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离婚协议/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在苏惜的家里等沈心电话,手里握着手机一刻也不敢放下,在屏幕上划拉着几遍,手指不自觉地在游戏软件上点了一下。

无聊的她。只好用玩游戏来打发时间。

总是在线的冰封看到她上线似乎并没有感到惊讶,也没有过多的问候,直接发来信息问她要不要跟大伙一起组队打新任务。

白慕晴想也没想,便跟上大队,和大伙一起做任务去了。

因为太久没玩过,她有些手生了,幸好作为队长的冰封一路护她周全。到了最后,队里的其他成员散的散,挂的挂,居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战斗。

连续奋战了半个小时任务才终于完成了,冰封将打下来的一顶花环戴在她头上道:“送你了。”

白慕晴发了两个字过去:“谢谢。”

任务已经打完。她突然觉得没意思,正想退出游戏软件。冰封突然给她发来一条私信:“你家宸少在看着你。”

看到这句话,白慕晴怔了一下,立刻回到界面一看,宸少的头相果然是亮着的。

八百年不亮的头相居然亮了!这一瞬间她只觉得惊悚无比,仿佛见了鬼般。

南宫宸怎么可能会上游戏软件?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虚弱地躺在病房上被一大帮人围着慰问么?怎么可能会玩游戏?

她的拇指停在宸少的名字上,却迟疑着久久没有点下去。

她刚刚和冰封一起做任务的场景,他肯定看到了吧?以他那醋坛子的性子,而且他还在气头上的.......她不敢想后果。

好半晌她才终于将拇指点了下去,界面上弹出与宸少的对话框。

她迟疑着在对话框里打了一句解释的话语,可越看越觉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只好删掉。改成简短的一句:“老公,你还好么?”

信息发出去后,对方却迟迟没有回应,白慕晴的心不禁也跟着悬起。

没有回应,是系统出错么?还是他不小心挂上去的?还是他本身就每天都在挂机?她太久没有登陆过软件,甚至都不知道平日里宸少有没有上来。

就在她等不及地打算拨打南宫宸的电话时,宸少终于回了她两个字:“很好。”

白慕晴又是一怔,随即迅速地打了一句:“我可以去看你么?”

这次宸少倒是回得很快:“朱朱在这里,不方便。”

短短的一句话,却如同一盆凉水从头上浇了下来,白慕晴久久地盯着对话眶里的‘朱朱’二字。

此时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是朱朱么?他和朱朱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哦,那好吧。你好好养病。”她几乎是悲愤地打出这句话发过去,发完便退出软件,将手机扔在一侧。

*********

苏惜出去训练了两个小时回来,发现白慕晴依旧像她出门的时候一样窝在沙发上,她走过来讶然地问道:“你怎么没有去医院?”

白慕晴头也不抬,一脸伤感道:“他说朱朱在那里,让我别去。”

“不是吧?他是这么说的?”苏惜不可思议地盯着她。

看到白慕晴点头,苏惜想了想后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拽起:“走,我陪你一起去医院。”

“去医院做什么?”

“亲自问问他是不是想离婚啊。”

白慕晴呆了一呆,离婚?

她摇摇头:“还是过几天再去吧,等他病好一点再去。”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为他的身体着想?”

“不管什么时候,他的身体都是最要紧的。”白慕晴苦涩地笑了一下,坐回沙发上。

南宫宸看着已经黑掉的头相,心里丝毫没有报复后的快感。反而又涌起一抹恼怒之火。她居然就这么下线了,连个质问的电话都没有!

在她心里,他和朱朱的事情已经变得这么无足重轻了吗?她宁愿在家里玩游戏也不过来医院看他,听到他和朱朱在一起也不在乎了?

朱朱观察着他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宸,这么晚了慕晴可能是不过来了,你还是打算睡觉了吧。”

见南宫宸不语,她又说:“要不你给慕晴打个电话问一下,看她今晚过不过来?”

南宫宸烦躁地说道:“不用打了,她不过来。”

她都不打电话过来慰问他,还要他打电话给她,叫她过来?他表示做不到!

“即然知道她不过来,那你为什么还不睡?”朱朱关切地替他拽了一下被子:“早点休息吧,休息好了身体才会好。”

南宫宸抬眸望向她:“你回去吧,别在这里陪我熬了。”

朱朱摇头微笑:“我怎么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万一你夜里发病了怎么办?”

南宫宸自嘲地苦笑:“对啊,万一我夜里发病了怎么办,如果我发病了你肯定会被我弄伤的。”

“弄伤我倒是没什么,只要别弄伤你自己就好了。”朱朱无所谓地一笑说。

既然已经决定了回到他的身边,就已经做好了要面对他病情的准备。白慕晴能跟他生活得那么和谐美

好,她不相信自己就不能。

南宫宸注视着她,半晌才说:“朱,还记得我们之前说好的么?以后我们只做朋友就好。”

“我记得啊,而且我会继续遵守自己的承诺。”朱朱含笑道:“所以你不用那么紧张,我留下来照顾你仅仅是出于朋友的立场,你可千万别想多了。”

“但是奶奶那边.......。”

“奶奶那边你也可以放心,我会劝她放弃让我俩结婚的想法,如果最后她还是坚持要你娶我的话,我会走得远远的,像以前一样。”朱朱又是一笑:“所以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成为你和慕晴之间的绊脚石的。”

南宫宸微微动容,有些感动道:“你不用走得远远的,我也不会再让你受之前那样的苦头。”

“谢谢,有你这句话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朱朱拍着他的手道:“好了,早点睡吧,我把灯关了。”

“你呢?”

“我睡小床啊,护士小姐不是已经给我加了小床么。”

朱朱说完便伸手将床头灯关掉,然后转身走到屏风外的小床上躺下。

**********

虽然南宫宸身边有朱朱了,可是白慕晴还是想亲自到医院去看看他,看看他好不好,顺便问问他是不是真的已经决定跟她离婚娶朱朱了。

不当面亲自问他,她心里就是不甘心。

她将车子停在医院门口的停车场内,刚走进住院大楼便遇到从另一边方向走过来的老夫人。

白慕晴想转身回避却已经来不及,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跟她问了句好。

老夫人睨着她:“你来做什么?”

“奶奶,我来看看大少爷。”白慕晴好脾气道。

老夫人严肃地吐出一句:“不必了,宸跟朱朱相处得很好,连我都不想去打扰他们,你就更不应该去了。”

一旁的何姐添了句:“少夫人,昨晚是朱小姐在病房里陪大少爷过的,大少爷没有您想象得那么爱您。所以.......您也不用想太多。”

昨晚是朱朱陪南宫宸过夜的么?速度还真是挺快呢,白慕晴有些苦涩地想。

她的心里有难过,有委屈,也有一丝丝的恼火。她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她,都不支持她跟宸少在一起,可是至于每次一见面就说些让她堵心的话么?

她咬了咬唇,对老夫人道:“我是来跟大少爷谈离婚的。”夹豆阵圾。

这话她说得有些堵气,但并非完全的气话,现在连南宫宸都倒戈在朱朱那边了,她心里的那一抹不甘心和不死心也该放下了。就当是为了他的怪病着想,为了让他能顺利娶到自己的命定情人吧。

老夫人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不过她仍然没有让她跟南宫宸见面的意思,语气冷漠道:“宸现在身体不好,需要保持良好的心情,所以还不能跟你谈离婚。况且离婚这么小的事情也不需要亲自跟他谈,直接跟我谈就行了。”

老夫人顿了顿,接着说:“你想要什么条年只管开,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白慕晴被老夫人堵得哑口无言,半晌吐不出一句话来。

老夫人有些不耐烦地拉了拉身上的棉衣道:“外面冷,我就不陪你站着了,有什么需求跟何姐提就行。”

她说完便从白慕晴的身边走过去,往住院大楼走。

“老夫人您小心点。”何姐冲着老夫人的背影叮咛了一句。

目送老夫人离开后,她才转回身来望着白慕晴道:“少夫人,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吧。”

白慕晴沉默几秒,摇头:“不用了,没什么好谈的,让南宫宸把离婚协议书送过来就行。”

“少夫人,刚刚老夫人说了,您想要什么南宫宸都会尽量满足您的,不管是钱财还是房车,你可以随便提。”

“不稀罕。”白慕晴冷笑一声:“少拿钱来侮辱我,我就是不要你们南宫家一分钱,就是不给你们这个践踏我的机会。”

她说完,转身离开医院。

何姐在原地站了片刻,才迈步往医院里面走去。

她来到南宫宸的病房,老夫人便望着她问:“怎么这么快?谈好了?”

“嗯。”何姐点头。

“她走了?”

“走了。”

南宫宸突然眉心一拧,抬头扫视着二人:“谁走了?”

何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老夫人,用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说:“是少夫人,她过来跟您谈离婚,我怕刺激到您只好把她拦在楼下了。”

“你说什么?谈离婚?”南宫宸心里的小火苗蹭地燃起。

“是的。”

“她居然要跟我谈离婚?”南宫宸一副不愿置信的样子,咬牙重复了一句。

何姐点了点头:“我让她别打扰到您休息,她让您把离婚协议送过去给她就行了。”

南宫宸心脏开始剧烈地起伏着,里面刚刚才燃起的小火苗也在疯长,他真的生气了。不过他很快又打量着大伙问了句:“是不是你们逼她的?”

“我可没有。”老夫人一脸无辜地耸耸肩膀:“刚刚我们在楼下碰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么说的。”

“那你们为什么不让她上来?!”南宫宸突然火大地将桌面上的早餐拨到地上:“为什么不让她上来跟我谈?我还真想跟她好好谈呢!”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将病房内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朱朱慌忙走上去扶住往后退开一步的老夫人,然后对南宫宸道:“宸少,你吓到奶奶了!”

南宫宸仍然在重重地喘着气,这个时候他也管不了会不会吓到别人了,心里的火气不发泄出来只怕整个人都会爆炸。

朱朱俯身将地面上的早餐收拾到垃圾桶,起身盯着南宫宸说:“你也别激动,说不定少夫人说的只是气话呢?”

“怎么可能是气话?她都跟林安南联合起来偷公司的作品了,跟宸离婚不是迟早的事么?”老夫人冷哼一声,盯着南宫宸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白家姐妹俩的事,人家能那样子玩弄你,就没想过要真心和你在一起,就你傻,还把人家从婚礼上抢回来当宝贝一样宠着。”

南宫宸星眸微闪,显然是没有料到老夫人会知道这个事情。

他的冷戾的目光一扫,落在朱朱的脸上,朱朱却用一脸无奈的表情迎视着他。

老夫人接着道:“你别这么看朱小姐,我人老但还不蠢,不至于连这点事情都看不出来。”

其实白映安和白慕晴之间的调换,她不是没有觉得奇怪过,只是没有想到她们会交换身份罢了。如果不是朱朱告诉她,她至今也没有想到之前南宫家还发生过那样的事情。

她对白慕晴的恨,从知道这件事情后就变得更深了。

“就这么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你能容得下她我容不下,我早就想你们离婚了。既然现在是她主动开的口那就最好不过了,让她跟林安南双宿双飞去。”

让她跟林安南双宿双飞?南宫宸冷笑,他做不到!

老夫人见他不说话,语气缓和了一些:“宸,她从一开始就跟林安南是一对儿,她爱的是林安南,强拧的瓜不甜。”她扫了一眼朱朱,接着说:“当年你死活要跟朱小姐在一起,现在朱小姐回来了,我也不阻止你们两个结婚了,不是挺好的么?”

南宫宸依旧不吭声。

朱朱忙道:“奶奶,我和宸少现在是朋友关系,我们没打算结婚的。”

“为什么?王大师不是说了吗?你们两个才是世界上最合适的。”老夫人迈步走到南宫宸跟前坐下,拍了拍他的手道:“王大师说了,这次绝对不会再出错,等你和朱小姐结婚后,我就安心了,再也不用到处找你的命定情人,不会逼你娶你不喜欢的女人了。”

如果这话放在六年前,南宫宸也许会很高兴,并且风风光光地迎娶朱朱过门,可是今天,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惩治那个胆敢过来跟他谈离婚的女人,根本没有心思想别的。

“宸,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听到了。”

“那你答应了?”老夫人道:“只要你点头,我立刻给你们准备婚礼。”

“我不答应。”

“你.......。”老夫人气结。

“奶奶。”南宫宸抬起头颅盯着她道:“能不能别总是以我们自己为中心?你问过朱朱的意见了么?问过人家是否同意了么?”

“朱朱?”老夫人转向朱朱,盯着她问道:“朱小姐,你同意嫁给宸么?”

朱朱看了看南宫宸,摇头浅笑道:“奶奶,婚姻不是儿戏,我觉得我和宸少都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当年了,很多事情也跟着变了。”

老夫人看着她,随即点头:“那好,你们先好好考虑一下,考虑好了再告诉我。”

“我们会好好考虑的。”朱朱说。

老夫人走后,病房里面只剩下朱朱和南宫宸两个人。

朱朱走回床边,递给他一杯温开水道:“宸,我虽然还是很爱你,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勉强你,更不会借助于老夫人来逼迫你跟我结婚的。”

南宫宸接过水杯喝了一口:“谢谢。”

“不过你要答应我,如果你跟白慕晴离婚了,下一位妻子的位置一定要留给我。”

南宫宸侧过头来盯着她,一字一句道:“我和白慕晴是不会离婚的。”

他绝对不会离婚,绝对不会让她如愿以偿地跟林安南在一起!

“我是说万一啊。”朱朱笑了笑:“慕晴跟林安南的感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一定会努力在一起的,也许到时你想通了,就成全他们了呢?”

南宫宸冷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没那么良好的心理素质,所以这里永远都想不通。”

朱朱沉默了一下,点头:“既然这样,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地帮助你的。”

“好,谢谢。”

**********

白慕晴从医院离开后并没有回到苏惜家,而是将车子开到江边,独自坐在冷风习习的江堤上吹起了冷风。

大概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江边上并没有多少人,只有她,孤孤单单的坐在那里像个傻瓜,而且一坐就是一整天。

直到天色渐晚,苏惜打电话问她在哪的时候,她才稳了稳情绪说:“我在外面,不回去吃饭了。”

“你在哪呢?”

“我.......。”白慕晴环视一眼四周,道:“我自己随便逛逛。”

“那你自己小心点啊。”苏惜叮嘱道。

白慕晴应吮完,刚挂上电话手机便响了,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看到上面闪动着‘老公’二字时,心里微怔了一下,半晌才在接听键上点了一下。

“你在哪?”电话那头传来南宫宸冷漠的声音。

“我在外面。”白慕晴的语气也不太好。

“到香堤公寓来。”

“做什么?”

“谈离婚。”

谈离婚?白慕晴大脑一空,随即应了声:“好。”

她从石椅上站起,双腿因为坐太久而麻木得几乎站立不住,她扶着护栏稍稍适应了一下后,才迈步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香堤公寓原本就属于江景公寓,不用五分钟车程就到了。

她将车子停好在楼下,上楼,直接在密码器上将大门打开。也在这一瞬间,南宫宸的身影映入她的眼睑,他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环胸,冰冷的目光从她一出现便凝聚在她的脸上,显然是特意在等她过来。

大病过后的他看起来有些憔悴,有些苍桑,眼角的淤青虽然散去了不少,但仍然有它存在的痕迹。

“你怎么那么快就出院了?”白慕晴扫视了他一眼后问道。

南宫宸将交叠着的双腿放了下去,起身,往她迈步走了过来,修长的手臂如磁铁般绕上她的腰身将她往前一带,身体紧贴着她的。

他打量着她,讥诮地开口:“我倒下的这几天,算不算是给足了机会你跟林安南偷情?感情发展迅速嘛,居然连离婚都想好了。”

“对啊,等你跟朱小姐大婚的时候,我总得有个归宿吧,不然怎么对得起我这么大干一场地玩弄你欺骗你?”白慕晴迎视着他嘲弄道。

说完,她脸上的表情一缓,含笑道:“对了,我还没有恭喜你呢,恭喜你康复出院。”

“瞧你的表情,好像我的康复出院让你很失望似的。”

“不,我还没有那么卑劣。”白慕晴摇头,然后低头看了一眼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宸少,可以先放开我么?咱们现在的身份不合适这样抱着。”

“那适合怎么样?以前妻前夫的身份尴尬地坐在咖啡厅里聊天么?”南宫宸讥诮地一笑:“白慕晴,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自你当初惹上我的那一刻起,你就别想再逃出我的手掌心了。你生来就是我的人,嫁给别人了也还是我的女人。”

为了彰显他的霸道,他还很不客气地将手掌覆上她的胸部,轻轻地揉捏着,唇齿在她的耳珠上轻咬了一下。

白慕晴被他挑逗得一哆嗦,抬眸瞪住他:“你无耻。”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什么正人君子。”南宫宸搂着她往后退了几步,坐在沙发上的同时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用下颌指了一记离婚协议:“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没有的话就可以签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