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我要杀了他! 钻满已合并加更~/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望向桌面上的鉴定报告,伸出的手掌却又突然在半空中一滞,随即身体往后一退,抬头看着她:“还是你告诉我吧。”

“宸少是希望她们两个有关系还是没关系呢?”

“我.......。”南宫宸艰难地笑了一下:“我希望慕晴还活着,但我不希望慕晴成为别人的妻子。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对么?”

他重新将手掌伸向那份鉴定结果,将文件翻开。

“宸少,走到这一步,你已经没得选择了。”颜助理看着他渐变的脸色说道。

注视着鉴定报告上面的结果,南宫宸只觉得心里瞬间像是涌进了千军万马,在他的心田疯狂肆虐,肆虐得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他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开始颤抖,连带着双手也在跟着轻颤,跟着无力。那份鉴定报告捏在他的指间就像是一页随风摇拽的树叶,随时都有可能飘落下来。

“宸少,您还好吧?”颜助理关切地问道。

张医生就候在楼下,是她事先安排好的,她犹豫着要不要在这个时候让张医生赶上来。

那份证明着伊小姐身份的鉴定报告最终还是从南宫宸的指尖飘落在地上。南宫宸似是凝聚了体内所有的能量暴吼一声:“乔锶恒!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下一刻,他便从办公桌后窜到门后,扭开门板便要冲出去。

“宸少——!”颜助理慌忙冲上去一把将门板合上,返身拖住他的手臂无奈道:“我不想把结果告诉你就是怕您像现在这样激动,我知道您很想杀了乔锶恒,可是您杀了他有用么?能把少夫人抢回来么?”

南宫宸身体抵着门板,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冷静下来?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

“宸少,您想不想少夫人平安无事,想不想她不再受别人伤害?想不想她好好的回到你的身边来?如果想的话就请冷静下来好么?”

颜助理的话终于让南宫宸稍稍冷静了些,他的身体一转,顺着门板滑坐在地板上。

颜助理继续劝慰道:“外面有那么多的人,您知道哪个是老夫人或者少夫人的眼线么?您这么大吵大嚷地冲出去被她们看到了,被老夫人她们知道前少夫人没死,她们会怎么想怎么做?您有为少夫人考虐过这一点么?”

“不然我还能怎么办?任由着慕晴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么?乔家兄弟那是强盗的行为,他们趁着慕晴失忆从我身边把她抢走!他们.......!”

“他们这么做确实是可恶,可问题是现在少夫人失忆了。她不记得您了,她爱上了乔二少,她现在过得很幸福。如果您就这么贸贸然地将她抢回来的话,她肯定不会乐意,肯定会往死里反抗的。”

颜助理顿了一下,继续苦口婆心道:“宸少,今日不同往夕了,当初少夫人甘愿被您囚禁,被您强留在身边,是因为她爱您她心里有您。可是现在她心里只有乔二少,如果您强行将她抢回来的话只会将事情闹入僵局。没有任何好处啊。”

南宫宸眨巴了一下泛红的双眼,痛楚地吐出一句:“那我该怎么办?”

慕晴已经忘了他了,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实?

“慢慢来吧,咱们先不要动声色。”颜助理说:“现在主要症结在少夫人身上,如果她不认您,那么您就做什么都没用,况且您和她都已经男婚女嫁,各自有了家庭。即便把她抢回来了您又能怎么办?您什么都给不了她,甚至还有可能再次给她带来灾难不是么?”

颜助理说的每一句都很有道理,可南宫宸就是摁捺不住心底的激动,他恨不得立刻就能见到她,把她抱在怀里,养在身边。而不是让她在别个男人怀里,叫别个男人老公,帮别人养孩子。

“宸少。您别去想那些不好的了,您就想想少夫人她还活着,她并没有像当初您看到的那样被烧得面目全非,没有死去,想这些开心的就好了。”颜助理笑了一下:“这么好的事情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感到高兴么?为什么还要计较她跟谁在一起?”

南宫宸望着她,心里终于舒坦了些。

是啊,知道她活着,知道她过得幸福他不是应该感到高兴么?为什么还要追究那么多?

只是.......知道她死去的时候他忘不掉她,现在知道她还活着,他就更加忘不掉了,无论如何他是一定要把她抢回来的!

“宸少,咱们先起来吧。”颜助理伸出手去扶他的手臂,将他从地板上扶了起来。

此时的南宫宸就像是一只被抽掉了灵魂的人偶,任仙着她将自己从地上搀起往沙发上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紧接着是朱朱推门走了进来,嘴里唤道:“宸,你在么?”

屋内的颜助理被她吓了一跳,她抬头的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南宫宸,又看了一眼地面上的鉴定报告,心下微凉,随即故意装出一副受惊吓的表情将双手从南宫宸的身上缩了回来,呐呐地望着朱朱唤了声:“少.......少夫人。”

朱朱气结攻心地睨着她脸色臊红的样子,唇角溢了一抹冷笑:“这光天化日的,颜助理不出去工作在宸少这里做什么?”

“对不起,我现在就出去工作。”颜助理抬眸扫了南宫宸一眼,随即转身拾起办公桌旁的鉴定报告,快步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等一下。”朱朱突然冲着颜助理的背影唤了一句。

颜助理脚步一停,返身礼貌地问道:“少夫人有什么事么?”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朱朱扫向她手中的文件。

虽然文件被颜助理卷起来了,但是刚刚她一眼扫过去的时候似乎看到了‘鉴定报告’几个字,她迈步走上去,伸手便要将文件从颜助理手中抽走。

颜助理将文件往后一收,盯着她礼貌又严肃地说道:“少夫人,这是公司机密文件,您不能看。”

“机密文件?”朱朱恼火地指了指自己:“公司的机密文件你能看我却不能看?”

朱朱说完便又要伸手去抢,颜助理又是往旁边一避,语气跟着严肃起来:“少夫人,如果您真的想请先向宸少请示吧,不然请恕我无法把文件给您。”

跟宸少请示?朱朱扫了一眼仰面坐在沙发上,闭目不语的南宫宸。跟他请示,那简直就是在找气受!

朱朱暗吸口气,忍了忍心底的怒火,睨着颜助理道:“看来你把宸少伺候得很好嘛,连我都不如你。”

“少夫人过奖了,这是我的本职工作。”颜助理礼貌地笑了一下。

反正全公司的人都在传她跟宸少,少夫人也一早就认定了这个传闻,不如就让她继续认定好了,只要能转移她的注意力就好。颜助理心里暗想,随即拿着鉴定报告转身走了出去。

南宫宸在场,朱朱也不敢表现得太泼辣,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颜助理走出去。

办公室内只剩下南宫宸和朱朱两个人,四周一片安静,而南宫宸依旧仰面坐在沙发上闭着双目。朱朱脸色一缓,迈步走到他身侧坐下道:“宸少,今天奶奶说想过来公司逛逛,我陪她一起过来了,顺便过来看看你。”

“你不是来看我,是来看有没有女人在这里对吧?”南宫宸幽幽地睁开双眼,睨着她:“你不累么?”

“我只是偶然过来一次,可是每次都看到你跟不同的女人,今天居然是跟颜助理在亲热,你说我累不累?”朱朱嗔怪地说道。

南宫宸注视着她,突然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朱朱不高兴。

“不知道,就是高兴,就是想笑。”南宫宸越笑越开怀,想到他的慕晴还活着他就心情大好。可是他不能告诉朱朱,他不能让她有机会去伤害慕晴。

“和颜助理在一起真的能令你这么开心吗?”他越是高兴,朱朱就越是堵心难受。

南宫宸点头:“没错,颜助理陪了我这么多年,没有人比她了解我,比她能帮助我.......。”

“宸,你怎么了,眼睛这么红。”朱朱终于发现南宫宸的眼眶红红的,像是哭过的样子。

南宫宸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庞:“没什么,你还有事么?”他睨着她的目光渐渐地变得锐利,心想慕晴当年被调包最好不要跟她有关系,否则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感觉到他目光里的冷意,朱朱也不好再留下去了,只好开口说道:“没什么事,奶奶还在会客室内,我先过去找她了。”

她扇动老夫人到公司来转一圈,确实是为了搞这个突击检查的,只是她突然发现这么做对她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哪怕她每次都抓到他跟女人在一起,她都拿他没办法,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她早就听人说过南宫宸跟颜助理有一腿了,之前一直没有确定过,今天居然真的撞见他们在一起,而南宫宸也依然是没有一句解释,甚至还将颜助理夸成仙。

朱朱走后,南宫宸便兀自坐在落地窗前陷入了一种沉长的思绪中。

他不再激动,也不再冲动.......。

**********

经过一天一夜的冷静思考后,南宫宸给白慕晴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时候的白慕晴正在收拾行礼,打算明天一早出国,她拿起手机看了一肯,看到是南宫宸的号码后将电话调成静音,低头继续收拾行礼。

她不用接电话也能想到南宫宸找她做什么了,他找她除了说前妻的事情还能做什么?所以,她宁愿不接这个电话。

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始终不见有人接听,南宫宸如是重新又拨了一回。

白慕晴看着屏幕上一直在跳动的号码,那架式明摆着就是如果她不接这个电话他就不会罢休。

犹豫片刻后,她只好摁了接听键道:“宸少,我正在收拾行礼有点忙,您有什么事情吗?”

说的语气有些冷硬。

“你真的要出国?”南宫宸心下一焦。

白慕晴点点头:“对,明.......后天的飞机。”

为了避免麻烦,她故意把明天的飞机说成是后天的。

“一定要走么?”

“这是很早以前就定好的行程,不会改变的。”白慕晴依旧淡淡的:“请问宸少有什么事么?”

南宫宸沉吟片刻,方才问出一句:“可不可以不要走?”

“宸少.......。”白慕晴无奈:“请您别这样好么?我说了我不是您的前妻,我已经有丈夫孩子了,希望您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挂了。”

“等一下。”

“宸少还有什么事?”

南宫宸手里轻轻地转动着那枚从她指尖摘下来的圈戒,柔声道:“伊小姐,你的戒指我找到了。”

“真的?”白慕晴原本淡漠的语气瞬间变得欣喜。

“嗯,被一个清洁工捡去了,最近才刚还回来。”南宫宸心里有些闷闷的,她居然这么看重这个戒指。

“太好了,谢谢您,对了,请问您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老公刚好在外面,我让他顺便过去拿一下。”

“伊小姐,戒指我可以还给你,不过有条件。”

“你.......。”白慕晴气结,最终却只能无奈道:“你说吧,什么条件。”

“既然你马上要出国了,在出国前陪我最后一次可以么?”担心她多想,南宫宸接着说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带你去看点东西,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你要带我看什么?”

“一会你就知道了。”

白慕晴仍在犹豫,并且质疑地问道:“你到底有没有找到戒指?不会是骗我的吧?”

“我有骗过你么?”南宫宸有些无奈。

“怎么没有?上回在江边不就是被你骗去的么?”

南宫宸语滞,随即歉疚道:“好吧,那次是我不对,不过现在我没喝酒,也没有丝毫的不清醒,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南宫宸话音落下的同时,白慕晴的手机‘叮’的一声,有讯息传来的声音。

“戒指发到你手机上了。”南宫宸说。

白慕晴立刻点开手机收件处,果然是她丢失的那一枚戒指,就连圈面上的那一处弯度都是一模一样的。

看来南宫宸没有骗她,他真的帮她把戒指找出来了。

为了拿回戒指,她不得不答应他的请求,不过也不忘提前警醒道:“南宫宸,你让我陪你可以,但是你得先答应我不碰我,不为难我,而且时间不能太长。”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好,我会尽量。”

“不是尽量,是必须!”

南宫宸却欢愉地笑了,这就是他记忆中的慕晴,不受利欲熏心,对待感情忠贞不愈,哪怕是面对再大吸引力的男人也不会随便被人勾了魂魄。这个时候的他甚至觉得当初的自己真的是太浑蛋了,才会一次又一次地质疑她对自己的真心。

“我答应你。”南宫宸说:“现在可以出来了么?”

白慕晴愣了一下,她跑到窗台上往外一看,果然看到南宫宸的车子停在上回停放的道路转角处,而且开的是那辆低调的银白色轿车。

看到她探出头去,南宫宸甚至还冲她挥了一下手。

白慕晴无语地退了回来,这感觉怎么那么像是偷情呢?

她迅速地换好衣服,一边往南宫宸的车子走去一边给乔封发了条信息告诉他自己出去办点事情。

因为明天要出国,乔封一大早就带着挽晴回乔家大宅跟乔夫人道别去了,白慕晴知道乔夫人不喜欢自己,索性就留在家里收拾东西了。

她拉开车门上了车子,开门见山道:“我的戒指呢?”

“还是不相信我么?”南宫宸望着她,心里不是滋味道:“这枚戒指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

“我之前说过的,这是我跟乔封的结婚戒指,所以很重要。”

“结婚.......。”南宫宸苦笑了一下,目光一遍一遍地打量着她,她和他的慕晴明明就是那么的相似,他之前居然还持怀疑的态度,真是可笑啊!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右手上,她穿着长袖的衬衫,光洁的手腕若隐若现,看来乔封真的费了不少心思,连她手腕上的牙印子也完全处理掉了。还有她的手指,如今伤口好了,看起来就真切了,和慕晴一样修长白皙。

此时此刻,无论看她哪一点都是熟悉的,他的心情一点一点地开始振奋,开始激动。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见到她,而是是如此近距离地面对面。

他忍不住伸出手去牵她的右手,白慕晴却突然将自己的手掌往后一抽,一脸警惕地瞪着他道:“你想干什么?你答应过我不会对我动手动脚的。”

南宫宸无奈地笑了一下:“别那么紧张,我就算要对你动手动脚也不会这么猴急一时。”

他得新伸出手,将她的手掌从她身后拉了出来,温热的指腹捏着她的掌心。

即便是天热,她的手掌亦是微凉,这一点还是跟两年多前一样。以前他就知道她是属于体寒的女人,夏天的手脚发凉,冬天的时候更是冷得让人心疼。

他轻吸口气,另一只手从车柜子内将那枚戒指拿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她的无名指依然纤细,戒指套进去的时候刚刚好。他突然想起当初她这只手指上戴着南宫家祖传戒指时的情景,金镶玉的戒指戴在她的手上也是刚刚好,只是眼前这枚戒指可以轻松摘下来,便那枚却怎么摘都摘不掉。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他想。

白慕晴发现他原来是要给自己戴戒指后,悄悄地暗松了口气。她抬头迅速地扫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目光是那么专注,表情亦是那么的温柔,就好像这枚戒指是他给她买的一样。

“谢谢啊。”她动了动手掌,他却并没有松手的打算。

“当时一定很疼吧?”他问。

白慕晴微讶,发现他正盯着自己手背上的伤疤瞧,如是用另一只手扯了扯袖口不自在道:“还好吧,都已经过去了,我也不太记得了。”

“这么深刻的记忆怎么可能不太记得?”南宫宸失笑着松开她。

白慕晴将手掌收了回去,催促道:“宸少我们快走吧,万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南宫宸点头,启动车子。

车子在行驶了一段时间后,白慕晴打量着窗外越来越偏僻的道路,如是扭头盯着他问道:“宸少,你要带我上哪去?这是哪里啊?”

“这是前往南宫家老宅的路。”南宫宸说。

“南宫家老宅?”白慕晴更加不解了:“可是你带我到那里去做什么?我.......。”

“放心,不是要带你回南宫家做客,只是带你去转转。”

不是上南宫家去?还好!但是.......。

“为什么要带我去南宫家转啊?”白慕晴继续发表疑问。

南宫宸却突然将车子一脚踩停在路边,白慕晴愣了一下,扭头一看,车子正停在一处海弯上。

她扭头望向南宫宸,正打算问他为什么带她到这里来的时候,发现他原本平静的帅脸渐渐地被一抹心痛染上,差一点出口的话嗯了回去,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她以为他带自己到这里来看海,没想到他却说:“我的前妻就是在这里出车祸的,车子撞到山体反弹到崖下后爆炸了,最后落入海底。”

听起来好可怕.......,白慕晴不由得瑟缩了一下身体,脸上浮起一抹同情。

“这条路是我们俩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每天都要走两趟,她却在这里撞了车。”南宫宸将视线从前面的弯道上调了回来,望着她:“你真的一点都不觉得这个地方熟悉么?”

白慕晴愣愣地看着前面的弯道,又看了看一脸难受的南宫宸,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她不觉得熟悉,一点都不觉得熟悉!

南宫宸又从柜子里面拿出来一部平板电脑,他摁亮屏幕,手指在首页上的一个视频软件上点了一下,然后将平板电脑递给她,白慕晴狐疑地接过去。

视频上正在播放的是那段白慕晴撞车的视频,白慕晴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视频内那辆白色的车子越驶越快,然后一下撞上山体反弹到崖下。那场面惨烈得令她一声尖叫,瞬间扔了手中的平板电脑。

那场面太可怕了,太惊险了,她被吓得脸色苍白,头颅如被人用木棍痛击了一记般,痛得撕心裂肺。

她抱住自己的头颅失声尖叫,身体颤抖得如同筛糖。

“慕晴.......。”南宫宸慌忙将她拉了过来搂入自己的怀中,一边拍抚着她的肩膀一边歉疚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让你痛苦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快点记起一切.......对不起.......。”

“不.......!”白慕晴蓦地一把将他推开,失声尖叫道:“我不是什么慕晴,我说过我不是.......!”

她一边嚷嚷着,一边推开车门跨了下去。

“慕晴.......!”南宫宸慌忙推开车门跟着下了车子,快步追上她,重新将她搂入怀中安抚道:“慕晴你先冷静一点,听我说.......。”

“我不听!我说了我不是你的慕晴,我不是!”白慕晴用双手捂住自己耳朵,头部的疼痛越发的剧烈,脑海中一遍一遍地闪过的画面是刚刚视频内车子翻下山崖的场景。

南宫宸没办法,只好改口道:“好,我知道你不是慕晴,伊小姐,咱们先冷静一下好么?冷静一下.......。”

他依旧抱着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疼不已。

在带她来这里之前,他有过一次又一次的犹豫,就怕她会像现在一样受到刺激,可是他没办法,他怕自己再不抓紧让她找回记忆,她就真的跟乔封出国去了。

此时的白慕晴难受得无力站立,她靠在南宫宸的怀里,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被头部的疼痛撕碎了。

“伊小姐,你还好么?”南宫宸紧张地打量着她问。

白慕晴艰难地点了一下头:“我还好.......。”

“走,我扶你到车上去歇会。”南宫宸搂着她回到车上,又给她拿了瓶矿泉水,白慕晴喝过矿泉水后总算稍稍好受了些。

她挣扎着从他怀里坐直身子,盯着他恼怒道:“南宫宸,你现在满意了么?”

南宫宸看着她脸上的愤恨,一脸歉疚道:“对不起,我.......。”

“我已经说过我不是什么慕晴了。”白慕晴打断他,却连多一眼都不敢看窗外的景物道:“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对这里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管是这个地方还是撞车的瞬间我都没有印象。”

“如果你没有印象,又怎么会突然起了那么大的反应?”南宫宸苦笑。

他很想请求她不要再逃避了,不要再否定自己的过去,可是他不敢说,他怕自己会再度惹恼她,刺激到她。

白慕晴果然满是气愤道:“你给我看了那么惨烈的视频,我怎么可能没反应?南宫宸!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把我吓死的。”

南宫宸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想要她恢复记忆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现在可以送我回去了么?”白慕晴没好气道。

南宫宸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启动车子往市区的方向驶去。

他没有送她回家,而是带着她来到香堤公寓,白慕晴扫了一眼外头无奈地问道:“南宫宸,你又想带我去看什么?”

“带你上去休息一下。”南宫宸扯开安全带。

“不用了。”白慕晴本能地拒绝:“我不想休息,我现在只想回家。”

“最多半个小时我就会送你回去。”

白慕晴看着他,虽然气愤却也只能无奈地拉开安全带和他一起下了车子。

就让他再折腾最后一次吧,最后一次。

她轻轻地吸了口气,迈步跟上他的步伐。

南宫宸领着她一起上到他们以前住的楼层,站在大门的密码器前,南宫宸注视着她说道:“这里的密码我一直没有换过,你要不要试着摁一下?”

白慕晴看了看密码器,又看了看他,摇头:“宸少别这样,我根本不记得什么密码,更不记得自己曾经有到过这里。”

“这是我们以前偶尔会住的地方,来,把手伸出来。”南宫宸示意她伸出手指。

白慕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并没有照做。

南宫宸如是将她的小手执起,带着她的食指在密码器上摁了一串密码,大门‘磁’的一声开启。南宫宸推开门板,一室的敞亮便出现在白慕晴的眼前。

她环视着这套光线明亮,装饰豪华的江景公寓,心里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但并非是对这个地方熟悉的感觉,而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好感。木爪私号。

她试着走进去,试着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可是她仍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紧接着走出露台,看着外面美丽的江景,感觉这个地方看起来好舒服!

“你还记得么?”南宫宸突然将她带到跟隔壁相邻的护栏处,指着那惊惊险险的护栏轻笑道:“有一次我们吵架了,我躲在这里喝酒,朱朱过来陪我一起喝,被你发现了。你直接追来这里,要把朱朱赶走,后来我一气之下把你推出门口反了锁。可是你不甘心,你担心我和朱朱会发生点什么,如是从隔壁大门进去后,来到这里的露台往这边爬过来。”

南宫宸指了一记旁边林安南的家,白慕晴往前站了一步,光是往下望了一眼便觉得双腿发软。她在心里自嘲地苦笑,她相信那一定不会是她,因为她恐高,她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胆量从对面爬过来。

“当时我听到声响走出来一看,你居然挂在这时双腿已经悬空了,我被你吓坏了,赶紧把你拉上来,然后把你臭骂了一顿。”南宫宸苦笑,想起当时的情景,他至今仍然心有余悸。

“其实当时我心里所有的怒火都被你吓没了,气你骂你也是因为你太不爱惜自己,居然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来。当时如果我再晚来几步,你估计就掉下去了。”

白慕晴听着他的话,看两屋之间的距离,即便是记不起来的她双腿也在这个时候软了。

“看来你的前妻是个很勇敢的女人。”白慕晴扭头盯着他浅笑:“宸少,我恐高,我哪怕是老公被人抢走了也绝对没有这个勇气从对面爬过来的,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

南宫宸对着她笑了笑,笑得苦涩。

她明明就是白慕晴,她明明就有这样的勇气,可是他要怎么样才能让她相信那就是她自己呢?

他暗吸口气,心下暗暗安抚自己不要太过心急,否则极有可能会像刚刚那样刺激到她,惹怒她,结果适得其反。

他走回屋内给她倒了杯温开水,让她坐在旁边的藤椅上休息,盯着她道:“我想将我和我前妻的故事从头到尾地讲给你听,可以么?”

白慕晴接触到他乞求的眼神,心里明明是想要拒绝的,可拒绝的话却始终吐不出口,最终选择点了一下头。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接受他的请求,是因为看到他眼里的乞求吗?还是打从心底就想要了解关于他的故事?

“故事有点长,希望你能耐心听我讲完它。”南宫宸浅笑道。

南宫宸和白慕晴之间的故事确实很长很长,从代嫁到交换身份,到生子再到车祸,如果要细说的话,估计一天一夜都未必讲得完。

两人所经历的时间不算长,也就两年的样子,可是所经历的磨难和艰辛却比别人的一辈子还要多。

南宫宸挑捡了一些重要的过程讲,而白慕晴手里握着水杯静静地听,始终没有发一句话。她的心思渐渐地从一开始的敷衍到聆听,再到后来的动容。当南宫宸讲到他那个惨死的儿子时,她终于倒抽了口凉气,抬头愕然地瞪着他。

南宫宸看着她痛心地说道:“在江边冒犯你的那天确实是我儿子的忌日,不.......他也是你的儿子。”

“不!”白慕晴本能地摇头:“他不是我的儿子,我的女儿也是三岁,我只有一个女儿!”

她的女儿好好的,而且和他的儿子几乎是同一时候的,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她的儿子呢?若说刚刚还有一点被他说动,这一刻,在听到他说起儿子后,她就完全可以确定自己不是他要找的前妻了。

南宫宸看着她一脸坚定的样子,心疼地苦笑了一下:“慕晴,别傻了,挽晴不是你的女儿,你三年前生的是儿子,而且在尚未满月的时候就夭折。”

“南宫宸请你别胡说好么?挽晴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自己还能不清楚么?”

“你怎么清楚?你验过DNA么?”

“我.......我没验过,但是我知道她很多地方都像我,就连花粉过敏也是遗传自我的。”

“仅凭这一点你就认定挽晴是你的亲生女儿了?”南宫宸无奈地摇了一下头:“看来你真的很信任乔封。”

“如果你要跟我据理论争这个问题的话,对不起,我真的无法奉陪。”白慕晴蓦地从沙发上站起,盯着他:“宸少,半个小时早就已经过去了,请让我回去了可以么?”

南宫宸轻吸口气,冲她压了压手掌道:“好吧,我不说孩子的事了,你先别那么激动。”

挽晴那么可爱他看着也很喜欢,而且又是一起生活了几年的事情,不能怪她那么激动啊,从之前的每一次见面,他就已经看出她跟挽晴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

那感觉,活脱脱就是一对亲生母女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