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小挽晴 钻满已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年多后。

初夏的白天已经有些闷热,夜晚的风却是格外的怡人,一幢独门小院的花园里摆放着一只小小的蛋糕,一位年轻女子正蹲在桌旁用心地往蛋糕上面插上彩色蜡烛。

女人面容秀丽。浅笑盈盈,如锻般的发丝垂在颊边掩去了她一半的容颜。

“妈妈,我已经把新衣服换上啦!”一声娇滴滴的童音划破静谧的夜空,紧接着是一位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从屋里蹦蹦跳跳地跑出来。

那是一个三岁左右,跟女人长相有五分相似的小女娃,小女娃同样有着瓷白的肌肤,大大的眼睛,比女人更加精致的五官。

小女娃跑到女人面前转了一下身体,将身上的粉红公主裙转出一个美丽的弧度,笑声如同银铃般好听。

“喜欢吗?”女人在她面前蹲下,拉着她的手又打量起她的新裙子。

“喜欢。爸爸妈妈买的裙子总是最漂亮的,谢谢爸爸妈妈。”小女娃说着倾身在女人的脸上亲了一记,又返身跑到轮椅上的男人脸上亲了一记。

乔封顺势将她抱到腿上,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含笑道:“看,我们家小挽晴越来越会讨爸爸妈妈开心了。”

“因为我最喜欢爸爸妈妈了。”小挽晴笑嘻嘻道。

“爸爸妈妈也最喜欢你了。”女人走过来,将她从乔封的腿上抱了下来:“走吧,吹蜡烛去喽。”

她起身要将乔封推到桌旁边去,乔封却突然抓住她的手,含笑道:“琳,我自己可以。”

她看着乔封,随即点头让他自己操控轮椅过去桌子旁边。

乔封的个性她清楚,为了不让她觉得他像个废人,他总是很努力地让自己当个正常人。

乔封用打火机将蛋糕上的蜡烛点燃,然后一脸宠溺地笑道:“宝贝先许个愿吧。”

小挽晴闭上双眼许了愿,一家三口一起吹熄蛋糕上的蜡烛,乔封摸着小挽晴的小脑袋道:“咱们家小宝贝今天正式满三周岁了。爸爸祝你永远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谢谢爸爸。”

“来,拍一张。”白慕晴拿起相机对准父女俩,小挽晴立刻靠在乔封的怀里,笑得无比灿烂。

“需要我来帮你们拍一张全家福么。”院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含笑的男声,大伙扭过头去,小挽晴立刻从乔封的腿下滑下,开心地冲向来人:“大伯!挽晴好想你!”

“大伯也想小挽晴!”乔锶恒接住她的小身体高高举起,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亲:“小晴儿生日快乐,大伯有给你带礼物过来哦。”

“谢谢大伯,我喜欢大伯送我礼物。”

“看。立马倒戈了。”白慕晴笑着看了乔封一眼,摇摇头。

“那当然,我可是看着咱们小挽晴出生的。”

乔封的脸色微变。

乔锶恒将小挽晴放在椅子上,打量着小两口:“怎么样?这个屋子住着还习惯吧?”

“挺好的。”白慕晴答道:“谢谢大哥。”

“好就好。”乔锶恒说完抱着小挽晴到门口拿礼物去了。

白慕晴看了看乔锶恒,又看了看乔封,在她有记忆以来她就知道乔封和他的大哥关系不太好,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她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封,大哥特地过来给小挽晴过生日,你别绷着张脸嘛。”

乔封抓住她的手笑了笑,很多事情她都不明白。当然他也不能说。

吃过蛋糕,在花园里面玩闹了一阵,白慕晴便带着小挽晴回屋洗澡去了。

花园里面只剩下乔家兄弟俩,乔封将桌面随意地收拾了一下,便打算回屋。

“等一下。”乔锶恒冲着他的背影吐出一句。

乔封摇动轮椅的动作一顿。随即回身盯着他说:“慕晴很喜欢这个小院,谢谢你。”

乔锶恒嗤笑:“如果你真心想谢我,就不会用这个态度跟我说话了。”

“那我应该是什么态度,感恩戴德,受宠若惊么?”

“乔二少爷,如果你不满意现在的生活,大可以把白慕晴和小挽晴还给我,我立马把她们母女俩送回南宫宸身边。”乔锶恒注视着他说道。

乔封被他堵得哑言,不说话了。

乔锶恒笑了:“看吧,明明就是很喜欢的,却非要跟我较真到底。”乔锶恒从椅子上站起,走到他跟前俯视着他:“你哥为你操碎了一条心,你却是这种态度对我,合适么?我亲爱的弟弟。”

“别说得那么好听,你不过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野心罢了。”乔封瞪着他:“如果你是真的为我,又怎么会任由慕晴车祸遇险?你就不怕她死在那一场车祸中吗?”

“阿封,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除了偷了慕晴一个孩子外,可是什么都没有对她做过。她跟白映安、朱朱以前林安南之间的恩恩怨怨都跟我没关系,我也从来没有插手过。”

“你是没有插手,但是你在袖手旁观,你看着她们一点一点地将慕晴往死路上推。”想起两年前他看到白慕晴时的样子,乔封至今都心有余悸。

那天乔锶恒把他带到医院,指着病床上惨不忍睹的人告诉他那是白慕晴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时候的白慕晴绝望迷茫,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成天就在病房里面哭叫闹疼。

直到乔锶恒将乔封和小挽晴带到她面前,告诉她这是她的家人后,她才终于冷静下来,才终于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从那一天起,乔封的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位心爱的妻子和一位可爱的女儿。

他把白慕晴改名叫做伊琳,一个全新的名字,就像她的人生一样是全新的,也是陌生的。

而他的生活,也渐渐地因为有了她们母女俩的加入而变得丰富多彩起来,不再是孤孤单单,死气沉沉。

乔锶恒仍是一脸的无辜:“白慕晴身边有那么多如狼似虎的人在盯着她,你觉得她能躲过车祸还能躲得过别的危险么?你觉得朱珠能放过她么?林安南能放过她么?你换位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她的这场车祸其实就是一场幸运的命运转折,正是这场车祸将她从危险中解脱出来的。”

“再说那个孩子,如果当初不是被我抱走了,早就被白映安虐死了,还轮得到你来帮她过三周岁生日?”

乔锶恒看了看乔封,见他不语,如是低笑一声道:“阿封,我知道你从大学的时候就在暗恋慕晴,你自卑得不敢追求她,如是选择在游戏里面跟结婚交往,这些你哥我都看在眼里呢。虽然你从小不喜欢我,但既然爸爸临终的时候把你托付给我,我就会尽全力帮助你,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没错,我喜欢慕晴,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她,更不想用这种方式去得到她,这跟强盗有什么区别?跟白映安朱珠那些人有什么区别?”乔封并不赞同道。

他确实是喜欢慕晴的,如果不是因为双腿的原因他早在大学的时候就追了。

“为什么不想得到她?”乔锶恒不置可否。

“因为我不能让她嫁给一个废人。”他的坚决的语气里渗透着痛楚。

乔锶恒微微动容,伸手在他的肩上拍了一记:“阿封,任何事情往好的方面想想,想想你之前不也有许多女人追么,你从万花丛中挑了白慕晴这个二手货,她应该感到幸运才对.......。”

乔锶恒接触到乔封恼怒的表情,忙纠结道:“对不起,应该是白慕晴这个女人。”

虽然嘴里纠正了,心里却在想明明就是二手货,而且还是个带着拖油瓶的二手货。

而就这么一个女人,他这位好弟弟居然还能把她当成宝贝一样宠着。

“如果你真把南宫宸当朋友,就应该把一切告诉他,而不是在一旁边坐等渔翁之利。”乔封咬牙切齿道:“你分明就是因为大嫂的事情在报复他,你不爱大嫂,却不准她多看别的男人一眼,你太可怕了!”

乔锶恒嘴角抽动了一下,他并不想跟乔封生气,如是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后从椅子上站起:“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乔封不搭腔,乔锶恒便自个转身离开了。

看着乔锶恒的车子驶远,夜幕中的乔封暗吸口气,他没有回屋,就这么静静地坐在花园里。

桌面上还剩下大半个没有吃完的蛋糕,几支没有燃完的彩烛,看着这一切,听着屋内传来小挽晴雨银铃一般的笑声,感觉就像身临美梦一场,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和自己喜欢的女人生活在一起。

因为他是乔父跟外面的女人生的,母亲又早逝,所以他从小就跟保姆生活在一起,从小就没有得到多少关爱。直到他的双腿因车祸出事后,父亲才将他接回了乔家抚养。

乔夫人自然是容不下他这个私生子的,倒是乔锶恒虽然表面上对他没有多少感情,私底下对他还算不错,基本上都是他想要什么就能给他什么。

就连心爱的女人,他都能给他弄到身边来!

*********

乔封独自在花园里坐了二十分钟后才回到了屋里。

他进去的时候白慕晴刚好把小挽晴哄睡从卧室走出来,她看了一眼乔封身后问道:“大哥回去了么?”

“嗯,已经走了。”乔封扫了一眼卧室的方向:“小挽晴睡着了?

“玩得太兴奋,好不容易才睡着。”白慕晴浅笑了一下,转身走到浴室洗了条温毛巾递给他道:“擦一下脸,咱们也早点睡吧。”

乔封接过毛巾擦了脸和手后,摇动轮椅来到小床边,温柔地帮小挽晴把被子掖好,看着她熟睡的小脸扭头冲白慕晴微笑道:“果然是累了,睡得很熟。”

白慕晴笑着走过来,扶他上了床。

乔封顺势将她搂入怀中,要她和自己一起上床休息。

白慕晴笑着挣了挣他的手臂:“亲爱的,我还得去把院子收拾一下才能睡。”

“明天再收吧,今天已经很晚了。”乔封抬手关了灯,一室的黑暗笼罩下来,白慕晴只好放弃了。她索性往乔封的怀里靠了靠,偎着他。

卧室有了片刻的安静,乔封抚摸着白慕晴的后背,轻柔地吐出一句:“琳,我可以问你一件事么?”

“问吧,”

“你现在过得开心么?”

“当然开心啊。”白慕晴抬起脸来,盯着他好看的下颌:“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就是担心你回国后过不习惯。”

“怎么会,我觉得国内的生活比国外好多了,我喜欢国内。”白慕晴倾身在他的唇上亲了亲,微笑道:“其实在哪生活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一家三口每天都可以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么?”看到她脸上的笑容,乔封心里的罪恶感终于稍稍消退了些。

这两年多来,他在享受幸福的同时也在遭受着罪恶的折磨,他总觉得这样偷盗来的幸福不会长久,不会被苍天饶恕。

“你怎么了?又在胡思乱想了?”白慕晴望着他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不管你的双腿好不好我都不会在乎的,我喜欢你,因为你是我的丈夫,是挽晴的爸爸。”

虽然她忘了过去的事情,忘了自己和乔封是怎么相识相爱的,但是这两年来他为她付出的点点滴滴她不会忘。两年前她失去记忆,容貌尽毁,在绝望中找不着出路的时候,是他不嫌烦、不厌弃地将她从绝望中拯救过来。是他给她鼓励,陪她出国求医,帮助她在康复的道路上艰难行走.......。

如果没有他,她不会活下来,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好的生活。

所以别说他只是双腿残疾了,哪怕是全身残得只剩下呼吸,她也不会背弃他的。

*******

早晨,白慕晴开着乔封的车子往幼儿园的方向驶去。

后座,乔封正在给小挽晴讲白雪公主的事情,小挽晴偎在乔封的身旁一脸好奇地问道:“爸爸,白雪公主为什么死啊?”

“因为她嘴馋吃了陌生人的苹果啊,然后就被毒死了。”

“好可怜哦。”

“所以小挽晴以后千万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不要跟陌生人说话知道么?”

“知道啦,我要做个聪明的小公主。”

“嗯,乖了。”

白慕晴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后座的父女俩,唇角不自觉地牵出一抹浅笑。

大概是太过入迷于白雪公主的童话故事里了,她居然没有发现前面是红灯,慌忙中一脚将车子刹停。

“唉哟!”小挽晴虽然用了安全椅,但还是被冲了一下,小眉头一皱:“妈妈,爸爸说过很多次啦,开车要小心。”

“知道啦,妈妈只是差一点冲了红灯,下次会注视的了。”

“那好吧,这次我和爸爸就原谅你了,不过下次要注意了哦。”小公主大方地说。

“是,知道啦.......公主殿下。”

乔封想了想,道:“老婆,这辆车不适合你开,改天我陪你去另外买一辆吧。”

“没关系啦,不用浪费钱。”

“买部适合你的车子,对你和小挽晴都好,就当是送你的生日礼物好了。”

想到小挽晴,白慕晴便不再拒绝了,点头:“那好吧,改天去看下车。”

车子停在幼儿园门口,小挽晴蹦蹦跳跳地下了车子,然后返身对车厢内的乔封道:“爸爸再见,下午记得来接我放学哦。”

“爸爸会和妈妈一起来的。”乔封含笑冲她挥了一下手掌:“小公主再见。”

白慕晴牵着小挽晴走进幼儿园的小班级内,小挽晴远远便开始跟老师打招呼了,方老师笑盈盈地迎上来牵过她的小手问道:“昨晚回去吃蛋糕了没有啊?”

“吃了,今天还穿了爸爸妈妈买的新裙子。”小挽晴在原地转了一圈。

“呀,新裙子真漂亮。”方老师夸道。

“谢谢老师!”

“乖,进去吧。”

小挽晴高高兴兴地进教室去了,方老师转向白慕晴微笑道:“乔太太,您不用担心挽晴了,我看她在新学校过得挺习惯的。”

“是么?那我就放心了。”白慕晴扫了一眼教室内的小挽晴:“那我就先走了,麻烦方老师多多关照一下挽晴。”

“会的,放心吧。”

白慕晴点头,转身正要走的时候方老师突然唤住她:“对了,乔太太.......。”

白慕晴回过身去:“方老师还有什么事么?”

方老师笑了笑道:“是这样的,上周挽晴送了我一幅画,说是您亲手画的,我们园长看到了很喜欢,问您可不可以转送给幼儿园。”

“挽晴的画象?”

“对啊,大家都觉得很好看,很喜欢呢。”

白慕晴想了想,随即点头:“可以啊,替我感谢园长的夸赞。”

方老师开心地点头:“好,我会的。”

白慕晴笑了笑,转身往幼儿园门口走去。

*********

南宫家大宅内,餐桌旁原本属于白慕晴的位置如今天已经换成了朱朱。

她体贴地给南宫宸倒了杯牛奶,柔声道:“宸,多喝点牛奶对身体好。”

南宫宸并没有吱声,这两年来,原本不爱说话的他变得更加沉默,和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也基本没有什么交流,冷酷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

朱朱又为老夫人添了半杯牛奶微笑道:“奶奶,您也多吃点。”

老夫人眼尖地看到她右手无名指上空空的,脸色立刻一沉,盯着他冷声问道:“戒指呢?是不是又没戴?”

朱朱僵了一僵,忙将自己的右手缩了回来,一边歉疚地说道:“对不起,奶奶,我刚刚放在洗手台上忘记了。”

其实她不是忘记了,而是每次只要一戴上那枚戒指她就觉得心慌慌的,夜里甚至还能做噩梦,梦到白梦晴对她流露出狰狞的面孔找她报仇,跟她要戒指。这种梦她已经不止一次地做了,每次都吓得一身冷汗。

她害怕这枚戒指,夜里睡觉都把它藏得远远的,不到真正需要她也不会戴在手上!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是结婚戒指不能摘下来,下次再敢让我看到你没有戴,我就把你扔出去!”老夫人厉声警告道。

朱朱急忙点头应允:“奶奶,我知道了,我下次不会忘的。”

南宫宸随意地吃了几口便起身离开餐厅,朱朱见他离座,忙起身跟着上楼。

她到南宫宸入了卧室,正想跟进去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无名指,如是改为回到自己的卧室,从抽屉里面将戒指拿了出来戴在手上。又对着镜子理了理发丝,才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她拉开房门,刚好看到南宫宸从卧室里面出来,脸上绽出一抹微笑,她上前挽住南宫宸的手臂问道:“宸,今天周末,你.......。”

南宫宸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打断她道:“今天有个重要客户要见。”

“那下午呢?”

“下午陪客户打高尔夫。”南宫宸打量着她:“有事么?”

“没事,就是想和你一起出去逛逛。”朱朱眨巴了一下双眼,哀怨的神情便溢了出来。

什么陪客户打球,这种事情哪轮得到他这位大老板去干?

自从白慕晴出事后,他虽然依照老夫人的要求娶了她,可是对她的态度却总是这么淡淡的,不冷酷不无礼,但却疏离得让她难受。她知道南宫宸还是把白慕晴的死归咎到她头上了,不管她怎么解释怎么承诺,怎么讨好他都无法改变他的态度。

果然,这次他依然没有答应她的请求,而是对她说道:“你跟小源不是挺聊得来么,让她陪你去逛逛就行了。”

他垂眸扫了一眼她挽在自己手臂上的小手,目光落在那枚金镶玉戒指上。

手掌捏住她的小手,轻轻地把玩着上面的戒指,朱朱的手指比白慕晴要粗些,这枚戒指戴在她的指间也饱满,可偏偏她随时可取可戴,白慕晴却怎么都摘不下来。

朱朱看到他盯着自己的戒指瞧,知道他肯定又想起白慕晴了,心里不禁涌起一阵醋意,她将手指从他掌心往回一抽浅笑道:“既然赶时间,那就赶紧去了,别让人家客户等。”

南宫宸回过神来,抬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卡不是在你手上了么,想买什么自己选,我先去公司了。”

说完,他转身往楼下快步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速度地消失在楼道里,朱朱泄气地一把将戒指从无名指上摘了下来,转身回到卧室。

*********

南宫宸在公司里面呆了一天,下班的时间到了仍然没有离开的打算。

这两年来,颜助理已经习惯了他的没有周末没有日夜了。她知道南宫宸这是在故意逃离,逃离老宅的人事物,只是身为助理,她除了同情外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帮他了。

她轻吐口气,抬手在门板上敲了敲:“宸少,下班时间到了,该回去了。”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起身,合上电脑,和颜助理一起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颜助理将车子开得极慢,一边在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问道:“宸少,您是想回老宅吃饭还是在外面吃?”

“外面。”

“那您想吃什么?法国餐厅可以么?”

南宫宸将目光投向窗外,刚好落在少年宫旁边的火锅店上,如是吐出一句:“吃火锅怎么样?”

颜助理愣了一下,讶然地打量了他一眼,南宫宸可是从来不吃火锅的,而且现在的天气并不适合吃火锅啊!

“宸少,冬天吃火锅会好点。”

“就吃旁边那家吧。”

颜助理扫了一眼窗外,旁边除了少年宫旁边有一家不算高档的火锅店外并没有第二家,她迟疑了一下又说:“宸少,前面有一家比这家好的,我陪您去吃可以么?”

“慕晴说这家好吃。”南宫宸幽幽地吐出一句。状刚央划。

颜助理听到他这么说,再也没有第二个句话了,方向一转将车子驶向旁边那家火锅店。

即便是入夏时期,里面吃火锅的人依旧不少,两人一迈入店门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颜助理偷偷扫了南宫宸一眼,以为他会在这众多注目礼下打退堂鼓,没想到他丝毫没有在意,仿佛看不到大伙异样的目光般,迈步往里面的一个空位上走去。

很巧,这次他们坐的位置正是当初他跟白慕晴一起坐的位置,闭上眼,脑海中便是当初和白慕晴一起在这里吃火锅的场景,那是他第一次吃火锅,也是第一次觉得火锅原来挺好吃的。

只是明明挺好吃的火锅,今晚吃在口中却没有了当初的滋味,他甚至有些食不下咽起来。

颜助理打量着他问:“宸少不是说这家的火锅好吃么?怎么不吃了?”

“可能是换老板了,味道不一样。”他放下筷子。

颜助理看了看桌面上的火锅,味道明明就很好的,当然,她明白南宫宸心里在想什么,如是跟着放下筷子道:“那就换一家吧。”

“我已经吃饱,你慢慢吃。”

“我最近减肥。”颜助理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巴,抬手招来服务员买单。

买完单后,两人一起走出火锅店,门口刚好有一辆正在下货的皮卡车挡住了他们的车子,颜看了看车子的方位发现车子根本开不出来,只好走上前去对两位正在下货的工作道:“两位大哥,麻烦让下位好吧,我要倒车。”

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旁边的大奔,忙不迭地点头:“不好意思,请稍等一下,我们马上就好了。”

“你们快点。”颜助理担心南宫宸等得不耐烦。

“好嘞,还有最后两幅。”车上的工人一边应着一边加快了迅速。

由于太着急了,最后那幅画在下车的时候突然滑出箱子,‘当’的一声掉在地面上,玻璃画框碎成了一地。

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跳,那位闯祸的工人更是被吓得呆住了,怔怔地盯着地面上碎裂的画框。旁边一位年长些的工人抬手便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一记:“怎么办事的?这下好了,你慢慢赔吧。”

闯祸的工人一脸郁闷地道着歉,然后弯腰将玻璃堆里的油画拾了起来,发现画被割出了一条十几厘米长的缝隙,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抖落着上面的玻璃渣一边哭丧着脸问:“师傅,怎么办啊?我怎么向公司交待?”

“我也想问你怎么办,上面追究下来的话我比你的责任更大!”年长的男人骂骂咧咧着看了看作品,又说:“好在不是什么贵重的藏品,否则把你卖了都不够赔!”

这么大一个动静,正在等着上车的南宫宸想不关注都不行了,他的目光落在那幅被划破了的油画上,只一眼,便再也挪不开视线了。

画上画的是一位大约三四岁大的小女孩,小女孩扎着可爱的羊角辫,大大的眼,漂亮的脸蛋笑得一脸灿烂。只是那眉眼,那脸型越看越觉得眼熟,南宫宸的脸色也在一点一点地凝固。

像,实在是太像了!

那两位工人正要将画收拾起来带走,南宫宸却突然迈步走上去,冲着他们说道:“麻烦等一下!”

工人转过身来,打量着他。

南宫宸低头看了一眼他们手中的画,道:“可以让我看下画么?”

工人以为他是要负责,毕竟是因为他的催促才摔坏的,如是小心翼翼地将画摊开。这一次南宫宸看清楚了,也看真切了,画上的小女娃真的就跟小时候的朱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天底下既然有长得如此相似之人?

颜助理看到南宫宸反常的样子,也跟着上前来打量起工人手中的画,看到画中的小女孩她同样惊住了,半晌才指着画张嘴结舌道:“这.......这不是.......。”

“你也觉得很像是么?”南宫宸低喃出一句。

颜助理抬头看了他一眼,点头:“确实是蛮像的。”

这副名叫童真的油画,究竟是怎么回事?

“师傅,我可不可以请问一下这画是哪里来的?画中的小女孩是谁啊?”

工人摇摇头:“不知道,好像是哪个幼儿园选送出来的作品,这周末不是有儿童艺术展么。”

“可以把画卖给我么?”南宫宸突然道:“多少钱都没问题。”

“啊?”工人讶然地盯着他。

南宫宸轻吸口气,道:“这样吧,画我先拿走了,你们是向上面报丢失还是报损随便你们,被罚多少钱我会双倍付你们。”南宫宸从他们手里将油画拿走。

颜助理递上南宫宸的名片:“这是我的名片,到时去南宫集团找我就行了。”

两位工人仍然呆呆的,直到南宫宸上了车子,颜助理将车子驶入车流后才反应过来,一边追着他们的车子跑一边情急道:“喂.......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骗子啊.......把画还我!”

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画,但就这么被告拿走了他们也不好跟上头交待啊!

回到车上,南宫宸重新打量起油画中的小女孩,心里的疑惑也越来越深。

颜助理在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说道:“宸少,天底下长得像的人有很多,电视不是还出过明星脸这种节目么?”

颜助理说得没错,天底下长得相似的人有很多,可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涌满了异样的感觉,似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他去多看她,了解她。

********

早上,白慕晴给小挽晴换衣服的时候,小挽晴指着衣柜上面的一条小红裙道:“妈妈,我要穿那条红色的裙子。”

“哪条?这条啊?”白慕晴将小红裙拿了下来,在她身上比划了一下:“为什么啊?这条裙子已经有点小了,穿着没那么舒服。”

“因为这条裙子跟画上的那条是一样的啊,小朋友们都说好看。”

“哦,这样啊,那我们试下能不能穿好不好?”

“嗯。”

白慕晴帮小挽晴换上红裙子,一旁正在给她整理书包的乔封疑惑地问了句:“小朋友们怎么会看到你的画?”

“因为我把画送给老师了呀。”

“你把画送给老师了?为什么?”

“老师说要把画拿去少年宫展览。”

“你说什么?”乔封的脸色微变。

白慕晴见他脸色变了,忙解释道:“应该是院长看到画好看,便把小挽晴挑选为幼儿园形象小天使,做招生宣传用。”

乔封脸上的神色更加凝重起来了,白慕晴也跟着凝重起来,转身握着他的手掌打量着他:“你怎么了?不可以么?”

自她有记忆以来,乔封从未在她面前像现在这样变脸过,哪怕是当初她难受的时候打他咬他,他都是一声不吭地默默沉受。今天他这是怎么了?因为一幅画生气了么?

乔封返手抓住她的手掌,盯着她一脸严肃道:“挽晴不能当什么形象天使,更不能把画相放到少年宫去,听清楚了么?”

白慕晴被他捏得手心一生疼,她讶然地盯着他,半晌才点头:“我知道了,我.......我等一下就去把画要回来。”

“嗯。”乔封感觉到自己捏疼了她,忙松开她的手掌,脸上的紧张也跟着松懈下来,改为抚摸着她的发丝道:“对不起,琳,我弄疼你了。”

“没事,不疼。”白慕晴无所谓地笑了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