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看起来挺亲密的 为‘临峰听海’的水晶鞋以及钻满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很好,您是.......。”白慕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南宫宸,猜测着他们俩个的关系。

“我是宸少的妻子。”朱朱往南宫宸的身侧靠过去挽住他的手臂。瞅着白慕晴的目光分明有着骄傲的神情。

白慕晴点了点头,微笑:“猜到了。”随即歉疚道:“真抱歉,我把你们的车刮伤了,正在商量着怎么处理呢。”

“那你们商量出结果来了么?”朱朱抬头望着南宫宸,发现他的目光一瞬不眨地注视着白慕晴,认识南宫宸这么久,还真没有见他这么失态过呢。她不禁又打量起眼前的白慕晴,也没有多漂亮啊,倒是那模样儿清清纯纯属于南宫宸喜欢的类型。

她感觉到自己心里的小醋意和小火苗又开始在心里滋长起来了,挽住南宫宸的手掌也跟着紧了紧,悄无声音地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我正在等这位先生的意思呢。”白慕晴看了南宫宸一眼道。

南宫宸缓过神来,他轻轻地摇晃了一下脑袋。心想自己真是疯了,一会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的样子熟悉。气息熟悉,现在渐渐地居然连她的声音也觉得格外熟悉。

真的是.......疯了!

“宸,我看就算了吧。”朱朱望着南宫宸说:“这点小伤报个保险修一修就好了,人家肯定也是不故意的,而且人家还带着孩子呢,。”

虽然心底恨得咬牙,但表面上她还是笑得很温和的,事实上她有她自己的考量。

在她看来这车子别说是刮花了,即便是被撞成了渣也无伤大雅,反正南宫家这么有钱重新买一辆是随时都可以的事。倒是眼前这个女人快要把南宫宸的魂勾走了,她怕再不赶紧将他们分开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南宫宸不就是喜欢白慕晴的天真善良么,如果她因为一点小刮伤就跟人家纠缠理论的话跟泼妇有什么区别?南宫宸肯定不喜欢这样子的她!

今天好不容易才求南宫宸陪她出来一趟,她可不像被这些小意外给搅了兴致。

白慕晴没料到朱朱也是这么好说话的人。顿时有些小感动起来,看来有钱人就是素质高尚啊,小两口一至决定不要她赔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南宫宸浅笑道。

“真是不好意思。”白慕晴冲二位欠了一下身:“那我就先谢谢二位了。”

“不用谢,以后开车小心点便是。”朱朱冲她微笑道。

白慕晴牵过旁边的小挽晴:“宝贝,快跟叔叔阿姨说再见。”

“我不!”小挽晴小脸一偏,显然还在生南宫宸的气。

白慕晴见她使着小性子,尴尬地冲二位笑了笑,牵着她上车了。

“宸,我们也上去吧,电影已经开场了。”朱朱抬冲南宫宸道。

南宫宸点头,和她一起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在电梯房等电梯时。朱朱突然对南宫宸道:“宸,你先等我一下,我去下洗手间。”

南宫宸应了声‘好’。

朱朱走出电梯间的当儿,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隐了下去,她没有去洗手间而是往停车场出口的方向快步走过去。

她走到停车场出口时,白慕晴正准备交费,看到她冲自己招手,白慕晴如是将车子停下,推门下了车子。

“有什么事吗?”她疑惑地打量着脸色不太好的朱朱,心想着她不会是后悔了,想让她赔偿修车款了吧?

朱朱走到她面前站定,盯着她面无表情道:“刚刚那位是我的丈夫。”

“我知道啊,怎么了。”白慕晴点头,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跟自己说这个。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朱朱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看到有钱男人就想勾引是吧?靠在他怀里就不想出来了是吧?死贱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白慕晴被打傻了,车厢内的小挽晴看到妈妈挨打,情急地哭了起来:“你干嘛打我妈妈!坏女人.......!”

“小杂种给我闭嘴!”朱朱转身冲小挽晴喝了一句。

“坏女人!我不是小杂种!我不是.......!”小挽晴摇着头说,碍于被安全椅绑着,她只能在车厢内干着急。

朱朱不想搭理一个小孩子,又转向白慕晴冷声警告道:“贱女人!我警告你,你最好离我老公远一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白慕晴被她打了一把掌心里已经很恼火了,又听到她骂挽晴小杂种,火气就更加往上窜了些。恼怒地回瞪着朱朱说:“这位太太,如果你是因为我刮了你的车打我这一巴掌我接受,但如果你认为我在勾引你家先生的话,我不接受。还有,我女儿父母双全,不是什么小杂种,请你说话客气一点!”状共叉巴。

“刚刚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样子,你以为我没看到吗?”想到刚刚南宫宸看她的眼神,朱朱就气得想掐死她。

“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但我提醒你一句,男人要花的时候你想管也管不住,有本事你就把他的心给捂紧了,捂不紧就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别有事没事就找不相关的人撒泼,男人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女人了!”

“你.......!”被踩中了痛处的朱朱气结。

“我最后说一句,你的男人我没兴趣,再见!”白慕晴说完,连多看一眼气急败坏的朱朱都没有,转身拉开车门上了车子。

瞪着白慕晴的车子驶远,朱朱才轻吸口气,转身往电梯的方向快步走去。

南宫宸站在电梯房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朱朱稳定了一下情绪,脸上泛出一抹笑容走上去挽住他的手臂:“宸,我们上去吧。”

南宫宸点头,和她一起入了电梯。

电梯上行中,南宫宸突然扭过头来望着她道:“你有没有觉得刚刚那个小女孩长得跟你小时候很像?”

朱朱微怔,迅速地回忆了一番小女孩的长相,她还真没留意。

她笑了笑道:“是有些像。”

事实上她对白慕晴小时候长什么样已经有些模糊了,看来改天得好好脑补一下才行,她在心里暗暗地想。

她并没有太将南宫宸的话放在心上,想着他也许只是随口说说的,所以回答得比较随意。

南宫宸看着她,倒是没有想到她对这种事情那么不入心。

看来一直将这种事情放在心上的只有他自己,别人都不觉得撞脸是什么稀奇的事。

**********

回到家后,白慕晴将车子停在院子里,又将车顶上的镜子扳了下来,打量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左脸。还好,似乎没有很清晰的手指印。

小挽晴关切地问道:“妈妈,疼吗?”

“不疼。”白慕晴摇了摇头,将镜子推了回去后,回身望着小挽晴道:“宝贝,别告诉爸爸知道么?”

“为什么啊?那个女人那么可恶!”

“因为妈妈不想让爸爸担心啊。”白慕晴伸手在小挽晴的头上摸了一下:“还有那个可恶的阿姨,其实只是误会一场啦,妈妈已经骂回她也原谅她了,你也原谅她了好么?”

小挽晴点了点头。

白慕晴想了想,又说:“还有那位叔叔知道你名字的事情,刚刚妈妈想了下,好像是当时妈妈叫了挽晴的名字,所以叔叔才会知道的。对不起哦,妈妈错怪你了。”

刚刚在路上的时候她回忆了一下当时过程,她记得自己在听到小挽晴被车撞了,便立马东张西望地寻找她的身影,最后看到她坐在地上时气急败坏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她记得是这样的!

“那骗子叔叔为什么要说是我告诉他的呀?”小挽晴还是很生气。

“嗯.......。”这一点白慕晴也很纳闷:“他应该是忘了吧,当时情况这么紧急。”

两人正在交谈中,听到车声的乔封已经自从摇动着轮椅从屋里走出来了。

“爸爸出来了,我们赶紧下车吧。”白慕晴推门下了车子,然后将后座的小挽晴从安全椅上放了下来。

“爸爸.......。”小挽晴开心地往乔封的方向跑去。

乔封笑着一把将她抱在怀里问道:“买到白袜子没有?”

“买到啦,找了好久才买到的。”

“是么,怪不得那么久才回来。”

“售货员说最近很多家长都在找跳舞穿的白袜子,所以比较难找。”白慕晴将买到的东西从车厢内拿了出来,往父女俩走去。

一家三口准备回屋的时候,乔封眼尖地发现车头上被蹭上了黑色的漆。他打量着那一片刮痕讶然地问道:“车子怎么了?”

白慕晴原本打算明天再说的,见他发现了只好如实道:“刚刚出库的时候不小心把别人的车刮了一下。”

一听到她刮了人家的车,乔封立刻情急地追问了一句:“那你和小挽晴有没有受伤?”

“没有,只是刮了一下。”

“怎么那么不小心?幸好人没事。”

白慕晴有些不好意思道:“那里的车库太窄了,又遇到了一个不靠谱的保安,如是就把人家的车给蹭了。”

“那人家有没有找你麻烦?”

“没有,对方人不错,说他自己可以报保险。”白慕晴说这话的时候,小挽晴人小鬼大地翻起了白眼,明明就很坏好不好!

白慕晴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偷偷在她的小屁屁上捏了一下以示警告,小挽晴果然没有出卖她地继续保持沉黑默。

“明天我再把车子送去4S店修一下。”白慕晴推过乔封的轮椅往屋内走去:“走吧,我们回屋洗澡睡觉去。”

“我要跟爸爸妈妈一起睡。”小挽晴提前争取道。

“不行,你已经长大了,必须自己一个人睡。”白慕晴说。

“唔.......人家不喜欢一个人睡嘛。”小挽晴摇晃着乔封的手臂:“爸爸最疼小挽晴了,为什么也不要小挽晴一起睡嘛。”

“因为妈妈说得对啊,小挽晴长大了,应该拥有自己的小床了。”乔封指着小挽晴的小床:“你看小挽晴的床多漂亮,像不像公主睡的床?”

小挽晴不屑地撇了撇小嘴,又拿这招来唬她。

**********

当南宫宸告诉颜助理,让她去调查白慕晴的时候,颜助理忍不住咋舌了。

她家老板这是要开户生命中第三段爱情的节奏么?他是不是忘了他自己的身分?忘了她的身份?

“呃.......宸少。”颜助理尴尬地笑了笑,道:“我不反对您在外面找个情人调节一下生活热情和心情,但是.......您得找个彼此合适的才行啊,世界上那么多嫩模那么多美丽的女明星,您随便挑随便选.......。”

“能随便挑随便选的女人.......。”南宫宸淡淡地吐出一句:“我没兴趣。”

“那也不能找一个有夫之妇吧,宸少.......人家孩子都在上幼儿园了,咱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厚道?”颜助理忍不住提醒道。

南宫宸笑了:“颜助理,我还没有饥渴到这种程度,其实我就是想了解了解她。”

“既然您不想泡她,干嘛要了解她呢?”

南宫宸沉吟了片刻,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想,特别的想。”

“宸少,如果是因为她人母女长得跟朱小姐小时候很像,所以引起你的兴趣,那么现在朱小姐就在您的怀里,您为什么不肯多看她一眼呢?您这是什么心理?”

“我也想知道我这是什么心理。”南宫宸苦笑着低喃。

颜助理说得对,朱朱就在他怀里他却没有兴趣多看她一眼,却对一个跟朱朱小时候相似的女人起了浓厚的兴趣,难道是因为她身上与生俱来的熟悉感吗?

“要不.......。”颜助理胆大地建议道:“这个人就不调查了,我给您找个心理医生聊聊?”

南宫宸抬起头来盯着她。

颜助理忙歉疚道:“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

“宸少.......。”颜助理很快又抬起头来,盯着他小心翼翼道:“我觉得您怀念的一直是小时候那个救您的女孩,或许这种怀念只是单纯的感恩之情,所以您才会不爱朱小姐。”

“也许是吧。”南宫宸又是片刻的沉默后,道:“颜悦,说了你可能又会觉是我心理变态了,其实我对这个女人有兴趣不仅仅是因为她跟朱朱小的时候长得很像,最主要的是.......我觉得她身上有慕晴的味道。”

“真的么?”

南宫宸点了一下头,自嘲地一笑:“大概是我太想念慕晴所以产生的幻觉吧,所以我想认识她,了解她,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去伤害她的。”

听到南宫宸这么说,颜助理只好点头:“那好吧,我这就去调查一下,不过宸少.......。”她迟疑了一下,提醒道:“我得事先提醒您,这个女人是有家室有孩子的,您千万别对她动真情,不然您又得受一次伤。”

南宫宸点头:“放心,我会注意的。”

嘴里虽然这么答着,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喜欢玩火的小孩,明明知道火很危险,却又忍不住地跃跃欲试。

他将桌面上的一张A4纸推到颜助理面前,道:“这是她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

颜助理拿起A4纸打量了一眼,轻声念道:“伊琳?”

“没错。”南宫宸点头。

昨晚他故意要求她出示驾驶证,为的就是看到她的真名,并且用他超强的记忆能力将她的身份证号码记了下来。

“好,我马上去办。”颜助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

乔封有自己的西餐厅要经营,小挽晴上学,白慕晴在家里呆不住也找了份服装设计的工作。

她喜欢出去工作,乔封倒是很支持,毕竟女人在家呆久了容易失去生活的热情,也容易与社会脱轨。或者更应该说,只要是慕晴喜欢做的事情,他几乎都不会阻止。

她所在的这家国企公司没有太大的规模,但是离爱宝幼儿园近,而且下班时间早,比较方便她接送小挽晴上幼儿园。

老板姓张,是一位急性子的中年男子,骂起人来对谁都不客气,不过脾气好的时候也对大家特别好,总之算是个挺不错的领导。

张总的办公室内又是一番狂轰乱炸,音量大得惊悚。

办公区里的员工们听到他发火,个个耸拉着脑袋一声不敢吱。

白慕晴起身拿着杯子去茶水间倒白开水,听到两位销售部的女孩在茶水间里抱怨道:“我觉得张总这次确实是有点过份了,你觉得南宫集团会接受我们公司的订单么?天下间那么多大品牌的服装公司争着抢着跟他们合作,我们凭什么去跟人家争?”

“就是,别说芳姐了,换张总亲自出马肯定也会被毫不留情地打回来。”

“我听说南宫集团里面的员工制服很考究的,而且一直以来都是跟依星公司合作,即便是合同期满人家也不可能换一家服装公司的吧?”

白慕晴装了杯白开水,扭头看着二位问道:“南宫集团的订单量大么?”

她只知道南宫集团很大很利害,在财经杂志和财经频道上经常能看到它的影子,不过她并没有去深入了解过。

“当然大啊,全世界单单工厂就有五十多家,各区各地的大小分公司、办事处、那么多员工,你想想得需要多少制服。”

“那这么大的订单量.......我们公司能吃得下来么?”

“所以我们说张总真是不自量力。”其中一位女孩压低声音:“非要芳姐去跟依星公司抢订单,抢不回来就对芳姐各种狂轰乱炸,太过份了。”

“确实有点过份。”白慕晴点点头,扫视着她们笑笑道:“张总都爆怒成这样了,你们还是赶紧回到位子上去吧,省得触雷。”

“对对对.......赶紧出去干活了。”女孩们端起水杯快速走了出去。

下了班后,白慕晴和大伙一起往楼下走去。

乔封的车子就停在大楼门口的路边,她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小挽晴马上就放学了,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加快。

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倾身在乔封的唇上亲了一下,笑盈盈道:“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有,我也是刚到。”乔封摸了摸她的发丝,冲驾驶座上的刘叔道:“开车吧,刘叔。”

刘叔点点头,微调方向直接驶入车流,往爱宝幼儿园的方向驶去。

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轿车内,南宫宸薄唇紧抿,脸上的表情有些冷淡。

从大楼出来,到欢快地上了一辆银白色车子,再到亲密地亲吻车上的男人,白慕晴的举动无一不落入他的视线内。他没有看清车上男人的脸,但是却可以感觉得出来他对她极其的怜爱,就像她爱他一样。

看到这样温馨的画面,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居然隐隐有了一丝不知是羡慕还是忌妒的感觉。

“宸少.......。”前座的颜助理道:“伊小姐就在里面一家叫做永祥制衣的公司上班,这家公司的业务经理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风声说我们打算跟依星解约,今天还堵了我的车。”

“她在里面做什么?”南宫宸问道。

“做服装设计。”

“那你是怎么回复她们业务经理的。”

“我差一点把她给撞了,吓了好大一跳,保安直接将她从南宫集团车库轰出去了。”

南宫宸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颜助理在后视镜中看了看他,小心翼翼道:“刚刚在车上那位应该是她老公,两人看起来挺亲密的。”

“他老公是做什么的?”

“这个目前还不知道。”她只是拿着‘伊琳’的名字和身份号码调查了一下她个人的信息,其她还没有来得及去调查。她接着说:“不过看起来似乎挺有钱的,刚刚那辆就值好几百万呢。”

等了片刻没有听到南宫宸的回应,颜助理如是问道:“需要去查一下她老公的资料么?”

南宫宸沉默了片刻,摇头:“不用了,这个不重要。”

不知道是因为不想查还是刻意在逃避,总之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关于她老公的事情。

或许在潜意识里他就希望她是单身的,没有那个见面就与她亲吻的老公。

颜助理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也不多提这个话题了,改口问道:“宸少.......您接下来打算去哪里?我送您回老宅行么?”

南宫宸轻吸口气,道:“先到你家,然后把车子给我就行了。”

“OK。”颜助理启动车子上路了。

*************

白慕晴和乔封一起前往幼儿园接小挽晴放学,白慕晴远远就听到小挽晴在跟小朋友吵架,如是加快步伐走过去。

一走进教室她便看到小挽晴哭得泪水涟涟的,嘴里不服气地嚷道:“我爸爸很疼我的!”

“如果你有爸爸,那他为什么从来没有来接你放学?”一位长得小黑皮肤的小女孩反驳道。

“绵绵!不许再说了,快点过来跟挽晴道歉!”方老师一手抱着小挽晴,一手拉过那位叫绵绵的小女孩要她道歉。

“我才不!”绵绵抗拒地甩掉方老师的手掌,嘴硬道:“我又没有说错!她本来就没有爸爸嘛。”

“挽晴有爸爸的,你没见过而已,而且就算挽晴真的没有爸爸你也不可以这么说人家的明白么?”方老师好脾气地劝着,被两个孩子闹出了一头汗。

“发生什么事了?”白慕晴打量着大伙问道。

看到白慕晴进来,小挽晴立刻跑过来抱住她呜呜地哭了起来。

“怎么了?干嘛哭得这么伤心啊?”白慕晴一手抱着小挽晴,一手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泪痕。

方老师转过身来,一脸歉疚地解释道:“乔太太,是这样的,儿童节的表演节目都已经排练好了,今天绵绵小朋友突然说自己不演灰姑娘了,要演白雪公主,小挽晴不愿意跟她换,两个孩子就吵起来了。”

“她说我没有爸爸,她才没有爸爸呢。”小挽晴不开心地说。

“喂,你这破孩子怎么说话的啊?谁没有爸爸?”旁边一位女人突然站了出来,不悦地说道。

白慕晴看了看眼前的女人,光看肤色就知道是绵绵小朋友的母亲了,她搂紧被吓得往自己怀里瑟缩的小挽晴,盯着那女人道:“小孩子吵架大人跟着急什么?说得对啊,谁没有爸爸?挽晴的爸爸就在门口候着,你家孩子怎么可以随便骂人没有爸爸呢?”

那女人被她堵得哑言。

“对不起,大家都别吵了,都是我不好,没有安排好.......。”方老师一个劲地道着歉。

“本来就是你不好!”那女人被白慕晴堵得一肚子火气,改为责备方老师:“你什么意思啊?你是看我家孩子长得黑故意让她演什么灰姑娘的吧?我家孩子怎么就不能演白雪公主了?”

“不是这样的.......。”

“我告诉你,我家绵绵在家里就是大家宠着的小公主,是我们的心肝宝贝,凭什么来到这里就要被你嫌弃啊?”那女人咄咄逼人,直接把方老师骂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白慕晴看方老师挺可怜的,如是牵着哭哭啼啼的小挽晴道:“挽晴,你为什么哭啊?”

“她要抢我的白雪公主,还骂我没有爸爸。”小挽晴抽噎着说。

白慕晴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那你有没有爸爸呢?”

“当然有啊。”

“那就是啊,咱们又不是真的没有爸爸,干嘛要怕人家说,干嘛要生气呢?”

小挽晴望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满着泪水。

白慕晴用纸巾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泪珠继续说:“还记得爸爸前几天给你讲的白雪公主是什么样的人吗?”

“白雪公主是个贪吃鬼,乱吃别人的东西。”

“对,白雪公主是个傻呼呼的贪吃鬼,还差一点被坏蛋毒死了。可是灰姑娘就不一样了呀,灰姑娘坚强善良,虽然一开始脏兮兮的,可是她凭着自己的善良感动了仙子婆婆,仙子婆婆送了漂亮的裙子和水晶鞋给她,让她成为了世界上最漂亮最幸福的女孩。”白慕晴笑着问:“如果是你,你会喜欢谁呢?”

“我喜欢善良的灰姑娘。”

“所以咯,咱们就把白雪公主让给别人,咱们演灰姑娘好不好?”

小挽晴点了点头,终于松口道:“好。”

说完,她转向方老师乖巧地说道:“方老师,我不演白雪公主了,我要演灰姑娘。”

“挽晴真乖,谢谢挽晴。”方老师松了口气,微笑着摸了摸小挽晴的小脑袋感激地对白慕晴道:“乔太太,还是您有办法啊,谢谢您了。”

“不用谢。”白慕晴笑笑地牵过小挽晴的手,用眼神示意了她一下,她立刻转向绵绵道:“绵绵,我把白雪公主让给你了,我演灰姑娘吧。”

绵绵暗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装得真伟大!”绵绵妈拉过绵绵:“走,绵绵,咱们不演了。”

看到母女俩离开后,方老师松了口气,微笑着冲白慕晴道:“乔太太,难怪挽晴那么懂事,原来都是您教的。”

方老师一直都知道乔挽晴小朋友家里挺有钱,只是没想到这么有钱的人家反而通情达礼,一点架子都没有,这种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是人见了都会喜欢了。

“是他爸爸的功劳。”白慕晴笑了,听到别人夸自己的孩子懂事,她的心里自然是开心的。

白慕晴带着小挽晴回到车上,乔封看到小挽晴眼圈红红的,关切地问了句:“小宝贝怎么?跟人打架了?

“没有,只是跟同学吵了几句嘴。”白慕晴说。

“怎么可以跟小朋友吵架呢?”乔封问道。

小挽晴被他这么一问,立马委屈地趴在他怀里泪盈盈道:“唐绵绵小朋友说我没有爸爸,我就跟她吵起来了。”

“为什么说你没有爸爸啊?”

“她说从来没有见过爸爸来接我放学。”

乔封突然沉默了。

白慕晴忙道:“挽晴,刚不是跟你说了么,你又不是真的没有爸爸,所以不应该生气的啊。”

“哦。”小挽晴在乔封的怀里点了一下头。

乔封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语气中难掩苦涩:“对不起,是爸爸不好,爸爸不能去学校里面接你放学。”

“爸爸,我没有怪你啦,我只是讨厌唐绵绵小朋友,大家都很讨厌她。”

“嗯,我们以后少跟她接触就是了。”白慕晴理了理她颊边的碎发。

小挽晴点了点头,依旧趴在乔封的怀中。

白慕晴不是没有感觉到乔封脸上的难过,她伸出小手握住他的手掌,冲他微微一笑。

乔封感觉到了她无声的安慰,心里反而更加自责起来了,他反手握紧她的手掌,轻吸口气道:“对不起啊,是我没有能力保护好你们母女俩。”

如果他的双腿是好的,就不用每次都等在校园门口,让人误以为挽晴没有爸爸,更不会让白慕晴和小挽晴总是陪着他一起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封,你知道我不喜欢听这种话的。”白慕晴抬头看了他一眼。

乔封点点头,笑了:“我知道,我只是看到挽晴受委屈,心里跟着难过。”

“我觉得我们应该教挽晴把心放宽一点,世界上有那么多单亲的孩子,难道他们就应该感到自卑么?不应该的啊。”

“嗯,听到没有,宝贝。”乔封捏了捏挽晴的小耳珠。

小挽晴乖巧地点头:“我知道了,甜甜也是没有爸爸的小孩,可是她过得好开心啊。”

“对啊,你能这么想就对了。”白慕晴笑眯眯地赞道。

**********

一大早,张总就呆呆地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然后扶着门板冲大伙道:“你们谁过来捏我一把,快,谁力气大的快过来捏我一把。”

听到他的话,大伙立刻肃穆起来,盯着他一动不敢动。

看到他这反常的样子,大伙的第一感觉就:最近经济不景气,公司业绩屡屡下滑,把这爆脾气的张总给折腾疯了!

“快啊,小宋你来。”他冲办公室内最胖的那位年轻男子招手。

被点名的小宋呐呐地从位子上站起,打量着他道:“张总,您没事吧?”

张经理迫不及待也说道:“我刚刚接到南宫集团总裁助理的电话,她说要把南宫集团一半的订单交给我们做,天啊,我不是在做梦吧?还是我听错了?”

“天啊!这是真的吗?”芳姐第一个欢呼道。

“我不知道啊,所以我想让你们过来掐我一把,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张总,您不是在做梦。”小宋兴奋地冲上来,一把将他抱起往地面上一摔:“疼吧?张总您不是在做梦吧?”

平日里没少被张总拧着耳朵骂的小宋,趁此机会狠狠地报了一仇,而栽在地面上的张总不但没有生气还兴奋地应了声:“疼.......!”

“疼就对了,恭喜您,张总。”小宋笑眯眯地冲他伸出手掌。

张总从地上爬起,又说:“不过他们有一个很变态的条件。”

刚刚才沸腾起来的办公区瞬间安静下来,芳姐忧心地问道:“什么条件?”

就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之么大个公司怎么可能把单子给她们这个小公司做嘛,芳姐无奈地想。

“他们点名要求伊琳担任这一单的设计师。”

张总的话音刚落,角落里面便立刻响起一声尖利的惊呼:“什么?”

这声惊呼不是白慕晴的,而是公司的老牌设计师兼设计部部长罗丽,她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打量着旁边的白慕晴:“为什么啊?张总您有没有听错?”

白慕晴也惊讶极了,怎么会是她呢?她一个刚进公司不久的新人。

连公司里的同事都还没有完全认识,在这个圈子里更是连半个人都不认识,南宫集团这么大的公司挑了永祥这个小公司签约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居然还找了她这么一个毫无名气的小设计师?

张总摇头:“我没听错啊,就是伊琳。”

“这怎么可能?”罗丽随即转向白慕晴,打量着她问道:“伊琳,你跟南宫集团的高层认识?”

白慕晴摇头:“不认识啊。”

“那为什么挑你担任她们的设计师?”

白慕晴继续摇头,她也很纳闷。

罗丽想了想,仍然有些不服气,如是对张总道:“张总,我觉得您还是问清楚一点好,毕竟这么难能可贵的单子,不能出任何差池。”

“我知道,她让我下午过去签合同,我下午肯定会再问清楚的。”张总。

“下午就签合同?”大伙又开始沸腾了,开始嚷嚷着要张总加薪请餐。

白慕晴却丝毫高兴不起来,这对她来说还真是个不小的压力,即便是有能力胜任,她也不想在刚入公司不久就拉了这么多的仇恨啊。她扭头看了罗丽一眼,刚好接触到她那充满着忌妒和不服气的目光,不得不快速地转回脸来。

罗丽是公司的老牌员工,又是她的领异,对方居然越过她直接钦点了她这位新手,换成是哪个领导都会有想法的吧?

************

下午张总兴冲冲地前往南宫集团签合同,经过大办公厅的时候他的脚步突然一停,扭头望向白慕晴。然后冲她招了招手:“伊琳,你和我一块过去。”

白慕晴抬起头来,盯着他:“为什么?”

“和我一起去呗,顺便看看对方为什么要钦点你为新一任设计师,是不是搞错了。”他说完冲旁边的女秘书道:“小蒙,你就不用去了。”

“为什么啊?人家还想去南宫集团看看呢,人家从来都没有去过。”秘书小姐撒着娇说。

“乖,晚上带你吃好吃的。”张总抬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冲白慕晴一招手:“快点快点,万一迟到就不好了。”

白慕晴收拾好手边的工作,拎起包包快步跟上去。

在前往南宫集团的路上,张总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叮嘱着白慕晴稍后应该注意的事项,不管他说什么,白慕晴都如数应允下来。在她的记忆中自己是第一次前往大公司,心里固然也有些紧张的。

到达南宫集团后,两人在前抬小姐的带领下直接上到顶楼一间小会议室。

在里面坐了片刻,门口响起敲门声,紧接着是一位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女人走了进来。

张总忙从椅子上站起,欠着身子与她打招呼:“颜助理,下午好。”

起身的时候不忘用手在白慕晴的手臂上推了一记,白慕晴立刻跟着他一起欠身道:“颜助理好。”

颜助理扫了二位一眼,目光在掠过白慕晴身上的时候停了一停,随即挽唇一笑:“二位不用这么客气,请坐吧。”说完,她迈步走到二人对面的位子上坐下。

“这是合同条款,张总看一下,如果没问题就在最末页里面签下名字。”颜助理将手中的文件夹递了过来。

张总讶然地打量着眼前的文件夹,翻看,一边看着里面的条条款款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您什么都不问我,也不用到我们工厂去考察一下?”

“永祥公司有几分实力我已经考察得清清楚楚了,说实话,这样的公司以前我们是从不考虑,但是我们老板最近心情好,决定扶持一下咱们本国的企业,刚好那天你们业务经理撞我车头上了,所以就你们了。但是,因为你们公司实力不足所以我们只能给你们一半的单子。”

张总哈哈地笑了起来:“一半我已经很知足了,原来宸少还是个有爱心的人,颜助理一定要替我谢谢他。”

“也要感谢你那位勇气可嘉的业务员,但是我得警醒你一句,这种事情下次最好少做,毕竟不是每一次都可以那么幸运。”

“哎,好好.......。”张总低下头去看起了合同。

颜助理终于将目光转向旁边的白慕晴,冲着她浅笑了一下:“怎么?我看伊小姐从我进门那一刻起就在盯着我瞧。”

白慕晴回过神来,不自在地闪避了一下目光:“呵呵,我只是觉是颜助理长得好漂亮,比那些女明星都要漂亮。”

“嗯,这是实话。”张总抬头跟着讨好了一句:“颜助理一直都是业内有名的美女,大家一提到宸少的时候都会顺道提到他天仙般的助理。”

颜助理看着二位,随即轻笑了一句:“看来你们公司的员工不但胆大,嘴也够甜。”

白慕晴不自在地抓起桌面上的水杯喝了起来。

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居然这么的失态,从看到颜助理的第一眼起,就一直在看着她,看着她朱唇轻启的样子,看着她美丽面容下的严厉,居然有些说不出的喜欢。

其实老板身边必然都会有一个漂亮的女秘书,张总身边的小蒙也很漂亮,并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不是么?

趁着张总看合同的当儿,白慕晴望着颜助理道:“对了,颜助理,我可不可以请问一下,贵公司为什么要选定我来当设计师?其实我没有设计工作服的经验.......。”

“咳咳.......。”张总忍不住出声提醒,有人这样拆自己公司台的么?

她慌忙解释:“噢,我的意思是,我们公司有比我有经验有能力的人,我担心自己胜任不了。”

颜助理看着她,浅笑:“我现在给你们的是国内订单,别那么大压力。”

这根本没有回答到重点上来啊,白慕晴迟疑了片刻,忍不住又问:“到底.......为什么要选我?”

“因为我听说你是刚从国外回来的,我想从国外回来的设计师应该会更有新意,更有想法。”颜助理说。

“但是.......。”白慕晴原想说自己在国外根本没有做过这一行,张总迅速地用鞋子在她的小腿上踢了一下,她只好闭嘴了。

颜助理笑了一下,转向张总:“张总,看完么了?”

“看完了,完全没有问题。”张总提笔就要签字。

白慕晴忍不住又说:“颜助理您确定不用先看过稿子再决定用不用我们公司吗?”

怎么可以这么随便?这不像是大公司的做事风格啊,她的心里疑惑极了,不过在张总的又一个瞪眼过来后,她只好讪讪地笑了一下:“好吧,对不起,我只是担心到时候我交不出好稿子来。”

“你交不出来不是有罗丽么,担心什么。”张总很想掐死她。

颜助理道:“等会我会把我们公司的服装要求发一份到伊小姐的邮箱,伊小姐先试着挑一种工种的夏装男女款设计出来,然后把稿子送过来给我过目,我先看看伊小姐的专业基础,一周时间够么?”

“可以可以,我们小伊回去之后马上画。”张总转向白慕晴:“小伊啊,你把手头上的活都交给小欣,专门负责南宫集团的稿子就行了。”

这个时候当然是张总说什么便是什么,白慕晴除了点头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对了.......。”白慕晴还想再问点什么,张总忙不迭地打断她,转过头来盯着她道:“小伊啊,你刚不是说要上厕所么?赶紧去吧,上完我们就回去了。”

白慕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颜助理,心下明白张总是故意要将她支开,如是从椅子上站起:“那么颜助理.......我先去下洗手间。”

“洗手间在出门后的左手边。”颜助理说。

白慕晴谢过她之后,推开椅子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其实她并不想去洗手间,但出了会议室后门口都是些穿着高档职业套装的职员不时地从身边走过,个个都是一副很忙碌的样子。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她只好去了洗手间。

有实力的公司就连厕所都比一般人豪华,她唉叹着摇了摇头,无所事事的她只好倚靠在洗手台前玩起了手机,直到接到张总的电话叫她回去后,她才收好手机往洗手间门口走去。

她刚走出洗手间,便差点跟一位迎面走来的男子堵到了一起,她迅速地往旁边让了一让,冲他欠了下身:“对不起。”

她发现眼前的男人并没有从她身边走过去,反而在她身侧站定了,她没有立刻抬头,而是往旁边又让了一些。

这里的人个个看起来都像领导一样,她可不敢随便得罪,不然把张总的单子丢了张总肯定会掐死她。

“好像我们每一次见面不是你蹭我就是我蹭你。”头顶上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白慕晴倏也抬起头来,当她看到眼前的男人居然是两次见面的南宫宸时,脸上迅速地泛起一抹讶然,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