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静夫人/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知道南宫宸每次住院都是在宏恩医院的,所以连问都没问便直接将车子开往宏恩医院。当她赶到医院的时候,远远便看到老夫人和沈恪兄妹坐在急救室的走廊上。

老夫人已经急出了眼泪,沈心正在一旁边好声安抚着。

白慕晴放慢脚步。看了看急救室的大门,又看了看在场的几人,几乎是屏住呼息问出一句:“大少爷怎么了?”

听到她的声音,老夫人幽幽地抬起头来,伤感的眸子一点一点地被怒火染上,随即冲她吼出一声:“你还有脸跑来这里?你给我滚!”

白慕晴被她吼得心头一颤,忙道:“奶奶,我现在只想知道大少爷怎么样了,请您别再这样对我好么?”

“如果不是你跟安南不清不楚的惹宸伤心,他会跑出去喝酒么?会喝出病来么?”老夫人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扬手便是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我警告你,如果宸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给他陪葬!”

白慕晴被打了一巴掌,可是她并没有退缩离开,而是含泪道:“奶奶,如果宸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给他陪葬的,因为我是他的妻子。也正因为我是他的妻子,所以我才最应该留下来的不是么?”

她一手抚着被老夫人刷痛的面颊,继续说道:“我跟林安南什么关系都没有,大少爷误会我,您不能跟着他一起误会我啊。”

“误会?安南都已经承认他跟你一直有关系了。”

“林安南他说谎!”白慕晴更加焦急了,她没想到林安南会对老夫人说这种谎言,老夫人可是会当真的啊!

“奶奶,您别生气了。”沈心搂着老夫人安抚道:“安南表哥一直在国外,他和表嫂怎么可能有关系嘛。”

“对呀。奶奶,我还是送您回去吧。”沈恪走过来扶住老夫人的另一边手臂:“表哥肯定不会有事的,您安心回去休息吧。”

老夫人仍然气呼呼地瞪着白慕晴,而白慕晴只是垂着头,一句话也不敢再刺激她。

这个时候急救室的门开了,一干医护人员推着昏迷的南宫宸从急救室里面走出来,白慕晴怔了一下,慌忙迎了上去。

当她看到脸色发白,唇色发紫,脸上甚至还有伤的南宫宸时,心里瞬间如被刀绞。老夫人看到病床上的南宫宸更是哭出了声音,拉着医生的手问道:“他的脸怎么了?这到底怎么样了?”

一直在跟踪南宫宸病情的张医生拍了拍老夫人的手背安抚道:“老夫人您放心吧,宸少脸上的都是皮外伤。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真的吗?”老夫人追问了一句。

医生点头。看了大伙一眼后将南宫宸往加护病房推过去。

看到医院将南宫宸送进了加护病房,白慕晴心头一凉,追上去抓住张医生的衣角情急道:“医生,您不是说宸少很快就会醒来的吗?为什么还要把他送到重症病房去?难道.......。”

张医生扫了老夫人一眼,压低声音道:“少夫人,不瞒您说,宸少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我也不知道,我刚刚那么说是为了不让老夫人担心。”

白慕晴原本就发凉的心脏又是一冷,屏息追问道:“宸少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酒精伤到胃了?”

“胃倒是没问题,不过这次犯病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严重,所以.......。”张医生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张医生的话让白慕晴倒吸口气,瞬间僵在原地。

半晌,她才转身默默地回到老夫人跟前,老夫人盯着她冷声问道:“医生跟你说什么了?”

白慕晴轻吸了口气。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道:“我刚问医生大少爷是不是被酒精伤了胃,张医生说没有,大少爷估计很快就会醒过来了,奶奶您放心吧。”

“为了安抚老夫人,她也只能和张医生一起说谎了。

老夫人也不知道信还是不信,但最终还是被沈恪带离了医院。

老夫人一走,白慕晴立刻转向沈心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少爷怎么会跟林安南一起喝酒呢?”

沈心看着她,语气中也有着掩饰不住的责备:“我听安南表哥说是大表哥去找他喝的,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不过大嫂.......。”沈心顿了顿,才又说:“你别怪我多嘴,大表哥虽然性格不太好,但对感情却是很忠诚的,但初他被朱小姐伤透了心。好不容易才从朱小姐的阴影中走出来,希望您不要再让他重蹈当年的旧路,别再让他因为爱情受伤害了。”

白慕晴看着沈心,很是无奈道:“沈心,连你也不相信我吗?我跟林安南真的是清白的。”

“这个.......。”沈心无所谓地笑笑:“我相不相信你不要紧,主要得大表哥相信你啊。”

白慕晴不说话了,南宫宸不相信她,一直都不相信她啊!

在医院里等待南宫宸醒来的时间里,白慕晴越想越不安,越想越恼火,她终于主动拿出手机拨通了林安南的号码。

电话那头很快便传来林安南的声音,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白慕晴便立刻问道:“你在哪?”

“我在医院,你往后边看。”林安南不紧不慢道。

白慕晴回过头去,果然看到林安南正手执电话往这边走过来。

她挂上电话后,立刻冲上去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恼怒道:“林安南,你不知道宸少他不可以喝酒吗?你为什么还要让他喝那么多?”

林安南被她甩了一巴掌,只是脸颊往旁边偏了一下,然后便像无事人一般转回头来,打量着她的同时甚至还抬手去抚摸她的脸颊关切道:“你的脸怎么了?怎么红红的?”

那是被老夫人打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手指印。

白慕晴抬手将他的手掌拍下去:“少在这里假好心!”

“慕晴,你先别这么生气。”

“宸现在醒不过来,你居然还要我别生气?”白慕晴气得又是一巴掌甩向他的脸颊:“你故意的对不对?你是不是存心想要害死宸?”

她这一巴掌没有成功地打在南宫宸的脸上,反被他捉住了手腕。

林安南终于也恼火怒:“你为什么不问问我脸上的伤是从哪里来的?你怎么不问问我昨晚喝了多少?在你心里就只有南宫宸一个人吗?”

“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的心里只有南宫宸!”

“那你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是非不分吧?”林安南愤怒道:“我告诉你,昨晚是南宫宸找我的,是他找我打架也是他找我喝酒,不是我找他!”

“你说什么?”白慕晴愣愣地瞪着他:“你们打架了?”

“没错,是他找我打的!”

怪不得南宫宸的脸上有伤,也是在这一刻,白慕晴才发现林安南的嘴角也是肿的,刚刚只顾着生气她根本没有留意到他的脸。

不过.......不管怎么样,林安南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南宫宸却躺在加护病房里面醒不过来。想到南宫宸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她的泪水便止不住地往下掉。

她含泪盯着林安南:“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你终于满意了吧?”

“慕晴.......。”

“你不要叫我!”白慕晴打断他,停留在他的脸上的目光多了一份哀求:“安南,如果这次宸幸运地醒过来了,我可不可以求你放我们一马?不要再对我纠缠不清了。”

林安南冷笑反问:“那么如果他不幸地死了呢?你是不是可以回到我的身边来?”

“你闭嘴!”白慕晴气结地吼道:“宸不会死的,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谁知道呢?”林安南不以为然地冷笑:“明明一直是他不肯放我们一马,你却反过来要我放你们一马?你不觉得这样很可笑么?我真后悔昨晚没有让他多喝几杯更烈的!”

“你.......!”白慕晴气结地抬手打他。

林安南像刚刚一样捉住她的手腕,恼怒地将她的身体往前一抽,怒道:“白慕晴,你为了他今天已经第三次打我了!我警告你,人的忍耐是有极限的!”

“既然知道人的忍耐是有极限的,那你为什么还一次次地触我的底线?”白慕晴奋力地将手腕从他的掌心抽了回来,往后退了一步瞪着他:“我发现你根本就是走火入魔了,没救了!”

说完,她转身便走。

林安南盯着她快步离去的背影冷笑低喃:“即便是走火入魔成为疯子,我也不会放弃你的.......。”

******

等了一整天,南宫宸依然没有醒过来。

白慕晴渐渐地从上午对南宫宸的担忧转变成连坐立都不安,自从她嫁入南宫家之后,南宫宸犯病的次数不少,但却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这么久醒不过来的。

她不知道南宫宸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可是一连两天都喝醉,原本就不能喝酒的他肯定吃不消啊。

在加护病房外面守了一天,白慕晴连水都没有喝过一滴,还是沈心下课后给她带了吃的过来。

看着沈心手里的点心,她却没有丝毫的胃口。

“大嫂,你得吃点东西才有力气照顾大哥,别等大哥醒来了你,却倒下了。”沈心递给她一瓶拧开的矿泉水:“先喝点水。”

“谢谢。”白慕晴从她手中接过水瓶喝了一口,喃喃地问道:“你说大少爷他为什么一直不醒来呢?”

“不知道呢。”沈心同样是一脸担忧。

他为什么要跑去跟林安南打架,为什么要跑去跟林安南喝酒?为了发泄心里的怒火?看来他心里的火气真的很大!

刚食不知味地吃了点东西,老夫人便过来了,椅子上的两人迅速地站起身子迎上去。

“奶奶,您怎么过来了?”沈心挽住她的手臂问道。

老夫人扫了一眼南宫宸所在的病房门,痛心地说道:“宸在这里生死不明,我在家里呆着也是心神不宁啊。”

“可是,奶奶,这里是医院病菌多,对您的身体不好。”沈心冲一起过来的沈恪道:“哥,你还是带奶奶回去吧。”

沈恪无奈地耸耸肩:“是奶奶非要来的。”

“我自有分寸,不用你们操心我。”老夫人说完,对沈恪道:“去把张医生给我叫过来。”

“奶奶,张医生刚从病房出来,他也不知道宸什么时候才会醒来。”白慕晴说道。

老夫人将目扫向她,她便立马心虚地低下头去。

她以为老夫人又会狠狠地责骂她一顿,毕竟是她把南宫宸害成这样的,不过老夫人并没有这么做,反而用极度无奈和伤感的语气对她说:“你跟我一起回家。”

白慕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叫自己回去,只是不管为什么她都不能离开这里啊!

“奶奶,我要留在这里等大少爷醒来。”她说。

老夫人气结:“宸被你害得能不能醒来都还是个问题,你怎么等?有什么资格等?”

“大少爷一定会醒来的,奶奶,请您让我留在医院里等他吧,求您了.......。”白慕晴情急之下用手扯了扯沈心的衣角,希望她能帮自己说句好话。

沈心却只是对她摇了一下头,示意她别惹老夫人生气。

谁都知道老夫人的脾气,求情根本就是没有用处的。万一惹毛了她,这辈子都不让她靠近南宫宸一步都有可能。为了给自己一条后路,她只好乖乖闭了嘴。

老夫人交待沈恪和沈心留在医院,自己则在何姐的陪伴下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大嫂,你快跟奶奶回去吧,别惹她老人家发火。”沈心小声对白慕晴道。

白慕晴轻吸口气,抓住她的手:“沈心,不管大少爷有什么情况,请一定要及时通知我,拜托你了。”

“我会的,你放心吧。”

得到沈心的承诺后,白慕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重症病房,跟着老夫人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老夫人让王叔把车子直接开到后院的祠堂门口,然后让白慕晴下车。

站在祠堂门口,白慕晴以为老夫人又要将自己关入祠堂去家法伺候,正想开口表达抗议,何姐冲她使了个眼色让她跟上。

白慕晴看着老夫人跟何姐一起走进去,心想如果老夫人要将她家法处置,根本不会亲自送她到祠堂来。没有时间给她多想,老夫人跟何姐已经迈进去了,她不得不跟上。

一直以来,老夫人和南宫宸都很抗拒她到祠堂来,即便是对她处置家法的时候也会有人守着不让她往里面迈进去一步。虽然她对这个祠堂充满着疑惑,可自从上回被南宫宸发过火后,她就再也没有往祠堂里面一探空间的想法了。

可是今天,老夫人居然带着她直接绕过祠堂前厅往后面走去。

虽然里面的灯都打开了,可是光线依旧是昏暗一片,穿过一道木门,越往后方走白慕晴心里越是恐惧得发毛。她不自觉地加快步伐,盯着老夫人的背影问了句:“奶奶,您要带我去哪?”

不会是把她扔在后厅去实行家法吧?还是要把她关起来?强迫她跟南宫宸分开?又或者把她杀了?

她不知道老夫人以前是怎么处置南宫宸前六任妻子的,所以她恐惧,越往后走越恐惧。特别是此时的老夫人不搭理她,不回答她的问题,脸上的表情也是诡异得吓人。

在迈入后堂的那一瞬间,白慕晴咬了咬牙,转身便往回时的方向逃离。然后原本开启的木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关上,她愣了一下,扭头望向身后的老夫人。

老夫人手里拄着拐杖,目光清冷地睨着她。

“你们.......想干什么?”白慕晴惶恐地打量着她们,脚步一点点地往后退着。

老夫人看着她脸上的惊恐,嘲讽地一笑:“白小姐不是一直都很好奇关于南宫家的秘密么?怎么?这会却没胆量跟我一起进去了?”

白慕晴怔了一怔,愕然地盯着老夫人。

她说什么?

对任何人都隐瞒的南宫家秘密,今天却要告诉她?而且还是老夫人亲自告诉她的?

没错,她是很想知道南宫家的秘密,很想知道关于命定情人的秘密,既然老夫人愿意告诉她,她当然是很高兴听的。

她的脚步没有再后退,反而往前迈了两步盯着老夫人小心翼翼道:“您真的愿意告诉我?”

为什么?老夫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老夫人没有理会她,而是转身迈入了后堂。

白慕晴环视了一眼诡异的四周,慌忙迈步跟了上去。

步入后堂,她看到了记忆中的那幅‘静夫人’画相,头皮瞬间一麻。这个一直以来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是梦是真实的场景,她居然再一次看见了。

上回她在祠堂里面晕倒的时候,她明明记得自己看到了‘静夫人’的画相,看到了躺在水晶棺里的女子。可南宫宸却非说她是晕倒在前厅的,她看到的一切都不过是恶梦一场。

现在看来,这根本不是恶梦,而是现实!

她记得画相后面是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具被黄色绸缎遮盖着的水晶棺,她的目光直直地钉在那扇加了锁的木门上,心跳快得几乎要蹦出体外。

“少夫人,把这柱香点上吧。”身侧突然响起何姐的声音。

白慕晴稍稍回过神来,扭头看到老夫人正在上香,何姐手里举着一柱已经点上的香。她颤抖着抬起双手,从何姐手中接过冒着火星子的香。

老夫人睨了她颤抖的双手,凉凉地吐出一句:“如果害怕现在还可以离开,我不勉强。”

白慕晴吞了口中唾液,咬咬牙道:“我不怕。”

她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机会自然不会随便放弃,哪怕她此刻是真的很害怕。

上完香后,老夫人来到了那扇上着锁的木门前,何姐用钥匙将门锁打开,带头迈了进去,并且将里面的灯打开。依然是那种昏黄暗淡的小灯,视线不是那么的好,但白慕晴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具披着绸缎的水晶棺。

和上回她看到的时候一模一样,连位置和摆放都没有变过。

当何姐准备将水晶棺上的绸缎掀开时,白慕晴慌忙出言制止道:“不用了!”

何姐抬眸着她着,白慕晴颤声道:“我.......上回我已经看见过了.......不用再看了。”

其实上回她并没有将水晶棺里面的女人的脸看得很清楚,也早就忘记她长什么样了,上回看到的时候她差点被吓掉了半条命,现在她不想看也不敢看。

她转向老夫人:“奶奶,您告诉我实情就好,我害怕看到她。”

老夫人却并未如她所愿,而是一把将水晶棺上的绸缎扯了下去。白慕晴低呼一声,本能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脸,身体颤抖得更加利害了。夹尽在扛。

苍天啊,她这辈子从未见过死人,就连外婆的遗体都没有见着过,现在却跟一个莫明其妙的死人走得这么近?还要在这诡异的大晚上与她面对面?

“他就是宸的前世情人,是宸曾经亏欠过的女人。”老夫人的声音缓缓地响起,一字一句,静谧中显得格外诡谲。

白慕晴怔了怔,捂在脸上的双手一点一点地放了下来,盯着老夫人道:“您说什么?”

南宫宸的前世情人?这个传说中的人物是真正存在的?而且就是眼前这位沉睡的清丽女子?白慕晴仍然不敢去看棺内的女人,只是愕然地盯着老夫人。

“你没有听错。”老夫人盯着她:“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听到的传言是什么样的,不过传言并不会空穴来风。宸上辈子确实亏欠过一个女人,并且需要他在这一辈子来还,这是上苍的安排,我们谁都无力改变。”

白慕晴确实听说过这个传言,可她从未相信过。在她看来,现在都已经是新时代了,那些封建迷信的传言是不值得相信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南宫家的祠堂居然还藏着这样一个女人。

上辈子的情人,那得是多久?一百年?还是一千年?

“要怎么还?”她注视着老夫人问。

“找到宸这一世的命定情人。”老夫迟疑了片刻,才有所保留地吐出这么一句。

“这就是您一直在找命定情人的原因?”

“没错,只有找到了她,宸才能活得下去。”

白慕晴心里乱糟糟的,恐惧的感觉丝毫不减,她还有满二子的疑问要问,可是却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半晌才颤声问道:“一定要把她留在这里么?”

她觉得把一个死人存放在宅子里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也是很不应该的事情,为什么不把她入土为安呢?她不明白。

“这个你以后就能知道了。”老夫人淡淡地说完,随即睨着她冷笑:“你不看看她么?她可是宸上辈子的命定情人,是害宸患上怪病的人,也许这辈子,宸还会因为她而再也醒不过来。记住她的脸,万一宸这次醒不过来,你至少还能找到一个恨之入骨的对象。”

老夫人的话让白慕晴的头皮又是一阵发麻,她最终还是幽幽地将视线移到水晶棺上,隔着透明的棺体,她看到里面的女人像上回一样小脸微微向里侧着。发丝如缎,安静祥和,如果不是面色苍白,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个没有生命的女人。

看着她,白慕晴只觉得呼吸困难,手足无力,随即双腿一软差一点就栽倒在地面上。

******

白慕晴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祠堂里面走出来的,怎么回的卧室。直到老夫人重新来到她的面前,她才幽幽地从沙发上站起盯着老夫人道:“奶奶.......我一直觉得什么命定情人,什么传说都是假的.......咱们把那个女人入土吧,别再自己吓自己了.......。”

何姐将手中的水杯递到白慕晴手里:“少夫人,先喝杯水压压惊。”

白慕晴接过水杯咕嘟咕嘟几声便将里面的水喝光,喝过水后,心情确实平静了一点。

她看着老夫人走到自己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听到她用淡漠的声音说:“我让你去看‘静夫人’不是为了跟你分享南宫家的秘密,而是想让你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看来你还是一点觉悟都没有,真是令我太失望了。”

白慕晴望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一旁的何姐道:“少夫人,老夫人的意思是,大少爷已经陷入生命危险的地步了,如果您还霸占着少夫人的头衔不让大少爷娶他该娶的命定情人,那么大少爷肯定会凶多吉少。”

白慕晴并非没有猜到老夫人的想法,这是这想法.......。

她一脸不可思议地打量着二人道:“大少爷他现在需要的是好的医院,而不是传言中的命定情人。”

“这事不需要你相信,如果你还想让宸活下去,那就主动离开他。宸这次能昏迷那么久,即便是醒过来了身体也会变得比原来更差,他既便能熬得过这次,能不能熬得过下次仍然是个未知数。”

老夫人说完闪了一下眼中的泪花,语气也多了一层哀求,注视着她:“白小姐,算我求你了好么?离开宸,让他娶他该娶的人,给他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老夫人居然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白慕晴心下无措,忙道:“奶奶,您别这么说,我当然希望大少爷长命百岁,我.......。”

“那就离开他啊。”

“我.......。”白慕晴情急道:“奶奶,您有没有替大少爷想过呢?他并不想跟我离婚,也根本不想娶自己不爱的女人。如果我走了,他一定会受尽打击,然后像这次一样伤害自己的。”

“你放心,他不会的。”老夫人说得胸有成竹。

白慕晴不解:“您怎么知道?”

“因为这个女人并非他不爱的女人。”老夫人道:“相反,他爱这个女人比爱你还要多,如果他们两个结婚了,宸也一定会过得幸福快乐。”

“什么意思?”白慕晴原本就被吓掉了一半脑细胞的大脑,此刻实在是无法跟上老夫人的思路。

南宫宸很爱的女人?除了朱朱南宫宸还爱过谁?

想到朱朱,她的心里瞬间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想起前天晚上在公寓里朱朱的话。

朱朱曾辩驳她说如果她想跟南宫宸复合,只需要找老夫人出面做主就行了。当时她听了并没有放在心上,如今想来,原来是这个意思。

“我想你应该知道当年宸跟朱小姐的关系吧?说实话那个女人我第一眼看了就不喜欢,但没办法,谁让她是宸的命定情人呢?我只能让她代替你嫁给宸。”

朱朱!果然是朱朱!

白慕晴惊得半天说不上话来,她怎么也没想到朱朱终有一天会成为南宫宸的命定情人,缘份,果然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啊!

如果真是朱朱的话,那么南宫宸娶了她确实可以过得很幸福,这一点她相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