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犯病/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一楼的时候,她刚好碰到正准备回房睡觉的老夫人,退回去已经来不及,她只能硬着头皮唤了声:“奶奶.......。”

老夫人扫了她一眼。面色平淡地问道:“这么晚上哪去?”

“我.......。”白慕晴哑言了一下,忙道:“我有点急事要出去处理一下,很快就会回来的。”

“不准去!”老夫人一声令下。

一旁边的何姐忙说:“少夫人,您是南宫家的少夫人,一方一行都要顾及到南宫家的脸面,这么大晚上的跑回去不合适啊。”

白慕晴张了张嘴,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何姐又说:“赶紧回屋去吧。”

她看了看何姐,又看了看一脸严厉的老夫人,不得已只能回身往楼上走去。

在卧室里面来回踱着步子的她,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放任朱小姐一步步达成目的。如朱小姐这个时候陪伴在南宫宸身侧的话,肯定会费尽心思,而南宫宸肯定会抵挡不住诱惑的。如果真像姚美当初说的,两人生米煮成熟饭了,她就再也拿他们没办法了。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那个女人,不能就这么认输了。

她重新拉开房门,放轻脚步往楼下走去,好在何姐和老夫人已经睡下了,她顺利地来到车库,开着车子顺利地出了大门往市区的方向驶去。

*****

苏惜猜得没错,朱朱肯定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的。

当她来到香堤公寓的时候,南宫宸正在客厅里独自喝着闷酒,桌面上的烟灰缸也已经快要满了。

门铃声连着响了许久,南宫宸才费力地撑起身子往对讲机的方向走去,他连看都没看就将一楼的电梯大门打开了。顺手还将这里的大门打开。

朱朱很快便走上来了,打量着桌面上的一片狼籍,目光停在满是烟头的烟灰缸上心疼道:“你打算拿烟和酒当晚餐了么?”

南宫宸掀起眼睑扫了她一眼:“怎么是你?”

“不然你以为是谁?”朱朱将晚餐放在桌面上,一边收捡混乱的桌面和地板,一边说道:“我听以前的同事说公司出事了,你和慕晴在吵架,我猜到你肯定会自己躲起来喝酒,所以就来了。”

她伸手将他指间燃着火苗的香烟夺掉,道:“好了,别再抽了,先吃点东西吧。”

说完,她又将自己带来的晚餐从食盒里面拿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你现在还喜不喜欢鱼,所以随便买了点红烧鱼过来。试下味道吧。”

南宫宸看着她手中的红烧鱼饭。随即接过去吃了起来。

朱朱在他身侧坐下,安慰道:“你也别怪慕晴,初恋嘛,肯定是能帮一点算一点的,你看你不是也一直在帮我度过难关么?”

一想到白慕晴和林安南,南宫宸瞬间没有了食欲,他将手中的筷子一扔,端起旁边的酒罐子喝了起来。

“怎么不吃了?”

南宫宸答非所问地盯着她:“初恋真的那么难以忘怀么?”

这个答案,之前他一直是肯定的,可是自从朱朱回来后,他就觉得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了,比起朱朱,他现在更爱的人是白慕晴,这一点是无需质疑的。

朱朱笑了笑道:“我觉得.......那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至少我是这样。”

南宫宸盯着她的目光微黯,也不知道是因为她的答案还是因为心疼她。

“宸,别再想那么多了,如果你爱她,就应该包容她的所有不是么?”朱朱接着说道:“你看我,不管你爱着哪个女人,只要你能回头看我一眼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朱.......对不起。”南宫宸端起酒罐子又是一大口啤酒下腹,而朱朱只是象征性地拦了一下。

“宸,你不用总跟我说对不起,当初是我先离开的,虽然是迫于无奈,但错了就是错了,我不怪你。”朱朱随手也抄了一瓶啤酒喝了起来。

******

白慕晴从家里出来后,直接去了南宫宸平日里最爱去的那两间酒吧,找了一圈后并没有找到他的身影,如是又到其它酒吧里面去找。

几乎将市区内所有高档次的酒吧找了个遍,仍然没有找到,她开始有些泄气了。

坐在车厢内,她看着眼前的车来车往,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往何处去。

车子经过滨江路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上回南宫宸独自躲在公寓露台上喝酒的情景,如是方向一转,往香提公寓的方向驶去。

将车子开到停车场时,她果然看到南宫宸的车子停在他的专用车位上。

看到他的车子,白慕晴不由得暗松口气,他果然躲到这里来了,还好不是在外面。

坐电梯上到楼南宫宸所在的楼层,她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声,然后抬手在门板上敲了敲。

敲门只是出于礼貌,她敲完便直接摁了密码,然后推门迈了进去。

她几乎是一眼就看到朱朱的身影,此时的她手里拿着酒罐子,身穿一件低胸毛衫,红色的大衣随手扔在沙发的扶手上。

而南宫宸显然有些醉了,醉眼迷离地坐在地板上抽着烟。

听到开门声,客厅里的两人同时转过脸来,看到她时,南宫宸甚至没有将视线在她身上多停一秒,倒是朱朱迅速地从沙发上站起,含笑盯着她问道:“慕晴,你来了。”

白慕晴看了看南宫宸,又看了看笑得一脸虚伪的朱朱,胸口瞬间因为怒火而喘不过气来。

苏惜说得没错,这个女人正在按她的计划一步步地接近南宫宸,这就是她给她下套的目的!

她往前迈了一步,盯着南宫宸道:“南宫宸,你是不是已经忘记我们的约定了?”

“约定?”南宫宸嘲弄地笑了,他甚至没有看她一眼,依旧垂拉着脑袋,指间的烟在一点一点地燃烧,袅袅地释放着一绥绥好看的烟圈。

烟雾下的他,狼狈得让人心疼。

“什么约定啊?”朱朱看了看南宫宸,又看了看朱朱,忙开口解释道:“慕晴,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听以前的同事说公司出了点事,所以才过来看看宸少的,然后就陪他喝了几杯酒。”

她脸上的虚伪实实地将白慕晴刺激到了,她冲上去就是一巴掌甩在她的面上,恼怒道:“朱小姐,我原本不想追究你的,因为我知道你根本不会承认。但是你也别太嚣张了,玩完一招接一招,这么大晚上还跑来我家陪我老公喝酒?你到底是想陪他喝酒还是陪他上床啊?”

朱朱被她打了一巴掌,立刻眼泪嗒嗒地流下来,盯着她一脸委屈道:“慕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你当然听不懂了!在宸少面前你除了会哭会装还会什么?”白慕晴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拽到南宫宸面前盯着他道:“宸,你现在还看不明白这个女人的居心么?她故意制造误会,故意让我们吵架,然后好趁虚而入地把你抢回去。她明知道你不可以喝酒还大晚上的跑来陪你喝酒,如果我不赶过来,她会把你灌醉,然后爬到你的床上,一个月后再宣布自己怀孕。这都是身为无耻小三的惯用技俩,你睁开眼睛看看清楚吧!”

朱朱仍旧摇头,委屈巴巴地捂着自己的面庞:“我真的没有这么想过,从来都没有,刚刚我原本是要走的,是宸少让我不要走.......我也不知道宸少不能喝酒,宸少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你别顾着回避问题啊!”白慕晴气愤地将她推倒在地上:“你偷拿我的手机发信息,你故意制造我和宸少的误会,你敢说没有这回事吗?”

她推得不是特别用力,可朱朱还是顺势摔倒在南宫宸的身侧,她迅速地从地上爬起,摇头南宫宸的手臂哽咽道:“宸,你告诉慕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破坏你们,她不相信我难道你还不相信么?如果我有心要破坏你们,直接去找老夫人就好了不是吗?我根本不知道什么信息,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啊!”

她说完又转向白慕晴,含泪控诉道:“慕晴,我那么用心地保护你和宸少的感情,可是你却在自己犯了错之后就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来,就因为我是你最讨厌的人吗?你这么做未免太过份了!”

“你.......。”白慕晴气得几欲昏厥。

这个女人居然还有脸说自己一直在保护她和南宫宸的感情?她居然有脸说?

“如果我有心想夺回宸少,我可以直接找老夫人作主,我.......。”

“够了!”一直沉默着的南宫宸终于出声了,他震怒地吼出这两个字后,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他没有责备朱朱,也没有质疑她,而是盯着白慕晴冷冷地吐出一句:“闹够了么?闹够了就立刻给我滚!”

“宸.......。”白慕晴张了张嘴,他居然要留下朱朱让她滚?。

南宫宸往前一步凝视着她:“就算我和朱朱有点什么,那也是在你跟林安南之下,你没有资格管。”

“我说我了跟林安南.......。”

“我说了我不想听你编造任何谎言!”南宫宸打断她,指住门口的方向:“马上出去!”

“这里是我家,要滚也应该是她滚!”白慕晴抬手指住朱朱。

朱朱忙上前好声安抚道:“慕晴,你赶紧回去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马上就会走的,我发誓我没有想过要对宸少动歪心思,一点都没有。”

“你少在这里装好人!”白慕晴看着她脸上的虚伪就厌恶不已:“这是我家,我会收拾!”

南宫宸不耐烦地往她面前迈了一步,一把攥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大门的方向拽去。他的脚步不稳,拽得白慕晴的身体也是摇摇晃晃的,可力道却大得很,一下便将白慕晴推出了门口。

白慕晴一边挣扎着一边气急败坏道:“宸,你在做什么?难道你真的打算留她在这里过夜了吗?”

“跟你没关系!”

“怎么跟我没关系?我告诉你,如果你跟她上床了,你就再也没有机会摆脱她了.......!”

白慕晴死死地扳在门棱上的手掌被南宫宸强行掰开,‘砰’的一声,门板被重重地合上,紧接着是大门落锁的声音。

在门板合上的那一刻,她分明看到朱朱脸上流露出得意的讥笑。她呆呆地站在门口,瞪着已经合上的门板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被人这么无情地轰出来,她本该扛起自尊掉头就走的,可是脚步却无论如何也挪不开。心里只有一个声音,不能让朱朱留在里面过夜,不能让她的奸计得逞。

南宫宸现在醉了,自控能力肯定会很差,肯定会上她的当的。

她在门口呆站了片刻,她开始思索着该怎么重新进入屋子。大门被南宫宸落了锁,她根本进不去,环视一眼四周,她的目光突然落在旁边的那扇门上。

那是林安南的公寓,她记得南宫宸上次喝醉的时候是从他家阳台跳到林安南家的,她是不是也可以从这边爬到那边去?

虽然这么做很危险,可是为了阻止朱朱的奸计,她决定豁出去了。

她走到林安南的公寓门口,试探性地摁了一遍密码,上回她进去的时候林安南的密码并没有换,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依旧是那个密码。

她推门进去后环视一眼四周,里面还是和她上回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她迈步直接往露台的方向走去,站在护栏边上横量了一下两边的间距。

光看一眼,她的腿就软了。

两楼间的距离还是挺大的,以她的力度根本不可能像南宫宸一样轻松跨过。

她深吸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爬到护栏上,决定顺着墙体攀爬过去。

*****

南宫宸虽然喝醉了,朱朱却没有醉,她将桌面上的狼藉收拾干净后,打量着脸色比刚刚更加难看的南宫宸道:“宸,你早点回卧室休息吧,我这次真的要回去了。”

南宫宸兀自伸手去拿桌面上的啤酒,朱朱忙伸手压住他的手背道:“别喝了,如果我知道你不能喝酒刚刚就不会让你喝的,酒我都打包走了,你自己好好的知道么?”

她口里说着离开,动作却没有离开的痕迹,依旧坐在南宫宸的身侧看着他。

南宫宸不吭声,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宸少,你听到我在说什么了么?”她又问。

南宫宸仍然不吱声,耳朵一直在听着门外的动静,然而门口却安静得没有丁点声音。

她走了吗?他在心里问道。

朱朱突然感觉到露台上有人影在晃动,她讶然地抬起脸,发现这边的墙体上有一只手掌紧紧地扳在墙上,那是一只修长纤细的女性手,是属于白慕晴的。

她不动声色地从地上站起,对南宫宸道:“宸,我先回去了。”说完,往露台的方向走去,一边道:“我替你把门窗关好,你千万别擅自打开,不然会着凉的。”

她走到落地门边,看着白慕晴的一只脚即将迈过来时,突然尖叫一声:“啊!慕晴你在做什么?”

白慕晴被她吓了一跳,脚下一滑身体瞬间往下沉了一沉,同样是一声尖叫出口,她眼明手快地抱住护栏的边沿,险险地将自己的身体挂在护栏上。

冷汗瞬间从她的额角上沁出,原本就发软的腿脚更加酸软无力起来。

她盯着向自己跑过来的朱朱,脸上涌现出一抹惊恐,虽然这个时候的她挂在这里很惊险,很需要人尽快把她拉上去。可是她知道朱朱不可能真心救她,她不但不会救还会将自己抛下去。

“你想干什么?走开.......。”她惊恐地瞪着朱朱警告道。

“慕晴你怎么这么傻?快上来,快点.......。”朱朱一边去掰她扣在扣在护栏上的手指,一边情急道。

白慕晴被她吓坏了,死死地扣紧护栏尖叫:“我不用你管,赶紧给我滚开!滚开听到没有.......。”

“慕晴,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你这样子很危险!”朱朱‘心急如焚’地嚷着,并将她其中的一只手从护栏上掰开握在自己的手中。

白慕晴被吓得脸色苍白,当她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的时候,那只被朱朱掰开的手腕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扣住。她怔了一下,居然看到了南宫宸的身影。

南宫宸终于来救她了,他终于出现了.......。

她居然感动得泛出泪花来。

南宫宸使劲将她从护拦外头一把掀了上来扔在地板上,怒吼随之而至:“你到底想干什么?”

惊魂未定的白慕晴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冷汗也在涔涔地往下滑落。她抬眸扫了一眼震怒的南宫宸,一时间失了声音。

南宫宸俯身将她从地上拎起,瞪着她怒吼:“你还记着他家的密码?你居然还记着?舍不得那个屋子是不是?”他的手指一挥,指住隔壁:“那里面有你们爱的记忆对么?你们是不是背着我三天两头地在里面约会?”

其实他只是气绝了她刚刚的行为,万一他出来晚了,她从这里掉下去的话还有命活么?

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胡方乱语些什么,只顾发泄心底的怒火,只顾骂她。

“宸,你先别生气,慕晴只是想进来陪着你,并没有别的想法。”朱朱在一旁安抚道。

白慕晴好不容易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她扫了一眼口是心非的朱朱,这个女人刚刚可是想把她扔下去的,幸好南宫宸出现得及时,不然她现在早就已经摔到一楼去了。

她轻吸口气,盯着南宫宸道:“我不管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反正今晚我一定要留在这里,我不会让这位小贱人的奸计得逞的!”

朱朱扫了气愤的南宫宸一眼,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微笑着说道:“宸,慕晴为了守住你连死都不怕,你还要怀疑她对你的真心么?既然慕晴在这里,那我就放心回去了。”

南宫宸却扭头冲她吐出一句:“别走。”

朱朱扫了白慕晴一眼,小声道:“宸,别闹了。”

“走,我们继续喝。”南宫宸恨恨地剜了白慕晴一眼,搂过朱朱的肩膀往客厅里面走去。

看着他们两个往屋里走去的背影,白慕晴顿时心灰意冷,她幽幽地从地面上爬起,跟在他们身后往屋里走去。

朱朱知道白慕晴今晚是不会走了,也不敢再打什么歪主意,回到客厅后便开始泡起了茶,一边泡茶一边说道:“宸少,酒咱们就不喝了,喝点清茶醒醒酒,然后早点休息好么?”

白慕晴看着南宫宸又回到原位坐了下去,看着朱朱一边泡茶一边假情假意地让事实劝南宫宸原谅自己,实在听不下去的她只好回到卧室。

客厅里面隐隐约约有谈话声传来,大多数都是朱朱在说,南宫宸在应和着。说着说着便又说到小时候的事情上去了,直到临近十二点的时候,朱朱才假意地走到她的卧室门口冲她说道:“慕晴,宸已经困得睡着了,你看着他,我先回去了。”

白慕晴走出来扫了一眼靠在沙发上不知真睡还是假睡的南宫宸,随即嘲弄地冲朱朱道:“真是不好意思,坏了你的大计。”

“慕晴,宸少已经睡着了,你就别再演戏了。”朱朱微笑了一下:“我先走了。”夹台扔圾。

白慕晴只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脏又开始被她刺激得沸腾了,到底是谁在演戏啊,这女人反咬人一口的工夫还真是了得!

朱朱含恨地离开了公寓,白慕晴含恨地将大门上锁。

只有南宫宸在沙发上睡得一脸祥和,站在沙发前注视了他片刻,白慕晴幽幽地替他拉好身上的毯子嘲弄地一笑:“你们当初在一起的恋爱时的日子很精彩嘛。”

她猜测南宫宸此时并没有睡着,不然朱朱不会演那一出。

“如果我没来,这个时候你们应该是抱在床上无尽缠绵,无尽回忆过去的时光吧?”虽然刚刚那一幕很惊险,甚至差一点要了她的命,不过她并不后悔。

她难过的是,明明自己是在用生命保护这段婚姻,他却还是一次一次地中了别人的诡计,一次次地误会她。

*****

第二天,白慕晴一觉醒来,屋里已经空了,到处都没有南宫宸的身影。

她在屋里转了一圈,没看到南宫宸的身影,弄早餐的心思也没有了,随意地收拾了一下自己便前往公司上班。

到达公司时,她特别留意了南宫宸的专用停车位,当她看到车位上空空的时,心里不禁一凉,然后拿出电话拨通颜助理的号码。

颜助理给出的答复是没见到南宫宸过来上班,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像南宫宸这么敬业的人,平日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扔下工作不管的,可是今天.......。

白慕晴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公寓的,是昨晚就离开了吗?还是今天早上才离开的?

她轻吸口气,试探性地拨打了一下南宫宸的号码,结果手机关机。

一整天的时间南宫宸都没有到过公司,而白慕晴的心也来越不安,连上班都没心思了。下午她索性提早下班回家,她以为南宫宸会回家,可是没有,根本没有南宫宸的身影。

她在屋前屋后找了一圈,结果没有找到南宫宸,反而被老夫人堵在了一楼的餐厅里。

她心虚地唤了声:“奶奶。”

老夫人睨着她,语气满满都是不悦:“看来你越来越不把我这位老太婆放在眼里了。”

白慕晴知道她指的是昨晚,如是慌忙解释道:“奶奶,昨晚大少爷在公寓里,我担心他所以才会跑去公寓里陪他住了一晚的。”

“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准出去?”

“有.......。”

“那就是故意违背我的意思了?”

“不是,奶奶我没有故意违背您的意思,我只是.......。”

“说再多也不过是借口!”老夫人打断她,随即扭头冲一旁的何姐道:“把她送到祠堂去。”

一听到祠堂,白慕晴瞬间怔住了。

往日里她恐惧家法,是因为祠堂那地方太可怕了,她害怕得不敢去。可是这次她不仅仅有害怕,更多的是因为南宫宸不见了,她还要去把他找回来,她不能被关在祠堂里。

她慌忙摇头,一脸乞求道:“不,奶奶,我求求您了可不可以明天再让我去跪祠堂,我今晚还有事情要做。”

“你今晚还要出去?”

“我.......大少爷今天一天没去公司,我担心他,我想去把他找回来。”

“宸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奶奶.......。”

“闭嘴!”老夫人打断她。

何姐在一旁解释道:“少夫人,您就不用担心大少爷了,他不是小孩子,做任何事情他自己有分寸。”

何姐会这么说,是因为大家都了解南宫宸的个性,他成熟稳重,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想不开或者做出极端的行为来。老夫人当然知道这两天小两口在吵架,而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自然不会给机会让白慕晴出门去寻找南宫宸。

白慕晴最终还是被强行送到了祠堂。

冬天本来就天黑得早,她环视着四周,体内那种毛骨耸然的感觉渐渐地涌了上来。

因为心里有事,她倒是没什么心思去胡思乱想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了,反而满脑子都是南宫宸现在在哪里?今晚会和一起度过?会是朱朱吗?

朱朱昨晚没有达成目的,今晚一定会故技重演的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她今晚肯定能得逞了。

想到他们两个极有可能在一起的场景,白慕晴就又气愤又痛心。

她闭上眼,只想让这个夜晚快点过去。

*****

漫长的夜晚好不容易才熬过去,白慕晴拖着又累又软的双腿走出祠堂,回到主屋。

这个时候的她很需要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可是当她看到空荡荡的宅子时,还是忍不住问小绿道:“人呢?都上哪去了?”

以往的这个时候,宅子里正是吃早餐的时间,一楼也必定是极其热闹的。

小绿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后摇头:“不知道。”

“小绿,这么重要的事情难道你真打算瞒着少夫人么?”朴恋瑶自己摇动着轮椅从屋里走出来。

白慕晴听她这么一说,立刻盯着她问道:“出什么事了?”

朴恋瑶盯着她说:“大嫂,虽然奶奶说这事不用通知你,但我觉得不应该瞒着你,毕竟你是大哥的妻子。”

“到底什么事啊!”白慕晴崩溃地嚷了一声。

她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里,朴恋瑶却还在说这些废话。

“大哥昨晚发病了,现在在医院里。”朴恋瑶说。

白慕晴的心脏蓦地一颤,失声问道:“怎么会这样?”

“据说是昨晚跟安南表哥喝酒喝过了量,所以.......。”

“安南.......。”白慕晴呢喃着吐出两个字。随即快步往楼上跑去,连衣服都没有换便拎着车钥匙出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