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惊吓/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助理前往小会议室接见了白慕晴,白慕晴什么都没提,颜助理自然什么都没有问。

两人就工作上的事情讨论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白慕晴就起身告辞了。

“伊小姐慢走。”颜助理送她出会议室。

白慕晴冲她道了声谢,迈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这是一条从小会议到电梯必经的过道。白慕晴一边走一边低头看着手里的资料,丝毫没有感觉到南宫宸就站在自己的眼前。

直到她的身体撞了上去后,她才愣了一下,抬头看到南宫宸后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礼貌地唤道:“宸少,您好。”

“打算回去了么?”南宫宸扫了一眼她手中的资料。

白慕晴点头:“嗯。”

“挽晴的伤好点了么?怎么没有在家陪她?”

“谢谢宸少关心,她的伤本来就不严重,今天由她爸爸在家陪着她。”

南宫宸点了点头。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就走到这里来了,仅仅是因为想知道小挽晴的情况吗?

“宸少您呢?手上的伤口好些了没有?”白慕晴目光往下,落在他的手背上。

他已经将手背上的纱布撕掉了,那条细长的伤口展露出来,虽然不是很大但看着也是挺疼的。白慕晴抬头重新盯着他:“你怎么不把伤口包起来?这样很容易感染。”

南宫宸抬起自己的手掌看了一眼,丝毫不以为然:“没关系,一个大男人手里缠着块纱布毕竟不好看。所以就摘掉了。”

“那也得包扎两天啊。”

“谢谢,我自己会注意的。”

他这么一说,白慕晴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感觉自己似乎是太多嘴了一点。

她如是改口跟他道了声别,转身正要走的时候想了想,转回头来问了句:“宸少,我可不可以问下.......那个.......。”

见她不好意思启齿。南宫宸替她接下话尾:“戒指是么?”

“嗯,真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南宫宸道:“我已经让人在办公室里找过了,并没有发现戒指的踪迹,问了那天的值班清洁工,她也说没看见。”

“哦。”白慕晴脸上染上一抹失望,随即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过你放心,我会继续帮你找的。”

“找不到就算了,不用那么麻烦的。”白慕晴实在不好意思为了一枚不怎么值钱的戒指这样劳烦人家。

只是她眼里的失望南宫宸却看得清清楚楚,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区转角,他才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晚餐时,朱朱看到南宫宸吃饱正从椅子上站起,如是跟着站起道:“宸。今天大剧院里面有钢琴演奏,陪我一起去听好不好?”

南宫宸看了她一眼,面色平淡道:“我对钢琴没兴趣,你让小源陪你去吧。”

又是小源,什么事都让小源陪她,朱朱在心里气愤又委屈地想。

一旁的朴恋瑶微笑道:“表哥对画画也没兴趣,不也经常陪前表嫂去看画展么?”

“对啊.......。”朱朱一脸乞求地望着他。

“我说过,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慕晴。”南宫宸声音冷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责备朴恋瑶还是朱朱。

不过他的火气还是让朱朱惧怕了一下,双手一松坐他的手臂上拿了下来。

“怎么了?”老夫人抬眸的视着二人,语带嗔怪道:“才好了那么几天怎么又闹起来了呢?宸,你就陪她去呗,顺便自己出去散散心。”

南宫宸心里很清楚朱朱为什么要当着大伙的面说这些,无非就是想让老夫人帮忙说话,可她越是这样耍心机他就觉抵触,越不想陪她出去。他面色平静地吐出一句:“奶奶,感情的事情我自有分寸。”

“你有什么分寸?”老夫人不以为然。

“当初我爱朱朱的时候你挡也挡不住,现在我不爱她了,你再搓合也没有用。”说完,他转身往餐厅门口走去。

而他的话,对朱朱来说无疑是一记沉重的打击,委屈的泪水瞬间又滑了下来。

老夫人将目光从南宫宸的背影收了回来,打量着她:“怎么了?你又哪里惹着他了?”

南宫宸的个性老夫人很清楚,只要你不惹他,他是不会对你无理的。

朱朱委屈巴巴地哽咽道:“宸在外面藏女人,我只是开口警告了一下对方,宸就不高兴了,奶奶,我这么做有什么错?难道作为宸的妻子,我连维护自己婚姻的权利都没有吗?”

原以为老夫人会替她作主,帮帮她,没想到老夫人听完却是一翻白眼:“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点小事。”

“奶奶.......。”

“珠珠啊,你别怪奶奶说话难听,你见过哪个有钱人对老婆忠心不二的么?他在外面养女人就让他养呗,只要他不缺你吃不缺你穿,不打你不骂你,你只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对啊。”朴恋瑶跟着附和道:“男人嘛,你不能太把他当回事,你将他套得越紧,他就越是想要逃离你,这一点你就做得不如白慕晴。”

“如果沈恪在外面养女人,你也会这么想么?”朱朱不服气道。

朴恋瑶被她问得哑言。

得不到援助,朱朱恼火地上楼去了。

她站在南宫宸的卧室门口,心里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气愤,却也越想越无奈,毕竟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

白慕晴一听到消息说要她去月城出差,立马扔下手中的资料往张总的办公室走去,张总正在打电话,看到她进来抬手示意她稍等,又讲了片刻才挂上电话。

“怎么了?一副心急火烧的样子。”张总瞧着她问。

“张总,为什么要让我去月城出差?我不能去,我要在家照顾我老公和孩子。”白慕晴情急道。

“就一天一夜,孩子让她爸照顾一下就好了。”

“不行!”

“这是工作,是老板的命令。”

“可是公司有那么多人为什么要我去啊?”

“因为你是新人,这一年一度的行业研讨会对新人有很大的提高和帮助,像我们这种小公司还没有参加的资格呢,是我花价钱买来的机会,所以.......。”张总从办公桌那边绕了过来,抬手在她的肩上拍了拍:“这么难得的一个好机会,好好珍惜,况且机票都已经帮你订好了。”

“什么?”白慕晴气结:“你怎么可以不问问我就把机票订了?”

“这还需要问么?我觉得你一定会去,也应该去的呀。”张总打量着她,一本正经道:“小伊啊,要出来工作就必须得牺牲一下家庭啊,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牺牲的嘛,好了,听话,就乖乖跟我去两天吧。”

张总没有骗她,这个机会是他花钱走后门买来的,只是他的目的绝非是为了让白慕晴提高专业知识,而是另有目的。

白慕晴无语回噎,只能悻悻然地离开他的办公室。

晚上白慕晴跟乔封说起这事的时候,仍然是一脸的愤愤道。

反倒是乔封体谅地安抚道:“你老板说得对,家庭工作不可能两样都兼顾齐全的嘛,总要牺牲一些。”

“当初我入职的时候跟他说得很清楚了,不出差不加班,他说话不算话。”白慕晴一脸愤愤道。

乔封笑了:“要不咱不干了?”

“这.......这样不太好吧?”白慕晴语气缓了下来:“说真的,这家公司的上班时间很适合我,一般很难再找到这么适合的了,这也是当初我选择它的原因。”

“所以咯,你就放心去吧,反正也就是一天一夜的事。”

“我这不是不放心你和小挽晴嘛。”白慕晴看了一眼小床上的挽晴。

她额头上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疤了,这会正睡得一脸香甜。

乔封搂着她的身体,含笑安抚道:“放心吧,我可以照顾好挽晴。”

“真的么?”

“不相信我啊?”

“当然不是了。”

“那就对了。”乔封摸了摸她的发丝:“就当是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好了,我会让你发现我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软弱。”

“我知道你能照顾好挽晴,人家只是心疼你嘛。”白慕晴笑着往他的怀里靠了进去。

“你有这份心我就很高兴了。”乔封想了想,用开玩笑的语气道:“不过月城那地方比较乱,你千万要注意安全。”

“我会的。”

“还有.......千万别让某些坏男人给骗走了。”

“乔少爷,我有那么笨吗?”白慕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谁知道呢?天底下坏男人那么多。”

“可是我都已经有老公有孩子了,早就对坏男人免疫了。”

“真的?”

白慕晴点头,乔封放心地笑了:“那我就放心了。”

********

第二天白慕晴就跟张总坐上了前往月城的飞机,而张总身边永远都有一个小蒙粘乎着。

有小蒙一起过去,白慕晴也算是多了个伴,而且不用跟张总单独相处自由自在了许多。

到月城只有一个多小时的飞机,下午白慕晴参加了那个传说中对自己很有帮助的行业研讨会,不得不承诺,研讨会对她来说还是有点作用的,至少让她了解了不少她之前不懂的行业知识。

研讨会结束后,白慕晴回到酒店准备向张总报告下午的研讨会出席情况,她站在酒店套房的门板前敲了敲门,敲了许久都没有人过来开门,如是将耳朵贴在门上。

她隐约听到张总在生气,其间还夹杂着小蒙委屈巴巴的声音,担心他们出事的她扬声唤了句:“张总,你们还好吧?”

包房的门终于被人打开了,张总一脸怒气腾腾地开了门。

“张总,你们怎么了?”她看了一眼张总,又看了看屋内一手扶着沙发,一手揉着小腹满脸痛苦的小蒙。她迈步走上去,扶住小蒙的一边手臂关切地问道:“小蒙,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小蒙一脸羞赧地点了一下头,又心虚地扫了张总一眼。

张总转过身来一脸懊恼道:“我跟她说了下午有重要的宴会要出席,让她少吃点那些路边摊,她非说自己百毒不侵,现在好了,连一刻都连不开厕所,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对不起嘛,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的。”小蒙心虚地说道。

“那你说我现在怎么办?这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临时临急的你让我上哪找女伴去?”

小蒙想了想,转头望向白慕晴,嘿嘿笑道:“让伊姐代替我去好了,反正伊姐长那么漂亮也不会让你丢人。”说完,她‘唉哟’一声,捧着肚子急急地往洗手间冲去。

“你看看,你看看.......我养你有什么用.......!”张总用手指着洗手间,一边踱来踱去地干着急一边道:“幸好小伊跟我们一块来了,不然我真是要让你给害惨了,下次上哪都不带你.......。”

白慕晴张了张嘴,她没听错吧?张总让她陪他一起出席宴会?

***********

白慕晴虽然不想作为张总的女伴出席宴会,但是在小蒙无法脱离厕所的情况下,她根本就连一丁点拒绝的余地都没有,甚至连拒绝的话都没有说出口,张总就把小蒙的礼服甩给她,让她以最快的速度换上。

晚上七点,白慕晴和张总准时出现在某酒店的宴会厅内,她甚至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类型宴会。

她只听张总交待,这是个属于上流社会的私人宴会,而张总和宴会的主人是小学同学,难怪张总有机会参加这样的宴会呢!

白慕晴跟着张总被人迎入贵宾室,贵宾室很大,里面坐着十来个人,这些人围着某人聊得正热烈。白慕晴以为被围在中间的人会是这宴会的主角,她探着头往中间望了过去。

当她看到里面的人居然是南宫宸时,本能地怔了一下,而南宫宸也刚好往这边望了过来,四目以对,他的视线有些炙热,白慕晴冲他笑了笑后慌忙将目光抽离。

她压低声音问旁边的张总道:“张总,宸少为什么也在?”

“上流社会主,聚来聚去无非就是这么一帮人。”张总笑眯眯道。

颜助理也看到了张总和白慕晴的身影,她俯在南宫宸耳边轻声道:“宸少,那个张总一看就是不怀好意的,您千万别喝酒。”

“怕我栽在他手里?”南宫宸浅笑。

“不,我是怕您晚上会犯病。”颜助理关切道。

“可我还真想会一会他,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招来。”

“宸少,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南宫宸笑了笑,端起桌面上的果汁喝了一口。

南宫宸知道自己不能沾酒,沾酒就容易犯病,出门在外,虽然有张医生陪着,但也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所以,即便他是真的很想看看张总的招数,为了自己的身体也只能放弃了。

他象征性地喝了几杯红酒便停止喝酒了,只是这红酒的后劲比他想象得要足,人还没走出宴会大厅,他便感觉身体有些轻飘飘的了。

他走进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体内的温度却并没有因此而降低。

白慕晴接到张总的电话让她到洗手间一趟,她乖乖去了,站在男式洗手间门口冲着里面扬声问了句:“张总,你在里面吗?”

洗手间的门板呼的一声被拉开,南宫宸从里面跌了出来。

白慕晴被吓了一跳,忙走上去扶住他的手臂问道:“宸少,您怎么了?没事吧?”

他的样子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摔倒。

“宸少您怎么喝这么多?颜助理呢?您等会,我帮您去把她找来.......”

白慕晴说完便要转身去找人,南宫宸却一把扣住她的手臂将她拽了回来,盯着她的目光恼怒得仿佛能喷出火来,气息拂在她的脸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白慕晴被他被眼里的怒火吓得一惊,完全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如是不解地摇头:“什么?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我问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给我吃了什么?”

“我.......我没有啊。”白慕晴更加不解了。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对他做过,为什么他会说出这种话来呢?他到底怎么了?白慕晴看到他额头上瞬间被一层细密的冷汗覆上,看起来不像是喝醉的样子,倒像是身体不舒服。

她没有时间多去猜测他话里的意思,改为问道:“宸少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扶您到休息室休息一下。”

南宫宸深吸口气,强忍住心底的难受吐出一句:“送我到1301号房。”

“可是,您不舒服的话应该去医院啊.......。”白慕晴情急道。

南宫宸却身体一转,脚步不稳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宸少.......。”白慕晴慌忙跟上去,重新扶住他的手臂。

宴会厅里的张总看到两人迅速往电梯走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随即转向颜助理继续纠缠道:“颜助理,我再敬您一杯,感谢您近段时间对我们的照顾.......。”

颜助理敷衍地冲他举了一下杯子,目光扫过宴会厅的每一个角落,开始寻找南宫宸的身影。

电梯内,白慕晴摁了13楼后,扶紧看起来越来越难受的南宫宸安抚道:“宸少您先忍着点,马上就到了。”

“宸少,您有带药么?”白慕晴突然问道。

南宫宸深吸口气,艰难地稳了稳身体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只小小的药瓶,双手哆哆嗦嗦地拧开瓶盖,因为手抖,里面的药撒出来一些。

“我来帮你。”白慕晴夺过他的药瓶,从里面取出一粒药丸放入他的口中。

南宫宸服了药,体内的痛楚却丝毫没有得到抑制。

电梯停在13屋,白慕晴扫了一眼门上的牌子,找到01号房后也懒得问南宫宸了,小手在他的衣袋上面一通乱摸起来,最终在他内袋里面找出皮夹,又从里面翻出房卡开门。

“宸少,赶紧到床上躺着吧。”她扶着他进了套房,打算将他放在床上时,南宫宸却突然一个转身将她实实地压倒在床上,颤抖的吻落在她的脸上,颈上。

白慕晴被惊呆了,愕然地瞪着眼前这张突然放大的帅脸,他在干什么?他在吻她?

“宸少.......宸少你在干什么?”白慕晴大脑一片空白,本能地开始挣扎。

她太惊慌了,太害怕了,一向绅士优雅的宸少居然在强吻她?而且还吻得这么热烈!

“宸少.......你喝醉了!请你不要这样!”她奋力地推打他的肩膀。

南宫宸依旧没有放开她,甚至还一把将她肩上的礼服肩带扯了下去,大手掌住她的胸前的丰满。

“不要.......南宫宸!”白慕晴使尽全身的力气将他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迅速地从床上坐起。

然而没等她跑走,南宫宸便又将她紧紧地掐入怀中,他从身后抱住她,亲吻着她的脖子,嘴里发出痛苦的哀求:“慕晴,慕晴别走.......别走.......。”

他的话语似有魔力般,瞬间半角白慕晴震慑住了,慕晴.......慕晴.......好熟悉的名字.......好熟悉的感觉.......。

然而没等她好好感受这份熟悉,脖上的痛楚让她瞬间低呼一声,她被狠狠地咬了一口.......。

“疼.......。”她本能地反手推了他一把,大概是体内太难受的缘故,南宫宸被她这么一推便推开了,身体滚在地面上。

白慕晴终于得到了自由,她一边整理身上被他拉下来的礼服一边撒腿便往门口逃去,手掌扶上门巴,哆哆嗦嗦地扭开。就在她将门板拉开一半准备夺门而出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痛苦的低吼。

那一声低吼压抑着满满的难受,白慕晴脚下的步伐突地一停,转过头去看着狼狈地蜷缩在地面上的他。

白慕晴大脑恍惚了一下,这样的画面好熟悉,好痛心.......。

仿佛曾经经历过一般!

她突然就不忍心离开了,慌忙冲上去将他从地面上抱起,搂住他的身体情急道:“宸少.......你到底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我.......我立刻帮你叫救护车。”

她想放下南宫宸的身体,可是又怕他伤害自己,情急之下将床头上的电话拽了下来,由于力道过大,电话线被她拽掉了。

这个时候,她听到南宫宸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慌忙将他的手机从口袋里面摸了出来,屏幕上面跳动着‘颜悦’二字,她立刻接通急急地说道:“颜助理,宸少他不知道怎么了,你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电话那头的颜助理呆了半秒,一脸严肃道:“宸少现在在哪?“

“在他自己的房里。”

“伊小姐,宸少他犯病了,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否则他会弄伤你的。”颜助理说完便挂了电话。

白慕晴看着眼前满是痛苦的南宫宸,虽然看起来很危险,可她实在不忍心将他扔下走人。看到他牙关紧咬的样子,担心他会把自己的舌头咬掉,她如是又跑到浴室从里面拿了一条毛巾塞在他的口中。

很快,套房的门便被人推开了,张医生后颜助理先后赶了过来。

“麻烦帮我把宸少扶到床上去。”张医生扶住南宫宸的另一边手臂冲白慕晴道。

白慕晴一边点头,一边帮张医生一起把南宫宸扶到床上去。木每投巴。

张医生立刻从医药箱里面拿出一支镇定剂打在南宫宸的手臂上,原本躁动不已的南宫宸终于慢慢地停止了挣扎。

白慕晴往后退了一步,退到颜助理身侧怔怔地问道:“宸少他究竟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出事呢?”

颜助理侧过头来盯着她:“宸少有病,不能沾酒,这一点你大概不知道吧?”

白慕晴感觉到她的恼怒,有些不明白道:“我不知啊。”

“也对,如果伊小姐知道宸少是个病人,应该就不会跟他到套房里面来了。”颜助理嘲讽地冷笑一声,依旧睨着她:“看来伊小姐的野心确实不小。”

白慕晴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向礼貌有礼的颜助理会对自己说出这些冷硬的话来。

“颜助理,我可不可以请您有什么话说直接一点?”

颜助理扫了床上的南宫宸一眼,轻吸口气:“算了,没什么。”

“颜助理是不是误会我对宸少有企图了?颜助理您千万别这么想,我.......我是在洗手间碰到宸少的,我看到他很不舒服如是就把他送到房里来了,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希望是这样的。”颜助理僵硬地冲她笑了一下:“伊小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回去了。”

白慕晴看了床上昏睡的南宫宸一眼,问了句:“宸少他怎么样了?”

“他要第二天才会醒来,所以你不用等了。”颜助理道。

“那他.......到底子得的是什么病?”白慕晴忍不住又问。

“这是宸少的私事。”颜助理说。

白慕晴最终只是点点头,转身离开南宫宸的卧室。

张总远远便看到白慕晴从电梯那边走过来,他讶然得张嘴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明明已经把南宫宸搞定了,而且是大剂量地搞定,也看到了他们两个一起回住房部,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到底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还是南宫宸的时长就这么点?

看白慕晴那明显比刚刚蓬乱的发丝,就不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只是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他清了清喉咙,迎上去打量着白慕晴责备道:“小伊,你刚刚上哪去了?我蹲在马桶上等你送手纸等半天了。”

白慕晴歉疚道:“对不起,刚刚我有点急事。”

“什么急事那么重要?”

“没什么。”白慕晴随口答道。

张总看到她颈间的血印子,低呼一声:“呀,你的脖子怎么了?怎么流血了?”

白慕晴刚刚在电梯的镜子里已经看到自己脖子上的伤口了,她抬手摸了摸疼痛的伤口:“没什么,不小心弄伤的。”

“没事吧?要不要包扎一下?”

“不用,一点都不疼。”白慕晴的情绪不是特别的好,刚刚在南宫宸的套房内看到的那一幕至今仍然像倒带的电影在她的脑海中来回闪烁,刺得她心头生疼。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南宫宸那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她的心脏如同被刀绞了一般地疼,仿佛病痛折磨的不是南宫宸这个外人,而是她至亲至爱的亲人。

一直到宴会结束,回到下榻酒店,白慕晴的心里仍然没有平静下来,仍然想着南宫宸发病的那一幕。

她甚至还想起南宫宸强吻她,抱着她求她别走时的情景,他嘴里唤着的慕晴.......就是他口中那位已经死去的至爱么?

没想到那么高高在上的宸少,也有如此让脆弱的一面,也有如此惹人心疼的一面。

她闭上眼,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不要再对一个陌生男人如此关怀,如此伤神,因为.......人家是有妻子,有爱人的。

************

南宫宸这次没有在一大早就醒来,而是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

看到他醒来,张医生终于大松了口气道:“宸少,您要是再不醒来,我就要叫救护车了。”

他的话南宫宸不是没有听见,只是他的思绪仍旧停留在刚刚的梦境时里,他梦到白慕晴回来了,她又回到了她的身边,像往常一样陪伴着他照顾着他,赶都赶不走。

“她呢?”他轻轻地问了一句。

张医生跟旁边的颜助理相视一眼,颜助理问道:“宸少问的是伊小姐么?”

“伊小姐?”南宫宸低喃着陷入昨晚的记忆里,随即苦涩地笑了笑:“对,就是伊小姐,昨天是她送我回房间来的。”

“我昨晚已经将她赶走了,具体要怎么处置等宸少自己决定。”

“她还好么?”

“宸少,您关心她?”颜助理讶然,打量着他:“宸少昨晚会突然犯病,那是因为被她下了那种药啊,宸少您自己都不知道么?”

“是的,宸少,您昨晚犯病的主要原因是那位小姐给您下了药。”张医生道。

南宫宸轻吸口气,道:“我相信她也是不知情的。”

“宸少是这么认为的么?”颜助理问道。

“嗯,是真是假我自己可以感觉得出来。”南宫宸想起昨晚她送自己回房的情形,丝毫不像是知情的,也没有任何要勾引她的痕迹。而且他记得自己还强吻了她,咬了她,而最终她不但没有被吓跑,反而留在他身边抱紧了他。

这种最本能的反应,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假扮得出来,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

颜助理沉默了一下,点头,语气缓和了些:“不过张医生也说了,昨晚幸好有她在这里帮助您,并用毛巾塞了您的牙关,不然真的很危险。”

“总之,成也是她,败也是她。”颜助理有些心有余悸道:“宸少,咱不玩了好么?人心难测,太危险了。”

“我只是没想到他会有胆对我下药。”南宫宸说得有些恼怒。

他想到张总也许会把他灌醉,但没想过他会下药,并且这么直接把伊小姐推到他怀里来。

“这种药效比较隐蔽,一般人都不会发现。”张医生说:“如果大少爷不是因为有病,估计也不会发现自己被下过药的。”

“这位张总,真是越来越过份了。”颜助理恼火道,随即问南宫宸:“宸少,您打算怎么处置他。”

“先不处置。”

“什么?”

南宫宸注视着她,随即浅笑:“我仍然觉得这游戏挺好玩的。”

“宸少,您还玩哪?”颜助理无语。

南宫宸但笑不语。

他的笑容是苦涩的,他不是想玩这个游戏,而是突然对那位伊小姐又有了兴趣。昨晚他虽然犯病了,但隐约还是记得住一些片段的,那个女人照顾他的行为动作那么熟练,现在回头想想,还真有白慕晴的影子在。

那种熟悉的感觉刺激着他,使他忍不住又想去了解她,深究她。

而想要了解她,又哪能少得了张总的‘帮忙’?

“知不知道她们今天几点的飞机?”他突然问出一句。

“这个.......我得去打听一下。”颜助理说完,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