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受伤/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挑东西的妇女警觉到自己的车子动了,忙追了上去:“啊!我的车.......!”

虽然她的反应很快,但最终还是没有来得及将车子拽回来。

小挽晴的车子被用力一撞后,惯性地往后方的扶梯退去,车轮一下便卡入扶梯。跟随着扶梯往下滑去。

“妈妈.......妈妈.......!”小挽晴被吓得大哭起来。

在刚刚那位妇女尖叫的时候,白慕晴便已经迅速地转过身来,她眼睁睁地看着小挽晴的车子惊险地挂在扶梯上。

“挽晴.......!”她被吓坏了,一边尖叫着让小挽晴别乱动一边喊着救命。

挽晴的车子是很惊险地挂在扶梯上的,只要稍稍一动就有可能头部着后地栽下去,白慕晴一边喊叫着一边迈步追下去。

就在她准备冲下去的时候,手臂突然被人扣住往回一拉。

“让我来。”南宫宸将她甩在一侧,身手敏捷地往扶梯下方翻跃下去,然后一把拽住小挽晴的车子。

看到南宫宸拉住了车子,白慕晴高高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些,不过仍然一脸紧张地盯着他俩。

上挽晴大概是被吓坏了,一直在失声尖叫着:“妈妈.......我怕.......我怕.......!”

“挽晴不用怕。扶稳车子。”南宫宸看了一眼长长的扶梯安抚道:“马上就好了。”

“我怕!大骗子叔叔是坏蛋,妈妈.......大骗子叔叔就要把我推下去.......妈妈.......!”

“挽晴不怕,叔叔他.......。”白慕晴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尖叫一声:“挽晴.......!”

只见原本从在购物车上的小挽晴因为挣扎过度的原因,从购物车上栽了下去。围观的群从都被吓得低呼一声,南宫宸碍于眼前横着诺大的购物车,没有来得及抓住她,眼看着她‘砰’的一声栽倒在电梯下方的地面上。

所幸两人已经到达了电梯底部,小挽晴也没有摔在尖利的扶梯台阶上。

南宫宸惊了一惊,为了不让购物车辗到小挽晴的身上。迅速地将车子抬起往旁边一推,购物车连同车内的物品一同倒在小挽晴的身侧。

“妈妈.......。”小挽晴躺在地上低咛一声,昏了过去。

“挽晴.......!”白慕晴焦急地冲过去,将她从地上抱起崩溃地大哭起来:“挽晴你怎么了?你别吓唬妈妈啊.......。”

“赶紧送孩子去医院吧。”围观的群众中有人说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是对不起.......。”那位妇女看到小挽晴摔伤,也被吓坏了,跑下来一个劲地道起了歉。

朱朱也在这个时候跟了下来,打量着南宫宸流血的手背关切道:“宸,你没事吧?”

南宫宸并没有回答她,而是俯身将小挽晴从白慕晴的怀里抱了出来,然后大步流星地往商场门口走去。

白慕晴怔了一怔,慌忙从地上爬起跟了上去。

朱朱扫视了一眼四周。也跟了上去。

南宫宸抱着小挽晴快步来到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后转身看了大哭的白慕晴一眼,白慕晴慌忙钻了进去。南宫宸将小挽晴放在她的怀里,又从纸巾里抽了一把纸巾让她捂住小挽晴额头上的伤口。

“让我来吧。”朱朱跟着上了车子,帮忙捂住小挽晴的伤口,还好心地安抚道:“小姐,你先别着急,挽晴只是磕破了皮。应该不会有事的。”

看到小挽晴昏迷,白慕晴哪里听得进去别人的安慰,一颗心都揪紧了。

南宫宸将车子开到离商场最近的医院门口,连车位都来不及找,便将车子停稳,然后抱着小挽晴往急救室的方向冲去。

朱朱看了焦急的白慕晴一眼,道:“小姐,这里的车位已经满了,我把车子开到路边,麻烦你让宸少赶紧出来。”

白慕晴看了她一眼,点头快步跟进去了。

白慕晴追进去的时候,医生已经将小挽晴送入急救室去了,她情急地拖住一位医生的手臂痛哭道:“请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

“放心吧,我们会尽全力救的。”

白慕晴急急道:“挽晴她是A型血,没有什么过敏药物,不过她和我一样花粉过敏.......。”

“伊小姐。”南宫宸将激动的她从医生身侧拉了回来,道:“如果你真心想救挽晴,那就别阻碍医生、别浪费医生的抢救时间。”

白慕晴怔了怔,医生看了她一眼后走进急救室。

急救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那一声响动直接震入了白慕晴心头,她双腿一软扶着旁边的墙壁崩溃地哭了起来。

南宫宸看着她的身体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跌到的样子,心下一软,抬手将她挽入臂弯轻声安抚道:“别伤心,挽晴也许只是一下被摔蒙了,很快就会醒来的。”

白慕晴抬起泪眼望着他,低呜着吐出一句:“真的吗?”

明知道他不是医生,也不了解小挽晴的伤势,可白慕晴还是这么问了,仿佛他的承诺真的能给她带来心灵的慰藉般。

“嗯。”南宫宸点了一下头。

片刻之后,有医生出来告诉他们孩子并没有什么大碍,白慕晴总算是稍稍放下心来了。

南宫宸看到她脸上的紧张缓和,心情也跟着好受了些。

片刻的沉默后,南宫宸突然扭头注视着她问道:“朱朱她为什么打你?”

白慕晴扭头迎视着他:“您指的是您太太么。”

“嗯。”南宫宸注视着她的目光渐渐地灼热。

白慕晴看他的表情,明白这事是瞒不住了,如是开口说道:“就是我蹭了您车的那天,她在出口处堵了我的车,警告我别试图勾引您。”

南宫宸俊眉微皱:“为什么你之前不告诉我?”

他想起来了,上电梯之前朱朱说要去个洗手间,看来根本不是去什么洗手间,而是找别人麻烦去了。

“因为我觉得没必要啊。”白慕晴盯着他一本正经道:“如果我告诉了您,您也许会回家去把她责怪一顿,但这对我没有什么溢处啊,反而会加深她对我的误会。如果那一巴掌能把她的顾虑打消的话,那也没有什么不好。”

南宫宸注视着他,嗤笑:“你还真是善良。”

“我不是善良,我只是怕事,毕竟我对您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所以没有必要去背负这么深的误会。”白慕晴盯着她一本正经道:“所以我想请求您,这事就让她过去吧,别再提起了。”

“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要讨回公道?”

“公道自在人心,身正不怕影斜。”

南宫宸不说话了,只是定定地注视着她,半晌才幽幽地吐出一句:“你真的很像我一个朋友。”

“什么意思?”白慕晴不解。

“按别人的话说,就是很包子。”南宫宸轻吸口气,心里不由得泛起一抹苦涩。

白慕晴扫视了他一眼,突然发现他的手背上有血痕,关切地问道:“您的手怎么了?”

南宫宸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那是刚刚被购物车划伤的,伤口有好几厘米长,不过并不是很深,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疼。这会被白慕晴这么一问,才拿正眼瞧了它一眼。

“我去跟医生拿点药帮您擦一下。”白慕晴起身便要往护士台走去。

南宫宸忙道:“不用了,我车上有药。”

“唉呀.......。”一提到车,白慕晴才突然想起朱朱的话,忙对南宫宸道:“对不起宸少,我忘了转告您,您的太太到路边停车去了,让您赶紧下去。”

“知道了。”南宫宸应了声,却没有行动。木华斤弟。

白慕晴见他不动,如是走去跟护士小姐要了些药和纱布过来。

在他身侧坐下后,她用一只手托起他的手掌,用棉签帮他清理了一下伤口后,又上了些消炎药粉,然后用纱布帮他把伤口包好。

南宫宸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日光灯从走廊顶端照了下来,将她长长的睫毛照出了一抹扇影,他不知不觉便看沉迷了。眼前的她,真的跟他的慕晴很像,声音像,神情像,性格也像.......。

“回家后小心别碰到水,还有这些药你带回去擦吧,医院的肯定比你车上的效果要好。”白慕晴抬头,才发现他一双眸子正在定定地盯着自己看。她的小脸瞬间一热,加大音量唤了声:“宸少。”

南宫宸这才回过神来,低头看到她手中的药,摇头道:“不用了,我家里也有。”

白慕晴也不为难他,点头:“那好吧,不早了,您赶紧下去吧,别让您的太太等急了。”

南宫宸仍然没有离开,而是反问道:“你好像还没有给挽晴的爸爸打电话?”

“他正在开一个紧急会议,既然医生说挽晴没什么大碍,我打算再等半个小时再打给他。”白慕晴说。

刚一开始的时候她因为太着急了,根本没有力气打电话,如今医生说挽晴没事,她就不想打扰乔封的工作了。

南宫宸沉默片刻,吐出一句:“我陪你一起等挽晴出来。”

“不用了.......。”

“虽然她不是我的女儿,但却是我送她过来的,我希望能确定她是真的没事后再走。”他坚持。

就在这个时候,急救室的门开了,小挽晴果然很快就被送出来了,并且已经从昏迷中醒来。

“挽晴.......!”白慕晴慌忙冲上去,拉住她的小手问旁边的医护人员:“她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

“妈妈.......。”小挽晴轻轻地唤了声。

看到她睁开双眼,听到她叫自己‘妈妈’,白慕晴终于松了口气,欣喜得落下泪来。

“孩子到底怎么样了?南宫宸问道。

“放心吧,皮外伤而已,而且伤口已经上过药包扎好了。”一位护士小姐道。

“太好了,谢谢医生!”白慕晴欣喜地放下心来。

一位年长的医生扫视着南宫宸和白慕晴,用责备的语气道:“你们这些做家长的究竟怎么回事,今天才刚来了一位被电梯夹断手指的小朋友,这回又来了一位从电梯上摔下来的,这么小的孩子就不能好好照顾起来吗?”

“是我没看好挽晴.......。”白慕晴愧疚地低了低头。

“你呢?这么大个人也看不住一个孩子么?”医生转向南宫宸责备道。

南宫宸怔了怔,随即低了一下头:“对不起.......。”

“医生阿姨,他不是我爸爸。”小挽晴说道。

“不是你爸爸?”医生看了看南宫宸,又看了看小挽晴,随即不说话了。

将小挽晴送入病房后,白慕晴安抚了小挽晴一阵,便转身给乔封打电话去了。

南宫宸则坐在床边看着小挽晴,故作伤心道:“挽晴小朋友,我就坑了你一回,你就不能原谅我么?

小挽晴小嘴一翘:“不行。”

“为什么?刚刚我可是很努力地在救你耶。”

“可我最后还是摔倒了呀,大骗子叔叔你的身手太差了。”

“那是因为你自己胡乱动才摔下去的。”

“如果是奥特曼叔叔肯定不会让我摔下去。”

“.......”南宫宸无语片刻,随即收了脸上的笑容问道:“好吧,那你想怎样?”

“我要大骗子叔叔答应我,以后不可以让坏阿姨打我妈妈。”小挽晴说得一本正经。

“挽晴.......。”白慕晴走过来,嗔怪地责备道:“不可以这么跟叔叔讲话。”

“哦。”小挽晴点了一下头,改南宫宸道:“叔叔,我跟你开玩笑的啦,谢谢你刚刚救了我哦。”

南宫宸冲她笑了笑,抬手在她的脑袋上摸了一下:“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小挽晴好奇地睁着一双大眼睛问。

“以后不许叫我大骗子叔叔。”南宫宸道,他不喜欢这个称呼,而且是很不喜欢。

小挽晴歪起小脑袋想了想:“那好吧,以后我就叫你.......叫你.......。”

“可以叫我帅叔叔。”南宫宸替她答道。

没想到小挽晴立刻摇头:“不行!”

“为什么?”南宫宸狐疑。

“因为在我心目中爸爸是最帅的,所以我不能这么叫你。”小挽晴答得一本正经。

白慕晴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道:“挽晴的爸爸很快就要过来了。”

南宫宸的手机响了,他知道是朱朱打来的,白慕晴也知道,但是她不敢再次催促他离开,因为怕他不高兴。

好在南宫宸终于打算离开了,从床沿上站起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大骗子叔叔再见。”小挽晴冲他做了个鬼脸。

南宫宸眼神一瞪:“原来你也是个骗子,小骗子。”

小挽晴咯咯地笑了起来。

见多了南宫宸冷酷严肃的样子,白慕晴还是头一次看到南宫宸这么和蔼温和的样子,心下不禁有些新奇,仿佛头一次认识他般打量起他。

在送他出门的时候,她忍不住问了句:“宸少很喜欢小孩吗?”

南宫宸似是没料到她会这么问,愣了一下后摇头:“不喜欢。”

“不喜欢?”白慕晴讶然,这也回答得太不含蓄了吧?“那您为什么要对挽晴这么好?”

“因为她.......。”南宫宸看了一眼病床上冲自己微笑的小挽晴,浅笑了一下:“因为她比别的小孩更可爱些。”

他没有告诉她,他喜欢小挽晴是因为她长得跟小时候的朱朱很像,那个一直隐藏在他心里,和小挽晴一样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

南宫宸刚走不久,乔封便在刘叔的陪同下赶过来了。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推开病房的门,然后环视一眼四周,直到看见小挽晴活生生地坐在病床上后才松了口气。

“阿封,你来了。”白慕晴迎上去,接替了刘叔推着他往病房里面走。

“爸爸.......。”小挽晴放下手机,欢快地唤了一声。

“怎么回事?怎么会摔倒呢?”乔封一边打量着小挽晴,一边情急地问道:“伤哪了?”

“这里。”小挽晴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含笑道:“不过爸爸别担心,挽晴已经不疼了。”

“真的只有这里吗?别的地方没有伤到?”乔封不放心地问完,转向白慕晴:“医生检查清楚了没有?”

白慕晴笑着握住他的手掌,道:“别紧张,都检查清楚了,医生说挽晴只是摔在地上的时候被磕蒙了所以才会昏过去的,其实头上的只是皮外伤啦。”

听到她这么说乔封总算是松了口气,他刚缓和下来的脸色很快又是一凝,嗔怪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挽晴受伤的事?”

白慕晴笑了笑:“刚开始的时候我因为太着急了顾不上给你打电话,后来医生告诉我挽晴没事,我又不想打扰你处理公事了,如是就拖到刚刚才打给你了。”

“傻瓜,公事哪里比得上挽晴的身体重要,下次不可以这样了知道么?”

“知道了。”

乔封顿了顿,又问:“是谁送你们到来的?”

“是一位长得很帅很帅的大骗子叔叔。”小挽晴说。

白慕晴笑着伸出手在她的脸颊上拧了一下:“说了不可以叫人家大骗子叔叔的。”

小挽晴咯咯地笑着躲避,将她的手从脸颊上拉了下去。

“那你有没有谢谢人家啊?”乔封看到小挽晴笑得那么开心,心里的担忧终于全部烟消云散了。

小挽晴点头:“已经谢过啦!”

“真棒。”乔封冲她竖了一下大拇指,随即又转向白慕晴:“医生怎么说?要留下来住院么?”

“不需要,医生说我们可以随时回家。”

“爸爸,我不喜欢这里,我要回家。”小挽晴说。

“行,那我们现在就回家。”乔封将小挽晴抱到腿上,白慕晴推着他的,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往医院大门口走去。

**********

南宫宸回到车上时,朱朱关切地问了句:“宸,那位小女孩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南宫宸拉好安全带。

“那就好,刚刚好惊险。”朱朱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南宫宸侧过脸来望着她,淡淡地问了一句:“你看到了整个过程?”

朱朱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她强忍着心底的心虚摇头:“没有,我是在听到那位妇女的尖叫声后,跑过去一看,就看到那小女孩卡在扶梯上,吓死我了。”

南宫宸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朱朱心里暗吸口气,心想他不会是已经怀疑到她身上来了吧?不过当时她把一切都隐藏得这么好,他应该不会发现才对。

她也有想过南宫宸会怀疑自己,所以刚刚趁着南宫宸在医院的当儿,她特地回去商场那边处理了一下,南宫宸就算是怀疑她也没用,因为没有证据。

不过现在想想,她还是挺后悔的,真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会一时脑热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万一把孩子摔死了警察一调查起来她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而像现在这样摔伤了,不但对她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给她们娘俩制造了跟南宫宸相处的机会,真是得不偿失啊。

她甚至都不愿去想,刚刚南宫宸在医院里面那么长时间究竟做了些什么,看他那么紧张小挽晴的样子,她就心中不是滋味。

在回老宅的路上,朱朱像往常一样刻意寻找话题跟南宫宸聊天,南宫宸却丝毫没有聊天的兴致,对她爱搭不理。

看到他这样子,朱朱的心里又开始慌了,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明明刚刚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一转眼就又变成以前那样了,不,应该是在遇到那对母女后,他就突然变回去了。

想到那对母女,朱朱就恨得咬牙切齿。

车子停在老宅门口,两人一起上到二楼卧室门口时,朱朱拉住南宫宸的手腕道:“宸,你累了吧,我进去帮你放水洗澡。”

“不用了。”南宫宸转身盯着她,迟疑了一下才问道:“朱,我问你,你是不是打过那位伊小姐?”

朱朱愣了一下,本能地摇头:“刚我不是说了么,我这段时间连出门的机会都少,怎么可能会打她嘛,你别听那破孩子胡说八道。”

南宫宸本不想质问她的,因为白慕晴想要息事宁人,不希望他旧事重提。可是他也答应过小挽晴不会再让朱朱伤害她妈妈的不是么?所以,他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

他以为朱朱会改口承认,毕竟他都这么严肃地问出口了。

可是朱朱的反应.......太令他失望了,也太令他生气了。

看到他失望的脸色,朱朱心里一慌,小心翼翼地问道:“宸,你不会是相信那个孩子的话了吧?你相信她我打她妈妈了?”

南宫宸注视了她半晌,才终于开口道:“朱朱,还记得两年前我跟你说过的话么?你跟我记忆中的朱朱不一样。”

“宸.......。”

“当初我跟你说记忆中的朱朱天真善良,活泼可爱,你告诉我人是会变的,你是因为爱我才会变得自私有心机,可是爱我不能成为你随意伤害一个不相关的女人的借口。”

“宸,我这么做确实是因为爱你啊。”朱朱情急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我只是怕你不高兴,怕你觉得我是那种泼辣的女人。那天在车库里我确实是打过她一巴掌,可那是因为她挑衅我在先啊,她说.......她说我留不住你是我自己没本事,还说她就是要勾引你,要气死我.......。”

“你还在说谎!”

“为什么?”朱朱摇头:“为什么你宁可相信她却不肯相信我?”

“伊小姐从来都没有跟我提过你打她的事,即便是刚刚我追问她的时候,她也希望我别管。”

“伊小姐?你都跟她混到那么熟了吗?宸,你是不是还背着我见她,那天躲在你桌子下面的女人是她对不对?你们.......居然背着我在交往?”朱朱越说越生气,越说越着急。

南宫宸心虚了一下,但很快便被恼怒袭上,他扫视着朱朱:“原来那天你是故意把别人的手踩烂的?”

“我.......。”这下轮到朱朱心虚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南宫宸,你都把人藏在桌子底下了,我为什么还不能踩她一脚?她在勾引我老公啊,我踩她错了么?”朱朱含泪望着他:“你告诉我,你跟那位伊小姐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交往到什么程度了?”

南宫宸盯着她:“别把你那此脏兮兮的想法强加在别人头上,我跟伊小姐什么关系都没有。”

“那她为什么要躲在你的桌子底下?”朱朱质问道

“我没说躲在桌子下面的是伊小姐。”南宫宸道。他平日里很少说谎,甚至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说过,因为没有什么人什么事是值得他去说谎隐瞒的,可是这一次,为了伊小姐的人身安全他不得不说谎。

如果朱朱真的是那么心机那么可怕的人,她以后肯定不会放过伊小姐和她的女儿,他不能因为自己给对方带去危险!

“那到底是谁?”朱朱盯着他质问道。

南宫宸张了张嘴,冷硬道:“我还不需要向你解释这些事情。”

“宸,你答应过我不会爱上别的女人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朱朱伤心地哭了起来。

“我没说我爱她。”

“那你就更不应该把她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啊!你放着自己的老婆不碰,去碰那些野女人,你都不觉得脏么?我到底有哪一点比不上她们啊?没有她们漂亮还是没有她们身材好?你说啊。”

“因为她们简单,她们不会缠着我哭哭啼啼,不会胡乱吃醋伤害别人。”

“她们只要你的钱,当然不会吃醋了。”

“所以,我更宁愿和她们在一起。”南宫宸扫视着她:“朱朱,希望今天的摔楼梯事件不是你干的,否则我真的会对你失望透顶。”

朱朱一颗心被他伤透了,兀自在那里压抑地哭着。

南宫宸又说:“还有,我提醒你一句,伊小姐是有丈夫有孩子的女人,而且她跟她丈夫感情很好,我跟她没有半点关系,希望你以后别再去找她的麻烦,不然我真的是会处置你的。”

“你要处置我?”朱朱含着泪问。

“没错。”南宫宸咬了咬牙:“不要仗着自己命定情人的身分胡作非为,伤害无辜,否则到时候就连奶奶都保不住你。”

朱朱愣愣地盯着他,恼怒过后的她渐渐地开始清醒过来了,她到底在做什么啊,怎么会把眼前这个男人惹成这样?她明明就知道他吃软不吃硬的,居然还在这里跟他大呼小叫?

“宸.......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傻事了。”她抓住南宫宸的衣角,一脸愧疚道:“我以后会乖乖的,像这两年来一样乖巧地在家里等你,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南宫宸松了松脖子上的衬衫钮扣,淡然道:“我拭目以待。”

说完,他没有再理会她,推开卧室的门板走了进去。

*********

颜助理像往常一样在南宫宸进入办公室后,便开始向他汇报今天的工作日程,日程报到一半的时候,南宫宸忍不住打断她:“行了,你先告诉我让你查的事情查清楚了没有。”

“宸少是说戒指还是昨晚乔挽晴摔倒的事,如果是前者的话当天值班的清洁工仍然没有松口,还在调查中.......。”

“我要后者。”

“后者.......。”颜助理稍稍停顿了一下,才道:“很巧,商场的监控刚好坏掉了,根本看不到当时的情况。”

“坏了?”南宫宸皱眉。

“是的,说是今天才开始修理。”

“当时的目击证人呢?也没有么?”

“没有,我问过那位妇女,她说当时她正在挑东西,不知怎么车子就滑走了,她自己当时也吓傻了。”

南宫宸沉默着,似在思索着什么。

颜助理看了看他,迟疑着说道:“宸少,我觉得即便少夫人对伊小姐母女俩有敌意,应该也没有这个胆子才对,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而且昨晚你们只是在商场里面巧遇了伊小姐,并非事先安排,以少夫人的人际关系,应该也不可能在事情发生两个小时内把监控的事情搞定。”

南宫宸无奈地浅笑了一下:“我也希望不是她,我也希望她没有这个胆量。”

“宸少,我怎么觉得您心里其实是希望.......此事是她做的?”颜助理笑笑道。

“什么?”

“您是在找借口让自己疏远朱小姐,不是么?”

南宫宸心下微讶,睨着她:“你是这样认为的?”

“宸少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放下过去,试着接纳少夫人,可是现在您知道她打了和踩了伊小姐,心里开始对她失望了,如果调查出来的结果乔挽晴就是少夫人推的,那么您就会彻底对她失去信心。当您不再对她存有愧疚的时候,心里的包袱也就可以放下了,这种心理我懂。”

南宫宸睨着她,嘲弄地一笑:“你还沈过心理学的?”

“不,我只是跟您跟久了,懂得您心中的想法。”颜助理笑了一下:“您丝毫不将乔挽晴的摔倒当成是意外,而且还那么急切地想要调查结果,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南宫宸张了张嘴,却丝毫反驳不了颜助理。

难道真如颜助理所说,他这么迫切地想要真相,就是为了让自己对朱朱失去好感,继续逃避白慕晴已经不在的事实?

如果朱朱是那种心机重重的女人,他还会试着去爱她么?肯定不会!

颜助理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道:“伊小姐过来了,我去接待一下。”颜助理说完,深深地看了南宫宸一眼,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