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真正的目的/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像往常一样在车上跟南宫宸道别,主动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含笑道:“中午见。”

“中午早点上来。”南宫宸在她的唇上回吻了一下。

“我会的。”白慕晴心情大好道。

林安南的诡计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和南宫宸之间的感情,这一点是她自己也没想到的。她回过身来看着南宫宸,忍不住吐出一句:“老公。以后我也会像你相信我一样地相信你的。”

“嗯?”南宫宸挑眉:“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跟朱小姐随意交往了?”

“当然不是了。”白慕晴无语:“我的意思是,我以后不会再轻易怀疑你跟朱小姐了。”

“怎么突然想通了?”

“因为我要做一个像你这么聪明的人。”

不会轻易被第三者离间,遇到事情的时候首先过脑,其次再过情绪,这是她经过最近的相片事件才悟懂的道理!

南宫宸轻笑一声,抬手在她的脸颊上捏了一记:“跟我比,你还差得很远。”

“所以我要慢慢学习啊。”白慕晴推开车门:“我不跟你说了,先上去赚全勤。”夹住亩弟。

“去吧,月底给你发奖金。”

“谢谢。”白慕晴开心地笑了。

南宫宸一回到办公室,颜助理便立刻跟进来一脸凝重道:“宸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南宫宸将大衣脱下来挂在椅背上。

“我们上一期的设计作品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成为别人的了。”

“什么意思?设计稿成谁的了?”

“瑞安集团。”颜助理道。

南宫宸皱眉:“就是那家势头很猛的公司?”

“对,瑞安公司今天把设计稿公布在公司网站的作品展示区上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刚让设计部的黄经理去彻查。不过黄经理说稿子除了他和您外,并没有第二个人看过。”

虽然设计稿泄密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但南宫宸绝允许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公司内,他眼底的神色更加冷峻,沉吟片刻才道:“去查一下瑞安公司的法人代表和经营团队,我要详细的。还有,在最短的时候内把泄密的人找出来,严办!”

虽然瑞安公司在C城来说势头很猛,发展也很迅速。南宫宸也略有耳闻,不过作为南宫集团掌门人的他却从未去关注过它,也根本没有兴趣去关注。

一大早就被这种事情影响心情,他暗吸口气,抬头发现颜助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如是问了句:“还有什么问题?”

“是这样的.......。”颜助理张了张嘴,迟疑着说:“瑞安公司的情况我已经查清楚了,不过.......。”

“不过什么?”南宫宸语气中难掩不满,在他的印象里,颜助理说话从来不会这样吱吱唔唔的。

颜助理轻吸口气,道:“宸少,我说出来您别生气,瑞安公司的法人是林安南。”

南宫宸心头一凉。本能地反问:“林安南?”

“对。”颜助理点头。

*****

白慕晴打开电脑刚准备工作。小田便对她道:“慕晴,黄经理找你。”

白慕晴点头,随口答道:“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小田打量着她,迟疑着提醒道:“今天颜助理来过了,好像发了不小的火,黄经理的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所以你.......小心别触雷了。”

听到她这么说,白慕晴终于扭过头来盯着她:“黄经理怎么了?”

小田摇摇头,随即笑了起来:“不过你是公司老板娘,就算是工作上出了事情黄经理也不敢对你怎样的,所以你放心吧。”

说完,小田拍了拍她的肩:“快去吧。”

听到她这么说,白慕晴反而有些担忧起来了,她立刻起身往黄经理的小办公室走去。

黄经理的脸色看起来确实不太好,白慕晴抬手在玻璃门板上敲了一下才推门走进去,站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问道:“黄经理,你找我?”

黄经理回过神来,看着她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犹豫了半晌才迟疑着开口道:“慕晴.......是这样的,我想问问你,上次我让你带给宸少的设计稿.......呃.......除了你之外还有经手第二个人吗?”

他问得很小心,因为怕惹怒这位总裁夫人,惹怒了她,他的工作必定不保。可是如果不把真相调查出来,他一样工作不保。

设计稿没有亲手交到宸少手里,他已经失职了,偏偏稿件还泄漏出去,从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他就开始不安起来。可是想了又想,稿件他除了经过白慕晴的手外根本没有再经第二个人的手。

“没有啊,我直接交到宸少手里去了。”白慕晴道。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啊,怎么了?”

黄经理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稿件泄露出去了,现在颜助理正在追责。”

听到白慕晴的话,黄经理虽然稍稍安心些,可心里还是很担心。即便稿件不是从他手里泄密出去的,可是他没有亲手将稿件交给宸少,他仍然是失职的。万一总裁一怒之下追究下来,他一样难辞其咎。

“稿件泄露出去了?怎么会这样?”白慕晴讶然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

“会不会是从宸少那里泄漏出去的?”白慕晴记得很清楚,她当初看过稿件还给南宫宸后,他直接就收起来了,而他的办公室又是一般人都进不去的。

黄经理仍是摇头,苦笑道:“既然你说没有经手第二个人,那就应该不是在我们这里泄露的了。”

白慕晴点点头:“那我中午再上去看看。”

“好,记得帮我说句好话。”黄经地冲她做了一个祈求的手势。

白慕晴点头:“放心吧,我会的。”说完,她冲黄经理安抚地笑了笑后,转身离开了。

*****

中午下班时,白慕晴直接搭电梯上到顶楼来到南宫宸的办公室。

颜助理刚好从南宫宸的办公室走出来,白慕晴含笑跟她打了声招呼,颜助理停下脚步,盯着她欲言又止。

白慕晴看得出来她好像有话说,如是问道:“怎么了?有事么?”

颜助理在愿想提醒她小心点,最终却只是摇了一下头:“没什么,您进去吧。”

“好,那我进去了。”白慕晴从她身边走过,来到南宫宸的办公室门口时,试探着伸进去半个脑袋,刚好接触到南宫宸投射过来的冷冽目光。

她愣了一愣,推门一边往里走一边关切地问道:“怎么了?看你的表情好像很生气,那些稿件很重要么?”

南宫宸盯着她,摇头:“南宫集团有的是优秀设计师,哪怕是丢一百份稿件也不存在影响。”

“那你为什么那么生气?”白慕晴无语地翻起白眼:“吓得我们家黄经理嘴唇都白了。”

她往前迈了一步,用手指在他的胸口上捅了一记:“你呀,没事别总这么板着张脸,很吓人的好么?”

南宫宸注视了她半晌,反手从办公桌上抄过一份公司宣传册举到她面前:“我很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这家公司是林安南的。”

白慕晴的目光挪到宣传册上的‘瑞安’二字上,心里瞬间咯噔一跳。南宫宸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难道他发火不是因为稿件丢失,而是因为林安南的事情?

“我.......。”白慕晴想了想,道:“我是最近才知道的。”

“最近?”南宫宸点了点头,冷笑:“也对,这家公司原本就是最近才开起来的。只是我没想到,他崛起得那么迅速原来有你的功劳在里面。”

“宸,你在说什么啊?怎么会有我的功劳?”白慕晴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只是知道这家公司,从来没有跟它接触过,真的,请你相信我。”

“你要我相信你?”

“对啊,宸,你不能什么事情一扯上林安南就失去理智,你.......。”

“上一期的稿件除了我和黄经理,你是第三个看过稿件的人,难不成你想说稿件是黄经理偷偷卖给瑞安公司的?”南宫宸抄起另一个文件甩在白慕晴的身上,冷笑道:“我可是听说瑞安拿着这些稿件卖了不少钱,还靠它们拿下了黄氏的新楼盘项目,看来你的功劳不小啊!”

文件袋甩在白慕晴的身上,撞疼了她的手臂,她咬了咬唇,低头拾起文件袋,将里面的稿件拿了出来一张一张地过目。

没错,她当初确实看过这些稿件,还是跟南宫宸一起看的,南宫宸还让她学习。可是她自从那次后便把这些稿件忘在脑后了,从来没有向第二个人提起啊,更没有将它他泄密出去。

她手里紧紧地攥着设计稿,然后幽幽地抬头盯着他:“你说什么?这些稿件已经全部被瑞安公司拿去了?”

“白小姐,你不但会说谎还很会装无辜嘛!”南宫宸被她脸上的无辜刺激到了,恼怒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前一拽,瞪住她:“你是不是想辩解说这事跟你没关系?是黄经理把文件泄密出去的?还是我自己泄漏的?”

白慕晴摇头:“我没有,真的没有。”

“可是稿件除了咱们三个人看见过后,没有第四个人看过。”

“不可能!”白慕晴依旧摇着头:“宸,你要相信我,虽然我看过那些稿子,但也不可能把它拿去卖给林安南啊,我这么做为了什么啊?”

“为了让林安南重新站稳脚跟,为了让他重新崛起。”南宫宸痛心地喘息了口气,睨着她的目光多了一抹探究的味道:“看来这次我又上当了,又被你那天真善良的表相给迷惑了。当初你能在我身边潜伏那长久,敢跟白映安对调身份,只为回到林安南身边。这次同样能为了他在我面前表现出乖巧顺服,等着有一天他东山再起时重回他的身边,对么?”

“不对!”白慕晴情急道:“宸,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当初离开你不是为了跟林安南在一起,我是被逼的啊。现在稿件为什么泄漏到林安南那里我一点都不知情,我也不可能为了他出卖你,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真的不是你吗?”

“真的,真的不是我!”

“那这是什么?”南宫宸又从桌面上拿起一张话务查询专用纸纸递举到她面前:“你是不是又想告诉我,这些电话不是你打的,短信也不是你发的?”

纸张上的字并不大,白慕晴为了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努力地眨巴了一下双眼,并将他手中的纸张夺了过来。

纸上列了满满一页,全是她跟英国那边的通话和信息往来记录,而当她看到从自己的号码上面发出的一条短信时,大脑瞬间被什么东西炸了一下般,呆住了。

短信只有简单的一句:稿件我已经发你邮箱了。

她既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发了这样一条短信!

而跟她发短信的同一天里,同样的号码给她回复了两个字:收到。

她僵在原地呆站了片刻,好不容易才稍稍缓过神来。她终于明白那天自己为什么会收到这样一条莫明其妙的信息了,原来一切都是有预谋有计划的。偏偏她当时什么都没想,以为把信息删掉不搭理他就没事了。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南宫宸表面上冷得像冰,心里却早已经被痛心和怒火燃烧得难受不已。特别是看到白慕晴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时。

在原位呆站了许久,她才慌忙摇头:“不,不是,这条信息不是我发的!”

南宫宸咬牙:“证据都摆在你面前了,你还要继续否认吗?”

“不是!这份通话记录是假的,我没有发过这种信息!”

“假的?那你是要自己亲自去查询一次么?”

“我.......。”白慕晴倒吸口气,上面的通话记录除了那条短信外都是真的,南宫宸没有理由会拿假的来质问她才对,可是.......。

她抹了一把眼中急出的泪痕,重新将纸张拿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发信日期,算了算,居然就是那天她去城北孤儿院的时候发出去的。

发信息的时间为上午,也就是她在孤儿院遇到朱朱后的那个时间段。

她好不容易才清晰些的大脑又是一片空档,她终于知道朱朱最近为什么喜欢跟自己套近乎了,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要跟自己做好朋友,原来这才是她的目的!

她抬头盯着面如寒霜的南宫宸,更多的泪水涌上眼眶,这个时候如果她告诉南宫宸信息是朱朱发的,他一定不会相信吧?不说是他,换成是任何一个人也不会相信啊!

她跟朱朱几乎是势不两立的人,手机又怎么会被朱朱拿去发信息呢?

她甚至都不敢把这个可笑的事情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南宫宸不但不会相信,也许还会更加生气!

“怎么了?不是要自己去查询一次?”南宫宸强忍着怒火问。

虽然明知道他不可能会相信自己,可是白慕晴还是想要解释,她迎视着南宫宸冰冷的视线道:“短信是朱朱用我的手机发的,那天我们在孤儿院碰见了,她.......。”

“白慕晴!”南宫宸果然连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地打断她:“你够了!”

“我说的是真的,朱朱她最近一直在跟我套近乎,她根本就是心怀不轨,她.......!”

“到底是你自己一直死咬着她不放还是她心怀不轨?她都已经离我们那么远了,连腿受伤了都不敢告诉我,你居然还有脸把自己做的好事推到她头上去?”

“她的腿受伤是假的!”

“那么你手机的密码呢?难道是我告诉她的?除了我还有谁知道你的手机密码?”

“我也不知道.......。”这一点白慕晴确实是解释不出来了,她的手机密码不是生日,也不是什么好记的数字,可是朱朱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密码,而且还能在她不留意的时候把信息发出去?

“在你眼里她什么都是假的,她一无是处,可是你呢?你背着我跟林安南联系了那么久,你还把公司的作品拿去扶持他重新起步!”南宫宸夺过她手中的通话记录甩在她身上:“这些信息是朱朱发的,电话是她打的,你的意思是她跟林安南勾结起来陷害你对么?”

“本来就是!”

“那么稿子又是怎么回事?也是朱朱偷出去的么?”

“为什么不可能是她?”白慕晴辩驳道:“她当初给你送点心,献殷勤,随随便便就能进出你的办公室,偷个稿子有多难?”

“那为什么那么多的稿子她不偷,偏偏偷了这一组?”

“我怎么知道啊!”白慕晴用手背抹了一把眼里的泪痕:“只有你相信她是真的对你死心了,只有你和那么相信她.......。”

“在证据如此确凿的情况下,你居然还能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去,居然还想要我相信你的话?”南宫宸咬牙失笑了一下:“白慕晴,你以为我被你玩弄一回,还能被你玩弄第二遍吗?怪不得你当初能跟我到民政局去结婚,原来是以退为进,打的是这种鬼主意.......。”

“我已经解释过了,我没有,宸.......!”

南宫宸恼怒地打断她:“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

“宸.......。”

“滚!”南宫宸抓起桌面上的一垒文件扔在她身上。

白慕晴被他暴怒的样子吓了一大跳,终于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她低头扫了一眼地面上的文件,然后蹲下身去将文件一张张地拾起。

南宫宸却是连多一眼都不想看到她地抽过她手里的文件重新扔在地上,暴怒地吼了一句:“我让你滚!”

白慕晴看着他双目血红的样子,终于什么什么话都不说地走出去了。

*****

白慕晴回到工作岗位上,黄经理看到她脸色不太好,小心翼翼地问道:“慕晴,宸少是不是很生气?”

白慕晴抬眸盯着他,苦涩道:“是很生气,不过你放心,他气的是我不是你。”

黄经理看到她眼泪嗒嗒地往下滴落,想问又不敢多问,只好好声安慰道:“你也别太伤心了,其实宸少气的只是公司的管理漏洞,让这种事情发生,等她气消了就好了。”

白慕晴点点头,黄经理根本什么都不懂,也没有人知道她和南宫宸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当然,她也没有打算说出来。

黄经理安慰了两句便闪了,剩下白慕晴独自坐在位子上暗自伤心。

她努力地回想着那天在孤儿院的事情,越想越后悔,如果她能够在见到朱朱后的第一时间离开孤儿院就好了,就不会让她有机会拿到她的手机了。

亏得她当时还觉得朱朱会去孤儿院当义工,是有着善良的一面,现在想来,根本就是有备而去的啊!

一整个下午,白慕晴都在心灰意冷中度过的,好不容易才熬到下班,她直接就投入了苏惜和姚美的怀抱。一通哭诉过后,苏惜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别自责了,人家有备而来,你防得了她一回,防不了两回。”

白慕晴点头,觉得这话对极了,朱朱成心要陷害她的话,她根本就是防不胜防啊!

她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冲二位好友道:“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苏惜将她摁回椅子上:“你打算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白慕晴无奈道,在如此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南宫宸不相信她也是正常的,换成一般人估计也很难相信。

姚美无语地叹了口气:“我真是不明白了,林安南他怎么就那么死粘着你不放呢?他有那么爱你么?”

“这就是男人吧,输得起人,但输不起面子,南宫宸本身就是很多男人的假想敌。”苏惜耸了耸肩道。

“也包括你家乔少么?”姚美笑问。

苏惜大方地点头:“反正我不管是多看南宫宸一眼还是提到关于南宫家的一个字,他必定会像疯子般反应强烈。”

“唉,男人啊,这是有钱男人的通病。”姚美盯着白慕晴:“对了,要不要我和小惜去帮你抱仇?把那个小贱人给撕了。”

“千万别。”白慕晴忙制止道:“南宫宸现在正在气头上,如果我还动他初恋的话,他肯定会更加生气的。”

“但是如果你不动她,证明你心虚了。”

“随便他怎么想吧,反正我是不敢随便招惹那个女人了。”白慕晴苦涩地轻吸口气:“以后见到她的时候,我会远远地躲,一定会。”

“那要不.......我们陪你去找林安南?让他出面帮你把事情澄清一下。”

“人家百般设计,好不容易才成功了,怎么可能帮你澄清?”苏惜横了姚美一眼,道:“我倒是挺好奇林安南和朱朱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我也不知道。”白慕晴摇头:“我只知道如果他们强强联手的话,再加上老夫人的阻挠,我和南宫宸之间只会越走越远。”

“赶紧吃点东西再回去吧,中午不是都没吃了么?”苏惜将服务员送上来的晚餐推到她面前,笑笑地安抚道:“你也别太着急了,以南宫宸之前对你的感情,他应该很快就会原谅你的。”

白慕晴点点头,其实她心里一点都不乐观。

林安南之前给她打了那么多电话,跟她见的那一面,都不过是为今天的事情做铺垫罢了。南宫宸可以一次次地原谅她,可是人的忍耐是有极限的。在那么多的证据面前,她根本就不敢奢望南宫宸的原谅啊!

*****

跟苏惜她们分别后,白慕晴就独自回家了。

她扫了一眼车库,并没有看到南宫宸的车子,看来他并没有回家。

抱着一丝丝希望,她走到南宫宸的书房,里面果然没有他的身影。现在已经九点多了,他却没有回来。

回到卧室,她拿出手机一边拨打南宫宸的手机一边往露台的方向走,迎面而来的凉风打在她的脸上,难受地闭了闭眼,电话那头明明传来的是茫音,她仍然不放弃地拨打着。

直到手机有电话抽空挤进来,她才放弃拨打南宫宸的电话。

电话居然是林安南打来的,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号码,她迟疑了半晌才点了接通键,然后将手机放在耳朵上。她没有说话,一肚子的怒火和难过最终汇聚成一抹低低的啜泣。

她低低地哭着,电话那头的林安南静静地听着。

半晌,林安南才轻柔地吐出一句:“慕晴,别这样。”

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如果你想骂我,那就尽情地骂吧,只要你能觉得心里舒坦就好。”

白慕晴终于收住了啜泣,道:“林安南,你的目的达到了,现在该满意了吧?”

“不,我的目的还没有达到。”林安南毫无愧色道:“南宫宸从我身边把你强行掳走,我现在要将你从他身边抢回来,这才是我的目的。”

“林安南,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啊,我不是你们斗气的物品,不是你想抢就能抢回去的。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自从你跟白映安好上后,我的心里就没有你了,再也没有过了!”白慕晴压抑地哭着:“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不,如果上次不是他在婚礼上将你掳走,我们现在生活得很幸福,很快乐,所以.......。”

“不要再提上次的婚礼了好吗?我已经不想再提了。林安南,你太卑鄙无耻了,从前你跟白映安勾结起来陷害我,现在又跟朱朱勾结,你觉得用这种方式真的能把我抢回去吗?”

“卑鄙无耻的是南宫宸。”林安南突然恼怒道:“慕晴,你不能因为心里有他就忽略掉他曾经对你做过的事情,他仗着南宫家有钱有势拆散我们的时候,你一点都不难过不恨他,反而觉得我卑鄙无耻,你这么想未免太偏颇了。”

白慕晴摇头:“我不想再跟你争执这个问题了,林安南,你有什么招数只管放出来吧,不过我先提醒你一句,就算哪天我跟南宫宸分了,我和你也不会有任何交集的。”

“慕晴.......。”

“林少。”白慕晴打断他:“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通话,请你以后别再打电话过来了,也别再使什么招数跟我见面。我跟你,这辈子绝无可能!”

“慕晴,南宫宸他爱的是朱小姐。”林安南抢在她挂电话之前说道。

“如果他爱的是朱小姐,朱小姐就不用费尽心机跟你勾结了。”白慕晴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冷笑:“替我转告她,别这么费尽心机了,南宫宸就算没了我也不可能娶她的。”

白慕晴说完便将电话挂上。

她就这么坐在露台的角落里,脸颊湿湿的,风一吹便如刀割般的疼。

楼下不远处便是泳池,看着上面平静的水面,白慕晴突然想起南宫宸将她的脸蛋摁入水中的情景。南宫宸警告她说,如果她下次再敢跟林安南见面,就会把她的衣服扒了扔入池子里。

她现在倒是希望南宫宸能气得将她扒光衣服扔进池子里了,而不是这样怒冲冲地叫她滚,这样夜不归宿。

她又手用抹了一把脸庞,然后用手机拨打南宫宸的号码,电话一如即往的没有人听。

白慕晴如是将电话拨到苏惜那里,问她南宫宸有没有跟乔少在一起。据她所知,南宫宸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找乔少喝酒,而他又是个不能多喝的人。

苏惜答应帮她问问,三分钟后打回来告诉她乔少今天没有应酬,老早就回家了。

没有和乔少在一起,那会跟谁在一起呢?

苏惜想了想,道:“慕晴,男人在这个时候肯定会喝酒,也是他们的心理堤防能力最差的时候,这个时候朱贱人必定会上场,来一个趁虚而入,所以.......你最好注意点。”

白慕晴呆怔片刻,蓦地从地上站起,吸了吸鼻子道:“我知道了。”

“喂,慕晴.......。”苏惜还想说什么,白慕晴却已经挂上电话。

挂上电话后的白慕晴没有迟疑,直接从沙发上拎起包包便往外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