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等他醒来/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来大家都知道这个秘密了,南宫宸知道,朱朱自己也知道,一直以来不知道的只有她自己罢了!她突然觉得有些可笑。有些悲哀,更不知道大家瞒着她的目的是什么!

不对,如果南宫宸知道朱朱是南宫家苦苦寻找了三十年的命定情人,是他这一世该娶的女人,他为什么不跟自己离婚娶朱朱?

在明知道朱朱就是他的命定情人后,他仍然选择了她这位原配妻子,这是不是代表着.......他对她的感情比对朱朱还要深吗?

想到这一点,白慕晴心里除了感动外,更多的是愧疚和难过,南宫宸一心待她,她却还是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给了朱朱陷害自己的机会!

这次南宫宸会犯病都是她的错,都是被她害成的!

她抬手抹了一把眼里不小心滑落下来的泪水。从沙发上站起。

“你上哪去?”老夫人睨着她没好气道。

“我要去医院陪着大少爷。”她说。

老夫人蓦地跟着从沙发上站起,冲她怒吼:“你这是在故意跟我对抗么?”

“奶奶,对不起,我必须等到大少爷醒来才能答复您。”白慕晴歉疚地冲她屈了一下腰,然后转身快步往卧室门口走去。

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老夫人气结,何姐忙搀住她的手臂安抚道:“老夫人,您先别生气,少夫人她.......。”

“她怎么了?我看她根本就是仗着宸喜欢她不把我放在眼里!”老夫人气冲冲道:“当初就不应该让她进门的,都怪王大师!”

“老夫人,您别生气。少夫人就是这个性.......。”何姐无奈道:“您看她刚从祠堂出来,刚被吓掉了魂儿,这会才半小时不到,立马便将那事给摆在脑后了。”

换成别人早就被吓得精神失常了,也只有她,这大晚上的居然还敢一个人出门。

老夫人知道白慕晴很与众不同,这也是她最头疼的地方。

她轻吸口气,头疼地吐出一句:“打个电话去问问宸醒了没有。”

何姐点点头,转身走去打电话了。

**********

白慕晴去到医院的时候,刚好遇到张医生从加护病房里面走出来,看到白慕晴过来,他好心提醒道:“少夫人。加护病房有特别的护士看护,不需要家属,你们完全没必要在这里熬的。”

白慕晴扫了一眼病房问道:“宸少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么?”

“暂时还没有。”张医生说完忙添了一句:“不过您放心,大少爷的生命体征虽然不强,但还算平稳。”

生命体征不强?那就是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么?

张医生走后,白慕晴走到沈心身侧坐下,沈心打量着她问:“嫂子,你怎么又跑来医院了?医生说根本没必要的。”

“不知道,在家里心里更乱。”白慕晴用手摸了摸干涩的小脸,随口问道:“沈恪呢?”

“表哥这几天不能去公司,我哥的工作量加大不少,我让他回去休息了。”

“哦。”白慕晴点点头。

场面陷入沉默,白慕晴的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刚刚在祠堂里看到的那一幕,那如同恶梦一般的场景。

她扭头盯着沈心问道:“沈心。你知道祠堂里面的秘密么?你到过么?”

沈心微讶,随即摇头:“我从来没有到过南宫家的祠堂。”

“那你知道前世情人的事么?”

“嫂子,对南宫家来说我只是个外人,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沈心笑得有些自嘲。

“那你相信么?”白慕晴又问。

沈心看着她,片刻之后才道:“每次看到表哥犯病的时候,我就会相信。”

“你居然相信?”白慕晴不可置信地低喃,她以为像沈心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肯定不会信的,没想到她居然信了。

南宫宸的病,看来是真的很离奇!

沈心说道:“嫂子,我们回家去吧,有什么消息张医生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

白慕晴摇头,她并不打算回去。

“嫂子.......。”

“沈心,你自己先回去吧。”白慕晴望着她道:“虽然你们大家都以为我跟林安南有关系,可我还是想说,我爱的人是大少爷,我想留在医院里陪她,希望你们大伙能成全我。”

听到她这么说,沈心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一会困了就让张医生给你安排间病房休息,别把身体熬坏了。”

“我会的,谢谢。”

沈心离开后,长长的走廊里便只剩下白慕晴一个人,一安静下来她就开始胡思乱想,脑子里乱轰轰的,一会是躺在水晶棺里的那个女人,一会是朱朱,一会又是老夫人那坚决的面庞。

她长吸口气,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南宫宸在这里住院,张医生连家都不敢回,在进行最后一次夜巡时看到白慕晴依旧坐在病房门口,他关切地问道:“少夫人,您怎么没有回家去休息?”

“我不困。”白慕晴吸了吸鼻子。

“这么长的夜,去找间病房休息一下也好啊。”

白慕晴并未接受他的好意,而是抓住他的手臂一脸乞求道:“张医生,可以让我进去看看他么?我保证就进去看看,很快出来的。”

张医生有些为难地想了想,最终没有忍心拒绝她,对她道:“跟我来吧。”

“谢谢张医生。”白慕晴感激地跟上他的步伐。

张医生让一位值班护士带白慕晴去换上防护服后,才领着她走进南宫宸的病房。

加护病房里面各种各样仪器正在运作着,白慕晴迫不及待地走到被仪器围绕着的病床前,她终于看到南宫宸了,可是南宫宸却看不到她。

他的脸色依旧苍白,脸上的伤也依旧红肿,嘴上戴着痒气罩,基本上看不到他原本样子。只一眼,白慕晴便心疼得掉下泪来。

她迈步走上去,想用手摸摸他,却又害怕碰坏了他。最终只能将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改为用期待的语气在他耳边道:“宸,你快点醒过来吧,再不醒来我就真的要离开你了。”

她不知道老夫人什么时候会把她彻底处置掉,但是她知道这是迟早的事。

今天老夫人已经明确告诉她了,不管她愿不愿意,南宫宸一定会娶朱朱的,也一定要娶她。

张医生提醒道:“少夫人,我想宸少一定能感觉到您的到来,但您不能多打扰他,所以还是请您先出去吧。”

白慕晴点点头,最后看了南宫宸一眼后,转身跟着张医生离开加护病房。

**********

昨晚一夜没睡,今天又在医院里呆了一天,白慕晴在病房门口硬撑着坐了两个小时,便再也支撑不住地睡着过去了。

她一觉睡到天际放亮,睁睛的时候目光触及到四周陌生的环境时一时间有些蒙,直位片刻之后才从迷糊中清醒过来。

反应过来的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南宫宸,不知道他醒过来了没有?

她起身看着南宫宸的病方门,然后转身快步往张医生的办公室走去。还不到上班的时间,张医生正和衣睡在休息床上,看到他还在睡,白慕晴不好意思打扰他了。

她只好转到值班护士面前,盯着她们情急问道:“宸少醒过来了没有?”

护士小姐摇头:“我刚才去查了房,宸少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

白慕晴那带着小小期盼的心脏,瞬间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凉透了。

已经一天一夜过去了,南宫宸还没有醒!

以往他都是夜里发病,早上醒过来的啊。到底为什么?难道他真的不打算醒来了吗?

白慕晴稳了稳绞痛的心脏,拖着发软的脚步离开医生办公室,转出走廊时,她远远地看到朱朱从电梯的方向走过来。

脚步一顿,她随即咬咬牙迈步走了上去。

“你来做什么?”她出口便是一句恼怒的质问。

朱朱望着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慕晴,我来看看宸少啊。”

“你把他害成这样,还有什么脸来看他?”白慕晴说着用手去推她的身体,一边推一边气愤道:“你走,走开.......!”

她才不管她是什么命定情人呢,她只知道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跟林安南勾结陷害自己,南宫宸不会发病。如果不是她为了实施自己的计谋跑去公寓陪南宫宸喝酒,南宫宸有可能也不会病得这么严重。

总之南宫宸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全是这个女人和林安南害成的!

“慕晴,你不要这样,我真的只是想来看看宸少,没有别的意思.......。”

“宸少现在躺在那里醒不过来,也看不到你,你这是要演给谁看?给我么?”白慕晴睨着她更加气愤了:“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思演戏?”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夹庄边才。

“你明白得很!”白慕晴盯着她:“我不明白,既然你已经知道老夫人会做主让你嫁给大少爷,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机地陷害我。”

“我怎么陷害你了?”

“我明白了,你不但要得到南宫宸的人,还要得到他的心,对么?你的野心倒是挺大的。”

“我.......”

“我不想听你说话,给我滚!”白慕晴不耐烦地打断她。

“我看该滚的人是你!”走廊另一头突然响起一个冷漠的低斥声,白慕晴怔了一怔,随即讶然地回过头去,终于明白为什么南宫宸明明不在场,这位朱小姐还要演得那么委屈了,原来是演给老夫人看的。

她轻轻地吸了口气,冲老夫人轻唤一声:“奶奶。”

“这里是医院,你们这么吵吵嚷嚷的像话么?”老夫人扫视了一眼二人,最终将目光停在白慕晴脸上:“白小姐,朱小姐是宸即将要娶的女人,她比你更有资格留在医院里。”

白慕晴看了朱朱一眼,心里凉嗖嗖的,这一刻终于来临了,朱朱很快就要取代她了。

朱朱乖顺地对老夫人道:“奶奶,您先不要这么说,我说过,我会尊从宸少的意见,如果他不想离婚,那么.......。”

“离不离婚谁说了都不算,除了我。”老夫人冷硬地打断她。

朱朱不说话了,低垂着头站在那里。

老夫人转向白慕晴,严厉的眸子闪动着不悦:“白小姐,到了这一刻,你仍然不相信命定情人的存在么?”

白慕晴哑言。

“是不是非要等到宸失去生命了你才死心?才甘心?”

“不,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老夫人抬手指住电梯的方向:“如果你不想宸死得太惨,那么就请你立刻离开,南宫家不欢迎你,这家医院也不欢迎你!”

“奶奶,您别这样。”朱朱看了白慕晴一眼道:“白小姐她是因为关心宸才留下来的,她并没有恶意。”

“如果她没有恶意,就不会不顾宸的死活非要赖在南宫家不走了。”老夫人恼火地横了白慕晴一眼。

白慕晴看着老夫人一脸排斥的样子,看着朱朱假情假意的脸,最终还是忍不住地掉转脚步,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虽然她很担心南宫宸,很想陪在这里等他醒过来,可是老夫人不给她这个机会,甚至还用那么难堪的话语来侮辱她。如果不是心里对南宫宸有爱,她早就掉头离开了。

**********

走出医院,温暖的阳光当头撒落下来,稍稍温暖了她感觉透凉的身体。她抬起小脸迎视那束刺目的光茫,光茫刺眼,刺得她泪腺崩坍。

她终于没能忍住地哭了。

“慕晴,你还好吧?”苏惜刚到医院便看到她站在门口哭,如是走上来打量着她问:“宸少还是没有醒过来么?”

白慕晴点头,含泪望着她:“小惜,我舍不得他死,可是我又帮不了他。”

苏惜抱住她,拍着她的肩膀安抚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心里担心,咱们再等等,也许下午就醒来了呢?”

更多的泪水滑落下来,白慕晴摇着头呜咽道:“老夫人不给我机会等,她让我滚出南宫家,她已经找到可以代替我的人了。”

苏惜听到她的话愣了愣,随即挽住她的手臂:“咱们先回去再说吧。”

白慕晴如同失去灵魂的布偶般,任由着苏惜将她拉到车上。

回到公寓后,苏惜直接将她推入客卧,扫视了她一眼道:“我觉得你现在最需要的是好好洗个澡睡一觉,你看看你自己的形象,衣衫不整发丝凌乱,眼圈黑得可以跟国宝媲美了。”

白慕晴乖乖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洗完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苏惜发现她根本睡不着,如是走进来问道:“慕晴,要不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再睡吧,小美带了你喜欢吃的三文治。”

“对呀,饿着肚子肯定睡不好。”姚美从外面走进来。

白慕晴从床上坐起,却并没有下地,而是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摇头:“我不饿。”

“你今早肯定没吃早餐吧?怎么可能不饿?”苏惜瞧着她,没好气地翻起白眼:“慕晴,一个连对你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的男人,值得你为他这样要死要活的么?”

白慕晴摇头,凄然地笑了一下:“他生气,他自残,是因为他在乎我不是么?”

“如果他在乎你,就应该冷静下来好好调查事情的真相,而不是一味地误会,然后一味地伤害彼此。”

白慕晴突然抬起头来,盯着二位问道:“你们相信命定情人么?你们相信只要宸少娶了他的命定情人,他就能彻底摆脱病痛的折磨么?”

“信个屁,我才不信。”苏惜没好气道。

姚美耸耸肩:“我也不信。”

“可是老夫人信,而且她还找宸少的命定情人找出来了。”白慕晴悲催地苦笑:“而且你们知道这个命定情人是谁么?居然就是朱朱。”

“朱朱?”姚美愕然之后,本能地吐出一句:“怎么可能?假的吧?”

“我也不知道,反正老夫人认定了她是真的。”其实白慕晴也有想过这个问题,朱朱是一个善于运用心计的人,把自己设计成南宫宸的命定情人并不奇怪。可是后来一想,南宫家对朱朱的身份是了如指掌的,朱朱应该没有这个能奈造假才对。

“不管是真是假,反正老夫人现在认定了她。”苏惜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白慕晴道:“那慕晴你怎么办?就这么被那个朱贱人取代了?你甘心么?”

姚美抬手一拍额头,一脸无语:“我的天,这叫什么事啊?”

白慕晴沉默了片刻,才说:“其实我并不甘心,没有等到宸少醒来,没有听到他亲口说离婚,我就不甘心。况且我就算要走也不是这个时候走啊,这样带着误会离开,不就坐实了我跟林安南之间的私情了么?”她抱紧了双膝,泪珠落了下来:“可是如果我不相信传言,不尽早离开他,又会被人当成是害他发病的罪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虽然她从来就不相信传言,可自从看到南宫家祠堂里的那一幕,一遍又一遍地听到老夫人对她的怨恨,她渐渐地居然有些动摇了,有些相信了。

如果能让南宫宸好好活,哪怕是万分之一的机会她也愿意给他啊!

“既然不甘心,那就等南宫宸醒来后再说吧。”苏惜说。

“对,我觉得只要南宫宸不说离婚,你们俩就离不成。”姚美拍着她的肩安抚道:“南宫宸要是想跟你离早就离了,不用等到现在。”

白慕晴点点头,冲二位黯然一笑:“对不起啊,最近老是让你们陪着我一起难过。”

“说什么呢,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们就赶紧吃点东西,睡个安稳觉,别再让我们担心了。”苏惜拿起桌面上的三文治递给她。

白慕晴乖乖地吃过三文治,然后躺回床上,好不容易才睡着了。

大概是太累了,她这一觉睡到下午六点,还是被苏惜叫吃晚餐才叫醒的。

苏惜关切地问道:“你想吃什么?乔封的西餐厅怎么样?上次去也没吃成。”

白慕晴一听到‘乔封’二字,立马摇头:“不,我们还是在家里随便吃点吧。”

“家里做多麻烦啊,西餐厅又近又好吃。”

“南宫宸不喜欢我跟乔二少见面。”

“我去,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管他喜不喜欢哪?人家都快要另娶娇妻了,你.......。”

“宸不会娶朱朱的。”白慕晴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道。

无来由的,她就是相信南宫宸,就是相信他爱她比爱朱朱要多,不然他早就跟她离婚娶朱朱了不是么?”

苏惜耸了耸肩:“好吧,那就在家里随便煮点应付一下吧。”苏惜一边转身往外走一边唉声叹气道:“伺候失恋的女人真累。”

苏惜很快便将简单的晚餐做好了,白慕晴虽然没有胃口,但也不好意思让人家白忙活白担心,只好坐到餐桌旁和她一起吃了起来。

晚餐刚吃到一半,白慕晴的手机响了,为了第一时间得到南宫宸的消息,她手机一刻也没有离身,听到响声后她迅速地抄过桌面上的电话。

看着屏幕跳动着沈心二字,白慕晴的泪珠涌了上来,迟迟不敢接。

“怎么了?”苏惜问道。

“是南宫宸的消息,我担心.......。”白慕晴一脸害怕地哽咽了一下,她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如果沈心告诉她南宫宸走了怎么办?她一定是接受不了的!

苏惜见她害怕得连手都在发抖,心下动容,好声安抚道:“慕晴,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往不好的方向想,也许对方是为了通知你宸少醒了呢?”

白慕晴捏着手机的指节收紧,直到电话快要收线的时候才慌忙在接通键上划了一下。

电话那头果然传来沈心心情大好的声音:“大嫂,表哥已经醒过来了。”

“真的?”白慕晴激动地问了句。

“当然是真的,刚刚才醒的。”

白慕晴高高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连饭也不打算吃了,一边从椅子上站起一边道:“我现在就过去医院。”

苏惜听到南宫宸醒来终于也松了口气,看着白慕晴兴奋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