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十指连心 钻满已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心脏抽动了一下,但她并没有将这种情绪展现出来,而是一边喝着杯里的白开水一边走到南宫宸的身侧:“怎么了?你还不打算下班?”

她将喝过的杯子放在办公桌面,然后用双手从南宫宸的身后搂住他。小脸贴着他的脸颊:“宸,你忘了奶奶是怎么吩咐的吗?不可以让自己太累,你的病才刚好了那么一点点。”

分明就是有女人在这里,却看不到踪影?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女人正藏在休息室里。一想到南宫宸和野女人在休息室缠绵的情景,她就恨得直咬牙。

“我自己会注意的。”南宫宸拍了拍她的小手。

“那就赶紧收拾一下跟我一起回家啊。”朱朱正在考虑着用什么理由进去休息室搜一圈,目光扫过地面的时候意外地发现桌子下方露同来半只女人的手掌。她的心里又是一紧,咬咬牙。

南宫宸将她的双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拉了下来,盯着她道:“朱朱,你先回去,我还有公事要忙。”

“你还要加班啊?”朱朱翘起小嘴,从他的身后转到身侧,然后用高跟鞋的根部狠狠地踩在那几根手指上。

她穿的是粗根水钻凉鞋。又是故意使足了暗劲。踩在手上几乎是要命的疼,白慕晴倒抽口气,慌忙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

十指连心,她的眼泪瞬间便掉了下来。

南宫宸感觉到白慕晴的痛楚,他没有往下看,而是从皮椅上站起,注视着朱朱道:“好了,我还有工作要忙,我让小林送你回去。”语气中渗透着淡淡的命令。

朱朱明白自己如果再纠缠下去他肯定会发火,如果把桌底下的女人揪出来,不但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有可能会让南宫宸失得脸上挂不住与她撒破脸。

南宫宸愿意藏着。证明他还是有一点在乎她这位妻子的不是么?

万一撕破了脸,他会不会直接把这些女人从暗处带到明处跟她叫板,若真是那样子的话就更不好办了,毕竟以她现在在他心里的位置还太低。

虽然不甘心。但她还是乖巧地冲他道:“那我先回去了,你忙完工作早点回。”

“知道。”南宫宸点了一下头。

直到朱朱走出去后南宫宸才开口道:“出来吧。”

等了片刻没有等到白慕晴从桌子底下站出来,南宫宸如是低下头,一眼就看到地面上沾着的血迹。他俯下身去察看桌子底下才发现白慕晴捧着自己受伤的右手,两眼泪汪汪。

“你的手怎么了?”南宫宸打量着一脸可怜兮兮的她。

“没事.......。”

南宫宸捉住她的手腕往外一拉,打量着她明显是被人踩伤的两个小手指,然后望着她:“都伤成这样了,怎么不知道吱声。”

“我不想让您的夫人误会。”

“难道你不知道这样躲躲藏藏更容易招人误会么?”南宫宸将她从桌子底下拉了出来。

白慕晴甩了甩疼痛的手,从桌面上抽了张纸巾便要包住伤处。南宫宸却突然出手制止:“这样会发火的,我帮你上点药。”

“不用了.......。”白慕晴忙道,南宫宸却已经往旁边的书柜下方走去,从里面拿出一个小药箱走到沙发上坐下,然后抬眸睨着她:“你现在伤的是右手,不快点治好怎么画搞子?”

白慕晴哑言,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过来。”南宫宸的语气带着命令。

白慕晴只好迈步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说:“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伊小姐,我工作很忙,没时间在这里跟你耗。”

听到他语气中的不飞,白慕晴只好将受伤的右手递了过去,南宫宸接住她的手掌,将身体往前挪了挪。

当他看清楚她的手掌时,脸上立刻涌起一片诧异,她的手.......。

她的手小巧纤长,食指和无名指被踩得皮开肉绽,除了这些新伤外,她的手背上还有一大块大大的烧伤痕迹,整只原本应该挺秀气的手,此时看起来却有些触目惊心。

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能忍着不叫出来,忍耐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呢!

白慕晴感觉到他惊诧的目光,脸上满满都是不自在的神情。

南宫宸小心翼翼地用消毒液替她清洗伤口,然后替她用纱布将伤口包扎。

她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对戒的女款,大小刚好,想来应该是结婚戒指。因为戒指的存在,纱布包扎起来不那么方便。

他抬头盯着她问了句:“戒指能摘下来么?”

“可以啊。”白慕晴点头,伸手便要将戒指摘下来,南宫宸却突然开口:“别动。”

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将戒指从她的手指上摘了下来,戒指划过伤处,白慕晴疼得手掌一抖颤声道:“你轻点。”

“我还以为你不怕疼。”南宫宸嘲弄地一笑,将戒指放在茶几上。

“哪有人不怕疼?”白慕晴无语。

“因为你很能忍。”换成别的女人,早就哭哭泣泣或者大呼小叫了。

纱布包好了,南宫宸却仍然没有放开她的小手,就这么一直捏在掌心中舍不得放开。

舍不得,没错,她的手就像有魔力一样,令他舍不得松开.......。

“宸少,您可以放开我了么?”半晌,白慕晴终于忍不住地提醒道。

南宫宸惊觉到自己的失态,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松开,而是稳了稳情素盯着她手背上的伤疤问:“你的手.......被开水烫过?”

白慕晴将自己的手掌从他的掌心抽回,笑了笑道:“不是开水,是家里失火了,被火烧的。”

乔封隐隐约约告诉过她,她会失忆会毁容是因为家里失火了,她从阳台上逃生时摔成了重伤。乔封说这是她也是他曾经的痛,所以不喜欢她多问,而她也确实没有多问。

“那一定很疼。”南宫宸低喃着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说给她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

当初他见到白慕晴遗体的时候,她也是这样被烧得血肉模糊。

白慕晴见他沉默着似在想什么心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与他交流好,如是从沙发上站起:“宸少,我先回去了。”

“记得在负二层下电梯,然后从后门出去。”

“为什么?”白慕晴讶然。

“你不是不想招人误会么?”

“这是你的偷情专用通道么?”白慕晴不自觉地问出一句,问完才惊觉自己的失态。

果然,南宫宸正一脸森森地望着她。

“对不起,我先走了,宸少再见。”白慕晴一刻都不敢多呆地冲他欠了下身子,拎起包包离开他的办公室。

从按照南宫宸的指示坐电梯到达负二楼,从后门离开大楼后,顺手招了部出租车坐了上去。

“师傅,麻烦送我到玉龙大厦。”她一边开口一边扫视着四周,出租车绕到集团大楼正门时,她果然看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那天在商场停车场内遇到的那个女人,宸少的妻子!

她在暗暗地嘘了口气,幸好自己没有走大门。

**********

夜里,乔封犹豫了一下后,对白慕晴道:“明天是我父亲的忌日,我需要回乔家一趟,你要跟我一起回去么?”

回乔家?白慕晴迟疑了。

她知道乔夫人并不喜欢乔封,更不喜欢她,两年来她只在去年的时候见过乔夫人一回,而且还是一次不太愉快的见面。

“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也没关系,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乔封又说。

如果不是乔夫人要求他带慕晴和小挽晴回去,他也不想让她们母女俩回,毕竟乔夫人是见过白慕晴的。

“不,我还是跟你一起回去吧。”白慕晴道。

“你不怕乔夫人为难你?”

“为不为难我也就是一顿午餐的事情,没关系的。”白慕晴笑笑道:“而且你应该知道我的,我的忍受能力一向很强。”

“好,不过你得记住,不管乔夫人说什么你都不要往心里去,更不要去跟她讨论以前的事情。”

“知道啦,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第二天吃过早餐,乔封便带着白慕晴和小挽晴回乔家去了。

乔夫人果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对待乔封只是客气地招呼了一声,对白慕晴和小挽晴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白慕晴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所以也没有往心理去,甚至还将小挽晴推到乔夫人根前笑盈盈道:“挽晴,这是奶奶,快叫奶奶。”

“奶奶。”小挽晴乖巧地唤了一声。

乔夫人却只是淡淡地睨了她一眼,道:“叫奶奶就不必了。”

“为什么呀?奶奶你不喜欢挽晴么?”小挽晴不解地问道,别的小朋友的爷爷奶奶都是很疼她们的。

“挽晴,奶奶不是不喜欢你,奶奶只是心情不好,乖,我们进去吧。”白慕晴含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牵着她往屋子里面走去。

管家带着他们一家三口给乔老爷上过香后,乔封便让白慕晴带小挽晴到二楼的卧室看电视,自己则来到一楼客厅。

乔夫人看到他进来,只紧淡淡地瞅了一眼并没有搭理,而是继续看自己的电视。

乔封往沙发的方向挪了些,望着乔夫人道:“妈,琳是我的妻子,挽晴是我的女儿,我可不可以请求你对她们母女俩客气一点?”说是请求,语气中却有着难掩的冷漠。

乔夫人并不把他不满放在心上,反而扭头盯着他:“乔封,既然你愿意收我一声妈,我就要对你的生活负责,你可以有自己喜欢的女人,但是这个叫伊琳的女人一看就是不值得你喜欢的人,还有她那个女儿有哪一点长得像你?那到底是不是你的种你搞清楚了没有?我告诉你多少遍了,那个女人就是为了图你的钱才嫁给你的,不然天底下那么多男人,人家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嫁给你这么一个残废?”

“琳适不适合我我自己心里清楚,挽晴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心里同样有楼。”

“乔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歪主意,你无非就是想利用挽晴来割分乔氏的股份,我告诉过你.......。”

“乔夫人!”乔封人冷酷地打断她,眼里寒光乍现:“请别拿你的小人之心去看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这么多花花肠子的,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和挽晴都不会要乔氏的一分一毫,你大可以放心。”

“当年你是怎么对我和我母亲的,我不是不知道,但你一定不会知道我是怎么原谅你的,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那件事情了。我现在就只有一个要求,请你对我的妻子和女儿好一点。我可以容忍你欺负我,但绝对不会容忍你欺负她们两个!”

乔夫人愕然地望着眼前的乔封,仿佛自己是头一天认识他一般。

乔封也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么重的话,记得他腿残之后见她的第一次,是激动地将屋子里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在她的脚下,然后仰面大哭。再后来,他的脾气哪怕变得再火暴,也没有这样当面跟她吵过。

当时她还一直在疑惑那件事情他究竟猜到了几分,原来.......。

虽然以她的身份完全可以不把一个瘸子放在眼中,但是看到乔封目光还是感觉有些微的心寒,谁知道他会不会暴怒地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躲在二楼偷听的白慕晴终于看到母子俩僵持成这样,忙快步走下去,走到乔封跟前握住他的手掌道:“封,你别生气,妈没有欺负我和挽晴,你看我们不是一直都过得好好的么?”

乔夫人冷眼瞟了白慕晴一眼,很想开口让她别在这里装温顺,可是话到嘴边却绕了回去。

心想着反正他们一家三口不住在家里,没必要跟他们闹得太热。

乔封反手握紧白慕晴的手掌,脸上的表情一缓柔声问道:“挽晴呢?”

“挽晴在他大伯房里玩呢。”

这个时候,一位佣人突然走进来对乔夫人道:“夫人,大少奶奶回来了。”

“是吗?这么快就到了?”乔夫人听到苏惜回来了,脸上终于展露出笑容。

很快,苏惜便从门口走了进来,她环视一眼四周,走到乔夫人身侧亲热地招呼了一声,乔夫人笑着嗔怪道:“你这一年一年地往外跑,还知道要这个家么?”

“妈,这个家不是有你撑着么,你就让我多潇洒几年呗。”苏惜和乔夫人说笑了几句,目光扫向旁边的乔封和白慕晴,然后冲乔封笑了笑:“阿封,好久不见。”

“大嫂。”乔封唤了一声,对白慕晴道:“琳,这位是大嫂。”

“大嫂。”白慕晴礼貌地唤了声,苏惜将目光转到她身上,两人不约而同地对视起来。

苏惜打量着白慕晴,半晌才回她一抹浅笑:“你好啊,听乔封说过你,还有你家的小不点,叫什么来着.......。”

苏惜想了想没想起来,白慕晴如是答道:“挽晴。”

“对,挽晴,挽晴呢?有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

“大伯母,我在这呢。”二楼的旋梯处突然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大伙一起抬头往二楼望去,看到乔锶恒牵着小挽晴往楼下走来。

苏惜从沙发上站起往两人走去,然后在小挽晴跟前蹲下,打量着她:“挽晴对么,长得真可爱,像妈妈一样水灵水灵的。”

“谢谢,大伯母也很漂亮。”小挽晴奶声奶气地赞道,大伯刚刚交待的,见到大伯母要有礼貌,要夸她。

“小家伙真会说话,谁教的啊。”苏惜笑着揉了揉她的发丝。

“大伯教的。”小挽晴说。

苏惜却没有抬头看乔锶恒一眼,面是从地上站起身子,牵着小挽晴道:“走,大伯母给你拿礼物。”

“咳咳.......。”乔锶恒将拳头抵在唇上干咳两声刷存在感。状吉见血。

只可惜人家依然连正眼都没有瞧他一下,牵着小挽晴便上楼了。

乔锶恒怒了,转身便跟着上了二楼。

在走廊的转角处,他一把抓住苏惜的手腕将拽入自己的臂弯内,身体紧贴着她的:“一走就是一年,回来也不打一声招呼,你把我当什么了?”

苏惜动了动被他搂紧的身体,回视着他冷笑:“没发现么?把你当空气。”

“空气?苏惜我提醒你,你缺谁都可以就是缺不了我这抹空气,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这次要是敢走.......。”

“明天上午的八点的飞机,不用送。”

“那也要看你明天八点起不起得来!”乔锶恒恼怒地低下头,一把吻住她的唇,脚步一转将她堵在墙上。

他的吻炙热而冷酷,带着报复的意味,当然也有.......思念的情素。

苏惜被他摁在墙上动弹不得,唇齿间都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真的是太久没见了,上一次见面还是去年的今天。她甚至都快要忘记他的味道了,他的气息并不讨厌,可是每一次的碰触,她都有种隐隐的抵触。

这次依然是一样,他追逐,她逃避,上演着真正的唇枪舌战。

“咦.......。”小挽晴用手捂住自己的双眼,开口道:“大伯和大伯母羞羞.......。”

“听到没有,儿童不宜!”苏惜抬腿就在他的胯下顶了一记。

“嘶.......。”乔锶恒倒吸口气,身体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捂着她皱眉:“你找死?”

“为了我明天能准时赶上飞机。”苏惜拉过小挽晴转身便入了卧室。

***********

吃过午饭后,苏惜陪着乔夫人在客厅里喝了一会茶便上楼去了。

她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卧室,而是来到乔封的卧室门口,抬手在上面敲了敲后推门走了进去。

卧室里面只有白慕晴在,看到苏惜进来,她立刻从露台上的椅子上站起唤了声:“大嫂。”

苏惜冲她笑了笑,环视一眼四周:“阿封和挽晴呢?”

“大哥找他去书房,挽晴非要跟着去了。”白慕晴指了一记旁边的位子:“大嫂坐吧。”

这两年来白慕晴从来没有见过苏惜,只听乔封提起过她,知道她跟乔大少的感情不好这两年一直在国外发展。本以为会是个挺难相处的人,今天一见才发觉自己想错了,人家明明就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苏惜打量着她,打量了半晌才开口问道:“我们应该是没有见过的吧?”

“没有。”白慕晴摇头。

“我记得也没有,可我怎么会第一眼看到你就有种熟悉的感觉呢?”苏惜说这话的同时,目光重新在她身上打起了转。

白慕晴笑了:“说真的,我也有这种感觉。”

“奇怪了。”苏惜犹疑着。

这种感觉已经伴随了她大半天了,所以她才会来到白慕晴的房里问个究竟。

“或许我们以前在国外见过。”白慕晴说,她是这么想的,她和乔封在一起这么多年,见过眼前这位嫂子也不奇怪。

可是苏惜却不这么认为,乔封从来就没有告诉过家里他在国外有妻女,就连乔锶恒都没有告诉。直到最近乔封带着白慕晴和小挽晴回国,她才听乔夫人听说这事,然后把她震惊了。

她一直都以为乔封是单身,当初还差一点搓合了他和白慕晴。

想到白慕晴,苏惜突然一拍桌子:“我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了,你跟我的一位好姐妹很像。”

“是么?长得很像?”

“体形,神情,说话的语气.......就连性格都是一样的包子。”苏惜正了正身子,正要往下说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乔封的声音:“大嫂。”

苏惜收住话尾,转过身去。

“大嫂,我们准备回去了。”乔封看了白慕晴一眼,眼里明显有担忧。

“对啊,我们打算回去了,有空再聊吧。”白慕晴也跟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到乔封身旁。

苏惜点了点头:“那行,你们先回去吧。”

跟乔夫人道过别后,一家三口便驱车离开乔家大宅。

车子驶出宅子,白慕晴问道:“不是说下午才回去么?怎么走得这么急?”

乔封微笑了一下:“太久没有在这个家里住过了,不习惯,想想还是早点带挽晴回去午睡好点。”

他并不知道苏惜会回国,如果知道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带白慕晴回乔家的。刚刚看到她们两个居然在露中上聊天,他心一急便提出要回家了。

“大嫂跟你说什么了?”

“她说我跟她一位好姐妹很像。”白慕晴道。

乔封心下一沉,紧接着又问:“那你有没有跟她说你失去记忆的事?”

白慕晴摇头,握住他的手掌:“你不是告诉过我,不可以随便跟人提过去的事么?所以我肯定不会说的。”

“嗯。”乔封暗松口气地点了点头,注视着她:“因为我不希望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你。”

“我知道。”白慕晴搂住他的手臂,小脑袋靠在他的肩上一脸感激加感动道:“阿封,其实你不用那么维护我的,我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软弱,特别是不应该为了我跟乔夫人杠上。真的,我一点都不在乎她怎么对我,我只要你和小挽晴喜欢我,对我好就够了。”

“放心吧,我和小挽晴永远都会是你最亲的人。”乔封低头看了一眼在他怀里睡着的小挽晴道。

“所以啊,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喜欢我,我还是很幸福的嘛。”白慕晴微笑着往他身上靠了靠。

***********

朱朱如愿跟南宫宸来到了燕城,第一天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工作,南宫宸陪着朱朱去了墓园看望外婆。

给朱老太太鞠过躬后,南宫宸便站在一侧。

朱朱则坐在墓碑前跟朱老太太聊起了天,聊的都是一些小时候的事情,末了,她依依不舍地抚摸着朱老太太的墓碑道:“外婆,我下次还会再来陪你说话的,你在下面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我知道你一向来最不放心我,不过现在你已经看到了,我和宸结婚了,完成了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所以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

她低垂着头吸了吸鼻子,然后从地上站起,对南宫宸道:“宸,我们走吧。”

南宫宸点头,和她一起离开墓园。

在回酒店的一路上朱朱都沉默不语,一脸的心情低落。

大概是刚刚被她勾起了小时候的往事,南宫宸既然有些心疼起她,主动开口对她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别再想了。”

朱朱抬眸看了他的眼,一脸黯然道:“你不知道我跟外婆的感情,所以你根本理解不了我心里的感受。”

“人死不能复生,老人家肯定也不想看到你这样。”

“我知道。”朱朱点头。

车子经过老城时,朱朱突然开口道:“宸,可以陪我逛逛么?”

南宫宸扫了一眼窗外的老街,略一犹豫后点头,然后将车子停在路边。

这里的一街一景都还是三年前的样子,只是物是人非,南宫宸再也看不到当年那抹活泼开朗,逼着他吃小吃的倩影。他停下脚步,看着挤进人堆里去买奶茶的朱朱,恍恍忽忽的,仿佛就看到了当年兴奋地穿梭在这条小吃街上的白慕晴。

朱朱买完两杯奶茶回来,递给他一杯。

南宫宸摇头:“我不喜欢吃奶茶。”

“宸,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朱朱打量着他问。

“可能是有点累了。”他说,究竟是不是累了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多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听到他说累了,朱朱只好放弃继续逛街的念头,道:“那我们回酒店休息吧。”

回到酒店后,南宫宸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一觉睡到大晚上才被电话吵醒。

他接了个电话后,起身开始换衣服。

正愁着该怎么把他叫醒的朱朱看到他醒来,忙走过来问道:“宸,你醒了,身体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南宫宸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已经八点了,如是问道:“你吃饭了没有?”

“我吃过了,我去给你做点吃的。”朱朱说完便要转身下楼。

南宫宸开口说道:“不用了,我今晚有饭局,大家都在等我。”

说话间,他已经收拾妥贴,望着她道:“我先去赴个饭局,我让颜助理陪你四处走走。”

“宸,你什么时候才回来?”

“还不知道。”

“早点回来好么?我一个人害怕。”

南宫宸看着她,柔声道:“放心,我会让颜助理一直陪着你的。”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

朱朱对这里的街道没有兴趣,对这里的景色更没有兴趣,她也没有叫颜助理过来陪自己,而是独自一人呆在屋子里等南宫宸回来。

南宫宸明天有工作,应该不会太晚回来的,可是一直等到12点南宫宸仍然没有回来,她渐渐地等不住了,倒头便在床上睡熟过去。

心中期盼的美好夜晚,就这么泡汤了。

楼下,南宫宸独自靠在车厢内的椅背上,看着二楼落地窗前的人影不再晃动后,才推开车门下了车子往楼上走去。

他喝得有些醉,属于很容易就狠错的量。

不对,这不是犯错,朱朱是他的妻子,他理应和她同床共枕,圆了她一直的愿望。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也根本没有这样的雅兴,从下了飞机开始,他的脑海中铺天盖地而来的画面全是属于白慕晴的,全部都是!

朱朱一心盼着能与他有一个美好的出行,可惜选错了地方,而且是大错特错。

他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轻手轻脚地进入卧室,来到朱朱的大床上注视着她。

床上的朱朱睡得很熟,丝毫没有感觉到她等了一晚上的人就在眼前。

南宫宸轻吸口气,轻轻地吐出一句:“朱,对不起,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他以为自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会对别的女人动感情了,可是今天到燕城走了一遭才发现自己错了,自己根本忘不掉,哪怕是时间再长!

他对那位伊小姐产生的所有好感,都是源自于对白慕晴的怀念!

床上的朱朱嘤咛了一声,转了个身子继续睡。

南宫宸在她的床边站了片刻,转身离开她的卧室,走到旁边的客房。

**********

张总发现白慕晴一连好多天都是下了班就接孩子,中午也没有出去过,一点都不像是正在谈恋爱的样子,心下暗暗衡量着她跟南宫宸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难道没成?

他在皮椅内转动了一圈,然后抓起桌面上的电话鼓起勇气地给颜助理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他立刻涎着笑脸道:“颜助理啊,早上好啊。”

“张总,您好,找我有事吗?”颜助理一如即往的严肃平静。

“是这样的,我突然想起宸少给了我们永祥这么大一单子,我还没有好好请您和宸少吃顿饭呢,您可以帮忙安排一下么?”

“张总,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秘书安排的。”

“哦.......这样啊,那行,那我就不打扰颜助理您了。”张总正准备挂上电话,颜助理却突然制止道:“算了。”

“什么?”张总不解。

“这事还是让我去安排吧,今晚宸少刚好有空。”

“真的?那就太好了。”张总兴奋地说完,紧接着问道:“观井山庄怎么样?”

“我们宸少不吃野味,不吃生冷,不吃炸烤的食物。”颜助理说。

“那里不光有野味,别的菜式也很丰富,而且风景特别的好。”

“那行,张总晚上见。”

“好,晚上见。”张总喜滋滋地挂上电话。

挂上电话后的颜助理抬头盯着南宫宸道:“永祥的张总约您到观井晚餐,您应该会去吧。”

“您都帮我约好了不是么?”南宫宸一边批示着文件,一边头也不抬道。

“宸少如果不想去的话,可以让黄助理代替赴约。”

南宫宸抬眸盯着她:“你好像很确定我会赴约?”

颜助理嘲弄道:“张总的那点小心思谁看不出来?伊小姐今晚一定会出席的。”

“张总.......。”南宫宸冷笑一声:“万一哪天我真的爱上伊小姐了,我会让他负责到底。”

“宸少,要不咱还是别去赴这个约了。”颜助理有些担忧道。

“不,我去。”南宫宸淡淡地吐出一句。

“宸少,万一伊小姐跟张总是合起伙来的,那您怎么办.......。”

“那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南宫宸挑眉反问。

如果她为了稳住南宫集团的单子而跟张总联手,用牺牲色相来勾引他,那么她跟白慕晴就不一样了,他也就可以死心,可以放下这种明知是病态却扭转不回来的心理了。

张总打完电话后,立刻从椅子上站起走出办公室,在白慕晴面前道:“小伊,你打个电话跟家里说一下,晚上陪我一起请颜助理吃饭。”

白慕晴讶然地抬起脸来,盯着他:“饭局不都是你和小蒙去的么,干嘛要我去?”

“呃.......颜助理她说好几天没见过你了,想见一下。”张总说。

白慕晴想了想,问道:“那宸少会去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