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车祸/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开着车子快速地行驶在路上,泪水流了一拨又一拨。

她抬手用袖子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视线总算是清晰了。

七岁那年的事情她记不太清了,只是当初听南宫宸说的时候觉得有些熟悉。刚刚经母女俩那样一说后越发的觉得场面似曾相识。

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年救下南宫宸的人会是自己,而且南宫宸会回到燕城去找她,外婆还因此丢了性命。

难怪之前去燕城出差时,南宫宸会跑去朱家小院,也难怪那里这么多院落南宫宸都不要,偏偏把朱家小院买下来了。

车速开得有些快,为了保持自己的视线明朗,她再度用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大脑的思绪却在过去的事件中一件一件地流转。

她又想起自己在南宫宸的公寓里看到自己小时候相片的情景,当时她就问南宫宸为什么会有那张相片,而南宫宸的回答是:一个狠心的女人。

当时她因为害怕南宫宸知道自己跟白映安对换身份的真相,选择什么也没有问。什么也没有多想,甚到还觉得相片中的小女孩只是跟自己小时候长得像罢了。

现在想想,当时如果她告诉他相片中的女孩是她自己,也许结局不会是今天这样,可是当初她没有那么做,她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

好在现在知道真相还来得及。

她哭着哭着突然就笑了,她庆幸自己就是南宫宸要娶的那个女人,她庆幸自己能治好南宫宸的怪病,她更庆幸自己终于不用被迫跟南宫宸分开,她终于可以留在南宫宸身边陪伴他一生一世了。

这一刻她甚至还在想。等自己跟南宫宸好起来后,不管他相不相信一定要把女儿的事情告诉他,让他出面寻找女儿的下落。也许他比乔锶恒更能找到孩子呢?

“宸,你一定要快点醒来,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她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车子转入通往南宫家老宅的分叉路,车流变少。白慕晴突然在后视镜中发现了朱朱的车子。

她跟上来做什么?难道她还想阻止自己回老宅吗?

白慕晴深踩油门,加快了车速。

身后,朱朱一边加速一边腾出右手拿起响个不停的电话,在接听键上划了一下后气急败坏道:“白慕晴她就在我前面。已经转到华东路上了,怎么办啊?”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几秒,道:“你用最快的速度追赶她就行了,特别是在海湾段的时候,一定要尽量让她把车速提起来。”

“好,我知道了。”

“记得跟我保持通话,临近海湾段的时候记得吧行车记录仪打开。”

“然后呢?”朱朱颤声问道。

“行车记录仪是录给南宫宸看的,你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最合适。”

“我.......我明白了。”

朱朱咬了咬唇,一点一点地加快车速。

她开车的时间不多,技术也不是那么的到位,双腿早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了。可是为了自己的活路,她不得不咬牙忍着,不得不坚持!

白慕晴没想到朱朱会一路追自己追得这么紧,甚至还不停地冲着自己摁喇叭。

她不知道朱朱想干什么,难道是想把她截停吗?不,她不能她这个机会,她继续加快车速不让朱朱超越自己。

从市区到南宫家老宅,用正常的车速至少也要四十分。一路急驶了十五分钟后,身后不但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喇叭声,还夹带着朱朱心急如焚的喊叫:“慕晴,你别这样,你停下来听我解释.......慕晴.......!”

白慕晴并未理她,只是在后视镜中瞟了她一眼,发现她居然从车窗内探出头来大喊大叫,虽然听不清楚她在叫什么,但猜也能猜到了。

这女人为达目的从来不会对自己手软,真是不要命了。

白慕晴当然不会停下来听,甚至还在她的追赶下加快了车速。

前方就是一小段沿海的弯道公路,也是事故多发路段,每个人经过此地时都会减速慢行。然而在朱朱的穷追不舍下,白慕晴根本无法减慢车速。

她撑稳方向盘顺着弯道急速前行,原本一切都还是好的,靠山体一侧突然冲出来一条大黄狗,白慕晴大惊失色,为了躲避大黄狗,她本能地往左边一打方向盘,车子失控地撞上山体。

‘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白慕晴失控的尖叫,车子在撞上山体后一个反弹往山下翻去。

山下是二十米高的断崖斜坡,车子重得地往下滚动着,白慕晴只觉得天旋地转,在最危险关头,她的尖叫破出喉咙:“宸!救我——!”

下一刻,她只觉得头部一阵巨痛传来,意识也在这一瞬间模糊,最后映入她眼睑的,是波涛汹涌的慰蓝大海,她知道自己这一回肯定是死定了.......。

朱朱眼睁睁地看着白慕晴的车子滚入崖下,她迅速地将车子减速,然后一脚刹停在路边,傻掉了。

“慕晴.......。”她半晌才低喃着吐出两个字,随即开始尖叫:“慕晴.......救命.......救命啊.......!”

然后,她晕倒了,真的就这么被吓晕倒了!

虽然她狠心,虽然她一心想抢回南宫宸,可是杀人的事情她从来没有干过,也根本没有胆量干!

刚刚白慕晴的车子惨烈地撞上山体,翻下山崖的情景,她还是头一次回看见,真的是头一回啊!

*********

白慕晴车祸的消息很快便传到老夫人的耳中,她倒是没有惋惜的感觉,只是惊讶极了。

虽然不喜欢白慕晴,但她眼下毕竟是南宫家的少夫人,老夫人只好将事情托付给何姐处理。

朱朱因为惊吓过度被送入医院后,也不知道是真的被吓坏了,还是故意逃避现实,一直躺在床上睡睡醒醒,就连警察过来找她了解事情经过都无法应付。

警察先生看到她这样,只好说道:“那朱小姐先休息吧,我们下午再过来。”

警察先生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老夫人刚好从外面走进来,看到警察先生后停下脚步问道:“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人找到了么?”

警察先生摇了摇头,扭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朱朱道:“我们已经提取过朱小姐车上的行车记录仪,也基本来以判断白小姐是因为车速过快而导致车毁人亡。”

“你说什么?白小姐已经死了?”老夫人愕然。

警察先生点点头:“车子翻下去不到几分钟就爆炸了,我想白小姐她.......。”

“你的意思是她的尸首还没有找到?”

“对,我们还在努力打劳中,目前被炸毁的车子已经打捞上来了,但是白小姐她.......暂时还没有下落。”警察先生顿了顿,安抚道:“老夫人您别着急,我们正在扩大面积搜救,应该很快就会找到白小姐的遗体的。”

老夫人点了一下头,随即说道:“警察先生啊,麻烦你们找到白小姐的时候,务必替我保管好她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那枚戒指对我南宫家很重要。”

警察先生显然没有料到他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想到南宫家的戒指,脸上浮出一抹讶异,随即点头:“老夫人放心,我们会留意的。”

“奶奶.......。”朴恋瑶拉着老夫人的手轻晃了一下:“这个时候当然是嫂子的遗体要紧,戒指先别管。”

“你懂什么?”老夫人横了她一眼,又冲警察先生道:“那你们先去忙吧,一定要尽快帮我们把遗体找回来。”

“好,会的。”警察先生转身离开病房门口。

朴恋瑶看了看老夫人,愧疚地低下头去:“对不起,奶奶,我刚刚.......。”

老夫人没有再责备她,而是迈步走入病房,站在朱朱的病床前打量了她片刻,随即说道:“别装了,起来吧。”

朱朱果然睁开双眼,泪水也在一瞬间涌上眼眶,盯着老夫人哽咽道:“老夫人,我没有故意伤害慕晴,我也不是故意追赶她的,我.......。”

“行了,白慕晴死不死我不关心,我现在关心的是她手上的戒指能不能找回来。”老夫人严肃道:“戒指找不回来你和宸就没办法结婚,明白么?”

朱朱愕然地望着她,泪水滑了下来,她从来没有留意过白慕晴无名指是的戒指,也并不知道它有多重要。不过话说回来,在当初那种情形下即便是知道戒指很重要,她也会这么干的。

反正那个时候不是白慕晴死就是她死,她当然选择让白慕晴死了!

她想了想,重新抬起头来焦急道:“怎么办?警察已经知道是我在后面追,慕晴才翻车的了,警察会不会给我判刑啊?”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一位护士小姐推开门礼貌地说道:“老夫人,宸少醒过来了。”

“宸醒过来了?”老夫人欣喜。

“是的。”

“走,我们看看去。”她立刻转身跟着护士小姐一起离开病房。

朴恋瑶转动着轮椅也跟着前往,刚走了没一米远便回过身来,盯着病床上的朱朱安抚道:“朱小姐,你放心吧,老夫人不会让你有事的。”

听到她这么说,朱朱果然放心了不少。

也是啊,她现在可是南宫宸的命定情人,老夫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出事的。

她深吸口气,虽然白慕晴翻车的那一瞬间很惨烈很可怕,以至于她一闭上眼就是那个场面。可是现在想想,她还是觉得幸运极了。

白慕晴摔死了,她这辈子就再也不用担心会被告人发现假身份了。

现在唯一让她有点点担心的,就是白慕晴至今仍然死不见尸,她担心电影中的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哪天就突然在街上看到复活的白慕晴了。

只希望她真的如大伙猜测的一般,连同她的车子一起被炸毁了!

*********

南宫宸确实是醒过来了。

老夫人担心他醒来后会像之前那样到处追问白慕晴的下落,以为他又会被白慕晴影响得情绪激动,坐立不定。没想到这次他没有,不但没有追问白慕晴的下落,甚至还平静得有些失常。

“宸,你还好吧?”老夫人担忧地问。

她突然觉得,这样的南宫宸比激动暴躁的他更可怕。

南宫宸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抬头盯着一旁的护士小姐问:“我的手机呢?麻烦帮我把手机拿一下。”

护士小姐看了看老夫人,然后走到柜子里将他的手机拿出来递给他。

南宫宸接过手机划开屏幕,直接拨了白慕晴的号码,电话显示无法接通中。她又用定位软件搜索了一下她的所在位置,然而根本定位不到。

为了尊重和确保白慕晴的隐私权,他平日里不多用这个软件,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用。如果不是刚刚他在梦里听到了她的呼救声,他此时也不会找她找得这么急。

手机搜索不到位置是什么概念?他将手机重启了一下继续搜索。

这是他专门为白慕晴配备的手机,哪怕她关机了,送人了,扔了,他也不至于会搜不到讯息。只有一个可能搜不到,那就是手机被她碾成了粉,或者把它烧成了灰!

他抬起头来,盯着老夫人问道:“慕晴是不是走了?跟林安南出国去了?”

没错,只有这一个可能,她已经彻底离开他了,并且把一切跟他有关的东西毁掉。

老夫人讶然地盯着他,一时间哑言。

为了不影响他的病情,她并不打算告诉他白慕晴车祸的事情,可是他现在突然问起这个问题,她该怎么答?

听到白慕晴跟林安南出国.......总比听到她车祸离世的消息要好吧?

不过她最终却是摇摇头,道:“不知道呢,没听你姑妈说安南有出国。”

南宫宸点了点头,将手机拿在手中轻轻地把玩着,目光黯淡地投向窗外。

他想就算现在林安南不出国,迟早也会带着白慕晴离开的,白慕晴连签证都办了不是么?

老夫人看他仍然没有多大的情绪反应,小心翼翼地问道:“宸,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你.......。”

“我只是问问,她要走就让她走吧。”南宫宸将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

老夫人没料到他会这么容易想通,心头一喜,微笑道:“宸,你能这么想就好,毕竟慕晴她一开始就是属于安南的,你们怎么说也是表兄弟,老为了一个女人打打杀杀的不好看。”

南宫宸没有搭理老夫人,依旧是静静的。

他选择放手,不是因为和林安南是兄弟,而是大病过后终于想通了,他一个三天两头躺在医院里的人不应该这么一直拖着人家不放。

这不是爱的方式,也不是爱的体现。

他甚至都不想去追究她跟林安南之间是假,因为没有必要!

********

南宫宸在医院里面休养了两天便出院了。

大概是心里郁结的火气散开了,他的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

出院这天,朱朱还特意过来接他一起出院。并且将手里的捧花递给他笑盈盈道:“这次出院可不准再回来了。”

南宫宸接过她手里的捧花,打量着她问:“你呢?身体都恢复好了?”

“我本来就没什么事情,早就好了。”朱朱摸了摸自己头上的撞伤道。

一旁的老夫人欣慰地笑了:“总算是雨过天晴了,从今往后啊,你们两个都给我好好的,都别再出什么状况了。”

朱朱笑着点头答应:“奶奶放心吧,我会好好保重自己,也会好好照顾宸少。”

“好,那就好。”老夫人道:“走吧,该回去了。”

出院后,老夫人和南宫宸回老宅,朱朱暂时还是回她的小别墅住。

和南宫宸分别后,朱朱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林安南的公司。

这两天她一直等不到林安南来找自己算帐,心里越想越慌,越想越不安,只好自己上门来找他了。

当初和林安南一起合作的时候,林安南对她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无论做什么不能伤害白慕晴的身体。现在白慕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她相信林安南肯定已经气疯了,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她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林安南正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他手里夹着一支燃了一半的香烟,目光注视着窗外的楼宇。听到秘书小姐通报说朱小姐到了也没有回过头来看她一眼。

朱朱看着他的背景,心里难勉有些害怕和担忧,万一林安南一气之下把一切都告诉老夫人就完了!

她轻吸口气,然后眨巴了几下双眼,眼眶一点一点地泛红了。

“林少.......。”她站在林安南的身后,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愧疚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害死慕晴的,我只是没想到她会躲在病房门口偷听,而且还把所有的真相听去了。她嚷着要回老宅去告诉老夫人真相,我心慌就开着车追上去了,我原本打算拦下她跟她解释,求她原谅的。可是她越开越快,然后就翻到海里去了.......”

说到后面,她已是泣不成声:“对不起,我没想伤害她的,这么久以来我也一直在遵守和你的约定不伤害她的身体,可是这真的就是一场意外,林少.......请你相信我,求你原谅我.......。”

朱朱噼里啪啦地说完,便开始低着头嘤嘤地哭着。

林安南终于开口了,语气淡冷道:“死了也好。”

短短的一句,却让朱朱瞬间停止了哭泣。

她抬头愕然地盯着林安南,因为是他是背对着这边的,她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林少.......。”她小心翼翼地唤了声:“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走吧。”林安南吐出一句。

“那你.......会不会.......。”朱朱有些难以启齿道:“会不会把真相告诉老夫人和南宫宸?”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林安南终于转过身来,睨着她冷笑:“看着他失去至爱,看着他娶个心如蛇蝎的假货当老婆,看着他病发而死.......这不是很好玩么?”

朱朱的脸色微变,心下有些气恼羞愤。

不过现在她有求于他,所以即便是感觉到被侮辱也只能忍了。

她迟疑着又说:“林少.......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会出国么?”

虽然他说了不会告诉南宫宸,可留在这里也是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她当然希望他走得远远的。

“你觉得呢?”林安南看着她,脸色一点一点地沉冷,最终不耐烦地吐出一个字:“滚!”

他吐出这个字的同时,还顺手抄起桌面上的烟灰缸往她身上砸过来。‘当’的一声,烟灰缸砸在她的脚边碎成两半。朱朱被吓坏了,身体本能地往旁边的躲。

她看了看地面上的烟灰缸,又看了看面若冰霜的林安南,多一刻也不敢停留地转身走了出去。

朱朱走后,办公室内瞬间安静下来。

林安南往后退了一步,坐回椅子上。

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听到白慕晴死去的消息时,他居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反而有种心里的包袱终于松懈下来的感觉。

他甚至还有种幸灾乐祸的快感,想到南宫宸知道白慕晴死去时的伤心欲绝,想到南宫宸再也得不到白慕晴了,他就觉得无比快乐。

他得不到的东西,他宁愿毁掉也不愿意让自己最恨的人得到!

这大概就是他此刻的心态,已经扭曲的心态。

*******

南宫宸重新前往公司上班,他是坐小林的车去公司的。

车子缓缓地驶出老宅,行驶在这条熟悉的道路上,南宫宸坐在后排闭目养神。

车子经过海弯路段的时候,小林一个急刹,南宫宸被震动了一下,倏地睁开双眼。

自知闯祸的小林情急解释道:“抱歉大少爷,这里前几天发生过一起车祸,这几天都有打捞队的人在打捞遇难者遗体,把路都堵塞住了。”

因为老夫人刻意封锁了消息,知道真相的人很少,就连小林都不知道车祸主角就是白慕晴。

南宫宸将目光投向海的那边,果然看到有搜救船在打捞着什么。

小林兀自低咕道:“连山体都撞塌了一块,护栏也撞断了,看起来就很惨烈。”

南宫宸目光扫过那断裂的护栏上,不知为何,心脏突然在这一刻抽痛了一下。

他深吸口气,痛感转瞬即逝。

他收回目光,闭上眼,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回到办公室,南宫宸在听完颜助理陈述亲自帮他安排好的日程表后,突然抬头问了一句:“慕晴应该没有来上班了吧?”

颜助理愣了一下,眼里闪过一抹哀痛。

“怎么?你比我还伤心?”南宫宸看着她低笑。

“不是的。”颜助理摇了一下头:“宸少,自从您犯病后少夫人就没有来上班了。”

她无法告诉南宫宸白慕晴车祸的消息,因为老夫人有交待,不能在他面前提半个字。

南宫宸沉吟片刻,点头:“好,我知道了。”

颜助理走出去后,南宫宸打开电脑,却始终无法安下心来处理工作。

这么多天没有上班,他的工作早就堆积如山了,他深吸口气,好不容易才静下心来,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他的手机只有熟人能打,而且是为数不多的熟人,所以即便民屏幕上闪动着陌生的号码他还是接了。潜意识了,他还是有些小期盼的,他期盼着白慕晴能给自己打电话。

明知不可能,他还是这么做了。

电话那头传来苏惜气急败坏的声音:“南宫宸,你有种就叫你这几个前台放我上去!我有事情要对你说!”

听到是苏惜的声音,南宫宸皱了一下眉,随即问道:“你有什么事现在说吧。”

如果是来告诉他白慕晴的委屈,他并不想听,因为他已经决定放手了,也并不想再追究白慕晴和林安南之间是真是假。

他放弃她,不是因为不信任,而是不想用自己这副残病之躯拖累她,影响她的后半生。

“南宫宸,你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慕晴她现在怎么样了吗?也不想管她的死活了吗?我给你三秒钟考虑,一、二、.......。”

“你等一下。”南宫宸突然吐出一句,然后挂断电话,改为用座机打给通前台。

不一会儿,苏惜便上来了。

看到她的眼圈红红的,明显有哭过的痕迹,南宫宸心里突然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她迈到南宫宸面前,睨着他冷笑一声:“你倒是挺有闲心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你什么意思?慕晴她怎么了?”南宫宸终于按奈不住地问出一句。

苏惜深吸口气,强忍住抱起文件砸他身上的冲动道:“在你第一次犯病的时候,慕晴急得天天守在病房门口等你醒来,同时还要一边忍受着老夫人的羞辱和驱赶。你在公寓犯病,她把你送进医院却挨了老夫人狠狠的一巴掌。你在办证大厅门口晕倒,她把你送进医院依旧挨了老夫人一巴掌,还被老夫人强行赶出医院。她缩在我家的客房里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哭得眼睛又红又肿。从来不相信传言的她在看到你一直醒不过来后,不得不强迫自己试着相信一次,不得不依照老夫人的要求离开你,成全你和那个朱贱人。在你昏迷后的第三天,她终于从我家客房走出来了,但她并非去找林安南,而是将离婚协议送到朱贱人手里。她顶着被你误会一辈子的压力净身出户,她不要你们南宫家的一针一线。可是即便她做到这份上了,你那位温柔可爱又善良的初恋情人还是不肯放过她,残忍地将她逼上了绝路.......。”

苏惜说不下去了,泪水顺着眼眶决堤而下。

南宫宸心里的不安更浓烈了,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问道:“慕晴她现在到底在哪?”

“你真的不知道吗?”

“真的.......。”南宫宸咬牙。

苏惜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点头冷笑:“也对啊,老夫人把消息封锁得这么好,你怎么可能知道呢?连我这个最好的朋友都是今天才知道的。”

如果不是乔锶恒告诉她,她至今仍然不知道白慕晴车祸的消息。

南宫宸终于忍无可忍,双手重重地击在办公桌面上,凝视着她恼怒着焦急道:“求你了,告诉我慕晴到底在哪里?”

“你想告诉慕晴在哪里是吧?好啊,我现在就告诉你。”苏惜盯着他:“你看看我一分钟前发给你的视频,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南宫宸讶然,但他没有多想便从桌旁拿起手机,里面果然有一条刚发过来的视频信息。他点开视频,画面上便出现了白慕晴的车子。

没错,就是白慕晴的车子,他亲自给她挑选的车型和车牌号码!

他看到那辆有着特殊意义的车子急速地驶入弯道,然后失控撞在公路的内侧山崖反弹到另一边,又以惊险之势冲破护栏滚入山崖。

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几秒,南宫宸甚至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他又重新点播了一下视频,然后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视频上的车辆,再一次目睹它翻入崖下。

他如同受到惊吓般吼叫一声,随即将手机往桌面上一扔抬头瞪着苏惜怒道:“这是什么?你在哪里弄来的?”

他的脸色虽然震怒,手脚却已经开始发软,身体也在慢慢地轻颤起来。

“这是你故意弄来骗我的对吧?白慕晴她早就跟着林安南出国了,她们早就双宿双飞了!”他吼叫着,像个疯子。

“我才不相信!白慕晴她就是个爱慕虚荣的骗子,她跟白家合起来欺骗我玩弄我,她还跟林安南合起伙来对付我!”

他宁愿是这样的,他宁愿白慕晴是个骗子,是奸计得惩后跟着林安南出国,而不是像视频中那样连同车子一起翻入海里。

“慕晴,你不要吓我,我都已经给你自由了,给你机会了,你应该好好活下去才对.......。”他真是疯了,左一句右一句地吼着,呢喃着,桌面上的资料被他砸得满地都是。

倏地,他旋身双手扣住苏惜的肩膀,一边摇晃着她的身体一边怒吼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

他是很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可是逃避似乎根本无法改变什么,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今天从老宅过来经过海弯路段时,小林告诉他那里前几在出过车祸,这些天一直有打捞队在寻找遇难者的遗体。

想到小林的话,想到打捞队有可能是在寻找白慕晴,他简直就要疯了!

他甚至都等不到苏惜回答,便松开她的肩膀,头痛欲裂地顺着桌角蹲了下去。他感觉自己的头快要炸开了,胸口也快要喘不过气来。

苏惜却丝毫不为他的痛苦所动,往前一步含泪俯视着他:“你想知道答案还不容易,去找你的命定情人问就行了,她什么都知道,就是她把慕晴害死的!”

南宫宸的头更痛了,双手紧紧地扳着桌角。

他想挣扎着起身去海湾看看,去问问大家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只是这一刻的他居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那种午夜噬骨的疼向他的体内汹涌而来。

他固执地稳住自己的身体,心里从未像这次一样害怕犯病,抗拒犯病.......。

颜助理听到动静后推门走进来,她一眼就看到南宫宸匍匐在桌下痛苦不堪,而苏惜却仍然不客气地冲他指责控诉着。

“宸少.......!”她慌忙冲上去,俯身查看了南宫宸一眼后迅速地跑到办公桌下的抽屉里面翻找药瓶。好不容易才从里面把药瓶翻找出来把药递到南宫宸跟前,南宫宸却抬起手掌狠狠地将她手中的药瓶挥了下去,咬牙怒道:“我没有犯病!”夹央女血。

这个时候他怎么可以犯病?哪有时间给她犯病?

“你这是什么意思?装给谁看啊?”苏惜瞪着他气愤地嚷道:“慕晴早就已经看不到了,你还装什么装?”

“苏小姐!请您不要再说了!”颜助理抬头冲苏惜道:“少夫人的死我们大家都觉得很遗憾,因为宸少一直在生病,怕影晌到他康复,所以才没有人敢把真相告诉他的。您也看到了,他不是不在乎少夫人,不是不伤心啊。”

“他更在乎的是那位姓朱的!”

“如果宸少更在乎朱小姐,早就跟少夫人离婚了!”

“这才是他最可恶的地方!不肯跟慕晴离婚,又不想放弃姓朱的,如果当初不是他把慕晴从婚礼上带走,慕晴早就跟林安南双宿双飞了,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样的惨烈下场?”

“苏小姐您根本就不了解宸少,求您不要再说了。”颜助理盯着她语带哀求道:“让宸少先缓口气好么?他刚出院受不了刺激.......。”

“慕晴都死了,他还受不了刺激?”苏惜冷笑:“早知这样何必当初?慕晴就是被他害死的,南宫宸你就等着一辈良心不安去吧!”

甩下这句,苏惜终于转身走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