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跳楼/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饿。”半晌,南宫宸吐出一个字。

“就知道你肯定会饿。”白慕晴坏笑,发火发成这样,能吃得进去东西才怪了。

她从南宫宸的身上爬起。替他拉好被子后一边走到衣柜前拿了套衣服穿一边道:“你先躺一会,我去煮点面条。”

南宫宸大概是累了,只轻轻地应了声便闭上眼休息。

白慕晴从冰箱里面找出面条和鸡蛋,将鸡蛋打在碗里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么多天了居然没坏。她煮了个简单的鸡蛋面,将面端到餐桌上摆放好后,才迈步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面煮好了,赶紧起来吃吧。”她站在门边,抬手便要去摁灯钮。床上的南宫宸却突然开口制止她:“别开灯。”

白慕晴愣了一下,别开灯?南宫宸只有在犯病的时候才会怕灯。

“宸,你还好吧?”她快步走过去,爬到床上摸了摸他的脸。就着昏暗的光线打量着他问:“你的脸有些烫,是不是犯病了?”

“大概是吧。你离我远一点。”南宫宸推了推她的身体:“乖,出去吃你的面,别管我。”

白慕晴翻身下床,不过她不是离开,而是去抽屉里面找药。不过抽屉是打开的,药瓶也是开着放在桌面上,她抬头问情急地问道:“宸,你是不是吃过药了?”

“吃过了。”南宫宸再次催促道:“你先出去,我躺会就好了。”

“既然都不离婚了,你也别想再赶我走了。”白慕晴爬回他的身侧,抓住他紧紧地攥着被单的手掌。心头地问:“是不是很难受?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不用。”南宫宸确实太难受了,身体似被千万只虫子啃咬撕扯,他痛哼着一把抱住白慕晴的腰部将她压倒在身下,冷汗淋漓的脸埋在她的颈间颤声道:“慕晴.......我们还是离婚吧.......还是离吧.......。”

“南宫宸,你在说什么啊?”白慕晴心头一疼,抱住他流下泪来。

她的泪水染上他的脸颊,温热湿濡。

“我骗你的.......离了婚我就不会再缠着你了.......你可以找你的林安南,找你的冰封队长.......可以走得远远的.......。”他低低地说。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感觉到自己这么强留着她是一种多么自私的行为,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希望她离自己远远的,找一个健康的男人平平淡淡地过一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陪着他这个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的人。一犯病就把她折磨得痛苦不堪的人。

“南宫宸,我要我跟你说多少次啊,我对林安南早就没有感情了,我对冰封队长也仅仅是一起组队玩游戏的关系,我们连面都没有见过.......。”白慕晴哽咽道:“我也说过了,不管你病得多严重,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啊.......宸.......。”

白慕晴突然感觉到他环在自己身上的手臂一紧,紧得她喘不过气来。

南宫宸一晃神,渐渐地便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了,不过他还是凭着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松开她,翻身滚到一侧。于由没有控制好力度,他一下便滚到床下去了。

他的身体与地板撞击出重重的一声响动,白慕晴被吓坏了,慌忙爬到床下。搂住他的脖子心疼道:“宸,你坚持一下,你已经吃过药了很快就会好了,先坚持一下.......。”

为了不让他伤害自己,她只能紧紧地抱着他,好在因为吃过药的缘故,他很快就平静下来,躺在她的怀里睡着了。

看着脸色发白的南宫宸,白慕晴实在很担心他,担心他会像之前那样醒不过来,毕竟他才刚刚大病初愈。

她一手抱着南宫宸,一手使劲地往床头桌上够去,拿过桌面上他的手机开机,然后拨通张医生的号码。

张医生估计一看到是南宫宸的号码便立刻接通了,并且用情急的声音道:“宸少,您跑哪去了?您还不能出院呢,赶紧回来.......。”

“张医生。”白慕晴打断他语尾,有些不敢启齿道:“宸少现在在香堤公寓,他又犯病了。”

“什么?”张医生一愣:“宸少又犯病了?”

听到张医生的话,白慕晴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情急道:“宸少是不是还不能出院?那现在怎么办?他刚吃了药已经睡过去了.......。”

“宸少虽然醒过来了,但是身体还很虚,至少要一周后才能出院。”张医生急忙改口道:“少夫人您先别急,我这就派车过去把宸少接回医院来。”

挂上电话,白慕晴瞬间就蒙了。

她怎么也没有料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的,她以为南宫宸已经出院了,天啊.......刚刚她看到他身体不好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的,居然还任由着他做了那么久的剧烈运动。

白慕晴看着怀里的南宫宸,越想越害怕,眼里的泪水也越掉越多。

“怎么办?宸,你别吓我,这次你一定要快点醒来.......。”她小声呜咽着,手臂一点一点地将他抱紧。

救护车很快就过来了,南宫宸得新被送进了医院急救室。

白慕晴在急救室门口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心急如焚。夹叼引才。

听闻南宫宸不好的老夫人赶到医院,远远便看到白慕晴的身影,她加快步伐气势汹汹地走过来质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宸一跟你在一起就犯病了?”

白慕晴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南宫宸犯病是因为在原本就身体虚弱的情况下还做了剧烈的床上运动。如果让老夫人知道这个原因,肯定会气得拍死她的。

“说话!”老夫人又气又急地吼了一声!

白慕晴心虚地答道:“我也不知道。”

“你说,宸为什么会跑去找你?为什么找了你之后就犯病了?”

“他.......他找我是为了谈离婚的。”白慕晴情急之下说出这么一句:“对,就是这样。”

她没有撒谎,南宫宸就是找她谈离婚的,只是谈到后面变成了在床上缠绵,还害他犯了病。想到自己的无知和过失,白慕晴的泪水便忍不住地滚了下来。

如果南宫宸这次还是又像上回一样醒不过来的话,她会悔恨死的。

“就知道遇上你不会有好事,你这个扫把星!”老夫人一激动又想开巴掌打她,而白慕晴也没有躲,因为她觉得自己这一巴掌是该打的。

最后倒是一起过来的朱朱拉住了老夫人,朱朱看了白慕晴一眼安抚道:“奶奶,您别生气,宸少发病不是慕晴造成的,不能怪她。”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替她讲话。”老夫人转向朱朱:“你也是,我让你照顾宸,你居然连他偷跑出院了都不知道。”

被老夫人这么一训,朱朱立刻歉疚地低下头去:“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宸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虽然明知道会被告拒绝,白慕晴还是忍不住开口请求道:“奶奶,求您让我留下来照顾宸吧,我比朱小姐更能照顾好他。”

“你?”老夫人不屑:“你这只扫把星还是离宸远一点吧,算我求你了。”

白慕晴壮了壮胆量,继续道:“奶奶,我实话告诉您吧,宸他根本不打算跟我离婚,我不是想要霸占南宫家的什么东西。我只是希望你能照顾到宸的想法,如果您一味地逼他跟我离婚的话只会让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虽然她说得很诚恳,可老夫人还是一脸的不屑:“你放心,只要他和朱朱结婚了,他的病自然就会好了。”

看来老夫人对命定情人是沉信不疑的,白慕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老夫人却睨着她继续开口道:“白慕晴,我警告你,不管你刚刚跟南宫宸经历过什么,说过什么,请你把它们都忘,我会让宸也忘掉的。请记住,你们两个是要离婚的人,宸也很快就会娶朱朱,如果你再敢出来勾/引他,影响他的身体,妨碍他完成上苍派给他的使命,我会对你不客气!”

“等到宸醒来,你只管配合大伙把婚离了就行,别的什么事情都不用你管,否则.......。”老夫人想了想:“我听说你还有个弟弟和母亲,而且还是宸救下来的,如果宸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们一家三口给他陪葬。”

白慕晴的心瞬间凉了半截,老夫人居然要学白映安,拿她的母亲和弟弟作为威胁?

天啊,她该怎么办!

她答应过会一直陪在南宫宸身边的,她说过她不会相信什么传言的,可是老夫人已经做到这地步了,她还能怎么办?

“如果你真心为宸好就应该放弃他,给他机会跟朱朱在一起,也许他们结婚后宸的病真的好了呢?难道你不想么?”老夫人来完硬的又来软的。

“我想啊.......。”

“那就听王大师的话,远离他。”

老夫人口口声声说要听王大师的话,不然南宫宸就活不了,白慕晴即便再不舍也不得不离开了,毕竟这是关系到南宫宸的生命的。

她被迫重新离开医院,公寓里发生的一切仿佛梦境一般来去勿勿。

心里好不容易才筑建起来的坚持也在一瞬间全都崩坍了,她转身望着眼前的住院大楼,年着三楼的某一个窗口,在心里默默地说:宸,或许你真的可以试一下这个方法,或许真的有用.......。

一直不相信传言的她,居然也慢慢地开始相信了。

*******

南宫宸是在第二天早上醒来的,他幽幽地睁开双眼,扫视一眼四周的环镜后眉头一皱,开始陷入一片沉思中。

“宸,你醒了?”老夫人欣喜地问道。

南宫宸扭过头来,看着站在床边的大伙眉头皱得更深一些:“我不是应该在公寓吗?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了?你不是一直都在医院么?”老夫人装出一脸不解的样子。

南宫宸幽幽地从床上坐起,用一只手撑住疼痛欲裂的脑袋。

老夫人见他一脸痛苦的样子关切地问道:“宸,你怎么了?你还好吧?”同时心里有些焦急,心想不会是医生把药下重了吧?

昨晚她为了让南宫宸忘掉和白慕晴在一起的事,特意让医生给他打了一针,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南宫宸好不容易才缓和过来,随即抬头问道:“我一直都在医院里面呆着么?”

“对啊,怎么了?你不会是失忆了吧?”老夫人问。

南宫宸摇摇头,怎么回事?难道在公寓里面发生的一切只是美梦一场么?他和白慕晴没有见面?没有滚床?他也没有在公寓里面犯病.......?”

那么清晰的记忆,居然只是梦境一场?

他沉默了良久,才又抬头问道:“慕晴来过没有?”

“没呢,她不是说好了么,让你把离婚协议转交给给她就行了。”

“看来表哥最忘不掉的还是嫂子啊。”朴恋瑶在一位护工的陪同下行了进来,打量着病床上的南宫宸道:“表哥,你就别再坚持了,坚持得自己难受不说,还让奶奶跟着焦心。”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朱朱:“你看朱小姐多好,一直就这么默默地守护着你,无怨无悔的。”

朱朱忙道:“朴小姐,你语会了,我跟宸少现在只是好朋友,并没有别的关系。”

“好朋友就能做到这份上了,身为妻子的却三天不见人影,所以说表哥坚持得一点都不值啊。”

“恋瑶,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南宫宸不悦。

朴恋瑶缩了缩脖子:“对不起,我只是看到奶奶整天愁你的事情愁得吃不下睡不着,心里难受。”

老夫人轻吸口气,要着南宫宸道:“宸,我已经给你那么长时间去看清那个女人了,如果你还是这么执迷不悟的话.......。”她气恼地收了话尾,没有说下去。

南宫宸却看着她:“慕晴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们都清楚,就算她喜欢林安南,也绝对不会狠心到不来医院看我一眼的。”

“你的意思是.......我不让她来?”

“难道不是么?”南宫宸不客气道:“奶奶,这种事情你又不是做不出来。”

“南宫宸!”

“奶奶,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现在挺好的,您不用再为我操心了。”

“你挺好的?”老夫人气愤不已:“你都差一点死在医院里了,居然还敢说自己挺好的?”

“这病是我从小就有的,难道娶了朱朱我就真的不会犯病了么?”

“你不试一下怎么知道?”

“婚姻的事情能试吗?”南宫宸也生气了:“万一这次又是错的,那我是不是还要把朱朱扔了继续往下娶?”

“王大师说了,这次绝对不会有错,朱朱就是你的命定情人。”老夫人不解:“我就不明白了,当年你们两个死活要在一起,现在让你们结婚怎么就那么难?”

“因为我和朱朱已经没有爱情了,我现在爱的是白慕晴,我不相信什么命定情人,奶奶,您要我说多少遍?”

“南宫宸,你是不是非要闹到我以死相逼才甘心?”老夫人决定用最后的狠招。

每次她一以死相逼的时候,南宫宸基本都会答应,她以为这次也不例外。

没想到南宫宸却反驳她道:“奶奶,您又想用跳楼来逼我就范是不是?我告诉你这次你别想,大不了我陪着您一起往下跳就是了。”

“你们都别吵了。”一直沉默着的朱朱突然开口嚷了一句。

病房内终于安静下来。

朱朱扫视了一眼大伙,对老夫人道:“奶奶,宸少一心只想跟慕晴在一起,您就成全他吧,不然他娶了我也不会开心的。”

“我现在只要他健康,不要他开心。”老夫人气结地堵了她一句。

朱朱又转向南宫宸,含泪道:“宸,我知道当年是我不对,我不该离开你的。现在你爱上了别人我不会怪你,我只希望你能跟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过得幸福快乐。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命定情人,你就不用这么痛苦了是不是?如果我死了,你和慕晴就可以好好在一起了是不是.......?”

她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往后退:“宸,我是真心爱你的,也是真心希望你开心的,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成全你的幸福,你一定要幸福.......。”

她说完这句,没等大伙反应过来便转身往露台的方向冲去,然后在一片惊呼声中翻过护栏跳了下去。

“天啊!朱朱她——!”老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朴恋瑶也被吓得失声尖叫起来:“朱小姐跳楼了!”

南宫宸已经掀开被子下床,快步往病房门口冲去。

******

因为担心南宫宸醒不过来,白慕晴几乎一夜未睡。

天亮后,她立放拿起手机拨打沈心的号码,沈心的手机却关机了。

天色越来越亮,她也越来越坐立不安起来,按照平日里这个时候南宫宸应该醒过来了,不知道今天醒了没有呢。

虽然老夫人不让她到医院去见南宫宸,可她还是来到了医院住院部,哪怕是看看他到底醒过来了没有也好。

来到住院部的她,远远便看到有一群人围在楼下的花园里议论纷纷,听得出来好像是有人跳楼了。

白慕晴对这些八卦不感兴趣,不过当她听到有人议论说是从三楼跳下来的时候。她立刻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三楼属于南宫宸的专用病房,然后快步往人群里面挤去。

当她看到一个女人趴在花园里时,暗暗地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南宫宸!

不过.......她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的背影熟悉,定眼一看,居然是朱朱?

紧接着,她便看到南宫宸心急如焚地从另一边的人群外头挤了进来,他情急地扫量了朱朱一番后将她从地上抱起,一边心急地呼唤着她的名字一边用手抚摸她被血水染红的脸。

人群外面很快挤进来一帮医护人员,南宫宸亲自将朱朱放在担架上后,跟着医生往急救室的方向跑去。

人群渐渐地散去,只留下白慕晴呆呆地站在原地。

这来去勿勿中,她得到了两个讯息,南宫宸醒过来了,朱朱跳楼了,朱朱她为什么会跳楼?

她不自觉地抬起小脸,便看到三楼露台上的老夫人正用杀人的目光瞪着自己。白慕晴心脏漏跳了一拍,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她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老夫人的目光太可怕了,她决定还是离开为好。

只是没等她走出住院部,两位保安便将她拦住,保安告诉她老夫人想见见她。白慕晴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跟着保安回到三楼病房。

听到开门声,老夫人从露台上转身走了过来,然后抬手给了她一巴掌:“如果把朱朱逼死了,宸不但这辈子活不成,下辈子也别想好过了。你想让他生生世世都在还情债么?想让他生生世世都被诅咒折磨么?为了得到他,你可以不把他的死活放在眼里是?”

白慕晴已经记不清楚自己这是第几次挨老夫人的巴掌了,她一只手抚着自己的脸颊,泪水淌了下来。

她不知道朱朱这次跳楼玩的又是什么把戏,但是那个女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惜一切,可以各种伤害自己。她不担心自己斗不过朱朱,可是.......偏偏那位朱小姐是南宫宸的命定情人,这让她怎么办才好。

看到刚刚南宫宸那么紧张朱朱的样子,她相信南宫宸对朱朱还是有感情的,如果他们两个结婚,南宫宸也许一时间不会适应,但最终肯定会重新爱上朱朱,然后与她情投意合,幸福美满的。

情投意合.......这四个字烙入她的心头,她感觉自己的心渐渐地在滴血!

她转身离开病房,痛心疾首。

她应该感到幸运的是,她和南宫宸之间不是因为感情破裂而分开,她们没有输给对彼此的爱情,只是输给了传言!

南宫家的传言,她一直不相信的东西,到头来却是败给了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