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旧病重犯 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的目光顺着他投向桌面上的A四纸,‘离婚协议’四个黑体大字瞬间映入她的眼睑。

他居然真的把离婚协议准备好了!

“不过我提醒你一句,签了它,你除了少了一个南宫少夫人的身份外。别的什么都不会改变,更不会有机会去找你那位心爱的林少爷。”南宫宸在她耳边低声警告。

白慕晴低头看了他一眼,早手将离婚协议从桌面上抽了过来。夹豆吗技。

离婚协议上面没有南宫家给她的财产,反倒在附页里列了满满两大页的欠债,从小意出国治疗费到她买衣服,买车以及首饰的钱,加起来居然是一个亿的负债。

他没有给她分任何的财产,反而要她赔她一个亿的债务?

“怎么?这点小钱对林安南来说不应该是小菜一碟么?”南宫宸冷笑。

“你疯了!什么手饰需要这么贵?”白慕晴没好气道。

南宫宸执起她的右手,轻轻地摩挲她无名指上的金镶玉戒指:“这枚戒指是南宫家祖传的,是无价的,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我现在给你定的是低价。”

明明是他要离婚的,现在却给她挖了这么大一个坑逼她跳?这也太无情了!

她深吸口气。压了压心里的恼怒道:“如果我不签呢?”

“不签?为什么不签?”南宫宸不解:“不是你要离婚的么?我现在是在成全你。”

“南宫宸你要不要脸啊!”白慕晴蓦地从他腿上站起:“明明是你要娶朱小姐,要跟我离婚的,为什么现在反过来坑我?老夫人说过离婚条件随我提,我现在就只有一个条件,把这一亿的债务帮我抹了!”

“你休想!”

“你无耻!”

“你到底离不离?”

“不离!”‘嘶’的一声,离婚协议被她撕成两半扔在地上。

场面瞬间静止,时间也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白慕晴就这么气冲冲地瞪着南宫宸,而南宫宸则双手环胸地回视着她。下一刻,她便到了他的怀里,被他紧紧地抱着。吻着,并且在一旋身中压倒在沙发上。

他深深地吻住她的唇,带着报复和惩罚态度。

“唔.......你放开我.......!”白慕晴不满地挣扎起来。

前一刻还说要跟她离婚呢,这一刻却又故技重演地将她压在身下新吻?把她当什么了?当真是离了婚就把她当成地下情人欺辱么?什么变态男人!

然而她的奋力挣扎除了让两人从沙发上滚到地毯上外,没有任何效果。南宫宸依然能够霸道地控制她,亲吻抚摸她。

白慕晴一边挣扎一边嚷道:“南宫宸!你不是要跟你的初恋情人结婚了吗?为什么不去找你的朱小姐.......为什么.......?”

“因为我要喂饱你,防止你去想别的男人。”南宫宸将她身上的衣服扯了下去,身体抵住她的,手掌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咬紧的唇齿问吐出一句冰冷的质问:“说,在我昏迷的这几天里你,你跟林安南发展到什么程度?他有没有像我现在这样进入你的身体?”

“你神经病!”白慕晴没好气地骂了他一句:“你把我当什么了?要离就离。别找借口侮辱我!”

“我问你有没有!”

“没有!”

“有没有跟他见面?”

“没有!”

“我不相信。”

“你.......你爱信不信!”白慕晴怒冲冲地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

南宫宸顺势将她从地毯上抱起,不理会她的挣扎快步往卧室走去,然后将她扔在床上。白慕晴趴在床上正想起来,南宫宸的身体便从她身后压了上去,唇齿落在她的肩上毫不怜惜地咬了一下。

白慕晴吃痛地低呼一声,扭头没好气道:“你属狗的吗?动不动就咬人!”

“这只是小小的惩罚。”

“凭什么惩罚我?”白慕晴不服:“我已经解释过了,我跟林安南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再跟他见过面,你凭什么.......。”

“你不是要找我谈离婚么?”南宫宸依旧紧紧地压着她的身体,手掌在她的身上抚触揉捏,毫不温柔。

“你不是要跟你的命定情人结婚了么?”

“谁说的?”

“大家说的,传言说的。”

“我说过,离不离婚结不结婚只有我说了算,谁说了都不算。”南宫宸终于将她的身体翻了过来。一脸严肃地凝视着她:“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

“既然知道了,那你还有脸跟我提离婚?”

“如果娶了朱小姐你就能活下去的话,不是很好么?反正她是你爱了那么多年的初恋,你们结婚肯定会比现在幸福的。”白慕晴盯着他一本正经道。

“没错,朱朱是我的初恋情人也是我的命定情人,在这么多层身份的情况下我仍然选择了你,难道你就一点都不为所动吗?你居然还敢跑去医院跟我谈离婚?”

白慕晴看着他那憔悴的面容因怒火而涨红,心里突然有些愧疚起来,他说得对,他都做到这样了,她还提离婚的话确实太不应该了。

可是.......。

“昨晚明明是你告诉我,你跟朱朱在一起的。”

“你还好意思提昨晚?”南宫宸越发的气结:“我躺在医院里在醒不过来,你居然还有心情跟你网上那个前夫组队打游戏?为什么大家都在医院的时候就你不在?为什么没有在医院等我醒来?”

“是奶奶不让我去医院的。”白慕晴觉得很委屈。

“她不让你去你就不去了?如果你在医院,朱朱会有机会留在医院陪我么?”

白慕晴打量着他,不服气道:“你什么意思?昨晚跟朱朱共度一夜的是你,怎么说到最后却成了我的错了?我不在你就可以把她留在房间里了么?为什么不能请个男护工?或者找个男下属?而且还故意气我。”

“说不出话来了么?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喜欢她.......。”

“你再说一遍?”南宫宸皱眉,小心我当场把心挖出来给你看。

“我.......我不说了。”白慕晴见好就收,为了从他身下挣脱出来,她用力地在他的胸口上推了一下。原以为会惹得他生气反而压下来的,没想到他的身体一沉,重重地咳了起来。

白慕晴愣了一下,搂着他的微颤的身体问道:“你怎么了?”

南宫宸咳了几声,趴在她身上重重地喘息起来。

“明明身体没有痊愈,还跑来这里强奸女下属玩,活该。”

南宫宸身体慢慢地平复气息,稍撑起身体盯着她:“你放心,以我现在的身体,强个女下属还是否绰绰有余的。”

说完,他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记:“还要不要离婚?”

“如果你能把那一亿的债务减掉我就离。”

“白慕晴——!”南宫宸终于不再跟她耍嘴皮子功夫,用自己的身体一把将她的双腿挤开,直闯而入。

白慕晴低呼一声,抱紧了他的身体。

她双目注视着天花板,心下一片无语,刚刚她明明是带着一颗支离破碎的心过来跟他谈离婚的。居然又被他这霸王硬上钩的方式臣服了,又在这里跟他缠绵悱恻起来了。

似乎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能上他的当,也不知道是他太霸气还是她太没有定力了。

身体的愉悦令她渐渐地思绪迷失,也让她的气息不稳,迷迷糊糊间,她努力地将嘴巴凑近他的耳边,对他道:“老公.......其实我今天早上不是要去找你谈离婚的,我.......只是想去看看你,结果.......结果却被何姐的几句话刺激跑了,她告诉我你跟朱朱一起过夜,我就.......我就受不了了.......。”

她重重地喘息一口,终于被他折腾得说不下去了。

“所以呢?结论是什么?”他回吻着她的耳珠问。

“不.......不知道。”

“嗯?”

他板过她的脸,双目迷离地凝视着她。

“以后再也不受他人影响了。”她说。

南宫宸满意地点点头,翻身一把将她抱到自己身上道:“果然是生病了,力不从心,换你服务我。”

“我看你是老得不行了,大叔。”白慕晴趴在他身上笑眯眯道。

南宫宸抱着她,大掌在她光裸的后背轻抚:“白慕晴,我劝你最好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否则等我身体好了,你求我都没有用。”

“呵,我才不求你。”白慕晴调皮地在他的胸口上咬了一下。

“呵,我才不求你。”白慕晴调皮地在他的肩上回咬了一口。

两人在床上好一番缠绵后,终于累趴了。

趴在南宫宸身上的白慕晴只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心情好了,肚子也知道抗议了。早餐至现在粒米未入的她,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了饿。

她动了动困倦的身体,拍着他的手臂问道:“你饿不饿?我去煮点东西吃。”

怀里的人沉默不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