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巧遇 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封张了张嘴,试图解释道:“我主要是怕小挽晴太出风头会被人贩子盯上,或者遭人绑架。你看咱们小挽晴那么可爱,是不是很危险?。”他另一只手将小挽晴拉了过来。摸着她的发丝道。

白慕晴想了想,点头:“你说的对,是我考虑欠周了,我一会就去跟方老师说别让挽晴当什么形象天使了。”

“那我也不要穿漂亮的裙子了。”小挽晴扯着身上的红裙子说。

白慕晴笑着理了理被她扯乱的裙摆:“为什么啊?你凑什么热闹?”

“因为我不想被人贩子拐走,不想跟爸爸妈妈分开。”她说得一脸认真。

“不会的,小挽晴不会被人贩子拐走的。”乔封搂着她安慰道:“爸爸妈妈会好好保护小挽晴的。”

***********

白慕晴牵着小挽晴进入幼儿园,远远便看到方老师像往常一样站在教室门口迎接孩子们的到来,小挽晴欢快地和她打起了招呼:“方老师早上好!”

“小挽晴早上好。”方老师牵过她的小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进去把书包放下。”

“嗯。”小挽晴跟白慕晴道了声再见便进教室去了。

白慕晴看着她走进教室却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方老师感觉到她的欲言又止,如是开口问道:“乔太太您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方老师.......。”白慕晴有些难以启齿道:“那天那幅画.......挽晴的爸爸不希望园里拿去少年宫出展。他想把画取回去,真是抱歉.......他主要是担心孩子太出风头不安全。”

方老师听到她这么说。脸上立刻浮起一抹尴尬的神情,同样的有些难以启齿:“对不起啊,乔太太,小挽晴的画相昨天在送去少年宫的路上丢失了,我们也想找回来,可是问了一圈那些工人也不知道画丢哪了。”

“啊?丢了?”

“是的,真是抱歉.......。”方老师忙道:“不过负责人声称愿意赔钱,乔太太您开个价,我们会尽全力帮您讨回来的。”

虽然觉得很忱惜,不过赔偿的话白慕晴还是觉得没有必要,毕竟又不是什么名画。

“赔偿就不用了。”她说道:“挽晴的爸爸主要是不希望挽晴太过出风头。也不是非要那幅画。”

当初因为方老师想要多方位地了解一下孩子的成长环境,家庭成员,并让每位父母发挥自己的专长为孩子做一件儿童节礼物。她如是把画交给了方老师。当时给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拿回来的。

反正都是她自己画着玩的,丢了大不了再画一张就是。

白慕晴回到车上将画不见了的事情告诉乔封后,乔封沉默了。

白慕晴看着他的表情,安抚着说道:“封,你别担心,方老师已经过会把挽晴形象大使的身份取消掉了。”

乔封轻吸口气,点头:“嗯,取消掉了就好。”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担心些什么,南宫宸从来就没有见过挽晴,也根本不知道他有个女儿流落在外头,即便是跟挽晴面对面也半必就能认得出来。可他还是有些莫明的担心。

难道是因为小挽晴长得跟南宫宸有那么几分相似的缘故么?他不知道。

车子启动后,白慕晴侧头问了句:“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餐厅么?”

乔封看了她一眼,浅笑道:“今天不去餐厅了,陪你去选车。”

“真的要去多买一部车吗?”

“必须的,这部留着我用,你用新的,毕竟每天要你送我出行不太方便。”

白慕晴想想也是,平日里她有自己的工作,不可能每天都陪着乔封。

两人来到某品牌车的4S店,销售人员一看到两人是开豪车过来的立马热情地迎上来问他们想要什么款式和价位的车子。

“琳,你有自己喜欢的款式么?”乔封问白慕晴。

白慕晴摇头:“其实我对车子没有什么概念,买个质量好点,不那么贵的就好了。”

乔封当然也支持她买不那么贵的,销售员忙给两人推荐了资料册上的其中一款道:“如果想要低调点的,那就这款吧,这款车比较适合女人开。”

乔封拿过册子看了一眼,脸色微凝,随即摇头:“还是换一款吧。”

白慕晴却说道:“我觉得这款挺好的呀,身车看起来不错。”

“琳,这只是图册,真车没那么好看。”乔封的脸色依然有些不太轻松。

“我们这里有现车,可以先去那边参观一下样车的。”销售人员从沙发上站起:“二位请跟我到这边来。”

乔封并不想去,可是白慕晴却兴趣挺大的样子,推着他往新车展区的方向走去。

销售人员带着二位来到样车前,指着样车说道:“这款车一共有五个颜色,不过只有白色和黑色有样车并且可以直接提车的,如果是伊小姐开的话,白色和红色都很合适。”

白慕晴看着眼前这辆白色的车子,她明明没有接触过这款车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感觉就好像她开过似的,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不知道是不是太新太亮的缘故,她突然有种晕乎乎的感觉,紧接着是脑海似有什么东西在绞着自己一般,越来越疼,越来越晕.......。

“琳,你怎么了?”细心的乔封感觉到她的脸色在一点点地泛白,表情也渐渐地变得痛苦,忙扶住她的身体。

“我.......我的头突然好疼.......。”白慕晴一手撑着疼得快要爆炸的头,一手撑着乔封的轮椅一点一点地蹲下去。她闭上眼,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抹蓝色的汪洋,还有那陡俏的崖坡,而她就这么硬生生地从高处坠落下去。

“啊——!”她突然尖叫一声,趴在乔封的腿上紧紧地抱住他。

那种惊险的画面在她的脑海中重复盘旋,仿佛要将她硬生生地拽进去一般。

“琳,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头疼?”乔封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抚摸着她的脑袋在她耳边柔声安慰道:“别怕,有我在呢,不会有事的.......。”

他的安抚果然很有效果,白慕晴渐渐地平静下来了,脑海中的剧痛也在他温柔的安抚下一点一点地消失。

销售人员也被她莫明其妙的行为吓着了,赶紧走回前厅给她倒了杯水过来:“伊小姐,先喝杯水。”

乔封从销售人员手中接过水杯,温柔地喂到白慕晴的嘴边:“乖,喝点温水缓一缓。”

白慕晴张嘴喝了半杯白开水。

乔封将水杯交还给销售人员,抚摸着白慕晴的脑袋道:“今天先不看了,我陪你回家休息。”

白慕晴点点头,一脸歉疚地望着他道:“对不起啊,刚刚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就头疼得像被刀绞一般。”

“干嘛跟我说对不起,应该是我对你说对不起才对。”乔封心疼道。

刚刚她选定这个品牌店的时候,他就应该阻止的,当初她就是驾这个款式这个颜色的车子遭遇车祸的。他居然还陪她到这里来了,还陪她过来看了样车。

“干嘛要跟我说对不起啊?”白慕晴不解地问道。

“因为.......。”乔封抬手在她的脑袋上摸了一下:“因为我没有好好陪你把病治好。”他顿了顿,语气严肃了些:“我看我们还是别看车了,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看看你为什么会头疼。”

“不用了吧,只是今天疼了一下,以后都没有疼过的。”

“万一越来越严重了呢?”乔封捧住她的小脸,心疼道:“万一你不好了,谁来照顾我和小挽晴?你说是么?”

此话一出,白慕晴便再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对啊,如果她不好了谁来照顾他们父女俩?小挽晴还那么小,乔封本身又是个需要被照顾的人。

她笑着点了点头:“好,我们去医院。”

两人一起离开4S店,驱车前往乔氏医院。

白慕晴曾经的主治医生专门为白慕晴做了全身的详细检查,所有的检查结果出来后,主治医生开始细细地研究上面的数据,而坐在他对面的白慕晴和乔封不自觉得捏紧了一把汗。

乔封害怕白慕晴会有车祸后遗症,害怕失去她。

白慕晴同样害怕自己会有后遗症,害怕自己出事了没有人帮她照顾小挽晴和乔封。

好在主治医生将所有的检查看完后笑着松了口气,道:“二少爷请放心吧,少夫人她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

对面的二人同时松了口气,相视一眼笑了。

身体没事就好。

乔封随即又问:“那她为什么会突然头痛?而且还是很剧烈的痛。”

主治医生打量着白慕晴,深思了一下道:“少夫人之前不是失忆过么,头痛之前是不是接触到一些熟悉的人事物呢?”

乔封看了白慕晴一眼,迟疑着点了一下头:“嗯.......。”

他转身对白慕晴道:“琳,你先到外面等我一下,我想跟医生聊几句。”

白慕晴微讶,虽然不解,但她还是点头离开医生的办公室。

她当然知道乔封为什么要将自己支出去,因为乔封从不让她知道过去的事情,她曾经无数次地问过乔封她出事的事情,可是乔封总是以过去的伤心事不要提为理由拒绝回答她,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烧伤的,怎么失忆的。

她知道乔封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好,所以即便是对过去再好奇她也没有想过去问,也没有必要问了不是么?

白慕晴离开后,乔封才对主治医生道:“今天我们去4S店看车,琳她看到了当初她遭遇车祸的那款车,当场就头痛得站立不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治医生想了想,轻笑了一下:“这很正常,少夫人虽然失去了记忆,但过去的那一场噩梦依旧潜藏在她的心底,今天她看到的那款车子刚好刺激到了她那份刻意潜藏的记忆,所以才会产生头痛的感觉。”

“那以后会不会还这样子头痛?”

“也许会的。”医生停了一下,浅笑:“不过二少爷您别着急,这也许是好事,证明少夫人有恢复记忆的可能性。”

乔封握住纸杯的手掌突然一紧,水珠从杯里漫了出来.......。

医生依旧笑盈盈道:“让失忆的人恢复记忆,最好的方法就是多带她到她熟悉的地方走走,见见熟悉的人,让她重复去做她之前喜欢做的事。时间久了,记忆也许就慢慢回来了。”

主治医生说完,发现乔封愣然地坐在那里,如是小心翼翼地唤了声:“二少爷,您怎么了?”

乔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开口问道:“那么以你的经验看,琳她恢复记忆的机会有多少?”

“这个.......。”主治医生摇摇头:“这个现在还不好说,主要得靠你们这些家人朋友去引导她,配合她,如果效果引导得好效果就好。”

医生紧接着又说:“二少爷,要不我给少夫人开点帮助恢复记忆的药物辅助一下,这样效果也许会好很多。”

“不,不用了。”乔封想也不想地拒绝,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忙添了一句:“是药三分毒,这两年她打的针吃的药太多了,我不想让她再继续吃药。”

“噢,好的。”主治医生点点头:“那就不开了。”

乔封从医生办公室里面出来,远远便看到白慕晴在走廊另一头的露台上百无聊赖地晃为晃去,一会踢踢地面上的小石仔,一会又在瓷砖的小方格上跳过来迈过去。

此时的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忧无虚,轻松快乐的痕迹,和过去他见到她时的样子相差天壤之别!

过去他自从她嫁给南宫宸后,他一共见过她三回,第一回是在乔家,她和南宫宸貌合神离地一起出席乔夫人的生日宴。第二次是在南宫家附近,她半夜穿着睡衣跑出家门,走投无路。第三次是在西餐厅,她和南宫宸因为第三者闹离家出走。

一共才三回,每一回的她都是痛苦难过的时候。

那样的她,那样的过去,为什么要让她忆起?

那样的男人,那样的家庭,为什么要让她忆起?

她开心的样子,才是最动人的。

所以,哪怕是为了她好,他也不能让她再想起过去,不能再让她回到那危机重重的大家庭里。

他轻吸口气,摇动轮椅往她行去。

白慕晴看到他出来,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笑意,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双手扶着他的膝盖问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的?”

乔封将自己的手掌覆在她的手背上,将她的小手裹入掌心:“刚刚你不是听见医生说的了没,身体指标一切正常。”

“真的?”

“当然是真的。”乔封想了想,盯着她说:“后来我咨询了一下医生恢复记忆的方法,他教了我一些。”

“医生说有希望么?”白慕晴问道。

乔封摇了一下头。

白慕晴心里滑过一抹小小的失望,但她并没有将脸上的失望表现出来。毕竟是自己的记忆,哪怕再不好也总比现在一片空白好,如果能找回来那自然是最理想的。

不想让乔封知道自己的失落,她反过来安慰他说:“没关系,找不回来就算了。”

“琳,你是不是很想要过去的记忆?”乔封盯着她问道。

白慕晴摇摇头:“也不是很想,只是偶尔会很想知道自己过去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她笑了笑:“如是.......我们俩是怎么认识的,是怎么结婚的,又是怎么怀上小挽情的,怎么生下她的。”

“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们是同一间大学念书的,后来我暗恋上你了,并且把你追到手了,结婚后便人工受孕怀上了小挽晴,生小挽晴的时候也很顺利,一下子就生出来了。”

白慕晴点头,这个过程她听乔封讲过,只是这么美好的过程她希望能留存在自己的记忆中罢了!

*************

颜助理敲门走进南宫宸的办公室时,南宫宸的办公桌面上正摆放着那幅童真画象,手里拿着那张泛黄的照片细细地端祥着。

颜助理扫了一眼桌面上的画象道:“宸少,我已经调查过了,爱宝幼儿园里面确实有这么一位小女孩,名叫乔挽晴,今年三周岁。”

“你见到她了么?”

“见到了,和画上一模一样,长得水灵灵的特别可爱。”说起那个小女孩,颜助理唇角不自觉地泛起一抹笑意。

今天她只是隔着窗户看了片刻,便被小挽晴那可爱的模样吸引住了。

“跟她呢?”南宫宸举起手中的泛黄相片。

颜助理看着他手中的相片,点头:“很像。”

很像?南宫宸捏着相片沉思起来。

颜助理沉默了片刻,盯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宸少,您为什么对那个孩子那么上心?是不是.......在怀疑她跟现在的少夫人有关系?”

南宫宸抬眸望着她:“你觉得不可能?”

“是这样的宸少,幼儿园虽然不愿意透露乔挽晴父母的情况,但她明确告诉我乔挽晴是有亲生父母的,而且从小陪着她一起长大,最近刚从国外回来。”南宫宸心里在想什么,她当然明白,所以她除了打听乔挽晴的情况外还顺道了解了她的父母。

只是幼儿园有规定不能多透露孩子的家庭情况,就连乔挽晴父母健在这个讯息也是她好不容易才套出来的。

她开门见山道:“如果您怀疑她是少夫人生的,那还真有点说不通。”

“三年前朱朱也是在国外,如果生完没多久就回国的话时间刚好吻合。”南宫宸道。

这么一想似乎还真是,都是在国外,这个小女娃也是从国外回来的。

颜助理不说话了。

南宫宸将画和相片收起,颜助理便立刻走上去将画接过去放在书柜上,然后转身盯着他说:“宸少,或者您应该去查一下当年少夫人在国外是的生活,调查一下她有没有跟别的男人生过小孩。”

南宫宸沉吟片刻,才点头‘嗯’了一声。

***********

夜里,南宫宸加完班回到家,听到动静的朱朱立刻从卧室里面走出来,微笑着唤道:“宸,你回来了。”

南宫宸点点头,打量着她问了句:“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她身上穿着性感的丝质睡裙,胸前的丰满若隐若现,修长的双腿勾人地展露在裙子外头。如此劲爆的装扮,对男人应该是极具的诱惑力的,可是南宫宸却无心欣赏她的美丽,因为脑子里全是那个小女娃的影象。状女广圾。

“我等你回来啊,你饿不饿,我给你弄点吃的上来。”朱朱温柔地说道。

“不用了,我不饿。”南宫宸叮嘱道:“早点休息吧,我先进去洗澡了。”

“那你也早点休息。”朱朱有些失落地说。

虽然南宫宸对她还算不错,态度也还算温和,可她还是可以感觉到他温和下的抗拒。结婚两年多了,他对她的态度始终都是相敬如宾的,根本不像真正的夫妻。

而这仅有的温和与尊敬,大概也是因为小时候的救命之恩吧!

南宫宸推开门正要入屋,突然停住手中的动作,回头冲她说了句:“朱朱,你进来一下,我们聊几句。”

听到他邀请自己进他的卧室,朱朱心里立马涌起一抹欣喜,她按奈着不让自己表现得太过欣喜,只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好。”

南宫宸推门率先往屋里走去。

两人刚在沙发上坐下,门口便传来一阵敲门声,是何姐准时送药上来了。

朱朱看着桌面上的药,有些心疼道:“宸,这些药一定很苦吧?”

“还好,已经习惯了。”南宫宸端起药碗仰头咕嘟咕嘟地喝完,然后将碗放回桌面上。

以前有白慕晴在身边哄着劝着的时候,他总是推三阻四对她各种为难,非逗得她也喝上一口才甘心。如今白慕晴不在了,他反而把药喝得准时了,也不再推三阻四。

每次喝药的时候他就仿佛可以看到白慕晴站在自己跟前,看着他,监督着不准他推迟一分一秒。

“宸,你想跟我聊什么?”朱朱盯着他问道。

南宫宸轻吸口气,道:“我想了解一下你当年在国外的生活。”

当年在国外的生活?朱朱愣了一愣,心里瞬间染上一抹担忧。两年多来他都不找她谈心,不找她谈过去,为何偏偏今晚突然想跟她聊国外的那段时光了?难道他发现什么了吗?千万不要啊!

“国外?”她故作疑惑道:“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么遥远的事情?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了解一下。”南宫宸冲她微笑了一下。

“之前我不是跟你讲过了么?就是我妈把我抓到国外去,到了国外就把我的护照收走了,然后.......。”

“朱朱,生活上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不过.......。”南宫宸又是浅笑:“你好像从来都没有跟我讲过你的感情生活,在国外那么多年,你不可能从来没有恋爱过吧?”

朱朱被得他得又是心头一跳,南宫宸会突然这么问她肯定有原因的!

她慌忙摇头:“没有,我从小就不喜欢外国人,在国外认识的华人不多,最主要的是.......。”她黯然地笑了:“你应该知道的,我的心里一刻都没有忘记过你,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爱上别人,和别人谈恋爱呢?”

南宫宸沉默了。

其实他不应该这样当面问的,问了朱朱也未必会跟她说实话不是么?

“怎么了?宸,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朱朱盯着他小心翼翼道。

南宫宸摇了一下头:“没什么,就是刚刚回来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过问过你的感情生活。”

朱朱知道这不会是真正的原因,不过既然南宫宸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况且这么好的机会,她不能白白放弃了,如是脸上的黯然一扫而光,微笑道:“不过现在好了,终于回来了,也终于如愿以尝地嫁给了你。”

“宸。”她突然绕到他身测的沙发上坐下,挽着他的手臂放柔音量:“我知道你现在还挂念着慕晴,你放心,我会像现在一样慢慢地等着你的,不管多少年,一直等到你忘记她为止。”

“我说了,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慕晴。”南宫宸说,他的声线平淡,听不出是不是发怒或者不耐烦。

朱朱沉默了一下,壮着胆子点头:“好,你不想听我就不提了,不过我可不可以请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

朱朱看着他,眼底浮起一抹哀怨:“我可不可以请求你把我当成你真正的妻子?不仅仅是空有名头,相处的时候也不那么冷淡,就像我们当年在一起时那样,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南宫宸看着她,轻吸口气,道:“你似乎忘了当年我们的约定?”

“我没忘,我只是.......。”朱朱的泪水流了下来:“我只是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我一个人好孤单啊。”

两年前老夫人逼迫南宫宸娶她的时候,南宫宸曾明确告诉过她,他爱的人是白慕晴,也许这一辈子都会爱着。甚至还告诉她,即便是跟她结婚了这辈子也无法改变他早已经不爱她的事实,他说他可以给她婚姻,给她财富地位,但不会给她爱情!

那个时候的她只想能够嫁给他,根本不在乎爱不爱。

可是结了婚才发现,原来独守空闺的感觉是那么的寂寞,没有被爱的日子是那么的孤单。她也是女人,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正常女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这种有老公等于没老公的日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哪怕他心里爱着别人,哪怕他已经不爱她了,可毕竟已经跟她结婚了不是么?为什么结了婚的两人却仿佛一对外人般样疏远陌生?

其实她心里明白,南宫宸对白慕晴的死至今仍是耿耿于怀,仍然认为白慕晴的死跟她有关,所以才会对她如此的疏离。

他的心里已经认定了,她想改变都难啊。

**************

从客户公司出来后,南宫宸独自驾着车子行走在马路上。

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要忙了,也不需要再回公司去。如果换成是以往和白慕晴在一起时,他必定是连想都不想就直接将车子往老宅的方向驶去的。可是今天,他没有半点回家的欲望。

那个家.......在他心里早就已经冷却了,早已经空洞。

如今的他就像是那个家的守护神,仅仅是守护罢了。

他将车子停在分岔路口,看了一眼时间正是学校下课的时候,方向一转,他将车子往爱宝幼儿园的方向驶去。

爱宝幼儿园内,白慕晴牵着小挽晴往幼儿园门口走去。

小挽晴一边和小朋友们道别一边开心地跟白慕晴讲今天幼儿园内的开心事情,白慕晴微笑着应和着。

走出幼儿园,白慕晴被一位宝妈叫住,她狐疑地转过身去,那位宝妈笑孕孕地走过来道:“乔太太,是这样的,我家甜甜看到你给你女儿画的画像特别喜欢,天天吵着要我也给她画一幅,可是我不会啊,所以我想请你帮忙画一幅,我会付钱给你的。”

白慕晴低头扫了一眼身侧正在跟小挽晴追逐嘻戏的小女孩,她记得这位小女孩跟小挽晴感情挺不错,如是笑笑道:“没问题。”

“真的吗?”宝妈欣喜地问道:“那一幅画多少钱,你给我个数,我现在把钱给你。”

“不用了,就当是我送给孩子的吧。”

“那多不好意思。”

“没事,就一幅画而已。”

“那我要准备什么,我应该上哪买画纸和画笔?还有.......。”

在白慕晴和那位宝妈交流的当儿,两位正在追逐嘻戏的小朋友越跑越远,一不小心居然跑到大马路上去了。

南宫宸第一次到爱宝幼儿园这边,对这边的路况一点都不熟,为了找个地方停车他在周围已经转了好几圈了。

他虽然已经放慢了车速,可是当一位小女孩突然横出马路的时候他还是被吓了一跳,慌乱中一脚踩在刹车上。

“唉约.......!”小女孩被他的车了刮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南宫宸惊了一惊,目光落在小女孩的脸蛋上,好巧,正是那位他一直想见一面的小女孩。

他迅速地回过神来,然后推门下车,快步走到小挽晴面前蹲下,一边将他从地上扶起一边打量着她关切道:“小朋友,对不起,你没事吧?”

小挽晴一边拍拭着身上的裙子一边说道:“我没事,一点都不疼。”

她低垂着头拍拭自己的裙子,头上依然扎着可爱的羊角辫,肤质白嫩,五官精致,果然和画中的她一模一样,果然和小时候的朱朱有七分相似!

如此相似的两张脸,怎么可能没有关系?怎么可能!

“叔叔,我不怪你了,不过你下次开车的时候小心点了好吗?”小挽晴拍拭干净自己的裙子后抬起小脸盯着他一本正经道。

“好。”南宫宸不由自主地应了声。

“挽晴。”身后传来白慕晴的呼唤声。

小挽晴忙俯身在南宫宸的耳边小声说:“还有噢,不可以告诉妈妈我被车撞了,妈妈最不喜欢我调皮了,知道后肯定会打我屁屁的。”

她的话音刚落,白慕晴便已经快步走上来了,她一把将小挽晴从南宫宸身上拉了过来,气急败坏道:“你怎么跑路中间来了?不要命了是吗?”

小挽晴的小嘴一翘,心虚地瑟缩了一下身体。

白慕晴俯身打量着她情急道:“撞伤了没有?疼不疼?”

刚刚她听到甜甜说小挽晴被车撞了时,吓得脸色都白了,赶紧撇下罗嗦的甜甜妈四处张望,然后往这边跑过来。

“妈妈我就被这位叔叔的车碰了一下,没事的啦。”小挽晴安抚道。

白慕晴将小挽晴好一番打量,直到察看到小挽晴是真的没事后,她才终于松了口气,改为转向南宫宸抱歉道:“这位先生.......真是对不起了,孩子太调皮了。”

她低着头,等待着对方回应,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有动静。

她不禁在心里想,难道对方生气了?

她疑惑地抬起头来,却发现对方正在用一种惊愕以及探究的目光盯着自己,久久没有眨眼。也不知道是他的目光太刺,还是他帅气的脸色太亮眼,白慕晴居然有了那么一瞬间的闪神。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她不是没有见过长得帅气的男人,但还是头一回被一个男人闪了神,仿佛眼前这个男人有什么特别的魔力般!

不过她很快便回过神来,被他盯得不好意思的她尴尬地笑了笑:“先生,我看您的车子也没有什么损伤,那我就先走了。”

她说完冲南宫宸低了一下头,拉过小挽晴便要转身离开。

她不敢多留,不敢多想,似在特意逃避这种奇怪的感觉!

“等一下。”同样失神的南宫宸突然开口唤住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