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希望你能照顾好他/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瞬间僵在原地,南宫宸怎么会追来这里?难道是苏惜出卖了她?

来不及细想,她转身要往办证大厅里面躲,然而她的手臂却被林安南扣住根本躲不掉。

南宫宸很快便下车迈进来了。他扫视了一眼二位,目光扫过林安南握着白慕晴的手掌,最后锁定在白慕晴的脸上。这样的场景是他没有想到的,心头有火气在慢慢腾升着。

半晌,他才唇齿微启地吐出一句:“大家都告诉我说昨晚在公寓里发生的一切只是美梦一场,你是不是也想这么告诉我?”

白慕晴讶然,老夫人说她会让南宫宸忘了昨晚的事,难道是真的?

“说话!”南宫宸命令了一句。

白慕晴张了张嘴,故意问道:“什么公寓发生的一切?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南宫宸倒抽一口冷气,胸口又开始剧烈起伏起来:“你的意思是,这就是一场美梦?”

“反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慕晴说。

“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做?跟我离婚。再跟着他一起去英国?”南宫宸睨了林安南一眼。

刚刚他用手机定位发现她居然在办证大厅时,立刻便猜到她准备跟林安南一起离开了。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他们居然真的在一起!

白慕晴咬了咬唇,心一横道:“南宫宸,既然你已经抓到我跟安南的把柄,也猜到我们要出国了,何不就此放手饶恕我们?”

“偷了公司的作品就想走?没门!”南宫宸恼怒道:“白慕晴,我警告你,就算我同意跟你离婚,也不是将你送给你身边这个男人,而是将你送进监狱。偷盗商业机密的罪名,我想你应该有所耳闻过。”

“你.......!”白慕晴气结。

如果真的给她安上这么一个罪名。她肯定是要坐牢的,不过她不担心,也不恨他。

“慕晴你别怕,你没干过的事情他不能拿你怎么样。”林安南俯在白慕晴的耳边道。

两人亲密地交头接耳的样子,更加刺激到了南宫宸的情绪,他咬了咬牙,强忍住胸口的慌冷笑:“怎么?怕了?怕了就跟我回去。”

白慕晴依旧咬着自己的唇,咬得生疼。想起老夫人的坚持,想到他的怪病,她努力她逼迫自己不被他的话语影响,故意说道:“南宫宸,你要告就去告好了。我看你能判我几年。我跟你说实话吧,自从你把我绑回小别墅之后我就恨你入骨了,我迎合你对你好都是为了摆脱你的控制。你也不想想,世界上有几个女人愿意天天陪着一位病人生活的,也不想想我凭什么要放弃帅气多金的林少和你在一起?你以为你用婚姻就能绑住我一辈子了吗?你想得美!”

“安南,我们走!”白慕晴反手拉过林安南的手掌,和他一起从气得浑身发抖的南宫宸身边走了过去。

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的那一瞬,白慕晴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体的不稳,可是她没有停留,闭上眼,加大了脚下的步伐。

然而,就在她走过去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砰’的一声闷响。

心头咯噔一跳,白慕晴倏地转过身去。看到南宫宸的身体就这么实实地倒在地上。她僵住了,张了张嘴良久才从喘息中唤出一个字:“宸.......。”

四周开始有人围上来察看情况,白慕晴却僵在原地动弹不得,好不容易才从呆怔中回过神来的她突然尖叫着冲上去:“不要碰他!都给我走开——!”

她扑嗵一声跪倒在地上,将南宫宸从地面上抱起,她一边抚摸着南宫宸苍白的脸庞一边察看他的情况:“宸,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快别吓我.......。”

她说完又抬头冲林安南嚷道:“快帮我叫救护车!快啊.......!”

她抱着南宫宸的样子,焦急的表情,嗽嗽而落的泪水,无一不是在狠狠地刺激着林安南的恼怒之火。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帮忙拨打急救电话?怎么可能?

好在身边围观的群众老早就有人帮打了,救护车很快便赶过来。

南宫宸被送上急救车,白慕晴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迅速地跟了上去。

医护人员替南宫宸做完紧急救治后,问她:“小姐,请问您是这位病人的亲戚吗?”

“我是他的妻子。”白慕晴抬起头来,盯着医护人员追问道:“他怎么样了?到底怎么样了?”

“目前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得到医院做祥细检查才能回答您这个问题。”医护人员说。

白慕晴点头,她紧紧地握着南宫宸的一只手掌,看着他紧闭双眸的脸,更多泪水滑落下来,语气哽咽:“老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你一定要好起来,对不起.......。”

车子在路上行驶了一路,她就哭了一路,哭得连救护人员都为之动容了,忍不住安抚道:“小姐,您别伤心,您的丈夫只是昏过去了,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你们不明白.......。”她摇着头说。

南宫宸的病情只有她最清楚,他的第一次昏迷都有可能醒不过来,每一次都是对生命的威胁啊。

她突然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去刺激他,明知道他最在乎的就是她跟林安南之间的关系,居然还拿林安南来刺激他!

南宫宸又一次被送进了急救室,老夫人激动得不光光想用一巴掌来教训白慕晴了,而是崩溃地用手指住她失声吼叫:“把她给我弄死!弄死扔出去——!”

“老夫人,您别激动。”何姐关切地安抚道,她看了一眼泪流满面的白慕晴,冲她低斥了一声:“还不快走?”

白慕晴往后退了一小步,却始终没有舍得离开。

老夫人依旧激动地吼着:“白慕晴!你故意的是不是?不能得于宸你就想尽法子害死他是不是?你怎么可以那么歹毒啊.......?”

“不,你没有,我没有想伤害宸.......。”白慕晴摇头,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解释。

她怎么可能去害南宫宸?哪怕他变心了,他爱上了别的女人她也不会想要他死啊!

“我警告你,如果再敢跟宸见面,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老夫人冲她吼了一句:“滚!给我滚!”

白慕晴看着老夫人激动的样子,担心她气坏了身体,不得不最后望了一眼急救室的大门,含泪离开。

*********

从医院出来后,白慕晴就独自呆在苏惜家的客房里,不吃不喝不睡。

南宫宸没有醒来,她就一口都吃不下去,闭上眼都是南宫宸被自己气得昏迷倒地的场景。

一连两天的时间里,苏惜好话说尽,劝过骂过,可是丝毫没有动摇到她。终于忍无可忍地骂道:“白慕晴!你这样下去会死人的知道么?别到时候南宫宸醒了,你死了,你们俩还怎么纠葛下去啊?”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这样我就把你扔出去了,这可是我辛辛苦苦供下来的高档住房,你要死出去外面死,别脏了我的新房!”

白慕晴依然不为所动,大概是因为她知道苏惜的个性。

苏惜见这招没用,如是换了一招道:“你到底吃不吃?不吃的话我跟你断绝关系,不收留你,不帮你办签证,不帮你找女儿.......。”

白慕晴终于动了动身体,抬起脸来盯着她:“我吃。”

就知道女儿是她的心尖刺,苏惜暗吁口气,将桌面上的饭碗递给她:“赶紧吃,才几天时间,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白慕晴默默地吃了一口饭,只觉得如同嚼蜡般难以下咽。

她艰难地吞了一口饭,盯着苏惜道:“有没有帮我.......。”

“打听过了,还没有醒过来。”苏惜打断她,有些无语道:“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已经让那边的人帮我留意了,只要南宫宸一醒过来就打电话告诉我。”

这两天里,白慕晴除了不停地问她南宫宸的情况外便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了,这样的她,着实让人又心疼又心烦。

********

在煎熬中又过了一天,南宫宸仍然没有醒过来,白慕晴终于从客房里面走出来了。

苏惜讶然地打量着她:“怎么?南宫宸醒了?我没接到消息啊。”

在她看来,除了南宫宸醒来,不然白慕晴这辈子都不可能从客房里面走出来了。

白慕晴摇了一下头,道:“我出去一下。”

“你自己一个人?”

“嗯。”

“还是我陪你吧。”苏惜从沙发上站起。

“不用了。”白慕晴干涩地笑了笑:“你放心吧,我不会想不开的。”

苏惜无语地翻起白眼:“你这几天都快要把自己绝食死了,这还不叫想不开啊?”

白慕晴歉疚道:“对不起,最近真是给你添了太多麻烦了,不过你放心,从今天起不会了。”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像遗言,你别吓我啊。”

“当然不是。”白慕晴道:“我不是说了么,只要你愿意帮我把女儿找回来,我就会好好活着等她。”

“那就好。”苏惜松了口气,随即又打量起她问:“那你准备去哪?咱们都这么熟了,你还瞒着我做什么?”

白慕晴想了想,浅笑:“我只是去把离婚协议书交给南宫家的人。”

“你真的决定离婚了?”

“嗯。”白慕晴点头,一脸苦涩道:“南宫宸一直醒不过来,咱们不妨信王大师一次,让他娶了朱小姐,或许他娶了该娶的人后就真的醒过来了呢?”

“你疯了?”苏惜愕然。

“我没疯,我已经考虑清楚了。”她知道南宫宸醒来后可能会伤心难过好长一段时间,但是她也相信,一段时间过去后他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当年朱朱离开他的时候,他不也伤心欲绝了好多年么,但最终也好起来的。这一次她的离开,他一定也能挺过去的,况且这次他的身边还有朱朱陪伴,应该更容易才对。

“就这么把南宫宸让给那位朱贱人了,你甘心么?”苏惜看得出来她是很爱南宫宸的,希望能劝她改变主意。可是白慕晴却摇头,道:“这个时候已经不是甘不甘心的问题了,是南宫宸的性命要紧。小惜,我知道相信传说是一种很愚昧的行为,不过只要有一线希望我还是想试一下,你明白么?”

苏惜说不过她了,只好点头:“好吧,既然你决定好了,我就不劝你了。”

“谢谢。”白慕晴冲她微微一笑:“等我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后,一定会好好帮你解决你跟乔少之间的问题。”

苏惜忙冲她抬了一下手掌:“得,我跟他已经恩断义绝了,用不着你帮忙。”

白慕晴笑了笑, 没再说什么。

白慕晴将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偷偷来到南宫宸所在的加护病房,让她感到惊喜的是南宫家的人并没有守在这里。她暗松口气,来到张医生的办公室请求他让自己进去加护病房看看南宫宸。

张医生虽然不知道她跟南宫家之间的恩恩怨怨,但这些日子多少看到了白慕晴对南宫宸的感情,还有她被老夫人的各种羞辱。

秉着心里对她的同情,张医生同意了她的请求,将她带到加护病房里面。

站在南宫宸的病床前,看着他憔悴削痛的脸庞,白慕晴心里对他的疼惜更加深刻起来,眼泪也终于控制不住地滑落。

就这么静静地守护了他十几分钟,直到张医生催促她离开后,她才倾身在他的手掌上握了一下,冲他吐出两个字:“再见。”

然后,她起身依依不舍地离开加护病房。

**********

离开加护病房后,白慕晴没有离开医院而是来到朱朱的病房。

虽然伤得不重,但是为了博取南宫宸和老夫人的疼惜,已经三天过去了朱朱依旧留在病房里面没有出院。

南宫宸一直醒不过来,她心里固然也是担心极了,看到白慕晴的身影便立马气愤责备:“你把宸害成这样居然还有脸到医院来?你是不是又想让老夫人把你轰出去?”

白慕晴看着她气愤的脸,面色冷淡道:“朱小姐,究竟是谁把宸害成这样的,你想你应该比我心里有数。”

“你什么意思?”朱朱不悦。

“难道不是么?如果不是你和林安南勾结起来离间我和宸的感情,我们会吵架么?他会一次次地犯病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朱朱依旧走她的装傻路线。

白慕晴摇头:“朱小姐,在我面前你就不用再装了,我和宸少的感情相信你这段时间也见识到了,不是任何手段可以摧毁的。你所做的一切除了将宸少往死路上逼外,并没有丝毫的用处。”

朱朱气结,不过她并没有发泄出来,而是语气一缓委屈巴巴道:“慕晴,你别这么说,一直以来都是老夫人逼我跟宸少结婚的,我真的没想过要拆散你么。”

她才不会那么伤在白慕晴面前承认一切,万一她用手机偷偷录音的话,她不是死定了?夹低肠血。

“够了,别再装了。”白慕晴道:“你放心,我今天不是来向你宣誓主权的,而是过来恭喜你,你赢了。”

朱朱讶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白慕晴继续说:“不过请你记住,我输不是因为我和南宫宸不够相爱,也不是因为南宫宸对我变心,更不是因为害怕自己斗不过你。而是输给了传言,输给了现实,谁让你就南宫宸的命定情人呢?”

“你说什么?你要退出?”朱朱按奈住心底的兴奋,愕然地问道。

“没错,我会退出,为了命定情人的传言,为了宸的怪病,为了他能健康地活下去,我选择退出。”白慕晴从包包里面拿出那份签好字的离婚协议递到她面前:“拿去吧,算是我送你们的新婚礼物。”

朱朱狐疑地接过离婚协议,一遍一遍地审视着,始终不敢相信白慕晴居然会选择退出,而且还把离婚协议送过来了。

她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好的人,更不相信白慕晴会伟大到为了南宫宸的病就放弃南宫少夫人这么至高无上的身份地位。

担心白慕晴在玩什么花招,语气一委情急道:“慕晴,你在说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跟宸少离婚呢?你明知道宸少他爱的是你,他醒来看不到你肯定会伤心死的。”

“朱小姐,我说够了,不要再装了。”白慕晴盯着她:“咱们可以好好坐下来聊聊么?”

朱朱迟疑了一下,走到沙发上坐下,随即又从沙发上弹跳起来走到饮水机前给她倒了杯白开水。

白慕晴手里握着她递过来的白开水,轻吸口气道:“不管之前你对我做过什么,这一刻我全都原谅你了,我对你只有一个请求,那就是好好照顾宸。”

她这句话让朱朱很不高兴,忍不住回了一句:“不用你说我也会好好照顾宸的。”

白慕晴点点头,继续说道:“其实宸发病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你慢慢就会适应的,如果遇到他攻击你的时候,你千万别还手,别弄伤他,如果害怕赶紧离他远一点就行了。”

“白慕晴,你这是在故意工恐吓我吧?”

“既然已经决定离开了,我为什么要恐吓你?”白慕晴苦涩道:“我只是希望你以后能照顾好他,宸虽然霸道冷酷,但也有脆弱的时候,而他最脆弱的时候便是他犯病的夜晚。也只有那个时候他才需要你的照顾,平日里他好的时候,他会把你保护得很好,照顾得很周到。”

虽然她说得很诚恳,可朱朱还是觉得刺耳极了,她嗤笑着说道:“我七岁的时候遇上宸,十八岁的时候和宸在一起,他是怎样的人我比你清楚。”

“可是你见过他发病的样子么?你懂得照顾他么?如果不懂就虚心点听我说,毕竟我没有恶意。”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朱朱打量着她,脸上依旧是不屑的表情:“你也不用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明明就是老夫人逼迫你离开的,却美其名说是为了宸的病。”

白慕晴并不想跟她在这里争辩这个问题,继续开口说:“我不知道宸这次还能不能醒来,或者什么时候才醒,但是如果他醒来见不到我,请替我转告他,这辈子算我对不起他,希望他能看开点。”

白慕晴喝了一口杯里的白开水,残忍地将泛出眼眶的泪水逼了回去,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既然你什么都听不进去,那我还是先走吧。”

“等等。”朱朱迅速地从椅子上站起,冲她扬了扬手中的离婚协议道:“这个你到底说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

“以后不会回来纠缠宸了,你真的能做到?”

“我没你那么卑鄙无耻。”白慕晴冲她扔下一句,迈步往病房门口走去。

**********

离开病房后,白慕晴走入电梯,下到一楼的时候她意外地遇到林安南。

不,看样子林安南是特意过来等她的。

她停住脚步,还没能来得及转身避开,手臂便被南宫宸一把扣住拉到旁边的小花园里。

“林安南你干什么?你有完没完啊?”

林安南却是一脸欣慰道:“慕晴,你终于把结婚协议交给南宫宸了是么?”

白慕晴的视着他,冷笑:“看来你跟朱小姐的来往很密切嘛,知道我的一举一动。”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决定。”林安南并不把她的嘲讽放在眼里,继续说道:“我是过来接你回家的,现在就跟我回公寓,然后我们一起去英国。”

“林安南,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就算我跟南宫宸离婚我也不会再跟你有任何瓜葛,要去英国你自己去,我是不会跟你一起去的。”

“你确定?”

“我很确定。”为了摆脱他,白慕晴咬了咬唇继续嘲讽道:“林少爷,我真不知道你是从哪来的自信我会跟你出国,最近这些日子来你的行为已经让我厌恶透了,我现在看到你就讨厌,如果你还有一点自知之明的话,请你离我远一点,别像个神经病一样死缠着我不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