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三十岁的坎 钻满已经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办公室内瞬间安静下来,南宫宸依旧靠在桌旁,头昏目眩,如死一般的难受。

颜助理担忧地打量着他:“宸少。您还好么?您别着急,您刚出院千万别又犯病了。”

南宫宸强忍住身体的不适,抬头盯着她:“她说的都是真的么?颜悦,你从来不会骗我的,你告诉我实话.......。”

颜助理为难哑言,这个时候想要继续欺骗他似乎不可能了,南宫宸也不会再相信了。

“那天我在医院醒来之前做了一个梦,梦见慕晴在向我求救,她惊恐绝望.......。我想救她,可是我无能为力,仿佛有什么东西将我捆绑住一般。等我好不容易挣脱,她却已经失去了踪影。”他顿了顿,苦涩道:“我以为这只是一场噩梦,只是梦.......。”

“宸少,您别自责,您没有错,少夫人会离开也不是因为对您失望,她只是听信了传言,她以为成全了您和朱小姐您的病就能好。”

“传言.......。”南宫宸冷笑一声。

颜助理接着安抚道:“少夫人希望您好好活,所以才会选择离开的,所以您.......。”

“到底是谁害她车祸的?”南宫宸打断她,语气也从苦涩转为阴冷。

颜助理想了想,道:“从朱小姐的视频上看。少夫人是因为车速过快转入弯道时撞车的,警察的判定也是这样,所以.......。”她停了停,才道:“虽然苏小姐一口咬定是朱小姐把少夫人害死的,但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具体是怎么回事,宸少您可以去问一下朱小姐,毕竟当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场。”颜助理说。

南宫宸紧紧地攥成拳头的双手一点点地松开,随即撑着桌角从地上站起。

颜助理忙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道:“宸少,您要见朱小姐的话我去把她叫过来就行了,不用你自己亲自去。”

南宫宸摇了一下头:“不,我去海弯找慕晴。”

“宸少.......。”颜助理情急:“您千万别去,已经有专业的打捞队在努力寻找少夫人了,您什么都不懂去了只会添倒忙。”

他现在看着就挺难受的,万一到了海弯看到那样的场景后真的发病了。又得进医院,又得要几天才醒过来了。

南宫宸并有听她的,转身便往办公室门外走去,颜助理急忙跟上,一边跟着他往外走一边继续劝:“宸少,如果您真心想找到少夫人,那就呆在家里好好休息,万一您又晕倒过去怎么办?谁来替少夫人处理后事?宸少.......。”

在她的劝慰中,南宫宸已经一脚迈入电梯,她只好跟着迈了进去。

电梯直降一楼,颜助理道:“宸少。您先等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说完便开车去了。

车子驶离公司大楼前,颜助理在后视镜中望了他一眼小心翼翼道:“宸少.......您真的要到海弯路段去么?”

南宫宸没有理会她,依旧头昏眼花同,浑身颤抖。

颜助理没有再多问,将车子往海弯方向驶去。

来到海弯路段时,颜助理扭头望向南宫宸,发现他的眼眶居然红了。

跟了他那么多年。她还是头一回看到他这样,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大概是未到伤心时吧。此时的南宫宸,明显是哭了。

“宸少,这里地势不好,您在车上看看就行了。”颜助理担心道。

南宫宸看着窗外波涛汹涌的海面,终于明白自己早上从这里经过的时候为什么会有心脏抽痛的感觉,原来.......。

慕晴,是你在叫我么?他在心里默默地问道。

他推门下了车子,面朝大海,车子翻下崖底的场景一幕幕地在他脑中回放重现,他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越疼越剧烈。

“宸少,你怎么了?”颜助理慌忙走上来将他扶回车厢内,情急道:“我就说您不应该来的,来了也只是徒增伤心不是么?”

南宫宸一手掌住疼痛的头颅,咬牙道:“送我去医院。”

颜助理僵了一下,随即点头:“好,我马上送你过去。”他肯去医院当然是最好的,毕竟他现在的样子看着就很吓人。

颜助理将车子调头往医院开去,南宫宸闭目靠在椅背上,颜助理说得对,他不能让自己再次晕倒,不然又不知道要几天才能醒过来了,他倒下了,谁来帮他处理慕晴的后事?

**********

老宅内,朱朱看着桌面上摆放的大红色嫁衣,按奈住心底的欢喜抬头看着老夫人问:“奶奶,宸少现在正伤心,他会同意结婚么?”

老夫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说道:“我看他确实是想开了,决定放弃白慕晴那个女人了,没了白慕晴他也没理由拒绝了不是么?”

“说得也是,不过我还是觉得.......。”

“你就别觉得了,你心里有多想嫁给宸我清楚得很。”老夫人睨了她一眼:“你只管配合何姐把婚礼事宜准备好,等到戒指一回来你们就结婚。”

朱朱原想装装含蓄的,既然老夫人把话说得那么直白她也没有必要装了,她只好乖巧地点头:“奶奶,我知道了。”

茶几上的电话响,何姐走过去拿起话筒听了一阵,脸色渐渐地变得不太好。她放下话筒后对老夫人道:“老夫人,医院来电话说宸少又住院了。”

“什么?怎么回事?”老夫人蓦地从沙发上站起,朱朱一听南宫宸犯病了,刚拿起的嫁衣跌回桌面上,心脏也跟着咯噔跳动了一下。

希望别出什么差错才好!

“张医生说是大少爷自己去医院的,说头晕胸痛。”何姐说。

“怎么会这样呢?今天早上出门还是好好的呀。”

“不知道呢,张医生没有细说。”

接到南宫宸住院的消息,老夫人立马心急火烧地赶往医院。

病房外只有颜助理在守护着,看到老夫人赶过来,她立刻起身迎上去。

老夫人停下脚步问道:“怎么回事啊?宸不是已经康复出院了么?怎么又会头痛呢?”

颜助理扫了一眼老夫人身侧的朱朱,说道:“宸少已经知道少夫人车祸遇难的消息了。”

“什么?怎么会.......?”

“今天到了办公室之后就知道了,可能是受了刺激的缘故。”状长役扛。

老夫人突然火大地怒道:“我不是叫你保密好的么?怎么才半天不到就让他知道了?”

颜助理被她吼得低下头去,沉默几秒后重新抬起头来盯着老夫人一脸歉疚道:“老夫人,宸少交待过他想自己一个人静静,谁也不想见,包括您在内。”

“他怎么了?他在怪我?”老夫人扫了一眼病房门板。

“不是的,也许他只是太伤心了,不想跟任何人交流。”颜助理依旧一脸恭敬道。

“那他现在怎么样?严重么?”

“还好,正在打点滴休息,这个时候大概睡着了吧。”

老夫人稍稍松了口气,点头:“既然这样那就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颜助理,除了白慕晴外他只听你的了,务必要替我好好开导他。”

“老夫人放心,不用您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奶奶,我留在这里等宸少醒来。”朱朱突然说了一句。

“没听颜助理说么?他现在谁也不想见。”

“可是.......我担心他会误会。”

“那也等他把身体养好了再说。”老夫人说完,转身离开病房区。

*********

南宫宸在床上躺了一上午,身体总算稍稍缓过来了。

依照南宫宸的吩咐,颜助理趁着中午的时间将经手案件的负责人请来医院,南宫宸在从负责人的口中了解了车祸案件的所有细节,并且重复观看了行车的完整视频。

送走了办案人员,颜助理回到病房发现南宫宸仍然在看行车视频,有些担忧道:“宸少,这种视频您越看越难受,还是别再看了。”

她顿了顿,又说:“刚刚警察先生说,少夫人有可能是被那条突然跑出来的野狗给吓失控的,那附近住着有渔民,而且都养了狗,也有可能是渔民家的狗跑到公路上去了。”

南宫宸合上电脑,盯着她:“苏惜说慕晴是被朱朱故意害死的。”

“这个.......。”颜助理摇头:“我也不知道,毕竟视频上看不出来。”

视频显示的是朱朱一路在追赶白慕晴,嘴里一直在嚷着让慕晴停下车来听她解释,整个过程她的车子都没有挨到白慕晴的车子,甚至还隔了有五六米远。

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颜助理扫了一眼门口小声道:“朱小姐在你睡觉的时候一直不肯离开,您要不要见她一面,顺便向她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得到南宫宸的允许,颜助理才过去打开门板。果然是朱朱站在门口,一脸心虚地问道:“颜助理,宸少好点了么?”

“好点了,您进去吧。”颜助理侧开身体,朱朱便立刻走进去,她来到床边拉住南宫宸的手掌,泪如雨下:“宸,对不起,我不是故事要瞒你的,是奶奶让我别告诉你真相,奶奶怕你受刺激加重病情。”

南宫宸将自己的手掌从她掌心抽了出来,盯着她冷声吐出一句:“慕晴是在你的追赶下撞车的。”

朱朱愣了一下,随即点头:“是的,是我一直在追着她.......宸.......你听我说。”

朱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稳了稳声音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慕晴她突然出现在我的病房里,她说她要跟你离婚,还把离婚协议递到我面前。我当时就心急了,我觉得她肯定是误会了我俩的关系,如是开始向她解释。可是她听不进去,她说她已经决定了,还说她会离开C城,然后她就转身跑了。我担心她真的带着对我的误会离开你,离开C城,情急之下开车追上去的,没想到她在经过海弯路段的时候出了车祸。”

朱朱哭得更伤心了,一只手捂着嘴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追上去的,当时我就是怕她带着误会走了,怕你醒来后找不到她又会犯病。”

南宫宸闭了闭眼,其实这些话他刚刚从办案负责人的口中也听到了,办案人员有将朱朱的口供转述给他听。

“宸,这是慕晴那天留下来的离婚证书,我怕你伤心也一直没敢给你知道。”朱朱从包包里面拿出那份离婚协议递给他。

南宫宸抬手接了过去,离婚协议只有短短的一页,下面却有着清晰而熟悉的字迹,属于白慕晴的字迹。

看着上面她的名字,他的心抽痛了。

“宸,慕晴她其实是真心爱你的,她会选择签下这份离婚协议也是被逼无奈的,是奶奶一直在逼她。”朱朱哽咽着说起了好话。

她想,反正老夫人不管做什么,她依然是南宫宸的奶奶,南宫宸不能把她轰出家门口去。即便是她逼白慕晴离婚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南宫宸好,南宫宸根本没办法指责她。

“你出去吧。”南宫宸黯然地吐出一句。

“宸.......。”朱朱还想解释些什么,南宫宸却打断她:“就算慕晴不是你撞下山崖的,那也跟你脱不了关系。”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朱朱失声哭了起来:“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希望你能原谅我,希望慕晴能够原谅我.......。”

把朱朱劝走后,颜助理将晚桌摆在桌面上,看着坐在床上发呆的南宫宸道:“宸少,先别想那么了,吃点东西吧。”

南宫宸没有伸手接她递过去的碗筷,而是轻轻地吐出一句:“你说有没有可能慕晴根本没有死,一切都是奶奶设计出来的呢?奶奶为了让我对慕晴死心,如是编织了这么大一个阴谋,这种事情奶奶不是做不出来。”

真希望是这样子的,真希望慕晴没有死!

看着他脸上认真的表情,颜助理无语,心想他还真想得出来。

“可是行车视频已经鉴定过了,没有作假也没有剪辑。”颜助理想了想,小心翼翼道:“等过些时间.......少夫人的遗体找到了,就能知道真假了。”

少夫人的遗体.......南宫宸倒抽了口冷气,冷到了心底。

为了欺骗自己,他想尽了所有的可能,他甚至开始期待白慕晴的遗体永远都不要找到,至少那样还有一线生机。

明知道这种希望渺茫,他还是忍不住去想,去期待!

********

一周后,老夫人终于忍不住地出现在南宫宸的公寓里。

她环视了一眼屋内的狼籍,最后将目光定在落地窗后的南宫宸身上,看着他的体形削瘦,面容憔悴的样子,心里瞬间一疼。但她还是忍不住地责备道:“你每天把自己封闭在这里,公司不要了,家也不要了么?”

坐在墙角内的南宫宸头也不抬道:“我在等慕晴回来。”

“慕晴她已经死了十多天了,你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吗?”老夫人无奈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到底还想不想活了?”

南宫宸苦笑,他当然想活了,这些天他不敢抽烟不敢喝酒,就是因为担心白慕晴回来了他自己却倒下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天见不到她我就觉得她还活着。”南宫宸抬起眸子盯着她:“奶奶,等她回来后请您给她一条活路,别再逼她,骂她,污辱她了可以么?”

老夫人哑言,随即点头答道:“放心,我肯定好好待她。”

反正白慕晴已经死了,她随便答应都行。

她扫视着他责备道:“堂堂大男人,被一个女人折腾成这样,被人看到不笑话死才怪!”

“奶奶,您别责备宸少了。”朱朱开口说完,迈步往南宫宸身侧走去,俯身牵住他的手臂道:“宸,你别这样,你老是这样奶奶其实是很心疼的,她和你一样吃不好睡不着。”

“够了!”南宫宸一把甩开她的手,蓦地从地上站起瞪着老夫人道:“如果您真的关心我,在乎我,又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我最在乎的人?你生一次都美其名是为了我好,可是你看我现在真的好吗?把慕晴逼死了我就真的能好了吗?”

老夫人的脸色也跟着变了,她指了指自己:“不是为了你好,难道是为了我自己么?”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你只需要像别的豪门老太太一样在家享服就行了,我已经三十岁了,我的事业我的婚姻应该由我自己来处理,而不是你跟那个到处招摇撞骗的王大师来操纵.......!”

‘啪’的一声,老夫人的手掌甩在他的脸上,不轻不重,却足以让他闭嘴。

朱朱被吓了一跳,她慌忙挽住老夫人的手臂劝慰道:“奶奶,您别生气。”

老夫人依旧瞪着南宫宸:“不就是一个女人么?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要不到?至于为了一个女人一天到晚的跟我对着干么?当初朱朱走的时候你不也是这样,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觉得世界末日到了。可是一转眼不也都过去了吗?不也都忘了吗?爱情?你能爱她们几天?当初爱得死去活来的朱朱,现在送到你面前都没正眼瞧一下了。再过一年,你估计连白慕晴是谁都不记得了,看见没,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赶紧醒醒吧!”

“如果你还有一点点上进,就赶紧给我振作起来,好好工作,好好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自暴自弃!”老夫人说完,恼火地深吸口气。

听到老夫人的话,朱朱心里有些难受起来,眼泪也止不住地溢出眼眶。

老夫人说得对,在南宫宸的心里,她早就没有位置了,哪怕是白慕晴死了,他也没眼再看她一眼!

当初那么爱她的南宫宸,如今却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愿。

就在祖孙俩僵持的当儿,何姐握着手机走进来,环视一眼大伙道:“老夫人,少爷,刚刚有电话过来说少夫人的遗体找到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了一怔,南宫宸更是呆怔得回不过神来,半晌才颤声问出一句:“你说什么?”

“少夫人的遗体找到了,正在殡仪馆内等待验尸。”何姐又说。

南宫宸腿软地扶住旁边的沙发,大脑嗡嗡作响起来。

虽然已经不抱希望了,可是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痛心不已,最后的一丝希望.......消失了!

“宸少,你还好吧。”朱朱走过去挽住他的手臂关切道。

“别碰我!”南宫宸一把将她的双手甩开,然后稳了稳身体快步往门口快步走去。

老夫人忙追上去,一边冲旁边的何姐吩咐道:“让张医生到殡仪馆去,赶紧!”

她担心南宫宸到时候会伤过度、会受刺激昏倒,会犯病.......。

“好的,老夫人。”何姐一边跟上去一边拨打手机号码。为了防止意外,她还把沈恪一起叫到殡仪馆去了。

一行人驱车赶到殡仪馆时,沈恪已经赶到,南宫宸下了车便急切地往里面赶,被沈恪一把拉了回来道:“表哥,你先别急,得办理过手续才能进去认尸。”

南宫宸气得冲身边的工作人员吼了一声:“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工作人员被他吼得不敢吱声,只是默默地加快了办理手续的速度,手续办完后大伙终于来到停尸房门口,老夫人不敢看选择在门口等,朱朱也没胆量进去。

工作人员看着南宫宸和沈恪好心提醒道:“死者的遗容有些难看,你们确定能看吗?”

南宫宸喉结滚动了一下,双腿越发虚软得站立不稳。

沈恪见他脸色发白,有些担忧道:“表哥,还是让我进去辩认一下就行了吧。”

南宫宸却摇头,虽然这一刻他害怕看到白慕晴的遗体,可是不亲眼辩认清楚他是不会死心的,绝对不会!

工作人员打开停尸房的大门,将两人带到冰柜前,然后将其中的一个冰柜拉出来让二人看。

这是一具被烧伤并且开始腐烂的女性遗体,看不太清她的面容,但体型和身高一看就是属于白慕晴的,南宫宸大脑瞬间被炸了一下,懵懵的.......。

可是他看不清她的脸,他仍然不肯相信这人就是白慕晴,他伸手便要去抓她的手,被被沈恪一把攥住:“表哥!”

“表哥你别碰!”沈恪脸色煞白,这人的手都已经烧焦腐烂了,他光是看着就反胃难受,南宫宸居然还要去抓她的手腕?

南宫宸却并不在乎,他挣开沈恪的手掌,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她的手骨僵硬,但还是被他从身下拽了出来。

南宫宸的行为将沈恪和工作人员都吓呆了,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大家都觉得他是疯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白慕晴手腕上有属于他的印记,无名指上有他的戒指。只是因为被火烧被水泡的缘故,她的手腕已经腐了,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他的手掌滑过她的手腕,捏住她的手掌,当他看到她无名指上的金镶玉戒指时,他心底最后的那点力道终于崩塌,双腿也终于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晕了过去。

‘砰’的一声,他栽倒在地上。

“表哥!”沈恪慌忙蹲下身去扶他,然后和工作人员一起将他带出停尸间。

老夫人看到南宫宸晕倒,心里急坏了,好在张医生就守在殡仪馆大堂,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送上救护车。

南宫宸被送入急救室后,老夫人跌坐在椅子上,朱朱挽着她的手臂安抚:“奶奶,宸少会醒来的,一定会的.......。”

老夫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抬头盯着沈恪问:“怎么样?是他么?”

早就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的朱朱也跟着抬起小脸看着沈恪。

沈恪点了一下头:“是她。”

老夫人沉默了一下,问道:“戒指还在么?”

“还在。”

听到戒指还在,老夫人终于稍稍安心了些。

********

这一次南宫宸没有昏迷太久,只是醒过来和昏迷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依然是躺在床上,睡睡醒醒,不跟别人交流,不吃东西。

白慕晴的后事已经处理干净了,戒指也已经送到了老夫人面前。

老夫人远远地看着那枚戒指,有些诲气地说道:“是这枚么?有没有弄错?”

何姐看了看戒指说:“戒指没错的,只是可能是车子爆炸的时候把戒指烤变了形,拿去修修就好了。”

“那就赶紧送去修吧。”

“好的,老夫人。”何姐拿着戒指走了出去。

老夫人抬头的时候发现朱朱的脸色有些发白,睨着她嘲弄地笑笑:“怎么?害怕了?”

朱朱慌忙将目光从何姐的背影上收回,微笑摇头:“不,不害怕。”

怎么可能不害怕?那可是从死人手上摘下来的啊!而且白慕晴还是因为她才死的。

“不怕就好。”老夫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说:“有空就上去多陪陪宸,他现在正难过的时候。”

“奶奶,我当然愿意陪着宸,只是他并不想看到我。”朱朱有些无奈道。如果可以,她当然也希望自己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挽回南宫宸的心,可是南宫宸现在谁都不见,她也不例外。

“连你都不想看到?”老夫问道。

“是啊.......我想他一定是在怪我吧,毕竟慕晴是因为我的追赶才出车祸的。”

老夫人无奈地摇了一下头:“枉费当年宸那么喜欢你,真是.......失败。”

朱朱轻轻地捏起自己的双手,没错,她也觉得自己失败极了,当年那么好的机会白白错过,如今再回头.......就像老夫人说的,人家南宫宸连看她一眼都懒。

她现在只希望再过五六年南宫宸会像忘掉她一样忘掉白慕晴,然后重新爱上她,接受她。

她轻吸口气,对老夫人道:“奶奶,我先上去看看宸少了。”

老夫人点头:“去吧。”

朱朱来到南宫宸的卧房门口,抬手在门板上敲了一记后推门走了进去。

南宫宸虽然不出门,倒也没有将自己锁起来,朱朱迟疑着来到他的床前关切地问道:“宸,你好点了么?”

南宫宸靠在床头上,听到声音后幽幽地抬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几乎未变:“你来做什么?”

“宸,我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你啊。”朱朱心疼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手腕却又不得不缩回来。现在的他让她觉得害怕,觉得恐惧,就连牵一下他的手都怕他不高兴。

“你不用担心我。”南宫宸依旧是淡淡的。

朱朱试图解释些什么,犹豫了半晌才开口道:“慕晴她.......。”

“朱朱。”南宫宸终于主动开口了,打断她后抬眸睨着她:“你和我以前认识的朱朱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朱朱心头一凉,她最担心的就是南宫宸对她有这种感觉啊!

“以前的朱朱善良勇敢,连床底下的一只壁虎都不忍心踩死,更不懂得心机和手段。”

“宸。”朱朱忙打断他,摇着头哽咽道:“人会长大,性格也是会变的,那个时候的我无忧无虑。可是慢慢长大,人生的挫折一个个跟着来了,我不可能还像小时候那样单纯善良的对不对。特别是在面对爱情的时候,天底下就一个南宫宸,如果我放弃了,这辈子就再也得不到了,我不想这样.......。”

“所以你可以一次一次地陷害慕晴?”

“那不是陷害。”朱朱摇头:“我只是不相信你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爱上慕晴,我认为你放不开她是因为责任。我希望你能重新看到我,如是才有了那些小的手段。”

“但是.......。”朱朱急忙又说:“但是慕晴的车祸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和你一样难以接受啊!”

“人走了,说再多也没有意义。”南宫宸道:“你出去吧。”

“可是我不说,你就会一直怪我。”朱朱伤心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宸,以前慕晴在的时候你不爱我,现在慕晴不在了你恨我,现在的我真的变得那么讨厌吗?真的和小时候的那个朱朱相差那么远吗?”

南宫宸双目微瞌,显然是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宸,你真的已经不爱我了吗?”朱朱拉着他的手臂不死心地问道。

“这个时候不要跟我谈这个问题好么?”南宫宸依旧紧闭着双目。

朱朱终于闭嘴了,她咬着唇,泪水扑漱漱地往下掉。

大概是真的伤心了。

**********

又是好几天过去后,南宫宸依旧没有从卧室里面出来,也没有重新振作起来的痕迹。

老夫人终于忍不住地来到他的卧室,卧室里面暗沉沉的,她用眼神示意何姐去把窗帘打开。

何姐点头迈步往落地窗的方向走去,窗帘拉开,一室的亮光顺窗而入照亮了整间卧室。

沙发上的南宫宸睁了睁双眼,一时间无法适应。

老夫人打量着他,很难相信眼前这位憔悴邋遢的男人就是自己那位意气风发,帅气迷人的孩子。不过是短短的一个月过去,他就仿佛变了个人,变得连她这位最亲的人都快认不出来了。

此时的他虽然没有在床上,却像个没有生气的病人一般蜷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轻轻地划动着。这些天他不是在看和白慕晴在薰衣草庄园的亲密照片就是在看她撞车的瞬间,甜蜜和惨烈,这两个视觉感官相互冲刷着他的神经线。

这样下去他哪有不疯的道理?

老夫人走过去,从他掌心将手机抽掉后柔声道:“宸,别看了,把过去的事情忘掉吧。”

南宫宸僵着手掌,却是一声不吭。

老夫人一声噫叹:“我知道你恨我,怨我,可是不管你怎么恨我依然是你的奶奶,是你最亲的人。也是唯一真正心疼你的人,真正为你好的人。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恨没用,悔也没用,咱们只能将日子继续往好的方向过下去不是么?”

见他依然一语不发,老夫人继续说道:“慕晴虽然走了,但是有朱朱陪着你不是么?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爱她,怎么承诺她的了么?你承诺过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也承诺过会娶她。你也是时候该遵守自己的承诺了,至于慕晴.......就当她是你生命中的一个重要过客吧。”

“我看朱朱对你的感情也不比慕晴少,她为了你连楼都跳了,也是个贞烈女子啊。”老夫人打量着他,迟疑着说道:“宸,我已经把你们结婚的日子定好了,就在下月初六,赶在你三十一中岁生日之前把婚礼办了。”

南宫宸终于有所动静了,他幽幽地抬起头颅望着老夫人。

老夫人忙道:“王大师说了,你三十岁有一道大坎要过,我担心.......。”

南宫宸苦涩地笑了,他三十岁的坎,难道不是慕晴的离去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