱到床上去的感觉,她想知道今晚他还会不会抱自己上去,潜意识里就是想知道他到底有多气自己。

然而,当她一觉醒来的时候,她却失望了。

她仍然窝在沙发上,而床上的被褥整整齐齐的,和昨晚上的一模一样。

很显然,南宫宸昨晚并没有回房睡觉。

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气得连房间都不想回。

林安南,这就是他的目的吗?他以为这么做就能离间她和南宫宸的感情,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去吗?他的想法,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不那么偏激?

她幽幽地从沙发上坐起,赤足走到落地窗前,将窗帘整个掀开后,一片暖阳瞬间顺窗投射进来。

今天的天气真不错,比起屋内的冰冷,外面看起来简直舒服多了。

她的目光扫过花园的泳池时,意外地看到里面有一条人影在沉沉浮浮。她将手掌罩在额头上睁大眼睛,发现居然是南宫宸。

这么冷的天他居然在游泳,真是不要命了!

她转身便往门口走去,下楼的刚好看到朴恋瑶在客厅里看电视,朴恋瑶打量着她含笑问了句:“嫂子,这么急去哪里?”

“我看到大少爷这么冷的天居然在游泳。”白慕晴说。

朴恋瑶笑了:“表哥以前冬天的时候常游,早就习惯了,你没看奶奶都没管他么?”夹东住圾。

也是啊,如果他不是因为习惯了,老夫人估计早就命人将他从水里拎上来了,毕竟老夫人可是把他看得连自己的命都重要的。

她笑了笑:“这样啊。”

她还以为他受了刺激想不想呢,幸好只是习惯。

不过她并没有放弃往泳池走去的念头,从前屋绕到后院,来到泳池边上。

白慕晴蹲在池边试了试水温,露天泳池果然很冷。

平静的水面下冷不丁地冒出来一个人影,白慕晴被吓了一大跳,身体本能地往后一退。

当她看到是南宫宸时才终于松了口气,用手掬了一把冷水撒在他脸上,问道:“冷么?”

南宫宸闭了一下眼,然后一手抓住她的手臂,一手将她的头颅往水面上摁去:“试试就知道了。”

“唔.......。”白慕晴只觉得面部一阵冰冷,如刀割般的冷。

原本就怕水的她,被他这么一下摁入水中,又冷又怕的她瞬间被吓得挥舞双手尖叫:“救命.......!”

水面上咕嘟咕嘟地冒出了一串气泡,虽然南宫宸很快便将她从水里推起,可她还是被吓掉了魂,一边重重地咳着一边拼命用双手擦拭脸上的水珠,好半晌才缓过气来。

她睁开双眼,看着南宫宸不怀好意的脸,心里恶寒了一下后气急败坏道:“南宫宸!你明知道我最怕水了!你还这样!”

“如果你不怕水,我就懒得让你试了。”南宫宸盯着连发稍都在滴水的她:“怎么样?冷不冷?”

“你浑蛋!”白慕晴用手掬了水往他脸上撒去。

南宫宸避了一下,手掌重新扣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手撑住她的小脸往水面上压。

白慕晴以为他又要将自己的脸朝下地沉到水里去,吓得闭上眼睛哇哇大叫起来,然而,等待她的并非冰凉的池水,而是他微凉的红唇。

她怔了一下,双手迅速地撑住他的肩膀不让自己掉到水里去。

他的舌尖灵活地撬开她因紧张而紧咬的牙关,深深地吻了进去。

这样的姿势,这样的热吻,白慕晴这辈子还是头一回尝试,她又紧张又害怕地低呜着。南宫宸却挺享受的,舌尖在她的口中肆意挑拨,享受着她此时对他的紧张与依赖。

如果不是怕她受凉感冒,他早就将她整个人拽到水里来了。

白慕晴算是明白了,他这根本就是在惩罚她,惩罚她昨晚跟林安南见面。只是这惩罚对她来说未免也太可怕了,她宁愿被他狠狠地打一顿也不要这样啊!

南宫宸好不容易才松开她的唇,将她的身体推回岸边,看着她气喘吁吁满面泛红的样子,终于满意地笑了。

“下次再敢背着我偷偷跟林安南见面,再敢不接我电话,我会把你扒光了扔在水里。”南宫宸警告地吐出这句。

“干嘛要扒光了扔在水里?”白慕晴脑子绣逗地问。

“你说呢?”南宫宸眼底闪过一抹暧昧。

白慕晴终于醒悟过来了,小脸迅速地一热,捂紧自己的脸庞,那种场景她连想都不敢去想啊。

在她羞愧的当儿,南宫宸已经从水里一跃而起,一边拎起椅子上的浴袍披在身上系紧一边往主屋的方向走去。

白慕晴起身跟上他的步伐,看着他掀长的背影开心地笑了起来,看来他的怒火已经消了,真是太好了!

南宫宸一回头便看到她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一凝,故意问道:“你笑什么?”

“没有啊。”白慕晴敛掉脸上的笑容,却仍然抵挡不住好心情。

她走上去搂住他的手臂:“突然觉得你好可爱。”

“你也是。”南宫宸抬手拨了一下她颊边的湿发:“可爱得像个落汤鸡。”

“你才是落汤鸡,不,你是落汤鸡她老公!”白慕晴搂住他的手臂,两人一起往屋里走去。

迈入客厅时,朴恋瑶仍在客厅里看电视,老夫人也不知何时起床了。

看到老夫人,白慕晴立刻将挽在南宫宸臂弯里的手放了下来,恭敬地唤了声:“奶奶,早安。”

老夫人抬眸扫了两人一眼,轻‘嗯’了一声。

一旁的朴恋瑶笑盈盈道:“大哥大嫂结婚都快两年了,感情还是那么好,真令人羡慕。”

白慕晴看了朴恋瑶一眼,又望向老夫人,这句话听在老夫人耳估计很刺耳吧。她没敢说什么,冲二位笑了笑道:“我先上去换衣服了。”

说完也不管南宫宸了,快步往楼上走去。

她怕自己再呆下去,老夫人又会对她说出什么出格的话来,而南宫宸又会因为她跟老夫人起冲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