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推她下楼 钻满已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南宫宸的房里出来后,朱朱就一直处在受惊过度的状态中,肩膀上的牙印虽然只是破了点皮,但想到刚刚南宫宸抱着她咬她的情景她依旧心有余悸。

南宫宸之前告诉她。他发病的时候很可怕时,她还觉得那是他用来挡她的借口,今日亲身体会了一把,她终于相信南宫宸并没有骗她,他发病的样子真的是太恐怖了!

听到有敲门声,她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身体,一脸惶惶地盯着门口的方向。

老夫人在何姐的陪同下走进来,打量着床上脸色煞白的她:“瞧你被吓得,脸色都白了。”

“奶奶.......。”朱朱委屈地落下泪来。

“好了,没事了,睡一觉就好了啊。”老夫人说完,转身问一旁的朴恋瑶:“你表嫂伤得怎么样?严重么?”

“伤倒是不重。不过被吓坏了。”

“那有什么可哭的?连这点小伤都承受不起以后怎么跟宸共度一生?”老夫人摇了摇头:“你看看人家白慕晴,一次一次的手都被咬烂了,没见她掉过一滴眼泪。”

“不要在我面前提白慕晴!”朱朱突然激动地吼了起来。

老夫人被她吼得哑言,这辈子还是头一回被一个小辈吼叫的她脸色自然不会太好。

而朱朱很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慌忙翻身伏在床上对着老夫人道:“对不起,奶奶,我不是故意要对您不敬的,我.......。”

“我明白的,先别说了,乖乖躺下休息吧。”老夫人冲她压了压手势,看在她是南宫宸的命定情人,对南宫宸还有用处的份上,也只能原谅她了。

“对不起,我只是被吓坏了.......。”朱朱仍在道着歉。

朴恋瑶浅笑道:“咱们是凡身肉体。被表哥这么一吓一咬的肯定会害怕的嘛,表嫂你也别自责了,奶奶这不是原谅你了么。”

朱朱感激地望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老夫人的脸色,这才安心地躺到床上。

*********

第二天南宫宸一大早就醒来了,他站在落地窗前回忆着昨晚的一切,回到卧室后的记忆一点点地拼凑成画面划过脑海。他听从乔锶恒和伊小姐的劝慰放下过去,珍惜眼前人,如是强吻了朱朱。

其实那个时候他已经很难受了,只是他分不清到底是酒精让他难受还是心痛,在听到朱朱的那句等你回来后时,他被小小地触动了一下心灵。

想到这些,南宫宸的脸色微变。然后迈开步伐往对面卧室走去。

他走进去的时候,朱朱已经起床了,此时正双目红肿地坐在床上,裸露的肩膀上贴着纱布,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看到南宫宸,她眼里的泪水流了下来。

南宫宸迈步走过去。脸上有着愧疚:“你还好吧?被我弄伤了是么?伤得严重么?”说话的同时他坐了下去。打量着她:“让我看看伤在哪了。”

朱朱抬手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盯着他一脸伤心道:“我伤在哪里不要紧,我也不在乎,更不会因此就离开你放弃你。宸.......我难过的是你昨晚一边咬伤我的同时,嘴里喊着的却是慕晴,你能理解我当时的感受么?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更多的泪水涌了出来,她继续伤心地控诉道:“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慕晴的死我有责任,但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你就是不相信我,不肯爱我。就连你最难过的时候都还在怪我逼死了她,宸.......是不是非要让我死一回给她谢罪你才会甘心?才会原谅我?”

“没错,我做不到像慕晴那样,被你一口一口地咬还能不掉一滴眼泪,昨晚当你差点把我掐死的时候,我甚至被吓得尖叫大哭,可这难道不是一个人的本能反应么?特别是像我这样的一介弱女子,如果你非要以这个标准来衡量这个女人该不该爱的话,那你这辈子就注定了要孤单一辈子,因为天底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白慕晴了。”

是啊,天底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白慕晴了。

南宫宸注视着她,半晌才摇头道:“不,我没有以这个标准来衡量你,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有的只是深深的歉意。”他顿了一下,继续道:“朱,对不起,昨晚我没有控制住自己把你弄伤了,下次我会注意的,不会再.......。”

“宸.......!”朱朱慌忙抱住他,在他的肩上摇头:“我说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也会因此就害怕你,我只是希望你的心里有我,我们一起携手面对未来,一起熬过那些痛苦的夜晚,我只需要你的心里有我就行了.......。”

她不能让他说出‘下次离他远一点’那种话来,她不能因为一次可怕的经历就放弃自己眼前的一切?她始终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与他相处出经验来,就像白慕晴当初一样。

如果南宫宸因为不想弄伤她而像往常一样疏远她,那她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靠他靠得那么近,南宫宸甚至可以闻到她肩膀上的药水味。

他的心也不是铁石做的,在伤害了她之后还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轻吸口气,他拍着她的肩膀道:“对不起,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真的吗?”

“嗯。”他将她从怀里放了出来,打量着她道:“躺下来好好休息吧。”

朱朱点了一下头,稍稍安下心来。

她生怕南宫宸在知道她昨晚的反应后会失望,会像老夫人一样拿她跟白慕晴比,好在南宫宸并没有这么做,甚至还挺心疼她的伤,看到南宫宸这样她终于放下心来了。

*********

白慕晴给颜助理打了个电话,问她南宫宸今天有没有时间看一下稿子,颜助理的回应是南宫宸身体不太好没有来上班。

身体不太好?明明昨晚半夜送她回家的时候都还是好好的不是么?

“宸少他怎么了?”她出于关心地问道。

“他昨晚犯病了,上午会在家休息,下午才会到公司上班。”

“犯病?犯什么病啊?”白慕晴好奇地问,看南宫宸的身体明明就挺好挺健康的。

换成是以往,她是不会多问一句的,自从昨晚了解到他的一些心事后,她才开始对他的私事多了一份关注。而那头的颜助理却沉默了,显然是不想告诉她关于南宫宸的病情。

警觉到自己的失语,白慕晴慌忙歉疚道:“对不起,我就是因为昨晚见到宸少还是好好的,所以才会好奇,请颜助理见谅。”

“没关系。”颜助理答道。

白慕晴感激地‘嗯’了一声,改口道:“那我改天再把稿子送过去好了。”

“好。”

“颜助理再见。”

白慕挂上电话,一抬头才发现张总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跟前,她礼貌地问道:“张总,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想问问你昨晚几点回家的,听说那观井那一段塞车了。”

“对,从9点塞到12点钟,我12点多才回到家。”

“这么早就离开观井山庄了?”张总讶然,不应该是这样啊。

“你们俩走了,我们还留在那里做什么?”白慕晴反问。

“也是呵呵.......。”张总呵呵干笑着走了,心下有些失望,原来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真是太失望了。

下午南宫宸来到公司便进了会议室,从会议室出来后,颜助理给他倒了杯水,盯着他道:“宸少,伊小姐今早打电话来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给您看看设计稿。”

南宫宸抬眸看着她,随即重新垂下眸去,说道:“以后看稿子的事你负责就好,不用再找我了。”

颜助理讶然,打量着他:“怎么了?宸少,昨晚.......聚餐不愉快?”

“不是。”南宫宸摇了一下头。

“那您.......是什么意思?以后都不打算见伊小姐了么?”颜助理怕他不开心,紧接着又说:“如果是,我会对她另作安排。”

南宫宸沉默了一阵,点头:“嗯,不见了。”

“宸少能想得开就好。”颜助理也没有多问。

事实上她也不支持南宫宸这么做,毕竟人家不是真的白慕明,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

颜助理出去后,南宫宸深吸口气,疲惫的身体往椅背上一靠,轻轻地瞌上双眸。

没错,能想得开就好,他也希望自己能想开,也希望自己可以重新接受眼前的生活,接受朱朱,毕竟他已经娶了她了!

**********

下午白慕晴拿着设计稿去了南宫集团,果然是颜助理接待了她。

她环视了一眼会议室四周,没有看到南宫宸的身影,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颜助理看过设计稿后,将稿子还给她:“不错,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这一组就这样吧。”

白慕晴讶然地盯着她,迟疑着问道:“颜助理,稿子不用再送去给宸少看了么?”

“不用了,以后你们公司的一切事宜由我负责监管。”

“真的?”白慕晴暗喜。

颜助理微笑:“伊小姐好像不太喜欢跟我们宸少相处?”

“不。”白慕晴忙摇头道:“我不是不喜欢宸少,只是男女有别,我觉得还是跟颜助理在一起自在些。”说完,白慕晴讨好地笑了一下。

颜助理看着她脸上的笑意,心想南宫宸说得对,她果然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换成别的女人别说是单独相处,就是远远地看一眼都会觉得是种视觉享受,又或者说.......她跟她家老公的感情真的很好,好得再也没眼看一眼别的男人了?

“伊小姐开心就好”颜助理又是一笑。

“谢谢。”白慕晴收拾好稿子,从椅子上站起:“那颜助理我先回去了。”

“再见。”

白慕晴从会议室中走出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远远便看到南宫宸正一边听黄助理的介绍工作一边往这边走来,两人走得很快,一下子就走到白慕晴跟前来了。

豪华的走廊上只有白慕晴的影,南宫宸一眼便看到了她。然而只是浅浅的一瞥,没有过多看她一眼,也没有停下脚步。

“宸少下午好.......。”白慕晴抬手跟他招呼,话还在口中南宫宸的人影已经从她身边擦身而过,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慕晴愣了愣,扭头看着他的身影进了一间大会议室。心想着有这么赶时间么?赶得连跟她打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今天的他和昨晚那个会跟她吐露心事的宸少相差太远了,简直是判若两人。

白慕晴摇摇头,心想他大概是赶着去开会所以才走得那么急吧。

**********

夜里,白慕晴将小挽晴哄睡后便去洗澡,出来时,乔封已经将药棉准备好了。

白慕晴扫了一眼桌面上的药水,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道:“已经好了,不用再上药了。”

“多擦一天好。”乔封冲她招了招手:“过来我看看是不是好了。”

白慕晴走过去将手指递给他:“你看是不是已经好了,擦了药粘粘糊糊的好难受的,拿笔都不方便。”

“谁让你自己这么不小心。”乔封上下翻看着她的手掌,点了点头:“唔,确实已经好多了,今晚再擦一点,明天上班之前再把它洗掉好么?”

白慕晴看着他关切的面庞点了点头,只要能让他放心就好。

乔封用药棉帮她上药,一边柔声叮嘱道:“以后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小心点,别再弄伤自己了知道么?不然我就要禁止你出去工作了。”

“知道啦,你已经警告过我很多遍了。”白慕晴笑盈盈地倾身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亲爱的,我发觉你有时候比老太婆还罗嗦。”

“谁让你总是让我那么不省心呢?”乔封用手扳住她的后脑回吻了她一记:“好了,早点睡觉吧。”

“好。”白慕晴从沙发上站起,然后将他扶到床上。

第二天早上,白慕晴将手指上的药油清洗干净,摸了摸伤处已经不怎么疼了,可以把戒指戴回去了。

她走到衣柜前,将那天背的包包拿出来开始翻找她的戒指,然而翻了好几遍都没有翻出来。她明明记得自己是用纸巾把戒指包好放在包包外格的,怎么会没有呢?

门外,小挽晴已经在进行第无数次的催促了:“妈妈,是你说女孩子不可以拖拖拉拉的,你再拖拉我就要迟到啦。”

“等一下嘛,妈妈找点东西。”白慕晴有些急了,那可是她跟乔封的结婚戒指,怎么可以弄丢呢?

“琳,你在找什么?”乔封见她一脸焦急的样子,摇动着轮椅靠过来。

白慕晴一边将包包里面仅有的那点东西倒了出来,一边情急问道:“老公,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戒指,我的戒指找不到了。”

“我没看到啊,你放哪了?”

“我那天摘下来后,用纸巾包好放在包里的,可是现在找不着了。”白慕晴又转向小挽晴,握着她的双肩问道:“宝贝,你有没有拿妈妈的戒指玩?”

“没有。”小挽晴摇摇头。

“真的没有吗?那可是爸爸妈妈的结婚戒指,很重要的哦。”

“真的没有啦。”

“挽晴没事怎么会去搜你的包玩?”乔封看她急成这样,伸手拉住她:“算了,不值几个钱的戒指丢了就不要了,我再给你买一个便是。”

“那怎么行,意义不一样的嘛。”白慕晴说得一本正经:“我这辈子就结这一次婚,所以这戒指对我很重要。”

听着她的话,乔封很想告诉她,别找了,这对戒指其实就是他临时在金店里面买回来的,根本不是什么结婚戒指。可是他不能这么说,因为他还不想失去她。

没想到她会那么在乎这枚戒指,乔封不自觉地用手指转动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心里即复杂又温暖。

乔封牵住她的小手将她拉了过来,在她的唇上吻了吻:“别急,等晚上回来我帮你一起找,先在先送挽晴上学好不好?”

想到小挽晴上学快迟到了,自己上班也快迟到了,白慕晴只好点了点头,和他们一起出门去了。

**********

一路上白慕晴都在想着她的戒指,明明那天在南宫宸办公室离开之前把戒指放在包里了,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难道是最后放文件的时候把戒指弄掉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估计也会被告清洁阿姨当垃圾清理掉了吧?

越想越心急,白慕晴回到公司后放下包,便立马拿着手机往茶水间走去。

她颜助理曾经给过她南宫宸的私人电话,可是颜助理也很严肃地提醒过她不可以把号码给别人,因为宸少怕吵。

他那么忙,不知道现在打过去会不会打扰到他呢?会不会惹怒他呢?

不管了,找戒指要紧,她咬咬牙,拨通南宫宸的号码。

电话响了片刻,里面才传来南宫宸淡漠的声音:“伊小姐,有事么?”

声音.......好冷,是打扰到他工作了么?白慕晴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身子,张嘴结舌道:“那个.......宸少.......早上好,我找您有点事。”

“什么事?”

“是这样的.......那天我在您那里受伤上药时把戒指取下来了,我记得我明明是用纸巾包好放在包里的,可是现在.......找不到了,所以我想请问您.......您有没有捡到我的戒指。”白慕晴说完,担心他不高兴忙又补了句:“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也知道宸少钱多得可以买几千几万卡车的戒指,看不上我那只.......。”

“既然知道还问?”

“对不起.......。”

南宫宸酸酸地丢来一句:“而且我看以你的家庭要件,也能买一卡车那种戒指,去买一枚不就行了?”

“那是我的结婚戒指,用钱买不到的。”白慕晴情急地添了一句。

电话那头沉默了,白慕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想就这么挂掉电话又有点不甘心,如是小心翼翼地请求道:“宸少,麻烦您帮我问问清洁人员有没有捡到,问一下就好,拜托您了。”

又是片刻的沉吟后,南宫宸终于开口了:“好,我会帮你问的。”

“谢谢宸少,太谢谢您了。”白慕晴欣喜地说道。

白慕晴挂上电话,刚要离开茶水间,一转身差点撞上身后的张总。

她被吓了一跳,看清楚是他后本能地嗔怪了一本:“张总,您能不能别每次都这么躲在人身后,很吓人的好吧?”

张总没有在意她的不满,狐疑地打量着她问道:“你刚刚是在给宸少打电话么?”

这么生疏恭敬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有进展的样子啊!

“是,问了点事情,怎么了张总?”

“没什么,就是问问。”张总狐疑地转身走开了。

**********

自从犯病将朱朱咬伤后,南宫宸对她的态度又有了新的转变。

他的这种转变朱朱自己也觉感觉到了,心里自然是欣慰又开心的,没想到一场恐怖的犯病过后能有这样的收获,这就是传说中的因祸得福么?

好不容易等到南宫宸的态度转变,她当然要好好把握机会重新俘获他的心。

临下班的时候,她来到南宫宸的办公室,南宫宸刚好从会议室那边过来。她亲热地迎上去:“宸,会议开完了么?累坏了吧?”

“还好。”南宫宸望着她:“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从中午就一直在开会,打算过来拉你下班啊。”朱朱走上去,理了理他胸前的领带关切道:“别太累了,小心身体。”

“我知道了。”南宫宸说。

“既然知道,那就现在收拾东西跟我一起下班吧,我们一起去吃饭,然后逛街好不好。”

南宫宸想了想,朱朱连忙又催道:“宸,我都好久没有逛过街 ,而且是特地从老宅跑出来的,你忍心拒绝我吗?”

“没有,我只是在想该怎么安排后面的工作。”南宫宸笑了笑。

“那还不容易,你那位颜助理不是万能的么?让她帮你就好啦。”提到颜助理,朱朱的心里就有些不是味儿。大家都在传南宫宸跟颜助理有关系,她这个做妻子的自然也一早就听到了。

只是颜助理是南宫宸身边的红人,而他跟南宫宸的关系又一直都处于冷淡期,不敢对她怎么样罢了。

等她讨到了南宫宸的欢心,跟他感情好起来后,她第一个要干掉的就是颜助理。

南宫宸果然转身回到办公桌旁,拿起电话给颜助理拨了过去,让颜助理把今天剩下的工作全部安排到明天。挂完电话后,他对朱朱投去温和的一笑:“走吧。”

朱朱兴奋地点了一下头,挽着他的手臂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站在电梯内,南宫宸看着镜中一脸幸福的朱朱,突然就想起白慕晴给乔封打电话时的情景,也是这么的甜密这么的幸福。

他决定试着接纳朱朱,并非因为自己咬了她一口而感到歉疚,而是真心想听别人一句放弃过去,珍惜眼前人。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正做到,但是他会努力,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改变自己!

*********

乔封像往常一样接完白慕晴和小挽晴,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接到餐厅里面打来的电话,让他回去一趟。

乔封回餐厅去处理紧急事情,白慕晴索性带着小挽晴在餐厅里把晚餐解决了。

吃完晚餐后,小挽在餐厅里面呆不住,白慕晴只好带她到附近的超市闲逛顺便买些生活用品。

“最近抢孩子的坏人多,你一定要跟紧妈妈知道么?”白慕晴将她抱到购物车上坐着。

“可是我想自己去买东西嘛。”小挽晴厥着小嘴抗议道。

“你想买什么告诉我,我带你去就好了呀。”

“我要买零食,很多很多的零食。”

“不行,乖孩子是不吃零食的。”

小挽晴的小嘴又是一翘:“不好玩,早知道不跟妈妈一起来。”

“不跟妈妈一起来,那你要跟谁一起?”

“跟爸爸一起,爸爸说乖孩子也可以吃一点点零食。”

白慕晴被她逗得吃笑一声,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小家伙,会跟妈妈讨价还价了,好吧,你想吃什么?”

“耶!我要吃薯片,我还要吃布丁.......!”小挽晴欢呼着说。

“好吧,我们去找布丁和薯片。”白慕晴推着她往零食区走去。

来到零食区,白慕晴正在专心地挑着布丁的牌子,挑完一看购物车已经堆了大半车零食。她的脸色一沉,小挽晴立马讨好道:“妈妈,这些是我给爸爸买的。”

“你少来,爸爸不吃零食。”白慕晴气结地将购物车内的零食一件件地摆回原位,丝毫不理会小嘴嘟成小猪嘴的某个小家伙。

小挽晴不高兴地撇开小脸,白慕晴不搭理她,继续着手中的活儿。好不容易将购物车内的东西摆回去,她突然听到正在生闷气的小挽晴突然唤了声:“妈妈!大骗子叔叔和坏蛋阿姨来了我们快走!”

小家伙一边嚷着一边晃动着身体,将购物车晃得左右摇摆。

白慕晴听不懂她在嚷什么,转身才发现南宫宸和朱朱不知何时来到了两人面前。

她愣了愣,讶然地打量着二位。状序呆号。

南宫宸和朱朱也讶然,朱朱挽在南宫宸手臂上的手指一紧,脸色也在一瞬间转变。真是冤家路窄,早知道就不带南宫宸到这里来闲逛了,原想着吃完饭散散心再回去的,没想到.......。

她摇晃了一下南宫宸的手臂,浅笑道:“宸,我们走吧,到一楼去看看。”

白慕晴也回过神来,冲二位低头笑了笑后,推着小挽晴从两人身侧越了过去。

从两人身边走过的时候,小挽晴不忘冲他们两个扮了个鬼脸。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南宫宸突然伸出手抓住购物车的边沿,车子瞬间停止。

白慕晴又是一怔,被迫停下。

“宸,我们走吧,别吓唬人家小孩子了。”朱朱心里更加着急起来了。

然而南宫宸却没有离开,而是看了白慕晴一眼后改为打量着一脸敌意的小挽晴,脸上绽出笑意道:“小朋友,我发现你挺记仇的嘛,你叫我大骗子叔叔可以,但是你不能叫人家坏蛋阿姨知道么?”

“对不起二位.......。”白慕晴接收到朱朱警告的目光,忙一脸歉疚道:“小孩子嘛,总是口无遮拦的。”

小挽晴不服气地抗议:“妈妈,我们为什么要道歉?明明就是这位坏蛋阿姨先打你的啊?应该是她跟你道歉的嘛!”

小挽晴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变了神情,朱朱更是心凉了半截。

南宫宸看了看白慕晴,又看了看朱朱,拧眉问道:“怎么回事?”

朱朱情急之下脸色一缓,对着小挽晴微笑道:“小朋友,你应该记错了吧,我怎么可能打你妈妈呢,我跟你妈妈连面都没有怎么见过的呀。”

白慕晴也跟着笑了:“对呀,是挽晴记错了,挽晴我们走吧。”她说话的同时,伸手在挽晴的小屁屁上拧了一记作为警告,谁知这破孩子‘唉哟’一声就叫了出来。

白慕晴头一低,推着她就迅速离开了。

看着她们母女俩离去的背景,南宫宸低头望着朱朱:“到底怎么回事?小挽晴说你打了她妈妈。”

朱朱心里慌乱了一下,浅笑道:“怎么可能,我就上回在停车场见过她们母女俩一眼,其它时间连出门都少,怎么可能打她?你看连刚刚那位太太都说是小孩子记错了。”

小挽晴,叫得可真亲热,朱朱在心里愤愤地想。

南宫宸看着她,淡淡地吐出一句:“这事我会去调查清楚。”

朱朱笑了笑,一副随他调查的样子,心里却更加慌乱了。

********

白慕晴推着小挽晴离开零食区,小挽晴一脸不理解地问道:“妈妈,你为什么要说谎啊,你明明就记得坏蛋阿姨打你的呀。”

白慕晴轻吸口气,抬手在她的小脑袋上摸了摸,道:“挽晴,妈妈这是善意的谎言,是为了大家好的谎言明白么?”

“我不明白。”小挽晴摇头。

“嗯.......。”白慕晴想了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才好,半晌才微笑道:“妈妈这么跟你说吧,那位阿姨很凶对不对?所以我们不能得罪她,万一她不高兴了,以后又打妈妈怎么办?她打妈妈还好,如果她生小挽晴的气,出手打小挽晴怎么办?所以呢,有些人我们惹不起,我们就只能躲远点明白么?”

小挽晴不是很明白地点了点头。

白慕晴又道:“所以挽晴以后见到那位凶阿姨的时候不可以叫她坏蛋阿姨,不可以提她打人的事情知道么?”

“哦,我知道了。”

“宝贝真乖。”白慕晴笑盈盈地夸道。

“那我们的布丁还买么?”小挽晴突然想起她的零食。

“买呀,我们等会再回去买。”白慕晴道:“现在我们先到楼上去逛逛好不好?”

“好。”小挽晴点头,很快又恢复了逛街热情。

母女俩往楼上走去,在三楼晃了一圈感觉南宫宸应该已经回去了,白慕晴才带着小挽晴重新回到二楼,然后在二楼挑好小挽晴要的零食到一楼买单。

在经过二楼扶梯口时,小挽晴突然指着不远处货架上的小熊持饰道:“妈妈,那我要买那只小熊挂上书包上。”

“哪只小熊?”白慕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到货价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小熊。

“就是那只啊,跟甜甜妈妈买给她的小熊一样样的。”

白慕晴点了点头:“好,你坐在这里别动,妈妈过去给你拿。”

她走过去,打量着上面各种各样的小熊问道:“你要什么颜色的?”

“我要蓝色的。”小挽晴道。

“可是我觉得粉红色更可爱耶。”

“甜甜的是粉红色,那我要黄色好了。”

“黄色啊,我找找看有没有。”白慕晴蹲在货架前开始找了起来。

隔着货架就能听到小挽晴欢快的声音,想到刚刚被她告过的黑状,朱朱心里的恼怒之火又开始熊熊燃烧起来了。虽然南宫宸最后什么也没说,但不代表他就这么将此事放下了,从他过后的情绪就能感觉得出来他并不相信自己的话。

如果让南宫宸调查出来她打过人,那她好不容易才从他心里博取到的好感必定又会消失了,她和南宫宸的关系也必定会重新降回之前的冰点。

朱朱越想越生气,刚好南宫宸的电话响了,他拿出手机到了另一边的货架接电话。

看着他的背影转入另一边货架,朱朱感觉机会来了,她往前走了几步,看了看坐在购物车上指挥白慕晴挑东西的小挽晴,随即垂眸扫了一眼自己的购物车和旁边一位妇女的车子。

她隐约可以听到南宫宸跟电话那头的人说再见的声音,心下一急,她奋力地将旁边那位妇女的车子推了出去。妇女的购物车装满着日用品,在她使尽全力的推动下,狠狠地撞上小挽晴的车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