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鉴定结果/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锶恒一把按住南宫宸的酒杯,道:“你还是别喝了,身体要紧。”

“怎么?怕我喝死了以后没人陪你喝?”南宫宸嗤笑地睨着他。

“那倒不是,我不像你那么高冷对谁都不理不睬,我属于那种一招手就能招来一大帮酒肉朋友的酒肉之躯。”乔锶恒笑笑道。

南宫宸点头。目光浅淡地睨着他:“所以我在你心里一点都不重要、可有可无是么?”

“宸少,你别吓唬我。”乔锶恒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瞪着他:“我虽然喜欢肉食,但对男人真的没兴趣。”

“跟你开玩笑的。”南宫宸冲他举了一下杯子:“放心吧,我对你也没兴趣。”

“那就好。”乔锶恒举杯喝了一口洋酒。

南宫宸沉吟片刻,抬头盯着他问道:“对了,苏惜还没有回国么?”

“上次我父亲忌日的时候才回了,下一次回大概又是一年后吧?”乔锶恒脸上涌起一抹苦涩。

“她现在在英国发展?”

“不知道,到处跑吧。”乔锶恒道:“除了国内什么地方都去。”

“连你都联系不上她?”

“她走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要走就走得谁也找不到,包括我。”乔锶恒轻叹一声:“反正吧,我现在就等着她哪天跑不动自己回来了。”

南宫宸摇晃了一下杯里的洋酒,心里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质问他。却又一句话都问不出口,那种想问又不敢问的感觉在他的体内抓心挠肝的难受。

他想问问他乔封和伊琳的事情,可是照眼前的乔锶恒来看是不会跟他说实话的了。

如果伊琳就是慕晴,这其间的奥妙乔锶恒不可能不知道,如果他有心隐瞒,那么他必定会不但什么真相都问不出来,甚至还有可能引起他的警惕,从中阻止他查找事实的真相。

苏惜是慕晴的好朋友,不知道她是否知道真相呢?

南宫宸将杯子放回桌面上,乔锶恒打量着他眼前几乎没有喝过的洋酒道:“你这两年身体才刚好起来,别又胡闹了,咱们换点别的什么喝吧。”

南宫宸点头:“好啊。”

他好不容易才看到希望,即便是为了慕晴他也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

“我一直以为你们南宫家的传言是假的,没想到是真的。你看自从你娶了朱小姐后,身体确实好了不少。”乔锶恒笑说。

南宫宸跟着浅笑了一下:“是啊,朱朱的功劳不小。”

“所以咯,你应该对人家好一点。”

“我正在尽力爱上她。”南宫宸又是一笑:“我想迟早会重新爱上的。”

“你能这么想就好。”乔锶恒给他换了杯果汁:“哪天你的心情好起来了,我就又少了一个喝酒的朋友了,想想其实也是一种损失。”

“你不是说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的么?”

“就咱俩的关系,你还用质疑?”

南宫宸看着他。在心里自嘲地笑了,希望真的是这样!

这些年来他只有乔锶恒这一个朋友,如果连他都欺骗他。背叛他的话,他就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相信别人了。

*********

一大早,颜助理便将当初白慕晴丢掉的戒指送到南宫宸面前。

“当初清洁工人担心自己被公司炒掉一直不肯说实话,直到我一再的承诺不会炒掉她后,她才说了实话。说那天她在清洁办公室的时候看到被纸巾包着的戒指,一时起了贪念将戒指带回去了。”

南宫宸接过戒指,小心翼翼地打开,发现里面包着的果然是白慕晴当初在这里摘下来的戒指,上面还留有她的血渍。

“清洁工人说她带回去后一直不敢拿出来。就怕您找戒指,没想到后来您果然找起来了。”颜助理发现戒指上面有血渍,如是冲南宫宸伸出手:“宸少,我帮你拿去清洗一下。”

“不用了。”南宫宸将戒指小心翼翼地用纸巾包好,放在抽屉内。

“宸少需要我去帮您送回伊小姐手中么?还是打电话叫她自己过来拿?”

“暂时先放在我这。”南宫宸盯着她:“有没有加派对人手去寻找慕晴母亲和弟弟的下落?”

“已经加派了,但依然没有线索。”

“另外再帮我去找一个人。”

“谁啊?”

“苏惜。”

“苏惜?”颜助理想了想:“乔大少爷的妻子?”

“对。”

“可是.......。”颜助理迟疑着问道:“苏小姐是乔大少爷的妻子,她即便是知情应该也不会把真相说出来啊,找她有用么?”

“她是慕晴最好的姐妹,我想她不管做什么决定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慕晴好,而且她跟乔锶恒之间并没有感情,应该不会帮着他做这种恶的。”南宫宸说完,苦涩地笑了一下:“当然了,如果她是知情的也不奇怪,在她眼里,我一直都是个不合格的丈夫,她一定不会希望慕晴回到我身边来的。”

“所以说找到她有用么?”

“不知道,先找到再说吧。”

“好的,我会安排的。”

“注意,这些事情不能让老夫人或者任何人知道。”南宫宸叮嘱道。

“放心吧,我明白的。”

*********

今天去接小挽晴的时候,白慕晴又留意到那辆银白色、低价格的车子停在路边,驾驶室内也依旧是南宫宸。

他戴着默镜,但仍然能够让她感觉出来他的视线一直在追随着她。

她装出一副毫无知觉的样子,牵着小挽晴从他的车前方走过,往乔封的车子走去。

直到上了车子,关上车门后,她才稍稍松了口气,对驾驶座上的刘叔道:“刘叔,我们走吧。”

“爸爸,你早上答应过晚上会带我去吃甜品的。”小挽晴扭头盯着乔封说,小脸蛋上尽是期待的神情。

乔封想了想,点头:“那好吧,我们去吃甜品,不过不可以吃太多哦。”

“耶,太好了,谢谢爸爸!”小挽晴欢呼着转向白慕晴,发现她一声不吭后摇晃着她的手臂道:“妈妈,你是不是不想挽晴去,所以不开心啊?”

白慕晴回过神来,忙摇头道:“不啊,宝贝好久没有去吃过甜品了,可以去吃一点的。”

“谢谢妈妈。”小挽晴终于放心了。

白慕晴冲她笑了笑,抬头的时候发现乔封正在盯着自己瞧,忙道:“我刚刚是在想挽晴明后天还要不要去学校。”

“我要去!”小挽晴说道:“我们不是还要好几天才出国么?我要上学上到出国前一天。”

“这么喜欢跟小朋友们玩啊?”白慕晴笑眯眯道。

小挽晴点头:“小朋友们也很舍不得我,希望我可以晚一点再走,所以我就留下来多陪她们几天,可以么?”

“可以,只要挽晴喜欢就好。”白慕晴笑笑道。

和小挽晴沟通完,她一抬头才发现乔封仍然望着自己,如是抬手在自己的脸蛋上摸了摸:“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不妥?”

“确实有不妥。”乔封伸手用指尖抬起她的下巴打量起来。

“哪里不妥?”白慕晴继续用手掌抚摸自己的脸颊。

“嗯.......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

“没有。”白慕晴笑着摇头:“你和挽晴都好好的在我身边,我还能有什么心事?”

嘴上这么说着,她的心里却在想自己表现得有那么直白么?看来自己是真的被那个男人影响了。

乔封捏着她下巴的手指改为抚摸她的小脸,柔声问道:“你是不是不想出国,如果不想的话,我们可以.......。”

“当然不是。”白慕晴慌忙打断她,抬手握住他的手掌:“你想到哪去了?我怎么可能会不想出国,我现在恨不得明天就飞到国外去呢。”

“为什么?”

“因为我想和你还有挽晴好好的呀。”

“谢谢。”乔封动容地望着她,吐出这么一句。

“夫妻之间哪有说谢谢的?一句‘谢谢’倒是把咱俩的关系拉远了。”白慕晴嗔怪道。

乔封笑了:“好,那我以后不说了。”

********

南宫家像被施了魔咒般,从一家三口离开幼儿园他就一直在跟随着他们,一直跟随到市区的一家甜品店门口。

隔着马路,隔着车窗,他依旧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下了车子,往甜品屋走去的身影,也可以清楚地看到白慕晴脸上的欢愉和幸福,那才是发自内心的幸福。

直到手机响了,南宫宸才回过神来,拿起手机摁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颜助理的声音:“宸少,已经找到朱慧母子的住所了,就在燕城的西郊的一处民宅里。”

南宫宸心下一喜,本能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虽然改了名字,但我已经叫人再三确认过了,确实是她们没错。”

南宫宸略一沉吟,道:“让柳秘书给我订最早的一班飞机,晚上的也可以。”

“宸少要亲自过去?”

“嗯。”

“其实不用的,我找个人过去偷偷跟小意剪点头发回来就行了。”木围在弟。

“不,我想亲自过去看看。”南宫宸说,他不光想要小意的DNA样本,也想过去了解一些事情。如果慕晴没死,作为母亲的朱慧不可能不知情才对,不然她为什么要改掉姓名把自己藏起来?

颜助理劝不住他,只好让柳秘书给他订了两个小时后的飞机。

**********

两个小时后,南宫宸果然已经到达了机场,他还是头一回这么晚去燕城。

明知道这个时候过去天都还没有亮,找人也不方便,可他还是按耐不住地去了。

到达燕城,因为太晚他不得不在酒店里面呆了一晚,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才驱车往朱慧现在的住所驶去。

母子俩所居住的村子虽然处在西郊,但村子还算繁华,村子里的房屋一栋挨站一栋,结构也都差不多。南宫宸好不容易才找到朱慧的家,他锁好车门下车,刚好遇到小意准备出门去玩。

“中午别贪玩,早点回来吃饭知道么?”朱慧跟在他身后叮嘱道。

“知道啦,我会早点回来的。”小意应了声,一抬头的时候发现南宫宸站在自家门口,他愣了一下,随即惊讶地唤了声:“姐夫?”

“小意。”南宫宸冲他笑了笑。

两年多不见,眼前的小意长高了不少,看起来也不像是个一天到晚吵着要鸡腿吃的小男孩了。

朱慧一看到南宫宸,立刻迈步走上来盯着他道:“宸少您怎么又找来了,我不是说过我们不需要您的帮助,希望您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么?”

南宫宸望着她浅笑道:“伯母,我没有说过要帮助你,只是过来看看小意而已,不会是连这个也不接受吧?”

朱慧哑言,看了一眼小意:“你看小意干嘛?”

“妈,姐夫是好心过来看我的,你就别赶他走嘛。”小意拖过南宫宸的手臂道:“姐夫现在是我的客人,走,姐夫,我们进屋去坐。”

南宫宸冲朱慧礼貌地笑了一下,和小意一起往屋里走去。

这栋两层的小楼虽然不大,但很整洁干净,客厅的一角摆放着一只香炉,香炉上面挂着白慕晴的照片。南宫宸脚步微收,注视着墙上已经定格的笑脸,看着她,他的心脏如被针扎般瞬间一疼。

“如果慕晴还活着,她肯定也不想看到宸少您的。”朱慧突然开口说道。

“我知道。”南宫宸点头,他欠她太多,负她太多。

“当初如果您愿意听我一句劝,放弃慕晴,也许慕晴就不会伤心绝望不会出车祸。”

“我知道。”

“是啊,你什么都知道,你明知道你这么一直霸着她会给她带来灾欢,可你就是不肯放了她。”朱慧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最后活活把她给逼死了。”

小意开口劝阻道:“妈,你不要怪姐夫了,姐夫对姐姐很好的。”

朱慧不悦地斥责道:“他对你姐姐的好是出于自私自利,是变态的。”

小意被她斥得不敢说话了。

南宫宸看着朱慧脸上的泪水和对自己的痛恨,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装出来的,看来她也是什么都不知情了。

他的慕晴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他现在也不敢确定!

朱慧从桌面上拿了几支香点燃递给南宫宸道:“给慕晴上柱香吧,上完赶紧离开这里,以后别再过来打扰我们了。”

南宫宸垂眸看了一眼她手中燃着火星的香,伸手接了过去,然后又看了看相片中白慕晴的笑脸。最终他没有把香上给白慕晴,而是将燃着火星的香摁灭,扔入垃圾桶。

他不相信慕晴死了,他再也不相信了!

他望向一旁微讶的朱慧,道:“伯母,慕晴她一直活在我的心里,所以上香就勉了,希望你能够理解。”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随你吧。”朱慧道。

南宫宸扫了一眼屋子,简简单单的虽然不富裕,但看起来一切都挺好的。他也不想再提什么援助的话去刺激朱慧,只是对她道:“伯母,我想带小意到C城去走走,可以么?”

“好啊好啊。”小意开心地点头,他已经好久没有去过C城了。

朱慧却想也不想地拒绝:“不行。”

“为什么啊?我想跟姐夫去玩一趟嘛。”小意不高兴道。

“反正就是不行。”朱慧可没有忘记朱志文一再的交待,让她从此之后不准再跟南宫家的人来往,通电话也不行。

理由是南宫宸是害死白慕晴的杀人凶手,是不可原谅的,朱志文知道南宫宸去找过她们母子后,还把她们安排到这里来。

所以这些年来,她跟南宫家从未有过联系,一次也没有!

她没想到时间过去两年多了,南宫宸居然还会找来这里,甚至还要带小意出去玩。如果让自家哥哥知道了,肯定会教训她的!

南宫宸知道朱慧的个性,也知道她对自己是又惧又怕,如是对改用强硬的对她道:“伯母您放心,我带小意到C城玩几天就回来,我会亲自把小意送回来了,而且以后再也不会过来打扰你们了。”

“你要带小意去玩几天?”朱慧愕然。

“对,这是最后一次。”南宫宸故意用威胁的语气道:“如果你不答应,那我会经常过来看你们的。”

“你.......。”朱慧语滞。

南宫宸缓和了一下语气:“伯母不用那么紧张,我是真心喜欢小意的,不会让他磕着碰着。”

碍于南宫宸的压力,朱慧最终只好答应下来。

********

南宫宸当天便带着小意回了C城,回到酒店后,颜助理已经将取血样的医生安排过来了。让医生从小意的体内抽了血液,南宫并又那枚沾着血迹的戒指一起送交给医生。

“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结果弄出来,并且不可以让第二个人知道,包括朴医生。”南宫宸交待医生。

“好的,宸少。”医生恭敬地答道。

医生走后,南宫宸回到屋内,小意一脸好奇地问道:“姐夫,为什么要抽我的血啊?”

南宫宸想了想,微笑道:“让医生帮你检查一下身体,看你当初的病完全好了没有。”

小意信以为真,开心地微笑道:“姐夫你放心吧,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现在还可以上体育课了呢。”

“是吗?看来确实是好了。”

“嗯,谢谢姐夫。”小意感激道。

南宫宸抬手在她的脑袋上抚摸了一下,微笑道:“不用谢,我是你姐夫嘛。”

听到他这句话,小意的脸色瞬间一垮,一脸伤心道:“如果姐姐还在就好了,好怀念和姐姐姐夫住在一起的日子。”

南宫宸苦涩地笑了一下:“我也很怀念。”

是啊,他也很怀念,希望那样的日子以后还会有,而究竟有没有机会现在就等报告出来了。

**********

而C城那边,朱志文听村民口中听说小意被人接走后,第二天便赶到村里。

当初把朱慧安排在这里的时候,因为担心她有什么动作,朱志文曾在村里安插了眼线。所以小意一走,便立刻有人打电话告诉他了。

他走进屋子,扫视一眼屋内便立刻开门见山道:“小意呢?他怎么没有在家?”

朱慧忙道:“小意出去玩去了,大哥找他有什么事么?”

“去哪玩了?马上把他叫回来。”朱志文兀自走到沙发上坐下,一副不见到小意不打算走的意思。

朱慧心下一慌,道:“我不知道呢,他没有跟我说。”

“到底是什么时候走的?”朱志文一拍桌子,朱慧便立刻被吓得瑟缩了一下身子,张嘴结舌地望着他。

“我可是听说小意昨晚被人用一辆豪车接走的,到底是谁把小意接走的?”朱志文气势汹汹地质问着,他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妹妹,只要他一发火,她就绝对害怕。

果然,一看到他发火,朱慧立马便招了:“是.......是南宫宸,他把小意接走了。”

“你说什么?”朱志文蓦地从沙发上站起,瞪着她:“南宫宸把小意接走了?为什么?”

“他说要带小意去C城玩几天,具体也没说去哪里玩,小意又非要跟他一起去,不管我怎么劝也劝不住。”朱慧一脸无奈道:“哥,你就别怪我了,我也不知道南宫宸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他昨天突然就出现了,还说他想念慕晴,想回来看慕晴,这事我也没办法啊。而且他和小意又那么投缘,他一说要带小意去C城玩几天,小意立马便跟着去了。”

朱志文想了想,追问道:“他真的只是回来看慕晴的?”

“是.......。”朱慧忙不迭地点头。

“那你有没有跟他说什么?有没有跟他提到我和小珠?”

朱慧摇头:“没有,他就是过来给慕晴上了柱香,然后我就把他赶走了。”

朱志文点点头,语带威胁道:“注意了,下次别再让小意跟他走得这么近,还有,不准跟他提到我们家。”

“我知道了。”朱慧应允道,这已经不是哥哥第一次提醒了,她哪敢乱说。

朱志文离开朱慧家,回到车上便立刻给朱朱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南宫宸把小意接去C城的事。

一听到南宫宸回去看白慕晴,朱朱立马恼火道:“那白慕晴都死那么久了,他还跑回去看她?还把小意带来C城了?”

“对呀,看来他对白慕晴的感觉依旧很深。”朱志文无奈地叹息道:“小珠啊,看来这南宫宸的心你是很难抢得回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朱朱想了想,不解道:“可是他就算对白慕晴感情再好,也不至于跟她那个乳臭未干的弟弟那么要好吧?南宫宸向来都不喜欢小孩的,怎么还特地把小意接来C城?”

“那我就不知道了。”朱志文耸耸肩道。

朱朱想了想,最终也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最终只能无奈地挂完电话。

对于南宫宸近段时间来的反常行为,她一直都是捉摸不透的。

*********

在等报告的这一天里,南宫宸将小意安排在香堤公寓里面住,并给他安排了一位男下属陪他到处玩。

晚上还亲自陪他在外面吃了一顿晚餐,然后才将他送回公寓里。

看着公寓里面熟悉的一景一物,南宫宸心里如被刀绞般的得,可是他不得不强行忍受着,把小意安顿好。

小意看着他心情低落的样子,盯着他问道:“姐夫,你也和我一样,看到这个屋子就想起姐姐了吗?”

南宫宸点点头,苦涩道:“是啊,每次到这里来都能想到她。”

“姐夫,我妈妈说得对,姐姐如果在天有灵肯定是不喜欢看到我们伤心的,所以我们不能伤心,姐夫也不要伤心了好么?”

南宫宸点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意早点睡,我先回去了。”

“姐夫再见。”小意冲他摇了一下手。

南宫宸对男下属交待了几句后,便离开公寓回家了。

他像往常一样将车子停在主宅门口,然后迈步往屋里走去。

老夫人叫住他道:“宸,昨晚一夜未归,上哪去了?”

“去了趟燕城出差。”南宫宸道。

“我怎么听说你从燕城带回来一个孩子?”老夫人问道。

南宫宸扫了旁边的朱朱一眼,道:“没错,是慕晴的弟弟,好久没见了带他到C城来玩几天。”

“你真是.......都好几年过去了,还跟那个白慕晴的家人扯什么关系?”老夫人不满道:“当年你花钱给那个孩子治病我已经很不满意了,你居然还带他到C城来玩?”

南宫宸却是一脸无所谓地笑了笑:“奶奶,我很喜欢小意,就当是带他过来陪我几天了。”

“我看你是对那个白慕晴念念不忘才把她弟弟给带来C城的。”

南宫宸并未否认,道:“我从来没有否认过我怀念慕晴。”

老夫人被他堵得哑言,南宫宸紧接着说道:“奶奶,我先回房去了。”

“南宫宸,你不气死我不罢休是吧?”老夫人冲着他的背影吐出一句。

看着南宫宸走到楼上去,朴恋瑶忙安抚道:“奶奶,表哥只是把一个小孩子接回来玩几天,你至于跟他置这种气么?”

“对呀,奶奶,您就别生气了。”朱朱随口安抚了她一句,起身快步跟上楼去了。

朴恋瑶看到老夫人脸色依旧不太好,挪到她身侧继续安抚道:“奶奶,表哥已经从了你娶表嫂回家了,你就随便她怎么怀念那个白小姐嘛,反正就是一个死去的人,对大伙都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老夫人轻吸口气,她当然知道对大伙造成不了什么影响,她只是不喜欢这个孙子对她的态度罢了。

朱朱跟到楼上,在南宫宸进入卧室之前拉住他的手腕关切道:“宸,你吃饭了没有?要不要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南宫宸低头扫向她握住自己手腕的小手,冷冷地吐出几个字:“松手。”

朱朱心头下一凉,忙道:“宸,你是不是又觉得是我在跟踪你,我发誓我真的没有。”

“无所谓。”南宫宸嘲弄地冷笑了一下:“你们爱跟就跟吧,别说是带一个小孩玩,就算是出去乱搞我也不怕你们跟。”

朱朱心里又是一凉,这些话她已经听多了,可是在听到南宫宸这么对她说后还是控制不住地难过,她只能乖巧地说:“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管你,所以我现在已经没有再管过你,只希望你能多注意一下身体。”

“谢谢,我会注意的。”南宫宸将她的手掌甩了下去,推门入了卧室。

注视着眼前这扇门砰然甩上的门板,朱朱无奈地吸了口气,她很想知道南宫宸突然带小意回来的真正目的,可是照前眼这种情形来看,南宫宸是不会跟她聊这件事情的了。

***********

医院果然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鉴定结果提交出来了。

颜助理从医生手里接过鉴定结果后,翻看了一眼里面的鉴定结果,然后便将结果报告合了回去。

这样的结果,她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南宫宸说了,因为她不知道说完之后南宫宸能不能承受得住打击。

南宫宸显得格外焦急,一大早碰到她的第一件事便是追问鉴定结果有没有出来。她迟疑了一下,摇头:“还没呢。”

“怎么那么慢?”南宫宸不满地皱眉。

“应该今天就能送过来了吧。”颜助理说完,注视着他道:“宸少,我想在拿到结果之前您是不是得先有个心理准备?如果鉴定结果伊小姐就是前少夫人你会怎么做?如果不是您又会怎么做?”

“我现在就想知道结果,不想想那么多。”南宫宸有些焦燥不安道。

颜助理笑了一下:“我觉得您还是有必要做好心理准备,不然我真的不敢把结果拿给您看了。”

南宫宸睨着她,声音冷了下来:“结果出来了是不是?”

颜助理不语,只是轻轻地后退了一步。

“到底是不是?”南宫宸双手往办公桌面上一拍,撑起身子,双目恼怒地瞪着她:“把鉴定结果拿出来。”

颜助理无奈地暗吸口气,就知道他会很激动,无论结果如何对他来说都将会是一场沉痛的打击!

当然了,这件事情是无论如何都瞒不住的,她不得不将手中的鉴定报告递了上去,道:“宸少,希望您看到结果能冷静点。”

*

明天重要章节会防盗,喜欢此书请到若/初文学网支持正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