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起疑/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晌,他才愣愣地问出一句:“你说什么?她老公是残废?”

朱朱点头,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她老公明明就挺有钱的,长得也挺帅的,如果不是因为残废了。她才不会出轨,更不会出来跟你乱搞啊。”

又是一番沉默后,南宫宸又问了一句:“她老公是谁?”

朱朱差一点就要说出是星缘餐厅的高层了,可是转念一想如果被南宫宸知道她去找过乔封,肯定又会发火的,索性就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见过他,看到他坐在轮椅上。”

其实她也并不知道乔封是星缘连锁餐厅的老板,她只知道乔封坐的是豪车,穿的是在品牌,还拥有超级大的办公室。总之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是个有钱人。

南宫宸沉吟片刻。转身便往大门口走去。

“宸,你要去哪里?”朱朱见他转头便往门外走,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后追了上去。

南宫宸并没有搭理她,脚步一刻不停地往楼下走去。

他直接走到门口,上了车子。

他没有直接打火,而是突然坐在座椅上发起了呆,他这么急着跑出去干什么?他在期待着什么?

其实今天上午见过白慕晴后,他的脑海中有闪过那么一个巧合点,乔锶恒说乔封女儿都三岁了,这几天打算移居国外。白慕晴也说要辞职移居国外,这还真是巧!只是当时他没有多想,更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直到刚刚听朱朱提到伊小姐的老公是个残废。而且还是个长得挺帅挺有钱的残疾人,他的脑光瞬间一闪。想到了乔封。

伊小姐的丈夫会是乔封么?怎么可能?

他最终还是启动了车子,将车子驶离南宫家老宅后直接往伊小姐的家里驶去。

好在他当初送过她一次,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

当他来到那幢精致的小院前,屋里依然亮着灯火,隐约可以听到小挽晴欢乐的笑声,还有白慕晴宠溺中带着责备的叫唤声:“挽晴!别闹了,赶紧到床上躺着去。”

“不嘛。我要再玩一会。”

“再不睡明天就起不来了哦。”

“那我要跟爸爸妈妈一起睡。”

“不行.......我们说好了的,挽晴是大小孩了,不能跟爸爸妈妈一起睡。”

“.......”

听着屋里传来的欢笑声,那画面光是想想就觉得幸福,然而却不是属于他的,南宫宸的心里隐隐开始失落起来。

紧接着,他看到屋子窗户上的灯灭了,欢笑声也渐渐地停止了。

在车厢静坐了片刻,南宫宸拿出手机给颜助理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颜助理早就习惯了一天二十四小时受差遣了,很快便接通电话:“宸少,有事么?”

南宫宸扫了一眼跟前的这幢小楼:“麻烦你现在帮我查一下这幢房产的产权人.......。”

只要查清楚这幢房子的产权人应该就可以了吧,他想。

很快,颜助理便将电话打回来了。恭敬地说道:“宸少,产权人是乔封。”

这个名字令南宫宸倒吸了口气,连着拿电话的手都被轻颤了一下。

电话那头的颜助理感觉到他的沉静,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宸少。”

南宫宸也不清楚自己在知道这个真相后为什么会那么震惊,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伊小姐的丈夫不管是乔封还是哪位富豪都没什么可奇怪的吧?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吧?

不,别的任何一个男人他都可以忽略不计,除了乔封,除了他!

想到当初乔封跟白慕晴那一点若即若离,似有若无的关系,他就无法不去多想多猜测。

“宸少,您还好吧?”颜助理又问了一句。

“我今天才知道,伊小姐的丈夫就是乔封。”南宫宸目光落在已经熄灭灯火的窗户上,幽幽地吐出一句。

“是么,这么巧?”颜助理和他的反应反差太大了,甚至于丝毫都不觉得奇怪。

“你不觉得惊奇么?”南宫宸问了一句,果真是他的反应太过敏感了?

“呃.......宸少,我应该觉得惊奇么?”颜助理讶然。

“当年慕晴曾拿乔封出来气过我几回,我看得出来乔封对慕晴挺照顾的,他应该是喜欢慕晴的。乔锶恒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乔封在国外娶妻生女的事,而如今他的身边突然多出来一个妻子,而且跟慕晴是那么的相似.......。”

颜助理努力地理了理思绪,好不容易才理出一点头绪来,随即低呼一声:“宸少不会是怀疑伊小姐就是前少夫人吧?”

“我是不是疯了?”南宫宸自嘲地笑了一下。

也难怪颜助理会如此惊讶,换成是谁都该觉得他是疯了。

“呃.......宸少,我不知道您这种想法算不算很疯狂,不过我还是得提醒您一下让您自己分析分析。”

“你说。”

“首先,当初的车祸是真实的,咱们看过路边监控确定地车上的就是少夫人,而少夫人的车子也确实是被炸成废铁从海里捞上来的,也是您亲自到殡仪馆认的尸。还有那枚南宫家祖传的戒指,少夫人一直都戴在手上摘不下来,现在却在朱小姐的手上,除非朱小姐手上这枚戒指是假的,那尸体就有可能是假的。”

“你不明白,奶奶为了让我娶朱朱,没有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的。”南宫宸苦笑了一下道。木上肠弟。

老夫人强行从白慕晴手中取回戒指,再伪造个假尸体,这事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难。

“可是如果老夫人先发现了少夫人,把戒指抢回来了,以她的个性并不会让少夫人存活在这个世界上。”颜助理想了想,又说:“还有就是现在的伊小姐,您也看到了,她跟乔挽晴长得这么相似,并不像是领养回来的。而且伊小姐对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对宸少更是陌生得仿佛没有见过,总不可能是失忆加整容了吧?这也太狗血剧了。”

南宫宸又是许久之后的沉默,才说:“你说的都很有道理,不过我相信自己的直觉,我想没什么比直觉更可靠了不是么?”

“好好查证一下也没什么不好。”颜助理说:“不过宸少您别太着急,我会帮你好好查的,早点休息吧。”

“谢谢。”南宫宸挂上电话。

挂上电话的他并没有离开白慕晴的家门口,而是将车子开到道路转角的位置停,然后便开始了漫长的守护。

漫长的夜晚一点一点地过去,他却丝毫没有睡意,只要一想到他的妻子此时有可能就躺在别个男人的怀里安睡,他就差一点抓狂。各种情素在他的里挤压着,翻滚着,使他连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没有了。

天渐渐地亮了,世爵车身上被铺了一层细密的露珠与几片落叶,由此可以彰显出车子一夜不曾离开过此处。

四周渐渐地有了上班族的匆忙身影,南宫宸麻木着身体坐在座椅上,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那幢小屋。

终于,他看到一辆车子缓缓地停在小院门口,紧接着是小挽晴的身影蹦蹦跳跳地从屋里跑出来,跟司机打过招呼后爬到车子后座。最后是伊小姐推着轮椅上的乔封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没错,是乔封,果然是他!

南宫宸心底的最后一抹疑虑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昨晚他曾想过也许是大家搞错了,伊小姐的丈夫并非乔封,然而此时一看再无质疑了。

眼前的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幸福美满,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

趁着这个机会,他特意留意了伊小姐的神情,那一频一笑间,果然跟他的慕晴像极了,而且是越看越像。

不远处的一家三口上完车子后,车子缓缓地启动,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直到他们走远了,南宫宸才终于动了动麻木的双腿,从驾驶室内走了下来。他稳了稳身体,稍稍适应了一下酸软的双腿后,才迈步往小院走去。

隔着雕花大铁门,他可以看到里面被修剪得井井有条的小花园,一只可爱的小贵宾狗在院子里独自玩耍,屋子不大,却是白慕晴向来崇尚的安静生活。

“慕晴,真的是你吗?”他在心里轻轻地吐出一句。

*****

南宫宸昨晚一夜未归,而且是突然跑出去的,老夫人担心他有什么事,又在朱朱的怂恿下一大早便来到公司。

老夫人和朱朱来到公司前,南宫宸正在办公室内看一幅画,正是小挽晴的画相。

伊小姐为什么会跟小挽晴长得那么像,这个问题一直都在困扰着他,如果伊小姐就是白慕晴的话,难道她是照着小挽晴的脸整出来的么?为的就是给人一种她和小挽晴是亲生母女的错觉?

听到敲门声,他迅速地将画收回桌子底下,然后打量着来人问:“奶奶,你怎么到公司来了?”

“你昨晚突然跑出家门,我担心你出事。”老夫人在朱朱的陪同下走到沙发上坐下,打量了南宫宸一圈发现他没什么事后,才终于稍稍松了口气。不过她还是关切地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件急事。”南宫宸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

朱朱看着他,心想他明明就是在听到伊小姐的丈夫是个残废后才跑走的,他为什么会突然那么激动?难道是因为听到她老公残废了觉得自己有希望了?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她感觉到自己的手掌被人牵住,她怔了一下,凝神一看才发现是南宫宸执起了她的手掌。

她的心里划过一丝暖流,因为南宫宸看着她小手的目光是那么温柔,从未有过的温柔。可是却在下一秒,她心里的美好幻想破灭了,南宫宸居然摘走了她无名指上的戒指。

“宸,你在做什么?”朱朱心里一紧,他干嘛要摘走她的戒指?难道是要跟她离婚吗?她越想越着急,忍不住扭头看了老夫人一眼。

“宸,你在干什么?”老夫人也严肃起来。

南宫宸笑了笑,盯着老夫人道:“干嘛那么紧张?难道这戒指有蹊跷?”

“戒指能有什么蹊跷?我是怕你把戒指摘给你那些小情人了。”老夫人没好气道:“我警告你,你在外面乱来可以,别打戒指的主意。”

老夫人的表情丝毫不像是在演戏,南宫宸一时间有些猜不透她心里的想法了,他笑了笑道:“奶奶,我再没有分寸也不会拿南宫家祖传的戒指送给外人,再说,这戒指对南宫家来说是祖传,对外面她些女人来说却是不值几个钱的东西,我肯送人家也未必肯收。”

“这是象征着南宫家少夫人身份的戒指。”老夫人显然并不满意他这么藐视南宫家的祖传戒指。

“我知道。”南宫宸扫了朱朱一眼,脸上保持着清浅的笑容:“朱朱不是害怕这枚戒指么,我拿去去一下邪气,明天再拿回来。”

“不用.......。”朱朱话还没说出口,南宫宸便打断她,盯着她道:“等我拿回来后,可就别再找理由不戴它了。”

朱朱心里将信将疑,虽然不想让他就这么把戒指拿走了,却又不敢将戒指从他手中抢回来,只好笑了笑道:“好,我以后一定会天天戴着。”

南宫宸原本想支开她,质问一下老夫人关于白慕晴的事,话到嘴边却咽了回来,想想还是算了,万一真的是老夫人干的,知道他开始怀疑后肯定会采取措施阻止他寻找真相。

所以在确定真相之前,在不能够确保伊小姐的安全之前,他不能轻举妄动。

将老夫人支走后,南宫宸叫来颜助理,将戒指交给她道:“这枚戒指我当年鉴定过一次,今天你拿去再鉴定一次,千万别弄丢了。”

“宸少放心吧,我会注意的。”南宫家祖传的戒指,给她十个胆她也不敢弄丢啊。

颜助理收好戒指,抬头对南宫宸道:“宸少,其实有一个办公是最直接的,找到前少夫人的母亲和弟弟,从她们身上扯几根头发鉴定一下就知道是不是了。”

“我已经派人去找慕晴的妈妈和弟弟了。”南宫宸轻吸口气道。

“听宸少的语气,好像这事很难办?”

“暂时还不知道,反正燕城查过了,没有她们的消息。”

当年白慕晴走后,他曾经去找过朱慧和小意,希望能将她们照顾起来。可是朱慧认定慕晴是因他而死的,拒绝与他往来,连着去了几趟都是这种结果,渐渐地他就不再去了,也与她们失去了联系。

今天他派燕城分公司的一位员工去朱慧住的家里找,发现朱慧和小意早在两年前就搬走了,至今没有音讯。

“不着急,咱们慢慢找总能找到的。”颜助理安抚道。

南宫宸点点头,其实想从伊小姐的身上取到DNA样本也不容易,毕竟她对他已经上升到仇视的态度了。

都怪他之前太鲁莽了,才会让她对自己产生这种抗拒的态度。

****

下午从幼儿园出来,白慕晴含笑对乔封道:“刚刚我跟方老师说准备让挽晴退学,连方老师都舍不得挽晴,难怪挽晴这么舍不得大伙了。”

“谁让我们挽晴那么招人喜欢呢。”乔封含笑道。

“方老师说了,以后我回国了可以来找她做朋友。”小挽晴说。

“行啊,那我们以后回国了就去找方老师玩。”白慕晴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车子启动,她的目光瞟过一辆轿车时,发现里面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隔着车窗四目以对,白慕晴愣住了,随即慌忙将目光收了回来,心下乱成一团。

南宫宸,他不是已经向她保证过了不会再打扰她了么?不是已经祝她在国外生活愉快了么?为什么还要偷偷跟踪她到幼儿园来?而且还真换了辆低调的车子过来。

她稳了稳心神,搂着小挽晴。

“对了,封,我们是哪天的机票离开C城。”她突然抬头望着乔封问道。

南宫宸的眼神那么深邃,那么火热,就好像她真的就是他的前妻一般,这种感觉好可怕。此时的她,比乔封更想离开C城!

“你不是要向同事交接工作么?等你交接完了我们就走。”乔封说。

“那我明天跟张总提一下,让他提早放人,一周后可以么?”

“好,一周后我的工作也基本可以交接完了。”

白慕晴点点头,只希望在这一周时间里不要再出现什么状况。

*******

第二次的鉴定结果和第一次鉴定结果一样,戒指正是南宫家祖传的戒指。

看到这个结果,南宫家并没有觉得多少惊讶,只是心里对白慕晴的疼惜再一次地涌上心头。

他不敢想象,如果伊小姐真的就是白慕晴,那么当初他们是用什么方法将戒指从她手上摘下来的,究竟是趁她受伤强取下来的,还是在她受伤之前就把戒指从她身上夺走了。

不管是哪一种,他只要一想到那个场景心里就难受极了。

他将戒指交还朱朱的手里,朱朱没想到他会这么守信用,高兴地将戒指戴回手指上。

“怎么了?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老夫人打量着他:“几天没睡好了?”

南宫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盯着她问道:“奶奶,当初是谁将戒指从慕晴手里摘下来的?摘得不容易吧?”

“好好的怎么又提起她了?”老夫人不高兴道。

“我就是想知道她当时有多疼。”

“人都死了,哪还会知道疼?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摘下来的。”老夫人安抚道:“过去的事情别去想了。”

南宫宸浅浅地嗯了一声,他并不指望能从老夫人的口中了解到什么线索。

他离开老宅,漫无目地地开着车子在街上晃悠着,最终来到了白慕晴的家门口。

他给白慕晴打电话,电话那头很快便传来白慕晴的声音:“宸少,不是说好了不打扰我的么?”

南宫宸看了一眼时间,道:“我找你有点急事,在你家门口转角的地方。”

“什么急事?宸少,工作我都已经交接出去了,我们不应该再见面的。”

“真的很急。”南宫宸说。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这么说,她是肯定不会出来的。

见他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白慕晴想了想道:“你今天没喝酒吧,我不希望你又对我做出上次那种事情来。”

“不会的,放心吧。”南宫宸有些无奈道,看来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真的太糟糕了。

不一会儿,白慕晴便出现在他面前,拉开车门坐入副架驶的位置后盯着他道:“挽晴的爸爸正在给挽晴请故事哄她睡觉,我必须赶在他出房间前赶回去,希望宸少能够配合。”

南宫宸看着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认真地看她。

就是这张和白慕晴完全不相同的脸,那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熟悉。

白慕晴被他看得不自在,追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宸少现在可以说了么?”

南宫宸将目光下移,落在她的双手上,然后伸出手去,却在捏上她小手的时候将手掌往回一收。他怕自己又会吓跑了她,把她推得离自己远远的。

“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身上到底有多少烧伤?又是什么时候烧伤的?”

白慕晴讶然地打量起他:“宸少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知道。”南宫宸盯着她道:“只要你回答完我这几个问题,我就立马调头回去。”

“可是这些是我的私密问题,我没有理由和义务要告诉你啊。”

“告诉我对你没有什么影响不是么?”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些。”

南宫盯着她,半晌才说:“我实话告诉你吧,我的前妻是在两年多前车祸离世的,当时车子就爆炸了。”

“原来宸少仍然没有放下我和你前妻相像的这点巧合。”白慕晴无奈地摇了一下头,苦笑道:“其实我一点都不想提过去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没有出过车祸,我是因为家里失火才受的伤。”

“这是乔封告诉你的,还是你自己记得当时的情景?”

白慕晴讶然:“你居然连我老公都调查过了?南宫宸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就是想彻底弄明白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前妻。”

“我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前妻?我有老公有女儿,有家庭。”白慕晴摇头:“宸少,我真的不是你捞什子的前妻,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她顿了一下,为了赶紧打发他,紧接着又说:“我就是从阳台上摔下来的,我记得当时的过程,我记得自己被烧得体无完肤,是我的老公和女儿陪我走到今天,我很爱我的老公和女儿,所以求求您不要再打扰我们了好么?拜托你了。”

“慕晴.......。”

“我不是什么慕晴,我叫伊琳。”白慕晴打断他。

“伊小姐您先别激动。”

“我怎么可能不激动啊?你三番两次地纠缠我,骚扰我,并且还是用同一个理由,就算我真的跟你的前妻长得像我错了么?我招你惹你了么?我看你根本就是不安好心,见不得别人过得比你好!”白慕晴说完便用力在门锁上拉了一下,车门居然开了。

“慕晴.......”南宫宸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我说了我不叫慕晴,我叫伊琳!”白慕晴垂眸看了一眼他扣着自己手腕的大掌,愤怒道:“请宸少自重。”

南宫宸依依不舍,白慕晴却是迫不及待,她反手将他的手掌从自己的手腕上挣开,然后下车甩上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她快步离去的背影,南宫宸无奈地暗吸口气。

在来这前他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可是还是忍不住过来找了她,因为他是那么迫切地想要知道真相,他是那么的担心她真的出国了。

在车厢内呆坐了片刻,他拿出手机拨通乔锶恒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乔锶恒慵懒的声音:“你又不能喝酒找我干什么?”

“不管能不能喝,出来坐一下也好。”南宫宸说。

“那行,老地方见。”乔锶恒略一迟疑后说道。

******

白慕晴回到家,乔封刚好从卧室里面出来。

看到白慕晴从外面走进来,乔封扫视着她问道:“你出去了?”

“嗯,去扔了垃圾。”白慕晴用下颌指了一下空掉的垃圾桶道,至于出去见南宫宸这事,为了不让乔封多想她觉得自己还是别说为好。

“挽晴睡着了?”她问了句。

“睡着了。”乔封点头,对她催促道:“快去洗澡吧,洗完早点休息。”

“好。”白慕晴应了声,转身往浴室里面走去。

将浴室的门板关上后,她幽幽地吐了口气,然后走到镜子前打量着镜中的自己。她真的跟南宫宸的前妻那么像吗?他为什么要坚持了解她的过去?

她突然对那位叫‘慕晴’的女孩的长相好奇起来,如是拿出手机开始搜索关于南宫宸的资料,而且很快就搜到了他上一任妻子的相片。看着相片中那张陌生的脸,她居然丝毫找不出自己与她的相似之处。

乔封明明就告诉过她,两年前医生是照着她以前的样子整容的,而她现在的样子就是她自己,她坚信,况且小挽晴就是最好的证明!

小挽晴可是她亲生的女儿,这一点她百分百可以确定!

到底是乔封对她隐瞒了什么,还是南宫宸太想念他的前妻,想念到神经质了?

白慕晴洗完澡走出去,走到乔封面前蹲了下去,注视着他道:“阿封,我失忆之前就是长这样的对么?”

乔封低下头来,讶然地打量她:“对啊,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确定一下。”

“是不是南宫宸又来找你,把你当成他前妻了?”乔封心下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白慕晴摇摇头:“不是的,是我自己突然想问。”

乔封抓住她的小手,盯着她一本正经道:“南宫宸的故事也许很感人,但是你跟他没关系,相信我好么?”

白慕晴看着他一脸焦灼的样子,忙点头道:“我相信你,封,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爱我了。”

“知道就好。”乔封将她拥入怀中,在她耳边低喃:“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

他们都打着爱她的旗号,却在无休止地伤害她,林安南是这样,南宫宸也是这样。他们不但伤害她,还总是让别人跟着一起伤害,这样的男人有什么资格把她留在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