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巧遇2 为‘伽蓝雨?无痕’的水晶鞋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一下。”同样失神的南宫宸突然开口唤住她。

白慕晴怔了怔,回头盯着他狐疑道:“先生,您有什么事么?”

南宫宸太震惊了,太疑惑了。目光不停地在白慕晴和小挽晴脸上扫视,为何他会觉得眼前这位女子那么眼熟?居然也是记忆中的那张脸。眼前的这对母女,看着就是亲生的,因为长得极其相似。

看到她,他突然就推翻了自己所有的怀疑,这位叫乔挽晴的小女孩跟朱朱没有关系,她的母亲此时就在他的眼前!他甚至都可以不用去调查朱朱在国外的生活了。

“先生,您怎么了?”白慕晴发现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转换着,不禁有些担心起来。难道刚刚的小车祸小挽晴没事,他自己反而有事了?

南宫宸稳了稳浑乱的大脑,道:“小姐,我可不可以冒昧地问一下您的名字。因为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白慕晴暗松了口气,原来是觉得她眼熟才叫停的。

她打量着眼前的南宫宸。努力地回忆着自己是否曾经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只是想了半天也没能想起来,反而头部因为回忆的缘故再次隐隐抽痛起来。她决定还是不要去想了,冲他浅笑了一下:“我姓伊,请问您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呢?”

“她叫........。”南宫宸尴尬地张了张嘴,却半天答不上来。。

他该怎么回答呢?她看起来有几分静夫人的影子,又有朱朱小时候的影子,总之就是他脑海中的那张抹容颜那个人。

白慕晴脸上的浅笑一收,有些无语道:“先生,现在这种搭讪方式已经不流行了。”

说完,她牵着小挽晴转身离去。留下仍然处在震惊与尴尬中的南宫宸。

被白慕晴牵着走的小挽晴突然回过头来,冲南宫宸挥了一下小手:“叔叔再见!”

南宫宸的脸上终于绽出了一抹笑容,冲她挥了一下手掌。

颜助理说得对。这位名叫乔挽晴的小女孩真的很可爱,很水灵,只见了一面,他便不自觉地喜欢上了。

***********

白慕晴将小挽晴带回家便是一通教育,小挽晴知道自己错了,心虚地垂着头道:“妈妈,你别生气了,挽晴下次一定不会乱跑,对不起了嘛。”

“万一刚刚那部车子开得很快你怎么办?不是要被撞飞出去?”白慕晴依旧不高兴地说:“幸好是放学时间过往车子开得慢,不然........。”

她没有说下去,也不敢去想后果。

一旁的乔封摸着小挽情的头在她耳边道:“妈妈只是太担心你了。原谅她吧。”

“我知道。”小挽晴俯在他耳边回了一句:“不过妈妈看起来好凶。”

“给我严肃点,不许交头接耳!”白慕晴恼火道。

小挽晴缩了缩脖子,摆好站姿继续罚站。

乔封笑笑地安抚道:“琳,小挽晴都已经道过歉了,也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吧。”

白慕晴轻吐口气,她也不是故意要这么凶的,只是如果现在不凶她,下次她还这么乱跑不看路的话,指不定会不会有今天这么幸运呢。

“到底是谁开车这么不长眼撞到我们家小晴儿的?”乔封问道。

“不认识。”白慕晴将竹条放在桌面上随口说道。

“是一位长得很帅的叔叔。”小挽晴忍不忍多嘴道。

“嗯?有多帅?”

“和爸爸一样帅,他还跟妈妈搭讪了呢。”

白慕晴气急地横了她一眼,小挽晴再次缩回墙角。

“到底是怎么回事?”乔封伸手托起白慕晴的下颌:“谁这么不怕死居然敢跟我的太太搭讪?那你给她留电话了没有?”

“当然没有了。”白慕晴摇了一下头:“他只不过是说我跟他的一位朋友长得很像,问了我的名字,我告诉他我姓伊后他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有没有说他的朋友叫什么?”

“没有。”白慕晴说完,突然一脸好奇道:“封,你觉得他会不会是我以前认识的人?因为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乔封听到她话,想了想后摇头:“应该不会吧,你在C城认识的朋友不多。”

说完这话的时候,他不禁也陷入了沉思。

如今的白慕晴跟两年前的样子是完全不一样的,应该不会有人认识她才对,又怎么会被人搭讪说她很像他的朋友?难道仅仅是搭讪用的借口?

***********

早上,颜助理报告完工作后,盯着南宫宸道:“宸少,少夫人当初在国外的生活我大致了解清楚了,问了一些她在国外的同学和邻居,均表示她没有交过男朋友,更没有怀孕过。”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颜助理接着说:“或者我再去查一下别的........。”

“不用了。”南宫宸打断她。

“不用?为什么?”颜助理讶然。

“孩子不是她生的。”

“宸少您怎么突然那么确定?”

“因为我已经见到孩子的母亲了。”

“那........您为什么突然确定她就是乔挽晴的亲生妈妈呢?”

南宫宸沉吟了几秒,才道:“因为乔挽晴长得跟她妈妈很像很像,绝对是亲生的。”想起那位有着熟悉面容的女子,南宫宸的心里居然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白慕晴死后,他的心也跟着死了,这两年多来从未对任何一位异性有过别样的感觉,连多看一眼都没有。唯有这一次,这个突然从国外冒出来的女人!

颜助理松了口气,笑了:“看来真的只是撞脸罢了,跟少夫人没有关系,宸少您也可以放心了。”

“嗯。”南宫宸点了一下头。

************

朱朱一觉睡醒,走出露中时看到老夫人正在花园里喝下午茶。

她咬了咬唇,转身折回屋内换了套衣服,又从抽屉里面将那枚戒指拿出来戴在无名指上后,才迈步往楼下走去。

大概是因为当年她私自离开南宫宸的原因,老夫人对她一直没有多少好感。这两年来她为了得到老夫人的宠爱,一直都在想尽办法讨他欢心,好在效果还不错,老夫人对她的态度明显有了好转。

“奶奶,您睡醒午觉了?”她笑盈盈地走到老夫人身侧坐了下去,给老夫人的茶杯满上后,又给自己倒了杯养生花茶。

老夫人‘嗯’了一声,打量着她:“怎么一脸死气沉沉的样子?没睡好?”

朱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摇头:“没有啊,睡醒来。”

“跟宸吵架了?”老夫人又问。

朱朱仍然摇头:“没有,宸他根本不会跟我吵。”

她和南宫宸之间平静得既然连吵架的机会都没有过,想想就觉得失败。

老夫人轻叹口气,拿起碟子里的点心咬了一小口,随即说道:“宸那个脾气........我也弄不懂,我甚至都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白慕晴那个大骗子,更看不出那白慕晴有哪一点吸引人的地方。”

“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朱朱无奈地一笑。

“感情都是慢慢培养起来的,他一开始也不喜欢白慕晴,后来慢慢就喜欢上了。”老夫人说:“你要给点耐心慢慢等他,就像白慕晴当初等着他忘掉你一样。”

“奶奶,我知道,我会慢慢等的,不管多少年。”朱朱端起茶杯慢慢地喝着,一口接着一口,心里犹豫着该怎么跟老夫人开口接下来的话。片刻之后,她将杯子放在桌面上,望着老夫人谨慎地问道:“奶奶,您想不想抱重孙?”

正在喝茶的老夫人抬起眼睑望住她,朱朱忙道:“我在想,趁着我和宸现在年轻早点生,以后年纪大了就没那么好生了。”

她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她结婚两年多来老夫人从来没有过问过她怀孕生子的事,也从来不关心她怀没怀孕。豪门里的夫人们一天到晚没事干的时候,不都等着盼着自己多子多孙的么?

老夫人悠悠地将茶杯放了回去,迟疑片刻才道:“你应该知道的,慕晴生过一个孩子,是个畸形儿。孩子死的时候对大家都打击很大,特别是宸,所以........。”她摇了摇头,一脸痛心的样子:“还是算了,等他的身体彻底好了再说。”

朱朱有些情急道:“以前那个有可能是巧合,跟宸的病没有关系啊。”

“不,医生说了,跟他的病有直接关系,当初慕晴怀的时候宸就不同意她生出来,是她自己死活要生,结果生出来一个病胎。”

“那........得等到几年?”朱朱讨好地笑了笑:“奶奶,我喜欢小孩,所以........。”

“等宸的病彻底好了,也就是不再发病的时候就可以了。”老夫人道:“你看宸已经很少发病了,就耐心地再等等吧,等到他的病好了不用你说,我也会逼他赶紧给我生一个重孙的。”

老夫人说完笑了起来,笑着低下头去喝茶。

老夫人这么说,朱朱没办法,只好放弃利用她来帮助自己完成心愿了。

如果老夫人抱重孙心切的话,还能出面催一下南宫宸,催他赶紧生一个。那样一来的话,南宫宸想不碰她都不行了。

在花园里面陪了老夫人一阵,朱朱便起身回屋了。

看着她的背影离去后,老夫人才冷笑一声:“小东西,想在我面前耍花样,还太嫩了点。”

何姐微笑着俯身帮她倒满茶杯,道:“老夫人,我看大少爷的病好了不少,正是这位新少夫人的功劳呢,也许三年一过大少爷的病就彻底好了,静夫人那事也就可以不用管了。”

“但愿如此吧。”老夫人幽叹一声。

何姐又说:“所以您何必不给她怀一个的机会呢?她说得也没错,她和宸少的年纪都不小了,再不生以后就不好生了。”

“那万一静夫人那事过不去呢?”老夫人反问。

“嗯........这个........。”何姐摇摇头:“这还真是不好说。”

“所以啊,两年都过来了,也不再乎多等一年,等到静夫人的事情彻底过去后再决定给不给她生的机会。”

“嗯,老夫人说得也有道理,反正一年的时间也不算长。”

老夫人沉默片刻,又是一声冷笑:“就她那家庭,那素养,我看着连白慕晴都不如,我还不想让她生呢。”

“谁让她是大少爷定中注定的呢?”何姐笑着安抚:“老夫人您就宽宽心,忽视她那些不好的外在因素吧。”

二楼的露台上,朱朱听着两人的交谈声,贝齿死死地咬住红唇。

她听不懂什么静夫人,但老夫人最后那句话却让她心里不爽到了极点,说她连白慕晴都不如?这一点她是绝对不赞同的。悲催的是........即便是不接受又能怎样?她能拿老太太怎么办?

她气恼地回身准备入屋,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朴恋瑶吓了一跳。

她愣了一愣,拍着胸脯道:“恋瑶,你吓死我了。”

“瞧你这胆量,也太小了吧。”朴恋瑶笑着往她跟前挪了些,随即看了一眼外面花园的方向,好声安慰道:“奶奶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就是这样,很不容易接受一个人。”

原来她也听到了,朱朱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只是两年过去了,她依然不喜欢我,甚至觉得我没有资格生下南宫家的孩子,这一点真的太伤人自尊。”

“忍忍吧,当初白慕晴在这个家里也不好过,甚至比你还更不受奶奶待见。”

“不,她跟我不一样,她有大少爷宠着。”

“也是啊........。”朴恋瑶叹息着感叹了一句:“有大少爷宠着,哪怕是奶奶天天打她骂她,我看她过得也是很幸福的,所以,讨好奶奶是次要,你得好好争取大少爷的真心。”

朱朱点了一下头,这些她都知道,只是南宫宸的心已经似被千年寒冰窑藏了一般,她根本温暖不了他,也改变不了他啊!

她苦涩地笑了笑,望着她的目光渐渐地染上一抹羡慕:“恋瑶,我真的很羡慕你,不管时间过去多少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沈恪对你的心意从来没有变过。我有时候在想,假如你离开六年,沈恪会不会也像大少爷一样变心了,爱上别的女人了呢?”

“这个........还真不好说。”朴恋瑶笑了:“反正到目前为止,沈恪还没有变心的痕迹,就是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他一定不会的,不是每个男人都像大少爷那样无情的嘛。”朱朱走过来扶上她的轮椅:“走吧,该下去吃饭了。”

“看来你对大少爷的意见真的很大啊。”

朱朱无奈地一笑,意见再大又怎么样,南宫宸根本不会在乎她的感受!

两人一起下到一楼,刚好碰到南宫宸从外面走进来。

朱朱欣喜地唤了声:“宸,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南宫宸看着浅笑盈盈的她,门外堂亮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照亮了她的面容。他突然就想起了那幅画,那个叫乔挽晴的小女孩。

有那么一度他居然以为是朱朱瞒着他在国外生下来的孩子,看来真的是他误会了,眼前的朱朱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大概是心里有惭愧,他的脸上少了份平日里的疏离,冲她点了一下头道:“今天公司事情少。”

“表哥,看来你们俩是心灵感应啊。”朴恋瑶笑嘻嘻道:“刚刚表嫂还在向我诉苦表哥您不够在乎她呢,还问我说如果是我走了六年,沈恪是不是也会像表哥一样爱上别的女人,我想........这话应该问沈恪才对。”

“恋瑶........。”朱朱低唤着用手在朴恋瑶的肩上推了一下。

南宫宸看了朱朱一眼,并没有说话。

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亲爱的,这还用问吗?你又不是没有走过。”

紧接着是沈恪走了进来,笑盈盈地走到朴恋瑶跟前,俯身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记嗔骂道:“你个臭没良心的家伙。”

朴恋瑶不服气地反驳:“我那时候还小,而且才走了三年,不一样的嘛。”

“三年已经很久了好不好?足够我爱上好几个姑娘了。”沈恪说着从皮夹里面抽出来两张电影票:“瞧瞧这是什么?”

“新上映的好莱乌大片?”

“对头。”沈恪用那两张票在朱朱的脑袋上拍了:“还嫌我不够疼你?我觉得我都快要把你宠成蜜了。”

“可是........我今天上晚班啊。”朴恋瑶无语地翻起白眼:“你连我上什么班都要不知道,还有脸说疼我?”

“什么?你今天上晚班?”

“调班了,我早上不是告诉过你了么?”朴恋瑶抱怨道。

“说了么?”沈恪一脸无奈,随即说道:“没事,不就两张电影票么?明天重新买两张就行了。”

“可是这电影很卖座的,这么好的场次和座位多浪费啊。”朴恋瑶打量着手中的电影票,随即将票递给朱朱道:“表嫂,你不是也喜欢这种外国片么?给你去看好了。”

“我?没人陪我去啊。”朱朱说得可怜兮兮的。

“让表哥陪你去呗,正好今天表哥回来的早。”

朴恋瑶望向南宫宸,脸上依旧是那可怜兮兮的表情问道:“宸,你有时间陪我去么?”

以往她不是没有叫南宫宸陪她去看过电影,甚至还是拿着票去找问他的,可每次他都用工作忙把她拒绝了。她认为这次南宫宸一定也会拒绝,会让小源陪她去的,没想到他却在略一沉吟后点了一下头:“好。”

朱朱见他答应,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欣喜的笑容:“真的?你真的会陪我去看电影么?”

“不是说了么,今天工作没那么忙。”

“太好了。”朱朱感激地望向朴恋瑶,后者冲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笑了。

*************

吃过晚餐后,南宫宸果然陪着朱朱出门看电影去了,他的反常连老夫人都觉得奇怪。

一路上,南宫宸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朱朱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的小小改变,她开心极了,唇角都是掩不住的笑意,一路上不时地找话题与他闲聊。

将车子停在华贸的地下停车场,两人一起往顶楼的电影院走去。

华贸三楼的童装区,白慕晴牵着小挽晴在里面晃来晃去地寻找儿童节表演要穿的白袜子,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有货的。

她看了看手中的裤袜道:“好像有点小啊,还有别的款么?”

服务员打量了小挽情一圈,微笑道:“这已经是最后一双了,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儿童节表演,家长们也都在找白袜子,现在已经基本脱销了。”

她拿着白袜子在小挽晴腿上比试了一番:“小朋友应该也是表演穿的吧?这袜子弹性很好的,而且也就穿一次,将就着穿一天呗。”

别家没有了,白慕晴也只能将就了。

她买好袜子,便带着小挽晴打道回家,走到负一楼停车场时发现这里的车位不太好出,只好招手让一位正在巡逻的保安小伙过来帮忙看着。

小伙一边摆着手势一边扬声指挥道:“方向盘往左一点,再往左一点........。”

白慕晴停下车子左看看右看看,不太确定地问:“往左一点能出么?我怎么觉得有点悬啊?”

“能出,放心过来吧。”小伙子点头说。

白慕晴松开刹车,顺着他的手势一点一点地往外挪,虽然她已经很小心很谨慎了,可车子还是不小心刮在旁边的一辆黑色轿车上。两车吻上了,小伙子才后知后觉地叫了一声:“停——!快停车——!”

白慕晴懵了一下,慌忙下车察看起来。

糟糕!居然把人家的豪车刮出了一道十几厘米长的花纹。

她无语地抬头瞪向小伙责备道:“你会不会指挥的!”

小伙也被吓傻了,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我以为这样能出来的,真是抱歉........。”

“你会开车么?”

“不会,刚报了名考驾照。”小伙子有些心虚道。

白慕晴彻底的无语了,她居然找了一个连车子都不会开的人来指挥自己出库!状巨东才。

看着旁边价值近千万的豪华辆车,她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价格,真是见鬼了!

“那现在怎么办?算你的还是算我的?”她问小伙子。

总不能就这么开溜吧,别说车库这里有监控,即便是没有她也不好意思溜啊。

被她这么一问,小伙子立刻被吓坏了,一连声地说:“姐,我今年才开出来打工,赔不起啊,我看您像是个有钱人,不如........。”他的脸色涨得通红:“不如您报个保险,再另外自己赔一点吧。”

白慕晴看他急得脸色涨红的样子也不敢指望他赔偿了,摊上这种事只能自认倒霉了,无语道:“算了,赶紧把车主找来处理吧。”

“诶,我这就找。”小伙子赶紧拿出对讲机给办公室打通话。

白慕晴回到车上将小挽晴抱了下来,不明所以的小挽晴疑惑地问道:“妈妈怎么了?我们不是要回去了么?”

“妈妈不小心把人家车子给刮了,得等一下才能走。”

小挽晴看了看吻在一起的两部车子,指着白慕晴得意地说:“妈妈,你做事不够细心哦。”

“行啦,别拿妈妈教训你的那一套来还我,妈妈这是被人坑了。”白慕晴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说。

************

南宫宸和朱朱的票还有二十分钟才进场,朱朱将买来的冰淇淋递到他嘴边笑盈盈道:“香草味的,很好吃,你要不要试一下。”

“不用,我不喜欢吃冰的东西。”南宫宸道。

“真不明白怎么会有不爱吃冰淇淋的人。”朱朱笑着将冰淇淋抽了回去自己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大楼广播突然响起一条寻找车主的语音,连着响了两遍后,朱朱疑惑地望着南宫宸:“宸,她报的车牌号好像是你的。”

电影院这边人多嘈杂,广播响起的时候南宫宸并没有用心听,经朱朱这么一说后他才留意了一下,听到广播员报的车型和车牌果然是他的车子。

“我下去看看。”他说着从椅子上站起。

“发生什么事了?”

“可能是堵住别人的车了。”南宫宸说:“你先在这里等着,我下去处理一下就上来。”

“好,那你快点上来,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就入场了。”朱朱说。

南宫宸点头,起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他下到一楼,远远就看到白慕晴和小挽晴,白慕晴在原地踱为踱去,看起来有些心急如焚的样子。小挽晴则趴在他车子受损的位转置一边用嘴巴往破损处吹着气一边像哄布娃娃似的哄道:“车车乖,妈妈不是故意的,挽晴给你吹吹就不疼了哦。”

那认真可爱的样子惹人失笑。

南宫宸将脸上的诧意收敛了一些,走上去冲白慕晴说了声:“你好。”

白慕晴听到声音倏也将过身来,当她看到是南宫宸时,一眼就认出他就是之前在幼儿园跟自己搭讪的人。

“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小挽晴也认出了他,笑盈盈地盯着他问道。

南宫宸转身冲她微微一笑:“我来看看我的车啊。”

“叔叔的车车被妈妈撞伤啦,不过我妈妈不是故意的。”

白慕晴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才好,倒是小挽晴替她打了开场白。

闯祸的小伙一看他们是旧识,立马咧着嘴呵呵干笑道:“原来你们认识啊,那就好办多了,这位先生,您看这车该怎么处理呢?”他转向南宫宸,一脸歉疚道:“呃........刚刚这位太太出库的时候不小心把您的车给刮花了。”

南宫宸看了看车子,又看了看白慕晴。

白慕晴忙低下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有驾照么?”南宫宸淡淡地问。

“有。”白慕晴慌忙递上自己的驾照。

南宫宸接过驾照翻开,一边打量着一边低吟一声:“伊琳?”

“是的。”

这么贵的车,原以为南宫宸肯定会心疼死,会骂她,没想到他却连多看一眼车子的伤痕都没有,甚至还用很温和的声音说道:“只是刮伤而已,不用那么紧张。”

白慕晴讶然地抬起头来,盯着他讪声道:“您........不骂我?”

“骂你有用么?”南宫宸挑眉,将驾照递回给她。

“那您先去修,需要赔多少钱再联系我。”

“不必了,我可以报保险。”

“那多不好意思啊。”

“如果你真觉得不好意思,那就把你的女儿赔给我算了。”

“啊?”白慕晴呆了。

“不行啦!”小挽晴一听要把自己赔给他,立刻跑到白慕晴的身后紧紧地抱住她的双腿,并将小脑袋从她身后伸出来一脸惶惶地盯着南宫宸。

南宫宸忍不住笑了,冲她说:“开玩笑的,小朋友不用那么紧张。”

听到他这么说,小挽晴这才松了口气,从白慕晴身后走出来,还不忘送给南宫宸几个字:“坏蛋叔叔。”

从电影院跟下来的朱朱远远就看到南宫宸笑得一脸开怀,她不由得惊讶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自从白慕晴车祸后他就没有笑过了,一次都没有。今晚他却对着一群陌生人笑得那么开心?到底是什么事情那么好笑?她突然有些好奇地往他们走过去。

南宫宸敛了笑,对白慕晴道:“算了,上次我蹲挽晴一回,今晚你蹲我一回,咱们扯平。”

白慕晴突然有些讶然,看了旁边的小挽晴一眼,打量着他问:“你怎么知道我女儿叫挽晴?”

她和他好像就见了两回,两回她都没有告诉他挽晴的名字啊,他怎么会知道的?

南宫宸脸上的表情僵了僵,迅速地闪过一丝不自在后望向小挽晴:“上回挽晴她自己告诉我的。”

他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曾经暗中调查过小挽晴的事情。

“我没有........。”

“你有,你自己忘记了而已。”

“真的没有!”小挽晴急了,妈妈说过不可以告诉陌生人自己的名字,她才没有不听话!她情急地对白慕晴道:“妈妈,我真没有,你不能罚我站墙角。”

白慕晴俯视着她,语气严肃:“不听话,说谎,先给你记帐。”

“不嘛!叔叔是骗子,是大坏蛋!”小挽晴不高兴地指着南宫宸闹了起来。

“挽晴!”白慕晴厉声斥道。

小挽晴跑到车门上趴着闹脾气去了。

在白慕晴看来,除了小挽晴自己说的还会有谁?反正她是没有说过。

南宫宸刚要准备解释,前面入口处突然驶进来一辆车子,车速极快地往大伙冲过来。

“小心!”南宫宸眼明手快地抓住站在过道中间的白慕晴往后退了一大步,白慕晴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被他这么用力一拉时脚下一拌,惊呼着跌入他的怀中。

南宫宸顺势扶住她的身体,就在这一瞬间身体撞击一瞬间,彼此的心里都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居然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白慕晴的半边脸颊贴在他的胸口,可以很清楚地闻到他身上的气息,那独特的气息居然有些熟悉,就好像她以前闻到过似的。这分明就是男人的味道,她怎么可能闻过呢?这两年来她除了乔封,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近距离接触过啊。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对他有种异样的感觉,当时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没想到这第二次见面,这种熟悉的感觉居然更加强烈起来。

这种感觉........南宫宸又何偿没有?他和她一起愣住了,四肢失去了自主的能力,和她一起失态地将场景定格。

直到不远处的朱朱实在看不下去了,才走上前来,含笑道:“宸,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电影就要开场了。”

失神中的两人这才回过神来,白慕晴慌忙从他的怀里站直身体,然而脚下一疼,她再度摔回南宫宫的怀里。

“你没事吧?”南宫宸俯视着她问道。

“我没事。”白慕晴咬咬牙,强忍住脚踝处的疼痛从他怀中站起,尴尬地说道:“对不起,脚扭了一下。”

“妈妈,你没事吧?”小挽晴看到白慕晴难受,走过来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动一动就好了。”白慕晴冲她笑了笑,弯下腰去揉了揉痛处,揉了一下后痛处稍稍有所好转,如是站起身子扫视着二人。

“这位太太,您还好吧。”朱朱打量着她,眼里尽是隐忍着的怒火。

她大概是太气愤了,压根没有留意到小挽晴跟小时候的白慕晴是那么的像,事实上她对小时候的白慕晴的长像并没有什么印象,唯一的印象就是当年南宫家拿着一张泛黄相片到朱家小院去找白慕晴时,她见过那张照片。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连照片上的小女孩的长相也有些模糊了。

此刻,她完全把白慕晴当成平日里那些想勾引南宫宸故意投怀送抱的女人,所以她很恼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